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一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一章第九卷 七千年的祈祷 第一章 杀掉。

全部杀掉。

只存在这样的冲动。这已经不能称为思考了。想要将敌人的手、脚和头砍飞、切碎、变成七零八落的残骸的渴望,化为冰冷的火焰,在有田春雪的全身中奔流。

“呜噜…………”

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重新握住右手的大剑。

对战假想体《Silver.Crow》的纯粹银色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染遍全身的,是带着异常凶暴之黑铬银色(Chrom.Silver)。装甲形状也已面目全非。曾经纤细光滑的四肢上,到处覆盖着竖着利刃的金属部件。身体上也一样。但最为不祥的,是上下包裹着本来的圆形头部的,类似肉食野兽颚部的头盔。并列着会让人以为是獠牙的突起的面甲,将脸完全遮住,原本的镜面护罩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这些装甲,已不是普通的装备物品——对战格斗游戏《Brain.Burst》中所谓的强化外装。

被称为《七神器》或《七星外装》的最强武具系列中,位列第六星的铠甲《The.Destiny》与高级外装大剑《Star.Caster(星薙)》融合,受到某位脑加速者深深的愤怒和哀伤而形状扭曲的,从加速世界的黎明期开始就遭受多次破坏,被一口气讨伐也不会消失,不断复活的《灾祸之铠》——已经拥有超越神器力量的传说中的强化外装《The.Disaster》,如今完全覆盖着Silver.Crow的全身。

不对,现象已经不限于《召唤》或《装备》领域。春雪即是铠,铠即是春雪。寄宿于灾祸之铠中的破坏意志完全与春雪的意识一体化,至今每次出事时都会来搭话的那个声音已经听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由春雪自身意志发出的低语声。

“我要……把你们、全部杀掉”

充分展开变成恶魔状的双翼悬停在空中的春雪眼下,对应现实世界的涉谷区·明治大道宫下公园北的《魔都》战场的街道上,六名脑加速者站成环形,抬头看着乱入者。

另外,在他们的中心,有两点微弱闪烁着的光。

一点是草色。另一点是灰色。那是无限制中立战场中脑加速者的死亡位置会出现的《死亡标记》。草色是从属绿之军团《Great.Wall》的《Bush.Wutan》。然后灰色是他的大哥及春雪长年的劲敌——摩托车手《Ash.Roller》——。

包围两人并进行了无数次虐杀的这六个人中,有五个人大概是初次见面。但是只有一人,就是在几分钟前给了Ash最后一击的假想体,春雪对他有印象。

细长的中等身材,双手却很有力量感。装甲色是带着茶色的暗绿色。名为《Olive.Glove》,是前几天还和Bush.Wutan组队的绿之军团的中坚成员。当然认识Ash,不对,应该是关系不错,可以说是友人。

然而他却毫不犹豫地,不带哪怕半点的感情,贯穿Ash的心脏。想要夺走他的全部加速点,让Ash.Roller从加速世界中永远消失。

从面罩中露出些许惊讶、抬头看着春雪的Olive.Glove,以及其余五人的胸口,都同样装备着奇怪的眼球状生物物体。

那是在给予装备者操纵超越系统的超攻击力《心意系统》的能力的同时,负面情感也会被增幅,甚至会扭曲现实中人格的暗之寄生体《ISS套件》。现在六人都被套件控制着,所以他们才会对攻击作为Olive前辈的Ash.Roller和同为套件装备者的Bush.Wutan毫不犹豫吧。

不过,这些情况,对春雪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Ash.Roller到底是从属于其他军团,也就是敌人。他的《家长》虽然是Nega.Nebulus的副长Sky.Raker,在现实世界中却从没见过他。

但是——

Ash是春雪作为脑加速者初次对战、初次战败,也是初次取胜的对手。

无论什么时候都只把Brain.Burst作为一个对战游戏来享受的Ash,对于春雪来说,不知何时变成变成了某种《依靠》般的存在。在春雪痛苦的时候,迷茫的时候,他都会用他那极度开朗的战斗风格和美式摩托爽快的排气声,将春雪引导回作为脑加速者的正道上。与他《对战》一直都是那么火热和快乐。

对于依仗人数和心意攻击力获得压倒性优势而虐杀Ash的六人,春雪唯有憎恶。他的憎恶与愤怒,将好不容易还原成种子状态的《灾祸之铠》复苏,令春雪突入与对战者正道完全相反的道路上,这是个巨大的矛盾,但春雪已经无法意识到这一点了。

