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九章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九章 没有任何光线到达的深穴底部,春雪抱膝蹲坐在地上。

头顶上极高的地方,周期性地传来沉闷的冲击音。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但是春雪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

这个深穴——或者说牢狱之外,一定发生着什么绝不可以发生的事。

而且,当声音停止的时候,一切将以不可逆转之态终结。

他几次尝试爬上穴壁都徒劳无功。黑色的垂直穴壁上,别说梯子,就连一个可供手脚攀爬的支点也没有。再者穴壁坚硬,利爪也不能伤其一毫。当然,飞跃而出更是绝无可能。

如此无助是因为春雪现在并不是对战假想体《白银之鸦》,而是胖乎乎的实体。制服里没有任何道具,引体向上只能做两下的他根本不可能从垂直的墙壁上爬出去。

因此春雪只是蹲在地上,双手无力抱着膝盖,把头深深埋入其中。他默默地听着重低音的回响等待一切结束。紧闭的双眼中,大颗大颗的眼泪簌簌落下。

…………从以前开始、我就、一直这样。

…………小三第二学期,头一次室内鞋被人藏起来的时候,五年级被逼着模仿猪的时候,升了中学仅有的一点零用钱被清走的时候,无缘无故挨打的时候,每一次、每一次他都躲到无人的地方像现在这样抱头痛哭。

…………所以,如果一切真的结束,自己也只能回到那个时候。从快乐的梦境里回到现实而已。

在心中如此喃喃着,春雪不禁想要将上方传来的声音都遮断掉。

他为了捂住耳朵而举起的双手在中途停住。春雪微微抬起头,稍稍睁眼,盯着举在眼前的双手。

圆乎乎的短小手指。长时间放在口袋中而显得肤色发白的手掌。就是这双手,曾向谁伸出过,曾为了战斗而紧握过,曾顽强抵抗过。

——这仅有两米的假想距离,对于你真有那么远吗?

忽然,春雪感到某个声音从远处似有若无地响起。接着,是自己回答的声音。

…………很远啊。

“……可是”

春雪在黑暗洞穴的底部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接着那来自远方记忆的对话继续说道。

“如果我向前探出身体的话,就近了一点。要是再能踏出一步,又更近一些。我从……最重要的人那里,学到了这点”

春雪双手撑膝,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无论怎么翘首仰望都看不到洞穴的出口。垂直的墙壁似乎向无限高处延伸。

他用手背拭去眼中的泪水,回头望去,眼前只有无论几次攀登都失败的墙壁,简直像一座无尽的断崖。

春雪猛然间想起来,这情形有些似曾相似。他被丢进绝望深渊,但是那时他爬上了高墙,找到了新的道路。

他下意识地紧紧握起右拳。黑色的壁面反射着冷冷的光芒,和他白皙柔软的拳头相互对峙。咬紧牙关,拳头载满决心向壁面挥去。

不帅气,没有速度也不够力量的拳头,可是就在拳与壁接触的瞬间,灼热的疼痛感从右手直惯脑门,不由得让春雪大叫起来。

“呜哇……!”

强行支撑住险些倒下的身体,春雪把右拳抱在胸前。右拳上手骨突出的地方破了皮,鲜红的血液渗了出来。当然,壁面丝毫无损。

重新振奋受到挫伤的决心,这次握起左拳。

“……嗯!”

伴着可怜的喊声,左拳挥出。咚!沉闷的撞击之后又是剧痛。才刚停下的眼泪一下子又涌出来。春雪用一样渗血的左拳死命堵住自己的嘴,像是为了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好想坐下。好想倚着壁面坐下,抱着膝头,到一切结束之前不听、不看。

但是,春雪脑中还有某个地方是清明的。他知道如果就这么放弃了,唯一的结局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回到最初。他会失去在这个新世界里认识的众多友人,也会让一直陪在他身旁青梅竹马悲伤——然后,还会深深伤害到比任何人都重要的《那个人》。本应该走下去道路从此将对他关上大门。

“唔……哇啊啊!”

