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八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八章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八章 距离六本木新城大厦竣工已经过了四十五年的岁月,但在赤坂附近至今仍是一座出类拔萃的巨大建筑物。屋顶的面积约达六千平方米,这比梅乡中学的操场要宽得多。二百三十八米的高度,虽然比耸立在东北的东京中城塔低了十米左右,但楼面的面积超出了一·五倍。

所以,春雪被睁开眼睑的瞬间跃入视界的、可以称之为广阔的《空中庭园》的绝景,一时间夺走了心神。

让人联想起希腊遗迹的墙壁和圆柱,全都是如陶瓷器般雪白的石灰岩。斑斑裂痕,马上就要崩塌一般的墙壁和柱子下面,轻轻摇曳着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天空闪耀着茜色光芒的云朵缓缓流去,在西边遥远的地平线附近挂着一面宛如巨大金币的太阳。

分类在自然系·地属性的《黄昏》战场。有着地形物体容易损坏、看似全都是石头其实有很多可燃物、隐蔽处意外的昏暗等特征,并没有具备特别夸张的场地特性。

但是对于春雪个人来说,这里是有着重要意义的场所。

难以忘怀的去年秋天,突然飞舞飘落在眼睛的黑凤蝶精灵赠予了前往异世界的钥匙,与她二人初次造访的正是这个永恒的黄昏之国。那时,她向固执地低下头的春雪伸出手来,‘这只是假想中的两米而已,对你来说有那么遥不可及吗?’如此说到——。

从那以后过了八个月的昨天,在梅乡中的保健室里直结对战时,黑雪姬让春雪目睹了简单的、但是如假包换的奇迹。心意系统——也就是用事象覆写现象把自己的对战假想体的属性消除,将右手的剑变为五根纤细的手指。新生的《手》虽然仅在十七秒后碎散,但那份心意,仿佛黑雪姬在高声宣言:往昔的两米距离,让我来缩短给你看。

一边让那份思念飞旋在脑海里,春雪水平地移动视线,寻找黑雪姬的身影。

然而,在那之前,发现自己忘掉了最先应该确认的事情。慌忙举起双手,摊开手指仔细观察。白银之鸦的,原先能让人怀疑是不是格斗型的纤细十指,如今装甲厚度倍增、前端以钩爪状尖锐起来──但是,这个状态与先前跟日下部纶直结对战时几乎相同。

紧接着确认全身的形态和颜色,这也和三个小时前一样,是以《八成Crow二成Disaster》的程度混合起来的状态。最后闭上双眼,将意识集中在自己幽深的、脊髓中心部位,存在于那里的《兽》似乎还处于浅睡眠状态。既没有感到阵阵的刺痛,也听不到低沉的咆哮。

“…………你可要,再多睡一会儿哟……”

春雪喃喃着抬起头来,再次环顾周围。

新城大厦的屋顶虽然十分广阔,由于黄昏场地的地形效果无数的圆柱和石墙布置成迷宫状,不能一眼望尽。即便全神贯注的去听,除了萧萧吹过的风鸣,听不见任何声音……。

“…………学姐?”

稍微提高嗓音,春雪呼唤期盼之人。但是在视界里,别说是黑曜石的装甲,就连个移动的对象都捕捉不到。不过仔细一想,黑雪姬刚才只是说要从林荫道移动到这座新城大厦的屋顶上而已,即便是她也不可能掌握春雪出现的正确位置。既然这样,一定在这座迷宫的某一处,同样在寻找这边。

想到这儿,春雪在白色石墙之间的狭窄通道上开始走动。与大厦本体不同,作为装饰物的墙壁和柱子强度应该会比较低,干脆挨个打坏也是一种不错的方法,但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稀少的《黄昏》场地,对于春雪来说是这般值得留恋、神圣的场所。

马上道路走到墙壁尽头,向左右分歧。按直觉向右转。为了避免踩到盛开在铺石道路上的小花们,目标指向看似屋顶中心的方向。又向右或向左转了几次,走过快要崩落的拱门前方,有一个直径二十米左右、比周围稍低的广场。

在现实中的新城大厦,屋顶的中央也会比层面低一段,形成直升飞机场。那么这里就是中心部。当然,没有直升飞机场的H标志,取而代之的是十多根柱子环状排列着。而且其中央是,格外粗大的圆柱。上部是潺潺地流水,下面是浅水池。

春雪好像被吸引似的朝广场蹦下去,走近中央的柱子。伸手靠近濡湿的石灰岩表面,就要触碰的那一瞬间──。

“……Crow”

从柱子的里面,传出低沉的叫声。

“啊……学、学姐!”

