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六章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六章 第六章

要问五个工作日里面最喜欢哪一天的话,春雪大概会不怎么犹豫就回答是星期五。这对于大部分的学生来说——也许大人也一样——应该都是一样的吧。‘明天和后天是休息日’这种兴奋感实在是难以取代。

不过,要说最讨厌的是星期几的话,那就有点微妙了。当然,跟常人同样很烦星期一,可是又有着能够与时隔两日的敬爱的副学生会长阁下见面的喜悦,而且尽管仅限于这学期,不过那每天都会变的午餐在星期一可是炸肉饼咖喱这种神菜式啊。

如果因此而格外大发慈悲特赦星期一的话,那接下来轮到的就绝对是星期四了。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星期四有着‘第一节就是体育’这种不可饶恕的课程安排。

“嘿,有田,嘿!”

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汗流浃背、双脚发软的春雪就条件反射地想要把双手抱住的篮球往那边投去。

然而,举起手来的队友的身影马上就被对方队的选手遮挡而看不见了。在视野左下方倒数五秒以及二十四秒超时的电子式数字正在确实地减少。春雪一焦急,就用双手把球高举过头,想要胡乱地向着最前线投出一记长传。

可是,就在传球投出前一瞬,有人以电光火石之势从后方轻巧地把球抢了过去。

“谢了!”

留下这可恨的声音而华丽地运着球杀向己方阵营的这位高大的学生叫石尾,是篮球部的正式选手。在围满球场四周的女生们的欢呼之中,他在转瞬之间甩过前来盯防的两人,轻松上篮。篮网沙地一摇,在视野右下方以半透明覆盖方式显示的22-36这一比分的右侧变成了38。

“别介意”

方才要春雪传球的队友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可是春雪无论如何都忍不住在他的声音里寻找那感叹《跟有田同队的不幸》的感觉,而不是《跟石尾不同队的不幸》。

体育馆的两块篮球场分成了男生用和女生用,而且二十个男生还分成了四组,所以一场比赛只有短短二十分钟而已。想在仅剩的七分三十秒里逆转怎么想都不可能,不过至少不要再犯显眼的低级错误了——在这么祈祷着准备返回自己位置的春雪背后,跟方才不同的声音悄然响起。

“小春,重要的是对总体的想象啊。跟《领土战》一样的”

说完这句话就走开的,是偶然同队的黛拓武。虽然正处于劣势,可是与有着篮球部正选的队伍为敌而仅仅落后十六分,这倒不如该说是打得足够好了。个中理由,是因为有球技方面应该完全是个门外汉的拓武作为前锋而在奋斗。

……对总体的想象?和领土战一样?

春雪一边啪嗒啪嗒地追着接好界外球随后带球进攻的拓武跑,一边在心里苦思冥想。

Brain·Burst的《领土战》,指的是每周星期六傍晚举行的军团间领土争夺集团对战。通常的对战最多只能进行二对二的组队战,不过领土战之中则至少是三对三,在某些场合下还会展开十对十以上的大规模战役。

到了那种情况下,想要再仅仅依靠个人获胜就已经不可能了。要一边认识广大舞台上的总体状况,防御敌方的主要攻击,同时抓住对方的破绽……也就是说,需要一种综合性的《战局想象》。

拓武想说篮球比赛跟这一样吗?

可是,春雪所在的队伍已经在做与之类似的事情了。敌方的主要火力明显是篮球部的石尾,所以采取了常时两人盯防、封锁其动作的作战。春雪和另一个人担任防御性的中锋,而前锋则有拓武一人担任。然而,即使两个人一起上也很难阻止石尾,而且我方的攻击主轴仅限于拓武一人的话,自然不可能拿到多少分。虽说如此,可要是舍弃防御,转换成攻击型的布阵的话,那也只会让重获自由的石尾肆意大闹而已。

……这样的话,不管怎么想象战略都没用的啊,阿拓。这就像是对方有《王》,而我方却有个《Lv.1》一样。

春雪忍不住在心里如此反驳挚友。当然,Lv.1指的是自己。腿脚又慢,身材又矮,而且还不擅长运球,这样的人在篮球比赛里跟只会碍事障碍物没什么区别。

就在这个时候,拓武随着沉重的‘咚!’一声倒在球场之上。他假装要冲到对方篮下,实则想要尝试投三分球,从而让慌了手脚的对手接触到了自己的身体。尖锐的警告声响起,视野中央闪耀起蓝色的【FOUL】文字。蓝色是对方队伍的颜色。

“阿、阿拓!”

