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四章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四章 第四章

……小春。

……呐,醒醒啊,小春。

意识到有谁在呼唤自己,这才轻轻睁开眼。周围是一片浓厚的灰色。在那对面有一道模糊的人影。

“……这还很早啊……让我再睡会儿……”

迷迷糊糊地呢喃了一声之后再一次躺下,这一次被人抓住肩膀摇晃起来。

“醒醒啊,小春”

这个声音似乎带着一丝急迫,仿佛被丝棉包裹的意识稍稍清醒了一点,再一次勉勉强强睁开眼。果然还是一片昏暗。这个季节的话,最多不过是四点左右。

“……怎么了啊,小千……”

春雪一边发出沙哑的声音,一边用力眨了眨眼,强行拉开眼皮。

从正面把手放在朝左躺下的春雪右肩上的果然是千百合。端正坐在那里的修长轮廓,短短的头发和在那上面巨大的三角帽子,包裹住全身的亮绿色的半透明装甲,左手上巨大的铃铛型强化外装……

“————诶?”

意识终于清醒了大半,春雪像是装了弹簧一样跳了起来。途中自己的身体嘎吱作响。在那里的是纵条纹的半袖睡衣——不对,是闪耀着银色光泽的镜面装甲。

慌忙看向双手,又摸了摸脸。这种光滑的面具触感毫无疑问,正是自己的对战假想体,Silver.Crow。而且坐在自己眼前的黄绿色假想体则是千百合的Lime.Bell。

……为什么?难道是睡糊涂之后乱入到小千那里去了?

最先想到这一点之后,为了确认应该位于视线上部的体力槽与倒计时而抬起头。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绿色的横条也好,一千八百秒的数字也好,其他的任何覆盖表示都不存在。

但是,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化身为对战假想体——也就是潜入了对战舞台的现在,不管是通常对战舞台也好还是无限制中立战场也好都必然会看到自己的体力槽,设定上这是无法消除的。

那么这就是在做梦了。

春雪伸出双腿坐在原地,右手打算捏一下自己的脸颊。可是在硬质头盔的妨碍下没办法触摸。转动着依然半梦半醒的思考,既然如此就用千百合的脸颊来代替吧,接着立刻朝坐在自己左侧的假想体伸出手。就在这时候想起了所有对战假想体的面具都是硬质的这件事。那么其他还有哪里能捏的地方……说起来女性型的假想体在装甲之下的胸部又如何呢……。

进行完这种神志不清的思考,春雪移动左手将食指对着Lime.Bell斗篷型装甲下清晰可见的圆形隆起——

噗吱。充满弹性的感觉从指尖传来的半秒后。

“你,你在干什么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和“咣啷!”一声巨响,头顶遭到一股巨大冲击的直击。Lime.Bell用她左手上的强化外装《Choir.Chime》对着Silver.Crow挥出全力一击。

“唔咕!”

一时间出现了几只小鸡绕着脑袋飞舞,春雪的意识这才完全清醒,一下子抬起头。迅速环视周围,这里不是原本该在的有田家客厅,而是一个昏暗的管道状空间。右手边虽然眼前就是尽头,但是左手边的狭窄隧道却蜿蜒曲折地延伸向某处。

这并不是梦。尽管如此却又不是普通的《对战》。而是因为某种不寻常事象的缘故,在睡眠中和千百合两人潜入到了不知是哪里的空间。

…………两人?

“…………!小,小拓呢!?”

再度确认四周,但是到处都没有看到Cyan.Pile的巨体。将视线转向千百合,依然一边双手按住胸部一边瞪着春雪的新绿色假想体转而露出一副担心的表情,左右摇了摇顶着巨大三角帽子的头。

“不清楚……我也是刚刚才醒过来而已。起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对战假想体,小春睡在旁边,小拓则是没见身影……”

“…………这样啊……”

一时间在头盔之下作出沉思的表情。

虽然两人同时变身为对战假想体,但是没有倒计时和体力,必杀技槽这一点明显和通常的对战舞台不同。无意识之中想要展开后背的翅膀,平时的话即使必杀槽是空的也可以唤出翅膀,但是现在却丝毫没有反应。似乎一切能力都被无效化了。