春雪大喊着再度举起右拳。黑色的墙面上溅开数朵血花。让他眩晕的疼痛再次直袭大脑。

“啊……啊啊……!”

又换作左拳。皮肤溃损,骨头嘎嘎作响。眼泪混着鼻水顺着脸颊流下,吧嗒吧嗒滴在胸前。

硬质墙壁上虽没有石头也没有铁块,但也不是肉拳能打出来的东西。春雪却带着半分悲鸣、竭力大喊,一边皱着脸一边左右交替地连续以拳击打墙壁。而他的高处、破灭之钟依然规律地传下轰、轰的声音。他以这声音为节奏,不断地、不断地击打墙壁。

不一会儿,两手血淋淋的,渐渐肿胀起来。传达痛楚的疼痛感被略过,烧灼般难以忍受的炙热感直接在神经里传输。如果稍微缓下来,只怕就会倒下再也站不起来。所以春雪像忍受着被撕裂一般的痛楚、咬紧牙关,只在间隙里发出吼声,一次又一次地击着打墙壁。

一次又一次。右、左、右、左、再右——

“没用的”

忽然后面传来微小的声音。

皮开肉绽的双拳一时垂了下去,春雪回过头。

是个比他年幼的少年,也站在深穴底部。春雪不认识他。少年身穿T恤和五分牛仔短裤,稍长的头发耷拉在前额。比春雪还矮的个子以及稚嫩的脸庞,看来最多是小学二、三年级生吧。

不知在怜悯什么、少年虚无的视线望着春雪的方向,再次说道。

“没用的。这道墙壁是无法破坏的”

在急促的喘息下,春雪好容易吐出一句细声的话。

“那,那种事……没试过、怎么会知道、呢”

双手快要废掉,他仍然继续举起,握拳。手不行,还有脚,还有肩,还有头。身体完全损坏之前,只要还站得住,他决不放弃。

春雪用眼神向少年传达了这个意思,又再度面向墙壁。此时少年微微摇摇头,喃喃道。

“没有用的。因为这《绝望》……不是你的,而是我的。这里,是我的《心之穴》”

“诶…………”

“一直掉到这么深的地方,你是第一个。不过,哪怕是那些浅些的地方,也从来没人能脱离过。你的前一个,前前一个都是……。这个洞穴消失之际也是加速世界消亡之时。背叛芙兰,使其痛苦的家伙,没有全部消失以前,我的绝望是不会终结的……”

当听到这话语的瞬间,春雪领悟到。

眼前这位年幼的少年就是《最初的一人》。加速世界黎明期,怀着莫大的愤怒与绝望将神器《The.Destiny》与大剑《Star.Caster》融合并注入诅咒制成灾祸之铠《The.Disaster》的脑加速者正是他——

《Chrom.Falcon(铬之隼)》。

“你……一直、在、这里?”

春雪的嗓音变得嘶哑。不、这是理所当然的。附在铠上的疑似思考体,那只《兽》正是他所“生”出来的。隼的思念被藏在兽的核心部分所在的最深处也不并不奇怪。

若真是这样,那该有多嘲讽。构成灾祸之铠的数据里残留着隼对恋人《Saffron.Blossom》的思念。但是,Blossom——那位橙色少女在强化外装化为Disaster被启动时无法出现。而同样的,隼在Destiny被召唤的时候也无法出现。这两个对彼此无尽相思的人,明明无限接近、却永远无法会面——。

…………不。

不、不对。不管被召唤的形态如何,Destiny和Disaster是同一个道具。春雪记得他到《脑加速中央服务器》确认过。在振动的银河中央散发着炫目光芒的北斗七星的第六星,如果它的内部残留着两人的思念,那么早就应该邂逅了才对。