在空中散发着漆黑的火花,春雪将锋利的大剑高举过头顶。

也许将这个动作判断为敌对行动了吧,地面上的Olive.Glove等六人有条不紊地举起右手,朝向春雪。

不同大小的手掌,包裹在色泽完全相同的紫黑色过剩光中。如同粘液般流动的黑暗转瞬间密度增大,显示出蕴藏的恐怖威力,周围的空间都被扭曲了。

同时,包裹着春雪视野的灰色追加图层中,高速横穿过一行小英文字。其含义是——《攻击预测∕心意攻击射程·威力扩张∕虚无能量系威胁度∕10》。

从六只手掌中无声地延伸出微红色的透明线。那不是攻击的实体。《铠》从积累下来的海量战斗经验中预测演算着攻击轨道,显示在春雪的视野中。

对准自己胸口的毫不造作的直线远距离攻击,要回避是很容易的。

但春雪却在原地丝毫不动,只是握着大剑的右手稍微加力。包裹着剑刃的漆黑光芒剧烈摇动。色泽与缠绕在地面上六人身上的光芒相似,不过如果说他们的光芒是《粘液》,春雪的则是《火焰》。狂暴的愤怒与敏锐的杀意互相重叠而成的绝对零度之火焰。

地面上的脑加速者们一瞬间弯曲高举的右手五指,又再度完全张开,异口同声地叫出技能名。

“Dark.Shoot(暗影弹)!”

ISS套件传授给装备者的两种基本心意技之一。与三天前从Bush.Wutan右手放出的将Silver.Crow单边羽翼如纸张般撕碎的光线相同的六道暗黑光线,散布着怪物尖叫般的共鸣声向春雪迫近。

面对蕴含着能将任何对战假想体瞬间消灭的威力的多重攻击,春雪将与光线的距离拉到极限,当轨道交汇到一点上的瞬间——大剑《Star.Caster》随手一砍。

熊熊燃烧的暗黑火焰,甚至都没容许暗之光束触及刀身。

同属性心意攻击冲突时特有的,如同空间本身碎裂般地冲击声暴起,六道光线被全部打落到春雪的右下方。从穿透《魔都》舞台极其坚固的地面的深穴中,喷发出黑色爆炎。

但春雪连看都不看那个现象,以嘶哑的声音低语到。

“……弱”

不过——是老一套的心意技。就算能够机械性的引发事象覆写,实质依然空虚。与昨天傍晚,同样就要被ISS套件控制的拓武所使出的《Lightning.Dark.Spark》完全无法相提并论般的弱。技能中没有感情。

Olive.Glover等人心中存在的,仅仅只有《饥渴》。是一味渴求着加速点的空虚冲动。是依靠从旁人手中获得的方便力量,贪图毫无风险的胜利的丑陋欲望。

这样的家伙们,靠着这样的力量,将Ash.Roller狠狠虐杀。出于《格斗游戏》的矜持而远离心意系统,只是想要一直做一名对战者的他,被六人包围,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地杀害。

不对,不仅如此。和Ash在一起的小弟,原本应该是他们同伴的Bush.Wutan,也被他们狩猎了。在六人附近紧挨着的闪烁的两个死亡标记就是证据。如果没有出事的话,Ash和Wutan本应该在远在东北的千代田区与春雪等人汇合,然而——。

今天,二〇四七年六月二十日下午七点,军团《Nega.Nebulus》的六名成员决然进行了,被困在屹立于无限制中立战场中央的《帝城》深处的春雪∕Silver.Crow及四野宫谣∕Ardor.Maiden的《脱离作战计划》。

春雪和谣在帝城内部遇到的谜之脑加速者《Trilead.Tetraoxide》的帮助下,从南门脱离。黑雪姬·枫子·拓武·千百合四人看准时机,牵制南门的守护者即超级Enemy《四神朱雀》,掩护春雪等人的脱离,这样一个作战计划。

实际上,由于朱雀比预想要更早地出现,春雪和谣没能直线脱离。眼看就要被火焰吐息燃烧殆尽的时候,黑雪姬和枫子以拼死的决心突然冲出,吸引了朱雀的仇恨成为目标。但是这么一来,军团的首领和副首领将会双双在四神的领地深处死亡,迎来陷入《无限EK》状态这个最坏的结局。将昏过去的谣托付给拓武和千百合之后,春雪一百八十度转身,回去救助自己所敬爱的两人。

