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六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六章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六章 地点还是公寓二十三层的有田家客厅。时间是下午七点四十分。

今天,二零四七年六月二十日的《帝城脱出作战》的开始时间正好是七点钟,也就是说,到现在连一个小时都尚未过去。但在春雪的主观看来,未整理的事件已经积压了好几天的份量。

逃出帝城、与朱雀的激战。

搜索并发现Ash.Roller、召唤了铠、杀戮剧。

接着与Great.Wall的两人相遇,又经历了一场战斗……

春雪坐在组合沙发的一角上,有气无力地回想着直到到方才为止发生的种种事件。伴随着一声“请—”,一个装着奶咖的马克杯被放倒了春雪眼前。

“……谢、谢谢……”

向为自己倒了咖啡的千百合道了声谢后,便将热气腾腾的马克杯往嘴边一送。

“呜哇好烫!!!!!”

滚烫的灼热系液体攻击烧灼着舌头,春雪忍不住发出了悲鸣。而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千百合却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自顾自地啜着咖啡。

“啊啦~真是抱歉~”

毫无诚意的道歉。看来递给其他人的咖啡都是温度适中的,只有春雪的那杯是用炉子彻底加热过。然而,看到这种针对个人的欺凌行为,只有拓武一个人露出了无奈的苦笑,黑雪姬、枫子甚至四野宫谣都只是无动于衷地喝着咖啡。

至于理由,既不是因为春雪把众人关在家里一个人跑出去,也不是因为春雪召唤了《灾祸之铠》。

原因就在于春雪左边坐着《第七人》,她依旧挂着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右手还死死地拽着春雪T恤的下摆。在地下停车场里,枫子硬是把她从春雪身上拽下来,塞进电梯带到了二十三楼,命她坐到了沙发上。在这个过程里,她的手一刻也不曾离开过春雪的T恤。

如果她像红之王.上月由仁子那样还挂着一副笑脸的话,黑雪姬肯定已经当场“开什么玩笑,把你的咸猪手给我拿开!”地吼出声,用实际的物理攻击招呼上去了吧。可惜对方是个抽泣地发着鼻音、一脸怯相的少女,这么一来,就算是黑之王也要对付诸武力踌躇三分了。

在充斥着紧张感的沉默持续着,房间里只听得到春雪呼呼地吹着马克杯的声音。

终于,千百合放下了杯子,将两手的食指按在太阳穴上咕噜噜地转着,呻吟般地说道。

“那~~~个……。——我还无法理解目前的状况……还是说没有接受目前的状况比较好呢……”

她抬起头来,看着坐在春雪左边,也就是自己正面的那位少女——

“……你真的是《Ash.Roller》?那个?咿呀呵本大爷Mega.Lucky~~~的那个?在摩托车上装了导弹的那个Ash先生?”

虽然这种描述过分强调了某一方面,但少女——Ash.Roller的《本体》,日下部纶点头表示了肯定。

此时,纶已经把他哥哥用过的、银灰色把量子接续通信终端换了下来,换回了自己那个淡绿色的。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她现在应该对刚才和春雪的那场对战没留下太多印象才对。但她似乎对自己——或者说哥哥作为脑加速者是什么样的一种形象有着清晰的认识。她两眼泛着泪光,用细小的声音谢罪道。

“……那个,在那边总是说一些很失礼的话,对……不起……”

“不、不用道歉啦……我在对战中的时候说话也很冲……”

雪春和拓武不禁点了点头。用一瞥光束般的眼神令两人无法动弹之后,千百合继续说道。

“……不过,怎么说好呢,现实世界里和加速世界里相差这么大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啊,稍微有点吓到了。现实中是女孩子但假象体却是M型这样的事竟然也会也有呢……”

听到这话时,春雪的视线和坐在右侧单人沙发上的枫子在一瞬间对上了眼神。

因为没有就纶的特殊情况对千百合他们做过说明,现在在场的人当中,知道关于她和她哥哥的两个量子接续通信终端的种种内情的人、,除了春雪,就只有身为纶《家长》的枫子而已。从她眼里看出了“等时机成熟了在说明”的意思之后,春雪便突然开口说道。

“这、这倒也是嘛,脑加速者有千人以上,就算出现例外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啦!”