既然这样的话,能够想到的理由就只有一个。这个奇怪现象恐怕——不,肯定是寄生在拓武身上的《ISS插件》所引发的。直结状态下睡着了的春雪和千百合通过XSB数据线被拉入这个现象中。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个人现在或许可以说是正身处拓武的梦境中。

那么这个世界中必然有拓武存在才对。看不到身影一定是他已经行动了。朝着左边不知延伸向何处的黑暗隧道深处。

“……走吧,小千。不快点找到小拓的话”

“恩,明白了”

和春雪得出了几乎同样推论的千百合立刻点头。春雪用现实身体绝无可能的,从坐着的姿势垂直跳起身,接着伸出左手拉起千百合。

Lime.Bell起身之后不仅没松开手,反而更用力的握住。一边轻轻握紧,一边用右手摸索起隧道的墙壁。不是土或者水泥,而是深灰色的,有奇妙弹性的软组织。从略带温暖而且有着细小的环状褶皱这两点来看,简直就像是在生物的体内——不,或者说就是生物本身。

互相交换了眼色,朝对方点了一下头之后两人就这样牵着手开始快步向着隧道深处前进。

不觉间已经失去了时间感和距离感。

说到底,就连二人现在是否处于《加速》中都不清楚。非加速状态的话早晚会被设定在上午七点响起的家庭服务器铃声吵醒吧,如果是加速状态的话时间则几乎是等同于停止。或许使用《Burst.Out》命令可以脱离这个世界,但是对于把拓武丢下不管感到有些不安。因为如果处于加速中的话,在现实世界中醒来并唤醒睡在一旁的拓武这段时间内这里这边会流逝非常漫长的时间。

恐怕他昨晚也梦到了这幅梦境吧。而且心灵受到某种干涉,并被注入了某种漆黑的东西。

那么说不定现在这个瞬间也在进行着那个过程。好不容易通过和春雪直结对战才取回的东西,说不定会再一次被夺走……

在这份焦急之下加快脚步,春雪不知何时开始变成了拉着千百合奔跑的状态。千百合大概也抱有同样的心情吧,正在全力跟上速度型的Silver.Crow。两个假想体在蜿蜒曲折的昏暗隧道中不断奔跑,奔跑。

虽然想到干脆伸展背后的翅膀飞起来,但是似乎因为某种理由在这个地方没办法使用《飞行能力》。金属翼膜就这样保持折叠的状态,无论怎样将意识集中起来都不动分毫。

在感觉移动距离超过五千米的时候。

终于看到前方出现了微弱的光亮。

“出口……?”

对于千百合的声音点头作出回应,再次加快速度。

一口气跑过最后的数十米,终于从隧道中冲出来的二人眼前——突然出现了超出预想的光景。

是宇宙。

不,正确来说有一点不同。令人感觉无限广阔的漆黑空间和点缀其中的无数光点。呆立在原地的二人头顶远处的上方,大群光点聚集起来宛如球状银河一样闪烁着美丽的光辉。可是和星空不同的是那些光点正在不停的运动。一个光点与另外一个静止的光点相撞,由此引发的运动又再次撞向下一个光点。这股连锁反应在整个银河中无休止地持续着,简直就像三次元的台球——或者说是某种网络一样。

因为无法把握距离感,因此没有办法判断《摇动的银河》的大小。可是春雪凭直觉感到如果靠近到近前的话那群光点一定是宇宙规模的宽广吧。

一瞬间看向背后,春雪和千百合所冲出来的隧道就像空间本身开了个洞一样存在于那里。从隧道延伸出宽两米左右的狭窄桥梁似乎和漆黑空间的下方相连。二人现在就站在这座桥上。

再一次将视线投向闪烁着美丽光辉的光团,左手就这样紧握着千百合的右手杵在原地,这时从左手边流露出一声轻轻的感叹。

“……好厉害……”

点头表示赞同,春雪也用嘶哑的声音轻声说到。

“那个……到底是…………”

对于这个疑问——从右手边传来某人的回答。

“《Main.Visualizer》”

“诶……!?”

“是,是谁!?”

