加速世界

第十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十章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十章 “…………学姐”

这短短的一句话,汇聚了春雪的千万思绪。

轻易地陷入一直畏惧着的暴走状态,把发誓一定要守护的剑之主Black·Lotus——黑雪姬伤害到这个地步,春雪不由感到极度的良心苛责,宁可自己被五马分尸。

不过,黑雪姬一定是刻意挺身承受春雪那丧失了自我的狂暴之拳的。凭借她那甚至能够给予超级Enemy《四神朱雀》甚大伤害的王之实力,即便对手是暴走了的Chrome·Disaster,至少也应该可以打个两败俱伤。可是她却并没有这么做,反而把他毫不留情使出的打击照单全收。因为她相信,春雪终将恢复自我——

在悬浮在中空的Silver·Crow的怀中,听到以颤抖着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黑雪姬,在那破烂不堪的镜面护目镜下青紫色的晶体眼不规则地明灭着。无比温柔、恬静的话语乘在舞台里的微风中流淌。

“……欢迎回来,Silver·Crow。真的、很努力呢…………”

她用左手那折断了的剑轻轻抚摸春雪圆头盔的侧面。

“学……姐…………”

春雪再次挤出断断续续的话语,强忍喷涌而上的呜咽。

他好想把脸埋在黑雪姬胸前,像个孩子一样大哭大叫。可是,现在还不是这么做的时候。还有一件事情非做不可。要完成与一度确实成为了自己搭档的疑似思考体《兽》之间的约定才行。想完成《断绝世界的祸根》这个誓言应该还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可是,反攻的第一弹,要在这个战场上发出。为了彰显黑之军团,以及自己身为脑加速者的矜持。

黑雪姬似乎也透过互相接触的装甲感受到了春雪的意志。她以极小的动作点了点头,低语:

“——机会只有一瞬、一次。我们两个都是近接型的,所以必须以远隔型心意进行攻击。不过,现在可没有慢悠悠地塑造想象的功夫……你就集中瞄准好了。威力由我来提升”

明明黑雪姬已是满身疮痍,怎么看都不可能继续战斗下去,她的话语却充满了毅然的斗志。春雪也微微点头回应,让自己的意识变得敏锐起来。

“倒数三声就上吧……2、1、0!”

春雪配合着这番如同心电感应一般传来的指示,一下子翻转身体。

沐浴在夕阳之下,耸立在视野中央偏下处的白色巨塔——六本木新城塔。屋顶上的物体都在方才Black·Lotus与Chrome·Disaster的冲突之中一扫而空,因而化为了一片纯白的平面。

在其中央,渗出了一个小小的黑点。这是由正在背对太阳浮游着的春雪和黑雪姬的身体所制造出来的影子。然而唯有在现在这一瞬间,那并不单单是虚拟世界的光影效果,还是让人无比憎恨的仇敌所隐匿之处。

没错——在现在这一瞬间,自称加速研究会副会长的复层假想体,《拘束者》Black·Vise正潜身于那小小的影子之中。他正是《兽》最后所告诉春雪应该断绝的《世界的祸根》之一。

“Crow,给我手!!”

黑雪姬尖声一叫,把健在的右手之剑高高举起。其剑尖隐隐现出金色的过剩光,随后一下子分割开来,变成了五根纤细的手指。春雪本能性地伸出左手,让自己的手指与黑雪姬的手指紧紧交缠在一起。

真红与白银两色的气场从两人紧握的手中耀眼地迸发而出。

也许是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发现到异常了,位于三十米下方处的屋顶上的影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块黑色薄板。这正是Black·Vise。薄板紧贴着地面,以近乎滑动的方式开始移动,飞向屋顶内侧的边缘——准确来说,是落在大楼东墙面上的巨大影子。

如果屋顶还保持着其原来柱墙林立的状态的话,那拥有从一个影子移向另一个的异能力的复层假想体本应是可以不暴露出自己的身姿,悠然地脱离战场的。

可是,能够生成影子的所有物体都已经被破坏了。而且新城塔还是这附近最高的建筑物。投在屋顶的,就只有背对太阳的春雪他们的影子。这并不是偶然。春雪是在对角度与距离做过缜密计算后,才飞向这一坐标,使得这一情况出现的。

由于以上的理由,Black·Vise无法像至今为止试过无数次那样潜藏在影子中脱离——无法发挥他所说过的《最大的能力·逃跑》。

这正是只有一瞬、一次的机会。

春雪以现在自己最大限度的速度把光之想象集中到左手。其生成的银色过剩光与黑雪姬右手发出的真红过剩光呈螺旋状融合。

“————《光线枪》!!”

