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8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第8章第一卷 第8章 春雪意识的碎片中,对之后发生的事,只记有三种颜色的印象。

横躺在人行道地砖上,不自然地扭曲着奢华身姿的——黑。

身体下,不断扩散开来多到恐怖的大量鲜血的——红。

紧闭的双眼,与失去血色的脸颊的——白。

止血时候用的领带也好、春雪自己的手也好,瞬间都被染成了红色。

从与店铺外墙激烈冲撞的白色轿车驾驶席哄笑着爬出的荒谷的衣服也满是鲜红。

闪耀着红色警灯的巡逻车赶到,将大笑不止的荒谷押在座席上。

下个瞬间,同样闪着红色信号灯的白色救护车来到,白大衣的男人们将黑雪姬固定在担架上。被催促着的春雪也一同登上救护车,以猛烈的速度飞速前进——。

而现在,春雪,在一片白色的走廊一角,抬头注视着手术中的手术室红色指示灯。

接下来的事,春雪完全无法思考。

脑中浮现出的,只有、与黑雪姬相遇以来的四天中每个瞬间不断地回放着。

那时候也是——那时候也是、那时候也是,春雪本应有着各种其它的选择。

只要选择当时的任何一个,都能回避如今的事态。

黑雪姬向自己伸出的手、所表示的心意,为什么,就不能稍微去相信一下呢。如果不是一味顽固地悲观退缩,能够坦然接受的话,根本就不会在路上谈那些吧,对突然冲来的车辆也应该能及早注意到的

我,到如今的人生中,在不断地重复着的错误中,犯下了最无法挽回的过错。

在破碎意识的片片碎片中,春雪不断地追溯着各个分歧点,想要寻求一个不同的未来,然而就算是Brain.Burst却也无法改变过去。

到底抬头看着这指示灯多久了呢。

虽然手术中的指示灯还持续地亮着,但门意外地被拉开了,一位女护士走了出来。春雪失神地看着笔直走来的白色身影。

是一位看起来似乎是刚从护士学校毕业的年轻护士。面对修剪整齐的前发下一脸凝重表情的对方,春雪口中的话语几乎是自动地从脱口而出。

「怎么样了?」

「大夫、助手们都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

护士的声音有些嘶哑、似乎是在故作逞强。

「但是伤到的内脏实在太多了。投入了全部的修补用微型机器人,总算延缓了状况的继续恶化。另外那个,想要和她的家属取得联络,但那孩子的神经元连接终端里并没有登录紧急联络号码」

「啊」

在说不出话的春雪身边坐下,护士探出身子,继续说道。

「在想你会不会知道那孩子家里的电话号码。你是那孩子的?」

对于如同询问般的语尾,春雪却没办法马上回答。

我,是那位的什么人呢。棋子、手下。已经不再想用这些词了。但是,朋友、前辈后辈,到如今这种说法也说不出口。

张口结舌的春雪,听到下一瞬间护士从口中说出的话语,情不自禁抬起头来。

「男朋友,是吧?」

「诶为、为什么」

奇迹般地车祸并没有伤及黑雪姬的美貌,再对比春雪的体格与容貌,应该没有能够作出这种推断的材料才对。

反射性地缩起身子的春雪,护士伸手递出一本小小的记事本。

青色的合成皮革的封面,其上印烫有金色徽章的正是梅乡中学的学生手册。

「在查找联络方法而确认那孩子的私人物品时,不小心看到的。抱歉呢」

紧绷的脸上稍稍浮现出一抹微笑,护士将学生手册翻到最后一页打开。

左侧的透明夹中,是印有黑雪姬头像的学生证。

而右侧,是熟悉的,一张园脸。

双手颤抖地接过手册的春雪,盯着照片上一脸发呆表情的自己。正是那时候的——在沙龙,听到黑雪姬最初的《告白》时的春雪的视野捕捉画像的打印照片。

啪嗒,响起一声,一颗水滴落在照片的表面。

那是从自己眼中溢出的东西,春雪在一段事件内都没能意识到。

「前辈黑雪姬前辈」

呜咽的声音剧烈地颤抖着。在下一个瞬间便化作孩子般的号泣。

「呜呜啊啊呜啊啊啊啊啊!!」

将手册紧紧地抱在胸前,俯下身子,春雪痛哭起来。

泪水接连不断接连不断地溢出,划过脸颊落到地上。在胸口如同被剜了一块似的剧痛中,春雪在这一刻第一次,注意到自己真正的感情。

手术持续了将近五个小时。

视野一隅的时刻现实从傍晚转为深夜,春雪除了向母亲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明朋友遭遇事故今天会晚回来或者不回来后,就只是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