双手抱着黑雪姬和枫子,向着唯一逃脱路线的垂直方向飞去,朱雀却穷追不舍。当作为飞行能力能量源的必杀技槽用尽之后,春雪领悟新的心意技《光速翼(Light.Speed)》穿越平流层,到达了繁星的世界。

没有空气就无法飞行的春雪和朱雀停滞在原地,不过拥有加速器型强化外装《Gale.Thruster》的枫子背上载着黑雪姬突进,黑之王用异常壮绝的心意技《星光流连击(Star.Burst.Stream)》将朱雀击破。尽管由于《四神呼应》的治愈能力而没能给予朱雀最后一击,春雪和黑雪姬、枫子还是从朱雀的领地中生还了。

六人紧紧相拥,互相庆祝作战成功——然而,按照预定应该出现的Ash.Roller却没有出现。听闻他没在预定汇合地点出现的春雪,产生了难以名状的心绪不宁,只身飞去搜索,然后就看到,不对,是目击到了。

Ash被Olive.Glove凄惨杀害的那一瞬间。

本来从属于有敌对关系的绿之军团《Great.Wall》的Ash,会与Nega.Nebulus众人汇合,而且还是在危险的无限制中立战场,最根本的理由是他放弃自身的信念来寻求心意系统的指导。

Ash在今天早上上学前进行的对战后,对春雪这么说了。学会心意技,并不是想在无限制中立战场进行不限制手段的对战。是为了让自己的小弟Bush.Wutan觉醒,只要能使出一击就好。

他没能在汇合地点出现,肯定是待机时在一般对战场地中遇到了Wutan。Ash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说服Wutan与自己一同去无限制战场,或者说恳求。

然后Wutan恐怕接受了Ash的说辞——真切的话语。决定舍弃附在自己身上的ISS套件,再次返回脑加速者的正道。他们肯定是在这片无限制中立战场中等候,预定在春雪等Nega.Nebulus成员的《帝城脱离作战》结束之后,再重新汇合。

不过,Olive.Glove等六人察觉了Ash和Wutan的动向,埋伏并袭击了他们。

不知道他们两人是谁先死亡的。但是当春雪到达这个地方的时候,Ash想要将Wutan的死亡标记抱在怀里般地守护着。标记正如其名,不过是个记号,所以Ash的行为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但他是不由得这么做的吧。

如果两人的死亡有时间差,六十分钟后的复活当然就会出现时间延迟。就算其中一人复活了,另一个人还是处于死亡状态。两人一定是无力地在《幽灵状态》下,反反复复地目睹着情同兄弟的对方惨遭杀害的情景。

“不可原……”

嘶哑的声音再次从春雪的口中发出。

“不可原谅。杀掉。杀掉你们所有人。一直杀下去,直到你们加速点全损,从加速世界消失”

奔流在全身的绝对零度之劫火,无限提高内压,焦急等待着被解放的那一瞬间。愤怒和憎恶都融化在那道火焰中,收敛成苍白燃烧着的一种意志。

“……这就是你们的期望吧?互相争斗、互相杀害。最终自身,甚至连同这个世界也一起消失——那么,我来实现吧。我来让你们消失”

狰狞的面甲中传出来的声音,已经有大半不是春雪的音色。兼有野兽的凶狠与钢铁的冷静透彻的某个声音,与春雪的声音强烈共鸣着。

——不对,不仅如此。从远处……更深沉而微弱的另一个声音。叹息、哀伤着,却又想要拼命诉说的某人的声音…………

不过,在那句话到达春雪意识之前,眼下的六人再次举起右手。

六发同步的心意攻击明明已经被一挥剑弹开,六人却没什么动摇的感觉。与其说是游刃有余,倒不如说他们的感情本身已经快要磨灭了。

寄生在他们胸口的ISS套件,深红的眼球中充满了滴状的憎恶,盯着春雪。粘液状的光晕浓厚地缠绕住六只手,凝集在他们的手掌中,让人预感到会比刚才更有威力的黑色火花在空中细细地走行。

春雪的视野中再次显示出攻击的属性情报和预测轨道。虽然是同样的远距离心意攻击,轨道却不同。亮红色的线色泽渐渐模糊并扩散着,在春雪的周围包成球状。这就是说——

“Dark.Shoot!!”