“————《夺命击》!!”

两个不同的招式名就像是同音一般完美地和声响起。

双色的气场描绘出让人联想到DNA双螺旋的轨迹,从紧握着的双手中伸长,构筑成一把巨大的枪。

两人以完美同步的动作将其投掷向眼下的巨塔。银与红之枪在虚拟大气中划出无数的波纹而突进——转瞬之间追上如同滑翔一般飞驰的黑色薄板,平行的两个尖端触碰到板的中心————

然后春雪看见了。

漆黑的薄板散成无数的碎片,呈放射状分解了。

长枪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继而触碰到纯白的屋顶,就像推开水面一般轻易地将其击穿。

它仅仅留下一声尖锐的共鸣音,消失在高二百三十八米的巨大建筑的内部。

数秒后,如同地鸣一般的振动波从建筑地下深处直冲而上。建筑外壁上让人联想到古希腊神殿的圆柱和施有浮雕的橱窗剧烈震动,其中一部分还脱落了。破坏还不仅如此,整个外壁开始陆续出现深深的裂痕,如同火焰一般的能量奔流自其内部喷涌而出——

下一刹那,毫无疑问是加速世界中的最大构造物之一的地标·六本木新城塔,就开始一边让其巨大的身体化为无限个瓦砾型物件,一边向着正下方崩塌。

尽管引发的现象非常惊人,不过对于春雪来说,巨大建筑的完全破坏不过就是让他的必杀技槽一下子蓄满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更重要的是显示在视野左方那小小的加速点数加算系统信息。这意味着,由于方才的复合心意攻击,仇敌Black·Vise的体力槽归零了——也就等于是死了。

当然,加速世界中的死,对于众多的脑加速者来说可谓日常便饭。只需要接受点数减少一点的惩罚,如果是在通常对战区域的话只要到下一次对战,无限制中立区域的话则是在一个小时后就能无伤复活。不过,这个规则也有《例外》存在。

“————学姐!”

在双手仍然紧握的状态下,春雪重新面向黑雪姬,大喊。

“如何!?”

面对这一省略主语的疑问,黑之王——微微摇了摇头。

“不行。从加算点数的数值看来,那家伙应该只是Lv8……”

“…………这样、啊…………”

春雪一边吐出一直屏住的气息,一边低语。

如果《拘束者》Black·Vise的等级跟黑雪姬一样到达了9的话,他应该就会因为刚才的死亡而承受《Lv9突然死亡规则》,一下子失去所有加速点数而从加速世界永远退场了。从Vise那可谓资格最老的战历与深不见底的实力考虑,春雪预想这一可能性还是有的——不过很遗憾,那位策士看来把自己等级停留在8级了。

也就是说,被心意之枪贯穿而一击死亡的复层假想体会化为小小的《死亡标记》而留在场地上,并在一个小时后复活。只要不错过那一时机,再次向其挑战,不断打倒他的话,总有一天能把他逼得点数全失……理论上确实如此。

“很难在那瓦砾之山上找出标记呢……”

听到黑雪姬的声音,春雪看向本来是新城塔的巨大崩塌遗迹。完全无法估算这堆积成金字塔状的残骸型物件到底有几万、几十万个,想要将它们全部翻过来寻找死亡标记也确实过于困难了。

“……再者,地上可是有很多影子的呢。估计下次会被他一下子就逃掉了吧”

“嗯,你说的没错……不过,尽管只是那么一次,我们毕竟还是把对自己的逃跑能力如此有自信的那家伙打倒了。作为反攻宣言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吧”

如此回应完之后,黑雪姬把至今一直与春雪的左手相牵的右手轻轻松开了。纤细的五根手指随着‘咔嚓’一声飘渺的声响而粉碎了。

“啊……!”

