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第七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七章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七章 第七章

今天第二次对战的舞台,是所有地形都由钉有铆钉的铁板生成的《铁钢舞台》。

特征方面,首先是硬到不行。很容易导电。还有脚步声异常的响。如果对战假想体是连脚底都是金属的金属色的话那就更不用说了。

发出‘铛!’一声尖锐金属音而降落到舞台上的春雪低着头,等待第二次脚步声的到来。可是过了数秒也什么都没听见,于是他抬起脸来,四下张望。

本来的梅乡中学保健室变成了没有床也没有桌子、徒有四壁的房间。地板也好墙壁也好天花板也好,全都是闪耀着暗淡光芒的厚铁板。加速前本来几乎紧贴着的对战对手遵从《至少间隔十米而实体化》这一Brain·Burst中的规则,静静地伫立在房间东方的墙边。

让人联想到黑曜石的光滑而漆黑的半透明装甲。睡莲形的裙甲与极细的身躯,V字形的尖锐面罩。而四肢则全部都是修长而锐利得让人毛骨悚然的剑——。

一眼看到那无论见过多少次都看不够的黑之王《Black·Lotus》那美丽而勇猛的站姿,春雪就终于理解到为什么刚才没能听到脚步声了。虽然只是短短一厘米,可黑之王那尖锐的双脚确实浮在地板之上。她是在加速世界里也为数甚少的《浮游移动型假想体》。

黑雪姬就那样继续注视春雪的假想体《Silver·Crow》数秒,最后以类似于滑动的方式向他前进。她停在春雪眼前,紫蓝色的双眼在黑色镜面面罩的深处发出鲜明的光芒。

“只看外观我就知道了,春雪君。你又经历了一次严峻的战斗吧……”

春雪马上就明白到,温和地响起的这番话语指的是昨天傍晚进行的,他与拓武之间的那场激战。他还未向黑雪姬详细说明从昨晚到今早发生过的事情,不过应该已经看穿他们两人曾经以脑加速者的身份通过拳头与拳头来互相倾诉了吧。

那确实是一场非常痛苦而艰险的战斗。为了把差点被ISS插件这一暗黑力量所吞噬的挚友拉回来,春雪失去了左臂与左边的翅膀,遍体鳞伤、全身皲裂,却仍不断地站起身来。他受不可思议的黄金色少女鼓励,召唤出作为《灾祸之铠》原型的神器《The·Destiny》的一条手臂,竭尽了所有的心意。

尽管结局是拓武为了救差点被ISS插件复制体寄生的春雪而使用必杀技击穿自己,可是那场战斗在春雪心中所留下的东西应该是确实存在的。真要说的话,那应该是少许的《相信自己的想法》吧。正因为存在着这种想法,在接下来的那场《Brian·Burst中央服务器》中的不可思议的战斗中,他才能使出射程超越《光线剑》的新心意技。

不过,一受人赞扬就会畏畏缩缩甚至已成习性的春雪只是扭扭捏捏地摩擦着双手,低下头去。

“不、不,没有啦……我这人一直以来都只是在受别人帮助……”

“呵呵,能产生这样的想法就已经是成长的证明了”

黑雪姬短短一笑,用右手的剑背轻轻一敲春雪的后背,说道,

“来,让我看看吧,春雪君。现在的你所学到的心意技的全部吧”

春雪这时确实很想再扭捏一会儿,可是现在两人所在的并不是无限制中立战场,而是通常对战战场。能够在此停留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千八百秒。修行心意时,仅仅为了学习一招基本技而花上数周以上也是非常正常的,因此三十分钟实在是太短了。连一秒钟也不能浪费。

春雪深吸一口气,用力将其积蓄在下腹部,随后点了点头。

“是。——我上了”

他移动数步,在距离空房间南侧墙约三米的地方停下。

那里本来贴有白色的墙纸,不过现在都变成发红的钢铁厚板了。只看那上面钉满的铆钉,就能感觉到其压倒性的硬度。

但是这种硬度终究不过是记载在服务器上的数值而已。想以‘贯穿’这一意志之力将其覆盖应该也是可能的。春雪慢慢弯下腰,先把左手架在腰间,五指笔直地并在一起。

将《贯穿之光》的想象集中到指尖,随即银色的光——《过剩光》出现,照亮了昏暗的房间。随着想象逐渐集中,铃——,共鸣声微微响起,光覆盖了从左手到手肘附近的位置。现在心意发动的速度比起以往应该快了相当多,不过春雪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迅速地抽回左手,

“——《光线剑》!!”

