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十章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十章 第十章

红莲。

这就是好不容易穿过帝城南门的那条狭缝来到外界的春雪所看见的最初的景象。

狂暴的深红之炎所形成的涡旋。却并不只是单纯热量而已。而是形成了有着两枚巨大的双翼与纤长的头部,以及两只如同红宝石般闪耀双眼的巨鸟的姿态。

超级ENMEY,《四神朱雀》

“怎……怎么可能,居然已经实体化了……!”

牙关紧咬的谣,用沙哑的声音喊叫到。

同样惊愕的还有春雪。守护南门的朱雀,只会在自己领土的那全长五百米,宽三十米的大桥遭人侵入时,才会开始从设置在靠近桥头的《祭坛》上面开始显现。到实体化以及可以开始行动为止的时间,根据上次目测结果大约为五秒。春雪原本还以为从门里出来之后到朱雀实体化之前已经可以飞行相当长一段距离了。

可是,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在二人刚刚从门里出来的时候朱雀就已经完成实体化了。因为距离只有三十米左右,春雪不得不拼命张开双翼减速来避免直接撞进火鸟之中。

即便是如此,背后的南门也已经紧紧地关上了。即便是回头也不可能再打开了吧。上次能让春雪一行人通过这道门也是因为特里特——真名《Azure.Air》事先将封印之板破坏掉的缘故,但是封印似乎在门经过一次开闭后就会复原的样子。

而且现在估计里特已经被超过10个以上的守卫ENEMY围攻而死了,当然就没法寄希望于再一次斩断封印之板了。再说,要是再从这里退回门内的话,也没脸面对以必死的觉悟将他们送出来的里特了。

——只能找朱雀之炎的空隙飞到桥对面去了。

甩开这刹那间的迷茫,春雪下定了决心。拥有着神之名的敌人,它的眼睛和喙几乎一动不动,就这样用红宝石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二人。

——渺小之人啊。

——扰乱吾之神域,耍小聪明逃脱之罪,就在现在偿还吧。

——烧成灰烬吧。

火焰吐息攻击要来了,春雪这么判断到,并且为了看清攻击的轨道将所有神经都集中了起来。

但是,火鸟并没有张开嘴而是将那巨大的双翼完全展开,强有力的拍动了一下。

“……不好!”

叫出声的是谣。与此同时,春雪也看见了那由朱雀之翼所产生的真红的超高热冲击波程半圆形逼近而来。不是线攻击而是面攻击。不论朝哪儿飞都避无可避。

难道说……要死在这里了吗。这么简单这么干脆。那么辛辛苦苦的闯过帝城本殿,还以里特的性命为代价打开并穿过了门——然而却,要在这里陷入《无限EK》的囚笼之中了吗……。

“才不会……让你得逞!”

在陷入思考停止状态的春雪腕中,年巫女毅然的叫道。

拼命地伸出幼小左手,但偏偏这纤弱的手掌中,却施放出了与朱雀的冲击波相似的绯红色波动。

两股能量波碰撞的瞬间,世界被炫目的白光所充斥。

朱雀发出的热波,中间被抵消除了一个圆形的洞,伴随着轰鸣从春雪他们的周围通过了。

与此同时,Ardor.Maiden的左腕,也因为受到了某种伤害反噬的缘故,从肩部开始整个蒸发掉了。

“唔……啊啊……”

伴随微弱的痛叫,巫女的身体在不断的痉挛。大概是因为忍受不了在无限制中立领域产生的逼真的剧痛,就这样无力的垂下了头。

紧紧地抱住失去意识的谣的身体,春雪将残留的毅力全部转化为了斗志再启动了。

飞吧!——飞吧!如果此时不飞的话,生为飞行型的假想体就没有意义了!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怒吼着,两翼用尽全力地震动着,春雪立刻开始了向前突进。

对面的朱雀再次张开了双翼。又是同样的攻击要来了。要赶在伤害领域产生之前穿过去。

————给我赶上啊…………!!