黑雪姬家里的方面,应该是通过学校进行了联络,但令人惊讶的是来的竟然不是家人而是一名自称顾问律师的男性。

佩戴着大型神经元连接终端,自己也好像是机械一般的中年律师,事务性地完成手续后,连看都没看春雪一眼只停留了约十五分钟就离开了。

经过漫长漫长的时间,在红色的指示灯终于熄灭时,已经是指针指向二十二点的时间了。

带着一脸疲惫走出来的年轻医生,看到走廊上只有春雪一人时多少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但尽管如此还是以慎重的语调对现状作了说明。

止血虽然成功了,但是内脏受损十分严重,任何时候陷入休克状态都不足为奇。

合成蛋白微型机器人群正全力以赴地进行修复.同化的工作,但最终还是要看患者自身的体力。

「总而言之,现在的状态不得不说是命悬一线。今后的十二个小时是关键请做好思想准备」

带着严肃的表情说完这些后,医生和助手们离开了白色的走廊。

留下的一人,是刚才的女护士。

悄悄看了一眼春雪依然紧紧握在手上的学生手册,护士以温柔的声音说道。

「你也还是快点回去休息吧。明天,那孩子的家人就会过来的了」

「明天的话就太迟了吧」

春雪,显示出决不离开此地半步的顽固态度作出回答。

「医生刚才说了,这十二小时是关键。前辈明明在这里努力着,却没有一个人陪在她身边,这实在太残酷了」

「这样也是呢。和家里联络过了吗?」

「嗯不过反正我妈不到一点是不会回去的」

「知道了。那么,我去拿毛毯给你,稍微等下哦」

快步走进走廊深处的护士值班室并很快回来的护士递给春雪一条薄毯后,重重地点了下头。

「放心吧,那孩子一定会好起来的。那么可爱又有你那么棒的男朋友。快乐的人生,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呢」

真的是——比您所想象的要多数倍的《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啊。打倒《Cyan.Pile》,将王们的Legion逐个消灭,去到她所向往的场所。当然,我也要一起。

在瞬间春雪边如此思考着,边开口问道。

「非非常感谢。那个什么时候能去看望前辈?」

「今天是不可能了呢,微型机器人.手术室是全密封的。不过,通过院内网络可以看到影像哦。就只有现在,特别服务哦」

护士微笑着,在空中滑动指尖。唰,在弹出什么的动作同时,春雪的视野里出现了连接接口的显示。

明明现在是处于广域网断线状态中,却还能与护士的神经元连接终端进行无线通信让春雪有些惊讶,不过很快意识到这是藉由医院的局域网而实现的。

点击图标,弹出一个动画窗口。画面昏暗、不甚清楚,但是凝神注意画面中央可以注意到有一张异样的床。

上面一半像是被打开的胶囊的形状。内部充满了半透明的液体,浸泡在其中的雪白身体,露出到到直到肩膀稍微下方一点的位置。

两腕与口中连接的导管看得让人心痛。双眼紧闭着一动不动。

「前辈」

春雪情不自禁喃喃地呼唤着。

现在,那奢华的身体内侧,无数的微型机器人以及自身的生命力,正与巨大的损伤进行着斗争。只有这场斗争,春雪无法给予任何帮助。除了唯一的祈祷外,什么都做不了。

「别担心。一定会得救的」

护士又一次重复着,轻拍了一下春雪的背后,站起身体。

「病情状况有详细地显示在显示器上,有什么情况的话马上就会过来的。你也稍微休息下吧」

「是的。那那个,非常感谢」

对着正要离去的护士边作出道谢,边低下头的春雪——。

对视野右侧显示的动画窗口的某一个景象突然引起了注意。在历经了无数假想游戏所磨砺出的直觉,让春雪对所见的、所想的存在之物自言自语起来。

什么——刚才,我看到了什么?

露出到肩膀的黑雪姬的裸体。但却有一样,连接在身上的东西。

因为浸泡在半透明液体中看不太清——但那是,那个脖子后面的黑色物体是神经元连接终端。而且直结接口连接着一根细细的连接线。与输氧管平行着伸出到床外,与一旁的大型机械相连接。

「等请等一下」

被急促的声音叫住的护士,歪着头转过身来。

「怎么拉?」

「不,那个黑、不、前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就这么戴着的吗?」

「是啊。用来与脑波监视器相连的」

「那么,那个连接线连着的机器,不是单机的吗」

「当然,和医院的局域网连接着哦」

——什么!?