如同一个人六张嘴同时动了起来,完美合声的技能名发声。手掌中发射出的漆黑光线,散发着细小的飞沫向春雪逼近。不过轨道与刚才的攻击不同,并非直线。在空中不规则地翻腾着,但很明确的瞄准春雪而来。

“…………”

春雪无言地展开后背的金属羽翼,一口气向右方飞翔。正当此时,光线群也呼地急转弯追踪过来。果然是《制导攻击》。直到最后,光线的轨道都没有重叠的瞬间,像刚才那样一记斩击进行防御是不可能的。就算用剑弹开一道,剩下的五道就会全部打在身上的吧。与四神朱雀战斗时所减少的体力槽,在召唤《铠》时已经完全恢复,立即死亡是绝不可能的,但应该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

黑色光线群放射着深渊般的饥渴,向着想要大角度向左扭转飞行的春雪追了过去。无论如何高速移动,制导光线的轨迹似乎都不会重合到一起。全速向着某个方向直线飞行也许能甩掉它们,但这与逃跑无异。

此时春雪完全没打算逃跑。取而代之的是展开羽翼紧急制动,悬停在空中回过头。

六道光线复杂地互相缠绕着逼近。不知地面上的六人是否认为春雪的停止是放弃,露出淡淡的笑意。似乎在回应着他们——春雪也在厚重的面甲下冷笑。

右手依然握着剑,双腕搭在胸前。傲然地挺起胸膛,凝视迫近的漆黑心意弹。静止在约三十米高的空中,与光线拉近距离……进一步拉近距离。

就在全身即将受到直击的前一瞬间,低语道。

“Flash.blink(瞬闪)”

只留下“嘭”地一瞬间的震动声,Silver.Crow,不对,第六代Chrom.Disaster的身影突然消失。光线群失去了锁定对象,数秒钟内到处乱飞,有些还留在空中,有些则穿透地面上的建筑物,喷发出紫黑色的爆炎。

此时在几乎贴近地面上站着的六名ISS套件装备者身旁的近距离,化作银黑色光芒的春雪渐渐实体化。

《Flash.blink》,那是加速世界中创造出灾祸之铠——正确地说是以愤怒和绝望将《七神器》的第六星《The.Destiny》扭曲成诅咒之强化外装《The.Disaster》的古老脑加速者所修得的必杀技。将自身化做极小的粒子,瞬间移动到远处的疑似瞬移。

春雪甚至连那位脑加速者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是在帝城内看到的奇怪的梦,将遥远过去发生的事情作为断片般的记忆碎片留了下来。《他》长什么样子、用什么技能应该是不可能记得的。

然而春雪《明白》,不对,是《知道》了。如今的自己可以使用那种能力。

左手侧的套件装备者之一,有着暗淡褐色装甲和指尖全是枪口的对战假想体,不由得满脸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超近距离的春雪。

“…………暗……”

念着技能名,想要伸出右手。

但是那只手没能瞄准春雪,就这样朝着正上方,无视可活动范围进一步向后方回转。片刻后肩的根部划过一道发黑的银色线条。手臂轻而易举地就从那条线上离开了身体,发出“哐当”的嘈杂声掉落在魔都战场的地面上。

春雪将右手的大剑超高速地拔出并斩击,切断了敌人的手臂。

包括刚才的《Flash.blink》,这都是春雪原本不可能使出的招式。在遥远的现实世界里,春雪没有向拓武——Cyan.Pile学过剑道,在加速世界则一直都是专攻空手格斗战。且不说剑型强化外装的挥动方法,就连握剑的方法都不知道。

不过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对春雪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只有将眼前的《敌人》们砍成碎片、让他们从加速世界消失这种强烈的冲动充满了意识。

暗褐色的假想体看了自己掉在地面上的右手一会儿,最终面罩因难以形容的恐惧而扭曲。

“什么啊,你……到底是什么人啊,那种力量……”

镶嵌着护目镜状圆形镜片的面具下方,传出这样的话。似乎终于感受到了受伤的疼痛,左手紧紧按住右肩的伤口。似乎反映着装备者的动摇与痛苦,就连胸口的眼球——ISS套件发出的光也不规则地摇动。

但就在这时,站在后方的其他五人的套件,略带时间差地发出赤红色的光。就好像能量传过来了似的,褐色假想体胸口的套件恢复了强烈的眼神。看来他们六人都是从属于拓武所说的《同一集团》。ISS套件之间所谓的联系,就是指复制体之间在遗传上相近,也就是类似《亲子》或者《兄弟》。话虽如此,将他们联系起来的仅仅是暂时的利害关系,不是被称为《羁绊》的东西。就连本应该是相同集团的一员Bush.Wutan也被毫不留情地狩猎,这就是证据。

————羁绊…………

回想起这个词语的瞬间,春雪的内心深处一阵刺痛。

如同一缕微弱的阳光射入冰冷黑暗般的感觉。某人的声音,一直都在远处回响着。

————想起来……你也……应该……有……要的羁绊…………!

