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10-12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10-12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10-12 10

黑雪姬所设立的《灾祸之铠净化计划》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在现实世界里和四埜宫取得联络,想方设法把她拉到对话场上。

第二阶段是,说服谣,并把她的假想体在无限制中立舞台之中从《无限EK状态》救出来。

接着第三阶段是,借助谣的净化的力量,将寄生于Silver.Crow身上的Chrom.Disaster的因子给消灭掉——。

六月十八日星期二下午七点二十分,在春雪家的客厅里,被枫子询问是否要进行第二阶段的黑雪姬,完全没有一点犹豫便立刻回答了。当然,就是从现在这个时间点开始,这么说到。

地点移动到了组合沙发那里,以着非常放松的姿势坐下的六人,首先在各自用五根XSB线将量子通讯终端串联起来。本来潜入进无限制领域并不需要直连的,但这次不得不准备《回线切断安全保险》。因此所有人的量子通讯终端都取消了和无线广域连接,取而代之的是通过有线连接的回线连接上作为结点的春雪家的家庭服务器。这样一来,万一发生了意料之外的状况而有谁进入了《无限EK状态》的话,只要最早一个从传送门归还的人把连接着家庭服务器的网线给拔出来,那个时候全员就能停止加速了。

当然那个时候,不仅无法把谣解救出来,而且也就成了《救人不成反被擒》这种最糟糕的事态,不过已经跨越了对此感到惧怕的阶段了。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做好万全的准备,以百分之百会成功的确信向前走了——这就是在现实世界里商谈的最后黑雪姬所说的话。

【UI>那么,大家。就拜托你们了】

谣这么说着,黑雪姬、枫子、春雪、拓武、千百合一同用力地点了点头。顺序是首先由这五个人进行潜入,在内部把全部的准备工作做完之后再由谣进行潜入。

五个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用力地吸了口气。

黑雪姬从十开始倒计时。在数到零的时候,喊出了只有等级4以上的脑加速者才被允许的,能在真正的加速世界里飞翔的口令。

「「「「「Unlimited.Burst」」」」」

好久没进入的《无限制中立舞台》,这次是到地平线为止都被雪白色附着的《冰雪舞台》。天空被灰色的云给填满了,乘着寒冷的微风细小的雪花在天地间飞舞。

「好了……首先前兆还算是不错」

用剑一般的脚的脚尖打击着地面上覆盖着的厚厚的冰并发出尖锐的声响的黑雪姬——黑之王Black.Lotus开口了。

「虽然理想是《雾雨》或者《暴风雨》之类的,但远距离视野会受到阻碍……作为要抓住瞬间时机的我们,现在这个情况反而比较好呢」

「也对。这种程度的雨雪的话,也不会阻碍到视野呢」

旁边站着的枫子——Sky.Raker摇动着她那天蓝色的头发点了点头。

没能马上领会她们的话,歪着Silver.Crow那圆圆的头盔头的春雪,畏畏缩缩地问道。

「那个……,为什么说遇到《冰雪》和《雾雨》是幸运呢?」

「是因为拥有火属性的《四神朱雀》的力量会变弱吧?」

立刻出声回答的是站在春雪右侧的大个子接近型假想体Cyan.Pile——拓武。再接着他右边的带着黄绿色尖角帽左手装备着巨大的铃铛的Lime.Bell——千百合也发出了声音。

「那样的话,不快点就不好了呢。不知道《变迁》什么时候会来呢」

先不去讲作为前辈的拓武,竟然比成为Burstlinker才两个多月的千百合都还慢一步理解,春雪悲凉地抑制住这份涌起的心情,慌忙开口说到。

「那,那么,就用我的翅膀飞过去吧。四个人的话,还勉勉强强能够送过去……」

不过,在话还没有说完,黑雪姬就轻轻地左右摇了摇面具。

「不,就这一次,连一点点都不想让其他的脑加速者打扰。同时潜入的人就在附近的可能性很低,但在天空中飞翔的话就会变得很显眼了。千代田地区为止,就努力地跑过去吧」

「啊……对,的确呢……」

就在低下头的时候,就在自己附近走着的黑雪姬,以着温和的语调补充到。

「还有啊,这一次作战的主角是你啊。到作战开始之前,就算是一点点也不想让你的翅膀感受到疲劳」

「好……好的!我明白」

————诶?我,主角?

在回答的途中突然感受到恶寒的春雪的后背,被枫子温柔地拍了一下。

「你可要加油呀,乌鸦先生。没有问题的,你的话可以做到的」

「就是那样啊,小春,你的话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家伙,在空中的话是不会输给他的」

「那就这样决定了啊,小春!」

再加上拓武和千百合的话,除了春雪之外的四个人,都一起深深地点了点头。就这样,朝着之前是高层大楼的冰之塔的外壁开口部分的方向走过去。

……主角,到底要做什么?该不是,不至于说,难道是,让我一个人闯进无敌的超级Enemy大人的势力范围……这类的吧?

