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9章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9章 9

小山一般的三明治被消灭得干干净净,收拾好大盘,冲泡红茶续杯的时候,春雪忍不住出声问道。

「那个……刚才前辈说的,是怎么回事呢?四埜宫同学的真身,被封印在无限制中立战场……?我昨天还和四埜宫同学在普通战场进行了组队对战……还是说和这个不同,在无限制战场就会出现什么问题么?」

左边的千百合也同样扭过头来。但拓武似乎想到了什么,犹豫地开口说道。

「吾王,难道那个……是说《无限EK》吗……?」

「哦,不愧是博士,知道得真多」

黑雪姬点点头,春雪却一头雾水。

「无、无限EK?小拓,那是什么……?」

春雪全身转向拓武问道,拓武用指尖将眼睛的横梁往上托了托,反问道。

「小春,要将一名脑加速者消灭……也就是逼迫其失去所有加速点、使其脑加速软件被强制卸载的手段,你知道在加速世界有多少种吗?」

「诶……?不是只有通过多次对战并保持胜利……」

春雪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却想起两个月前自己处于死亡边缘的事情,补充说道。

「……不对,还有无限制战场的决斗。双方互相将自己的全部加速点放入『即死决斗卡』中,获胜方将获取全部点数……啊,说起即死,还有Lv.9玩家之间的特殊规则……」

「嗯,那就是三种。还有吗?」

然后这回轮到千百合以口中的红茶变成了盐水似的表情说道。

「还有那个吧。是叫做『物理攻击(PK)』……吧?在现实中进行袭击,经对方监禁在车里之类的地方,以直连对战将对方的加速点完全夺走。真是不可原谅呢」

拓武也以严肃的表情点点头,补充说道。

「四月的时候逼迫我们的他,也许可以算是广义上的PK。……暂且不谈那个,这是第四种。然后第五种……就是我刚才说的无限『无限EK』,正式说法是『无限Enemy.Kill』」

「Enemy.Kill……不是杀死Enemy的意思吧。被Enemy杀死……?」

「对……正是如此」

于是黑雪姬发话了,三人都闭上嘴向黑雪姬看去。喝一口红茶,黑衣的军团之主开始静静地说道。

「我昨天也向春雪君说过,无限制战场中栖息着具有超强攻击力的『巨兽级』和『神兽级』Enemy。话虽如此,其中更高位的真正了不得的家伙,不会在战场中自由徘徊,而是停留在固定的地盘里,只要不接近就不会有危险。但反过来,要是机缘巧合闯进了它们的地盘而被杀死,要逃脱就会变得非常困难」

「那、那那个……?」

春雪的视线游走着,想要想起曾经无数次进入的无限制中立战场的规则。

就算在那个世界里HP槽归零——也就是死亡,脑加速者也不会回到现实世界。以视野变成灰色的幽灵状态停留在死亡地点,一小时后复活。

而且在无限制战场不能使用「退出加速」指令。如果要自行回到现实世界,就是通常完全潜入VR游戏中所说的「离线」,只有通过车站、观光名胜等地标处预设的传送门这么一个办法。

基于以上两个规则,想想黑雪姬刚才所说的状况。

不小心闯进位置固定型巨大Enemy的地盘,成为目标,将会受到无比威力的攻击而即死。然后视野里显示【YOUAREDEAD】字样,只能以没有实体的地缚灵状态等待复活槽攒满。一小时后,好不容易复活能动了——但是依然身处巨大Enemy的目标范围内。当然就立刻被攻击,再次死亡。一小时后复活……再次死亡……

「…………这、这不就没完没了了吗!」

春雪叫道,黑雪姬以忧郁的表情点点头。

「是的。所以才称为『无限』。所谓『无限Enemy.Kill』,就是故意制造出这样的状况……也就是说,将想要使其加速点完全耗尽的脑加速者,放进巨大Enemy的地盘深处,使其每过一小时就被杀的方法。当然,逃脱的可能性并不是完全为零。只要能在复活、即死的空隙中移动一点点距离,接着再原地复活就行了。一点一点地积攒距离,也许总有一天能逃离Enemy的地盘,但是每次死亡所减少的加速点,对Enemy时是固定10点……死十次,就是100点,死一百次就是失去1000点。总归会承受不起的」

想象着自己陷入这样的状况,身体不断发抖的春雪,以嘶哑的声音附和道。

「说得、也是呢……特别是刚升级之后、买了很贵的道具之后,会消耗大量的加速点……」

但是春雪立刻注意到某件事情,皱起眉头。

「但、但是,那个『无限EK』……设置陷阱的一方不是也挺有风险的吗?把别人放进地盘深处之前,自己就会死亡这样的事情也会……」

「是的,因此通常会使用从的地盘外投掷,或者用爆炸系攻击炸飞等手段」

回答春雪的是枫子。唇边还带着温和的微笑,却补充说出恐怖的内容。

「好吧,我也曾经把幸运地得知名字的『PK』恶徒,使用疾风加速器把他打落到神兽级的头部正上方呢……暂且不提此事,普通的『无限EK』,大概也不能把对方送到地盘的深处去。要是非常努力也不是不能逃脱。因为所利用的Enemy越强,设置陷阱的一方的风险也越高,所以逃脱需要的距离会很短」

