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四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四章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四章 作为脑加速者虽然被要求具备各种不同的能力,但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种就是对情况的反应力。

在对战之中,即使对手是早已熟知的对战假想体,也会发生数不胜数的突发事态。在能够想到的情况之中,能够简简单单等在那里就获得胜利的情况是没办法保证成效的。情报的收集和行动的选择。无论这个过程能够被简化到在非常短的时间之内完成,又或是没办法完成,就将左右假想体的性能是否得以发挥。

作为Silver.Crow的《速度》这一最强之力的基础,正是春雪的那份《反应力》。对战中的停滞时间被评价为出类拔萃的短暂也并不是今日今时的事情了。

可是————

就现在这一刻,春雪的思考频率甚至降低到了一赫兹以下,双眼和嘴巴除了呆愣地完全张开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Ash.Roller。…………是…………谁来着?

用无比迟缓的速度思考,接着又自行想到了答案。

…………Ash…………是吧。驾驶古董美式机车。戴着骷髅头盔的。呀哈哈,本大爷MegaLucky的那位。

…………诶?这是那位Ash先生里面的人?这个看起来超文弱的女孩子?

消耗了整整十秒,春雪这才终于咀嚼起这些许少量的情报,但是思考就这样再一次陷入停滞。自身所处的困境也一时间被完全抛在脑后,在自己一片空白的脑子里正有一辆夸张的机车从左向右轰隆隆地呼啸而过。

眼睛泛着泪光的少女再一次紧紧拉住硬直在人流混杂的大型商城正中间的春雪的右手,接着小声地说了一句。

“那个……换一个、地方、吧”

完全处在思考停止状态的春雪被带到的地方,是设在商城地下二层的广阔停车场。横穿过整齐排列着的EV之后走了一小会儿,前方出现了曾经见过的小型车。明亮的金黄色意大利产的五门车——Sky.Raker——仓崎枫子的(准确的说是她母亲的)爱车。

少女似乎拥有临时电子钥匙,右手迅速地操作了一下,随着车子转向灯闪烁了一下车锁被同时解除。打开右后方的车门将春雪推到座位上,接着自己也坐了上来。

只要想一想就能明白,在拥有这辆车的钥匙的时间点上,少女是和枫子有关的人这件事就被证明了。即使如此,春雪对于一屁股坐在自己旁边的,这名一头有点翘的短发的女中学生就是那个Ash.Roller这种话还是没有接受,依然还处在神情恍惚之中。相比之下,曾经得知伪装成亲戚家的斋藤朋子进入春雪家的女孩子实际上是第二代赤之王Scarlet.Rain反而更有现实感。

——虽然这么说。

对于春雪来说,情况也不容许他一直这样冻结下去。自打以T恤搭配棒球短裤这种不自重的打扮冲出自宅已经过去七分钟了。把黑雪姬他们五个人锁起来的有田家紧急门锁的有效时间还剩下八分钟,房门打开的话大家就会在那一瞬间开始搜索春雪吧。

虽然在广大的公寓内要找出把量子接续通讯终端从网络上断开的人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那边还有千百合和拓武在。从年少时候在这栋建筑物之中玩儿不限楼层的捉迷藏的时候,春雪的胜率就被远远抛在最下位。尤其是千百合那野兽般的直觉实在是宛如神技,只要以胭脂屋的冰激凌中奖为悬赏,春雪的藏身之处什么的只要不出数分钟就能被嗅到。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想要自己一个人给事情画上句号的话,最长十分钟之内不从公寓楼中离开就不行。

迂回思考这些事情而成功让大脑重新启动的春雪,偷偷瞄了一眼一旁依然一边抽泣一边说话的少女,无可奈何地开口说道。

“呃…………,那个……刚才,你想说的是,你是Ash.Roller……Ash的、熟人,或者是代言人,之类的……意思?”