春雪一时忘记双手的疼痛,拼命地思考起来。

灾祸之铠《The.Disaster》和七神器《The.Destiny》从根本上就有着差别。

因为——Disaster状态时铠与大剑星薙融合,而Destiny状态时两者分离。剑只有在分离的时候,也就是独立演算的时候,Saffron.Blossom才能出现。

Blossom所寄宿的,并不是铠。

是剑。第六星《开阳》身旁那颗闪着微弱光芒的伴星上。也许她本人自己也未曾察觉,但正是在那里,存在着Blossom的思念。

与兽完全融合而苏醒,那漫长而悲伤的梦之记忆。在那出悲剧的最终幕,Saffron.Blossom数次被地狱的巨蛇耶梦加得捕杀,而星薙则是从耶梦加得身上掉落的。简直就像某种遗物。

“是……这样的吗”

春雪沉吟道。

如果这个推测是正确的,也许——有且只有一个方法,它能解开名为灾祸的诅咒,能斩断加速世界连绵不断的悲剧循环。可是如果要尝试,必须先得从这个黑暗地牢中脱出,赶在一切结束之前。

Chrom.Falcon低头始终站在那里。春雪盯着他,开口道。

“我……不会放弃的。因为,我仍然、还存在于这里”

春雪转身,举起伤痕累累的右手。指头已经不能随心所动,他强忍着剧痛,从小指开始一个一个掰曲它们,做成拳头状。

“唔……啊啊啊……”

春雪全力吼开,狠狠地挥出右拳————

“啊啊啊啊啊啊!!”

和吼声同时,右拳击在壁上。随着“嗙!”的一声硬质声音的回响,春雪脑中闪过一片红光。

“唔喔……喔喔喔啊啊啊————!!”

左拳继续。利用身体回转力,这是充满力量的一记直拳,顿时鲜血四溅。

“没有用的…………”

后面传来零零落落的私语。

“这份绝望,谁也挣脱不了。灾祸的连环,谁也切断不了。世界终结之日,直到只剩最后一人之时”

“……你……真的……期望那种事情发生吗”

春雪一边挥动右拳一边问道。

“最后的一个人,也就是说……你要一个人背负所有的悲伤。消失的所有加速者的的记忆,只有你自己一人承担。那种孤独……真的是,你所期望的吗!!”

嗙!!又是一记重拳。收回的手上鲜血直淌。

“我的期望?你弄错了”

少年冷静——甚至好像有些寂寞地回答道。

“无尽的战争,是他们的希望。是那些背叛芙兰的人的。我不过是回应他们的期望而已”

“那么……那么,我问你!”

春雪大喊着,左拳击在壁上喷出的血滴溅到脸上。

“Saffron.Blossom的期望要怎么办!?希望没有人会离开加速世界,那是她的愿望,你要怎么办!?现在的你,不就是那个背叛Blossom的人吗!?”

一时间没有得到回答。终于,有个愈发微弱却动摇了四周浓密黑暗的声音传来。

“……芙兰、已经不在了”

又一次。

“芙兰、消失了。芙兰不在的世界里,不需要希望。杀死芙兰的人,没有追求希望的资格”

“不对…………不对、不对!!”

春雪交替挥动着满手是血的双拳,高声大喊。

“Blossom虽然消失了,可是她的希望还留着!!一直留在你身边!!”

“…………骗人”

“我没撒谎!!伸出手的话……向这堵墙的对面,稍微伸出手的话,那里……”

“骗人!”

话到这里,少年——Chrom.Falcon所残留下来的意识——终于沉不住气吼了起来。

“这个世界里存在的只有绝望而已!谁都不能从这绝望里逃掉!你也是……然后,甚至我也是!!”

“难道你以为……知道绝望的……只有你一个人吗!!”

血、泪在四周散开,春雪歇斯底里地喊起来。

“这堵墙,是你的绝望的话……那样的话,我就打破给你看!!我这个《有田猪》《恶心雪》《死胖子》《猪崽》的有田春雪……”

这一次的出拳,春雪抱着手骨尽断的觉悟,使劲握紧右拳。借着冲刺的势头,身体将冲撞上去的势头——

“————破坏给你看!!”

