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6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6第一卷 6 5

——怎么会。为什么。

颓然地垂着肩膀,在夕阳下步履蹒跚地沿着街道朝家的方向走去,春雪的脑中不断地重复着这两句话。

怎么会发展到这种情况。

我、明明只期望做黑雪姬前辈的一颗忠实的棋子而已,为什么会说出像是争执一样的反应,还一下就冲出咖啡店跑回家啊。

拜托了只要三十分钟,让时间倒转吧!!虽然春雪诚恳地祈求,但就算能将现实时间几乎停止的Brain.Burst对于此也是无能为力。

说到底,就算是ADV类游戏在那场面下能够读档重来,要对千百合=《Cyan.Pile》这一说法爽快地承认也感到还是难以做到。春雪无论如何都无法认同千百合会是脑加速者,何况还能隐藏身份这么长时间都。

不——不是无法认同,应该是不愿去相信、吧。

说实话,并没有客观证据之类的东西。小时候暂且不说,这一两年甚至都没有和千百合长时间说过话。虽说还不能与黑雪姬相提并论,但当理解到千百合也是女孩子的那一时刻,对于春雪来说她就已经是充满谜团的存在了。

而且,要说一点都没有隐瞒自己的反论其实已经证据确凿了。不顾春雪百般的恳求,千百合还是将自己被欺负的事情说给了拓武听,并把这事隐瞒了起来。

想一想的话,在说出请让我直结这危险的恳求前,至少必须要先对之前将三明治打落的事情道歉。而为了道歉,就必须默默地忍受千百合与拓武对自己的事情说长道短的这一事实。

这样至少要花上一周也不足为奇。实在不愿去想。干脆,就不要去确认了吧。但是这样的话,就不得不承认千百合=《Cyan.Pile》这个假说。

究竟我到底想怎么做啊。和千百合、和拓武、还有和黑雪姬到底会变得怎样啊。

过负荷的思考甚至感到头上冒起了焦黑的烟雾,春雪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自宅公寓的大堂。

瞥了一眼视野边缘的时钟。下午五点半。

千百合应该已经回家了,不过剑道部有练习的拓武应该还在学校吧。所以,二人不可能在一个屋子谈情说爱。

在电梯中,直到电梯发出警告声春雪一直出神地懊恼着。

然后,按下了自己住所所在的二十三楼的按钮。

在电梯上升了一半后,下面两格的按钮又被按下。

「啊拉——小春啊,好久不见了呢!!」

面对在打开门的瞬间就满面堆笑地叫了起来的千百合的母亲,春雪低头唯唯诺诺地回以问候。

「嘛——长大了许多呢,多少岁来着了,十三岁吧,和小千同年嘛。上了中学以后就一直没来玩了,阿姨很寂寞啊——、今天没什么急事吧?在这里吃晚饭吧,最近我们家孩子总是只吃一点点,实在是浪费准备的价值呢。对了,今天正想要做小春最喜欢的咖喱呢,会做许多的一定要多吃点哦,小千也会高兴的——,那孩子因为最近小春都不来玩心情一直不好呢——」

打断像是要无止尽地说下去的千百合母亲话语的是从走廊内侧传来的尖锐声音。

「妈妈!!」

看过去,从起居室探出头的千百合,正以烈火般的眼神瞪向这边。

「别说些多余的话啊!!」

「是是,反抗期还真是的。小春,请随意吧」

目送着微笑地摇着手从走廊的一侧开门走进厨房的千百合母亲,春雪再次强颜欢笑。

「好、好啊」

「」

瞥了春雪一眼的千百合,抬了下小小的下巴代替『进来吧?』的话语后,便缩回了起居室。重重地叹了口拥堵在胸中的气,脱下鞋子,春雪轻轻地喊了一声。

「打扰了」

过去——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还是说『我回来了』的。和千百合、拓武一起一直玩到天黑,满头大汗地回来后首先就是到仓岛家。在那里洗完澡、吃完晚饭、看完电视后才会没精打采地爬回两层之上自己无人的家中。对当时已经在学校遭到欺负的春雪来说,只有傍晚的这一点时间才是最快乐的。