看着倒吸一口冷气的春雪,露出诧异表情的护士,似乎为了让春雪放心露出微笑。

「怎么拉,担心个人隐私的问题?没关系的哦,院内局域网的医疗等级有着极为严密的防护的。不会让骇客对那孩子做什么手脚的哟」

回头见咯,边摇着手,边回到护士值班室。春雪望着护士的背影,边在内心痛苦地呻吟起来。

——一般来说,的确是这样吧。但是,那东西,却并不普通。本应该是拥有着国内最强防御的公共摄像头网络都能轻松入侵,盗取实时影像的那东西。

Brain.Burst。

独自一人留在走廊上的春雪,左手抱着毛毯,咚地一声坐到长椅上。

黑雪姬的神经元连接终端,与广域网完全断绝着。但是,虽说是为了治疗,现在是与院内的局域网相连接着。——也就是说。

带着颤抖的声音,春雪呢喃道。

「Burst.link」

话音落下的同时,世界冻结。

粉色小猪的假想体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祈祷般的心情,点击假想桌面左侧排列着的图标中熊熊燃烧的B印字。

启动Brain.Burst的主界面,打开对战搜索表。

搜索连接持续显示着,列表最上方出现了《Silver.Crow》的名字。

然后,在下一时刻出现了另一个名字——《Black.Lotus》。

「骗骗人的吧」

春雪呻吟起来。

自己可以通过操作神经元连接终端断开院内局域网而从对战搜索表上消失。但是,与脑波监视器相连的黑雪姬却做不到。

当然,因为并不是与广域网连接着,所以不会无限制地受到外部接连不断的挑战。但是,如果在这个医院里有脑加速者的话——而且那家伙启动了Brain.Burst,看到《Black.Lotus》并提出挑战的话——。

现在失去意识的黑雪姬,只有被狩猎的份。

不,不可能这么巧的,在同一个医院里不会还有脑加速者的吧。这个时间的话都应该没人出入了,如果现在除了春雪和黑雪姬以外的脑加速者连接着院内局域网的话,那家伙的名字也应该会出现在搜索表上。

所以,没有焦虑的必要。

春雪如此说服着自己。但是,假想体圆滚滚的手中不断渗出汗水的感触却怎么也无法消除。

不对——还有。我还漏了什么。

如果说作为加速世界最大的悬赏通缉犯的《Black.Lotus》受了重伤,并且连所在的这家医院都知道的脑加速者存在的话?

不可能有那样的家伙的,想要如此思考下去的瞬间,春雪伴随着深深的颤栗睁开眼睛。

有的。虽然仅仅只有一个,但有那种可能的敌人。《Cyan.Pile》。

在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断中植入病毒现在依然不明身份的谜之敌人。现阶段,只知道是梅乡中学的某个人。

而且,黑雪姬的事故已经联络了学校。其原因,就是因为刚获得保释的荒谷无照驾驶并冲撞行人的事,已经成为了重大新闻。现在这个话题,一定正如辽源之火般在梅乡中学的学生中流传着。

恐怕大家还没有获得医院所在的情报吧。如果让低年级的女生崇拜者、或者是后援会会员们知道了医院地址的话,现在估计会以排山倒海之势冲进来了吧。

但是——老师已经知道了。也就是说,在学生中流传开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来探望的学生成群出现,而《Cyan.Pile》趁机混入其中的话,就很难确定身份。

没有办法了吗。

春雪失落地垂下肩膀,坐到现实中自己的一旁。

黑雪姬现在正与生命的危机战斗着。想一想就知道,现在不是考虑《对战》的时候,这也是事实。

万幸,同一个对手能够挑起对战仅限一天一次。在黑雪姬恢复意识之前,败给《Cyan.Pile》一、二次被夺走些点数也没有办法——、

不——我真是蠢货!!那时候,黑雪姬怎么说的!?