原来在这种地方啊,边说着边想绕进柱子里,却被紧接而来的声音制止了。

“等等,在那里别动听我说”

“诶…………是、是……”

耸立在广场中央的圆柱,直径充其量也只有八十厘米程度。虽说是小型假想体,但相当强调着手足刃部设计风格的Black.Lotus,若想完全隐藏在柱子的阴影中,想必需要很大程度的缩起全身吧。不禁想像着那个样子,春雪停下脚步。

“Silver.Crow。我,一直在想,怎样才能帮助被《灾祸之铠》寄生的你”

似乎特意控制了抑扬感,带着些许漫无目的的回响,黑雪姬的声音再次从石柱后面传过来。春雪轻轻地屏住呼息,等她说下去。

“想了几个主意,果然这个是最妥善的。Crow……很遗憾,如今你已是无比巨大的危险因素。对于军团也好,对于加速世界本身也好,还有对于我也好”

“………………学、学……姐?”

难以言表困惑不已。虽然她所说的话确实表明了事实——但是说话方式,总有一种事务性的……不,那是更加冷淡的…………

“所以——这就是,我作出的决断。从这个世界……消失吧”

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穿过柱子进入春雪的耳朵。

与此同时,贯穿眼前厚厚的石灰岩,径直延伸而来。黑色的,锋利的……剑。不,是黑之王Black.Lotus的手。

春雪茫然地,注视着漆黑的锋芒正确的照准,自己的胸口正中央、对战假想体最大的要害部位。大脑停止思考,四肢失去知觉,身体本能地做出反应上半身向左倾斜了五厘米左右。

噗哧。

类似这种,极其微弱的冲击油然而生,黑色的刀刃深深地刺入白银之鸦的右胸,从背后穿出。

一刹那,冰凉的感触流过全身。然后是——灼热的剧痛。

“呜……啊……!”

春雪发出嘶哑的悲鸣,将所有意志力灌注在双腿之中,朝正后方跳去。再次产生疼痛的同时利刃从胸口拔出,空中鲜红的伤害效果的光芒,如鲜血般闪闪夺目。在那光芒之中蹒跚着,左膝跪倒在地。

虽说心脏避免了直击,要害受到重伤,体力计量表的条幅一下子减少了两成以上。当然,根据损伤的程度必杀技计量表也会相应的有所补充,但另一个,明显的变化正要发生在春雪的体内。

………………咕噜、噜。

低沉的吼叫声。如同熔化的钢铁般赤热的愤怒,充溢在最初的一滴。《兽》正要觉醒。数秒前,对于黑剑的突袭能够回避几厘米,不是偶然也不是春雪的反射性的行动。是兽移动了这个对战假想体。

“学……姐、为什么…………!”

右手捂着胸前的伤口──又或者捂住想要从那里喷出的兽的愤怒,春雪竭力发出声音。

“为什么……要这么做……!!”

春雪和黑雪姬,的确是为了战斗而来到这个无限制领域的。但是这种——隐藏身影的突然袭击,只会激发兽的愤怒,让它离完全觉醒更近一步。

不……难道说,黑雪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对战》吗?把春雪带进加速世界并打倒,用致命的《断罪的一击》一口气将这个问题解决掉吗……

——咕噜噜……。敌人……。敌人……不管何人……唯有、屠之…………。

——就算是……汝之、《家长》也……。

从精神深处,如碾压般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已经无法阻止兽的觉醒。

不过春雪单膝跪倒,蜷缩着身体,对寄宿在自身的疑似思念体拼命地诉说道。

——等一下,《兽》!不是的……绝对不是这样!

对。

不是的。虽然从柱子后面传过来的声音,还有刺穿胸口的利刃只能想到黑之王Black.Lotus……即便如此,不是的。那个人,不会说这种话。不会做这种事。既然如此,一定是有人在冒充黑之王的声音和招数。那就是唯一的结论,不,是铁一般的事实。

春雪缓缓地站起身,瞥了一眼随着兽的觉醒装甲色逐渐变黑的自己,毅然叫道。

“请从那个柱子后面出来……不,快出来!你是什么人!!”

不久——传来,悦耳的声音。

“…………真让人悲伤啊,Crow。听了我的声音……身受我的技能,没想到你还会说那种话”

《黄昏》场地,耸立在六本木新城大厦屋顶的白色圆柱,右侧在落日的余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与左侧落下的阴影形成显明的对比。

从左侧的阴影中,一个人影,无声地走出来。

两边以V字型尖起来的面具。纤细至极限的腰围上,穿着睡莲花卉状的防护裙。双手和双脚,组成长大的剑。还有──装点全身装甲的是,比影子还要浓密的真黑。

“………………怎么…………会”

春雪,感觉到漆黑的绝望“啪嗒”一声落入心中。那是高浓度的墨水滴入晶莹剔透的水中一般,假想体的内部渐渐染上黑暗。

相比之下,兽的吼叫声增加了分量。随着铿、铿地金属质声响,双手双脚的钩爪发生巨大化。额头左右两边的突起也增大起来,开始转变成酷似野兽下颌的覆面。

然而,春雪没有意识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站在圆柱影子之下的漆黑的对战假想体。

那种形态。而且还持有那种颜色的假想体,除了黑之王以外不可能存在第二个。那么果然,刚才的话是Black.Lotus……黑雪姬的真意吗?将Silver.Crow,不、将有田春雪视作一个危险因素来切除掉、从加速世界排除的,那句冷酷的话是…………?