春雪连忙想要跑到他身边,不过拓武好像在说‘没问题’一般举起一只手,随后马上站了起来。他冷静地投进三个罚球,比分变为25-38。

春雪想要跟迅速回防的拓武搭话,突然把话吞了回去。

方才挚友所说的《想象》一词,是不是并非弱点啊战术这种等级——而有着更大的意味?

刚刚开始上课时,在学校内部系统进行完随机分队,得知对战对手中有石尾在的那一瞬间,春雪就在内心里想‘这下没戏了’,而四个队友之中的三个应该也一样吧。也就是说,他们在比赛开始之前就已经陷入《战败的想象》之中了。

不过恐怕拓武不一样。尽管受其沉稳的言行与理性的容貌所掩盖而少有显现,可是他原本就是个纯粹的战士。所以,小学时期在剑道教室被人用非常过分的方式欺负的时候他也没有就此放弃,而且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忍不住去确认那据说能够消除假想体弱点的《ISS插件》的传闻吧。

而在这区区体育课上的区区二十分钟的模拟比赛之中,拓武明知实力差距历然,却仍然拒绝抱有《战败的想象》。没错,这简直就跟Brain·Burst的领土战一样。在那种战斗中,双方都会用尽所有的战术和战略,而在这之上,先觉得‘这下不可能赢了’而放弃的一方就会输。

“……抱歉,阿拓”

尽管低语应该没能传到挚友耳边,春雪仍然注视着他宽广的背,咬紧了牙关。

还剩六分二十秒。在这期间,至少得把战败的想象丢弃掉。绝不去想‘赢不了’,去做自己能做的事情——那么,我能做些什么?华丽的抢断也好,灵敏的运球也好,春雪都不可能做得到。可是就算只是个大块头障碍物,应该也有些事情能够做到。障碍物……

“……!”

春雪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其后开始以猛烈的速度操作虚拟桌面。

文科省谨制的球类运动用应用程序有着各种各样的机能,可是由于虚拟现实显示非常不适合用在球类运动中——当然,是因为那会挡住最紧要的球——所以充其量就用来在视野边缘用半透明覆盖方式显示得分和比赛时间而已。其实干脆把量子接续终端脱掉也没关系,不过监控运动中的学生的心跳、体温和血压是法律所规定的义务,所以也不能这么做。

不过现在,春雪在应用程序中打开球场状况的标签页,让其在视野中央偏下的地方俯瞰显示。在倾斜的长方形上,红蓝各五个的圆形正在不规则地移动。这当然就是选手全员的现在位置。然后利用过滤功能使之只剩两个。剩下的红圆是自己。而蓝圆则是敌方的王牌石尾。

敌方投掷界外球,比赛重新开始。春雪马上啪嗒啪嗒地开始移动,在肉眼捕捉到的篮球与在自己背后活动的石尾连成的线段上伸开双臂。

春雪拼命地大幅度挥手,以把自己那本来就够宽了的身体进一步扩大,想要借此封锁对方跟石尾间的传球球路。虽然观众们因为春雪那傻傻的动作而哄堂大笑,持球的敌方选手则咂了咂舌头,横传给别的选手。然而与之同时,春雪也向左跑了几米,再次上下大幅度挥臂。

这就是春雪所想到的《能做到的事情》了。

对方队采取的是单纯靠稳守篮筐之下的王牌石尾来发起内线攻势的强硬作战。既然知道球最终会被投向内线,那就先通过AR显示准确把握背后的石尾的位置,然后去成为连接他和球的轨道上的《障碍物》。

以春雪的运动能力不可能做到紧贴在石尾本人身边进行单对单盯防,可是只要预测传球路线,让移动距离最优化的话,也许还是能勉强一直把这一职责一直完成到比赛结束为止的。

这时,对方选手再次做出了向正侧面传球的动作,于是春雪也准备向那个方向移动身体。

然而对方在投出球之前紧急制动。与之同时,背后三米处的石尾向反方向跑去。这是假动作。春雪用撑在地上的左脚勉强吸收惯性质量,然后把身体向右边扔出。拼命伸出的右手——跟对方选手投出的球‘砰’一声激烈碰撞。当球准备反弹出去的时候,春雪在无意识间以Brain·Burst中的《柔法》的要领消除其去势,将其拉到胸前,紧紧抱住。

“有没搞错!”

春雪的想法跟这位瞪大着双眼发出这般叫声的对方选手一样。可是如果在这时发呆的话,又会被石尾从身后抢过球去。

“嘿!”

