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十一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十一章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过剩光消失的同时,春雪的羽翼也变回了原本的金属翼。自动的折了起来收进了盖板状的突起里。在内心悄声对自己的双翼感谢之后,春雪重新注视起一个个伙伴们脸庞。

全员就仿佛是看穿了春雪正在面罩里侧哭泣一般,都在温柔的微笑着。但只有此时不需要害羞得低下头。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就是站在春雪正对面微笑着的巫女的存在,就是一个无法言喻的巨大奇迹的结果。

没错,在两年间一直被封印在帝城南门这个无限制中立地带的《劫火的巫女》Ardor.Maiden,终于在今日获得了解放。就这样往南再移动一百米,通过设置在三角形的大楼——现实世界的警视厅中庭的传送门的话,谣就能够正常的与自己的分身一同回到现实世界了。

“……太好了,小春”

Lime.Bell——千百合微笑着重新说到。为了不让眼泪流下来春雪凝视着接目镜,努力地组织起语言回答道。

“恩。——谢谢你,小千,谢谢了,大家……”

突然,双脚一下子失去力气差点就当场摔倒,不过慌忙踏稳重新站好。现在要放松下来还太早了。还有一件,不,还有两件事必须要做。

首先是春雪体内寄宿着的《灾祸之铠》的净化。如果成功的话,就不必再担心成为其余六王指定的悬赏对象了。同时也应该能够根绝这不断重复着的灾祸的轮回。

等净化一结束,等待着春雪的就是与希望学到心意系统的Sky.Raker之《子》,Ash.Roller一起进行的共同训练。虽然想不出Ash到底能具现化出怎样的心意,但肯定会是华丽到另大家大吃一惊的——……

“啊,诶?”

正想到这里的时候,春雪才终于发觉到目前并没有那个世纪末骑士的那张骷髅脸。瞬间甩掉从双眼中渗出的泪水,朝着枫子询问到。

“Ash他怎么了?记得是应该时在林荫道上的住宅前会合后就一块儿过来的吧?……啊,难不成是害怕朱雀所以逃走了啥啥的……”

出于三分真心,七分玩笑还加上了句尾,但枫子却并没有笑。而是轻咬着嘴唇,不安的样子从接目镜上浮现了出来。

“……那是因为,实际上……我们,并没能和那孩子会合”

“诶……这,这是怎么回事……?”

Ash.Roller原本应该是从停在现实世界的春雪自家的地下停车场里枫子那辆?车里潜入到无限制中立地带的。毕竟水平方向上的距离几乎为零。想来在建筑物前会合应该是很容易的才是。

对着疑惑的春雪,拓武小声地解释到。

“是这样的,小春。公寓前面倒是留下了应该是Ash.Roller的摩托拉出的轮胎痕迹,但等了几十分钟他本人都一直没出现……”

“轮胎痕迹……?这样子的话是不是因为他等的不耐烦了就一个人去帝城了……然后又在哪儿迷路了之类的……?”

“不是……这种想法是说不通的”

这次是枫子轻轻地摇了摇头。

“从林荫道到皇宫的路那孩子应该都记得清清楚楚。魔都关卡的道路又很简单易懂,我不认为他会迷路”

“而且啊,春雪君。我们姑且也顺着痕迹追了一下,看来似乎是从公寓这里出发一直往南去了”

黑雪姬一边将两腕的剑交叉在胸前一边低语到。确实,这非常奇怪。如果是想从林荫道到皇宫的话,即使向南出发也得立马掉头向东的。

突然间——

令人呼吸困难的不安袭向了春雪。

虽然Ash.Roller确实有些心浮气躁,却不是一个会随便爽约的家伙。再说了,等待的人里面还有既是老师又是家长的Sky.Raker在。即便是看见了很容易击倒的小怪,应该也不会想要驱车去追才是。

这样一来——一定是有《什么》在。恐怕还是在地下停车场待机的时候。出现了连与枫子她们会合都等不及的严重事态,才向南开去的吧。而且,应该在那边又出什么事情了。

从春雪他们潜入无限制中立地带开始算起已经有两个半小时了。而且要是Ash.Roller比约定的晚上七点早上一分钟潜入的话,算上去他也已经在这个世界里面度过了十多个钟头了。

“啊,那个……我要去找他!”