万中有一,赌了一把刚才那个“我,是Ash.Roller”这句台词是自己听错了的可能性,首先先这样试着提问——但是。

少女紧握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拿在双手中的白色手帕,晃了晃轻飘飘的头发表达出明确的否定。低垂着不知为何有些泛起潮红的脸,用害羞得仿佛就要融化消失的声音——

“…………是,本人”

“………………”

对于再一次开始混乱的思考,总算是作出了紧急回避。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

广袤的加速世界中,对战假想体和真人的印象会有如此巨大差异的人大概也是有的吧。春雪自己也可以说是这样。如果只知道Silver.Crow那纤细到极限的姿态的话,现实世界中这样圆滚滚的中学二年级男生就是本体实在是难以想象。

可是那不过是停留在表面上的程度。春雪在现实中也认识的脑加速者无论是包括黑雪姬等人Nega.Nebulus成员还是赤之军团的仁子和帕德姐,甚至是那个以奸诈狡猾见长的Dusk.Taker都没有例外。

反过来说,坐在一旁的少女和Ash.Roller就连一个共同点都不存在。没错,驾驶那台机车的无论怎样想都应该是《男性型假想体》不是吗。在Brain.Burst之中如果本人是女性那么假想体应该也是女性才对……

“啊…………”

想到这里的时候,春雪忽然想起了某个场面而发出了小小的声音。嘎吱嘎吱地将身体转向右侧,第一次从正面仔细打量起一副哭泣表情的少女的相貌。

虽然有些畏缩的样子但依然径直回以视线,柔弱和清爽兼具的那张脸……明明的确是女孩子,但是隐约之中又带有一种理科系少年印象的相貌。

和Ash.Roller的,模仿骷髅的防护头盔之下隐藏起来的《素颜》有那么一点相似。

“…………你……真的…………。…………但是,为什么…………”

用过于模糊的语气,春雪提出询问。

泪眼汪汪的少女并非用语言而是用行动作出回答。

打开放在短裙上的小小挎包,将手帕收起来之后,取而代之从里面取出了某样东西。左右的支架保持着折叠起来的状态,较深的金属灰色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

啊咧,这样感到疑问的同时,春雪将视线移向了少女纤细的脖子。在哪里已经装着一个很可爱的淡绿色量子通信终端了。因为刚才她仅仅一挥手就解除了这辆车的锁,所以自然不是那样的话就不对劲了。

可是这样子的话,头脑里又冒出了新的疑问。

量子接续终端虽然是和旧时代的携带电话与智能手机属于同一系谱下的移动通信机器,但是又并非单纯是这样的存在。既是名片,又是钱包,还具备身份证的作用。用户的固有脑波和写入核心芯片中的固定ID相联系,只是单纯的装备上就能够证明自己是什么人。这个ID也可以说是实际上的《国民编号》。

也就是说,换一种表达方式也可以说量子接续终端就是政府给予国民的《带证明的项圈》。作为证明,持有复数量子接续通讯终端在法律上是遭到禁止的。当然入手两三台终端本身的方法倒是有几个,不过关键的核心芯片是按照每人一个的数量发行的,因此芯片的移植(也就是变更机种)也只能在区役所以及政府公认的商店才能进行,光入手机器是没有意义的。就连那位黑雪姬,也只拥有一台量子接续通讯终端。如果她拥有两个的话应该就没有必要为了从六王的刺客手下隐藏起来而在两年间一直切断广域网了。

因为上述理由,春雪对于少女拿出来的《第二台量子接续通讯终端》真的感到惊讶。

“那,那个…………是你的?能,能用……的?”

对于以嘶哑的声音提出的问题,少女以微妙的角度侧起头,说道。

“可以……使用。但是,不是……我的。这个…………曾经……是哥哥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的说”

“曾,曾经……是哥哥的…………?”

呆呆地复述了一遍之后,迷之少女这一次点了点头,在皮革座椅上重新转向春雪的方向。不过说到底依然还是在车内,必然的就只有上半身转过来,更必然的就是裙边随之被提高起来,白皙的双腿已经露出了到了相当的位置。

即使处在极端复杂化的状况下,对于春雪来说也只能啊哇哇地不自然地游移起视线,但是完全没有对此感到介意的迹象的少女挺直了后背,呼地进行了一次深呼吸。简直就像和春雪一样,少女一方处在这一状况之下精神也十分紧张的样子。灰色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就被放在裙子下的膝盖上,一个劲地向着“要加油啊!自己。”似的紧紧握起双拳。最后再一次深深吸了一口气,少女直直看向春雪,虽然眼睛里依然还是泛着泪光,但努力用明了的声音说道。

“我……名字是、是日下部.纶、的说”

同时右手微微动了一下,春雪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浅绿色的矩形。那是通过无线连接送过来的名片。写在上面的汉字是【日下部纶】。生于2033年,也就是说和春雪一样是中学二年级学生。

“那,那个……我是有田、春雪”

反射性地一边报上名字一边按下返送名片的按钮,少女——纶将视线稍稍看向送过来的名片,之后露出了自邂逅以来第一次展现出来的淡淡微笑。一口气被逼入慌神状态的春雪在半自动之下从口中说出了优先度不高的问题。

“说,说说起来……刚才,在上面的卖场,为什么知道我……就是Silver.Crow呢……?”