再次从左边听到这样的声音,春雪反射性地把球——这次没有先举高了——投了过去。接到球的己方选手——名叫仲河的水泳部员——通过几米的运球把球带入敌阵,随后传给跑在右边的自队王牌·拓武。

这边可谓畅通无阻,拓武以让人不禁产生‘不愧是青系的’这一想法的猛烈突进冲到敌方篮筐下,漂亮地投入了一记充分发挥了其身高优势的跳投。‘哔-’一声的轻快SE在听觉里响起,得分显示表成了27-38。

“Nice,有田!”

迅速返回己方阵地的仲河如此叫道。看到这位外貌非常有男人味的运动部员微笑着举起右手,春雪就反射性地想“要被打了!”,不过最后还是勉强举起左手,跟对方击了一掌。尽管与他其身后跑回来的拓武仅仅对视而笑了短短一瞬,但是应该传达的想法应该已经充分传达了。

在剩下的不到六分钟里,春雪一味东跑西跑,一路跑到最后。

脸上和身体上的汗如同瀑布一般流下,喉咙呼哧呼哧作响,脚和手臂都在微微痉挛,然而尽管如此,春雪仍然不打算止步。不知从何时开始,存在于视野里,不,是脑内的,就只有前方的球和后方的石尾了。

针对他们去想象自己应有的行动路线,一心一意地沿着其移动。

想象,及其实行。

在春雪那逐渐变得朦胧的意识的一隅,他突然回想起自己的在短短数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验。

那是——没错,他一个人在后庭的饲育小屋打扫时的事情。他拼命思考如何才能收拾掉那堆积得让人甚至觉得不可能通过人力除去的古旧落叶,想象其结果,接下来就一味地带着信心动手。虽然那也是项非常痛苦的工作,不过那些就像无限存在一般的落叶,到最后也全部消失了。

篮球比赛和打扫小屋当然完全不同。可是,它们的根部,也许应该称为《行动本质》的东西,搞不好是非常相似的。——不,记得在那个时候,他好像差点就要发现更加重要的东西了。

在与眼前的现实不同的另一个世界之中,某人跟自己说过的话语,现在在他的脑海里模糊地回响起来。

……从意识……发起的过于强烈的想象……将会超越制约……而实现。

这番话语为潜藏在那个世界的一种《力量》作出了说明。超越了正常系统的范畴,甚至能称之为超常现象的究极力量。在现实世界中不可能存在的奇迹。然而,其逻辑在某些场合下,却显得极其单纯————

就在思考这种事情期间,春雪也在一味拼命地左右跑动。

当然,这种临阵磨枪式的阻截不可能百分之百防住给石尾的传球。有时他也会无法阻止球传到石尾手上,那些时候敌方的王牌总会准确地入球得分。分差通过拓武和仲河的反击成功收缩到五分,可是在那之后双方一进一退,唯有剩余时间在逐步减少。

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春雪甚至把计时器和得分显示都从意识中排除出去了。观众们的笑声仍然一如既往,时而还会夹杂着几分喧闹,可这些都无法传到春雪的耳中。

“呼……呼……”

他听着从自己喉咙发出的痛苦喘鸣,以及在两耳深处咚咚作响的心跳声,一味按照一秒后的预测象行动。尽管他已经没有余力去参与攻击,可是只要对方队的王牌跟己方队的累赘能一对一抵消,剩下四人应该就至少能够打个势均力敌。在剩余时间少于两分钟的时候,至今一直负责盯防石尾的两名队友也开始参与攻势,抓住一时不知所措的敌方在防守上的破绽,把球送进篮筐之中。

还差三分。

“这边!”

看上去挫折感有点爆棚的的石尾一度回到己方阵营的伸出,举起手来,直接接过了界外球。再次上前盯防的红队两人想要阻止其前进,却被其电光石火般的回旋动作接连甩开。看来他至今为止一直封印着身为篮球部正选的《认真招式》。

“…………!”

看到石尾的身影逼近得占满了他那被汗水模糊的视野,春雪不由得整个呆住。面对来自正面的单挑,量子接续终端的AR显示起不了任何作用。

——Physical·Burst!

春雪拼命克制自己想在口中如此大喊的冲动。

如果使用能让意识停留在肉体同时知觉加速十倍的《Physical·Burst》指令的话,无论石尾使出怎样运球技巧也能轻松在其途中把球抢过来吧。然而,一切《卑鄙的加速》都被军团禁止。退一步说,这对全力向春雪发起挑战的石尾来说也是一种侮辱。

“哇……哇————!”