被无法言喻的不安所驱使,春雪再次张开了背后的金属翼。使用起与朱雀的战斗中再次蓄积起来的必杀技槽里的能量,缓缓地浮了起来。

“春雪君,单独行动太危险了!要找的话,就和大家一起……”

“没关系的,找到什么线索的话我会限折回来一次的!前辈你们就请在警视厅的传送门前等一下吧!”

打断了黑雪姬试图阻止的话语,春雪飞到了更高的高度。

“……小春,要是一个小时还没回来的话,我就在那边拔掉你的电缆哦!”

千百合的话让春雪苦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到时候就拜托了!”地喊着,春雪一下子飞到了高空。

Ash.Roller是从高圆寺往南去的话,那就是从帝城往西南方向走。在离地约五十米的高度仔细往下看的时候,却因为魔都有太多高层建筑的缘故无法一眼望尽。春雪逐渐提升着高度,开始缓慢的移动起来。

帝城南面,也就是霞关开始,春雪沿着向赤坂、青山的方面一条直线的移动着。虽然一边飞着一边努力往下搜索着,会动的却只有小型到中型的Enemy而已。要是有打怪的队伍的话还能向他们打听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是平时的夜里的缘故,连一点战斗音都听不到。

即使是仔细聆听,也只能听到吹过关卡舞台的风声而已。而且这种静寂,让春雪越发的不安了。就算是以省能量省到极限的速度飞,必杀技槽也在一刻不停的减少着。也就是说,刚刚才领悟到的新心意技《光速翼》想来显然不能在这种状态下使用。

“……没办法了……”

春雪做出了决定,冒着被地上的敌性存在发现的风险拉起了高度。不经意间就来到了原宿。在这前面就是代代木公园了,南边则是涉谷。

就在这时。

估计这在现实世界里恐怕实在明治神宫前吧,明治大街与井之头大街的交叉路口的正中间,春雪察觉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光芒一闪。再仔细看看的时候却既没有脑加速者也没有Enemy在,保险起见春雪还是降了下来。

一边警戒这周围一边在青黑色的路面上着地的春雪,朝着脚边伸出手,捡起了那个疑为反射光源的东西。

一眼看上去只是一个不明物体而已。直径四英寸的银色原盘里镶嵌着橙色的半球状透明晶体。圆盘的侧面支着一只细棒,从中间折弯了。

“……什么呀,这是……”

春雪喃喃自语着将手中的迷之部件转来转去,周期性的反射出橙色的魔都关卡那朦胧的阳光。

中途——春雪,觉察到了。

这是,摩托车的转向灯。准确的说,是今早与春雪在环七道路上交战的时候,Ash.Roller用闪灯来对春雪实行声东击西的战术使用的转向灯。

在无限制中立地带里面,从强化外装等掉落的物件,会比在通常对战领域里面残留更长的时间。恐怕Ash.Roller的摩托车在通过这里的时候遇到了什么事故而把转向灯给损坏掉了吧。这么思考着再在周围环视了一下,春雪又在道路南侧并排着的建筑物的墙壁上发现了好几道烧焦了的黑色损害痕迹。

攻击的方向是,从北到南。也就是说Ash从环七开来通过井之头大街来到了这个地方的时候,被什么人从北边攻击了,然后就在这个路口转向南了……?

手中握着转向灯,春雪从地面上一跃而起飞上了天空。胸中充满了的不安的水位都已经到了喉咙了。

将速度控制在刚好必杀技槽不会急速减少的状态沿着明治大道向南飞去。于是,仅仅只过了二十秒左右,就见到了另一个掉落物。于是春雪降落到地面确认到。

这个东西就完全没有疑惑的必要了。被细细的车条所固定起来的轮轴与轱辘。在那周围还有厚厚的灰色的橡胶轮子。就是摩托车的车轮。从大小来看还是前轮。

周围的地面也很集中的分布着跟先前见到过的同样的攻击痕迹。看样子摩托车在这里受到了更大的损伤以至于前轮都脱落了,但熟练的骑手用Wheelie的方式(注:Wheelie——自行车,越野摩托比赛中,车手抬起前轮,仅用后轮行驶的一种技巧)仍然往南开去了。不过,这种高难度的技巧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的。

“……Ash……!”