铿!随着冰冷的声音,四肢的装甲一下子改变了形状。边缘尖利地突起,黑银之重装甲。圆形头盔上下的覆面也已经完成,现在就只剩下牙状的锯齿坚固地咬合起来。

————那是敌人。吾等之敌。把剑唤来。让烈焰翻滚!

《兽》,用越发清晰的声音命令春雪。

不过——即便如此,春雪在覆面下咬紧牙关,轻轻摇头。

“不……不相信。我不相信。那个人不是学姐”

仿佛有一半是说给自己听一般,低声沉吟。即便声音和样子,还有颜色是黑之王本人的,那个Black.Lotus……并不是黑雪姬。他的直感,他的灵魂在这样呐喊。

巨大圆柱下,黄昏场地特有的色彩浓厚的影子。将所有的细节吞没、染尽的影子,给视觉……不,给五感全部带来阻碍。看似黑之王的假想体,仿佛在躲避阳光一般,将全身没入阴暗中一动不动。总觉得那里有些蹊跷。

哪怕一瞬间也好,有没有办法让那个影子离远呢。破坏柱子……不行。如果现在使用物理攻击,Disaster化会一下子完成。不是破坏──而是照亮。用崭新的,强烈的光。

……兽。就让我确认一下吧。不要妨碍我的心意发动。

如此低语后,疑似思念用不满的声音吼道。

……咕噜噜…………如果这样能看清敌人,随你便吧。

……啊啊……我要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说完,春雪用变成凶恶的钩爪的右手五指,缓缓地向阴暗中的《黑之王》走去。动作,仿佛在忍耐着强烈的破坏冲动。然而,内心如水面般平静。恐怕机会只有一次,而且是一瞬间。想象力的集中、起动、解放必须要以从未有过的短时间进行。

光。光速的想象。曾经施展过无数次的心意技、《光线剑》的来源心象从全身集中起来,高密度凝缩在右手深处的深处。将那份心象浓缩、精练至不残留一丝过剩光的程度──一口气全部解放!

“光啊!!”

没有去意识,只是这样叫道。同时,从有一半以上Disaster化的白银之鸦的右手,迸发出纯粹的光,用纯白的颜色照亮世界。

于是春雪看到了。

全身的形态确实与黑之王分毫不差。不过,那是从极其受限的方向看过去时浮现出的形状。也就是说──没有厚度。剑状的四肢,花卉状的防护,只是从比纸还要薄的板子上剪出来拼成,也就是影绘──。这就是在阴暗中看似Black.Lotus的假想体,在类似闪光灯在刹那间释放的闪光中暴露出来的真面目。

“你是……什么人!!”

举起的右手顺势指过去,春雪叫道。

影绘假想体再次沉入圆柱下的阴暗中,好像被闪光灯印在那里一般一动不动。在昏暗中果然很像Black.Lotus,但得知真相之后,看得出只有一点与真正的黑之王有明显不同。一般情况下,由于悬浮移动,黑之王的脚尖会从地板面上浮一、二厘米。然而影绘假想体的双脚完全相反,前端微微陷了进去。非常微小,但却是决定性的差异。

面对春雪不再动摇眼光,冒充黑之王的人又沉默了几秒,不久之后大概判断出已经不能在欺骗下去,两只手中──模仿了剑的薄板,缓缓地向左右展开。同时,发出声音。

“这还真是没看出来。被《铠》侵蚀到那种地步,还能操纵第一象限的心意,进步不小嘛”

声音亦是,与处在加速世界的黑雪姬的声音完全一致。但是说话方式和语调,让春雪的记忆不快地骚痛起来。用这种方式说话的对手,似乎以前在哪里遭遇过。那是……对了,无限制中立战场的……同样被浓重的影子点缀的场地…………。

“你…………你是…………”

春雪低声呻吟的同时,脑海中的《兽》也鸣响出危险的思念。

————你这家伙、是。你这家伙是……那个、时侯的…………。

即便承受含有两个人份的敌意视线,影绘假想体依然镇定地站着,不对,粘在空间中。张开的双臂用机械般的动作落下来,再次独自说道。

“在这里接触黑之军团的诸君纯属计划之外,不过这种机会也很难得嘛。诶呀,听说中城塔的《梅塔特隆》三天后又闹了起来,慎重起见在这里待命,谁知会遇见意想不到的客人,真是吓了一跳啊”

轻飘飘地,会让人联想起教师讲课的口气再次粗涩地刺激记忆,但是能够覆盖在其之上的不协调感,驱使春雪开口说道。

“你说……待命?”