不用《加速》的春雪所能做到的,就只有一边这么叫着一边伸直双手而已。

逼近到眼前的石尾左手一闪,球从视野里消失了。当春雪发现他是在背后运球的时候,石尾已经从春雪的左侧猛然跑过了。

明知不可能追上,可春雪仍然前去追赶对着己方篮筐冲去的敌方王牌的背影。

在他跑了几步之后,眼前开始闪烁非常陌生的通红色字体。这是不知心跳数还是血压超出了正常值的警告。不过无视。只顾追赶那模模糊糊地浮现在四周几乎要变白了的视野的正中央的人影。

这时,春雪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与石尾同样高挑的轮廓挡在了石尾的前方。拓武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篮筐下了。石尾使出浑身解数,想要甩过跟他对上了的拓武。先是穿裆——再来后方换手。

“呜…………哈!”

春雪一边把残留在肺里的空气尽数吐出,一边对着石尾想要在身后运带的球猛然扑了过去。

拼命伸出的左手指尖碰到了颗粒状的橡胶——是不是真的碰到了,连春雪也不知道。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这时他的视野一片漆黑,连思维都急减速了。自己身体的前方撞到了某种又宽又硬的东西,在他意识到那看来是体育馆的地板的同时,如同悲鸣一般的尖锐声音在远方响起。

“小春!!”

那毫无疑问是本应在旁边的球场比赛的千百合的声音。

——真是的,集中精神打自己的比赛啦。

春雪最后一边听着跑到自己身边来几个人的脚步声,一边这么想着,记忆到此中断。

嘴里被塞进了某种细细的东西,总而言之先吸一下再说。

随后,一种冰冷而甘甜的液体流进了口中,于是春雪闭着眼睛忘我地喝了下去。他咕咚咕咚地把液体送进胃里,直到感到呼吸困难之后,才大吐了一口气。

春雪静静地抬起眼皮,只见纯白色的光猛烈地射向他的眼睛。他连忙闭眼,眨了许多次眼睛之后再次睁开。

光源是埋在天花板里的发光板。再加上成方形包围视野周围的白色帘布。看来这里不是体育馆。身体下的也不是硬梆梆的地板,而是松软的床单——也就是床。

在春雪想到“这里是哪里?”之前,脚那一边的帘布就随着轻快的声音被拉开了。

“哦,有田同学,你醒了?”

现身的是把及肩长发绑在脑后、在花纹T恤上罩着笔挺白衣的女性——梅乡中学的保健医生。姓堀田。也就是说,这里应该是第二教学楼一楼东端的保健室。

“啊……嗯……我…………”

看到春雪这么嘟囔着,堀田教谕那略带男性风貌的脸上就浮现一丝愕然的笑意,说道:

“努力比赛确实很重要,不过记得要注意自己的状况哦。血压再低一点的话就得叫救护车了”

“是、是……对不起……”

——对了,我在篮球比赛里因为贫血还是脱水而晕倒,然后被运到保健室来了啊。

总算认识到状况之后,春雪瞥一眼视野右下方的时刻显示,发现第二节课早就开始了。看来他失神了,不,睡了整整三十分钟以上。

保健医生迅速操作虚拟桌面,确认春雪的生命体征已经恢复到正常值之后,轻轻点了点头。

“第二节课期间你就好好休息吧。记得多吸收点水分。我要去开职员会议,得稍微离开一下,不过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不用客气,按呼叫按钮吧。那之后就交给你咯!”

沙,帘布被再次拉上,啪嗒啪嗒的拖鞋声逐渐远去。最后传来门的开闭声,保健室再度回归寂静。

恐怕堀田老师不顾会议开始一直照看春雪到他醒过来为止吧。在他恍恍惚惚地想着‘给人添麻烦了呢,不过这就是她的工作嘛’的时候,细细的吸管再次从脸的左边伸到了嘴边。

春雪在无意识中将其含住,吸吮。十分冰凉的运动饮料畅快地流到喉咙里。

“…………?”

这时春雪才终于诧异吸管到底是连到哪里的,于是把视线移向左方。难道是自动供水装置?难不成是机器人护士?

可是吸管是从个普普通通的保冷瓶中伸出来的。

而那瓶子由一只不属于春雪的白皙而纤细的手握着。

“………………?”

受仍然处于减速中的思维驱使,春雪转而让视线沿着那只手移动。那纤细的手臂是从黑色开襟衬衣的袖子里伸出来的。衬衣的胸口处系有胭脂色的缎带。装戴在纤细脖颈上的钢琴黑量子接续终端。在其上流淌的漆黑直发……

“……………………噗呵啊!”