他刚一说完,千百合就投来了质疑的目光,接着又不悦地撇开了脸说道。

“确实是这——样呢也有人明明在现实世界里犹犹豫豫畏畏缩缩的,跑到加速世界里就马上得意忘形起来把事情接二连三地给搞砸掉呢!”

“哇……”

意想不到的攻击令春雪反射兴地缩起了脖子。掩饰性地拿起好不容易凉了的咖啡一口喝下,春雪的脑子飞速地思考着。单独跑路、自力解决的计划破灭,像这样被重新抓了回来,事到如今,这件事情是不可能放着不管的。至少自己应该先开口谢罪才是,现在正是机会。

将马克杯放到组合沙发中间的玻璃桌上,深吸一口气,挺直了背脊,郑重其事地将军团的伙伴们——左边坐着的黑雪姬,正面的千百合和拓武,右边的枫子,以及因为空间的关系只能拘谨地挨在春雪右边的谣挨个看了一遍,然后刷地地下了头说道。

“那个,我把事情搞砸了……真的,非常抱歉……虽然事到如今,我不认为自己能得到原谅……”

“——我们,不,我生气的理由,你真的明白吗,春雪君?”

凛然作响的声音,出自方才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黑雪姬之口。

将手指交叉着搭在膝盖上,漆黑的双眸直直地凝视着春雪,即是军团长又是剑之主的她静静地组织着话语。

“你召唤了《灾祸之铠》,解放了封印状态下的Chrom.Disaster——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为了拯救重要的朋友便不得不这么做,这里所有人都很清楚这点。但是你……避开了我们的话,甩开了我们的手,只为了惩罚自己。假如……——假如你的这种企图实现了,与铠一起消失在了无限制领域的尽头……”

一瞬间,黑雪姬的声音稍稍颤抖了一下。春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地勒住了,无意识地用右手抓住了胸前的T恤。

黑雪姬使劲眨了眨眼,用泛着泪光的双眼注视着春雪,小声说道。

“……你真的认为,我们接下来还能在没有你的情况下继续战斗吗?被Dusk.Taker囚禁的千百合君、被ISS套件侵蚀的拓武君、舍弃了飞翔的梦想的枫子、被封印在朱雀祭坛里的谣——还有在局域网的底层躲了两年的我,你没有放弃我们中的任何一人。现在要我们把你弃之不顾,你真的以为可能吗!”

渐渐抬高的声音化作利刃,刺穿了春雪的心。但是那伤口既不冰冷也不痛苦,甘如饴糖、切至肺腑、包含着无尽暖意的酸楚填满了整个心房。

咬紧了嘴唇,深深地低下了头,面对这温柔的斥责,春雪拼命地压抑着将要泉涌而出的感激之情。

“…………非常、抱歉!”

用颤抖着声音道歉之后,春雪接着说道。

“……但是……但是……旧黑暗星云的四元素,还有黑雪姬前辈……两年半前,你们奋不顾身地保护了军团里的同伴……是这样吧。为了让其它的同伴逃走,你们甘愿在《四神的祭坛》里进入无限EK的状态,不是吗……?我……我也是,差不多到这个时候了吧,刚才一直在这么想。这样下去,军团里的所有人都会因为我的关系变成赏金首……无论如何都要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

“——你在说什么啊,小春!与其一个人闷着,不如相信同伴,求助同伴——昨天你才刚对我这么说过不是吗——……”

忍不住叫出声来的拓武被坐在一旁的千百合用左手拦了下来。

虽然青梅竹马到刚才为止还朝自己射来超火力光束,但现在却投来了示意自己继续说下去的温柔目光。春雪便鼓起勇气说了下去。

“对不起,小拓……我在刚才和Ash……不对,日下部同学直结对战时,也已经想起来了……”

再次将脸转向黑雪姬。

“——在对战的最后,Ash是这么跟我说的。如果你这家伙要是想在无限制领域的某个角落里消失掉的话,我也陪着你一起去。然后……我意识到了。在加速世界里,无论谁,在点数全损.强制卸载之后,都会失去关于Brain.Burst的一切记忆……也就是说、呃……”