“那是……我、在这辆车中加速解除后几分钟,师傅发来话音短信……并附上了、你的照片,命令我、在你离开公寓前无论如何都要确保拦住……”

“…………师傅,呃,Sky.Raker姐……是吧?”

姑且进行一下确认,接着留着短发的头纵向点了一下。

的确——有些难以理解的组合,曾这样想过呢。至少在表面上身为不能说不是端庄娴淑的大小姐女高中生的仓崎枫子,和旁若无人的世纪末骑手是《亲子》这种事情。从这个观点来看,眼前这名少女还称得上很可能和枫子有接点是不会有错的。可是根本性的疑问一点都没有得到解除。

在春雪和心里产生的要抱住脑袋的冲动进行抗争的时候,日下部纶再一次用双手抱住了金属灰色的量子接续终端。随着少女的动作,车内弥漫出一股淡淡地花香令思考险些陷入麻痹。但是,听到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春雪慌张地摆正了坐姿。

“那个……从最开始、慢慢……说明吧。我、为什么成……成为脑加速者……”

我哥哥的名字是轮太,是ICGP赛的选手。

以此为开端,纶开始了说明。

所谓ICGP就是二轮车——说白了就是摩托车竞赛中的一种。IC是内燃机<InternalCombustion>的首字母缩写。在摩托车竞速的世界中也被电动车席卷的现在这个时代,依然拘泥于没有AI控制的燃油引擎机车。要说的话就是旧时代的竞赛。

可是话又说回来,和给人安静又智能化这种强烈印象的电动赛车比起来,燃油车那吵闹的排气声以及狂暴的轮胎摩擦声具有难以抗拒的魅力。虽然被当作环境破坏的象征而常年连续遭到攻击,现在已经处于无论什么时候消失都丝毫不足为奇的状况,但是春雪也曾有过多次在深夜之中耐着困意观看转播节目的情况。

“哥哥比我年长六岁……虽然由我来说有些不太合适,但他是一名很有才华的骑手,曾经。两年前,只要在国内取得好成绩的话下一个赛季就能出发前往欧洲……已经抓住了这样的机遇……”

结结巴巴说下去的纶双眼之中,再一次出现了透明的泪滴。

“但是,在最后一场比赛时……从内侧被其他车辆撞到……就在去为他加油的,我的眼前,撞车……了……。——幸运的是没有送掉性命,但是在那之后,一直意识不清……。即使使用医疗用的量子接续通信终端,强行让他全感觉潜入,也只有,微弱的反应…………”

“………………”

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春雪只能继续无言地注视着纶那双湿润的双眼。

在义务追加AI控制的EV竞赛中,其他车辆的碰撞事故几乎是不会发生的。因此惊心动魄的追逐和会导致车轮之间迸发出火花的摩擦碰撞也是看不到的,反过来说,这些要素也正是ICGP和IC方程式赛车的卖点——但是必然的,危险事故的发生率也格外高。

纶眨了几次眼睛,待呼吸重新平静下来之后才继续说道。

“…………哥哥他,从两年前开始就……住进了涉谷区的一所大型医院。因此虽然我住在中野区的江古田,但是中学却选择了涉谷的私立学校、的说”

“为了……去探病吗?”