在技名发声的同时,他猛然回旋腰部,把左臂往前刺出。

伴随着‘嗖叮——!’一声清脆的音效,化为剑形的银光从左手伸长了整整二米以上,深深地刺穿了厚重的钢铁之墙。

不过春雪并没有就此停止动作,而是把右脚大幅后拉,把右臂精准地放在了肩上而非腰间。收回的左手则水平地架在身体前。

这次轮到右臂上出现银光,开始强烈地闪耀。

“……哦哦哦!”

呐喊自然地从口中迸发。他把从右手猛然伸出的长达数十厘米的光之箭架于左手手背——解放。

“《光线枪》!!”

这是刚刚在今天早上用过一次的招式,而且当时还有赖于千百合的帮助,不过春雪非常确信自己能够做到。以枪形而非剑形放出的心意之光准确地命中了三秒前光线剑所击穿的墙壁破洞,再次将其猛然贯穿。

停止了一瞬的光之枪化解为数根缎带而消失了。紧接着,钢铁墙板本身就像无法完全吸收其威力一般粉碎了。在墙上开出的大洞对面,矗立在相当于现实世界的梅乡中学前庭处的一根铁柱被拦腰切断,倒落在地,将地面震得轰响。

春雪所在的位置距离铁柱至少有十米。这跟方才使出的光线剑相比,确实有着三倍以上的射程距离。

“…………呼”

在轻吐一口气、放下了双手的春雪背后,响起了叮、叮的清脆声音。转头一看,只见黑雪姬就像在鼓掌一般敲击着双臂的剑。

“精彩。实在是非常精彩的想象,春雪君”

“啊……谢、谢谢夸奖……”

仍未习惯受人褒扬的春雪缩起脖子,低下了头。不过听了黑雪姬紧接着说出的台词,他又一下子把脸抬了起来。

“你的那种心意,作为基本的《射程扩张技》来说已经到达完成的领域了。把两手形成的剑高速伸缩的格斗技《光线剑》,把积蓄好的力量从右手以枪形放出的中距离战用的《光线枪》,两招都是目的意识明确的好招式。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今后即便能够通过招式联系来磨炼瞄准精度与发动速度,也难以期待有飞跃式的发展……”

“诶……”

——那也就是说,我的心意就此止步……了吗……?

尽管春雪愕然地这样想道,差点就垂下了肩膀,不过在那之前一瞬被接着响起的声音制止了。

“要失望还太早了哦。我才刚刚说过吧,心意系统是存在《第二阶段》的”

以浮游移动无声靠近的黑雪姬以音量较低的声音就像在教导幼儿一般低语,

“你……你的心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要相信这一点,一切才能真正开始——你方才展示的招式属于心意四种基本技之一的《射程扩张》。基本技尽管外观多种多样,可是只要种类相同,它们实质上的性能就非常相似。这些你都还明白吧?”

“是……是的”

春雪一边点头,一边回想起以前仁子——《赤之王》Scarlet·Rain展现过给他看的、她独自的射程扩张技。

仁子的招式,是高速地投出手上生成的炎块,把远处的目标物燃烧殆尽。已经连技名发声都不需要的高速起动以及超过五十米的长射程远远凌驾于春雪的招式,不过《远距离单体攻击》这一本质是共通的。

就像在等待春雪理解到这个地步一般,黑雪姬也点了点头,缓缓举起右手的剑,说道。

“——与之相对,心意的第二阶段,也就是所谓的《应用技》,则是把两个以上的基本四印象组合起来,又或者具现化一种彻底的全新想象,引发更加大规模的《事象覆盖》。把先前的竞速活动破坏了的Rust·Jigsaw的《锈之秩序》,以及在那个招式之下保护我们的枫子的《庇护风阵》正是第二阶段的招式”

“……还有,学姐的《夺命击》也一样吧?那个招式是射程扩张和威力扩张的组合对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听完春雪的话,黑雪姬好像有点害羞一般点了点她那半镜面的面罩。

“嗯,怎么说呢……算是这么回事吧。可能‘结果上来说变成这样了’才是比较准确说法……这姑且不论。春雪君,你也总算到了进入这第二阶段的时候了”

话语的前半部分有点难以理解,不过春雪连思考其意义的时间都没有。他挺直身子,喊道:

“是、是!我会努力的!”