虽然拼命想要将自己意识到的重要事情传达给其他人,但这已经超越了语言处理引擎的能力范畴,春雪只能无奈地张着嘴挥动着右手。

接着,从右边传来了温柔而稳重的声音,接上了春雪的话。是枫子。

“——也就是说,《脑加速者的死》对当事人本身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这么说没错吧。因为当事人本人把自己成为脑加速者的事、在加速世界里与谁相遇过、思考过什么甚至曾经以什么为目标都忘了个一干二净。真正死去的……是当事人身边那些,与当事人亲近之人心中的那个他或她。消失了的人的同伴和友人,还有恋人,只能在被加速了的无限时间里,不断品尝着心中的《死》……”

“…………是的”

春雪缓缓地、深深地点了点头,接着用自己的话说道。

“是的,正是如此。所以……说到底,在加速世界里《自己一人的消亡》根本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在哪里偷偷与Enemy交手,最后落个全损消失的下场……到那时,就等于我自己亲手杀死了我身边那些我所珍视的人心中的我……给他们留下了那种程度……说是伤害好呢,还是说在心中留下了一片空白……”

黑雪姬依然投来严肃的目光。春雪不再像一开始那样怯生生地看着她,而是直视着她,将自己的心声毫无保留地倾吐出来。

“……所以,我现在觉得,只是我一个人消失掉的话……在本质上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说不定会给前辈你们留下和变成Disaster令所有人被追杀同等的伤害……——不过……但是!”

搁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捏起了拳头。

“想要在星期天的《七王会议》之前,想要把已经觉醒了的《灾祸之铠》再一次消除……大概,不,百分之九十九是不可能了。在无限制战场与它一同战斗的时候,我深深明白了这件事。铠已经彻底与Silver.Crow融为一体了……不,不止如此。在目前的阶段……我已经受到了铠的精神干涉也说不定。因为……我……”

意识到其他人都微微睁大了眼睛,春雪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在借着回线切断脱离之前,与灾祸之铠——不,寄宿在铠里的《兽》一起漫无目的地彷徨着的时候,自己充分地感受到了。

“……我……已经不想再用任何外部手段将那家伙消去了。我觉得,如果非要消去不可的话,还不如就这样一起消失来得好……”

春雪再一次深深地低下头来,使劲咬住了嘴唇——

紧贴着春雪,挤在右边狭小空间里的四野宫谣用聊天窗口温柔地问道。

【UI>有田先生。你所说的那个《那家伙》,指的是做为寄生体的灾祸之铠呢?还是说,指的是某个人呢……?】

“…………那、那是…………”

犹豫片刻之后,春雪狠下心作了说明。

关于寄宿在灾祸之铠里的两个意识体的事情。寄宿在身为原型的《The.Destiny》中,持有金黄色装甲的不可思议少女。以及由扭曲的命运所孕育的强化外装《The.Disaster》中那凶恶的斗争本能——《兽》。

“……那个女孩子,小千也见过,肯定不是梦到的或者错觉”

“嗯。……跟小春还有小拓一起去的那个世界,那个叫《Brain.Burst中央服务器》的地方说不定只是一场梦……但在那里遇见的那个女孩子绝对不是梦。因为,她教了我们很多我和小春都不知道的事情”

“唔……。寄生体上面竟然寄宿着脑加速者的意志……说不定是某种模拟思考个体的机能……从《铠》的精神干涉能力来考虑的话,也并非不可能呢……”

带着一脸沉思喃喃着的黑雪姬,用比刚才缓和了不少的眼神凝视着春雪。

“春雪君。你觉得不想消去的是哪一方?是帮助并指引了你的女性型对战假想体呢……还是说,是一直驱使着你去战斗的兽?”

