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三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三章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三章 最初感觉到的,不是现实世界身体的钝重,不是背靠着的沙发的弹力,不是空调吹出的冷气。

而是左肩被紧紧抓住的某人手,淡淡的薄荷味清香,以及在脸颊轻轻摩挲的如丝秀发的触感。

在睁开眼睑之前,春雪就确信了眼前的人物。但尽管如此,到看到近在三十厘米处,睁大着那宛如星空般眼睛的黑雪姬的瞬间,从胸口涌起的感情还是让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黑雪姬右手抓着春雪的肩膀,左手握着刚从春雪的量子通信终端拔出的XSB连接线的接口。看样子,实行物理切断回路的不是千百合而是她。

润泽的樱唇微微张开,发出带有些许紧张的声音。

“…………春雪君。等了一个小时你都没有回来,不好意思直接就采取了《紧急切断安全措施》了”

“………………是”

勉强地算是作了回答,但春雪的声音沙哑得让自己都感到惊讶。口中干渴到连舌头没办法好好活动。

随即,从右侧递来一杯冰乌龙茶。端茶的一方,是流露出不亚于黑雪姬担心神色的仓崎枫子。轻轻地点了下头接过茶杯,将冰冷的茶水一饮而尽。总算是缓解了嗓子的干疼,轻轻地呼了口气。

像是在等着春雪冷静下来般,黑雪姬再次开口。

“发生——什么了吗?我们在离帝城南门最近的警察局脱离点想要离开的前一刻……看到了南面,恐怕是赤坂那边发生了很可怕的爆炸现象……难道,你被那爆炸…………”

……这样啊,春雪心中想到。在帝城南门和黑雪姬他们分别时只说了‘去找Ash.Roller’,大家自然什么都不知道。在那一个小时里,发生的纷繁复杂的一切。

两手握着空了的杯子,春雪将视线投向四周。

正面,是单腿跪在沙发上,几乎压在自己身上的黑雪姬。右边是跪立在地毯上的枫子。再右边,是并排地正座在沙发上的四野宫谣。

将目光转向另一侧,黛拓武和仓岛千百合并肩地探着身体。第二期Nega.Nebulus全体成员的脸上,都是一脸从心底担心着春雪的表情。

————然而。

————然而我却将大家的信赖……。

拼命地遏止着瞬间的思考,春雪总算是作出了勉强的笑容。再一次望向黑雪姬,但是依然无法正视对方的视线,以笨拙的语调说道。

“那、那个,没关系……了。我没有被卷入那个爆炸……一次也没有死。在下线前,附近就有传送点,要正常脱离也是很简单的……”

说到这里,大家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安心的神色。但是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春雪反而感到如同钢针的罪恶感直刺心口。

必须说出来。将一些。自己犯下的错。被愤怒支配,失去自我,亲手毁了重要的东西。

那便是——可能性。不仅是春雪自己,甚至是军团.黑暗星云的未来。

强忍着想要像孩子般号泣的冲动,春雪拼命作出笑容,将抓着自己右肩的黑雪姬的手轻轻拿下。最爱的剑之主尽管微微地皱起眉头,还是直起身体,在沙发上重新端正坐姿。

春雪伸出手,将空杯放在矮桌上后,抬起脸说道。

“……那个,我按顺序来说明吧”

首先看向枫子,点了下头。

“……师傅,Ash.Roller在涩谷站北面一点的地方找到了。看样子是和师傅们合流前,想要在涩谷和Bush.Wutan汇合后把他带来的样子。——不过,在那里遭到了装备ISS套件集团的袭击……”

“诶……!”