春雪在发现至今为止连其存在都未能认知到的某人正坐在床边的瞬间,一下子把运动饮料从嘴和鼻子里喷了出来。

看到一部分水滴飞溅到对方的衬衣上,春雪的体温和心跳再次急速上升。他惊慌地甩动双手,用嘶哑的声音叫到:

“对、不对、起对不!不、不、不赶快擦掉的话就会渗渗渗到衣服里了”

于是那名坐在简朴折叠椅上的人物就用沉稳的动作把保冷瓶放到床上,说道。

“嗯,是吗。那就擦吧”

然后提起双手,取下挂钩式的缎带,把开襟衬衣的纽扣从上到下逐个解开。白皙得让人难以置信的胸口处的肌肤露了出来,然后甚至连那光滑曲面的上端也微微收入眼底。

“唏咕啊!”

春雪再次发出奇妙的叫声,夸张地向后仰去,却还是无法闭上眼睛,幸好——是不是该这么说呢,那双手在此时中止了自身的暴行。

“开玩笑的。湿了也不用在意,这用的是可以整件拿去洗的聚合布料”

不动一丝表情地说完这番话并把纽扣原样扣回的人物,当然就是梅乡中学里唯一的黑色制服穿著者兼副学生会长兼春雪的《家长》脑加速者兼军团长·黑雪姬。

整理好着装、在椅子上挺直腰杆的黑衣丽人用严厉之中又让人感觉到几分动摇的表情再度开口:

“——春雪同学。刚才堀田老师也说过了,我并不会说在体育课上拼命努力不好。可是,既然都装戴着量子接续终端了,那就应该留意生命警告。这次好像只是轻微脱水就了事了,但是万一有点闪失的话,这甚至可能会导致严重事故的啊”

“是……是,对不起……一不小心就太过投入比赛了……”

想要努力一把的,结果却只是落得被同班同学嘲笑,最后还在比赛中晕倒,而且这一系列愚蠢的行为甚至还被黑雪姬知道了。春雪沮丧地低下头去。白皙的右手神来,温柔地盖在他的左手上。

“用不着道歉,我并不是在责怪你。只是……别让我太担心了”

听到这降低了音量的声音,春雪抬起投来,只见黑雪姬用多了几许柔和的表情低语,

“从千百合同学那里听说你晕倒了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也会晕过去呢。差点就想用禁断的物理加速指令赶去保健室了”

禁断的指令指的是只有Lv9脑加速者才能使用的《Physical·Full·Burst》。它在性质上算是春雪在和石尾单对单时差点就想用出的《Physical·Burst》指令的上位版,可是效果的强度完全不可比拟。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不仅是意识,就连现实中肉体的动作都会加速到平常的近百倍。

当然,其代价同样极为巨大。使用者将会失去其积累的Burst·Point中的百分之九十九,一下子被逼到点数全失的边缘。黑雪姬所说的话应该只是玩笑,但是春雪还是条件反射性地不断摇头。

“没、没有真的用出来实在太好了。我那与其说是晕倒,不如说只是太累了头昏眼花而已……——那去通知学姐你的是小千是吧?”

“嗯,几乎跟你被运到这里同一时间。在这种地方,她也相当讲究公平呢”

“…………公、公平?”

看到春雪不懂自己的意思,歪了歪头,黑雪姬微露苦笑,用视线指了指自己的左侧方。

“千百合同学和拓武同学在第二节课开始之后也在这里陪了你一段时间。不过那样下去的话就会被当作旷课了,所以我让他们回教室去了。他们好像很担心呢,你还是发封邮件比较好吧”

“是、是”

春雪点了点头,在虚拟桌面上启动了局域网专用的邮件程序。他麻利地给两位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发送自己已经恢复意识、身体状况没有问题的报告,以及对他们陪伴自己的感谢。这时他突然回过神来,看着黑雪姬的脸问道:

“那个,学姐不去上课没问题吗……?无故旷课不是会在学籍档案上留下记录吗……”

“喂,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当然早就往学内系统里塞进保健委员的代行证明了啊。堀田老师也很爽快地给我签名了呢”

看到对方说着这样的台词抿嘴一笑,春雪只好反省自己问了个实在过于愚蠢的问题。黑雪姬让笑容的含意稍稍一变,微微探出身子半开玩笑地低语道。

“我也不是没想过要为报答千百合同学公平公正的体育精神而给她发行代行证,不过这次还是让她接受我的任性了。昨天难得连秘技都用上才能和你在学生会室二人世界,结果都没能说上多少话呢。不过那时确实事不得已就是了”