黑之王对着轻声尖叫的春雪温柔地微微一笑,说道:

“两分多钟。这可是一马当先的最长持续记录啊”

“…………学姐…………”

春雪重新伸出右手,把残断的漆黑之剑包覆在其中。

明明想说的话、不得不说的话有太多太多,可是再次充满心胸的感情漩涡却阻止他将其说出。

一切都结束了——实际上并非如此。尽管已经把制造出灾祸之铠《The·Disaster》的诅咒解除,让其在表面上消失了,不过从系统上来说,它应该仍然以某种形式残存在构成Silver·Crow的数据上。在以《净化》将其分离成一项道具之前,这次的任务并不会结束,而且估计是《ISS套件》发生源的加速研究会的阴谋也还仍然不知全貌。

春雪再次千辛万苦压下那想要紧抱自己正用左手支撑着的黑雪姬那遍体鳞伤的身体的冲动,然后让浮游着的身体的方向稍稍偏向东北方。

他的视线捕捉到耸立在越五百米前的那甚至超越新城塔的威容——东京中城塔。

“看得见吗,学姐。那潜藏在中城塔天边的透明Enemy……”

“………………嗯”

数秒后,黑雪姬低语道。

被橘红色夕阳照耀着的巨塔的尖端附近一眼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没有。不过只要凝神细看,就能发现那让太阳光线稍稍折射的某种巨大的《东西》。

“绿之军团的Iron·Pound先生曾经跟我说过,那是神兽级Enemy《大天使梅塔特隆》。还说是有人把它驯服了,然后把它从迷宫的深处移到那里去的”

“…………梅塔特隆从圣堂出来了吗。也就是说……除了出现概率极低的《地狱》战场以外,基本就完全无法靠近那座塔了吗……”

“就是这样。在上次潜入的时候,学姐你们在南方看见的巨大爆炸,就是那只梅塔特隆对Pound先生的火箭飞拳做出反应,发射了威力无比强大的光束时产生的”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那规模也就说得通了。而且,这么一来,也就是说中城塔正是……”

春雪接在黑雪姬的低语后说道。

“是的。那里就是ISS套件本体的所在地……也就是加速研究会的根据地”

“……………………”

黑雪姬继续把锐利的视线射向远方的巨塔,一时保持沉默。数秒后,她稍稍放松身子,低语道:

“我确实很想现在直接杀过去……不过要是只有我们抢先的话,枫子她们一定会生气吧。攻城的乐趣,就留到以后再慢慢享受吧”

听到这番大胆无畏的台词,春雪头盔下的嘴角不禁一松。也许是感觉到了他这一气息,黑雪姬也微微一笑,把腔调切换过来,说道:

“好了,差不多到了该归还的时候了。最近的传送门在……”

“啊…………糟、糟糕了,本来新城塔里有的……难不成跟建筑一起炸飞了……”

看见春雪如此慌张,黑雪姬再次发出了笑声。

“哈哈哈,没问题的。无论是怎样的攻击,都绝对无法破坏脱离点的传送门。坐标也是完全固定的,所以就算塔崩塌了也应该仍然浮在本来的地方……”

听到这番话,春雪慌慌张张地东张西望,然后发现在斜下方距离约数十米的空间处确实存在着一个幽然漂浮着的蓝色椭圆形。其像水面一般摇曳着的光辉,毫无疑问正是通往现实世界的单向之门。

春雪用双臂轻轻地重新抱好黑雪姬那受伤了的身体,展开背后那重获原本光辉的银翼,开始缓慢的滑翔。停留在虚空中的传送门马上变大,以温柔脉动的光芒迎接两人。

在冲入蓝色水面前一瞬,春雪身体一转,让延伸在《黄昏》舞台的永恒夕景充满了自己的视野。在从六本木到白金、品川的街景的彼方,可以看见橘红色斜阳下波光粼粼的东京湾。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光景在春雪心中唤起了强烈得让他不禁泪流的怀念之情。