“……两边都……不,说不定是……兽也说不定……”

雪春低垂着视线说道。

“那个女孩子的愿望是,将《铠》完全消灭掉,将加速世界中循环往复的灾祸轮回彻底斩断。所以我觉得,就算跟铠一起消失,那孩子也不会有任何悲伤……而兽的愿望是,消灭掉自己以外所有的脑加速者。当然,我觉得这种事实在很可怕。但是……如果把刚才说的《脑加速者的死》和它的愿望相对照的话……那家伙,每当猎杀了谁,令谁从加速世界退场之后,就会把那《死》记入自己的记忆中去。如果它真的如其所愿成了加速世界的最后一人的话……就必须独自背负千人以上的脑加速者的死和消亡。换句话来讲,消失了的脑加速者,都将在那家伙的记忆中继续活下去。那样的话,那家伙到底……为了什么……”

啪嗒、啪嗒,突然有水珠落在了捏紧的拳头上。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眼泪后,春雪连忙用右手擦了擦脸。

不到两秒的时间,黑雪姬探出了身子,但在那之前千百合就递出了纸巾盒,然而谣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不过比她们三人都快了一步的却是到刚才为止一直坐在春雪左边嘶嘶地哼着鼻音的第七人——日下部纶。这位同年级的女生一边用象牙色针织装的衣袖拭去春雪脸上的泪水,一边小声说道。

“……一个人……很孤独的。无论是谁……一个人消失是、不行、的……“

“……啊、嗯、那个、呃……”

雪春理所当然地冻结了,黑雪姬、千百合、谣三人也带着各异的表情僵住了。打破僵局的,是稳重的枫子,她只说了一句话。

“纶?”

光是听到了这句话,日下部纶就啪地把身体缩回了原来的位置,不过她似乎还在坚持着什么,又再次抓住了雪春T恤的下摆。

黑雪姬带着复杂的表情坐回了沙发上,轻轻假咳了一声接着说道。

“……春雪君。我并不觉得……你的那种感情是像你说的那样出自灾祸之铠的精神干涉。要说为什么的话,这实在太像你……我所知道的有田春雪会说的话了”

千百合、拓武、枫子和谣一齐点了下头。

“而且正因为如此,我认为净化铠的可能性还没有完全破灭。春雪君——再一次就好,再给我……给我们一次机会好吗?”

——净化。

这句话应该是指用《劫火的巫女》Ardor.Maiden……四野宫谣所具有的特殊能力将灾祸之铠连着《兽》一同烧尽的意思吧。

谣那将帝城本殿的守护骑士熔解并埋葬的强大心意,事到如今已无需赘言。如果是她的话,就算是和Silver.Crow完全融为一体的铠,大概也能够选择性地烧掉……不,是拔除掉。说到底,之所以费尽千辛万苦将Ardor.Maiden从朱雀祭坛夺回来,为的就是进行净化。

不过,现在的春雪并不确定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虽然细节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在遥远的过去——在加速世界还处于黎明期的时候,围绕着那个金黄色的少女、与雪春相似的金属色以及自称加速研究会副会长的叠层状假想体Black.Vise三者所发生的,过于残酷的悲剧。后来,深陷于绝望中的金属色将神器《The.Destiny》和长剑《Star.Caster》相融合,从而孕育出了灾祸之铠《The.Disaster》。

寄宿在铠里的疑似思考个体《兽》会对问题事件的记忆产生强力的反应,曾一度在现实世界中的春雪身上引起负面心意的《逆流现象》。这也证明,事件本身便是加速世界中循环往复的灾祸的根源所在。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在明确,不,想起这些之前,把铠和兽就这样消灭掉真的好吗?

当然,如果去追溯春雪所不知道的过去,也就是铠本身的记忆的话,将会受到比之前更强烈的精神干涉。超过《融合》的阶段成为《支配》——这意味着,春雪本人的人格可能会消失殆尽。这种迷茫本身就是干涉升级的证明也说不定……

春雪低着头咬着嘴唇,这时,他的右手被从旁边伸来的纤细左手轻轻盖住了,同时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仅凭右手输入的淡红色字体。

【UI>有田先生。我所拥有的真正的《净化能力》,并不是在帝城里用过的那种第四象限的破坏心意】

“那……那是……?”