春雪轻声提出询问,纶点头表示肯定。

“大夫说过……尽可能的、让他在现实世界听到家人的声音,或者是被握住手的话,恢复的可能性就会提高……。每天、学校放学之后、都会……去医院。暑假也是,想要每天都去探望,也因为这个,下定决心买了巴士的月票……。——在那之后,去年的夏天、主治医生在医院里的自助餐厅里问我、要不要只是在暑假期间进行打工……”

“原,原来如此…………”

随着在劳动基准法的修订中雇佣未成年人的限制变得宽松,之前一直遭到禁止的中学生打工也可以在劳动时间较短的情况下成为可能。虽然这么说,对于从来没想过要凭自己劳动挣钱这种事情的春雪来说,就只能反射性发出佩服的感叹。

“真厉害啊……为了哥哥在暑假中一直进行打工这种事情……”

这时候,虽然眼睛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湿润,纶还是露出轻轻的微笑同时摇了摇头。

“没有那回事……工作中一直都是笨手笨脚的……。光是去年的夏天,盘子和杯子就打碎过十次了”

“这、这样啊”

“还不止,这样…………还有一次,把冰水,一股脑地,洒在了客人的腿上……”

“……是、是这样啊”

“幸好,那位客人,是一位十分温柔的人……虽然稍微比我大些,不过同样是中学生,学校也离得很近,结果就因为这个机会熟悉起来了……说了很多关于升学、哥哥还有其他的的事情……”

“……嗯嗯”

话题的走向完全无法看穿,春雪又再一次一时间忘了自己所处的苦境探出身去。虽然视野右侧的时间正一分一秒地逼近《从家里冲出来十五分钟》这一极限,但是就连这一点都没有意识到。

去年的暑假,换句话说就是十个月前。正是春雪接受黑雪姬的邀请成为脑加速者的前不久。纶用湿润的双眼紧紧盯着春雪,继续编织出语言。

“…………在见了几次面的过程中,那个人,把我心里一直抱有的……《心之伤》,看穿了。之后、她说了。这座名为东京的城市,还有另外一个姿态。在那里的话,我、或许能找到我的答案、也说不定……这句话……”

“心之伤…………另一个、东京”

低声念叨着,春雪终于迟了许久才理解到这些话所表示的含义。

拥有心之伤的少年少女们聚集起来,互相战斗,在假想的东京都心。那即是加速世界,Brain.Burst程序所创造出来的秘密战场。

“那么说……那个人,就是你《家长》的脑加速者……?”

“没、错。我的、温柔的、严厉的《师傅》……”

对于纶在点头同时所说的话,春雪吃了一惊。

虽然完全忘了这回事,但是眼前的少女正主张着自己就是那位Ash.Roller。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么事情就会变成……那名纶在医院自助餐厅邂逅的中学生,是春雪自己的师傅同时也是等级8的脑加速者,《铁腕》Sky.Raker仓崎枫子……。

虽然事到如今很难再这样认为,但是万一纶是隐藏着某种意图而接近的敌对脑加速者的话,由自己这边说出Raker的真名就必须要有所犹豫。不知道是否看穿了因刹那的迷惑而陷入沉默的春雪内心,纶默默地低下视线,开口说道。

“…………在听完程序《Brain.Burst2039》的安装条件的时候,我……还认为自己,是不行的。那是因为,我最初购买量子接续通讯终端,是在上小学之前……”

“那样子的话……就无法满足《第一条件》……是吧?”

对于春雪呢喃一般的问题,纶微微点头。

能够安装BB程序,也就是成为脑加速者的条件的第一项,是《从生下来之后就带上了量子接续通信终端》。如果不是对养育小孩十分热衷,又或者正相反的父母的话,大多都不会做到这般地步。

“我、虽然、这样说明了……但是师傅、却微笑着、这样……说了。你……很强,能感觉到、意志的光,这句话。还说了,我的、这份感觉、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那个,给人一种《温柔安稳地加以支配》感觉的台词,真是十分符合枫子的说法。但是,无论枫子是怎样一个《实际上可怕的Raker老师》,要蒙混过Brain.Burst的第一条件应该也是不可能的。春雪转过头的时候,纶将至今为止一直握在双手中的东西再一次举起来说道。

“…………那个时候,我、想起来了……。哥哥……轮太从小的时候,就是个调皮的孩子……不光是自己,还出于想让我也成为ICGP的骑手,给还处于婴儿时期的我,偷偷地装上自己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让我看比赛的录像……这些都曾经从父母那里,听说过……”