就在从无限制中立战场穿过蓝光环而归还到现实世界的那一瞬间。

某种柔软的弹性体紧紧地压迫住春雪的颜面,完全封闭了他的视觉。春雪一下子回想不出自己是从哪里怎样潜入的,只好慌慌张张地乱挥双手。

然后,他的指尖传来丝绢一般——当然,他也没有碰过真正的天然丝绸——无比柔滑的触感,于是不禁对其上下抚摸起来。这种顺滑的舒适手感,好像最近……没错,跟在篮球比赛中倒下而被人搬到梅乡中的保健室后,以乘在躺在床上的春雪身上这种大胆的体位进行有线直结的黑雪姬的长发非常像……或者说根本一模一样…………

“…………真的、很努力了呢,春雪同学”

忽然,这样的细语在他左耳边产生。

到了这一瞬间,春雪终于回想起这里是哪里。

建于杉并区南部《URB阿佐谷住宅》一隅的潇洒长屋里的客厅。放在其床边的大型串珠坐垫上。而使劲抱紧春雪的头的人,正是这个家的主人,春雪的《家长》,军团《Nega·Nebulas》的领袖,又或者是梅乡中学副学生会长,黑之王Black·Lotus,黑雪姬。

…………我第一次受邀到学姐家……然后并排坐在大大的坐垫上直结,利用Unlimited·Burst·Command一起潜入到无限制区域……然后…………

在现实认识终于到了这个地步的瞬间,春雪不禁全身剧烈颤抖。无意识的声音从他的嘴唇断断续续地零落。

“学……学、姐……我…………我、把学姐…………伤得那么、那么、那么重……”

“到此为止!”

不过,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了春雪的自责。黑雪姬轻轻放开抱在胸前的春雪的头,在极近的距离四目相对,缓和语气说道。

“你完全没有必要道歉。你挺身作战,完成了应该完成的事情。这就够了。如果说有人应该受到责备的话,那就是完全没有考虑到可能会有埋伏的我……”

“怎……怎么会,我才是……应该要好好警惕才对的。因为我早就知道,潜入的出现场所就在《他们》的根据地附近……”

“即便真的有严加警惕,也说不准能不能应对那可憎的薄板假想体的偷袭。在这层意义上来说……我们两个可以说不是都表现得非常好了吗。毕竟……跟潜入前相同的我和你现在还能在这里对话呀…………”

黑雪姬那无比悦耳的柔声温柔地抚慰着春雪那疲敝的五感。他沉浸在轻抚着自己头部的手的感触之中,意识差点远去,不过在那之前一瞬间回想起某件事情,于是春雪再度睁开了眼睛。

“啊……话说回来,学姐,我记得……你在潜入之前说了些什么话对吧?”

“嗯,有吗?”

“那个……如果两人都能安全回来的话……之类的……”

在他那呆然的视线前方——

不知为何,黑雪姬那让人联想到白瓷的肌肤,突然染成了樱色。她就像抽搐一般一下子抬起上身,不过可能由于动作过于激烈,她在串珠坐垫上是去了平衡。

春雪伸了手过去,可是没有发挥任何作用,随着美妙的‘咚嗒!’一声,连衣裙的臀部处直落地板。两秒后,表情一副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的黑衣丽人很做作地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

“咳哼……我、我好像是说过这样的话呢。嗯嗯其实意思是,如果我们两个都能安全归还的话,我就会请你吃我亲手做的精彩料理”

尽管感觉她的表情和腔调都有种说不出的僵硬感,不过春雪的大部分思维能力都被《亲手做的料理》这个词所吸引走了。毕竟他自从六点半左右跟军团里的六人,不,算上日下部纶一共七人分吃大盘散寿司饭和海苔手卷之后,就一直没吃东西了。尽管肉体并没有怎么动,可是给予精神巨大负荷的事情则是堆积如山。简单列举一下就有——

2047年6月20日午后7时,与四野宫谣/Ardor·Maiden共同潜入无限制中立区域内《帝城》本殿。获得谜之年轻武士Trilead·Tetraoxide——里特的协力,在打倒守护Enemy的同时脱离帝城。

同时刻,在帝城南门外的大桥上,与超级Enemy《四神朱雀》接触。先让Maiden一个人脱离,一边救出充当诱饵的黑雪姬&枫子,一边使用心意飞行技《光速翼》垂直上升到大气圈外。失去了炎之加护的朱雀被黑雪姬的超弩级心意技《星光连流击》击破。