面对来自春雪口中的疑问,四野宫谣一边露出稳重的笑容一边回答道。

【UI>不存在物理攻击力。对战假想体也好,强化外装也好、Enemy也好……只是单纯的地形物体的话什么都破坏不了。我的火炎烧掉的是……所谓的《因缘》。只是将联系寄生体与宿主的情报回路选择性地消去。所以,只是将作为对象的寄生体剥离出去而已】

“不是消除……而是剥离出去……”

鹦鹉学舌地嘟囔了几句之后,“但是……”,春雪轻轻地摇了摇头。

“但是……这样的话,就算是成功了,《灾祸之铠》也只是重新变回封印卡片的形态罢了……对吧?把卡片交给别人……卖到商店里,或者干脆扔到海底……它都肯定会去呼唤下一个宿主……。——前辈,卡片道具的话……”

黑雪姬从春雪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点头道。

“嗯……无法破坏,没有例外可言。现在知道的比较切实的破坏方法,唯有让拥有道具拾取属性的Enemy吃掉一途……但这办法也不一定能奏效……”

客厅里弥漫着令人窒息般的寂静,唯有间接照明默默地释放着橘色的光线。

打破这片沉寂的,是晚上八点钟的报时音。

虽然离雪春的母亲回家还有一段时间,身为小学生的谣自不待言,就算是其他的成员,这个时间也差不多该回家了。就算现在军团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问题,但在现实中他们仍旧是被各种规则所束缚的学生,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现在马上全员潜入无限制中立舞台的话,还可以在那里继续讨论,另外,让Ardor.Maiden尝试着《净化》的选项也不是没有。但那样的话还有一个大问题。之前春雪是借着《强制切断保险》——也就是直接拔线的方式加速解除的,如果潜入无限中立战场的话,他将会一个人出现在远离这座公寓的六本木新城大厦的楼顶上。虽说直接正常登出就好了,但如果在潜入后直接遭到铠的精神干涉的话,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恐怕连春雪自己都不知道……。

大概是察觉到了同样的事情吧,军团的副团长枫子静静地说道。

“明天再继续吧……不先把鸦先生的位置情报重设可不行……”

春雪在六本木新城强制切断的事情,是他在逃出房间的前一刻告诉其他人的。其实,不得不详细传达的情报还堆积如山,但春雪他自己的脑中都还没有把这些记忆好好地整理过。想要把跟在新城大厦遇到的两人——绿之王Green.Grande以及绿之军团的干部集团《六层装甲》的第三系Iron.Pound之间的对话仔细回想起来、令记忆鲜明化也确实需要花点时间。

接受了枫子的意见,身为军团长的黑雪姬将所有人环视了一遍后,用凛然的声音说道。

“我们黑暗星云在今天迈出了重大的一步。我们将旧《四元素》一员,谣——Ardor.Maiden从被认为是无法从中逃出的四神祭坛中夺了回来。虽说在那之后出现了一些预料外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瞟了一眼到现在都还拉着春雪T恤的日下部纶,假咳了一声继续说道。

“……这次作战的成功离不开Silver.Crow所付出的努力,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所以,春雪君,这次轮到我们为你努力了。虽然我明白你心中的迷茫与恐惧……但是,拜托了。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黑雪姬将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了一次,向春雪投来了真挚的眼神。在她身边又冒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是身上穿着白色连衣裙型制服的四野宫谣。她猛地低下了头,马尾辫在空中摇曳着,双手的手指在虚空中毅然地敲击着。

【UI>有田先生。你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我能够回到黑暗星云,能够从持续了两年半之久的无限EK状态下解放出了,全部都是托你的福。而现在,我之所以在这里,就是为了切断你与《灾祸》之间的因缘。拜托了,请你给我完成自己应当完成的使命的机会!】

输入完之后,她将小手捏成拳头举在了胸前,枫子、千百合、拓武都同时深深地点了点头。最后,坐在左边的日下部纶将抓着的T恤轻轻地拽了拽。

春雪被——仅仅瞬间但又无比强烈的纠葛所触动,身体微微一震。

试着让Ardor.Maiden进行《净化》,就意味着和自己挚爱的同伴们再一次同时潜入无限制中立舞台。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突然被铠将思考支配,不由分说地向同伴们袭去。当然,就算是Chrom.Disaster,也不可能同时在与以黑之王Black.Lotus为首的黑暗星云五人同时进行战斗的情况下取胜。在那种情况下,黑雪姬会将春雪无力化……不,可能会被逼到选择是否要使用《断罪的一击》令春雪强制卸载的地步。

只有这种情况,一定要避免。无论如何。

虽然心中如此暗忖着,但春雪还是抬起头——将谣和黑雪姬挨个凝视之后,轻轻点了点头。

“……明白了。我也拜托你们……我未能斩断的灾祸轮回,就由四野宫同学和前辈……以大家的力量让它终结吧……”

小春,今天晚上一个人真的没关系吗?我和小武住下了是不是比较好?