嘭——!!

仿佛是Silver.Crow的金属装甲在进行猛烈攻击的冲击声,在黑暗的底部回响。

一瞬的寂静之后——。

噼,一阵微小的的,但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声音传来。

春雪看到壁面与右拳的接触点上,细微的白色线条呈放射状向四周延伸开去。

世界在晃动。裂缝从缓慢开始渐渐加速,绕过弯曲的墙壁,直到覆盖整个地面。

“………………你…………”

呢喃声,从身后传来。

春雪慢慢回过身,望着始终站在那里的少年。被自己咬得满是血迹的嘴唇上下开合,春雪无意识地说出这些话来:

“我、和你,是一样的。……这世界上无论是谁,究其本性,一定、都是一样的…………”

少年——Chrom.Falcon——听到这里,原本一直低垂的头,稍微抬起一些。还是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但当他澄澈的双瞳和春雪相对的瞬间。

黑暗的世界瞬间化为无数闪亮的碎片,一下子破碎飞散。

“咕……噜喔喔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凶暴的大吼,被暗色金属装甲所包覆的右拳正向下砸去。

春雪条件反射的控制住拳头,使其轨道往右偏了一点。拳头落在《黄昏》战场上石灰岩的基石上,无数裂缝呈放射状延伸开,六本木新城大厦在扩散的冲击波中微微晃动。

在原定落点,也就是落拳处左方——

是遭受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彻底破坏的黑之王,Black.Lotus的面甲。

V字型的翼角两边都被折断,曾经散发着冷艳光芒的镜面目镜上尽是细细密密的裂纹。伤害波及了整个上半身,装甲上连一小块无损的地方都难以找到。

造成那样破坏的,很显然,是Disaster化的Silver.Crow——也就是春雪自己的双手。就在春雪愕然睁眼的时候,假想体的左腕又开始震动,自行举起,想要进行下一次攻击。

春雪骑坐在黑之王身上,集中全部意志,想将这波攻击制止下来。忽然,他的脑中激烈地回荡着《兽》充满怒气的吼声。

——为何反抗吾!!

——其为《敌》!!必须消灭之敌!!

全身又再度震动,除此之外却无法多动弹一下。就算只有一小会,至少现在,这个对战假想体的操作权在春雪手上。

春雪保持着拳头高高举起的姿势,脑中死命地回应道。

——不对!!

——这个人不是《敌人》!!她是我……比任何人都要、重要的…………!!

但是,春雪强行停止了这份思念。他完全无法掌握获得假想体优先权的时间,再度陷入狂暴状态以前,还有一件不得不做的事。

拥有不祥外形的大剑插立在地面上,几乎和体无完肤、意识不明的黑雪姬的右手交叉在一起。这把剑最初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很久以前,地狱的巨蛇耶梦加得屠杀了少女Saffron.Blossom。仿佛是要继承她的遗志一般,敌人Enemy体内出现了白银长剑Star.Caster。Chrom.Falcon带着一腔扭曲的愤怒与叹息,使长剑成为《灾祸》的一部分。

如春雪推测,这把剑的内部还存在着Blossom的魂魄的话,那么,虽然《灾祸》被合成了,她却与隼却经历了漫长的离别。必须让二人重逢。为此,春雪只能想到一个方法。

只是还有巨大的障碍横亘于眼前。

《兽》会如此狂暴地袭击Black.Lotus原因是很明显的。在黑之王被袭之前一瞬,Black.Vise把自己的形状化为Saffron.Blossom的影子,《兽》因此而深受刺激。

春雪记得在他的意识被投入黑暗深渊之前,黑之王的必杀技贯穿了假Blossom,它装成崩坏破碎的样子没入两人脚下的影子里。

而那之后的下一个场景,新城大厦屋顶上的柱子、墙壁等等所有的地形object,都在Black.Lotus与ChromDisaster激烈攻防的余波下灰飞烟灭。换而言之、由地形形成的影子也一并消失了。那么《从影子移动到影子》的能力就无法使用。