“啊……哈……是……”

由于在眼前闪闪发光的黑色眼瞳实在过于美丽,春雪不禁边发出破音边点了点头。

回想起来,昨天午休时,黑雪姬突然冲进了二年C班的教室,大喊‘要求饲育委员长马上前来报到!’。由于误会而参加竞选导致受任这一职位的春雪做好了因某些理由而被责骂的思想准备,跟着她到了学生会室,结果发现黑雪姬的报到命令居然只是为了跟他在密室里二人世界的口实而已。

当然,对于春雪来说,能跟黑雪姬单独两天也是一件很开心——不,已经超越开心,成了一种像做梦一般的体验了。

可是她在春雪心里,实在是过于重大而贵重的存在了。并不仅仅是作为脑加速者的《家长》和《军团长》。把春雪从泥沼拯救出来,给予其希望的《恩人》。宣誓了绝对而永远的忠诚《剑之主》。这样的话语同样远远未能尽道心中的感情。没错——也许应该索性用这么一个词来形容。她是《奇迹》。

生存方式就像视遥远的彼方之星为目标而一心一意前冲一般的黑雪姬,虽说是有那么一些事由,可是居然能看上春雪这样的人,向他搭话、伸手,除了将其称为奇迹,又还能够如何形容呢。事到如今,她就等同于在春雪的世界中心发放出炫目光芒的巨大宝石。她实在是太过美丽,美丽得仿佛只要用手一碰就会像幻梦那样消失一般。

尽管到了最近总算能跟她正常说话了,可是只要意识到现在正和黑雪姬在密室里二人独处,心脏就会扑通扑通直响,呼吸变得急促。不,现在的状况比昨天的学生会室更加要命。

毕竟四周被白色的厚帘布紧紧包围,春雪躺在床上,而黑雪姬则手撑在床的一端,探出身子注视着春雪。

继续沉默下去的话,自己的思维可能就要超脱到非常可怕的领域去了,因此春雪强行一拉操纵杆,继续进行对话。

“……那个,昨天真的很对不起。仔细一想,我甚至没有好好跟你说明情况呢……”

“嗯……我倒是觉得已经通过你发来的邮件掌握到概要了……本来有很多问题想要具体问问的,不过因为你弄出了这种事件,这些想法都一下子从我脑袋里飞走了”

“对、对不起……”

春雪一边扭扭捏捏地摩擦着双手的指尖,一边连续两次道歉。

昨天春雪之所以会从学校猛冲回家,当然是因为担心拓武的状况。而那绝对不是杞人忧天,他差点就要被《ISS插件》支配精神了,不过最后通过与春雪间的对战重获自我,而通过深夜时在《BB中央服务器》的对战,插件也被完全破坏了。

这方面的情况,春雪已经在今早与Ash·Roller对战后,通过邮件向黑雪姬、仓崎枫子、四野宫谣三人大致说明过了,不过具体情况实在难以在篇幅如此短的文章中概述。这是因为连春雪自身都没能完全理解在中央服务器里发生的事情,而且《帝城脱出作战》迫在眉睫,居然又还追加了一项重要事件。

那就是Ash·Roller那实在是过于意外的《请求》。

应该跟黑雪姬说的事情明明堆积如山,可是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春雪不由得再次闭上了嘴巴。然后黑雪姬就用仿佛在完全理解了春雪的混乱的基础上想要让其冷静下来一般的温和语气说道。

“不过没想到你会在体育课上努力到晕倒呢。这种说法可能有点失礼,不过我真的觉得有点意外”

“是……是的,我自己也超惊讶的……”

“有什么心境上的变化吗?”

听她这么一问,春雪疑惑地歪了歪头。要说有的话感觉也有,不过又觉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嗯……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啦……看我在比赛中老是犯错,阿拓就这么跟我说了。‘重要的是想象’。所以,我就想至少不要抱着《战败的想象》来比赛……然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好想有点认真过头了——这么说来,比赛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呢……”

“按照拓武同学的说法,好像是差一分输了”

“是……这样啊”

根据他那模模糊糊的记忆,春雪所在的队在剩下几十秒的时候落后三分,而且还遭受对方王牌石尾的速攻。既然最后分差缩短到一份,那就意味着成功防御住了那次速攻,而且还通过反攻进了一球,之后比赛就结束了吧。

一定是拓武做出了一次让人眼前一亮的反攻,真不愧是他。就在春雪这么想的时候,黑雪姬微笑着说出了一番让人吓一跳的话。

“其实把你抱着运到保健室里的,除了拓武之外还有一个人,就是你班里的那个篮球部员”

“诶……石尾他,把我?”