面对突然睁大双眼惊呼起来的枫子,快速地再点了下头。

“没关系了。虽然被强夺了几次点数,但Ash和Wutan还没有损失全部的点数。现在应该是已经从涩谷站的传送点正常脱离了”

“————这、这样啊…………”

屏住呼吸的枫子总算长长地出了口气,紧锁眉头地说道。

“就算知道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差点就冲去地下停车场去拔那孩子的量子通讯终端了啊。真是的,说了多少次了,还是改不掉不听管教乱跑的习惯……那孩子的心意特训课程有必要选择超Spacial路线呢”

【UI>请手下留情、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谣缩起肩膀如此回应道,让黑雪姬、千百合和拓武笑了起来。春雪也拼命努力地缓和脸部肌肉,总算是弄出了个像是笑容的表情,继续说明道。

“那个……然后总算是击退了套件使用者们,看到一个ISS套件朝东面飞去,所以我就追了过去……虽然追到六本木楼群那里,不过遭遇到了其它军团的成员,在那里稍微打了一场,也想办法挨了过去……在他们刚从新城大厦的传送门离开,学姐就把连接线拔了,所以我也下线了。大家看到的爆炸,虽然是在那附近的Enemy造成的,不过并没有被锁定攻击……”

虽然春雪说到这里就闭上了嘴,但对于这段细节部分实在省略太多的说明,大家都一脸不明所以地交换着眼神。作为代表,黑雪姬开始发问。

“————春雪君没有大碍是最好不过了,不过……你刚才说击退了ISS套件使用者集团……是吧?那是说,你一个人,打倒了复数的《IS模式使用者》的意思吗?——啊、当然不是说在怀疑你的实力,不过……”

“那、那个…………”

敏锐地察觉到春雪已经理屈词穷,千百合当即以明快的声音插了进来。

“学姐,小春在关键时刻可是很厉害的哦!最近都有评价说,在面临不利状况下使出的阴险毒辣的手段甚至在黄之王以上呢!”

“……千百合同学,你那是夸奖吗?”

二人的互动让在场的拓武、枫子和谣三人再次笑了起来。配合着大家,春雪也努力地想要从喉咙中挤出笑声。

但是——同时,在内心深处,到现在一直拼命压抑的感情也开始决堤。

伙伴们的笑声是那么的温暖,表情是那么的耀眼。墙上的时钟仅仅走了数分的时间前,在大家一同潜入无限制战场这一瞬间前,春雪还是Nega.Nebulus这一小小的,但牢固团体的一部分。当时都还深信着能从四神朱雀的眼皮底下救出Ardor.Maiden,将铠的寄生因子净化,从今往后都能和大家一起战斗。然而——然而…………。

“…………春雪君……?”

在黑雪姬迷惑的低语下,春雪这才注意到自己右颊留下的一道泪水。

慌忙用手背猛擦了几下,再次作出笑容。

“抱、抱歉,没什么。四野宫妹妹的救出作战完成后,整个人就放松下来了,不知不觉”

虽然成功地快速作出辩解,但现实世界的身体抗拒着春雪的控制,从两眼大颗粒的泪珠接连不断地滚落下来。不觉间整个脸也扭曲起来,胸口激烈地起伏着。

“————春雪君”

清楚地喊着自己的名字,伸出白皙的手的黑雪姬——

春雪快速地用双臂用力推了回去。在纤细身体离开自己的瞬间,猛地从沙发上跳下,大步奔向客厅的大门。

在握住把手的一刻,春雪回过头,睁大眼睛向伙伴们开口道。

“…………对不起,大家。真的、对不起”

“怎……怎么了,小春。先说明一下啊。我们之间,不是已经约好了不再互相隐瞒了吗!”

拓武的喊声让春雪反射性地垂下了眼,不过至少现在要忍住。

在恍惚、湿润的视野中央努力地捕捉着珍贵的伙伴们的身影,春雪以嘶哑的声音说道。

“…………我、已经不能再成为Silver.Crow了。我已经变成了第六代的、Chrom.Disaster了”

瞬间,虽然感到整个空间都凝结了,但因为泪幕的阻挡看不清大家的表情。拜其所赐,总算勉强还能接上话语。

“铠已经和我的假想体完全一体化了。复原也好,净化也好,都已经来不及了…………。对不起,学姐。我……我、和您…………”

已经没法一起、见证加速世界的终结了。

将这句话吞下,春雪还不等黑雪姬有所反应就转过身。推开门,飞奔出走廊。

背后,可以听到恐怕是拓武和黑雪姬的脚步声。春雪边冲出玄关,边连接上家庭网络,打开全息视窗,将手移动到了安全设定框中的强制上锁按钮上。

“小春!!”