和千百合同时发出惊讶的声音,立刻转向右侧。二人所处狭窄回廊的边缘附近,的确直到刚才为止还不存在的优美轮廓正悄悄站在那里。

不是拓武——Cyan.Pile。当然,也不是其他的军团成员。那是各个部位都装饰着花瓣图案的,F型对战假想体。装甲颜色是可以令人联想到春日阳光的,温暖的金黄色。

看到那副姿态的时候,春雪解除了警戒低声说到。

“没关系的小千,她不是敌人”

“诶……小春的熟人?如果是的话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这里不是是小拓的《梦》吗……?”

要回答她的疑问对于春雪来说也很困难。但还是努力将已知范围内的情报用浅显易懂的方式进行说明。

“那个……这个人不是在小拓而是在我心中。正确地说是寄宿在我持有的强化外装《The.Destiny》之中……是,这样没错吧……?”

关于春雪召唤出的第六件神器Destiny,千百合在傍晚已经听过了大致说明。春雪提出的这个问题,金黄色的假想体稍稍侧起头。

“可以说是既正确又不正确。虽然我的确是寄宿于《Destiny》中,不过那也是因为Destiny的本体被记述在这个世界中的缘故……”

“诶……?那是,怎么……而且你刚刚说的Main……Visualizer是……?”

对这些进一步提出的疑问感到不可思议的少女说出了令人惊讶的回答。

“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Brain.Burst中央服务器》。”

“……………………!!”

这份发自内心的惊愕让自己和千百合二人僵在原地。

Brain.Burst中央服务器,那是连存在于何处都不为人知的,加速世界实际上的《本体》。包含全部脑加速者的状态数值在内,Brain.Burst的一切资料都记载于其中,演算一切变化,驱动一切能量,正所谓世界的核心。

拒绝一切非正常干涉,就连玩家对其存在进行想象都不被允许的中央服务器现在就出现在自己眼前……不,春雪等人已经身处其中,金黄色的假想体刚刚这样说了。

“但……但是,为什么这种东西会……?BB服务器是绝对不可侵入的,无论哪一个老手都这样说过……”

用颤抖的声音说完,少女似乎——微微笑了一下。

“的确是那样。但是,我们被赋予了唯一一个伸手触及世界真理的方法。那应该已经知道那个方法了才对哦”

“伸手触及……世界的真理……”

鹦鹉学舌一样重复着这句话,春雪忽地睁大双眼。

“《心意系统》……?想象的力量……通过《想象力回路》,对事象进行复写……”

“没错。异常强大,而且极其悲伤的力量……”

听到少女点头说出的这句话,春雪瞬间回想起来了。

这次并非和这位金黄色假想体的第一次偶遇。那是今天,不,恐怕是在昨天傍晚,前往拓武房间与他进行直结对战的最终时刻。少女从被拓武的《暗影拳》吹飞失去起身力量的春雪心中出现。那时候的确说过‘因为与中央系统相连的回路一时间活性化才得以和春雪进行对话’这句话。

中央系统即BB服务器,就是少女所说的《Main.Visualizer》。而且回路就是——《想象力回路》。心意系统的根干,将想象的力量传达至世界真理的通道。

“但是……我们没有使用心意系统啊……?说到底我连心意系统到底是什么都不清楚……况且我们两个都正在睡觉啊……”

一直站在春雪左后方的千百合向前踏出一步问到。

重新打量一下才发现,Lime.Bell和迷之金黄色假想体虽然颜色正相反但是整体的气质却有些相似。不仅是《叶片》和《花瓣》这种外在花纹的共同点,而是更深层次的,本质上的某种相似。

注视着千百合的少女轻轻点头,左手指向了二人穿过的黑暗漫长的隧道。

“那条隧道正是《想象力回路》。你们二人是沿着心灵相系的友人的回路来到这里的”

“诶……小,小拓的……!?”

“那……就是说小拓正在发动心意系统吗……?”

虽然二人相继出声询问,但是少女轻轻摇头。

“这份想象并不是出自他自身哦。这是与他心中深藏的黑暗力量相连的隧道。——看那里”

少女这次举起右手,指向从隧道延伸出去消失在漆黑空间中的回廊前方。蜿蜒曲折延伸着的浮桥似乎在正在回避上空黄辉闪耀的银河一样,正朝着空间底部向下延伸。拼命集中视线,在能够眺望到的黑暗深处——

可以远远看到前倾着壮硕的身体,正一步一步前进的假想体。

没必要分辨出青色的重装甲和右臂的强化外装,春雪和千百合就明白了那是什么人。

“小……小拓!!”