金属的身体全都都不停留着冷汗的时候,记忆中总觉得之前好像有过这种事情呢。不会忘记的半年前,同样是从春雪的家里前往到无限制领域进行《灾祸之铠讨伐任务》的时候,突然间就被命令作为突击手而感到非常的愕然的事情。当然啊,和那时候相比自己好像是变得比较强了,说起来为什么总是我总是我遇到那么恐怖的事……。

在这几秒钟之内回过身思考着那些消极的想法的春雪突然回过神来。

慌忙的去追赶着同伴们,四个人都已经从塔的外壁突出去的冰雪阳台上一个接一个的跳了下去。在跟在他们后门并朝着地上去的时候,在心中多少给自己打了打气。

——就算是四神,还不只是只鸟嘛。我刚才才刚看到活生生的货真价实的猫头鹰,不对,鸱枭,不对,是鸣角鸮来着。(丹羽大和注:其实三个都指猫头鹰)。和真实世界的猛禽类呆在一个小屋里也没有关系的话,那虚拟的朱雀也好麻雀也也罢都没有害怕的必要。再加上,又不是要战胜它。只要全速飞行突入进去,把四埜宫的假想体给回收,然后立刻离开就行了。什么嘛,很轻松嘛。

「……好,就那么干吧!」

在到达地面的同时头盔的之下如此喊道,接着春雪和大家一起,开始朝着那宽广的冰之谷的南边跑去。

杉并区和千代田之间,直线距离差不多有十公里的距离。如果是这是在现实中的话,不可能不休息就全力跑到那边的吧。不过对于战斗假想体来说,只要不做出超出限度的动作是不可能感受到疲劳的。以高速浮游移动的Black.Lotus为首,组成了箭矢型的队列,五个人从环七开始沿着4号东京所泽线所穿过新宿的路线,一味地疾驰着。

路上,好几次前发出现了大型Enemy的身影,全部都是抄小道避开了。《冰雪舞台》和《原始林》和《工厂》不同,几乎没有障碍物,也因此东京市中心的密密麻麻的道路网络几乎都能够利用。不过由于可以能够被破坏的object也几乎没有,于是眼睛看到的能够破坏的冰块一个不剩的全部都粉碎掉,来增加全员的必杀技槽。

大约四十分钟后——。

再爬上了已经变成冰之回廊的新宿大街的从四谷通向麹町的长坡的春雪以前,突然视野变得宽广起来。

壮丽,雄大。绚烂。不管用多少词语去修饰都不足以形容。

宛若巨神使用的大枪一般的尖塔群好几个并排在一起直冲云霄。仿佛是守护着它们一般,美丽且雄壮风格的宫殿镇守在一旁。周围突出着非常高且厚的墙壁,而更外围被深不见底的断崖包围了起来。

所有的墙壁和柱子都被深蓝色的冰所包裹着,内部摇曳着无数红色的灯火。虽然没有生物的身影,但绝对不是废墟亦或是遗迹。宫殿的内部深处,好像,有什么——有谁正在放射出强烈的存在感。

那就是,位于无限制中立舞台的皇居。即是——

「……《帝城》……」

春雪一边放慢了跑步的速度一边以着颤抖着的声音喃喃着,而在前方同样减速的,并在冰上留下锐利的痕迹停下来的黑雪姬回应着。

「没错。那就是位于加速世界中心的异世界……曾经以Nega.Nebulus全部的力量挑战过,在短短的两分钟里便被击溃的绝对不可入侵的神域……」

这句话让全身都战栗不已的同时,春雪再一次睁大了眼睛。

高度差不多有三十米的城墙,差不多完全形成了一个正圆。规模大概和现实中的皇居差不多的关系,猜想直径差不多有一千五百米左右吧。

春雪他们所在的新宿大街像架起的冰之桥跨越被无限的悬崖所包围的帝城。长度为五百米,宽为三十米的这座桥的对面,耸立着非常巨大的双开的大门,宛若拒绝一切般紧闭着门扉。

「我王,这和现实世界的半藏门差不多规模,是《西之门》吧?」

对于拓武的问题,黑雪姬再一次点了点头。接着千百合踮起脚尖,来回眺望着门的四周并发出惊讶的声音。

「但是,学姐。《四神》……对吧?可是大型的Enemy哪里都看不到啊……?」

「Bell,你看,看向那一边」

从千百合旁边走出来的枫子,直直的伸出左手。指尖的前方是冰之桥和大门相连的广场,有一个高出来的四角形的舞台在那里。在这舞台的四边被圆柱所装饰着,给人一种充满威严的祭坛一般的感觉。

「有什么人入侵桥的瞬间,《四神》就会从那里显现出来。也就是说它们的领地就是那长为五百米,宽三十米的整个大桥。换句话说四周的悬崖和桥以外的全部地方都会产生向下的异常重力,就算用我的GaleThruster也好也不能实现跳跃。峡谷之上被撞出去之后,就会被卷入谷底的黑暗而即死。不过这个时候,复活之后就直接在崖的外边缘了呢」