春雪脸上露出了有些僵硬的笑容,对着那个眨了眨眼。即使是兄妹,他人也终究是他人。即使装上量子接续通讯终端,不也是无法启动的吗。

这时候,纶就像是看穿了春雪的思考一样,点了一下头回答。

“…………从新生儿,到幼儿的这段时间里,因为大脑发育不完全,脑波的固有频率,是没办法顺利读取的……似乎是这样。当然,虽然是很罕见的例子,但是哥哥的量子接续终端,把还是婴儿的我也当作了使用者,而完成了识别……我,即使是开始懂事了,也在买到自己的量子接续终端之前,时不时会借用哥哥的,用来阅读绘本,或者进行完全潜入。那就是…………这台、量子接续通讯终端”

纶托用双手十分珍贵地包住并托起来的——是金属灰色的,古旧的携带装置。

仔仔细细打量着那个的春雪注意到了一件事。虽然直到刚才都因为车内的光线昏暗而没有看到,但是外部的塑料外壳上除了由于通常使用而造成的划痕之外,还有一道可以认为是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冲击而出现的闪电状裂痕。

“哥哥……只是给在小孩子的时候,最初父母买给自己的这台量子接续通讯终端,换上了成人用的外壳而一直使用下来没有更换过。因为认为带着它会跑得更快,所以从中学毕业,没有升学而直接跳入摩托车竞赛的世界中之后也……一直…………”

虽然纶的哥哥,轮太所活跃的ICGP赛是不使用AI控制的旧制式竞赛,但是为了将最低限度的各类情报进行AR表现以及和维修站之间的交换信息,骑手应该是装备着量子接续终端的。

但,如果是这样。现在纶用双手捧着的机器是——

“那个量子接续终端……你哥哥,两年前,撞车的时候也…………?”

对于春雪宛如耳语一般的询问,少女缓缓地小幅度点了一下头。

“是哥哥的队伍的,教练先生,在发生事故的那条环形赛道上,把这个交给我的。我觉得……大概、是打算当作、遗物的。哥哥、虽然留下一命,但是自那以来,一直都处于昏迷……不过,真的很不可思议”

停顿了一下,纶轻轻地展露微笑。

“……从师傅那里、听到有关BB程序安装的、说明的时候……我就、试着把自己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取下,带上了这个。在最后从哥哥那里借来,是在就要上小学之前……因为那是有八年以上的、过去的事情了……本以为已经没办法再启动了……但是机器、启动了”

“………………!”

春雪小小的吞了一口气。这也就是说,眼前的少女——日下部纶,是无论从原理上还是法律上都原本不应该存在的《两个量子接续终端的使用者》。

当然,只要不是企图通过诈称身份做坏事的罪犯,分开使用复数台量子接续终端这种事情是没有意义的。可是,为了达成BB程序的安装条件,使用从婴儿时期就使用过的量子接续终端这一选择说不定是个有效手段。

第一条件的《从新生儿时期就进行佩戴》,第二条件的《具备长时间的全感觉潜入经验》这两方面同时具备的时候,更重要的还是大脑与机器之间的亲和性以及应答性。由于量子接续终端的量子接续装置存在着个体差异,从生下来最初使用的机器才是和身体——不,是和大脑最熟悉的,这一可能性也是有的。

“……那……Brain.Burst程序不是安装在那台绿色的里面……而是安装在哥哥的,那台量子接续终端里?”

对于春雪的质问,纶用小幅的动作点了点头。

“是的。因为师傅说了,安装就只能试行一次,所以还有些迷茫…………但是刚才、说过了、有些不可思议……戴上这台量子接续通讯终端,在BB程序制造出来的假象火焰之中,等待着、安装进度条前进的时候…………我、听到了、哥哥的声音”

“诶…………?”

“——你、就在你自己的道路上奔跑吧…………。为此,我会在背后支持着你,这样子…………”

将透明的泪滴全力忍耐在双眼中,纶作出了一个从开始这场不可思议的对话以来,最最明朗的笑容。一边将手上的,古旧又满是伤痕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的两个支架打开一边继续说。

“安装……成功了。但是、我……和师傅一起进入对战舞台,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对战假想体的时候……不自主地、笑了”

说到这停了一下,虽然实际上很轻微但还是有笑声从口中漏出。

“皮夹克,还有夸张的头盔。巨大的、闪闪发亮的、美式机车。——那个,完全是……哥哥说过的,如果在欧洲得了冠军的话,就拿来私下里开去兜风的机器。对我……留下一句,去走自己的路什么的……结果假想体,完全就是自己的梦想什么的…………真的是,从以前…………哥哥他…………”