不过在这时,一个新的疑问在他脑里浮现了。

“……那个,可是,刚才在保健室里,学姐你不是说,要习得心意的第二阶段就必须在现实世界中也理解想象的力量和意义……之类的吗?那具体来说是怎么一回事呢……?”

“嗯……那是啊……”

黑雪姬刚想说明,却又中断了话头,注视自己那仍然抬在胸前的右手——那锐利的剑锋。不知为何,她那青紫色的双眼带上了几分紧张之色,就像在私语一般继续说道,

“……那番话的意思很难用言语传达,就用实际演示来代替好了。春雪君,其实我最近也在挑战习得新的《应用技》”

“诶……”

春雪不禁吞了一口气,目不转睛地凝视黑雪姬的假想体的面罩。新的应用技——也就是说超越《夺命击》的超攻击力吗?她想在这个房间里实际演示?

“啊,那、那就到外边……”

看到春雪想要这么说,黑雪姬微微摇头,制止了他。

“不,不必如此,在这里就足够了”

然后,黑之王Black·Lotus就把右手的剑的尖端对准春雪的身体,使之静止。

——怎么这样,难道说要把我当成那新招的实验台来用吗。

——不,这真的有可能。毕竟这个人是把我从旧东京塔顶推下来的Sky·Raker的盟友和主人。那样的话,心意的指导法比她更为斯巴达式也一点都不奇怪。别害怕,要感到幸运。居然能够首个体验自己深信不疑为加速世界最强的人的未公开招式,实在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修行了。要挺起胸膛来接受。

春雪在零点一秒内高速展开这番思考,然后咬紧牙关,屏住呼吸。

一直伸直着右手的黑雪姬也在护目镜下眯细眼睛,同样展露出集中精神的气息。

锐利的剑尖‘啵’一声产生出黄色的光——过剩光。光芒微微脉动,逐渐薄薄地覆盖到距离剑尖约二十厘米的地方。

春雪瞪大双眼凝视着这一切,却还是感到一丝疑惑。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很温暖。包覆着剑的光芒实在太过温柔、飘渺而温暖,让人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它会造成巨大的破坏。

不过与之同时,跟现象的温和形成鲜明对比,黑雪姬则是毫不夸张地正在竭尽全心全魂的想象力,春雪也很明白这一点。纤细的假想体微微地颤抖,双脚也时而晃动。

这时传来微弱的声音。

“春雪君……给我手”

在思考这番话语的意义或者感到疑惑之前,春雪就像遭到吸引一般把自己的右手伸了过去。他把指尖靠近黑雪姬伸出的剑的剑尖,轻轻触碰。

如果黑雪姬的心意属于攻击型的话,在这个时候应该就会发生《事象覆盖》,无视于金属色的硬度而将春雪的手指切落吧。

然而,实际上却没有发生这样的事。相对地,完全超乎想象的一个现象被具现化了。

漆黑而锐利的剑——轻轻地消解了。

剑尖变成了四个。稍下一点的地方还有一个。一共分割成五根的纤细而苗条的器官被从墙上的大洞照进的光芒照亮,闪闪发光。

这是…………

手指。手。

除了微弱的过剩光以外,没有产生一切声响与光芒的,细微变化。

春雪先是反射性地想为什么她要特地下降自己的攻击力,然后才终于意识到,这《应用心意技》,乃是远超于一切巨大范围攻击技之上的、无比惊人的奇迹。

所有的脑加速者,都无法习得跟自己属性相反的心意。

过去赤之王仁子曾经说过,这就是心意系统的大原则。

从那四肢皆是剑的造型看来,黑之王Black·Lotus的属性明显是《切断》。把触碰到的东西全部切断。加以拒绝。不管是什么人都无法接近的孤傲黑莲。就连唯一的《孩子》春雪,也还有很多黑雪姬的情况不甚了解。无论在多么接近的地方互相注视,在两人独处时说多少话,心灵的深处也仍然隐藏在暗夜之中,无法窥见。