《梅塔特隆》是指,守护东北五百米位置的东京中城塔的神兽级Enemy、《大天使梅塔特隆》。春雪的确见过,那可怕且不可视的怪物,对Iron·Pound的火箭飞拳作出反应,用超弩级雷射进行攻击,在六本木市街造成巨大的火山口。恐怕眼前的影绘假想体,就是为了探寻引起那个现象的主人,潜伏在这座绝佳监视场所的新城大厦上。

不过——实际上,那种事是不可能的。

春雪看到梅塔特隆的攻击,是在现实世界的约三个小时前。也就是说,在这个无限制中立战场里,那件事已经是三千个小时……足有一百二十五天以前的事情。在这么长的时间段里,为了就连睡眠都是多余的未知《存在》,怎么可能一直在这里等待…………

想到这里的瞬间。

春雪迟迟想起,在很久以前也受过与此相同的冲击。

那是——也是在无限制战场里,与夺走白银之鸦的银翼的强敌、《掠夺者》Dusk.Taker进行最后决斗时的事情。为了防止他违背约定埋伏部卒,春雪和拓武采取了最大限的手段。然而在定为决斗场所的梅乡中操场上,已经有人预先潜伏着。

Dusk.Taker得意扬扬地对愕然的春雪等人说。在加速世界里,他是唯一一个能够超长时间待命的人。因为通过他的脑内的BIC,即便是在加速连接中也可以停止思考加速,是唯一一个《减速能力者》————。

“你…………。你、是…………!”

面对如同精细的黑色剪纸一般薄薄的二次元假想体,春雪用嘶哑的声音叫道。

“加速研究会副会长…………《Black.Vise》!!”

听到那个名字的瞬间,影绘假想体把右手举到胸前,弯腰殷切地献上一礼。

紧跟着,以浅埋在地面的右脚尖为轴,全身旋转九十度。由于所有零件都是用极薄的板制成,这个角度在春雪看来只是一条线。但不用细看也知道,那薄板向左右再分裂成十张以上,以几厘米为间隔整齐的排列着。制作出来的是,仿佛用细密的散热片剪出的人型般的《积层假想体》。这正是利用这异质的力量,曾经让春雪等人大吃一番苦头的Black.Vise的真面目。

Vise仍是一副右腕放在胸前的殷切的姿势,但与伪Black.Lotus时不同,左腕从根部欠缺不全。不过并不是因为受到损害。这个奇怪的假想体,可以自在的分离构成自己身体的薄板,拥有远隔操作的力量。现在发动那个能力,目的恐怕是……。

“你……对学姐,对黑之王、做了什么……”

本应和自己一起出现在这个新城大厦屋顶的真正的黑雪姬,至今仍未现身,想必是Black.Vise动了手脚。春雪马上有了这样的推测,为了追问钳台向前踏出一步——就在此时。

突然,脊髓的中央,穿过血红的剧痛。

“咕噜啊啊啊啊啊啊!!”

这般猛烈的愤怒咆哮,只是响彻在自己的意识里面,还是实际从嘴中喷发出来,就连春雪自己也不知道。紧跟着,这次是《兽》疯狂的吼叫声,响彻在脑海里。

————你这混蛋……杀!杀!杀杀杀!!

无比巨大的负面思念的爆发,令春雪如受物理冲击一般踉跄起来。

同时,整个视界中断断续续地闪现出若干个光景。

打穿地面的,镭钵状大洞。站在底下被漆黑的十字架束缚的,持有金黄色装甲的F型假想体。

从十字架的旁边张开大口的竖坑中,奇怪的长虫探出身来。长着无数牙齿的嘴正叼着少女,发出“嘎吱嘎吱”咬碎装甲的声音。

镭钵洞的边缘,站着数十人的脑加速者们,默默地守候着惨剧。在那一角,与其他集体隔了段距离站着三个人影。四只眼睛闪耀着阴森森的光芒且人材短小的假想体。全身裹着一道白光,看不见实体的假想体。以及——排列了几张薄板人型,失去光泽的黑之积层假想体…………。

残留在《兽》的记忆中的样子,与眼前的Black.Vise准确无误的重叠起来的瞬间。

春雪感觉到,大量的情报如熔化的赤红金属一般流入自己的意识。不,或许它原本就存在于春雪自身。两天前,和四野宫谣一起冲入帝城,进入短暂的休息时做的《梦》。至今一直忘记的、悠长而悲伤的梦──或者连同初代Disaster,《铬之隼》的记忆全部都苏醒了。

——就是那个家伙。

——让全损者化为零,对抱持这种理想的金黄色少女……《Saffron.Blossom》设下圈套,让地狱的长虫耶梦加得一次又一次杀害的就是那个家伙。令神器的六番星《The.Destiny》和高位外装《StarCaster》产生歪曲,转变成灾祸之铠《TheDisaster》的罪魁祸首,原来正是站在眼前的Black.Vise。

“你…………原来是你…………”

如今,兽的愤怒便是春雪的愤怒。在压倒性的杀意和破坏冲动的引导之下,全身的轻装甲一口气变化为黑银之重铠,从背后伸出长大的尾巴。

“是你……把芙兰、杀死的…………!!”