同时刻,从南方大桥成功脱离中立区域。尽管《Ardor·Maiden救出任务》已经完成,不过为了搜索本应合流的Ash·Roller而单身再度出击。

同时刻,在涩谷区域的明治大道上发现被六个ISS套件装备者单方面攻击的Ash·Roller。失去冷静,召唤出种子状态的《灾祸之铠》。以身为第六代Chrome·Disaster的力量瞬杀众组件使用者,离开现场。

同时刻,在六本木区域的新城塔顶与绿之王Green·Grande及其护卫Iron·Pound接触。在激斗之后击破Pound,与绿之王交战一合之后,因现实世界中发动的《紧急切断安全措施》而Burst·Out。

午后7时20分,把军团的同伴们关在自宅中后逃走。不过在购物中心一楼被枫子的《孩子》Ash·Roller/日下部纶捕获。移动到地下停车场的车中对话,随后直结对战。

午后7时40分,被枫子、千百合以及黑雪姬再次捕获。约定好不一个人鲁莽行事,于午后8时解散。随后,在自室老老实实做作业。

午后9时,留下给母亲的外宿留言而再度离家。不过在公寓前庭再次被黑雪姬捕获。被她就势拖进计程车中,移动到南阿佐谷的黑雪姬自宅。在漫长的对话后,再度两人独自潜入无限制中立区域。

午后10时15分,于六本木新城塔顶展望台与《加速研究会》副会长Black·Vise交战。由于其奸计而陷入前所未有的严重暴走状态,不过在想象回路最深部与初代·Chrome·Falcon邂逅。意识到构成《灾祸之铠》的两个强化外装的秘密,终于成功解咒——

以上这些实在过多的事情,在短短三小时多之内连续发生了。春雪所燃烧的精神能量按照自我估计高达2500千卡路里,因此在这种状况下思维被《黑雪姬亲手做的料理》这个过于充满魅力的词语所牵引也无可奈何。

春雪自己也走下了串珠坐垫,跟在前往厨房的黑色连衣裙的背后走去。

与客厅相连的厨房,就一人独住的房屋来说可谓有着相当大的面积,不过水槽与IH炉都崭新无比,这种没被怎么使用过的感觉跟有田家相差不大。还要再补充的话,那就是几乎完全看不见锅类。不过春雪将其解释为一定跟‘擅长料理的主妇也擅长收拾东西’性质一样,然后向走向冰箱的黑雪姬搭话。

“那、那个,我来帮忙吧。虽然我也不是特别擅长料理……不过削马铃薯皮之类的小事还是能做到的……”

“哦,这可真厉害。由我来削皮的话,它们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减少质量”

“好、好的,随时都可以…………诶?”

听到这位应该是优秀厨师的这番微妙的台词,春雪眨巴着眼睛。就在这之后,相当大型的冷冻冰箱一下子打开了。填满其中的,既不是色彩缤纷的蔬菜,也不是肉、鱼或者水果——而是整齐地堆积着的无数白色矩形包装盒。

“春雪同学,和洋中意西德法你喜欢哪种?”

看她一脸认真地这么问道,春雪不禁思考了一瞬间。和洋中先不管,假设意是意大利的话,接下来就是西班牙、德国、法国……吗?即便如此,还是会有一个朴素的疑问浮现。

“那、那个……《洋》和《意西德法》有什么不同?”

“嗯,这还用说吗《洋》是指洋食。事先声明,所谓洋食可是日本传统料理哦。我喜欢炖牛肉和奶汁烤通心粉”

“原、原来如此…………那、那么那个,就麻烦你做《洋》的炖牛肉好了…………”

“明白了。那我就弄烤菜好了”

黑雪姬以熟练的动作从满栈的白箱之塔中抽出两个,转手将其放进旁边的高功率微波炉中,按下一个按钮。

“五分钟就烹调完毕。到桌子旁边等等吧”