大颗的泪珠一副马上就要滴落的状态停留在睫毛上,纶把金属灰色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十分爱惜的抱在怀里。对于这个动作,春雪自己也露出微笑开口说道。

“这样啊……。——那,加速世界里的你……《Ash.Roller》,该怎么说呢……在进行角色扮演,是这个意思吗……?那个语气,战斗方法,都是按照哥哥会有的样子,在进行扮演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虽然眼前这名泪眼汪汪的少女和加速世界的世纪末骑手也未免过于不沾边,但是考虑到对一直昏睡中的哥哥那份深深的思念似乎就不由自主地感觉能够勉勉强强接受了。

有点儿逞强地将情况接受下来,这时纶不经意地抬起眼睛看向春雪,开口说出了出乎意料的话。

“…………不会,特别……奇怪吧?很帅气……是吧?”

“诶!?很帅气是……指Ash吗?”

留着短发的头轻轻摇了摇,接着又兴奋地靠近过来。靠近到有些微妙的距离前,纶用轻柔的,可是又充满热情的声音征求答案。

“是指那个骷髅的头盔啦……还有带刺的皮夹克啦……另外装在机车上的导弹也很可爱……”

无论身上穿的是怎样一件大小姐学校的制服,被这些实在无法想象符合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子的兴趣的台词连击,春雪震颤般地点了点头并且微微咧了咧嘴。这时候纶才恍然大悟似的收回身体,这一次是换成了害羞模式低下头。

“对……对不起……。我、一说到和加速世界有关的事情,就不自觉地沉迷进去了……。——在对战中,实际上、也是……那种感觉。大概是、变得太忘我的缘故,三十分钟、一转眼就……。即使回到了现实世界,对战中的事情、也记得……不是很清楚……”

“原,原来……如此”

再一次点了点头,春雪迅速地思考起来。

这一次听到纶所说的话所感觉到的,《Ash.Roller》并非是出于演技,而是为了战胜过激又残酷的对战而在半无意识之下借用了第二个……也就是哥哥的性格,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春雪自己在加速世界中心情高亢起来的时候也会把第一人称从平时用的《我》变成《俺》,语气也会随之粗鲁一点五倍左右。

陷入沉思的春雪感觉到了细微的空气流动,因此抬起视线。

接着,和在皮革座椅上以从未有过的程度靠近过来的纶在极尽距离下双目相对了。完全湿润的眼睛,虹膜上带着少许灰色,简直就像是正在窥探深处的水底一般充满深邃之感。

“…………但是,只有一件,比现实世界的记忆更清晰的,记忆在……脑海里”

纶的声音虽然依然十分微弱又断断续续,但是在封闭的车内却清晰得足以媲美用直接数据线传递的思考发声。春雪为了抑制住再一次突然加快的心跳,反复在内心默念起来,这孩子是Ash.Roller,这孩子是Ash.Roller——但是。

那张脸又再一次靠近了一公分,应该是那位世纪末骑手真身的少女用柔弱又热情的语气低声耳语。

“那就是……你。第一次战斗,互相各有一胜一负的、那一天以来就一直……你的身姿和声音,在我心中、从未……消失过……”

“…………日、下部、同学…………”

千辛万苦冷却下来的思考再一次被吹飞到红色警戒线之外,春雪的眼皮不断重复着高速开阖。在视野像快门一样变化的过程中,感觉纶那双湿润的大眼睛正微妙地接近过来。

“你……无论面对怎样的脑加速者、都不曾粗心大意,结果抓住内燃机车的结构特征,把我……打倒了。哥哥、也经常提起……前轮在旋转什么的,根本就不叫机车。败在等级较低的、而且还依然是初学者的你手下,哥哥虽然很懊悔、但是内心里、却在感到愉快……我是这样想的……”

脸和脸的距离已经不足二十公分,思考能力的九成已经丧失的春雪大脑甚至没有意识到纶所说话中的奇怪之处。而且她也是,对于自己正在说些什么——又或是正在做些什么完全没有意识到似的,正不断一点一点逼近过来。

“…………但是…………比任何事情都更鲜明地,烙印在我心里的……是你、张开双翼、翱翔于天空的身影。比任何人都更快……贯穿空气之壁飞翔的你…………简直…………简直就像,六速全开从赛道的终点直道飞驰而过的,那时候的…………哥哥一样…………”