但是这也在二年前结束了。

在拓武向千百合告白,千百合对这事和春雪商量的那个时候。

进入房间的鞋架上,还放着春雪专用的青色小熊图案的拖鞋。穿上褪色的拖鞋,小心翼翼地打开起居室的门,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千百合的身影。

将渗出汗的手掌在裤子上擦了擦,穿过布局熟悉的房间来到最里端千百合的卧室前,轻轻敲了下门。

「请进」

在一阵沉默之后,终于听到短促的回应。吞了下口水,春雪转动门把。

时隔两年再次踏进千百合的房间,保持着与记忆中基本没什么变化的简单内装。书桌与床是白与黑的基调,窗帘也是单调的一色,与春雪的房间十分相似。

但是,其中也有几处变化。首先,隐约可以闻到淡淡的香甜味道。其次,绷着脸坐在床上的千百合的服装也是。

当然已经不是校服了。但是,小学时一直是穿着小男孩似的服装的千百合,现在竟然穿着松松软软的白色毛衫与轻轻飘飘的粉色短裙。

这实在嘛嘛与拓武约会的时候也是这样吧如此恍惚地思考着的春雪,意外地遭到了先制攻击。

「我,昨天打了好几次电话呢」

「诶?」

被从下方瞪了一眼,春雪呆呆地做出回应。

昨天——对了,昨天从千百合和拓武面前逃走的事还没下文呢。糟了啊,在三明治事件前首先必须先对这事道歉吗。

「啊,啊啊,抱歉昨天一直把连接终端切断了」

「至少也收一下邮件也没什么的吧。因为你的原因让我昨天晚睡好多呢!」

「抱抱歉」

果然不是啊,边向着哼地鼓起腮帮子的千百合道歉,春雪边在心中喃喃。

怎么想都觉得这决不可能。这家伙会是脑加速者《Cyan.Pile》,而且还是等级4的强者。更甚至,竟然会是篡改从来没有人能修改的Brain.Burst程序的超级骇客!

但是,虽然这么说,但想要获得确实的证据却并不简单。正如向黑雪姬宣言时所说的,通过神经元连接终端直结,搜索存储空间是唯一的手段,但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该怎么说才能求得同意呢。

不——等等。

突然在脑中闪现的想法,让春雪精神一振。

不是正因为是这种状况才能恳求的吗?虽然有些对不住千百合——不,并不是要瞒骗。诚心诚意地道歉,只是顺便同时稍微看下存储空间

「那、那、那那那个,千千、千百合!」

并不是演技,伴随着激烈的口吃,春雪喊了起来。

「什什么嘛?」

「那个,我、我,有各种各样的三明治的事也好、学校门口的事也好,都、都必须向你道歉。但、但是那个,我、我很不擅长用嘴巴表达,那个稍、稍稍、稍微,和我直结一下」

千百合茫然地张开嘴望着额头浮现出汗珠的春雪的脸。

不行吗,果然是太唐突了吗。在春雪做好接受怒骂觉悟的时候,青梅竹马的脸上奇妙地浮现出挑战性的表情。那是——过去千百合,与男孩子打架时经常能看到的表情,敢做的话你就做做看。

「连接线带来了吗?」

突然遭到生硬的声音询问,糟了,春雪边心想边摇头。

「啊没、没带」

「哼——。说在前面,我只有这根哦」

弯下身子,打开床下的物品柜,千百合取出的是只有约三十厘米长的白色XSB连接线。

「好、好短。你都是用这个和小武?」

不由自主的询问声在中途就被怒吼所打断。

「笨、笨蛋啊!小武带着一米的拉。这是买神经元连接终端时候附送的PC接续用的!!」

「啊啊啊」

作为超高速通信规格的Extra.Serial.Bus(乙烯吐槽:那简称应该是ESB吧--)因为是需要精密保护的高品位缆线,所以作为主机的附赠品也无一例外地相当短。但是尽管如此,也应该不会只有三十厘米吧。看来是个相当小气的公司啊。