但片刻后,再度涌起的压倒性的愤怒将光和声音都疏远了。苍白燃烧的暴风雪肆虐的感觉包围着全身,春雪对眼前的褐色假想体低语道。

“对于即将在此消失的你们来说……报上名来也没有意义”

“…………别太……得意了……”

镜片深处的双眼,发出红色的底光。胸口的ISS套件也和其他五人的套件同步化,像心脏般跳动着。理应双倍于通常对战场地的痛楚,似乎也已经感觉不到了。

褐色假想体用放开伤口的左手微微做了个暗号。于是五人就动作迅速地包围了春雪。看起来褐色假想体是他们的头目,但如今他失去了单边手臂,战斗力重心应该转移到其余的某人身上。机械性地判断要在下一击将那家伙打垮,春雪想要旋转身体。

但是脚冷不防地猛地停住。向下看去,不知何时脚下已经浸没在油亮的绿色液体中,从中伸出两只手紧紧地抓住春雪的双脚脚踝。

就好像是《墓地》舞台的地形效果《移动阻碍》,但是不一样。手从中伸出的液体,是站在左侧的一个对战假想体双手融化、流淌而成的。细长的假想体与春雪对上眼,简朴的椭圆形面具露出微微笑意。Olive.Glove——

春雪将悬在右手上的大剑锋芒,随手向着紧紧抓住自己双脚的那双手刺去。但是锋利的金属只是毫无阻碍地沉了下去,没有给予其伤害的迹象。看来在这个状态下,对方在保持惊人握力的同时似乎还能将物理攻击无效化。没有在事前显示出攻击预测,只因为视线只集中在褐色假想体身上吧。

剩余五人等间距地包围住被捕获的春雪后,整齐划一地举起左手。乌黑色粘液状的光晕厚重地包裹着他们紧紧握住的拳头。

“哼哼……也把你的加速点一点不剩地榨干吧”

褐色假想体以碾压般的声音说道。

这次视野中横穿过了文字列。《攻击预测∕心意攻击威力扩张∕虚无能量系威胁度∕30》。同时显示出来的红色轨道预测线,是从五个方向直接指向春雪。

高高举起左拳的五人,同时向前冲刺并异口同声地叫道。

“《Dark.Blow(暗影拳)》!!”

缠绕着黑暗的直拳将假想大气烧焦而后被释放出来。就算《铠》的防御力再高,如果被五发威力扩张型的心意技直接击中,也会受到相当大的伤害吧。但春雪冰冷地注视着逼近的拳头。被心意强化的只有攻击力,出拳速度只有初学者略知皮毛的程度。春雪为了躲避红色系狙击手的来福枪子弹而进行了无数次特训,对他来说这速度慢得让人打哈欠。这次也充分拉近距离——直到双方的光晕接触的前一瞬间,春雪在面甲下低语道。

————Flash.blink

只留下轻轻地振动声,银黑色假想体就从原地凭空消失了。抓着春雪双脚的Olive.Glove的拳头,便徒然抓着空气。

保持着直立姿势瞬移到后方大约三米处,再次实体化。眼前,丢失目标的五道直拳已经不可能收回,狠狠地冲撞在一起。

天崩地裂般的冲击声。漆黑的爆炎飘散着,一瞬间遮蔽了视野。面对涌来的高密度能量流,春雪只是微微转过脸就避开了。

立刻就恢复的视野中所显示的,是倒在地上低声呻吟的五个对战假想体。所有人的左手都从肩头消失得干干净净。伤口就如同被撕碎了一般,被利刃斩断时的痛楚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怎么…………可能”

春雪连看都不看发出声音的Olive.Glove,走动数步,右脚踩在倒地的某人胸口上。是拥有赤褐色装甲的,六人中的头目。但他如今双手都部位缺失,已经无法使用《Dark.Shoot》或是《Dark.Blow》了。

面对着连话都说不出来、双眼镜片闪烁着的对手,春雪低声说道。

“同样的手段,不要中两次啊”

且不说改天再战,在同一场对战中被相同战术——这次来说是利用《Flash.blink》瞬间回避——两度欺骗,简直愚蠢至极。至今为止与春雪交锋过的劲敌,仅仅是看到最初的光线回避,就能把握技能的性质与能力然后立即应对吧。当然Ash.Roller也能行。