无法想象朝着无限的黑暗掉落下去的春雪他们三个人都沉默了,黑雪姬静静地接了话。

「……两年前,我和Raker率领着军团的一支队伍,挑战那守护着西门的《四神白虎》。以前,对抗《神兽级》的时候以这个人数好几次都打赢了,心中觉得不管超级Enemy会做什么自己也不会输给它的。不过……就如你们所知,结果是非常的凄惨。说真的,现在站在这里,光是看着这门……脚就开始发抖了」

「……学,学姐……」

春雪不由得发出了声音,漆黑镜面的防风眼镜微微的晃了晃。

「真抱歉,我并没有打算吓你们。不用说,现在也不会回去。不过啊,我希望只有这一点能铭刻在你们的心里。——《四神》不是人可以对抗的存在。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也不可以和它们正面对抗。我给出信号之后,或者自己感到发生了意料之外的状况的,那个时候就拼尽全力向桥外撤退」

「这,这个,当然……我是那么打算的……」

从正面透过头盔凝视着停顿了一下的春雪的眼睛,黑雪姬以着更加威严的口吻说。

「光打算是不行的。这是命令。听好了……我说要撤退的时候就要撤退。就算我或者Raker,更或者是两个人都被朱雀给杀死了也一样」

这一瞬间,春雪尖锐地吸了口气,大声说。

「怎么可能……!突入桥的不是应该是我么!刚才学姐和Raker不都是那么说的么!!」

于是,黑雪姬和枫子相互瞄了一眼——

透过假想体的机械般的面具,可以感觉到她们浮现出非常温柔地微笑。在春雪的左右两边面对着春相互着说话。

「哈哈……,你真傻,Crow。我不可能会让你一个人单独地去进攻的吧」

「就是啊,乌鸦先生。那样做的话,会惹Bell和Pile生气的」

「朱雀的目标由我们来担当。哪怕一瞬间也不会让它面向你的」

「你啊,只要考虑如何救出Ardor.Maiden就行了」

对于这意料之外的话,春雪只能够无言地依次望向这两名前辈的脸。

事实上,在离开公寓的时候曾暗自下定决心,我一个人去!本想这么说。

不过,对于连黑雪姬都敬畏的《四神》,独自一个人就能做到现在已经不会那么想了。就拿战斗能力来说,春雪的战斗力连她们两个人的脚底都不及。现在就算自己不肯让步,也最多只是耍耍帅罢了。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的飞行。这就是现在春雪的实力所能够做到的极限。

左边站着的千百合轻轻地拍了拍,什么都不说并俯着身子春雪的肩膀。同时,开朗地说道。

「姐姐抱歉!我还之前还以为是Crow单独一个人去对朱雀采取特攻而大家就在一边加油呢!你不会生气的对吧,嗯」

而春雪的膝盖当即一软。反射性地说。

「啊……我说啊!至少给我加点血什么的吧!」

「不—行,那样会积累不少Enemy的仇恨的喔」

这个交谈,拓武和黑雪姬,枫子一起笑了起来。

——也对,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那就是,对伙伴们的力量,羁绊,以及他们所引导出的奇迹的,信赖。

心中如此嘀咕着,用力地握紧双手,然后黑雪姬朝着天空挥起左手的剑说。

「那么,现在开始要再一次奔跑了。朱雀和Ardor.Maiden所在的南门就在内堀大街右转的尽头」

从帝城的威容的左边,朝着化成冰之摩天楼的霞关的官厅街的右边再跑了好几分钟后,前方出现了另一座大桥。大小和西边的几乎是一模一样,长为五百米宽为三十米。在桥的对面有着正方形的祭坛,也同样屹立着巨大的城门。

现实世界那是被称作为樱田门。帝城的南门。四神的一柱,火鸟朱雀所镇守的圣域。

就这样毫无阻碍地前进着,很快便到达了冰之桥的入口的五个人慢慢地停下了脚步。

从东西方向的内堀大街开始,到南边的樱田大街有一个作为分歧的巨大的丁字路。正西南方的土地上,屹立着一座有着尖角的巨大大楼。记忆中这座建筑物好像是由于邻接城门而被通称为樱田门的警视厅。不过当然里面一个警察的身影都没有。

站在丁字路中央的黑雪姬,从自己的体力槽上把系统菜单拖了出来确认了下时间。

「从潜入到现在正好一个小时了。到现在为止都和计划的一样……」

也就是这时候现实世界的有田家的客厅里,只过了3.6秒。对没有潜入的而等待的谣来说只是呼吸两次这种程度的时间吧,但实际上却毫无疑问地让人感觉到度过了数十倍长的时间。

迅速地回过身来的黑雪姬依次看了同伴们的脸,然后以威严地声音说到。

「那么,《灾祸之铠净化作战》第二阶段,《Ardor.Maiden救出作战》现在开始实行」

四个人同时「是!」的喊到。点了一下头的黑之王释放出符合她名字的威严继续说。

「最后,再一次确认作战内容。最初的配置是在非常接近桥头为止的地方,我Black.Lotus。在我的后面是Lime.Bell和Cyan.Pile。再接着是后方是,在樱田大街两百米开外的地方,是Sky.Raker和Silver.Crow」