面对脑中盘旋着逃避性思考的春雪,千百合将如同猫尾般的连接线扔在一边,轻轻地哼了一声,小小的身子便躺倒在床上。

「想做就请便吧」

哼地闭起眼睛,将脸侧向一边。

手中拿着的连接线宛如烧烫的铁条,春雪畏畏缩缩地开口。

「那、那个可以的话那个、能不能座到椅子上背对着」

没有回答。保持着大字躺在床上的千百合,似乎完全没有想要动一下的意思。

嗯——,还是该逃走吧,虽然在脑中认真地如此思考着,但是今天已经在黑雪姬面前这么做过一次了。到了这一步再逃的话,事态将会进一步复杂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那、那」

下定决心,春雪拖着双腿靠近千百合躺着的床,脱下拖鞋。

咚——,单膝跪上灰色条纹的床单。

嘎嘎嘎,牢固的外框支架受到数倍于平常的加重而发出抗议之声。

爬着接近到千百合右侧约七十厘米的春雪,首先将连接线的一头插入自己神经元连接终端右后方的外部连接口。

接着,将脖子歪向不自然的角度,拿起另一端的插口拉到最远距离。但是,距离闭着眼横躺着的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接口,似乎还有一光年的遥远。

哎呀糟了,应该从左面接近的啊。先下去再重新来过吗,不,已经没有如此的心理余裕了,虽然这么说,要从千百合身上爬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的。

整个人近九成都陷入恐慌之中的春雪,以非常危险的姿势保持着平衡,只将上半身俯下,生硬地将自己的头靠了过去。从千百合身上飘出的如牛奶般的香味,让平衡感变得奇怪起来——。

这时,倏地左膝一滑,巨大的身体猛地压向千百合瘦弱的身体,赶忙将伸出的左手在千钧一发之际支撑住,停止落下。

[img]http://hangzhou.images.skypp.com/medium/799804.4146.jpg[/img]

虽说如此,现在的状况却是极度危险。左膝正位于伸展开的千百合的双腿之间,左手就支撑在千百合的右颊边,以一种危险的姿势支撑着身体。唔喔喔喔啊啊啊啊算什么啊这种状况啊啊啊啊,在恐慌的计量指针飙升到红色警告区域的瞬间,在仅有十厘米至近距离的千百合的眼睑啪地睁开。

巨大茶色瞳孔中所浮现的感情,春雪没能读懂。当然也包含着愤怒、焦躁。但是这种感情比起当前春雪无礼的行为要来的更——总觉得、是长期不断压抑着的样子——。

无法继续忍耐双目相交,春雪动起右手,将接口插入千百合脖子附近。出现的有线连接警告一瞬将千百合的脸遮挡起来。

——这一片刻,虽然还不到一秒的时间,但春雪总算是成功重新整理好了思考。

在数次眨眼之后,将视线从千百合的瞳孔中移开,固定到白色毛衫领口与露出的纤细锁骨附近。

『那个,我对昨天的事情,必须要过来向你道歉』

思考发生的话语,没有因笨拙而变得支支吾吾,在二人的听觉感官中不断响起。

『那个,特地给我做的便当,变成那种结果真的是非常、抱歉』

认真地如此道歉的同时——。

春雪在千百合的视线外移动右手的手指,打开硬盘存储器图标。

与现实中千百合的脸有一半重合的弹出窗口中,在显示着自己的神经元连接终端物理存储领域的文件夹旁,多出了一个写有千百合ID的文件夹。

其实在这时,千百合=《Cyan.Pile》的可能性已经几乎等于零了。如果是的话,千百合应该已经知道春雪是黑雪姬手下的《Silver.Crow》身份,而且更不可能答应直结的事。