不过,春雪一直觉得这样就好。觉得那也是这位名为黑雪姬之人的美的一部分。

然而——黑雪姬刚才却在他面前主动否定自己的属性。她在他眼前,通过想象否定了自己过去所说过的‘连用来跟人牵起的手都没有’这番话语。

这一心意里一定包含着一条宣言。她要作为Nega·Nebulas的军团长,以与过去不同的形态面对成员们。她要伸出手来,敞开心灵,不仅在加速世界中,而且在现实世界中也要以真正的羁绊跟他们联系起来——

“…………学、姐…………”

春雪一边如此低语,一边伴随着剧烈的痛苦而自觉到,自己真的完全不了解她,自己一直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用着《孤傲的美》这种肤浅的词语。

视野逐渐模糊、扭曲。春雪一边在银色面罩下流泪,一边想要用自己右手的手指轻轻地缠住那五根像针一般纤细的手指。就在漆黑与白银相互触碰,感觉到刹那的温暖传到了意识之中的一瞬间之后。

黑雪姬的《右手》伴随着像是无数小铃鸣响一般的飘渺而硬质的声响化为细微的结晶而粉碎了。

“啊…………!”

在春雪发出叫声的同时,黑雪姬就像用尽了力气一般倒下了。春雪在无意识中伸出右手,支撑住她那纤细的腰部。

Black·Lotus把直到肘部附近都失去了的右臂抱在胸前,在一段时间内就像在忍受痛楚一般——不,事实上就是这样吧,不断重复浅呼吸。不过她最后还是抬起了脸,用温和的声音低语:

“十七秒……大幅更新记录了呢。这应该是因为……有你在身边吧”

这番话也就意味着,黑雪姬至今为止曾无数次挑战这一应用心意技,从而粉碎过自己右手。

“…………学姐”

春雪无法抑制住自己那无限溢出的感慨,以颤抖的声音重复了这一句话。他受冲动驱使,用力紧紧抱住手臂中的假想体,拼命地继续说道,

“学姐……太感谢你了。我感觉自己明白了。想要学会第二阶段的心意……就必须去面对现实中的自己,而非对战假想体对吧。不仅在加速世界中,而且在现实世界中也必须一直思考自己到底在害怕些什么,渴望些什么,想象些什么,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说的没错”

在耳边响起的回应的音量几乎等同于无声,不过却响彻了仅有二人的对战舞台。

“这对于纯粹的《负之心意》使用者来说是不需要的步骤。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愤怒、憎恨还有绝望从一开始就是与现实中的自己不可分割的东西。可是,要产生《正之心意》——希望的力量的话,那就无论如何都需要《反转心之伤》这一步骤。在现实世界中从正面去面对那在加速世界中被复杂化为对战假想体这一形象的自己的创伤,将其接受,并升华为希望之想象……这并不是易事。这是因为要掉下《心之穴》非常容易,可是从中爬出来的道路却非常艰险……甚至连以脑加速者的身份度过了庞大时间的我,也无法如愿地做到把剑变为手指这种程度的事情。不过……”

黑雪姬在此时一度中断话头,抬起脸来,从双方的面罩几乎要碰在一起的距离捕捉住了春雪的眼睛。

“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就应该能够做到。如果是独力意识到《想象是什么》的你的话”

要是平时的话,这也许是春雪反射性地说出“不可能啦”或者“我这种人”的场面。但是唯有现在,春雪把身上的懦弱全部甩去,深深地点了点头。双方的面罩“铛”一声碰在一起,不过他保持两者相碰的姿势低语道:

“是。我……我会努力的。也许无法赶在今晚的《帝城脱出作战》之前完成……即便如此,我也会去努力寻得我的《希望之想象》的”

“嗯——我也会努力的。下次至少要维持三十秒,跟你好好握次手”

这番低语蕴藏着让春雪一如既往地动摇的威力。

“诶,这个,那个……”

