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三章第八卷 命运的连星 第三章 第三章

虽然和春雪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忘记,不过千百合成为脑加速者之后才过去短短两个月而已。是春雪的四分之一,和她《家长》拓武相比只有七分之一的短暂时间。

可是,千百合从两位脑加速者前辈口中听到关于ISS插件的详细情况之后只不过思考了几秒钟,就紧皱着眉头说道。

“难道说……又是《加速研究会》的那群家伙所为?”

“…………”

春雪和拓武下意识地互相看了一下,接着又把视线转回坐在旁边床垫的千百合,同时点了点头。

“……嗯,我们也是这么猜测的……”

“……真,真厉害啊,小千。明明我和小春两个人绞尽脑汁思考到这一点都用了不少时间”

“你们想想嘛”

千百合摆出一副阴沉的表情压低了声音说。

“这种手段很有那孩子风格嘛。不从正面进攻,而是从周围一点一点侵蚀过来的感觉……”

千百合口中的《那孩子》指的是现在已经从加速世界中退场的原加速研究会成员,《Dusk.Taker》。他在春雪面前出现并报上名号的时候,Nega.Nebulus的情报就已经遭到泄漏,甚至还掌握住了春雪的致命弱点。

这一次的事件也是,插件最初开始出现的地方都是像世田谷和大田,江户川这类偏僻战区。以都心为根据地的脑加速者之中大概还有很多人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恐怕,预定在四天后的星期天举行的《七王会议》上,插件一事也会被作为议题提出来吧,甚至有到那时候情况已经发展到无法处理的爆发性感染的可能性……

将火辣辣的不安吞下,春雪握住盘起来的脚尖开口说到。

“——这个加速世界,该怎么说呢,有一种类似于理论的东西存在对吧?强力的技能或者道具必然会存在与其相平衡的弱点。比如我的《飞行》也是建立牺牲假想体其他大部分能力之上的,另外无论是小拓的《打桩机》还是师傅的《疾风推进器》都是用过一次之后直到再次充满能量之前都无法再次使用”

“那个……说的没错呢。我的《柠檬召唤》也是,不光发动动作很大,而且因为没有追踪性所以很容易被躲开”

接着点头的千百合,拓武也推了推眼镜说到。

“就连能超越游戏系统的《心意系统》也是如此呢。原则上无法学会与假想体属性相矛盾的心意技能,而且有使用过度的话会被心中的黑暗吞没,变得无法控制力量的危险……。——啊,这样啊,小春想说的就是……”

“嗯。《ISS插件》的原理以及怎样制作出来的虽然现在还无法得知,那么既然Brain.Burst程序允许其存在,要取得那股可怕的力量以及无限的感染力……我觉得会导致十分脆弱。只要抓住某个弱点,大概就会连同构筑起来的网络一起粉碎的程度”

“……的确很有道理呢……”

拓武眯起眼,一时收起平常时刻藏在眼中的知性光芒,稍稍加快语速继续说到。

“我认为插件的创造者……恐怕是接近加速研究会顶端的人应该在那里面加入了某种自灭程序,所以下定了即使同归于尽也要夺取更详细情报的觉悟。但是……也有那种脆弱特性说到底是不可避免包含在内的东西……这种可能性吗。只要知道了这个秘密,即使没有作为发动关键的某样东西说不定也能够让插件自行毁灭……”

说到这里忽然抬头深吸一口气,准备再一次开口的拓武眼前——

千百合唰地伸出右手食指指着他说道。

“不行哦小拓”

“诶……?”

“反——正现在你一定在想着把自己作为实验台,从而为学姐和姐姐她们调查插件的弱点吧”

“啊……呃,嗯……因为如果是吾王他们的话,即使我即将陷入暴走也能在那之前将我无力化才对……”

“不——行!那种独自一个人承受痛苦,牺牲自己成就什么的事情在我们的军团里可是严格禁止的!”

对着坚决作出宣言的千百合,春雪和拓武再一次互相看了一眼对方。

要说为什么的话,正是说出这句话的她在当初Dusk.Taker事件时《一个人承受痛苦,牺牲自己》救了二人。

可是,以一副那种事情早就忘了的语气让拓武闭上嘴的千百合思考了一下子之后开口说到。

“——呐,小拓。干脆把寄生在小拓身上的ISS插件……试试用我的《柠檬召唤模式II》来消除呢?”