还是说——故意躺在床上,由春雪自己主动放弃直结念头的作战吗。现在千百合的内心也是惊慌失措吗。

对十年来一直相处的青梅竹马却如此胡乱猜测的自己感到羞愧不已的同时,春雪拉动游标重合于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物理存储文件夹之上。

『但但是,我、稍微有些收到打击』

不知是不是为了抗议自己的愧疚感,这样的话从思考中涌出。

『那个光是想象千百合和拓武谈论那些家伙的事,就感到坐立不安。虽然我明白,这都是为了我而考虑的这么多但是我』

——我、只有千百合和拓武,不想看到你们对我的怜悯。正因为是朋友——至少在三人之间,希望以相同的地位相处。

虽说大概已经为时已晚了。

春雪指尖用力,点击文件夹。

啪地半透明窗口打开的同时,大脑与耳朵两方传来千百合的声音。

『小春误解了哦』

笨拙的千百合,看样子到现在都没有学会思考发生。春雪眼前的樱桃小口动了起来,继续说到。

『我、什么都没有和小武说。不可能说的吧,既然和你约定好了保持沉默的。三明治的事情小武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之前去剑道大会时说了下次也做给小春吃的话而已』

『诶』

春雪原本想要确认窗口的视线,情不自禁地与千百合的瞳孔对视。原本充满斗志的眼神突然变得柔和、似乎在怀念着过去般垂下眼帘。

『多少年了呢。小春,像这样和我说起自己的事』

将视线从无言以对的春雪面前移开,千百合继续喃喃道。

『我也我也、很狡猾呢。太懦弱了。小春在这么长、这么长的时间里都遭受着痛苦,我却只是装作视而不见。其实,只要想做的话,明明就有那么多方法的。告诉老师也好、向教育委员会投书也好,甚至拜托小武将那帮家伙全都收拾掉就好了。但是却做不到一想到小春会生气,被小春讨厌我们、我们之间将不再是现在的关系就感到恐怖』

楚楚动人的眼睛边缘的修长睫毛上溢满的透明水滴清晰可见,让春雪不禁停止了呼吸。将三明治拍落惹得千百合哭泣还不到两天,明明之前还总是因为相互吵架而把对方弄哭,但现在所见到眼泪却可以感到与之前的有着别种意味。

『但是,小春也好狡猾』

紧紧地闭起眼睛,嘴唇颤抖着千百合继续说到。

『不是说过了一直、一直都不变的吗。和以前一样是朋友。两年前和你商量小武的事情的时候小春说了如果我拒绝了,小武就不能再和我们一起玩了。但是,就算我和小武交往了,小春也一直会做我的朋友。明明是这样约定了的。我我只是、不想有任何的变化。三个人一直、都在一起』

——我也是啊。

春雪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忍住,没有将这思绪传出去。

但是,就好像听到声音一般,啪地睁开眼睛甩去泪水,千百合从正面直视春雪。

『然而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去依靠那样的人!?明明叫我什么都别做,却为什么要低声下气地去接受那人的帮助!?太狡猾了啊不甘心啊,我这几年一直都在烦恼的事,那个人却仅仅只用了一天就全部解决了而且还、连小春都好像是自己的东西一样』

那个人——黑雪姬。

在预想外的时机所出现的名字,让春雪几乎是完全忘记去窥探千百合的存储空间之类的,如痉挛般直摇头。

『不不是的啊,不是我去拜托的前辈只是作为学生会的副会长,帮我解决了校园暴力而已』

『那么,为什么那个人拉着春雪像宠物似的到处跑!?为什么小春跟在那人背后像随从似的畏畏缩缩!?』

『不是不是那样的!』

再次激烈地摇头的同时,我究竟想要什么想要做什么,春雪不断地责问自己。

对黑雪姬顽固地抵抗千百合是《Cyan.Pile》的主张,而现在又对千百合对于黑雪姬的指责拼命地否定。事态就像被搅拌器搅拌过的拼图一样,已经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如何收拾了。