被沉迷于轻而易举获得的力量、已经快要忘记对战根本的家伙们倚仗人数优势狩猎,Ash实在是太可惜了。一想到这里,胸口再次刺痛,但就连这种感觉也立即化为无明怒火。

也不去考虑在附近处于等待复活时间的《幽灵状态》的Aash.Roller眼中,自己是什么模样,春雪往有着锋利钩爪的右脚上加力。

脚底有着寄生在褐色假想体胸口的ISS套件剧烈跳动的感觉。同时,这次假想体口中终于发出明显的悲鸣。

“呜啊……呃……哈…………”

就好像想以失去的双手抓挠地面一般地挣扎着,不过《铠》所拥有的匕首状钩爪深深陷入无法甩开。最终,方形装甲呈放射状碎裂,鲜红色的光子特效飘散到空中。

在愤怒的驱使下以残忍手段削减着敌人体力槽的同时,春雪意识的一部分如同独立处理器般地进行着数字性思考。

在这种情况下,能否选择性地破坏ISS套件?如果破坏掉了,那个时候将会发生什么?

正如之前所看到的,ISS套件由不可见的《回路》互相连接。但那种连接方式,不是同为末端的套件之间直接连接的《点对点型》,而是中央集权型的《客户端服务器型》。套件被破坏的瞬间,某种类似于信号的东西,将会被发送到存在于加速世界某处的《套件本体》——这样的事情也是可能的吧。

脚底感受着ISS套件的跳动,春雪右脚毫不留情地踩了下去。

“呜哈啊啊啊……不、不要……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刺耳的悲鸣声与对战假想体破裂成碎片的异样音效同时响了起来。在春雪右脚的驱使下,上半身和下半身被断开的假想体想要发出最后的惨叫,但是一瞬间体力槽就被清空,全身放出朱红色的光,爆散成了细小的碎片。

春雪冷冰冰地观察着,被过于残酷的做法屠杀的对方的《死亡》。Silver.Crow的右脚应该确实地踩穿了褐色假想体的ISS套件。但是从消失特效和必杀技槽的增加量来看,让人觉得并没有发生强化外装的破坏现象。也就是说,就算以普通物理攻击单点攻击ISS套件,削减的只是对方的体力槽,并不能破坏套件本身。

进行着无机质般思考的春雪右侧,左手被炸飞的敌人之一,终于站起身来并短促地叫道。

“……暂时撤退!放弃《Cocoa.Cracker》!”(译注:褐色夹钳)

Cocoa.Cracker是被春雪踩死的褐色假想体的名字吧。轻松说出抛弃头目什么的,这正是临时集团的风格。除了傻站在春雪正面的Olive.Glove,其余四人都互相点头,开始一齐向着南面奔跑。他们是打算通过明治大道前方的涉谷站脱离点逃脱吧。没有动作的Olive,从他的视线方向来看,他似乎为了再度使用能力而等待着必杀槽的积攒。

春雪保持站姿,看着全速全力跑掉的四人。但他根本没打算放过他们。将一直握着的剑插在地面上,同时举起左手和空出来的右手。锋利的五指完全张开,瞄准逃跑的四人中两个方向的两人。手腕快速翻动。

伴随着“嗖”的轻微压缩声银色小光点从手掌下部释放出来。

在空中拖出闪亮的银色光尾,如同子弹般高速地向着疾驰在数十米开外的两人追去。立刻就追上了,准确命中背部装甲。但只是轻轻响起干涩的金属音,逃跑的两人甚至没有任何踉跄地继续奔跑着。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伤害。不过——

春雪微微拉动,传来沉重的抵抗感,同时对方两人的脚步就乱了。尽管踩空但还是拼命地要蹬着地面,身体没有向前进。然后身体向后仰,脚底离开路面,尖叫着在空中笔直地飞了起来。正确地说,是被春雪双掌中放出的极细钢丝不容分说地拉了起来。这是灾祸之铠所蕴含的能力《Wire.Hook》的威力。

两人不一会儿就被拉回原本位置,春雪以双手钩爪刺穿两人后背直到根部,固定住,顺势高高举起。

“放……放我下来…………!”

“骗人,也没有使用IS模式,为什么会有这种威力……!”