说到这时候终于,至今一直以奇迹般的平衡停留在纶睫毛上的大颗泪滴滚落脸颊。

泪水从尖细的下颌上朝着少年滴落,最终落到了春雪的T恤上。

“我…………看着在加速世界的空中翱翔的你、我很喜欢。和你进行对战,一边在地面上全速疾驰,一边追赶飞在天空中的你、我很喜欢。速度、这个词,仿佛被完全得到体现一样的…………你的身影…………”

声音颤抖,哆嗦着,突然中断。纶伏下双眼,同时立刻有几颗泪珠滴落。深深地进行了一次深呼吸,停顿了数秒钟之后,纶突然用带着悲痛色彩的声音继续说起来。

“可是。明明是这样…………我,缺少深思熟虑的,愚蠢的行动…………让你…………陷入了…………危险的状况之中…………”

————诶,什么意思?

这样子一瞬间侧头感到诧异,春雪这才终于想起了自己所处的困境。

被愤怒控制住而召唤出《灾祸之铠》,完全与之融合成为第六代Chrome.Disaster,更为严重的是,为了守护军团而不得不自行给自己的脑加速者生涯落下帷幕——导致落得这个现状的契机,的确就如纶所说,是在无限制中立舞台中亲眼目睹了Ash.Roller的死亡一幕。

另外,Ash之所以会落得遭Olive.Glove等六名ISS套件装备者们反复狩猎这种结果,不得不说是因为他(或者说是她)无视身为师傅的Sky.Raker的指示,在比汇合时间更早的时间潜入无限制舞台,而且还在内部进行了危险的单独长距离移动。

但是采取这种行动理由,是为了去帮助作为自己小弟的Bush.Wutan。为了向和Olive.Glove一样被ISS套件寄生,可是却打算凭自己的意志斩断其支配的Wutan伸出援手,Ash独断采取了行动。但是最终没能取得成功。要追究这一行动,到底是因为谁的责任的话……

“啊……说、说起来”

想到这里的春雪终于想到了一件必须要尽快确认才行的事情,于是朝已经把身子靠到极近距离的纶发问。

“你、你和Bush.Wutan,都平安地从登出点逃离了吗……?”

“……是的。就按照你的指示,复活之后立刻就和小乌一起跑到涉谷车站那里…………”

“这,这样啊……。——太好了……真的…………”

春雪口中漏出了放心的叹息,这个时候。

纶低垂着的头晃了一下,向一侧——扑地一下子靠在了T恤的胸口位置。

即刻陷入完全冻结状态的春雪背后,小小的左手温柔的,可是又带着确实的压力按了上来。如果只把表面上的事项简洁描写出来的话,车内,两个人处在不得不承认正抱在一起的状况下,《这孩子是Ash》这句咒语也丧失了效果。脑内节奏明明已经降低到了极限,心脏正以最高频率发出脉动这一情况,不是已经和Brain.Burst的精神加速逻辑相矛盾了吗——

春雪运转仅存不多的思考能力不断进行着在这个情况下根本无关紧要的考察的时候,透过紧密贴合在一起的身体听到了仿佛一下子就会消失的声音。

“我……看到了。你、为了救我和小乌,召唤出可怕的强化外装……的时候。那个是……《灾祸之铠》对吧?如果我、没有碍事的话,应该就能在今天之内,得到净化的…………”

“…………”

Yes和No都说不出口,只能单纯地不断开闭嘴吧。位于呼吸器官咫尺之外的纶的头发柔顺又光泽,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花香。

在闻着这股味道的时候,春雪产生了一股某种奇妙感觉正从胸口急剧上涌的自觉。虽然既像是焦躁又像是不安,但都略有不同。这股,仿佛被柔软的针刺中的难过痛苦————

“…………我、只有我、被救下……而你、却不能在加速世界的天空、再次翱翔、这种事情……是、错误、的说”

在春雪无意识之中正打算用双手做出什么动作的前一刻,纶再次开始说起来,春雪的手就这样停在空中。

“…………因为……我、至今为止、在那个美丽又残酷的世界中,能够不断战斗下来……都是因为、有你在。因为、想要看到你在《黄昏》战场的傍晚,还有在《世纪末》战场的篝火映照下飞翔的身影。因为、在从学校放学的、巴士里,想着今天让我来乱入好呢,还是会由你来乱入呢,这些事情、很愉快…………”