语调缓和下来,春雪依然再一次重复。

『不是那样的。因为,我也并不是感到讨厌』

『我讨厌啊!!』

突然,千百合以屋外都能听见的声音高声叫了起来。

『小春、从进中学以来就一直很冷淡。从来就没有和我一起回去过,在学校和你说话的时候也总是一脸嫌烦的样子,甚至连我家都不来了。小学的时候不是从来不会这样的吗』

『那是没办法的吧,你已经有男男朋友了啊』

『要我这么做的不是小春自己吗!这么做的话,我和小春和小武就能一直一直维持关系下去,小春不是这样说的吗!!那是骗人的吗!?』

『不是骗人的啊!不是骗人的但是不可能一直是小学生吧!!』

紧紧抓住千百合头两侧的床单,春雪也叫喊起来。

『过去我也没有注意到啊,和你和小武并排走在一起,一起到汉堡屋吃东西都无所谓!但是已经不可能了啊,好痛苦啊!小武一年比一年变得帅气,你也变得、可可爱许多,但是在一旁的我却是这副样子!就算在一起,也想要找个洞钻下去啊!!』

对于千百合——不,对于任何人,都从未如此地直白自己的劣等感。虽然确信自己之后会后悔到死,但是春雪现在无论如何都无法停止思考。

如果同样的话要从口中说出一定会因为紧张到口吃而无法成句的吧。但是现在是直结状态下的思考发生,春雪的思念化作激流涌入千百合的脑中。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能和小武能牵着手并行,和我就做不到了吧!其实就是说,你自己已经选择了小武了啊!不管我说什么都没有关系了啊!!』

在春雪的二十厘米下,千百合圆睁双眼倾听着独白。

那淡色的瞳孔中,再次蒙上泪水的纱幕。

脸在一瞬间纠结起来,激烈地颤抖着的嘴唇中,传来如同低语般的声音。

『这样的事,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人的价值,就只通过外表来决定什么的,真的相信吗?小春、总是这样。总是像这样自己就擅自决定。为什么要这么地自我嫌恶?为什么就必须要苛责自己到这种地步呢?』

『讨厌是当然的啊』

如同呻吟般,春雪答道。

『如果我是其他人的话,绝对会对这样的家伙感到讨厌的。又胖、又容易出汗、又没骨气能让人喜欢的地方根本是一点都没有不是吗。别说是呆在一起了就是看到也觉得讨厌啊』

『我、知道的哦。小春的优点,知道好多好多。多到两手的手指都数不过来!!』

千百合就像年幼时那样边抽噎着边继续说到。

『吃点心的时候,总会拿大的给我,书包上挂的最喜欢的挂饰掉的了时候也一个人帮我找到很晚,神经元连接终端坏了的时候马上就帮我修好,其他人都没有的优点还有好多的啊。和外表什么的没有关系。如果如果两年前的那个时候,小春对我』

突然地,看到像是在吞咽着什么的样子,千百合露出悲伤的微笑。

『抱歉,这不该说的呢。我我,不只是对小春从学校的孩子们中,从我和小武的身边离开而感到害怕。不希望你变得一个人。无论何时都会有两个朋友在你身边,希望你能这么想。所以,都按小春所说的做了』

春雪,感受到喉咙深处被激烈地收紧,奋力地将思念挤出。

『你难道,是为了我?为了我和小武还能成为朋友?』

『因为与小武嬉戏时候的小春,看起来是最快乐的啊。而对于我,看着这样的你们是最快乐的了。只有这段时间不希望改变,我只是这么想。但是做不到呢,不会有什么东西是一直不变的,人的心是无法停止的』

突然千百合张开双臂,用力紧紧环抱住春雪巨大的身体。

面对全身僵硬的春雪,带着眼泪在至近距离露出笑容。

『我的手已经,够不到小春了呢。说真的,刚才在校门口看到小春和黑雪姬的时候,就觉得说不定这个角色她才合适。感到好不甘心,我相信,我要比她更了解小春好几倍。但是,如果、那个人有能改变小春的力量的话』