春雪紧握拳头,猛地站了起来。

为了救春雪所使用的最终指令,《Physical.Full.Burst》。

不仅是意识,连肉身都得以加速的超绝效果的代价就是,失去百分之九十九的加速点。

现在这个时刻,黑雪姬的点数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恐怕只要一场战斗,败给等级低出许多的《Cyan.Pile》的话,一下子就会变成零了。

而在那瞬间,黑雪姬的Brain.Burst将被强制卸载。

那,对于那个人来说只是以达到等级10为目标而不断战斗到现在的黑雪姬来说,不是几乎是与死亡相同的意思吗。

不行,只有这点绝对不行。就算一次也不能让《Cyan.Pile》与黑雪姬对战。

黑雪姬,赌上性命保护了我。

所以这次,由我来保护。那个人的半身。

就从现在开始,一秒钟都不能睡,一直要监视医院的入口。抱着耗尽全部点数的觉悟,每当有梅乡中学的学生出现时就《加速》,找出《Cyan.Pile》并提出挑战。

然后——把他打倒。把濒临点数枯竭的家伙打倒,让他永远从加速世界中消失。

「保护您。绝对会,保护您」

春雪独自在青色的世界中高声喊道。

「因为我。我、还有必须要和您说的话。在下一次相会,那个时候。所以,这次、我要战斗」

面对应该是横躺在青色墙壁另一侧的黑雪姬投以视线,春雪如此郑重宣告着。

随着Burst.Out指令回到现实的春雪,在长凳上抱膝侧身坐着,将整条毯子裹在身上,目不转睛地凝视走廊左侧最远处的入口。

虽然医院的入口还有其它的,但是要与院内局域网连接就必须在入口处进行神经元连接终端的认证。因此,《Cyan.Pile》应该必定会出现在那里。

时间是深夜十点半。

会面时间早已过去的现在出现的可能性虽然很低,但对手也已被逼入走投无路的境地。如果确实想要瞄准着现在黑雪姬陷入失去意识的状况的话,只要知道医院名字就赶来袭击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春雪操作神经元连接终端,将瞌睡报警的音量调到最大。这样,一旦想要睡觉警报就会发出震耳欲聋的吵闹声将自己唤醒。

过得如这个晚上如此漫长的夜晚,在春雪的人生中是头一次。

但是,却丝毫没有感到无聊,甚至连困倦的意思都没有。春雪眼睛睁得大大的,将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投向了昏暗的入口,并偶尔瞥几眼小型化的手术室影像窗。

躺在胶囊手术床上的黑雪姬雪白的身体虽然一动不动,但春雪清清楚楚地感受到那里正进行着生死的战斗。

加油。加油。

春雪每次观察影像的时候,都在心中如此地呼唤着。自己与那个人,通过互相的神经元连接终端与院内局域网以及Brain.Burst程序相连着。因此,这份祈祷一定能够传达到。春雪深信不疑。

临晨两点左右,一脸担心的护士小姐端着咖啡的纸杯过来看望。拒绝了牛奶和砂糖,生平第一次喝的黑咖啡的苦味让舌头如针刺一样。

临晨五点,入口射入微弱的第一道曙光。春雪在稍微犹豫了下后,飞一般地冲进厕所,以人生最短的处理时间出来后再次回到长凳缩成一团。

上午六点。零零星星地来回于走道的职员开始增加,春雪加强了警戒。

上午七点。完成工作的夜班值班人员陆陆续续地回家。那名护士小姐也在给春雪递了第二杯咖啡和三明治、说了些安慰的话后离开了。

上午八点半——。

与夜间急诊交替,医院正面出入口的自动门开放。

似乎是早已等在门口的数人,主要是年长的患者们从入口进入。

春雪再度抖擞精神圆睁双眼,仔细端详来往的人流。

就算是已经入学经过半年,而且是一个学年只有三个班级的小规模学校,不过要记住所有学生的脸毕竟是不可能。在看到不确定的年轻人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加速,确认对战搜索表。

将集中力紧绷到极限的春雪的视野角落,电子时钟显示的时间就好像在嘲笑着般,一点一点悠然地跳动着。

三十五分。四十分。

黑雪姬现在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吗。医生宣告的十二个小时,已经过了十个小时以上了。