如同被针穿着的昆虫般乱闹的两人的声音,对于春雪来说只能是烦人的噪音。将想象集中到双手,没有抑扬感的声音响起。

“《Laser.Sword》”(光线剑)

唰咻——!!沉重的振动声摇晃着地面。在身着《灾祸之铠》的Silver.Crow双手中,心意之刃长长地延伸,贯穿被捕获的猎物。但是那把剑,不是原本的白银色,而染着让人以为是宇宙深渊的漆黑色过剩光。

作为要害的心脏——倒不如说整个胸膛都被开了个大洞,两个对战假想体在惊人攻击力的余波下,在空中向上飘起一米多,然后碎裂开来。

两种颜色的死亡特效在银黑色装甲上反射着,春雪放下双手。隔着面甲盯着的方位上,剩下的两个敌人拼出更快的速度逃走。距离已经快要超过百米了。

当然,如果使用背上的翅膀,很容易就能抓到他们。但是春雪却从地面拔出大剑,沉下腰,将剑身放在右肩上用力拉紧。

锋利的剑尖精确地瞄准两人。身影已经比黄豆粒还小,也许是《铠》覆盖在视野上的追加图层的效果,分辨率却完全没有降低。冷静地计算时机,当一前一后奔跑着的两人身体重合的那一瞬间——

“《Laser.Lance》”(光线枪)

伴随着技能名发声,右手的剑猛然向前刺去。席卷着剑身的暗之光芒,顺势化为尖锐的枪在空中疾驰。这个技能与其原形——黑之王Black.Lotus的心意技《夺命击(Vorpal.Strike)》有着几乎相同的攻击动作,但春雪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眯着双眼馆观望着技能结果。

在明治大道的远处,向着宫益坡道下方渐渐消失身影的两个敌人,从背后被心意之枪无情地刺穿。这次又是身体正中央被开了个大洞,两个假想体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上发生的状况,继续跑了几步,最终身体一晃,发出轻微的破碎声和消灭光,身体消散。

慢慢地把大剑收回扛在肩上,春雪看向剩下的最后一人——液化能力者Olive.Glove。

这不是第一次与他对峙。在三天前的周一放学后,春雪与《劫火之巫女》Ardor.Maiden在杉并区组队对战的时候,她所选择的对手,就是偶然出现在对战列表中的Bush.Wutan和Olive.Glove组合。

那个时候,春雪对启动了ISS套件的Wutan束手无策,而Maiden却完全无伤地击退了理应同样操纵着暗之心意的Olive。当然,身为旧Nega.Nebulus《四元素》的她也有相当的实力,但恐怕不仅如此。一定是存在着某种压倒性的《属性差距》。

不掺杂任何感情、只是进行着冷静而透彻的思考的春雪的身旁不远处,Olive依然没有逃跑,一直站在原地。并非游刃有余。虽然不能确定他是否已经认出春雪就是传说中的破坏者《Chrom.Disaster》,但他已经被春雪秒杀五名同伴的压倒性战斗力吓得竦缩着。证据就是,他那发着湿透般橄榄绿光泽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快点…………快点啊…………”

从嘴角冒出的嘶哑声音,是对自己的必杀技槽说的话。他的视线无数次在缓慢地再度开始动作的春雪和积攒中的必杀技槽之间游走。

从Silver.Crow肩上放下的大剑唰地蹭过地面,几乎与此同时,Olive叫起来。

“《Lipid.Liquid(油性液体)》!!”

有些含糊不清的技能名发声。细长的身体扑通一声一口气融化崩解。假想体完全失去了形状,变成地面上的一大滩橄榄色的积水。在这个状态下,一切纯物理攻击都会无效的吧。

而且似乎还残留着移动力,以如同幻想系游戏中经常出现的《史莱姆》般的动作,积水向着并列在道路左右的建筑物之一突进。如果让他逃进《魔都》舞台错综复杂的地形中,要再次发现就困难了。

但是这一次,春雪并不是为了放跑Olive而让他使用了必杀技。

绿褐色的积水中,正中央鼓起一块球形。仔细观察会发现内部包裹着黑色球体。ISS套件。就算是液化能力,也没能把算作是强化外装的套件也一同变成液体。

而且这种状况,正是春雪有意引导成这样的。

凝视着黏糊糊远离的积水,春雪深吸一口气。然后肺里产生了种吱啦吱啦地迸射感。深吸气——猛地吐出。

从凶恶的头盔嘴角喷出的不是单纯的空气,而是赤红色熊熊燃烧的火焰。能力《Flame.Breeze(炎之吐息)》。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积水拼命地向着建筑物移动,但他却没办法逃脱烧焦着大气呈放射状喷射而来的火焰。与火焰吐息接触到的瞬间,积水“哄”地一声燃烧起来。