“小拓!!”

二人同时发出如同悲鸣的呼喊,打算立刻冲出去。可是在二人面前,金黄色的左臂忽然挡住去路。

“不行,随意靠近的话会被那个注意到的”

“那……那个……?”

在焦躁与本能的驱使下,将视线集中到拓武正在走向的前方。

接着数秒之后,似乎是眼睛习惯了黑暗,《什么东西》朦胧的浮现出来。

巨大的,除此之外无法用其他词汇形容的东西。非要说的话就像是《黑色生物组织的团块》。没有固定形态蠕动着的肉块被无数血管网住,正在扑通,扑通地跳动。血管向着四周分散延伸,细小的尖端就如同触手一样扭动。

以一定节奏跳动着的那团《黑色肉块》的样子和上空的《光之银河》有哪里令人感到相似,可是印象却截然相反。与秩序相对的混沌,与光明相对的黑暗。

“什……什么啊,那个……为什么中央服务器里会有那种东西……?”

对于千百合颤抖的声音,少女也压低声音作出回答。

“那个……并不是系统中诞生出的东西。而是BB玩家之中的某个人洒下种子,经过漫长的年月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培养出来的……所谓《异物》……”

“洒下种子……培养出来……”

念叨着,春雪忽然打了一个冷战,用不成声的声音喘着说。

“难,难道是……《灾祸之铠》?那就是铠的本体……?”

“不,不是那样。铠是《七星》之一……是系统中的一部分。Destiny的话,你看,在那里”

金黄色的手臂指向遥远上空闪烁的银河中心附近的一点。看过去可以发现比周围的光点都要巨大,都要明亮闪烁着的星星们排列成了勺子的形状。春雪的眼睛仿佛与其产生共鸣一样,视线被吸引到了左起第六颗星星上。

和左侧的五颗不同,只有那颗星星旁边可以看到有一颗暗淡微小的伴星相随。如果就如少女所言,第六颗星星是神器《The.Destiny》的本体的话,旁边暗淡的伴星——应该就是寄宿于铠上的《破坏的意志》吧。

从大小两颗星星的姿态中不可思议地感觉到一股悲伤,接着春雪向右移开了视线。在那里的是第七颗星星,也是最后的神器,中国名《摇光》的《The.Fluctuating.Light》应该存在的位置。看上去是摇曳着的巨大金黄色光芒——但是,春雪觉得那才是整个光之银河的中心。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无论拥有何等巨大的力量,神器说到底不过是强化外装,应该只是一件单纯的装备道具。那个,难道是存在于Brain.Burst程序的中心……?

这个瞬间的疑问立刻被春雪抛开。现在可不是对加速世界构造进行思考的时候。俯身前进着的Cyan.Pile再有短短数分钟就会抵达黑色肉块了。

既然明白了那个异形团块并非《灾祸之铠》。那么到底是什么——

“啊……!小,小春快看!那里不只有小拓……!”

忽然千百合右手指着Cyan.Pile稍左的位置大叫起来。听她这样一说立刻仔细看过去。的确没错,在那里有和春雪等人所处之处一样狭窄的浮桥延伸着,而且上面也有人在前行。

那是一个小型的对战假想体。有着似曾相识的外形,强壮的两臂似乎要蹭到桥面地低垂着,上半身相当有分量的身体正大幅前倾。装甲的颜色是草绿色。

“……Bu,Bush.Wutan……!”