——但,就在春雪的眼前,空气再次升腾,开始产生红色的光辉。假想体的表面由于烘烤而发出钝音。受到足以令人头晕眼花的热感侵袭,还剩近九成的HP槽开始减少了……。

随后。

完全出乎意料的现象,妨碍了朱雀的攻击。

从巨鸟背后杀到的红蓝两色的光之枪,将左右两翼同时贯穿了。

熟悉的攻击颜色。蓝色的,是《Lighting.Cyan.Spike》。Cyan.Pile——挚友拓武的必杀技。

然后红色的是《夺命击》黑之睡莲——既是亲子也是师长,春雪比谁都更加敬爱的黑雪姬的心意技。

即将要把春雪和遥的身体蒸发的朱雀的超高热冲击波,四散消灭了。

就像是擦过那被火焰包裹的巨大羽毛一般,春雪终于穿越到四神朱雀的后方。

不过,敌人当然也调转了方向,就当那由于愤怒而燃烧起来的两眼捕捉到春雪,这回张开了大嘴。吐息攻击————。

刹那间。

朝着大桥南侧全力突进的春雪,与对面以恐怖的速度高速飞来的黑影交错而过。

加速到了极限的春雪的知觉,正确的捕捉到了这个黑影的正体。

脑加速者。不是一人而是两人。下方的是背上装有流线型推进器的天蓝色对战假想体。有着《ICBM》这个异名的黑之军团副长,Sky.Raker。

而在她的背上,还有一人伏低身子跪坐着。黑曜石的装甲与四肢的大剑,漆黑的对战假想体——《黑之王》Black.Lotus。从Raker的强化外装《GaleThruster》喷出的长长的尾焰,为黑色的半透明装甲染上了美丽的蓝宝石色。

交错的瞬间,Raker——枫子和Lotus——黑雪姬,暗红色与青紫色的眼睛凝视着春雪,温柔的微笑着。脑中响起了二人的声音。

……欢迎回来,鸦。朱雀就交给我们了。

……军团的未来就交给你了,春雪君。飞吧。不要回头,笔直向前吧。

放慢的时间回到了正常以后。抱着谣的春雪,一瞬间就和载着黑雪姬的枫子离的越来越远。

“啊…………”

因为全速飞行着而无法减速,春雪只能惊叫着,拼命扭头用视野的边缘捕捉后方的情形。

如今即将喷出致命火焰的朱雀的右眼附近,化作了一枚弹头的枫子与黑雪姬掠了过去。Black.Lotus的右腕一闪,就将敌人的右眼一字切开了。血液一般的火焰大量迸射,怪鸟发出了怒号的轰鸣。

朱雀停止了火焰攻击,巨大的身躯再次开始转向北方。目标已经从春雪他们切换成了黑雪姬她们。也就是说——

两人,已经准备好接受死亡了。

这与为了让春雪能够从门里逃离出来将十多个守卫引开而的年轻武者里特的牺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同的。因为,与在下一回复活的时候可以立刻转移到安全地带,避免陷入无限EK的状态里特不同,黑雪姬与枫子根本无处可逃。朱雀的后只有——简直就像是封印Ardor.Maiden的地方一样——四边形的祭坛,在那里死亡的话,只会在下回复活的时候就立刻受到朱雀的攻击而即死而已。

恐怕黑雪姬她们是在待机的时候目击到朱雀突然开始实体化了,在判明了那是为了阻止春雪和谣逃离的行动之后,瞬间就做出了决定。把自己当成诱饵也要让春雪他们脱离。即便是,黑雪姬与枫子两人都将会被封印在这里。

————不行。

这样子是不行的。绝对是不行的。春雪成为脑加速者参加战斗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黑之军团复兴,和大家一起到达黑雪姬渴望达到的名为《Level10》的地平线,仅仅是这一个目的而已。如果在这里失去军团的团长和副团长的话,自己一个人生存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就在春雪心中充满迷茫的这个时侯。

前下方传来了严厉的喊声。

“小春!!”