与此同时,发出尖利的金属音额头的覆面落下来。视界被染成淡淡的灰色,只有敌人的身影被特别鲜明的强调起来。

即使看到白银之鸦完全变身为Chrom.Disaster,积层假想体还是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只是排列薄板而已的脑袋倾斜起来,小声自言自语道。

“唔。真有意思……知道我的过去,不对,应该是记得吧”

那声音,已经不是先前的酷似黑雪姬的音调,回到了低沉的男人的声音。音量很低,但春雪被强化过的听觉,真实的听取了那句话。

“怎么可能……会、忘记…………为了、杀掉你们,我、一直存在于、这个世界…………”

断断续续的台词,在吐出的同时变为鲜红的火焰燃烧大气。

灾祸之铠Chrom.Disaster的存在理由,归根结底就是《抹杀所有脑加速者》。那悲壮的冲动源泉,自然是Saffron.Blossom之死。拥有构筑加速点的相互补填系统、把加速世界的所有住民从全损的恐怖之中解放出来的梦想的Blossom,被三十个脑加速者背叛、设下圈套。既然如此,如他们所愿予以全损的终末、消失——。作为《初代》的铬之隼的这般决意寄宿在强化外装中,迫使它的装著者们进行无止境的杀戮。

不过让那份冲动彻底膨涨、巨大化的导火索是,对上演Blossom悲剧的《三人》的憎恶。从那个事件发生以来,现实时间的七年以上都未出现在表舞台的三个人中的一人——《拘束者》Black.Vise,与就在刚才终于处于觉醒状态的铬之灾星邂逅了。

被压缩至极限的复仇心被点上火,被引爆的猛烈的杀意,轻易地就把春雪对理性的制御解开。全身被染上黑银色的装甲,一方面散发出浓重的暗色气息,春雪,不、第六代Disaster踏出沉重的一步。

“直到你的身体……堆成碎片之山前,我绝不会停下手中之剑……”

随着灼热的吐息说完,春雪的右手高高举起。

《黄昏》战场那美丽的茜色天空骤然变阴。到处都是黑压压的积雨云,缠绕着苍白的雷电按旋涡状聚集起来。从那中心点,尤其激烈的闪电──曾经以《StarCaster》之名著称的大剑,眼看就要召唤至春雪举起的掌心中。就在这时。

一直保持静观的黑之钳台,动了。

构成右腕的板,从外侧迅速滑动着沉入脚下的影子中。几乎没有时间间隔地,从春雪自身的影子中,有两张薄板向上迫近。想要让两张板从左右夹击,捕获假想体。是以前讨教过的Vise的拘束技,《静止重压》。

春雪一时停止了剑的召唤,快速叫道。

“瞬闪!”

两个月前被这个板夹击时,春雪为了摆脱出来,即使失去上半身全部的装甲硬是从中爬出来。不过,这次的春雪,有办法在不受伤的情况下进行躲避。连同初代铬之隼在铠甲中留下的能力,拟似远距传送。在很久很久以前,Falcon也是用这招逃过了薄板的超压力。

春雪的身体,变成无数的微小粒子,想要超高速移动的——一刹那。

就好像预测到那反应一般,Black.Vise叫道。

《六面压缩》

春雪的视界,被关在阴暗中。不,并不是失去了光亮。前方出现新的薄板挡住了去路。

成为粒子想要突进的假想体冲击墙壁,再实体化的同时被弹回来。踉跄的后背,撞在出现在后面的板上。作为近距离移动系能力几乎可以称得上万能的《瞬闪》,并不是真正的瞬间移动。粒子化的身体能够通过的间隙在没有连接的场所无法移动。

“咕噜……!”

春雪发出怒吼声。前后左右被漆黑的墙壁完全包围没有了去处。既然这样就从上面——,瞬间作出这样的判断,想要跳起。但是,行动再次被预知,从正上方和正下方的间隙,咣!随着剧烈的声响黑色的盖子被堵上。

失去了所有的光,春雪醒悟到自己完全被封闭在立方体内部。不,不仅只是这样。六个方向的板,缓缓地,不过确实在迫近。头和双肩、胸、背后,还有脚下传来可怕的压力,全身的装甲闪着火花发出激烈的声响。

“咕……噜噢噢噢…………!”

吼叫,春雪用尽浑身的力气想把板推回。与完全是速度型的白银之鸦不同,铬之灾星是兼备速度和力量的万能型。论膂力,已经上升至无法比拟的程度。然而——六张板,仿佛世界的境界面一般,连轻微的弯曲都没有。

就在这时。让人联想起年轻教师的声音响起。

“Crow君……不对,Disaster君。我和你一样,都是第二次看到彼此的招术。上一次轻易就被逃出来,所以这次费了我不少工夫呢”

声音仿佛从上下左右全方位传过来。不,事实正是如此。说话的正是包裹春雪的六张板。

“噜噜……咕、噢噢…………!”