「原来如此」春雪等三名年轻脑加速者同时点头。

就在这时,至今保持沉默的谣开始迅速动起手指。

【UI>但是,无论什么理论都会有意外】

被神秘感包围的小学四年级学生,透明的眼神向着远方望去,缓缓地继续打字道。

【UI>因闯进加速世界里最大最强的Enemy的地盘最深处而死,已经再也无法回归的三人之一……。就算能进入通常对战战场,也无法再次潜入作为加速世界本质的无限制中立战场的脑加速者。那就是,我】

昨天在学生会办公室听到的关于第一期Nega.Nebulus的崩坏?消亡的大致经过,春雪立即告诉了拓武和千百合。

无限制中立战场中央存在着绝对不可侵犯的「帝城」。守护着帝城四座门的最强Enemy,即「四神」。第一期Nega.Nebulus的成员们,以预想中作为脑加速游戏的第二个通关条件「到达帝城」为目标,挑战四神的突破。然后——全灭了。

春雪所听说的就到此为止了。关键的是,为什么仅仅一次全灭竟会导致军团崩坏,这个缘由春雪还不知道。

不过春雪从刚才的「无限EK」的事情中,得到了一个大致的推测。深吸一口气,春雪一次看了看黑雪姬、枫子和谣,开口说道。

「那就是说……两年半以前,四埜宫同学在四神的地盘深处死亡了,此后再也没有生还……是这样的吗?」

谣点点头,在空中敲打到。

【UI>是这样的。炎热耐性高的我率领队伍挑战的,是守护帝城南门的炎之大鸟「朱雀」。它是进行长射程的火焰吐息、钩爪物理攻击和全方位范围热攻击的强敌。不过我们已经有了相关资料,制定了对应的作战计划,甚至成功侵入了能够看到门的位置……但此时,朱雀的攻击模式发生了变化。我们无法对付朱雀全身包裹着火焰的超高速冲撞,战线崩坏了。我的耐性什么的一点作用都没有。至少要为了同伴制造退路,我将朱雀引到了地盘的最深处,然后在那里死亡了】

「似乎东门『青龙』和北门『玄武』的攻击模式也中途变得更加凶暴了」

喃喃般低语的黑雪姬,轻咬嘴唇继续说道。

「……我和Raker共同负责的西门『白虎』也是那样。本来我们也应该逃离不了白虎的地盘深处的。但是Raker以最后的力量抱着我飞走了……」

「当时我已经失去了双足,在战斗中也派不上用场」

枫子也以同样忍痛的表情说道。

「至少一定要让小莎生还,我竭尽全力拼命飞行。直到现在,偶尔还会梦到白虎的利牙在正背后咔嚓咔嚓作响……虽然对于『四元素』中唯一活下来的我来说,这实在是很轻的惩罚……」

【UI>对于那时枫姐的努力,我,想必地和水也一样,都感激着你】

「就是啊,Raker。要是我和你都被封印在四神之门的话,也无法想到会有《孩子》这种事吧。《Silver.Crow》和Crow的好对手《Ash.Roller》必然也不会诞生。也不可能结成第二Nega.Nebulus……我们也不会如此重逢。你拼命的飞翔,维系了我们未来的希望」

面对黑雪姬温和而又决然的话语,枫子抬起下垂的睫毛,轻轻点头。

春雪感受着心中涌起的情感,无言地注视着这情景。同时也无法抑制住涌现出的一个疑问,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

「那个……学姐。我已经明白了,四埜宫同学的对战假想体事实上的已经被封印在无限制战场的帝城南门这个情况了。但是,昨天我和四埜宫同学……和《Ardor.Maiden》组队进行了对战。也就是说,四埜宫同学现在还是脑加速者……就是说两年半以前加速点没有全部消耗吧?在无限EK状态下,要怎么做才能保住加速点呢……?」

「好问题」

黑雪姬如此说道,再次将视线转向拓武。

「那接下来,就有请我们军体引以为傲的头脑来再讲一课吧。拓武君的话,已经推测出那个方法了吧?」

对着初次见面的谣,逐渐固定成博士型角色的拓武,露出有些复杂的表情,但仍然诚实地回答「是,吾王」,再次转向春雪。

「小春,那接下来是『从无限制中立战场脱离的方法』。你知道有多少种吗?」

春雪撅起嘴,翻眼珠看着把眼镜向上托起的青梅竹马的脸。

「喂,就算是我也还是知道这些的!话说这不是常识吗。答案是『一种』吧。要从无限制战场中出来,只能通过脱离点的传送门。不是也正因为这个大原则,无限EK才会成立的吗?」