千百合至少这么问了五次,不要紧不要紧,春雪一边婉拒着,一边把大伙送到了玄关门口。

日下部纶被枫子拽着脖梗子,依依不舍地放开了春雪的T恤,穿上平底便鞋后,她转过身来说道。

“那个……刚才吃的寿司……很好吃……”

“啊……那、那样的话,去跟那边的小千……仓岛千百合说吧,那个海苔卷是她母亲做的”

听到春雪这么回答,纶又一次转过身,向着已经走到走廊上的千百合低头致谢。

“多谢……款待……”

“……粗茶淡饭而已……由我来说好像有点……”

以微妙的角度点头回礼的千百合和站在她身旁的拓武到现在依旧是一副满是狐疑的样子。在雪春和纶被枫子从地下停车场带回有田家后,纶也只是稍作自我介绍,还没有跟其他人进行过像样的交谈,所以他们一时半会儿还不太能接受《纶=Ash.Roller说》吧。这种心情很好理解。

但是,纶缩着肩而枫子则揪着她的后衣领,这副样子也的确酝酿出了一种难以言语的师徒之情。纶也会亲身参与到将于明天晚上七点在有田家开始的《灾祸之铠净化作战》,到时候肯定会被刨根问底地追问吧。当然,前提是——这场作战能够善始善终。

枫子和纶师徒两人出到了走廊上,谣紧跟在后,最后则是不紧不慢地穿好鞋的黑雪姬。她向前走了一步后又转过身来,与春雪面对面地交换着眼神。嘴唇欲语又止地颤抖着,稍稍张开,又马上闭了起来。

稍微顿了顿之后,敬爱的剑之主脸上浮起了隐约的笑容。

“总是把你家拿来当军团的据点,真不好意思。承蒙好意,明天也拜托你了哟!”

“呃……完全没关系。倒不如说,学姐和师父回去不麻烦吗……?”

“哈哈,今天有枫子送我所以不要紧。关键时刻果然还是要依靠成熟的大朋友啊!”

站在她身后的枫子露出了很微妙的表情,其他的成员们都笑出了声——接着黑雪姬后退两步来到了走廊上。

“那么,明天见,雪春君。”

“嗯,明天见!”

房门静静地合上,黑雪姬和同伴们的身影被掩在了门外,房门内外之间——自动锁上锁的声音微微作响。

众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等声音消失后,春雪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客厅里。

装散寿司和海苔卷的大盘子已经被千百合带回去了,所以春雪只洗了装奶咖的马克杯,把杯子塞会了附有自动干燥机能的碗柜。把餐桌和玻璃桌擦干净,整理好椅子,最后按下了AI清扫机的开关。

回到自己房间后,春雪翻开了作业本,专心致志地做起数学和英语的习题来。做完作业后,他看了看时间,快到晚上九点了。

母亲还没有回来。按惯例,这个时候都没有回来的话,那肯定要到快十二点钟的时候才回来。雪春连接到家庭服务器上,打开家族用留言板,稍作考虑后输入了一条短短的留言。

【为了完成小组作业,今天晚上要在拓武家过夜,明天早上回来】

这当然是撒谎,而且还是同时对母亲和挚友两方撒谎。不过,如果是拓武的话,就算万一母亲打电话去确认,也一定能巧妙地圆谎。

用僵硬的手指按下了全息键盘的回车键后,春雪将假象桌面一口气关掉,站起身来。他换下了身上的起居服,穿上了军服色系的袋状裤和印花T恤。戴上便帽,在玄关穿上运动鞋后,打开了房门。

晚上九点的公共走廊比一小时前还要暗,四下悄无声息。

伙伴们便是穿过这片被LED灯管照亮的空间各回各家的,但理所当然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即使如此,春雪依旧深吸一口气,至少要将大家曾经呼吸过的空气注入自己的身体,接着他便走出了玄关,背后的有田家已空无一人,房门在上锁的同时响起了安全等级提升的电子音。