听了Vise游刃有余的说词,春雪——或者是与春雪精神融合的《兽》再次发出咆哮。立起钩爪,想把漆黑的壁面撕扯开。然而,曾经撕裂无数对战假想体的装甲的钩爪也只是散发出空虚的火花而已。如果手中有大剑的话说不定能刺穿墙壁,但是在这个封锁空间里就连强化外装的召唤也受到阻碍,不管怎么叫也没有反应。

一边如野兽般吼叫着,春雪毫无章法地对墙壁拳打脚踢。仿佛对失去控制、狂暴不已的破坏者给予怜悯一般,再次传来声音。

“——虽然比预定的要早一些,就先回收.解析那件铠吧。Crow君很遗憾,就请你从加速世界退场吧。不过,这样也好,以你现在的状态在无限制战场里彷徨也不是本意吧。嘛,根据会长的意向或许也会有其它路可走……”

随着滋滋声,包裹春雪的立方体径直朝下沉去。双脚踩进暖暖的粘液里一般,包围在非常讨厌的感触之中。这是——《影子》。Black.Vise准备把春雪连同束缚的立方体一起沉入影子中,搬运到别的地方去。

浸入影子中的双脚,扩散着令人麻木的冷气,夺走身上的体力。与兽融合的春雪仍想发狂,但四肢的动作渐渐失去了气势。影子的线位逐渐升高,从腿到腰,向腹部上升…………。

就在、刹那。

深红的线,在春雪的视界正面,从左至右横穿而过。

极细的辉线,顺势向右绕去,从后面再转九十度,再转一次与最初的线汇合。围绕四方的红光消失,从那间隙可以细微地窥见外界的光景──。

突然,厚厚的玻璃发出碎裂般的冲击音,束缚春雪的漆黑六面体崩溃了。

从被吞至胸口的影子中一下子揪出来,随着沉重的声音春雪滚倒在《黄昏》战场的白色石阶上。

睁开双眼捕捉到的是,继左腕又失去了右腕而站在那里的《拘束者》Black.Vise,以及。

离他十米左右,圆形广场西侧入口附近静静地伫立在那里的,另一个黑色对战假想体。

流利的四把剑。模仿睡莲之花的腰铠。能让人联想起眼看就要起飞的猛禽的面具。

其形貌,酷似先前黑之钳台制作的影绘。但是,在接受金色夕阳的身影上,存在着难以捏造的几处特征。

首先,把夕照的橘黄色滞留在内部,美丽而闪耀如黑水晶般的半透明装甲材质。还有,充满强烈的知性,闪耀着青紫色光辉的双眼——。

在春雪潜入后的十多分钟。终于现身的真正的黑之王,军团·黑暗·星云的首领、《叛逆者》Black.Lotus,悬浮着向前移动了三米左右。仔细一看,右腕的剑上缠绕着散发淡红色灵波的余火。毋庸置疑是从那把剑释放出的远距离攻击,切断了Vise的《六面压缩》,把春雪解放出来。

可是,停止前进的黑之王,并没有朝倒地的春雪看去,而是用异常激烈的眼光如子弹般射穿黑色的积层假想体。如果是初学者仅仅这样就可能《零化》的视线,Black.Vise只是安然接受,灵巧地上下起伏着失去双臂的肩膀。

“……您总是让我很惊讶呢,黑之王”

悠然的声音,完全感觉不出紧张感。

“因为上一次轻易就被打破,所以这次把双手双脚的剑完全拘束·无力化了才对……到底是怎么摆脱出来的呢?嘛,看起来也不是完全无伤”

就如他所说,Black.Lotus左边的剑,从前端二十厘米左右凄惨地碎落了。但是刀身本身还充分残留着,如果说她被Vise做出的拘束具完全固定了四肢的剑,可能是先用什么手段将自己的左腕破坏,然后用那只解脱出来的胳膊切断右腕和双脚的束缚。

面对Vise的提问,黑之王的回答毫不客气。

“对你这种混蛋没什么好说的。而且,以前碰见的时候,口若悬河地把缺点道出来的是你吧”

对冷冰冰的舌锋,积层假想体露出淡淡地苦笑。

“哈哈,这还真是被将了一军。确实今天的我可能话太多了。不过,以白跑一趟的觉悟等了两个小时以上,没想到会天降预料之外的礼物。有些兴奋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哼。——打开礼物发现里面是炸弹,这种展开也并不罕见。看样子所受的缺损伤害比这边还要严重,而且,虽说给我的搭档使了点小花招,状况仍然是二对一哦”