嘶哑的声音从春雪的嘴中吐了出来,看了看往南延伸的道路的前方。

微弱的冲击声摇曳着空气的时候正好就在那时。

大约百米前方的大楼群的墙面,铿锵与绿色的光,硬质的声音与闪光,那并不是物体的爆炸或者是攻击的特效。而是对战假想体的,死亡效果。

“…………!!”

反射性的跑起来的春雪,在半路就切换到了飞行模式,抄近路飞越过缓缓地朝左弯曲的道路与大楼的楼顶。涉谷区宫下公园附近的道路印入眼帘的瞬间,春雪的全身都陷入了颤抖中。金属翼自己张开来悬停在了二十左右的高度上。

在正前方被眼睛捕捉到的画面是被无情的破坏掉的曾经是一辆金属灰色的美式摩托车。轮子、引擎、以及车体与消音器凌乱的散落一地。

在这些东西前方不远处,六个脑加速者围成一圈的站着。里面别说是关系好的人了,连春雪知道名字的人都基本上没有。六人的共同点就是全身都发出了一层薄薄的黑暗光芒。心意的过剩光。能量源则是——他们胸口上闪耀着血色光辉的《眼》。《ISS插件》。

而且,在围成一圈的六人中央,蜷缩着一个脑加速者。

极有光泽的皮革制骑手装。肩膀与膝盖上华丽的护具。而且头上还带着贴着骷髅图案的全覆式头盔——。

“……Ash,吗……?”

春雪从胸中发出了都不能称之为声音的声音。

Ash.Roller全身都纵横交错地布满了深深的伤痕。但,他之所以一动不动并不是因为受创太严重的缘故。而是将假想体的全身化作盾牌来守护着一个路上飘着的小小光点。

闪烁着草绿色光泽的光点,是在脑加速者无限制中立地带中死亡以后所残留的《标记》。估计就是春雪在数十秒之前看到的那个死亡效果的正主吧。从这光点的颜色来看,春雪是有印象的。那毫无疑问就是——Ash的小弟《Bush.Wutan》。

瞬间,春雪凭直觉就明白了在自己和谣为了逃离帝城而苦战的时候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恐怕,是这么一回事吧。

在现实世界地下停车场的车子里准备等到晚上七点的Ash.Roller,在待机的时候作为观战者观看了战斗。然后在那个场景里面遇到了对战者,又或许是同为观战者的Bush.Wutan。他在那里说服了Wutan,然后叫他在晚上七点一同在无限制中立地带与他会合。为了教给Wutan一些Ash作为大哥应该教给他的东西。

两人碰头的地点,恐怕就是在涉谷这一带吧。所以Ash才会打算在晚上七点整在公寓前与Nega.Nebulus的四人会合之前将Wutan带过来。而提前潜入开往了涉谷。

但是,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或是什么地方——恐怕搞不好就是在观战场景中,对装备着ISS插件的人走漏了这个消息。然后他们就埋伏在了明治神宫前,想把Ash和Wutan都当成猎物给一网打尽。遭到暗的心意技偷袭的Ash不顾摩托车不断受到重创而拼命地逃到了这里,可惜爱车还是被破坏了。不过,应该还不仅仅是这样。如果他们比晚上七点早一点点潜入这里的话,估计就已经是经过了十个小时以上了。也就是说——他们肯定在这里已经重复死亡和复活不少回了。

在无限制中立地带中彻底损坏的强化外装,不通过登出之后再潜入这个过程是不会再生的。Ash.Roller的体力全光之后就会死亡,然后即使在一小时后复活,几乎填入了他所有强化点数的美式摩托也不会再生。

也就是说,在那里的脑加速者六人不但将几乎完全丧失了战斗力的Ash.Roller团团围了起来,还在用ISS插件生成的暗的心意力虐杀他。

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

“呜……啊,啊……”

悬停着的春雪,喉咙里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似乎没有察觉到春雪的样子,六人中的一人走近了蜷缩在地面上的Ash.Roller。虽然假想体是中型的且没什么突出的特征,但看上去两手应该有相当的分量。虽然感觉像是在哪里见到过但却想不起他的名字。

“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了呢。点数……还有剩下吧?”