没有错,那正是绿之军团所属《Ash.Roller》的小弟Bush.Wutan。就在前几天和春雪在杉并战区对战,如同老手一样纵横挥舞着可怕的暗之心意。

完全没有注意到春雪呼喊的样子,Wutan依然一步一步地走向黑色团块。

不,不光是他。在那前面,上面,下面。至今一直隐藏在深邃黑暗中的无数浮桥纷纷浮现在春雪的视线中。

每一座桥上都毫无例外地存在着一个对战假想体,都同样迈着毫无生气的步伐不断前进。以肉块为中心放射状延伸出来的浮桥总数光是粗略计算就有三十——不,有五十条以上。

到了这个时候,春雪终于意识到了那个漆黑的有机体是何物。

那就是迷之强化外装《ISS插件》的本体。拓武不是说过吗。所有的ISS插件都互相联系着。一个插件变强的话,其周围的插件也会变强。这幅光景正是所谓《相连》。在他们晚上睡梦之中,通过Brain.Burst的想象回路被引诱到这个世界,通过作为插件本体的肉块相互连接。

事实上有数个对战假想体已经抵达肉块近前并跪在那里。他们全身正爬满了从肉块伸出来的黑色血管,一边扑通扑通的脉动着一边似乎正在进行某种液体,或者说是某种情报的交换。

“好……恶心……”

千百合虽然对于插件的知识知道的应该比春雪要少,但可能是凭借直觉从眼前这幅景象中察觉到了什么吧,千百合沙哑地呢喃着。

“这种事情,好过分……把大家重要的东西都吸走……取而代之地,有不好的东西流回来……”

“啊……是啊。就是那个……那团肉块迷惑了小拓。明明通过和我战斗才好不容易取回了自我……这样下去,又会……”

低声呻吟着,春雪转向站在自己右侧的金黄色假想体大声问道。

“要怎样才能才能制止他!?走在那里的是我们的朋友!不,在那里的所有人,都是同一个游戏……Brain.Burst的玩家同伴!……那个黑色团块……把它毁掉的话就可以阻止了没错吧!?”

还不等回答就打算追着拓武跑过去的春雪被少女再一次忽然抬起的手臂制止了。

可是让春雪停下的理由却不是撞上了那只手臂,而是就这样穿了过去。少女的右臂就像没有实体的影像一样从Silver.Crow身体上无声地穿透过去。春雪对此感到惊讶而停下脚步。

转过身惊讶地看向迷之少女。既然一直都保持和Lime.Bell紧握双手的状态,那么这个世界中自然不可能没有《接触判定》。

少女露出有些寂寞的微笑开口说到。

“我说过了吧?我是……记忆。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从这个世界中消失的,一名BB玩家的回忆……是意识的残响……”

“回……回忆……?可是你明明可以这样子和我们进行对话……”

对于千百合的呢喃,少女轻轻点头。

“在这个Main.Visualizer中,一切资料都以和人类记忆相同的形式被保存起来。因此,强烈的意志……刻上了祈祷或是愿望的物品会拥有模拟的思考回路。那就是我……”

“强烈的……愿望……”

春雪一边轻声复述,一边回想起脑海角落中的一段回忆。

在和拓武的对战之中初次相遇的时候,少女似乎曾经说过。她在等待能够将《铠》的诅咒解开的……能够治愈《那个人》愤怒与悲伤的人。

自己并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指什么人。但正是这份愿望让少女至今依然得以在加速世界中存在吧。

仿佛看穿了春雪所想一般,少女点头说到。

“这个场所中,只有《意志》拥有实际上的力量。那个黑色团块正是巨大恶意的凝聚物。就这样继续接近的话连你们也会被吸进去的”

在焦躁感的驱使下再一次望向浮桥的前方。俯身向前迈步的Cyan.Pile与ISS插件本体之间的距离只有数十米而已了。还剩下不到一分钟拓武就会被黑色血管抓住,再一次被夺走重要的东西。

忽然,这个时候——

“你身上应该具备力量才是”

少女用清楚地语气说到。

“力,力量……?”

“没错。《为了重要的事物而将手伸向遥远彼方的力量》”

“…………!”

春雪反射性地看向自己被银色装甲包裹的右手上那有着尖锐指尖的五根手指。对触碰什么感到恐怖,对与谁联系感到恐怖,长时间藏在口袋中的手。

接着又看向左手。可是那只手现在正毫无畏缩的紧握着Lime.Bell——千百合的右手。

如果是在成为脑加速者之前,即使同样是完全潜入中的假想体也做不到这种事情。但是,从八个月前的那天开始,数不清的人对春雪伸出援手,作出鼓励,分给勇气。

——我已经,不再是只能低头前进的我了。这只手已经不再是只能满是冷汗得藏在背后了。而是为了握住伸过来的手……不,是由我主动握住某个人的手而存在的。

仿佛和春雪的这种思考同调了一样,千百合举起春雪的左手并用力握紧。

“做得到哦,如果是小春的话一定能做到。将这只手……这份心意送达拓武的身边”

点头并用力回握住千百合的手,春雪说到。

“是啊。让我送达给你看。怎么能让那种肉块把小拓抢走!”