也就是说——Black.Vise,仍然在眼前地面上的这片黑影中潜伏着。

只是现在这一小会儿,他应该不会注意到春雪已经从暴走状态中恢复过来。但如果被他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他一定会从影中出来,继续他下一个歹毒的花招。

为了确保逆袭得手,从现在开始的每一步行动都不允许出一点点差错。

设下无情圈套,使Saffron.Blossom和Chrom.Falcon中计,促成《灾祸之铠》出现的契机,这一切正是Black.Vise和《加速研究会》所为。究竟是可以斩断从那以来七年现实时间内不断重复的悲剧循环——亦或是被《研究会》所捕获成为他们的一张手牌?

现在这里就是分水岭。

决定胜负的时刻到了。

“咕噜啊啊啊!!”

春雪尽量地发出残暴的吼声,高举于空中的左手快速地拔出直立插入地面的黑银大剑。

然后立刻伸出右手,把倒在地上无法动弹的Black.Lotus小巧的头颅抓在手里。

————学姐,对不起!之后再,好好向你道歉……!!

确保左手持剑,右手抓住黑之王的春雪,仰着身体再度发出怒嚎。

“噜……喔喔啊啊啊啊!!”

长尾翻滚,背后的金属翅膀全力张开。他猛地踢开石板,一跃而起,划出一道螺旋的轨迹,目标直指西边天空悬挂的金色太阳。重要的是距离和角度。一直盯着视界角落的新城大厦屋顶,飞离三十米后悬停。

似乎被急剧的重力变化唤回意识,Black.Lotus满是裂纹的护目镜镜面目镜下,青紫色的眼眸非常微弱地闪烁了一下。

模仿肉食兽下颚的帽檐底下,春雪热切地盯着黑之王的双眸,他听到仿佛从听觉中消去前一刻般微弱的声音。

…………春雪、君…………?

————学姐,黑雪姬学姐!!

春雪一边拼命和狂暴的兽争夺假想体的操作权,一边全力回应黑雪姬。

————让你受到这样的伤害的我,你可能无法信任……但是,现在,只要这个瞬间!请相信我一次!!

随即——春雪觉得听到这话的黑之王露出了一个模糊的微笑。

…………你在、说什么呢。

…………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呀。以前是……以后、也是……。永远……。

黑雪姬的话像缤纷的宝石一样落在春雪的意识中。它们闪耀的瞬间,春雪的心中腾起了近乎发疯的热情。

他想丢开左手的剑,用双手紧紧抱住黑雪姬。但是目前的形势不允许。他还有未尽的工作要完成。为了解开铠的诅咒,斩断悲剧的连锁,必须使《二人》再一次邂逅。

“咕噜喔喔…………啊啊啊啊啊————!!”

春雪极力的吼声震荡在永远的黄昏中,他把左手的大剑反手握住,然后高高举起。如果有人从下面看上去,只会以为他要用左手的剑刺入右手中抓着的假想体吧。尤其是,因为完全背对着新城大厦,剑锋应该被巨大的假想体以及完全展开的翅膀完全遮住。

摒住呼吸,全部的意思力——被称为祈愿的《正之心意》在左手聚集,春雪挥剑刺下。

锐利的剑锋只是擦过黑之王的身体,剑尖刺入灾祸之铠的中心部——春雪自己的心脏。

——背叛吾吗!!就连汝、也要背判吾、消灭吾吗!!

春雪的脑中回荡着《兽》凄厉而怨怒的声音。但是那叫声中,只有一点点,包含着悲伤的意味。

——才不是!我没有想要消灭你!这把剑,并没有伤到你!!

春雪对着《兽》倾力传达自己的意识,但立刻就被压倒性的憎恶的意识流淹没。

——撒谎!所有人都是伪善者、骗子、背判者!!吾不会相信任何人!!