放眼望去,在距离桥边两百米举着硕大的左手的,装备着水蓝色的重装甲的大型假想体,Cyan.Pile。旁边则是黄绿色的轻量假想体,Lime.Bell。

“小春————!!”

Bell也用尽全力喊道,并且让装备在左手上的大钟猛烈的回转,清脆的钟声响起的同时,大钟也被新绿色的光芒包住了。

“Citron.Cal————l!”

叫出技能名的同时,直直地将手中的钟挥了下去。并发而出的柠檬色的光辉温柔地将飞行中的春雪包裹了进去。

帝城内的对敌战斗和刚才在朱雀的热能冲击波中受到的损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恢复了。可腕中失神过去的谣身上的伤势却依然如故。既然Citron.Call的效果对象是单体,无法对两人同时进行回复,那不就应该对受损更严重的Ardor.Maiden进行优先治疗吗。

现在千百合在这里优先回复Silver.Crow的体力槽的意图,春雪在一瞬间就明白了。接下来拓武喊出来的话,消除了春雪的犹豫。

“小春,把Maiden交给我照顾吧!”

“…………!!”

春雪睁大了双眼……随后,就毫不犹豫地将腕中的Ardor.Maiden交到了下方Cyan.Pile张开的手中。变得轻盈的身体一下子升了上去,进入了小半径回旋。从耳边咆哮的风声中,传来了千百合的声音。

“小春,要将前辈和姐姐……”

“——明白了,交给我吧!!”

青梅竹马的二人让心中的迷茫与纠结的春雪做出了个决断。绝不能让黑雪姬与枫子死在这里。无论如何不管怎样都必须要全员一同回去。

在拓武与千百合的推动下,春雪再次向北飞去。

行进方向也同样是朝北转进的四神朱雀,长长的脖子弯曲成S字形,嘴也正张的大开。预计释放出超高热的吐息还有五秒……不,三秒吗

瞄准线的前方,背负着Black.Lotus的Sky.Raker正在沿着抛物线的轨道逐渐下降。GaleThruster的尾焰正在不规则的闪烁,就快要消失了。虽然那个强化外装能发挥出压倒性的推力,一旦能量用光的话就得花上很长一段时间进行再充填。二人已经没法再从朱雀的火焰中躲开了。橙色的火光纷纷从朱雀的口中涌出。周围的大气也变得扭曲——

————才不会……让你得手!!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用将剩余的必杀技槽都全部都消耗掉的气势,让背上的金属翼的震动着。Silver.Crow的全身都被一层模糊的光所包裹。锐利地伸向前方的两手手指贯穿了风压的障壁,假想体化成了在空中飞翔的一柄长枪。

遭到黑雪姬的痛击导致右眼被破坏的朱雀没有察觉到从旁接近的春雪。春雪几乎是沿着贴着巨鸟脸部的路线向前冲。以距离数十公分的距离通过了如今就快要吐出劫火的巨鸟的脸庞,一下子跃到了敌人的前方。

在背后,是对于妨碍者的出现而产生的压倒性的愤怒的波动。

前方的两名脑加速者则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

“春雪君……!!”

在空中刚发出气喘般的喊声的两人的身体,被春雪几乎是以冲撞的方式抱住了腰。全力抱稳Black.Lotus与Sky.Raker那几乎相差无几的纤细腰身,一下子将飞行方向改为了朝上。

状况一如前天实行《Ardor.Maiden救出作战》时从南边将自祭坛中间出现的谣救起来一般。不过有一点不同,就是与处在地面上的谣不同,黑雪姬与枫子都还是保持在离地高度二十米左右。从现在开始的话,还有从唯一的逃离路线……也就是从正上方脱离的时间。

突然间,周围开始被染成了深红色。朱雀的火焰吐息终于发射出来了。压倒性的热属性攻击正奔流而来,要是被直接命中的话不管是哪个脑加速者都难逃被蒸发的下场。

“唔……哦哦哦……”