在大家还在脑海里想象着配置的时候,指示又继续了。

「作战开始的时候,我向前进军。会前进到大桥的中央让朱雀显现出来。出现了之后这时候Raker就让Crow坐在的她背上用GaleThruster起飞。以三十米的高度全力飞向大门。这期间我会对朱雀使用远距离心意攻击,成为它的目标。在这之后就会开始向后退的。到这里都没有问题吧?」

「没有!」

四个人回答到,黑雪姬再一次点了点头并看着枫子和春雪。

「飞行的Raker,在靠近后退中我的时候,Crow你和她分离。以自己的翅膀的推进力全速通过向前进的朱雀的上空,接着直接飞向南门。Raker在我的这个位置这里落地,展开防御心意。防御朱雀火焰之环的时候,一起向后退去。和朱雀最少也有百米以上的距离应该不会瞬间即死,就算那样也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损伤吧。之后由后方的Bell的《Citron.Call.Mode1》进行恢复。我和Raker后退到桥头的时候,朝着南门直飞的Crow应该能够到达《四神的祭坛》的。Ardor.Maiden会出现在其中央的,所以带上她急速上升,一百八十度翻转,再一次从桥的上空南下,从朱雀会被追却追赶的领域里逃出来——就是这样」

在听完这个毫无停顿的指示之后春雪呼地叹了口气。

再考虑到了状况和战斗力之后,这就是最佳的答案了吧。既简单又巧妙。一旦开始作战了,之后就不必再互相进行思考的交流了。

不过,这个作战,《手段》和《要素》都各自欠缺一个。

手段就是,留在现实世界的谣和春雪的全速突进的时机该怎么吻合起来。然后其要素就是——指示中没有被提到的,一个人的名字。

像是读出了有了这个疑问但没有说出来的春雪的内心一样,黑雪姬缓缓地降低了声调。

「……想必大家已经注意到了吧,这个作战里,谣出现在无限制中立舞台的时间必须控制到秒上。这除了得由谁离开舞台,和谣说明时机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而担任这个工作的就是……Cyan.Pile,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我王」

拓武很快便回答了。

不过春雪感受到这个回答和平时条件反射般的反应比起来,真的还是有慢了那么一点。

现实世界中向谣传令的是拓武的工作,对于作战是无可或缺的。不过,这一人选,无法否认《最后剩下一个人的名字》这一点的。聪明的拓武比春雪还要早一步,恐怕在黑雪姬说明作战之前就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就只有自己一个,无法留在这个和四神为对手以命相搏的战场上的这件事。

春雪正犹豫要不要和他说点什么。不过不管说了什么,春雪知道那只会伤害拓武的自尊心而已。枫子也好,平时总是会缓和气氛的千百合也是,这个时候什么都没说。

一时间的寂静,被拓武自己的话给打破了。

「这一回的对手是飞行型的呢。对于完全是接近型的我还真是有点难办啊,我是那么想的。传令的工作,我非常乐意地接下来了。……但是,我王,如果将来挑战玄武和白虎这种接近型的时候,请让我出战」

对于这一如往常沉稳的声音,黑雪姬慢慢地点了点头。

「……啊啊,那个时候,就指名Pile为突击队长吧。我是很期待的啊……为了把它们给打翻在地,要好好的变强啊」

「嗯嗯,一定。——一定」

就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做了回答,拓武深深地点了点头。黑雪姬的身体方向转了回去,然后用力地吸了一口气说。

「那么,接下来……就是有没有什么疑问或者是想说的事么?什么都可以,因为时间还很充裕。Maiden有说过最多会等我们五分钟,所以这样看来我们有整整三天的时间」

「诶—,让小梅那么等待很可怜啊,学姐!」

千百合大喊。看来在加速世界里谣的这个昵称就这么定下来了。想必很快在现实世界中也会想出非常亲密的称呼方式吧。

——真好啊,我也想不叫《四埜宫妹妹》而是用昵称来叫她啊。就像《仁子》一样喊她《小由》的话会不会生气呢……。

在一瞬间想着这些事的春雪,慌忙把杂念排除脑外。

这个时候,有一件不得不对大家说的事。和《灾祸之铠净化计划》一样,想起了或许比这还要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在加速世界里平静地扩散开来的谜之寄生object——《ISS插件》那件事。

不过,烦恼了几秒之后,春雪就打消了说的念头。

现在,是全力营救Ardor.Maiden,大家发挥百分之百力量的时候。如果说了和她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的话,就算是一点点也也会影响到大家的集中力,这是绝不允许的。

而且,在近距离看到ISS插件的并不只有春雪一个人。倒不如说,和有着插件的Bush.Wutan直接进行心意攻击战的谣对那个寄生道具有着更接近于本质的认识吧。那样会的话,讨论这件事的议题,就要等把谣的假想体救出来,Nega.Nebulus全员全部归还之后才行。