“等下,春雪君!!”

如同要从二人的声音中逃走一般,在抄起运动鞋的同时打开玄关大门。仅开了道能容自己的缝窜出屋外后就背靠着将门关上,按下上锁按钮。

咔嚓!大门保险锁定的声音就像切断了什么一般响起。下个瞬间,连续按动电压式大门开关的声音,以及转动门把的声音不断地响起,但是门没有打开。如果没有作为有田家家庭网络管理者权限的春雪的话,是没办法解除强制上锁的。

操作视窗,将上锁的持续时间设定成最长的十五分钟后,春雪透过厚达五厘米的大门向着在内侧不断地呼喊着自己名字的黑雪姬说道。

“学姐。……我……我是以自己的意志召唤的《灾祸之铠》。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为了净化寄身在我身上的《种》做了的努力……明明小梅也已经从帝城生还了……我、我却将这一切都白费了…………”

————怎么可能白费!

————你,是为了重要的朋友才那么做的,你不明白吗!?《铠》什么的,我只要一击就能把它从你身上分开!所以快开门,春雪君!!

就算是隔着两层的铝板,黑雪姬的声音依然清晰地传到耳中。咚咚咚地全力敲打大门的震动,也从背后直接传到了心脏。

“…………这样下去,周日的《七王会议》就一定会追究到学姐和军团大家的责任。如果全员都被通缉的话……Nega.Nebulus就将消失。只有这点,我一定要避免”

春雪的话语,让震动停止了一瞬间。

在这短暂的静寂中,春雪拼命地说出最后的话语。

“《灾祸之铠》我自己会进行了断。请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回到学姐的……大家的、身边”

那是,春雪成为黑雪姬的《孩子》、成为脑加速者一来第一次撒的大谎。

铠已经无法分离。就算身处现实世界的现在,自己也可以感受到内心深处那《野兽》的气息。所能做的,只有一个。同归于尽。无限次对战的终点,将一切的存在消抹。

…………对不起。

…………别了,学姐。别了,师傅。对不起呢,小拓、小千。还有……四野宫妹妹。

心中如此喃喃着,春雪将后背从门上移开。

紧紧握拳,开始奔向电梯。视野右下的时间显示为晚上七点二十分,中学生一人外出也还是允许的时间带。找个可以深潜的咖啡店,马上再次进入无限制中立战场的话,十点被店里赶出来之前就可以将一切都了结了吧。

尽管满脑子的混乱和焦虑,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现在的行动太过急进了。但是,无法忘记。灾祸之铠会逐渐侵蚀现实世界的人格。成为第五代Disaster的Cherry.Rook,甚至想要啃食作为军团之王的自己的《孩子》仁子的悲剧,自己一定不能让它重演。只有这点,绝对。

刚才的潜入,春雪的忘我攻击只在装备了ISS套件的Olive.Glove他们时侯。和Iron.Pound及绿之王战斗时虽然也二次暴走了,但幸运地还没有达到失去理性和记忆的阶段。

在自己还能保持自我的时侯,就要作出了断。

将此铭刻于心,在正要乘入电梯之时,伴随着轻快的合成音,语音通话请求的图标闪动起来。发信人是——千百合。

春雪拼命握紧双手,抑制住想要按下图标的冲动,在心中一边不断道歉一边将通信终端的全部网络连接切断。接着,替代全息按钮,春雪按下了几乎快要从记忆中忘却了的电梯备用的实际操作操作面板上的一楼按钮。