咬紧牙关,春雪用尽了所有力量垂直地朝上飞翔。

切,两脚的前端被什么东西擦到了。体力槽一下子下降了一成以上。不是被吐息本身而是进入了其周围的有效伤害区域吗,没有朝下看,而仅仅是死盯着《魔都》关卡那青黑色的阴沉天空,飞翔着。

偏离轨道一丁点都是不被允许的。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大桥的两边都被设定成了超重力区域,是禁止飞行区域。并且帝城的门和城墙的上空也有朝上无限延伸的隐形障壁。一但碰到了,就会瞬间因为受到阻力无法飞行而掉下来。

唯一被允许的就仅仅是完全的垂直上升而已。往上能飞多高就飞多高,直到超过朱雀的攻击范围。在这之后,再向正南方划出大大的弧度降落,从大桥的南侧脱离。

在风压的呼啸之下,黑雪姬的呢喃声在右耳畔响起。

“……真是的,你这人……”

随后,左耳边传来了枫子的抿嘴浅笑。

“呵呵……,总觉得会变成这样呢”

“抱歉……等回去了,我一定会好好道歉的!”

就跟前天的回答一样,正当春雪再次拍动背后的银翼————

“啊…………!”

发出惊叫的枫子。这次也察觉到了异样感觉的春雪反射性地朝下望去。

却看到了浑身缠满火焰的巨鸟的身影已经逼近到令人吃惊的程度了。这是怎么回事。明明都已经到了接近三百米的高空了。

总而言之——追上来了。明明是不能从领地的南部大桥离开的守护兽四神朱雀,居然自己升空朝着春雪他们追来了。

敌人仅存的左眼嘲讽般的眯了起来。声音在春雪的脑海里重重地响起。

——真是愚蠢。

——这种赝品的羽毛怎能从我那双翼下逃走。

与此同时,朱雀那翼展近二十米的两翼拍打的更加激烈了,巨大的身体突然加速,缩短了距离。

“呜…………!”

重新将视线转回正上方,春雪也再次提高了速度。

然而在随后就立刻察觉到了令人恐惧的事实。

从帝城内部起飞之前应该已经完全充满了的必杀技槽,早就已经没多少了。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最初是抱着谣,后来又抱着黑雪姬与枫子全力飞行,消耗速度是平时单独飞行时的数倍也不足为奇。

——但是,如果现在在这里丧失推力的话,要不了一会三人就都会命丧朱雀的火焰之下。而且重生的地点还就在正下方帝城南门前的祭坛。毫无疑问全员都会陷入无限EK的境地。

一边凝视着以恐怖速度在一点一点消退的必杀技槽,春雪在一刹那的思考中就对接下来的各种行动选项进行了检讨。

只让黑雪姬和枫子逃走?——不可能。从这种高度落下去造成的伤害就能秒杀了。而且在这之前就会被从下方追来的朱雀给杀掉。

现在就立刻回旋向南逃离?——不可能。在现在这种处在被朱雀锁定的状态,只会在到达地面之前就会被吐息给直接轰到。

让两人故意攻击Silver.Crow来再充填必杀技槽?——不可能,要是在受到攻击时速度哪怕降低一点点,都会被朱雀的攻击范围所捕捉。

只能飞了。

哪怕是必杀技槽耗尽。BrainBurst程序也发出了不允许继续再飞的宣言了也好。也一定要靠想象力来打破系统的限制,来改写飞行不能的事实,继续向前飞。

想象。真正的《飞翔》的想象。

对战假想体《Silver.Crow》被赋予的唯一且最强力的能力《飞行能力》,是春雪一直以来心中的伤痕在加速世界中的具现化。

这伤痕,也就是“想要逃跑”这种感情。想要离开充满了讨厌的事情的地面,到那高的不能再高,远的不能再远的地方去。想要甩开一切到那只存在着光速的世界去。而且,要将一切都全部忘掉。