与这么考量之后,闭口不语的春雪一样,千百合,拓武,枫子也都没有提出什么问题。

慢慢地来回看了看全员的表情之后,黑雪姬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了。大家,看来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了呢。那么,在作战开始前,还有一个指示要给Lime.Bell你——如果发生了预料之外的事情,桥上的全员都被朱雀给打倒了的话,绝对不能过来帮忙。从最近的传送门回到现实世界,把Crow的Neurolinker和连接着家庭服务器的数据线全部给拔掉。知道了吗」

这是已经能够说是冷酷的命令。如果不依靠这个最终保险的话,也就是不但谣如此,黑雪姬,枫子,还有春雪也都会陷入《无限EK》状况的。

不过千百合她毅然抬起三角帽子的帽檐,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学姐」

「就拜托你了。……那么,就要开了喔」

仿佛是每周的领土防卫战前,黑雪姬平然地说着。首先面向拓武,流畅地作者指示。

「那么Pile,马上进入到那边的警视厅的正门,那里边有传送门,作为作战开始的号角,朝着天空发射一发《Lighting.Cyan.Spike》然后就回到现实世界。以你醒过来为信号,谣会立即潜入的。由于这里交替在现实时间中要花上一秒钟,在这边计算之后就要经过十六分钟四十秒。这段时间里,Crow和Raker在樱田大街南边两百米不到的位置进入离陆的姿态。在谣出现的一分钟之前我会向桥内入侵。看见朱雀出现之后,Raker你就进发。这之后就和之前说的一样了」

「我知道了,我王。——那么,Raker姐,Bell,Crow。之后就拜托你们了啊」

代替回答春雪打出了右拳,而拓武则同样打出了左拳,然后便转过身去。青色的假想体没有回头,奔跑着消失在了警视厅的门之中。

数秒之后,在飘满了雪云的天空中,一道雷光屹立着。正对着总务省,由于再里面是林立着东京高裁和巨大的建筑物,那道光应该只有在春雪他们的位置才能看到。

因此,在十六分四十秒之后,四埜宫谣——Ardor.Maiden便会在大桥的那一边出现。春雪无论如何都不得不确保那个少女从桥的那边逃出来。

「那么,Crow。我们也走吧。Bell,Lotus就拜托你了」

枫子这么说着,并拍了怕春雪的肩膀。

「好,好的!……学姐,那个,诶诶……我,会努力的……」

由于紧张而紧缩的喉咙里,只能挤出这种话语,而黑雪姬蓝紫色的双眼直直地盯着春雪看,简短的回答。

「啊啊,我相信你」

在这之后的十五分,让人感觉到无限般地长,而又让人觉得过的像激流一般的飞快。

在装备了GaleThruster的Sky.Raker的旁边站着的春雪,虽然努力集中着精神,但是不要说是成功了,反而连杂念都无法排除。粉雪飘舞着的无限制中立舞台渐渐变得宁静下来,变得好像连时间都冻结得下来一样。

樱田大街的北面,加上桥的全长大概有七百米的尽头处屹立着巨大的城门,就算隔了那么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它的威压感。就如同世界本身都被关闭着一样,春雪的视野被它遮挡住了。

「两年半之前呢……老师你们有打算突破那扇门对吧……」

几乎无意识的喃喃着,就在旁边的枫子忍不住偷偷笑了。

「与其说是要突破那扇门……我们本来是要打算攻下那座城的啊」

「啊,这,这样啊……」

肯定,第一期的Nega.Nebulus,一定是比起现在还要了不起的集团。这么考虑着春雪吐了口气,把浮现出来的问题就这样说了出来。

「……但是,在那场战役的时候,为什么要和全部四匹的《四神》作为对手呢?学姐昨天说过四神是四身一体的……但是门却又四个对吧,军团的全员集中攻击一处不就行了……?」

「——很久以前也有那么考虑过的人出现过,并那么实行过。然后让我们知道了《四神》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事。不管对哪一匹进行攻击,便会受到来自剩余的三匹的治愈而变成很糟糕的事态。今天,并没有打算要打倒它所以并没有关系」

「…………啊,原,原来如此…………」

好好想想的话,春雪所想的事情当然已经被尝试过了。点了下头之后,继续低语道。

「这样啊……很久以前肯定有很多军团挑战过那座城的吧。不,不只是帝城……去未踏入地区探险,编织出各种各样的战术……真好啊,我也能早一点成为脑加速者的话……」

「唔呵呵,你在说什么呀,乌鸦先生」

混入叹息话语被微笑掩盖——枫子突然用双手用力地抱住春雪。呜哇哇!?在僵硬住的春雪耳边,有点恶作剧般窃窃地说着。

「从现在开始喔。乌鸦先生的Brain.Burst的一切都从现在开始。不是……我和Lotus也是。那本以为是尽头的道路,其实是一往直前……无限延伸着的。让我们发现这一点的,就是你啊」

环绕在背后的双手,一下子加大了力量。在耳边传出的声音也再一次将冰雪舞台的冷气融化成热气。

「……乌鸦先生银色的翅膀,有打开世界的力量。你的未来,能够朝所有的方向延伸。我想看看你那翅膀所能到达的地方。Lotus也好,Maiden应该也一定是那么认为的。——那么,我们一起去迎接她吧。时间到了」