小声嘟囔着的假想体,用流淌着黑色波动的右手一把抓住Ash的头盔。啪锵!一声钝响后,作为Ash最大特征的骷髅脸就被粉碎了。

露出来的那相对于角色来说给人一种显得颇为纤细的少年的印象一般的对战假想体的头部,再次被攻击者一把揪住了。

现在仍然护着Wutan的标记的Ash任人从路面上提了起来。被强行抬起头来的Ash,双眼确认到了仿佛冻结一般的悬浮在大楼的楼顶的春雪。

浅绿色的接目镜在一瞬间瞪大了——然后,露出了看上去十分孱弱的微笑。

在春雪的意识里,以前一向是吵到不行的声音,这次却是断断续续的响起

…………嘿嘿……这下搞砸了,呢。抱歉了哪,Crow……你和老师的好意……被我糟蹋掉……

嗵彭。一声钝响。攻击者的左腕,将Ash的胸口正中深深的贯穿了。

灰色的光柱耸立了起来,瘦瘦的假想体连同骑手装一起爆裂成了碎片。

沐浴在飞散的碎片当中,攻击者稍稍歪了歪头看着自己的主菜单,说到。

“哦哦,还有一回就能升级了哪。要是下回还能留着的话就好了”

春雪的全身仿佛要分解一般强烈颤抖着。张开到了极限四肢也在叽哩叽哩地响着。面罩下紧咬的牙关也在不时作响。从喉头漏出来的声音也是自己从未听过的低沉与嘶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体内,仿佛被极低温的液体给充满了。不,或许是身体的温度已到了经能够将铁都熔化的超高温了也说不定。至少可以确定的一件事就是,一种巨大的感情被压缩到了身体里面,代替血液驱动着全身。

愤怒。

怒。压倒性的,能将视野都染成赤红的激愤。令人恐惧的黑色的憎恶。以及破坏冲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锵。

尖锐的金属音从春雪的双手上响起。Silver.Crow那纤弱的十指,变得跟猛禽的勾爪一般尖锐,弯曲着,变得巨大化。同时装甲的颜色也开始改变了。从闪亮的镜面银,开始向阴影一般的铬银色转变。

…………不行!

不能将身体交给那种感情!你会消失的…………!

不知道是谁,在远方,很远很远的地方叫喊着。可是那微弱的声音,已经传达不到春雪的意识里了。

金属音没有止歇,春雪的双腕都在慢慢被铬色的追加装甲覆盖。双脚也是同样。棱角也在变得越来越凶悍。这种形式,远比以前Hermes.Cord实体化的时候更加不详,更像是恶魔一般。

扭曲的金属质感的声音取代了少女的声音,在脑海里四处响起。

————吾即汝。汝即吾。

————历经漫长岁月,今终于更醒。吾乃《灾祸》。吾乃《终焉》。为世界鸣响丧钟之人。

虽然是和今天放学后在梅乡中学内庭里听到的声音完全相同,却没有感觉到那时那种剧痛。也就是说这并不是负的心意的《逆流现象》。而是春雪自身在呼唤着它,期望着与它融合。

————吾之名为————

“…………《Chrom.Disaster》——!!”

猛然迸发的呼喊,化作了渴求血肉,渴望杀戮的野兽的咆哮。视野的左上方,紫色的系统提示,从左到右闪电般的一下子横穿了过去。

【YOUHAVEEQUIPPEDANENHANCEDARMAMENT《THEDISASTER》】(你已经装备了强化外装《灾祸之铠》)

一边不断发出激烈的金属音,从腹部到胸部被覆盖上了如同恶魔之牙一般的厚实装甲。从背后迅速的伸出了一根锐利的尾巴。两翼也开始变化成某种武器般的剪影。

光滑的圆型面罩也被野兽的颚一般的覆面从上下两头不留缝隙的吞了进去。视野也被一层薄薄的灰色覆层所包住了。

上空,魔都关卡的黑云也形成了巨大的涡旋。漆黑的天雷伴随着轰鸣从那中心劈了下来。春雪用伸出的右手将那接住。

天雷就那么留在了手上,并且改变了形状,形成了一件东西。一柄有着散发着黑光的刀柄与凶恶的刀剑的长剑。在遥远的过去被称作《星薙》的高位强化外装。

这才是作为灾祸之铠原型的神器《The.Destiny》,伴随着第六星《开阳》的,妖冶而又闪耀的命运的连星。北斗七星的第八颗星——。

高高地祭起魔剑,春雪发出吼叫。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呐喊带着无限的愤怒与憎恶,又好似哭声一般,响彻了加速世界的天空。1.000953300095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