「噗噗————!答错了!!」

千百合意外地叫起来。

坐在拓武对面,浮现出仿佛恶作剧的猫一般的笑容的另一个青梅竹马,向着春雪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

「答案是三种~」

「呃……骗、骗人。有三、三种!?是什么道具?还是说必杀技……?」

千百合再次对着慌张的春雪模仿「噗」的不正确蜂鸣声,一根根收起手指列举答案。

「第二种方法,是『切断量子通信终端』的广域网连接。第三种方法是『将量子通信终端从脖子上取下来』」

「什…………」

听到实在是出乎意料的话,春雪暂时无语了。好不容易重新开始思考,春雪拼命叫唤到。

「那……那实在是太狡猾了!不对,不狡猾……这不是现实世界中的方法吗」

「哎呀,小拓也没有说过『加速世界里能做到的方法』什么的哦?」

「话……话是这么说,但是在加速中把量子通信终端取下来什么的,自己不是根本就做不到嘛!」

「哎呀,也没有说是『自己一个人能做到的方法』哦~?」

春雪正和千百合从小就重复过无数次的争吵方式争吵时——

没想到从左侧传来温和的笑声。向那边望去,不仅黑雪姬和枫子似乎很愉快地笑着,连谣也露出了无声的笑容。

持续笑了十多秒,黑雪姬首先开口道。

「哈哈哈……你们真是很好的三人组啊。千百合君是正确的。『从无限制中立战场内部自行离开的方法』确实只有一个,但是『从现实世界被动脱离的方法』也是存在的。」

黑雪姬「咳咳」地表情一正。

「——两年半前,第一期Nega.Nebulus的所有人明知无谋,还是去挑战『帝城攻略』。但那绝不是集体自杀。因为我们设置了一个安全措施。使用量子通信终端连接广域网的时候,不用通常的无线连接,而是经由作为踏板的家庭服务器台式PC进行有线连接。」

「踏板……」

春雪嘀咕,谣打字补充道。

【UI>而且那台作为踏板机器被设定成,当接收到特定标题的信息时,会自动切断广域网连接。如果部队被消灭,最早从脱离点返回现实世界的人,就会向军团全员发送那条信息。在那一瞬间,大家就会因为断开连接而自动退出加速。也就是说,就算出现了陷入「无限EK状态」的人,至少能够免除加速点全失】

「哈~……原、原来如此……」

春雪不由得发出感叹声。以前的确没想到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来脱离无限制战场。

但是仔细回想一下,两个月前和拓武共同造访练马区的樱台蛋糕店,接受赤之王仁子的心意系统训练的时候,的确不是通过无线而是通过有线来连接广域网。那个房间的路由装置也毫无疑问地设置了同样的安全装置。

还有许许多多未知的事情啊……正当春雪发呆的时候,身旁的拓武轻轻地举起手。

「不好意思,吾王。关于从无限制战场掉线脱离,我也不甚了解……在那个情况下,对战假想体会怎样?」

「嗯……这个嘛,会发生稍微有点复杂的状况。使用切断网络、取下量子通信终端等非法手段从无限制战场脱离的时候,对战假想体还是会从战场上消失。之后,进行普通对战倒是没有问题……但如果再次潜入无限制舞台,不会出现在现实世界的所在位置,而是出现在上次消失的地方」

「那……那、个……?」

春雪突然忍不住提高声音说道,枫子突然竖起一根手指。

「鸦先生,你还记得我长期居住的无限制战场的旧东京塔顶端的家吗?」

「是、是,当然记得。怎么可能会忘记……我可是被Raker姐从那里扔下去了啊」

「我已经忘记了。先不说那个,我现实中的家是在这杉并区的南端,距离海港区的旧东京塔稍微有点远呢。不过我要去那个家的时候,总不能每次都从杉并区移动过去。利用计时器自动切断广域网连接,将假想体的位置情报固定在塔上,下次潜入的时候就能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了」

「啊……啊啊,原来是这样啊!」

春雪深深点点头,继续思考。

四埜宫谣——Ardor.Maiden在两年半前,在超级Enemy「四神朱雀」的地盘深处终结了。本来应该每过一小时就复活,然后立即再次死亡,无限循环,最终加速点全失。

不过多亏了「收到信息自动切断」这种安全措施,在加速点全失前切断连接,回到现实世界。所以才可能在昨天和春雪组队进行普通对战。

但是这种回归是有局限性的。在咏唱潜入作为脑加速者的究极战场的无限制中立战场的「UnlimitedBurst」指令的瞬间,与物理身体所在的位置无关,谣就会出现在守护帝城南门的「四神朱雀」面前。理所当然地受到瞬间的猛攻而即死。再次陷入恐怖的无限EK状态中……