“嗯。他还给你留言了。好像是‘虽然这次完败了,可是我下次绝对不会再吃同一招了’”

“哈……完、完败!?可是,比赛明明是对方赢了……”

“他好像定下了个人的胜败线,不拉开二十分的差距而赢的话就算输的样子”

“…………是、是这样啊”

听完石尾这番不知道该说是谦虚还是傲慢的留言,春雪不禁苦笑。虽说如此,这次春雪之所以能够一直妨碍石尾,是因为对方队伍执意不改变作战。如果下次体育还来篮球比赛,而且又跟石尾对战的话,利用AR显示进行阻截这种单纯的手段自然不可能还能管用。这跟Brain·Burst中的对战和领土战一样。在那边的世界里,一度成功的作战同样很少能连续两次奏效。这是因为参与战斗的不是AI,而是拥有能够想象未来的能力的人类……

恍恍惚惚地思考到这里的时候,春雪突然意识到比赛时感觉到的非常重要的《某种东西》快要在脑内再次苏醒了。

“啊…………”

“嗯?怎么了?”

“不,那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或者说可能是完全不着边际的东西啦……”

受到无言催促的黑雪姬的视线驱使,春雪开始动起差点就要停下了的嘴巴。

“……《从意识发起的过于强烈的想象,将会超越制约而实现》”

黑雪姬闻言一瞬间瞪大了双眼,随后温柔地微笑。

“跟你说这番话的,一定是枫子吧”

“正……正是。为什么你会知道呢……?”

“我以前也说过了吧。在我认识的人之中,她是最为纯粹的《正之心意》的使用者。这实在是非常有深信心意系统中的光明面的优越性的枫子风格的话语……”

黑雪姬这番低语的含义,春雪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完全理解。不过他也不加以追问,而是继续说自己的话。

“刚才的自然是说明加速世界里的心意系统的话语。可是我在篮球比赛里,听到拓武说‘重要的是想象’,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即使是在这个现实世界之中……真正努力的时候,我们可能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当然,在这边不可能使用像超能力一般的心意技,可是……比如说,在篮球比赛里和那位石尾对抗,还有一个人完成饲育小屋的清扫工作,这对于我来说都是超乎超能力的奇迹啊。嗯,也就是说,其实我想说的是……那个……”

此时春雪的言语化能力终于到达极限,之后就只能像平时那样嘴巴一张一闭了。

不过幸运的是,该传达的东西似乎都已经传达给黑雪姬了。她那漆黑的眼瞳再次睁大,细微的吐息从光润的嘴唇中透出。

“…………春雪同学。你真是总会让我惊讶不已呢……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快,而且单靠自己的力量就到达这个境界……”

“诶……?境、境界……?”

黑雪姬在近距离凝视愕然回问的春雪的双眼,深深地点了点头。

“没错。刚才你所说出来的话,正是心意系统第二阶段的入口。想要学会从《射程》、《威力》、《防御》、《移动》扩张这些基本招式引申出来的所谓《应用招式》的话,就必须通过感觉而非理论来领会所谓想象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东西。上天赋予我们的名为《想象力》的力量,到底是多么宽广、多么深奥的一种东西……”

“想……象、力……”

“嗯。你至今为止一直认为,心意系统的要诀《由想象引发的事象覆盖》只是仅存在于虚拟世界中的游戏系统的一项逻辑而已吧?然而这是不对的。即使在这个现实世界之中,想象力也同样蕴藏着无限的力量。当然,无视物理法则的事情不可能做到。可是,一些原本以为是绝对极限的墙壁,则是可以借助想象力的帮助来跨越的。就像你亲自在篮球比赛中证明的一样”

黑雪姬的这番话强烈地撼动了春雪的内心深处,不过与之同时,也让他产生了巨大的疑惑。他在无意识间探出身子,从近距离凝视着同一姿势的黑雪姬,用嘶哑的声音问道。

“……想象力能让人超越极限。其根本之处在加速世界和现实世界中都完全一样。这一点我感觉也多少能够理解——可是,这一点跟《心意系统第二阶段》到底有什么关系……?”