吐息立刻就扩散消失了,但包裹着积水的火焰却没有消失。就好像他本身就是可燃性物质似的——不对,事实正是如此。Olive.Glove将自身变成的液体,不是水而是《油》。他之所以被Ardor.Maiden完胜,正是因为他被《炎》属性克制得太厉害了。

就算变成液体,身体的感觉也不会消失的吧。剧烈燃烧着的油块,忽左忽右地胡乱跳来跳去。春雪在这片无限制中立战场上,曾经数次就要浸没在《四神朱雀》的火焰吐息中,但那种热度还是非常真实。如果不断地感受着那种感觉,那种痛苦是非常难捱的吧。

但对于如今的春雪来说,《敌人》的痛苦什么的根本无所谓。最终也许连挣扎的力气都用尽了,春雪走近不再动弹的积水、该说积油,随手伸了过去。

将锋利的五指插入燃烧块中,找出直径大约五公分的球体,紧紧握住。感受着无数纤维在“噗吱噗吱”切割般的讨厌感觉,拽出来的是赤红眼球几乎被眼睑遮蔽的——ISS套件。

在无限制中立战场中,强化外装的使用与在通常对战场地中有些不同。

首先,一旦被破坏,就算所有者死亡并复活,外装物品也不会再生。如果要再次使用,则必须暂时从脱离点离开战场,之后再重新进入。

还有,虽然与物品的种类也有关系,但是在原本的所有者存活的时候,是可以《暂时夺取》的。要进行夺取,可以在掉落地点先行拾取,或者将其从装备部位切断。如今春雪尝试的是后者。以火焰吐息将全身液化的Olive.Glove无力化,在HP槽耗尽之前将套件扯出来。这么一来,套件在系统上所有权还是属于Olive,但是使用权归春雪。

不过春雪当然完全没打算自己装备。

目的正好相反。

就算攻击装备了套件的对战假想体,装备者的体力槽会先削减到零,套件本身却无法破坏,这个事实刚才已经确认过了。既然如此,就首先将假想体与套件分离,然后《攻击》套件本身。

面甲之下露出狰狞的笑容,春雪右手用力。

匕首般的利爪陷入眼球塑料般的表面。眼睑立即“啪嚓”睁开,血红色的瞳孔微微颤抖着。

眼球后部无力地下垂着的血管状组织蠕动着,聚集起来呈钻头形,想要刺穿春雪右腕的装甲。是想抛弃原来的主人,寄生并控制春雪么。发生了与在昨天和拓武的对战中相似的事情。那个时候,套件的血管很轻松地贯穿了Silver.Crow的胸口——本应如此,但是《灾祸之铠》厚厚地装甲将钻头完美地弹了回去。

“…………没用的哦。”

春雪低声说道,然后在右手使尽所有力气。

“啪嘭!”一声令人讨厌的破裂声,然后响起异样的金属质感的临死惨叫,ISS套件变成粉碎的组织碎片散了开来。

如果在无限制战场将ISS套件破坏,一定会发生些事情。

预测没有出错。右手中有一道红光向着空中飞起,在极高处转过九十度而后开始飞行。光线实在过于暗淡,如果没有The.Disaster强化视觉,也许连其存在本身都无法察觉。

近在身旁,体力槽终于耗尽的Olive.Glove恢复了原本的人型,身形又散开了。但春雪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展开背后的羽翼。

春雪想要追踪从套件中脱离的光,正要离开地面,此时——

春雪的视野中,捕捉到了在稍远处互相依靠并闪烁着的两点《死亡标记》。一点是草色,另一点是灰色。那是被六名套件装备者杀害的Bush.Wutan还有——Ash.Roller。

赶到这个地方来,本应该是为了救他们两人。

但是在春雪眼中,他们的优先顺序已经变得相当低。取而代之充满心灵的是,将那六名脑加速者打垮也完全没能满足的,破坏与杀戮的冲动。如果继续停留在这个地方,也许还会攻击复活的Ash和Wutan。

因此春雪将刺激着自己的愤怒的目标转向了ISS套件本身。但春雪都没能觉察自己的思想变化,扭转身体,隔着肩膀对变成《幽灵状态》观望着场上情况的人说道。

“复活之后……在他们复活之前,从传送点脱离吧”

以碾压般的声音说完这些话,春雪从变成杀戮舞台的十字路口一口气飞了出去。1.001839400183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