然后,持续拥抱解开了。

春雪的精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异常清澈,心中强烈的存在着一个想法。

那就是飞翔。只是一味的持续飞行。只有那样,才是由春雪内心所孕育出来的Silver.Crow这一假想体存在的证明。

「……是!」

用力地点了点头的春雪,朝着Sky.Raker的后背跪下。在装备了有着两个Rocket.Booster的强化外装《GaleThruster》的中央右膝着地,双肩牢牢地抓住它。

「准备OK了」

春雪点着头说着,枫子则直直的凝视着正面的大桥。

在桥的前端,有两个小小的身影。她们是Black.Lotus和Lime.Bell。大约十秒之后,Lotus右手的剑高高地举起——迅速地向前方挥下。

11

黑之王Black.Lotus她开始单骑进军。

突入帝城南门开始长约五百米的大桥。以两手向斜后方张开,身体前倾到极限的姿势,脚尖在冰上激烈的摩擦着开始突进。

在她的路线的尽头,位于桥的对面的正方形的祭坛中央,啵地出现了真红色的火焰了。

火焰的漩涡的势头不断地增加着。转瞬间,一边有二十米的祭坛全部变成了火海。在这中央,有什么……有什么让人感到害怕的巨大的生物的姿态开始出现。

用眼睛确认到的一瞬间,背负着春雪的枫子大喊。

「——出发!」

轰地一声,春雪的身体下面的GaleThruster发出呼啸。青白色的喷射火焰照亮了四周,路面上的冰一瞬间便蒸发了。惊人的推力,将两个假想体宛若被弹射装置从地面上弹射出去一般。

耳边空气呼啸着。为了抗住袭来的风压,春雪在枫子的背上,把身体压低到极限。两侧的楼房在装备的淡青色的流线中溶解。疾风推进器的引擎的声音响彻天际。

二百米的助跑转瞬间就快完了。在巨大的丁字路的中央,一口气越过左手拿着铃铛的Lime.Bell。两个人就这样突入了大桥的上空,在三十米的高度以极限的速度飞翔着。

前进的方向,从火海中浮现出来的某个生物形成了明确的形态。

首先,如融化的金属一般闪耀的水滴四处飞散中,一对巨大的翅膀分别向左右伸展开来。其直径几乎和桥的宽度差不多。羽毛一根一根都像魔神所携带的火焰剑一样巨大。大气中飘舞着的粉雪,还没有碰到它的羽毛便已经蒸发了。

从展开的双翼之间,这一次出现了强壮的肩膀,接着是细长的头部。弯曲的头部慢慢地抬起,然后头部的姿态开始浮现。

龙之角一样锐利的饰羽。又尖又长的嘴巴。然后——比火焰还要炫目,比红玉还要鲜红地闪耀着的双眼。

被火焰缠绕着的巨鸟——帝城的守护者。超级Enemy《四神朱雀》大大地张开了它的嘴巴对着天空,发出了可怕地咆哮。

在无数的雷鸣伴随着尖锐的共鸣声的这一声雄叫贯彻世界的瞬间,春雪看到了。覆盖着天空中那厚厚的云层化为波纹颤抖着,在瞬间,呈放射状爆裂开来。

————什么。

————那个,是什么啊。那个是Enemy?Brain.Burst程序所控制的,没有灵魂的怪物么?

不对。那只……那只鸟是活着的。对于打扰了它睡眠的事而感到愤怒,要把入侵者燃烧殆尽而变得狂暴起来。其存在本身就体现着拒绝和攻击的意思。没错,那是庞大的想象的集合……。

那就是纯粹的《破坏的心意》的凝集体。

这么认识到瞬间,春雪察觉到自己对心中飞翔的决意有了动摇。

不禁缩起身体。凌驾于之前想在加速世界里看到的任何存在存在——甚至是凌驾于数日前给予春雪如此压迫性的《纯色六王》之上,显现出的绝对力量将五感的接受全部给燃烧起来,呼吸也停止了。

…………不行了。不可以……不可以靠那么近…………。

在麻痹了的意识的中心,软弱地充满着这一想法。

不过,Sky.Raker的飞行并没有停止。相反,GaleThruster的引擎声更加的高昂,喷射的火焰如同彗星一样始终延伸着。对面挥动着双翼的火焰巨鸟从祭坛开始向前前进。在那被加速了感觉之中,敌我之间的距离以着非常恐怖的势头开始缩小。

春雪的两手颤抖着,无意识地想要将手指从Raker的肩上松开——

这一瞬间。

正下方,就在数十米之前站着的Black.Lotus她的全身突然迸发出耀眼的光条。

是心意的《过剩光》。其颜色——不输给缠绕着火焰的巨鸟一样纯粹的红色。在这之后,黑雪姬的以着激烈的气势,将天地切开。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心意的灵光的密度倍增着。已经如恒星一般闪耀着的假想体发出了威严的声音。