但——

这真的是真正的《飞翔》吗,现在的春雪开始模模糊糊的察觉到。

能够永远飞翔的鸟儿是不存在的。它们都会为了随时能够起飞而进食,休眠,积蓄力量。好好活着是为了飞翔。而飞翔也是为了好好活着。两者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那么,即便是背上没有羽翼,现实世界的人们一定也都能够飞翔。将目标和想要跨越的东西放在心中,一边想象着,一边一步一步的向前迈进。不是望着地面,就这样抱着不满渡过一天天的日子,而是望向天空——那总有一天能够到达的地方,积极主动地踏出脚步。能够做到这样的时候,人们一定能够生出隐形的翅膀,向前飞翔。

“……我要飞…………!”

春雪死死地盯着无限制领域那黑云盘旋着的天空,急促的喊道。

不是靠著名为必杀技槽的数值化了的能量来使名为金属翼的物体振动而飞翔——

而是靠着自己的心中生出的羽翼,将想象转化成力量来拍打翅膀飞翔。

曾经,在旧东京塔的天边,春雪解开心意系统的时候枫子就说过‘你的话,说不定哪天真能够只靠心意就能够在天空飞行。不过这应该会花上很长一段时间吧’这样的话。

春雪虽然不论作为脑加速者也好,作为心意使也好都还很稚嫩。修行和经验也都完全不够。

但,要飞的话就是现在了。现在都不飞的话,在出生的时候被冠以《白银之鸦》的名字还有何意义。

想象。要的是想象。飞翔的意义。拒绝地面,朝着天空前进的意义。

春雪的视野中,一瞬间出现了一只小小的,拍打着白色的羽翼飞起来的猫头鹰的幻影。

“——飞吧,Crow!!”

右侧的黑雪姬喊道。

“飞吧,鸦!!”

左侧的枫子也叫道。

这些话语都融入了一个银白的影像,在春雪的体内循环,最后凝聚到了双肩的肩胛。然后,春雪用心之眼看见了。从Silver.Crow的背上伸出来的10枚金属翼发出了炫目的光芒,改变了形状变成了形似猛禽的真正的《翼》。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春雪怒吼的同时,必杀技槽中剩余的最后一点也耗尽了。但是,驱动全身向天空加速的推力却并没有消失。

闪耀着炫目银辉两翼拍打着,春雪高声喊出了从心底涌出的新心意技的名字。

“——《光……速……翼》——————!!”

啪啊……,视野整个被银色的光辉覆盖。慢慢地朝着飞在前面不远处的猫头鹰幻影靠近,触碰,同化。春雪抱着两人的假想体的同时,以前所未有的超强加速度飞翔着。眼见着《魔都》关卡厚厚的云层逐渐接近,然后伴随着微弱的抵抗感冲了进去。

风景消失了,只剩下了浓厚的灰色一种颜色。但是随后,深红色的光就从下方射来。朱雀到现在仍然追在后面。敌人的上升速度也明显在增加。大小两个飞行体划出的银与红的轨迹划破了加速世界的天空。

数秒后,视界就突然变得清晰了。

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般的蔚蓝的,无限的天空。下方是一望无际的纯白云海。简直无法想象现在已经来到了几百,不,几千米的高度了。可是春雪那白银之翼的拍动却越发的强了。

随着“啵”的冲击声,下方的云海直接开了一个大洞。从里面冲出来的是全身缠绕着更加赤红火焰的巨鸟。四神朱雀无论如何要将两次扰乱其领地的入侵者烧成灰烬——鼓涨的单眼表达出了这样的意志。用与靠着心意力飞行着的春雪不相上下的速度向前突进。

——正和我意……追过来吧!!