春雪和拓武、千百合所住的北高园寺的高层复合公寓,从地下一层到地上三层都是大型超市。

虽说只是平常的夜晚,一楼的中央通道上也随处可见一家老小或是对对情侣的熙熙攘攘景象。小跑着避开一张张快乐的笑脸,不禁让春雪产生一种既视感。

对了——那是在今年的四月。Silver.Crow的唯一能力《飞行能力》被夺走的那天。被命令每天上贡加速点的春雪,同样忍着眼泪在顾客的人流间奔跑。

那时候,从结果来看还是被在环七大道上乱入《对战》的Ash.Roller给救了。引见了他的家长Sky.Raker,并给予了自己《心意系统》及《疾风推进器》两种力量,在一番激战之后终于打倒了Dusk.Taker。

但是,这次却依赖不了任何人。因为只要在加速世界碰面,春雪难以保证不会无差别地袭击对方。

这样想来,潜入无限中立战场这一行为本身就潜藏着一定的危险性。在内部,说不定就会偶然遇到不想与之战斗的对手。干脆,把量子通讯终端从脖子上摘下,折断并扔入喷水池说不定是更好的选择。将安装的BB程序本身破坏,说不定才是葬送《灾祸之铠》的唯一方法…………

就在这时。

正低头朝着出口奔跑的春雪视野前方,突然整齐并排的一双鞋子印入眼帘。

虽然不是新品,但却是打点得相当漂亮的黑色路夫鞋。全白的短袜以及纤细的小腿。小小的膝盖上方微微飘动的棋格图案的百褶裙。

某人——恐怕是女孩子,挡在了春雪前行的道路,即超市的中央通道的正当间。可能是在操作假想桌面吧,真是不懂规矩。虽然这么说,当然没有就这么冲撞上去的胆子,春雪看都没看对方就向左改变行走路线。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个时侯,黑色的路夫鞋也向左移动了一步,依然挡住了前行的道路。

逐渐开始感到烦躁的春雪再次向右转。但是,鞋子的主人这次又朝着相同的方向横移。到此双方的距离被拉近到一米时,春雪无奈地停下了脚步。

依然顽固地低着头,小声嘟囔道。

“……抱歉,让一下”

啊、对不起!

当然期待获得类似的反应——然而。在经过了一小段沉默后,以极其微弱的声音,传来了完全意料之外的回答。

“……不会……让你过去”

………………哈!?

事情发展至此,即便是春雪也不得不直起原本缩成一团的身体。

视线上移,阻挡道路的谜之少女的全貌逐渐映入眼帘。格子裙的上方,是象牙色的校服。衣服胸口附近扎着和裙子相同格调的蝴蝶结。以校服来看是相当华丽的设计。而且可以看到身上还斜背着一个小小的挎包。

大概是中学生吧,体型相当的娇小。但是,纤细的手臂呈三十度角张开,真的是想要拦住体型远在自己之上的春雪。

哑口无言的春雪终于看到了对方的脸。

和声音与制服一样,完全没有印象。整体五官给人以一种少年般的清爽感,发型是发梢有些翘的短发。尽管不善于记人的长相,但春雪依然几乎可以肯定是初次见到。之所以不敢断言,是因为在看到脸的一瞬间就反射性地躲开了视线。

理由是,谜之少女那杏仁般的双眼扑闪扑闪地噙满了泪水。

在满是顾客的超市正中,被一个快要哭出来的女中学生拦住的理由,怎么想都没有头绪。因此,春雪勉强把启动了的惊慌失措的开关关闭,再次开口道。

“那个……大、大概搞错人了。对不起,我很急…………”

接着,第三次变更前进方向,想要从左边穿过——的春雪的右手手腕。

被泪眼婆娑的少女,以意料不到的力量牢牢抓住。同时,传来比刚才更细小的声音。

“没有……搞错、的说。不会让你走、的”

“哈……!?为、为什么……我、什么也没做啊…………”

注意到周围逐渐投射过来的视线,春雪快速回应到。

而相对地,少女的回答是更坚决的否定。

“不……你做、了。你、救了、我”

断断续续的声音如此说到后,少女噙着在眼睑上打转的眼泪,继续开口道。

“我是……Ash.Roller、的说”1.000908700090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