金黄色的少女说过这个世界中只有意志拥有力量。那也就是说,只有使用心意系统才行吧。反过来说也就意味着普通技能一概没有效力。Silver.Crow之所以在这个世界中无法飞行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春雪唯一的心意技《光线剑》是射程距离扩张型的基本技巧。虽说如此,比空手可以延伸出去的距离不过区区两米而已。相对的,距离不断前进的拓武和在那前面的黑色肉块目测也有五十米。

可是,恐怕在这个世界中眼睛看到的距离是没有意义的。认为无法抵达的话即使射出大型导弹也无法抵达,而相信可以触及的话——即使是春雪不成熟的心意技也一定可以触及。

左手依然紧握千百合的右手,春雪弯下腰,双腿前后分开。右手的五指锐利的并在一起。

“机会只有一点,一瞬”

立刻从右侧传来少女的低语。

“但是,是你的话一定做得到。相信吧。相信自己……相信与自己心灵相系的众人的力量”

接着少女——她的假想体如同烟雾般消散,简直就像融解在春雪身体里一样互相重叠,逐渐消失。

虽然想问的事情还有很多,可是应该还有机会再见的。现在应该专心于考虑如何将拓武夺回来。

机会只有一次,春雪凭直觉理解了少女这句话的意义。那团肉块应该会为了与拓武相连接而露出某种脆弱的部分。必须要瞄准那里攻击。

将意识集中于右手,耀眼的银光在指尖出现,很快就覆盖到了手肘的位置。

忽然,似乎是对这道光作出了反应,从对面肉块全体伸出来的血管骚动起来。触手似的尖端蠕动起来,似乎在探索着周围。的确就如少女所说,继续接近的话那些触手就会注意到春雪而袭击过来吧。在和拓武对战的最后,分裂的《插件》似乎也是如此。

凛——,发出尖锐的震动声的同时,右手上的银光化作剑的形状伸长了数十公分。打算摆出和平时一样的《光线剑》准备架势将其架在右腰侧的时候,春雪忽然停下动作。

忽然凭直觉意识到用和迄今为止相同的技巧,相同的心意是无法触及的。春雪已经在昨天傍晚的对战中和ISS插件产生的气以及心意抗击过了。要贯穿那股浓密到可怕的黑暗,有必要产生出更强的贯通想象。

像是受到什么引导一样,右臂高举过肩。将身体,将手臂扭转到濒临极限的程度。那是曾经从既是师傅又是长辈的黑雪姬——Black.Lotus那里多次见识到的,有着令人惊讶射程的攻击《夺命击》的架势。

那个心意技恐怕是究极的射程、威力扩张技能。虽然不可能一上来就使出同样的技能但如果只是将想象重叠的话一定可以做到,不,是必须要做到。

因为不习惯的准备动作导致想象出现了些许不稳定,寄宿于右臂的过剩光出现了不规则的闪烁。

途中左手被用力握住。同时传来低语。

“小春。我虽然无法使用心意,但是心情也是一样的哦。想要把小拓夺回来,三个人不再是朝着过去,而是开始向着未来迈进。即使……即使某一天这条道路出现分歧”

虽然微微颤抖着,可是千百合依然清楚地如此宣言。

忽然Lime.Bell全身被淡淡的亮绿色光辉覆盖。那股鲜明的光辉通过握在一起的手流进春雪身体中让右手的过剩光安定下来,不仅如此甚至还将其强化。

“这就是心意的力量哦,小千”

春雪无声的回答作出回应。

“祈祷吧。祈祷我的手能够触及到小拓”

“嗯”