春雪的这个疑问,黑雪姬并没有马上回答。她就像到了这个地步才陷入迷惘之中一样,垂下双眼,轻咬嘴唇。

个中理由,春雪感觉自己能够大致推测到。

黑雪姬对自身所拥有的心意之力抱有某种畏惧。她担心那也许并不是枫子——Sky·Raker所操纵的那种正之力量,而是会唤来破坏与悲伤的负之力量。

然而,春雪深信绝不可能会这样。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黑雪姬的心意技——尽管他见过的只有那长射程攻击《夺命击》,可是那个招式美丽得让人言语尽失。即使蕴藏着非常可怕的威力,如此美丽的招式也绝不可能来自负之想象。

春雪在床上再度靠近了数厘米,用左手轻抚黑雪姬的右手,说道。

“学姐。我最初是从Raker姐,然后是从仁子那里学到了心意系统的宝贵知识。可是……我的《家长》是你。我想知道学姐的一切。希望你能教我一切。拜托了……请把你的心意教给我吧”

答复并没有马上给出。

六月,上午十点半的太阳已经升到接近中天的位置,从窗户射入的光芒照不到保健室深处的一角。受亮度减弱了的发光板隐隐照亮、被纯白帘布呈方形割出的空间之中,唯有两人的呼吸声微微响起。

最后,黑雪姬的右手手指轻轻一动,就像要缠着春雪的手指一般握着他的手。接下来,她悄悄地低语道。

“……既然如此,那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直结用连接线了呢”

抬起来了的黑雪姬的脸上,存在着跟平常几乎一模一样的神秘微笑。春雪轻吐一口气,随后有点慌张地说道。

“啊……对、对不起,我的连接线在教室的包里……”

“我的也一样。可是,只是连接线的话这里应该也有吧”

黑雪姬一边如此轻声说道,一边以轻快的指法操作虚拟桌面。她应该是在检索备品清单吧。没过多久,她就点了点头,手指放开春雪的左手,站起身来,迅速地消失在帘布的对面。

抽屉的开闭声响起,在马上回来了的黑雪姬手里,确实握有一根白色的XSB连接线。可是——

“这……这会不会太短了点……?”

一看见那怎么看都只有五十厘米左右长的的连接线,春雪就忍不住这么说。不过黑雪姬轻轻地耸了耸肩,

“那就只要让它能够连接上就行了。幸好这里在治安摄像头的视野之外”

“诶……可、可是,要怎么样……”

就在春雪想要这么说的时候,他就陷入了不得不把话语硬生生吞回去的情况之中。要问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黑雪姬以完全若无其事的动作一下子爬到了床上。

“诶,那个,这个……”

虽然为时已晚,不过春雪还是意识到自己仍然穿着白色运动服,不禁缩了缩身子。尽管由于是速干材料所制,汗水早已干透,不过自然不可能没有臭味。

然而黑雪姬看上去却一点都不在意,伸出左手,轻轻一推春雪的胸口,让他仰卧在床上,而自己则横向躺在他左边,在至近距离下对着他淘气地一笑。

春雪的思维的离合器一如既往地空转,唯有心跳飙升到红色区域。饱含笑意的吐息轻轻地触碰他的耳朵。

“呵呵……事到如今,用不着紧张成那个样子吧。《赫尔墨斯之绳竞速赛》的前一天晚上,我们不是都同床睡过一晚了吗”

“哈,是,这这这个,确实是这样啦……”

加速世界里的那场竞速活动只是短短两周之前事情,可是由于在那以来发生了实在太多的事情,让人感觉那就像是在遥远过去发生的事情。不过那一晚的记忆清晰无比地铭刻在春雪的脑内。

在那个时候,他们也像现在一样在床上进行直结对战——春雪使出刚刚领悟的《空中连续攻击》挑战黑雪姬,却被更为高等的技术《柔法》轻松破解,最后吃了Lv8必杀技《Death·by·Embracing(死亡拥抱)》而一击死亡。

……总有一种这次也会有类似展开的预感……

黑雪姬把仅长五十厘米的XSB连接线的一端移近正在如此想着的春雪的量子接续终端。尽管他反射性地想要远离,不过线还是不由分说地插了进来。

“……啊……”

无视于发出怪声的春雪,黑雪姬继续把另一端的插头连接到装戴在自己的纤细脖颈上的钢琴黑色通信装置上。视野里闪烁着红色的有线连接警告。

“……昨天让你为我的任性而花费了1点加速点。今天就由我来请客吧”

这番低语的意思是并非双方同时加速而潜入《初期加速空间》,而是仅由黑雪姬进行加速,然后春雪马上乱入。

“是……是,拜托你了”

在如此回答的春雪眼前,淡桃色的嘴唇小声咏出《Burst·link》。

紧接着,如同干燥的雷鸣般的加速音响彻了他的整个听觉。1.001953300195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