————是的。

在黑雪姬和Black.Vise对话的这段时间,与《兽》融合的春雪,该怎样完全破坏可憎的积层假想体的想法,占据了思考的绝大部分。

能够给Black.Lotus和Chrom.Disaster双方同时施展大型拘束技的Black.Vise的能力确实不容小觑,但从结果而言两边都被破坏,Vise现在已经丧失了两只胳膊。也就是说,包括刚才的《六面压缩》已经无法使用大技。但是,他以前很自信的说过。自己的最大能力是《逃跑》。

就如Vise所言,将自己的身体折叠成一块板,沉入场地上随处存在的影子中进行移动,可以称得上究极的逃走术。《黄昏》场地的新城大厦屋顶上林立着无数的墙壁和柱子,通过那些影子可以轻而易举地移动至屋顶的一端。然后,只要跑到大楼巨大的影子下,之后就可以随意逃脱。西边的太阳照射高达二百三十八米的新城大厦产生的影子,可以吞没六本木大街一千米以上。

所以,为了确实逮住那个仇敌、把薄板一块一块剥下折磨致死,鲁莽地行动是不行的。首先,有必要想办法对付他的逃走手段。

“咕噜…………”

春雪低吼一声,缓缓地支起身来,低身跪在地板上。确认各个计量值。由于最初胸口受到的突袭和在立方体内部遭到压迫时受的伤,体力槽减少了三成以上。不过,由于发动了《瞬闪》必杀技槽几乎等于零。飞行还有其他技能暂时还不能使用。既然如此,在攻击Vise本体前,首先应该处理掉建立在广场中央的柱子。只要破坏掉那些,就能先夺走Vise经常所依靠的影子——。

春雪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与《兽》完全融合还能做这样的计算,这是历代Chrom.Disaster们没有的能力。他们一旦裹上《灾祸之铠》,之后就任由斗争本能的命令下狂暴起来。其结果就是渐渐地磨耗精神力,最后像是落入圈套的大型兽般被猎杀。

可是作为第六代的春雪,在Saffron.Blossom被Black.Vise杀死的无尽愤怒的驱使之下,还能发挥并维持出最大限的分析·判断能力。那是成为Disaster刚刚不久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比以往任何人都要同步得更深呢。

意想不到的是,答案很快就——只在几十秒后就得出来了。

最开始行动的,竟然是Black.Vise。一直不愿从广场中央的圆柱影子里出来的他,慢慢地走出来,暴露在阳光下。

即便同样冠以《黑》之名,在红色的夕照下,与黑之王的质感差十分明显。与黑水晶般闪耀的Lotus半透过装甲不同,构成Vise假想体的薄板是几乎不会反射光线的无光泽黑色。

那看起来只是把黑纸排列起来的右脚尖,指着蹲在地上的春雪,Vise悠然地说道。

“二对一。原来如此啊,你对这个孩子……就算现在完全变成了《灾祸》也还是如此信赖呀。《亲子》的羁绊,吗……真是羡慕呀。对我来说从最开始就是无缘的”

突然——构成Vise的右脚的薄板,外侧的一块被分离出来。在空中变成正方形,开始高速旋转。转瞬间,就变成模糊的灰色极薄圆盘。

“因为羡慕……至少,把那份羁绊交给我吧”

说着,圆盘如鲜血般泛起红光。《过剩光》。某种远隔型心意攻击即将射来。春雪摆好架势,但看到紧接着出现在视界的情报列,有些犹豫起来。因为,那里——

写着《攻击预测/心意攻击射程扩张/切断系威胁度/5》。红色的线表示预测轨道也是直线。如果相信铠甲的分析能力,那就只是动一步,或者用胳膊上的装甲弹开就能对应的招术。

可是,那攻击实际上并没有执行。

“休想!!”

黑之王一声叫喊,向黑之钳台猛然冲去。鲜明的蓝色过剩光,包围右手的剑。用心意加大威力的必杀技,随着激烈的技名召唤发动。

“《死亡穿刺》!!”

拥有能让整个巨大的新城大厦产生震动的威力释放的刀锋──墨色的积层假想体,既没有躲闪也没有防御。

眼看必杀技就要命中时,身体的形态再次发生变化。

包括高速旋转的薄板,全身的零件在瞬间拼成一块薄板。身体变成极细的一条线,旋转几十度,再次在空间描绘人型。

春雪的视界里,再次映现出没有厚度,单薄的影绘。不过那形状,不再是先前的Black.Lotus。

发根向外侧翘起的短发发型。能让人联想起花瓣的肩部和腰部的护具。纤细的手脚,握在左手上形状可爱的短棒──。

原本黑一色的影绘,只有那一瞬间,在《黄昏》场地,将永恒的夕照映射出眩目的金黄色。同时,春雪听到,从自己的嘴中吐露出一个名字。

“…………芙兰”