春雪这种时候出门的理由,与之前从伙伴们面前逃走的理由稍有不同。那个时候,他是打算在附近的网咖潜入无限制中立舞台,在那里和Enemy战到全损为止。

但没想到在地下一层的商业街里被枫子的《孩子》日下部纶以近乎身体冲撞的方式拦了下来,在对战舞台里和自称她哥哥的Ash.Roller谈心之后,春雪的想法改变了。就算自己消失了,问题也得不到本质上的解决。就算是为了昨天在同样的状况下被春雪劝住的拓武,绝不能做犯这个傻。

——我也和小拓一样,相信同伴的……军团的羁绊吧。

此时的春雪心意已决。正因如此,他才在这个与中学生不相称的时间里单独外出,并不是为了一个人战死在无限制舞台。再说现在家里没人,想那样做的话只要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喊句《Unlimited.Burst》就成了。

春雪的目的地是杉并的……不,东京二十三区之外,在西边相邻的武藏野市。当然,那里的治安摄像头也很完备,虽然身为加速世界的一部分,却是个几乎没有脑加速者出没的荒凉之地。

之所以选那里,是因为不确定自己在嵌入无限制舞台后是否还能保持自我。

明天的《净化任务》,能够想象到的最糟糕的情况,便是春雪在潜入后直接陷入暴走状态袭击军团的同伴。黑雪姬他们已经做出了这样的觉悟……所不定是做出了就算在那种情况下也能够压制住Chrom.Disaster的判断,但春雪自己却无法对这种状况表示乐观。《能够使用历代Disaster技能》的六代目所拥有的战斗力,就算是他自己也看不到底。特别是初代留在铠里的技能《Flash.blink》,十分危险。使物理性的拘束完全失效的粒子化瞬移,如果与《兽》一体化了的春雪能够熟练地使用这招的话,缺乏黄色系间接能力者的黑暗星云可能一时间无法做出有效的应对……

就这样呆呆地思考着这些事情,春雪乘上了二十三楼的电梯。

在向下滑行的箱匣中,思考依旧继续着。

必须要避免在明天的净化作战是突然发狂袭击同伴的状况。想要避免这种悲剧,除了在无限制中立舞台试着唤醒《兽》,与它对话,与它战斗,从而获得一定控制权之外,别无他法。

而这么做的话,在杉并区里是不行的。万一要是谈崩了,精神完全被兽给控制了的话,春雪,不,六代目Disaster肯定会去袭击那些以杉并区为据点的脑加速者。同理,也要避开东侧相邻的练马、中野、新宿、涩谷等地。但是在西边的武藏野市的话,无论春雪发狂到什么地步,也找不到可以杀戮的目标想要狩猎别人的话,就必须先从出口登出回到现实世界,坐上电车移动才行。在那段时间里脑袋说不定能恢复冷静。

因为以上的理由,雪春才决定要单独行动。

时间是晚上九点,穿过超市以外的店铺基本上都已经打烊了的商业街,来到了铺着红色炼瓦的前庭花园。花坛和长椅上的空间,一到晚上就基本上被情侣们占领了。到十点钟的时候,大门就会关闭,到时候只有住户才能出入。话虽如此,但到处都可以看到打算粘到最后一刻的年轻情侣依偎在一起的身影。

对春雪来说,就算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不会觉得有半分乐趣,所以晚上出去时总是使用北侧的住户专用出口。但是要去高圆寺站的话,则是走正门比较近一点,所以,他把帽檐深深地拉下,打算赶快穿过花园……

就在这时。

“稍微坐一下怎样?”

声音是从旁边的长椅上传来的。

春雪反射性地停下了脚步,把视线停留在前方就这么僵住了。

虽然是男性的口吻,但那毫无疑问是女性的声音。如生丝般润滑,如雪水般澄澈,同时又仿佛暗藏着被磨得铮亮的利刃般的锋芒,绝不会听错。

春雪像是齿轮驱动的人偶一样缓缓动了起来,将脑袋嘎啦嘎啦地往右边转了七十度。

本因在一个多小时前道别了的《剑之主》正坐在原木制的长椅上,带着稳重的微笑看着春雪。那令人联想到深邃宇宙的漆黑瞳孔仿佛在诉说,‘早就看穿你的行动了’。1.001553400155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