近乎于哭的喊声之后,胸部被刺穿的装甲处溢出一团漆黑的灵气。缠绕上大剑的剑身,想要将其从胸口弹出。春雪死命抵抗住反作用力,一边喊道。

——我没有叫你信我!!不过……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她爱你,思念你!!请你……相信那个人!!

握着大剑的春雪的左手迸出了纯粹的白光。

清亮透彻的灵气将不祥外形的大剑,团团包围起来,从剑柄到剑尖。光芒接触到的部分,剑的外型像蒸发了似的改变了,从内部显现出新的剑的模样。通透的刀身中蕴藏着数颗闪耀的星、流丽的白金长剑。强化外装、《Star.Caster》。

“唔噢……啊啊啊啊————!!”

伴随着吼声,春雪把化为原来模样的长剑继续深深插入自己的胸口。

没有造成数值上的伤害。甚至连疼痛感、冲击感也都没有感觉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能被春雪五官感知的印象。

那是一个在厚重且坚硬的外壳下,充满着无限黑暗的世界。

覆盖世界的金属外壳上出现了微小的皲裂并延伸开。裂缝处,犹如春日朝晖般清明的白光洒了进来。皲裂继续扩大,光线越来越强烈。在眼睛无法正视的强光处——有个人伸出双手跳入这个黑暗世界。

全身被花瓣模样的装甲包围,短发下闪闪发亮的是一双蔚蓝色的眼睛。她是附在星薙之上,漫长的岁月里不断祈祷的少女——《Saffron.Blossom》。

轻飘飘地落下的Blossom挺直站立着,面对黑暗世界的中心。

那里有个巨大的物体。它全身裹着漆黑的火焰、有着血色的双眼以及长长的獠牙。它是《兽》。

橙色的少女毫无畏色地走近它,向它伸出右手。

“对不起。这么久,丢下你一个人。一定很寂寞吧……一定很痛苦吧”

兽的大口中传出低低的呜咽声。它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少女是真实的存在,微微地摇摇头,垂着尾巴向后退去。

但是,Blossom毅然地跟着它前进,更不犹豫地伸出双手抱住那个巨大的脑袋,温柔地抚摸着如同劫火般的鬃毛。她轻轻地对它说道。

“从今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永远、永远在一起……”

下一刻。

啪一声,缠绕着兽的黑色火焰被弹开来。巨大的能量波动在壳的内部扩散。平稳之后,站在那里的——

不是对战假想体,而是实体,一个幼小的少女。

一头男生式的短发,衣服是稍显大的连帽衫搭配裙裤。少女双手抱在怀中的是一匹黑色小猫。

少女温柔地笑笑,抱着小猫又向前走了几步。离她走向的地方不远处,那名少年——Chrom.Falcon站在那里。

少年的嘴唇微动,右手颤巍巍地抬起来。

他对面的少女开始跑起来。眼看着两人越来越近,他们伸出的双手,先是彼此的指尖碰触、然后十指交叉、双手紧握——

——法尔!!

——芙兰!!

两人同时喊出对方的名字,金属壳的内部回荡着一股柔和的波动。

一瞬间、包围着黑暗的那个厚重的金属壳化为无数花瓣一气分解开来。

仿佛被飘舞的纯白光点融化一般,充满于铠甲内部的痛苦、憎恨、悲伤全部升华。伴随着闪亮梦幻的铃音,渐飘渐远——。

从印象世界中回到漫天红霞的场景的前一刻,春雪听到了一段声音。

——别了,吾最后之战友。

——汝……很强。远胜于吾。远胜于那些吾所消灭的、或是将吾消灭的任何人。

——祈愿……汝之光芒留于此世,切断之后之祸根…………。

声音消失的同时,春雪回归到了加速世界——《黄昏》的战场。右手抱着伤痕累累的黑之睡莲。左手什么也没有。

全身的金属装甲在残阳的照射下,如同银镜般熠熠生辉。1.001405100140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