请快点恢复意识吧。然后把脑波监视器连接解除。

春雪拼命地祈祷着。

再一次——再一次,想要在只有两人的加速世界中与她相见。

然后这次一定会说出来。自己的感情。从心底里表白出来。

八点、四十五分。

春雪、终于、自警戒以来视线第一次确认到有印象的面孔。

一瞬间停止呼吸——接着,长长地出了口气。

并不只是有印象。那是在这世界上见得时间最长的两张面孔的其中之一。

身材苗条匀称且挺拔的身姿,穿着着大人味十足的丝绒短外套和卡其裤。松软清爽的头发在朝阳的透过下闪耀着褐色的光辉。

来了啊。

春雪放松肩膀,紧绷的脸稍微露出放松的神情。

「喂——,小武!这里!」

春雪发出的以医院来说过于响亮的声音,在传到走廊入口大厅的瞬间,小武——黛拓武伸出的右脚突然停下不动。

看样子,对方还没有注意到春雪的样子。视线左右游移,终于将视线定格于连接入口与最里端的急救室的走廊。

跳下长凳,与再一次挥手的春雪视线相对——。

拓武稍微侧着头,猛地眨了好几次眼后,

一如往常爽朗快活的笑容从脸上浮现出来。

将深蓝色短外套的右手高高举起,然后手指不断地戳着自己的青色神经元连接终端。

春雪很快了解其中的意思是要获取院内局域网认证让自己稍微等一下。真是个老实的家伙啊,不禁露出苦笑。

不管来医院的目的是受诊还是探望,想要从入口进去都需要通过神经元连接终端在医院的局域网上签名,或者是在接待处出示身份证换取号牌,这是全国的医院共同的规则。

不过,要通过严密的认证却只需要花费三十秒在入口站立或是走动来节省时间却也没有太大区别。春雪昨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因为根本没有一刻停留直接冲到手术室前,认证的结束是直到黑雪姬被送进门的另一侧之后的事了。

不过看来拓武完全没有意思想要违反这些细微的规则。向春雪投以视线,露出急不可耐的样子站立在入口郑重等待签名的完成。

突然,像是注意到什么的样子,拓武一下子转过身体。

视线转向自动门那边,似乎是在向谁大声呼喊的时候那样,将左手靠在嘴边。

是千百合来了吗,春雪这么想着,自己也朝正面出入口的方向望去。

将视线从拓武身上移开,就在这时。一种似有若无的不协调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那个,与春雪不同品行端正的拓武,会在医院大声喧哗吗。

与其说是将手握成喇叭筒,到不如说是、就好像——将自己的嘴。从那里发出的声音。

想要,不让春雪听见,的样子。

瞬间,不协调感变成了颤栗。如同冰针直接贯通了春雪的脊髓。

尽管圆睁双眼呆立在原地,但在脑内数段思考同时闪过。

我——为什么会断定那家伙、《Cyan.Pile》就是梅乡中学的学生呢?

当然,是因为内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中被植入了病毒。将千百合作为踏板,在学校局域网中以幽灵般袭击着黑雪姬。

但是。如果,那个木马是为了能通过广域网进行连接所开发的呢?在这种情况下,怀疑对象就不仅仅是梅乡中学的内部,而是扩展到了全国。

为什么是千百合?当然是因为,容易接触。

学校以外,最接近千百合的人。能够亲近到与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直结的人,是谁。满足全部这些条件的,只有一人。现在这个瞬间,就在仅仅二十米前站着的——

思考到达此处的瞬间,春雪的口中自动地迸发出指令。

「Burst.link!!」

——千百合的青梅竹马同时也是恋人的那名少年。拓武。

啪咿咿咿咿!!

冰冷的雷鸣让世界冻结。

视线前的拓武,也同样摆出左手放在嘴边的姿势,固定成了青色。

但是,实际却并非如此。在那掌中,拓武也同时喊出了指令。而他的意识,也在另一个冻结空间中加速着。

是你吗。原来是你吗。怎么可能。骗人的。为什么。为什么啊。

脑内支离破碎的呼喊不断回荡着,春雪假想体的右腕,以自己可能的最大速度在假想桌面上飞速敲打。

现在这个瞬间,拓武应该也正在采取相同的行动。启动Brain.Burst的主界面,等待对战搜索表的更新。然后,对于唾手可得的果实、点击《Black.Lotus》的名字,提出对战申请。

所以在这之前,春雪必须先向《Cyan.Pile》提出对战。

春雪紧咬牙关,睁大眼睛,凝视着对战搜索表的搜索栏。

咚,最上方是自己的名字。《Silver.Crow》。

下面,是要守护的最爱之人。《Black.Lotus》。

而在最后,想要打倒的敌人的名字,终于在春雪的眼前第一次以现实的文字排列出来。《Cyan.Pile》。

赶上啊————!!

迸发出全身的精神与气势,春雪以超高的速度点击名字,奋力敲下弹出窗口中的决斗指令。1.001400800140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