凛————…………。铃铛般的共鸣声更响亮起来。黑色肉块开始焦躁地挥动触手群。不过似乎依然没有发现春雪等人的样子。

这个时候,不断前进的Cyan.Pile终于抵达肉块近前停下脚步。接着如同短线的人偶一样跪在地上深深地垂下头。

覆盖住拓武右臂的《打桩机》表面上,忽然浮出了黑色的小球。那颗颜色如同沾满鲜血的眼球睁开,咻咻地确认周围——忽然全体浮了出来。

纤细的血管组织依然与拓武的右臂相连,黑色眼球就宛如蜗牛的触角一样缓缓向上伸出。从本体的黑色肉块中也像是要迎接它一样伸出粗大的血管束。

在双方互相接合的那个刹那——

春雪将向上高举到极限的右臂一口气笔直刺出。同时,从心中涌出的名词就这样大声脱口而出。

“——《光线……枪》!!”

伴随着强烈的金属声,从右臂将一根凝聚成细长形态的光之枪远远放出。

贯穿了与ISS插件本体之间相夹的黑暗,枪延伸出去。二十米,三十米,势头依然没有减弱。

可是就在这时,春雪的右臂上传来沉重的抵抗感。那个感觉。和初次挨下Bush.Wutan那记《暗影拳》的时候一样的,冰冷的灼热。

——到达吧!

——到达啊!

春雪和千百合那不成声的呼喊同时响起。覆盖住两个假想体的过剩光耀眼地闪烁,融合,流入光之枪——将厚厚的暗之膜打成碎片。

现在正要和本体伸出的血管群相接合的拓武的ISS插件作出和生物别无二致的反应转过来识别到枪。黑色的眼睑张开到极限,立刻打算回到寄生的位置即Cyan.Pile的右臂上,但是比这一行动快了一瞬间。

心意之枪的尖端深深地贯穿深红色眼球的瞳孔。

发出啪嗤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眼球喷出漆黑的液体的同时轻易地破裂。这时,春雪感觉到那巨大的肉块——插件的本体散发出猛烈的愤怒波动。

从那令人联想到某种脑髓的团块中伸出的无数触手为了搜索妨碍者而激烈地卷动。在那正下方,俯身在那里的Cyan.Pile忽然抬起头。

“小……小拓!这里!!”

春雪用最大的声音发出呼唤。转过身的拓武认识到了春雪和千百合。那刻在面具上的缝隙深处,完全清醒过来的青白色双眼大大张开。

“小拓,快跑!!”

听到千百合的悲鸣,拓武站起那壮硕的假想体朝二人的方向迈出脚步。在狭窄的浮桥上跑出数步之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停住,转头看向身后——看向肉块的方向。

插件的本体将一大半触手拧到一起,打算再一次将Cyan.Pile抓住。被那个吞没的话,大概会再一次被新的插件寄生吧。

“小拓,逃……!”

春雪的惊呼说到一半又被咽了回去。

要问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拓武突然用左手握住从右臂上的打桩机中伸出的铁桩前端。

那个是——那个架势是拓武所会的心意技,攻击威力扩张的——

“《苍刃剑》!!”

昂然的报上技能名。同时右臂上的强化外装分解,抽出来的铁桩被苍蓝的过剩光包裹。动作流畅地用双手紧紧握住的时候,铁桩已经变化为一柄巨大的双手剑。

对于杀到眼前的触手没有露出丝毫惧色,拓武用大上段将闪耀着苍蓝光辉的大剑挥下。

“呀啊啊啊啊啊————!!”

带着裂帛的气势。空间本身都发出剧烈颤抖,那惊人威力的余波甚至传达到了呆立原地的二人身上。

双手剑迸发出闪电一般的光芒从正面斩下——

将成群的触手斩断并深深砍入插件本体的肉块中。

无声的惨叫。

肉块全体强烈地蠕动,通过血管相连的数十名脑加速者也发出颤抖。其中一部分就这样清醒过来,呆呆地环视起四周。从砍进去的双手剑周围放射状发射出苍蓝色光芒,那是斩击导致的细微龟裂。

接着,直径足有十米的插件本体的一部分从内部发生爆炸并喷溅出大量黑色液体和气体。拓武和春雪,千百合所处的回廊从根部开始崩塌。失去支撑的假想体就这样一刻都没有停留就被抛向了无底的宇宙空间…………

——就在这样认为的下一个瞬间。1.00169010016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