颤抖的呢喃声——与硬质的冲击音重叠。

那是黑之王的刺击,把金黄色少女型假想体的胸口,贯穿的声音。

少女慢慢地向后仰,同时向春雪伸出右手。耳中,传来如似微风的声音。

…………法尔…………。

啪!!惊人的火花,闪过春雪的脑海。视界全部染成鲜红,天空,地面,所有地形物体消失了。以血色为背景,只有交织在一起的两个身影清楚地浮现在眼前。

被锐利的剑深深贯穿胸膛的少女,无力的跪倒下来,身体从右侧倒在地面,紧跟着融入、消失。剩下的一个人,暂时保持着使出招式的姿势凝固在那里,然后用戒备的表情转向这边。但是对于那个人到底是谁,春雪已经完全不能识别。

再一次,规模比刚才倍增的火花,把意识烧成白色。

在那个瞬间,以《判断力》的形式微弱地残存下来的春雪——Silver.Crow的理性,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头追求复仇和杀戮的野兽。

“咕……噜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震天动地的咆哮声,场地的上空再次呈漩涡状出现乌黑的云。高高举起的右手上,从涡云的中心注入漆黑的闪电。闪电在瞬间得到实体,变成形状凶恶的大剑。

“咕啊啊啊啊!!”

再度吼一声之后,兽一下子蹬地面。在几米的前方,如冻结般伫立着黑色假想体——把最爱的少女杀死的《攻击者》,也就是向着《敌人》。

猛然冲过去,握在右手上的剑举过头顶。拖着黑色电光的轨迹放出的斩击,潜藏的威力虽非比寻常,但只要看破时机,技艺达到一定程度很容易就能躲开。

可是,《敌人》没有躲开。用剑状的双腕──左侧前端已碎──十字交叉,那里映照着鲜明的绿光。

缠绕着黑暗闪电的大剑和,描绘绿色十字的双剑接触,压缩在极小的一点的超能量,如新星般映照出纯白的光芒。

紧接着,咣!伴随着尖锐的共鸣音,威力向周围空间以同心圆状解放出来。新城大厦的屋顶上林立的无数石灰岩物体,被那能量之波吞没的瞬间,无声的倒塌、消失。虽然没有像曾经给给予绿王同样攻击时那样大楼本身都被分解,即便如此那猛烈的冲击把屋顶的全部在一瞬间变成了空地。

冲击波平息下来,两个人仍然保持着互击的样子。每当交差点铮铮作响时,眩目的火花照亮双方的面孔。

《敌人》黑色镜面护目镜的里面,青紫色的眼睛痛苦的微闭着,一边挡住兽的大剑,一边仿佛在拼命的叫唤什么。不过那些话,如今已经无法传至失去理性、只有斗争本能的兽的耳中。

“咕呜啊!!”

短短地吼叫一声,兽用紧握的左拳,向《敌人》纤弱的身上打去。对方也很快作出反应,本想迂回至右侧,兽的背后展开的翅膀只强化左侧的振动,急剧旋转全身改变拳头的轨道。成为兽附身容器的脑加速者,曾经努力修行掌握的《空中连续攻击》技术的运用,但是就连那份记忆也没有留在兽里。

缠绕着黑暗灵气的拳头,打在《敌人》的右体侧,毫不留情地打穿装甲。

被巨大的锤子横向击打一般,《敌人》从正侧面打飞十米以上,在成为空地的屋顶上弹了几下。兽不等对方起身,用翅膀猛然向前飞近,跨在仰倒在地的身上再次叫道。

“咕……噢啊啊啊啊啊————!!”

用右手的剑,与《敌人》没有受伤的剑以交差的形式站在地面,封住活动。用放开剑柄的手再次握紧——举起——朝《敌人》的面具敲下。

一击,黑色镜面的护目镜,便以蜘蛛巢状出现裂痕。这次换左手握紧,击穿胸部装甲。飞散的微细碎片,在夕阳的反射下发出闪闪的红色光辉。

右,左,右。不留空隙地持续着吼叫,兽交互的用拳头朝《敌人》打去。

那已经不是对战,不,就连战斗也称不上。很长、很长的岁月里蓄积的仇恨与憎恶,以极其丑陋的方式爆发。

用左右拳头毫无章法地击打的兽,有个人的声音,微弱的──不过非常温柔的响彻在脑内。

————这样……就、好。

————让你痛苦的事物,全部,由我来,承受。

————因为,我是你的《家长》,你的《师父》,你的《学姐》…………

————还有,比任何人都,爱着你啊。

美丽的黑水晶装甲早已失去原形,化作无数的碎片飞散在空中。

那些碎片之间,色调各异的银色光芒,垂直滴落。

光芒的源头是,覆在兽的脸上的,凶恶的面具。肉食兽的下颌般咬合的上下配件之间,银色水滴不断洒落,在破坏的不堪入目的黑色装甲上无声的倾泻而降。就像,雨水一般。

泪水一般。1.002067300206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