春雪在脑中吼到,并且拼命地拿出所有的想象力来拍打着银翼。

周围的颜色徐徐地改变了。从水蓝色到深蓝色,再到黑色。前进的方向上有几个光点在闪烁。是星星。

并且,还能察觉到在右前方远处的空间里有一条垂直的银丝闪耀着。那是——《Hermes.Cord》。在加速世界的超高空绕行的低轨道型宇宙升降机。应该是正好在向朝着东京靠近的方向移动吧。

上升的势头终于开始减缓了。这不是因为春雪的心意减弱了。而是已经达到《翼》极限高度了。就算再怎么用想象来改变事物的现象,只要春雪背上生出的推进机关还是羽翼,那么没有了空气就是无法飞行的。是的——这里已经几乎是宇宙了。

从下方追来的深红的光芒也在极速的减弱。同时,巨鸟充满了愤怒的咆哮也在震荡着这稀薄的大气。

一方面停止拍打翅膀,仅仅依靠惯性缓慢上升,一方面春雪也在朝下方观望。紧追这三人来到这里的四神朱雀,总是包裹着全身的火焰也几乎都消失了。毕竟四周的氧气太稀薄了。露出来的鲜红羽毛,也从尖端开始慢慢覆盖上了一层白色的霜——。

“——好机会!”

突然,黑雪姬喊道。

“Crow,放开我!Raker——,能飞了吧!?”

春雪反射性的松开了双手,在这个几乎没有了重力的世界里,漆黑色与天蓝色的假想体缓缓漂浮着,枫子重重地点了点头,转向背对着黑雪姬。

“那当然了,Lotus!”

“很好!”

Black.Lotus的双腿紧紧的抓住了Sky.Raker的背部。接着Raker一个急速回旋跳转了方向,能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除了再充填的强化外装尾部亮起了苍蓝色的光。

“——要上了!!”

简短的宣言之后,枫子毫不犹豫地将喷射器开到了最大。

合为一体的两个假想体拖着长长的青色尾焰,以正在下方游弋的四神朱雀为目标猛的冲了过去。Sky.Raker所持有的《GaleThruster》与春雪的翼不同,是依靠喷射能量前进的推进机关。只有她,才可以在没有大气的宇宙中飞行。

四神朱雀的左眼中燃烧着强烈的怒火,张开了一半都被冰覆盖的双翼试图迎击二人。可是不论怎么拍打翅膀巨体都无法挪动分毫。于是放弃了前进,转而张开大嘴准备用火焰吐息,但预热时间却似乎比在地面上更长。

“太迟了!!”

黑雪姬大喊一声,在枫子背上张开剑型的双手,并就这样将双手撑开到背后呈V字形。春雪也是初次见到这种,双剑就像是被恒星般的青白色光芒所包覆的景象。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激烈的气势迸射而出,两腕上的极光汇聚成了许多的光点。数量为左右各八个,共计十六个。带着一群宛如巨大的星座一般闪耀的光点,响起了黑雪姬那仿佛能够响彻宇宙尽头的凛然之声。

“《星光……连流击》——!!”

两把剑以眼睛无法捕捉的速度交互挥出。每一击都会打出一颗闪耀着青白色光芒的《星》,化作流星直接击中对面的朱雀。超乎想象的冲击产生的轰鸣也在摇晃着春雪的身体。

被Sky.Raker的超加速能量作用下的流星一个接一个地打中,就算是四神朱雀,也发出了尖厉的惨叫。大量真红的羽毛与产生伤害的效果从失去了火焰装甲的巨体上飞散。在春雪的视界中表示出来的朱雀那高达五段的体力槽,也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削减。

“切……啊啊啊啊!!”

黑雪姬的双剑在一刻不停的不断闪现,将心意做出的流星一如速射炮般的击发出去。十击。十一击。现在在朱雀的两翼已经开有数个大洞了,身体与尾部也到处被撕裂。然而左眼中燃烧着的愤怒却没有消失。即使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却还是“嘎”地张开了嘴,打算要强行发射出火焰吐息。

“——噢噢噢噢噢!”