他在银色面罩下不断地高速眨眼,最后勉强想出回应的话语。

“对、对对、对呢。而且有手的话,《出招表》之类的操作感觉就会很轻松呢”

刚说完,眼前的紫蓝色双眼就发放出危险的光芒,多增了几分冰冷的声音——

“……对呢。本来还想说这场对战就平局了事的,不过没有手操作很麻烦,还是普通点赢掉算了”

幸好,黑雪姬用左手的剑尖接受了春雪提出的平局申请。

结束直结对战,复归到现实世界中的春雪呆呆地看了几秒钟天花板,然后才终于重新认识到现在的状况。自己睡在保健室的床上,而黑雪姬则躺在自己身边,身体还紧紧贴在一起这种连上世纪的恋爱喜剧漫画也会吓一跳的——

“春雪君”

吐息轻碰左耳,春雪猛然缩起身子,然后畏畏缩缩地往左边看去。

随后,春雪就马上忘却了紧张和惊慌,瞪大了眼睛。

黑雪姬横躺在床单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那白皙的右手。如同珍珠一般光润的娇小指甲反射发光板的照明而闪闪发光。她眨了一次自己那漆黑的眼瞳,把焦点移向春雪的眼睛。

“春雪君,你还记得吗。我第一次跟你解说Brain·Burst的那一天……我在《初期加速空间》里向你伸出手,说道‘这虚拟出来的短短两米,对于你来说就那么遥远吗’”

根本不可能忘记。

在那个时候,春雪把视线从那只向自己伸来的手上移开,在胸中答道‘很远’。

看春雪点了点头,黑雪姬就露出略带悲哀的微笑,继续说道:

“其实啊……那两米对于我来说也非常远。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我很久……真的很久不曾试过主动向别人伸出过手了。我一直害怕去握别人的手。就连本应心灵相通的军团成员……枫子和谣,Curren和Graph他们的手,在真正的意义上来说,我也许也在拒绝。不过啊……在全息壁球区跟你相遇的那一天……不,在那之前,自从发现了那只在局域网的一隅为了躲避旁人眼光而低着头拼命奔跑的桃色小猪的那一天开始……”

黑雪姬在此时闭上了嘴巴。不过,春雪感觉自己通过仍然连接着的直结连接线确切地接收到了那没有说出来的话语。

再一次的微笑,以及低声的细语。

“如何呢,春雪君。那天的两米,是否有所缩短……?”

春雪什么都说不出口。这是因为喷涌而上的感情过于巨大,填满了他的心胸。

相对地,他把自己所有的勇气凑在一起,举起自己的双手,轻轻地包裹住那仍然高举着的白皙右手。

很温暖。跟《铁钢舞台》上触碰了短短一瞬的Black·Lotus的《右手》相同的温暖渗进掌中,穿过神经系统,在意识的中央发放出金黄色的光芒。

黑雪姬把左手也一并举起,包覆春雪的右手外侧。在充满温暖光芒的世界之中,只存在着互相接触的四只手,以及温和地微笑着的美丽脸孔。

长长的睫毛轻轻垂下。脸的角度一变。

就像受到吸引一般,春雪把上半身稍稍前移。黑雪姬也闭着眼睛,同样把身体靠了过来。距离那白皙的脸——或者说樱色的嘴唇,已经只有短短的十五厘米了。再靠近一点。距离缩短到十厘米以内——

门滑开的‘喀拉’一声让状况戛然停止。

黑雪姬以瞬移一般的速度移开身体,拔出直结连接线,跳下床,回到旁边的椅子上。在短短二秒后,白色帘布的接缝处被提了起来,堀田教谕露出脸来。

“身体感觉如何了,有田同学?”

“……………………”

见春雪张大眼睛和嘴巴静止在那里,教谕就皱起了眉头。

“脸好红呢,又发烧了吗?”

“…………不,我没素”

春雪只能如此回答。至于衣冠楚楚地坐在椅子上的黑雪姬,则是一副非常平静的表情,连一滴汗都没有留。真是可怕的精神控制力。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双手里还像原来一样握着保冷瓶。

看见她以一副《保健委员代理》的动作把瓶子向他伸来,春雪只好去吸吮上面的吸管。1.001153100115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