“…………!”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春雪倒吸了一口气。这个提案正是春雪从数个小时之前就在心中酝酿的主意。

千百合的对战假想体《Lime.Bell》拥有的必杀技《柠檬召唤》是可以发挥回溯对象假想体时间这种超乎常理的效果,而且还根据必杀技槽的使用量以及招式的不同分为两种模式。

消耗一半能量的模式I是以秒为单位,回溯假想体受到技能影响的状态,可以使HP槽与必杀技槽回复,实际上可以发挥与加速世界中只有区区数名《回复术师》一样效果的强力技能。

另外消耗全部能量的模式II更加强大。这种模式可以让对象假想体以状态的变化为单位回溯。所谓状态的变化主要是指强化外装的装备与解除,部位的缺损,变形型假想体的话还包括变形。装备一件强化外装会产生巨大的破绽,而且有很多对战中只能召唤一次的装备,所以在对战中被这个技能强制解除的话就只能被动挨打了。

可是,这个模式II最为超乎常理的一点是在于能够《取消强化外装的取得》。并不是无限制地回溯状态——而是在现在的基础上回溯四段——因此能够发挥作用的情况就仅限于道具刚刚入手之后,不过一旦成功甚至可以让强化外装的直结让渡无效化,或是将难得买来的强化外装强制收回商店之类。当然了,这种场合下已经消费的点数也会还回来就是了。

脑海里浮现出这些情报,春雪计算起现在拓武经历过的《状态变化》次数。

天生拥有的强化外装《PileDriver》属于时常装备的状态,没有计算的必要。另外从PileDriver衍生出来的《苍刃剑》这一系统外的心意技也不包括在内。

也就是说,刚才的战斗中,咏唱《IS模式启动》命令装备上ISS插件是一次。之前与PK集团《Supernova·Remnent》战斗中应该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这样就是两次。再之前昨晚上前往世田谷战区和那个《Magenta.Scissor》之间的一战中,处于封印状态的ISS插件被让渡过来是第三次。

柠檬召唤模式II能够回溯的阶段一共有四段,还来得及。

“小拓……”

拓武大概也进行了和轻声呼唤自己名字的春雪一样的思考吧。亲友那双看向自己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辉。

——可是,拓武又立刻伏下视线,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的确状态的变化还在四次以内,但是恐怕……要用柠檬召唤来消除那个是不可能的吧……”

“为……为什么啊小拓!把那种东西原封不动地还给Magenta.Scissor不就好了嘛!”

对于千百合气势汹汹的台词,拓武轻轻地做出一个微笑。可是又再一次摇头,像是在劝说一样平静地说。

“小千,那个……那个的一部分,甚至是本体已经不在量子接续通讯终端中而在我头脑里了。能产生这种现象的除了心意系统意外绝无可能。——还记得吗,你用柠檬召唤却没能唤回Raker姐双腿的那件事……”

“…………”

拓武和千百合同时轻咬了一下嘴唇。接着拓武点了一下头继续说到。

“那个时候,Raker姐的《部位缺损》明明还在四次以内,双脚却依然没有回来。那是因为她无意识的心意在持续拒绝着自己双脚的缘故。ISS插件也一定会因为自身的心意而拒绝消灭……”

“那么!——那么我也!”

依次看向春雪和拓武,千百合大声叫道。

“我也要进行心意系统的修行!不管在无限制中立舞台花费多少年,也要学会把ISS插件从小拓体内清除的力量让你们看!”

“不可以,小千!”

拓武立刻激动地大喊。接着千百合又立刻反击。

“为什么啊!学姐和姐姐也说过,就算是我,发现并锻炼自己心意的时刻也一定会到来的!为什么现在就不行呢……!”

对于这句话,拓武准备进一步开口提出反驳。

可是却欲言又止。隐隐约约意识到他想说什么,又为什么忽然停下的春雪探出身子,轻轻按住千百合纤细柔软的左臂。

“小千”

唰地转过头,春雪注视着她那双猫咪一样的大眼睛,不慌不忙地说道。

“……小千,你的柠檬召唤的确是不得了的技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说不定算得上是Nega.Nebulus中最强的力量。但是啊,那一定……是寄希望与过去的力量。虽然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技能发动时听到的钟声呢……和我们上的小学的放学铃声一模一样啊……”

恐怕她自己也注意到这一点了吧。鲜百合一瞬间瞪大眼睛,很快又低下头。对着陷入沉默的青梅竹马,春雪进一步说道。

“当然,我的心意技也好,小拓的也好,都和过去的记忆有很深地联系。但是,至少小拓的心意技还可以称得上是斩断过去向前迈进这一意志的具体化。所以我……和小拓一样,希望你在进行心意系统修行的时候能够看向未来。虽然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力量……但我希望那能是面对未来全力伸出手去的力量就好了……”