春雪反射性的大吼一声,紧紧地握紧了右拳。光从全身开始集中,并且不断凝聚,变成了光之枪后——投了出去。

“《光线枪》!!”

化作一条光线奔跑在宇宙中的枪越过了黑雪姬的右侧,准确无误的击中了朱雀的左眼。

在即将要释放出的吐息之炎晃动的瞬间,黑雪姬抓住这个破绽轰然将最后的——第十六个星放了出去。拖着彗星一般的尾巴划破天际的光芒直接命中了朱雀的口腔,将火焰吐息的超高热能量引爆了……。

视界的全部都被红色的光所覆盖了。

会令人误认为是第二个太阳一般过于巨大的火球出现了,随后压倒性般强大的能量奔流朝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被爆风推回来的黑雪姬与枫子的身体,被春雪伸出的两手拼命地抓住了。再次分别在左右抱好后,背中的羽翼将能量的激流化作了推力。连朱雀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爆炸使得它的最后一条体力槽也仅仅剩下了一半左右,从而再也没法轻易靠近了。

春雪绕着火球飞了一个大弧线,开始进入了降落地表的路线。

红色的光芒渐渐减弱,,濒死的巨鸟的身体露了出来。如今却已经再也没有神的威严,只能无力地拍打着破烂不堪的两翼了。

——打倒它的话,就得趁现在吗!?

一瞬间,春雪这么考虑到。不过随后,不思议的光芒就将朱雀的巨体包裹了起来。那是白色,青色还有黑色的三重光环。瞪大眼睛像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更加不可思议的现象出现了。朱雀的损伤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恢复了。损失了九成以上的体力槽也在急速的回复。

“……没想到,连在宇宙中也能得到其他《四神》的支援吗……”

听到黑雪姬的自言自语才恍然大悟。守护帝城四方的四只超级守护兽是相互连结起来的。就算一只受到攻击而受损,只要其他三只不在战斗状态的话,都可以接受它们的支援而能够无限回复。

“穷寇莫追,鸦”

听到枫子的话春雪点了点头。这次的目的并非是要消灭朱雀而只是逃离其领域罢了。拍动着仍然被银色的过剩光包裹的双翼,借着稀薄的空气开始垂直下降。周围的黑暗渐渐变成深蓝,然后在渐变成清澈的水蓝色。

不久之后就逐渐接近了厚厚的云海,一头扎了进去。穿过灰色的云幕,朝着《魔都》关卡的天空飞着。在遥远的下方,已经能看到被正圆形的城墙所围绕的巨城与从巨城的南门延伸出去的大桥了。在桥的南端猛挥着手的三个人的身影,春雪已经能够目视到了。

春雪在大桥上空一百米左右的高度改变了身体方向,脚朝下慢慢变成了滑空的姿势。一边慎重的控制着羽羽翼以免超出大桥的范围,一边也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朝着地面飞去。大桥表面覆盖着的地砖纹路开始浮现出来,解析度开始慢慢增高——

终于,春雪与黑雪姬和枫子的双脚同时接触到了大桥的表面。

这里是,大桥的南端,也就是距离开四神朱雀的领域仅有一米的地点。

面前则是三个同伴的笑脸。站在右边的Ardor.Maiden大概也已经接受了千百合必杀技的回复吧,复原了的左手与右手一起朝前伸了出来。

春雪三人一步,两步,当迈出第三步的时候,终于离开了大桥。

拓武与千百合、谣的声音一同响起

“欢迎回来”

黑雪姬与枫子,以及春雪的回应也重合在了一起。

“……我回来了”

然后最后再往前一步——

春雪与拓武。黑雪姬与千百合。枫子和谣,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同时,对面的祭坛上空屹立起着的一道赤红的光柱,就这样被吸入了地面,消失了。

这一瞬间,黑之军团Nega.Nebulus全员参加的《Ardor.Maiden救出作战》与《帝城脱离作战》就全部完成了。1.001536800153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