「《OverDrive》!!《Mode.Red》!!」

春雪所不知道的命令。然后,其所引起的现象也是未知的。

Black.Lotu漆黑的装甲的各处,都浮现出鲜艳的真红色的线。同时右手的剑的造型也改变了。变成了原来的一点五倍的长度,前端的附近一下子变细,刀锋形成了锐利的菱形。那已经不是剑了——是枪。

黑雪姬她的右手朝后方用力的握紧,和水平地摆着的左手的剑十字交叉着。

全身上迸发出的过剩光全部集中在了右手上,然后凝集在了枪尖上。

光是被接触就能把万物给贯穿所集中起来的威力,再加上高声喊出技能的名字,朝着迫近而来的四神朱雀释放过去。

「《夺命击》!!」

连巨鸟的咆哮也打消掉的如同喷射引擎一样的轰鸣声,真红的巨枪将一百米以上的空间瞬时间给贯穿了——

漂亮地命中了朱雀较厚的胸口的中央。Enemy所缠绕着的火焰,仿佛是血液一样在空中四散开来。

于是春雪确实的看到了。视野里表示着的,由于非常巨大的关系而分成五段的朱雀的HP槽,虽然就只有一点点但确实减少了。

————学姐。黑雪姬学姐。

————你,到底……为什么,会那么强…………。

春雪将在脑内闪现出的想法和从内心深处涌现出来的这一份感情一起否定了。

————那个人是《强大》么?不对。连我也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那个人只是《想要变强》。为了自己。为了某个人。为了在胸中闪耀着的重要的东西。

————我也是。我现在虽然力量也好智慧也好什么都好斗不足够,但是我能够直面前方。正因为这样,这个是无论是谁一开始就持有着的,真正的强大。直面前方,用力地呼吸,挺起胸口……那么,怒吼!!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

对于春雪的绝叫,枫子回应着。

「飞翔吧!!」

「——我出发了!!」

啪地,张开后背的双翼——十枚金属羽,用全部的力量震动起来——春雪飞起来了。

耳边的空气呼啸,被压缩,变成墙壁。这些用直直的伸向前方的双手的手指所寄宿着的心意的光辉给击破。呼地一下压力消散了。化为一束银色光芒的春雪向前突进。

前方不远的下方,朱雀巨大的身体越来越接近了。宛若要把空气烤焦一样强烈的热气攻击着假想体。不过已经感受不到恐怖了。因为春雪已经不是一个人了。黑雪姬也好,枫子也好,千百合也好,拓武也好,都在背后支持着他。

然后,现在这个瞬间,即将回归实际上已经两年半未曾登录的无限制领域的年下的少女也是。

认识到现在才短短的两天,四埜宫谣已经确实在春雪的心中存在着。并不是因为要净化《灾祸之铠》。也不是要强化军团的战斗力。只是,作为新的朋友,而想要让她加入现在的Nega.Nebulus。

为了实现它,现在就要飞翔。不害怕,不胆怯,只是一味的向前。向前。

化作白银之失在三十米高度飞翔的Silver.Crow,和伴随着桥面上发出的轰鸣声前进的四神朱雀所散发出的些许火粉交错而过。

朱雀就这样来到了背后的黑雪姬和应该已经着地的枫子的面前。之后两人就要将这个Enemy一直引到桥的最后方。放心地交给她们,能做的只有这件事。

在直线向前进的春雪的前方,仍然冒着火炎的祭坛中央,啪地闪耀出绯色的光辉。

来了。是谣——是Ardor.Maiden。非常完美的时间差。拓武好好地做到了传令的任务。

被白色和红色的色彩所围绕着的假想体,正在慢慢地实体化。距离已经不到一百米了。春雪为了带走谣,正打算下降高度——

的时候,那一瞬间。

「春雪君!!」

带有着惊愕和恐怖,还有绝望色彩的那声音是——悲鸣。

在加速世界里本该是禁忌的,直呼着本名,从后方传来。

「快逃啊!!现在马上就逃啊!!」

「…………!?」

没能理解状况的春雪回过头越过肩膀瞥了一眼。

于是,看到了。

四神朱雀,它的翅膀向左边倾斜着回旋过来。细长的头部画着弧线,红色的双眼直直的盯着桥的这边,不,是紧盯着春雪。

很明显,目标的对象移动了。不过,为什么。在朱雀胸口,黑雪姬的《夺命击》所造成的损害效果的余韵还能看到。与此相对春雪还没有触碰到敌人。没有被盯上的理由啊……

在春雪脑海里闪现出混乱的思考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一个应该是没有想法的只是移动性物体的Enemy所发出的那份愤怒,或者说是嘲笑。

…………弱小的人们啊。接受侵入我的领域的这份愚蠢的行为的代价吧。用我之吐息……

变成灰烬吧。

巨大的嘴用力的张开。

那漆黑的喉咙深处,若隐若现的冒出火焰。吐息攻击。直接被攻击到的话毫无疑问是即死。

————快点逃,春雪君!!