在不知所措的漩涡正中,春雪只能呆呆地听着千百合诉说着。紧紧密着着的千百合的身体与遥远的遥远的那时候没有任何变化,娇小而温暖。

『但是,求你了不要再用那种态度了。就像随从一样。要做的话,就做她的男朋友啊。让全校的学生都大吃一惊吧』

在这里,如果自己拥抱千百合的话会怎么样呢。

虽然只是一瞬间,春雪如此认真地思考。当然,实际的身体没有行动,不过右手的手指却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

而与该动作联动所移动的虚拟游标,偶然地点击打开了千百合神经元连接终端存储空间窗体中的应用软件文件夹的图标。在短暂的延迟后,静静地弹出一个新的窗口。

无意识地,边用视线一个个地确认所显示的应用程序群,同时又无意识地以肉声喃喃地回答。

「抱歉抱歉,小千。我到现在都一直没考虑过你在为什么痛苦、为什么烦恼。我就是这样才不行的啊」

「是啊。我也在烦恼着,小武也有他烦恼的事吧,大概就连那个人也一样吧。大家都和小春一样,没什么不同啊」

千百合的声音也好,小小的双手也好,都让心中感到温暖。

我做了什么啊,春雪在内心思考着。这家伙竟然会是脑加速者,而且还会一直隐瞒着我?就算一瞬也好,我竟然会对她起疑。

实际上,在应用程序中,那个熊熊燃烧的B文字图标是否存在一眼就能明白。为了以防万一,对安装的程序都一一确认,但不管哪个都是市面上常见的邮件管理工具、多媒体播放器以及简单的桌面游戏之类的,丝毫没有什么奇怪的程序。

果然千百合不是《Cyan.Pile》啊。

边自言自语地在心中说着,边打开数个应用软件的属性,就在这时春雪突然觉得有种不协调感。

并不是程序的问题。不是这样——从刚才,就对操作的反应感到微妙地迟滞。

如果是通过廉价的家用服务器无线中转的话还情有可原,但现在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是通过高品位的连接线(而且极短)的直结状态。不可能有理由感受到响应的延迟。

如果要说到延迟,其原因,应该是千百合连接终端的通信带宽被其它的线路占据了大部分所造成的,虽说这基本不可能。

带着惊讶,春雪试着打开网络连接状态窗口。

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现在正与广域网、仓岛家的家庭局域网,以及春雪的直结这三条线路连接着。这其中,特别是现在这个瞬间相互传输着数据流的应该只有和春雪之间才对。

但是,确认了线路状态的春雪差点叫了起来。大量的数据流发送向广域网。负责传送数据的,是在文件夹极为深层被安装着的某个未知软件。广域网另一侧的接收者不明。也就是说,这情况是——。

木马!!

某人骇入了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偷偷从外部进行连接。而且这个人,现在这个时候,正窃取着千百合的视觉听觉情报。

这个混帐!!

情不自禁地想要大喊,春雪移动手指想要将问题程序删除。

但是,在将被拖曳的图标扔入回收站的前一刻手指停了下来。

现在连接着的某人才是真正的《Cyan.Pile》。这家伙,并不是成功改写了Brain.Burst,一定是将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作为踏板而自由地在对战搜索表中出现消失。

也就是说,只要追踪数据流的流向就能查明《Cyan.Pile》的真实身份。但是,要让对方不发觉地进行追踪是极为困难的。可以实现的,恐怕就只有在对战中了。也就是说,直到下次袭击为止,自己都必须装作没有察觉木马。

随着一声叹气,春雪将窗口全部关闭。

「谢谢,小千」

低语着,将身体分开。

一直轻声抽噎着的千百合,也慢慢地将双手放下,点头露出微笑。回以笨拙的笑容,春雪伸出左手,将接口从千百合的神经元连接终端拔出。1.00137020013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