…………这到底能不能算是‘亲手做的料理’实在是非常的微妙,不过至少按下加热按钮的是黑雪姬本人的手指。春雪如此说服自己,悄然回到客厅去了。

先不管出自何方,从包装盒移到陶制盘子,散发出热气的炖牛肉味道相当好,里面还有许多根菜类。再考虑到包装也相当朴素,估计那应该都是有名餐厅的自产商品吧。还附有沙拉,营养方面应该完全没有问题,不过春雪在拼命动着调羹的同时,不禁找出了这与自己的常食·冷冻披萨之间的仅仅一个的共同点。那就是…………

“来交换吧,春雪同学。来,啊嗯”

一根叉子突然伴随着这样的话语伸到了自己的嘴边,春雪反射性地张大了嘴巴。明明是冷冻食品,这沾满滑腻调味酱的稍大的通心粉的嚼劲却非常适中,让他不禁咀嚼得入迷了。面带温柔笑容看向这样的春雪的黑雪姬把视线投向桌子,接着说道。

“那我要交换的,就是那边那大块的胡萝卜……”

“啊,是……”

“……旁边的超大块牛肉”

“啊,是……咦,诶,怎么这样!这这这孩子可是我一直宝贵地养到现在的……”

“这是没问条件就接受交换的你的失策了。来,啊嗯”

听完接下来的这番台词,还闭上眼睛张大嘴巴,那就只好不情不愿地把本想留在最后享受的肉献出去了。被悲伤所包围而却又带着那么一点点兴奋与期待地用调羹把肉送往桌子的另一边之后,毫不留情地张嘴咬下咀嚼吞掉将其处理掉了的黑雪姬就抬起眼皮,很愉快地笑道。

“果然,跟别人一起吃的饭就是好吃呢”

——这番台词完美地说中了方才在掠过春雪脑海的想法。

没错,不管这些料理有多么高级,黑雪姬也肯定每晚都是独自坐在这餐桌旁的。一个人吃饭时很寂寞的。不论美味与否、营养如何……总之就是寂寞。春雪深知这一点。

“…………那个,学姐”

春雪忘却了被夺取了大块牛肉的悲伤,顺应满溢自己心胸的感情而开口道。

“嗯?想叫我还你也太晚了哦?”

“不、不,我不是指肉啦……这个,那个…………”

他用力握紧右手的调羹,就像那是护身符一般,拼命注视着八十厘米前的漆黑眼瞳说道。

“那个,虽然不可能现在马上就做到啦……不过我想,要是将来,可以每天……一起吃饭的话就好了…………”

方法应该是有的。即便‘每天’只是只是一种修辞,增加黑雪姬不独自一人吃饭的次数的手段应该也是有的,比如放学后让她到春雪家,又或者想办法糊弄过强制放学时间留在学生会室之类的。

春雪本来是以这样的意图说出这番台词的。

可是黑雪姬的反应却让人有点意外。叉子从她的右手掉落到的盘子上,想要去捡指尖却碰到了发烫的酱汁,大叫一声“好烫!”想要把手伸向装着冰水的玻璃杯,结果连杯子也弄倒了。

幸好里面几乎是空的,春雪连忙把滚了过来的玻璃杯接住。他一边将其竖起,一边呆呆地看着桌子的另一边。

黑雪姬以用左手把右手抱紧在胸前的姿势完全硬直了。她的脸色中红色成分很强,不过表情却无论如何也读不懂。既像是很惊讶,又像是被别种的感情支配着一样——

数秒后,她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下肩膀。简短的话语响起。

“…………又来了吗。又来这招了吗”

“诶?又、又来是……什么意思?以前有聊过吃饭的话题吗?”

“不……这手法确实是第一次见……不过你是第二次差点让我的循环系统出问题了”

在说完这番相当意义不明的低语之后,黑雪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重新从正面捕捉住哑然的春雪的视线,露出了似乎以前在哪里见过的无比温柔的微笑,说道。

“…………明白了。不管多少次,我都会跟你约定的”

她站起身来,绕过桌子走到春雪身边,笔直地伸出右手。一根小指从她那并未握紧的拳头伸出。

“来勾手指吧”

春雪按照她的吩咐,畏畏缩缩地抬起手,把自己那圆圆的小指勾了上去。黑雪姬一边上下微微挥动两人的手,一边再次微妙,低语道。

“说好了。将来再一起吃晚饭吧。每天都”1.001366600136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