说到这,轻柔又热情的声音突然中断,纶抬起头。

用满是泪水的湿润双眼径直注视着春雪——应该是那位Ash.Roller,暴走激走世纪末骑手,呀哈哈笑着说出MegaLucky的永远的劲敌的少女,从她樱色的双唇中说出了一句话。

“…………喜欢你”

瞬间,春雪全部生命活动停止——至少是在主观上——,结果直到刚才一直支撑着纶那轻飘飘重量的腹直肌和背阔肌松弛下来。

发出了扑通一声,两个人以春雪在下的状态倒在后座上。意大利著名生产商制造的五门车后排虽然十分宽敞,但是春雪的头部终究还是稍稍撞到了车门的内侧。可是这种程度的冲击就和没有没什么两样。因为紧密无缝覆盖在身体前面的触感,还有所宣告话语的破坏力轻易就让春雪的灵魂从肉体之中脱离出来。

“…………但、但是”

完全翻转过来,虽然几乎完全无法分辨,但能够勉强用肉声作出应答就已经可以称得上近乎奇迹了。

“但是,我、在现实中,是这样子的”

对于现在的春雪来说,就连对事到如今却只能吐出这种台词的自己感到羞耻的余暇都没有。而且纶这下子不用说把身体拉开了,反倒是就这样顺势保持紧密接触的状态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耳语。

“我……实际上,从一段时间之前,就知道了……你的真实相貌”

“诶…………为、为什么”

“因为,你、在七环大道的对战之后,总是、还站在、一直以来假想体出现的、人行天桥上……。我、乘坐巴士、从你脚下通过了”

“…………”

这下子已经没有可反驳的话了。在开放的公共空间进行对战的话,在结束之后立刻进行移动可是基础中的基础。可是春雪有着一旦对战过于白热化而演变成一场精彩的对决,在加速结束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依然会呆愣愣地回味战斗的坏习惯。看来就是因为这一原因,被纶从车窗对面清楚地捕捉到了。

“但是…………既然那样,就更不应该了……如果知道了现实的话,为什么……会对我这种家伙……”

“因为……你身上、有一双翅膀。并不只局限在对战假想体身上……现实世界中,你的身上、也有。我、清楚地、看到了……那双翅膀”

纶环抱到春雪背后的左手,轻轻地抚摸起后背中央的位置。

一股难以言表的感受从她的指尖直贯头顶,春雪连呼吸都停了下来。

纶双眼中至今依然没有消失的泪滴啪嗒啪嗒地滴落在春雪的脖子附近,同时脸上则是露出了一副仿佛要融化了似的微笑继续说道。

“从那一天以来,我就决定了……如果……如果有一天,在现实中和你相会的话,就好好说出来。说出喜欢你、这句话。说出自从你在等级1的时候,就一直就喜欢着你,这句话。……能说出来、真的太好了。最后……能够像这样子、两个人独处……真的、太好了”

“诶…………最、最后…………是…………?”

对着呆呆提出询问的春雪——

这位名叫日下部纶的几乎是初次见面的少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换成了毅然的表情和声音作出宣告。

“你、召唤出来的《灾祸之铠》……就由我、来消灭。用我的身体……我的心……将其消灭”

“那是……什么,意思…………”

“你的愤怒、憎恨,这些全部的感情,都由我、来承受。没关系……如果是你的话,无论被怎样对待,都不会……害怕”

从春雪背后离开的纶的左手将装备在自己脖子上的浅绿色量子接续通讯终端取下。又立刻将右手一直拿着的金属灰色的——据说曾经是哥哥的东西的那台量子接续通讯终端重新戴上。

在锁扣温柔地扣住了那纤细脖颈的瞬间,纶空出来的右手迅速闪过。

从口袋中拿出来的是是一条细细的XSB数据线,一端的接口被接在自己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上。另一端,则是接在春雪的上面。

不用提说些什么的时间,就连打算说的时间都没有。视野中浮现出深红的有线连接警告并消失的瞬间——在几乎双唇相碰的距离之下,纶低声说出了简短的命令。

“Burst.link”

所有一切混乱,困惑,还有难以名状的苦乐疼痛,都在“啪唏——!”的思考加速声之下被冲走。1.001853500185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