一时间没有一个人开口,也没有一个人移动。

只有即将指向十一点的挂钟上那根细长的秒针正在平滑地旋转。除湿模式的内藏型空调低声作响,隔音玻璃的对面微微传来来往于夜晚七环路上的EV的轮胎噪音。

终于,一下子放松全身力量的千百合湿润着双眼做出一个平静的微笑。

“…………是这样啊”

一边念叨着一边点了一下头,再一次动起双唇。

“说的也是呢。系统上设定的技能先不提……自己从自己内心发现并锻炼出来的力量的话……还是得向希望伸出双手的力量才好呢。就像小拓一样的……还有小春一样的”

“不……我的心意技称不上是那么了不起的东西……”

“没那回事,我可是和喜欢《苍刃剑》一样非常喜欢《光线剑》哦”

露出一个高兴地笑容,千百合用取回活力的声音继续说到。

“对了,既然这样我也来一起练习个《什么剑》好了!可以把小春小拓一起打飞的厉害技能!”

“唔……”

两个男孩再一次互相对视。实际上,直到现在也没能摸清Lime.Bell的潜力到底有多深。真的学会轻松凌驾与两人技能之上的心意技也不是不可能的。

“还,还请手下留情……”

听到春雪这句话,这次换成千百合和拓武互相对视,接着一起爽朗地笑了起来。

明天当然还要上学,在那之后还要进行《帝城逃脱任务》的准备所以差不多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三人就这样以从东开始春雪,拓武,千百合的顺序各自躺在三个并排铺在客厅里的高弹性床垫上。虽然从小时候开始每当在任何一人家里留宿的时候都是千百合睡在中间,不过今晚的主角是拓武。

既然担心会在睡眠中收到ISS插件的干涉,不然干脆就这样彻夜不睡——这种手段虽然有考虑过,但是拓武立刻以有可能影响到明天的《帝城逃脱作战》为理由驳回。虽然插件的问题也是刻不容缓,但是对于春雪来说,作为自己分身的对战假想体《Silver.Crow》现在还处于被封印在无限制中立舞台中的状态。如果没有连同身为净化能力者的《Ardor.Maiden》一起想方设法脱身而出,并且赶在星期日的七王会议之前将《灾祸之铠》净化的话,自己就会成为加速世界最大级的通缉犯。

“没关系的,有你们两个陪在身边的话一定能安心地睡到早上吧”

对着在枕头上侧过头这样说着的拓武,春雪点头作出回应。

“喔,如果梦见可怕的噩梦可要立刻说出来哦。立刻就会醒过来的”

“这可真是感激晚饭,但是睡着了之后要怎样说出来呢?”

“那,那个……用梦话……”

在渐渐传来到让眼皮越来越重的睡意之下进行这种一来一往对话的时候,躺在拓武对面的千百合打了个响指。

“对了!那个啊,反正即使摘下量子接续通讯终端也没办法防止干涉,不如干脆三个人就这样直结起来睡如何?”

“啊……!?”

春雪眨了眨眼,千百合忽然抬起头继续说道。

“只要直结起来的话即使睡着了也可以通过思考发生来传达对吧?如果小拓出现异常,说不定就可以注意到哦”

“啊……这样啊,这还真是没有想到……”

和发出佩服感叹的拓武交换了一下视线,进行了做个试试的意见交换。接着三人同时坐起身,戴上了正放在沙发组合前的茶几上进行无线充电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接着拿出了两根XSB数据线,这次换成春雪躺在中间。因为有两个直结端口的只有春雪的量子接续通讯终端而已。

左侧的端口与千百合直结,右侧的端口与拓武直结。关掉两次出现的有线连接警告之后,只剩下小小的连接图标还留在视线的边缘。

春雪一边将毛毯拉到脖子的位置,一边体会着这股不可思议的感觉。

有线直结的时候,无论对方是什么人都会伴随着不同程度的紧张感。量子接续通讯终端防火墙解除的无防备感加上对于意识本身进行物理性连接本能感觉到的背德感,无论如何都会让心脏怦怦直跳。

可是现在的春雪只感觉到一股平静安详的感觉。和两名共同度过了比任何人都更长时间的青梅竹马一起,互相守护的同时又互相被守护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两个人的安心感顺着两根缆线流入进来充满了心灵一样……

春雪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家庭服务器的AI检测到居住者的就寝,自动降低了灯光的亮度。从降临下来的柔和黑暗对面传来两道声音。

——晚安。

——晚安。

连那到底是肉声还是思考发生都没进行分辨,春雪就这样轻轻说了一句。

……晚安……1.000796300079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