再一次,听见了黑雪姬的悲鸣。

用一瞬间这个词语也太过长的,在极小的单位时间里,春雪犹豫了。

现在立刻急速上升的话,或不定能够躲避吐息。就这样升到Silver.Crow的飞行极限高度一千五百米的话,朱雀就不会追来了吧。不过——,啊啊,不过。

在春雪银色面具之下,快要把牙齿咬碎般地紧咬着牙。

然后,下定了决心。

不能逃。现在不能够逃避。现在逃了的话,就在春雪数十米前等待着的四埜宫谣就会被朱雀袭击,并死亡。

就算变成那样,回到现实世界的春雪也不会被她责备的吧。会像往常一样用超高速的输入说【那是没有办法的事】的吧。

但是,并不是真的没有办法。要说为什么的话,现在这一瞬间,春雪选择了做自己的行动。因为只要有些许能够救出谣的可能性在的话,春雪就会让翅膀朝着那边持续地飞行。

「唔……噢……」

再一次让视线回到祭坛的方向,从内心深处挤出了声音。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伴随着叫喊声,春雪快要将大脑突触烧断一样竭尽全力,挥动着翅膀。

直直的伸出的双手指尖所寄宿着的光,开始向全身扩散。和使用唯一的心意技,《光线剑》的时候一样被银色的过剩光包裹着,春雪向前突进。

身后,出现了强大到夸张的能量的感觉。能让万物瞬时间被蒸发的火焰漩涡从朱雀的口中释放了出来,世界开始被染成红色。

————春雪君!!

————乌鸦先生!!

————小春————!!

三声绝叫,在意识上真的感受到了些许。不过这些都被抛开了,而是变成一道光飞翔着。

——学姐。对于你说要逃的时候就要逃的这个约定,没能遵守真是抱歉。之后我会好好地好好地道歉的。但是……我要为了我自己,现在不那么做不行。

那个瞬间的思考思考变成了白色的火花而弹开,消散,之后只剩下向着目标的方向前进。

越来越接近祭坛。在其中央出现的Ardor.Maiden没能理解状况只是呆呆的站着。

凝视着小个子的巫女的姿态,春雪则用发不出声的声音大喊。

——手!!

突然惊醒的Ardor.Maiden举起了纤细的双手。

下降到了桥上一米的位置的春雪也伸出了双手。双方的手腕接触,紧紧地抓在一起——

之后,春雪马上将谣的假想体拉起来,抱着怀里。

——抓紧!!

再一次喊了一声,没有确认谣的双手是否抓紧自己的头部就再一次开始上升。就那样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打算离开…………

出人意料的,周围的颜色改变了。

从橙色到赤红色波长之间摇曳着的红色。火焰之色。

啪啦地假想体全身发出了声响。朱雀的火焰吐息追了上来。明明还没有碰到火焰本身,视野左上角的HP槽便以着恐怖地势头开始减少。

不行,不能上升。只要速度上输掉那么一点点的瞬间,就会被火焰给吞没了。

只有向前直飞了。不过,在眼前的正前方,有着如同磐石一般屹立着的城门。

不过为了自己的尊严,只有向那扇门突进到底了。不,就这样向前的自杀是不允许的。要活下去。要和谣一起生还。做给你们看。

「…………开门!!」

假想体的表面开始烧起来了,春雪大喊。

同时,怀中的谣也发出了声音。

「打开门!!」

不过,被厚厚的蓝色冰所缠绕着的城门,像是嘲笑他们两个人一样,其门扉依然牢牢地紧闭着。

不。

有光——。

在屹立着左右的门扉的正中央,

看到了一丝如同线一样的白色光芒。

12

寂静。

冰冷。还有,坚硬。

在厚厚地而且冰冷的平面上,身体右侧朝下横躺着。

仿佛全身被冻结一样。手脚都动不了。

不过,在双手之中,可以感受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温暖。哗啦,哗啦,隐约有些振动。这是————

「……稍微,有点痛苦呢」

突然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春雪的啪地睁开了眼睛。于是眼前,看到了圆形的绯色眼镜。

「啊…………」

发出了声音,变硬的双手好不容易松弛了下来。可爱的面具就在不远处。

「…………四,四埜……不对,小梅……?」

用颤抖着声音轻轻地问,然后她上下点了点头。纯净的声音轻轻地回想着。

「是的。把我救出来了,小鸦」

对于那句话,惊讶地全身颤抖了。

发生了什么,完全想不起来了。在把站在祭坛那里的Ardor.Maiden抱起来之后……为了逃避逼迫而来的朱雀的火焰吐息……直接朝着紧闭的城门突入……

在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我们两个人都死掉了么?这难道是《幽灵状态》么?

——不对,如果是那样的话,视野全部都应该变成一个色调的。不过现在,能够清楚地看见谣的眼镜之中那红宝石般的眼睛在闪烁。

即使如此春雪依旧无法相信自己逃过了那让人害怕的火焰旋涡,用嘶哑地声音问道。

「那个……我们,还活着么……?」

于是,谣再一次点了点头。

「……我们是还活着。但是……。啊啊,但是……」

话尾那份,嘶哑,害怕,融入了冷气而消散了。

Ardor.Maiden她的视野移向了周围寒冷昏暗的地方——。

「…………这里……这里是,《帝城》的内部」

(待续)1.002374700237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