「……所以说是『封印』啊……要将谣从那里解放,只能由某个人到达朱雀的脚下,然后救出刚刚潜入的假想体……」

终于理解到这一步地春雪以嘶哑的声音低声说道。

谣点点头,十指灵活地动起来。

【UI>不仅仅是我,东门「青龙」面前的四元素之一Aqua.Current(waynechris注:中文译名水色洋流),北门「玄武」脚下的Graphite.Edge(waynechris注:中文译名黑铅之刃)也被封印了。为了让其它成员逃脱四神的地盘,我们三人……不对,直到最后,负责西门「白虎」的小莎和枫姐也一直是四神的目标。万幸的是,其他成员都没有陷入无限EK状态,成功逃出地盘之外,但是在这过程中一次又一次地死亡,失去了大量的加速点。要维持军团的领土已经不可能了。我们只能完全放弃领土,完全解散军团本身。过去的Nega.Nebulus就这样消亡了。不是因为谁,也不是谁的错……】

春雪感到谣的手指仿佛在吱嘎吱嘎响。

忽然抬高视线,至今几乎没有露出表情的九岁少女谣,却扭曲着脸,紧咬嘴唇。再次动起手指,要撕裂空气似的猛烈地开始打字。

【UI>不对,硬要说的话,是那个人……那个欺骗、逼迫、最后背叛了小莎的人的错】

「谣」「谣谣!」

听到两人的声音,文字到此停止了。谣在虚拟键盘上紧握双手,深深低下头,身旁的枫子轻轻地抱住了她。

坐在稍远处的椅子上的黑雪姬,以在忍受着什么似的表情看着这个情景,最终静静地说道。

「谣,有错的是我。军团毁灭的责任全都在我。在冲动下制造出最初契机的事情也是……在一切都终结之后,心灰意冷,两年里一直把自己封闭在局域网里。但是我遇到了他……遇到了春雪君,得到了再次站起来的力量。我再也不会无谓地害怕过去、移开视线。迟早要和那个人作出决断。也正因为如此,谣,我想要解开你的《封印》。我希望你回归全新的Nega.Nebulus」

春雪没能完全理解她们之间的全部对话。对谣所说的「那个人」是谁?过去黑雪姬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春雪认为现在不是询问这些事情的时候。所以春雪也探出身,面对着谣极度认真地说道。

「四埜宫同学,我也拜托你了。我想你也已经知道了,我的假想体现在被名为《Chrome.Disaster》的强化外装寄生,如果不在一周之内《净化》,我将会被诸王悬赏追捕,也就不能正正经经地进行对战了。我……必须要变得更强。为了与黑雪姬前辈、以及军团里的诸位继续并肩战斗,连一步也不能停止。拜托你了……请帮助我」

如果是不久之前的春雪,受到扭曲的自尊心的影响,这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话。但是经过无数场苦战,春雪渐渐懂得了「与同伴共同战斗」的含义。有时也会得意忘形、一意孤行。但是,我一个人就无所不能的逞强,只是愚蠢的狂妄自大。无论是谁,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别人的帮助。

似乎接受了春雪竭尽全力的话语,谣放低了视线。

短暂的沉默。谣微微抬起手指,犹豫着,轻轻地敲打着空气。

【UI>我之所以在这两年多时间里顽固地拒绝着小莎、枫姐、还有其他军团成员的联络,正是因为害怕那个提案……就是解开封印。解除了所有限制的四神,拥有超乎想象的攻击力。如果想要回收我的假想体,那个人也同样陷入无限EK状态的危险实在是太大了。被封印在四方门的仅有三人,倒不如说是幸运的。不能再增加同伴的牺牲了。我……Graph和Aqua也一定这么考虑才一直拒绝接触的。实际上,我也】

正好手指就在这里停下了——

本不应该动的谣的嘴唇,却微微震动着。从寂静之中传来的话语,春雪不是通过耳朵,而是通过意识感觉到了。

——很想和大家见面。

雪白的脸颊上,唰地流下了两道眼泪。旁边的枫子,眼眶也已经湿润,紧紧地抱住谣幼小的身体。

这次谣完全没有抵抗,把脸埋在枫子的胸前,肩膀剧烈地颤抖着,发出声音很小却很清晰的呜咽声。不直接知道当时情况的春雪、拓武、千百合也不知不觉间不停地眨着眼睛。

过了大概三十秒,枫子放开拥抱,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拭谣的面庞。谣害羞似的仍然低着头,继续开始打字。

【UI>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我本没有自行接触新Nega.Nebulus的意思。只要我能在加速世界的角落里,注视着小莎你们的战斗,我就满足了。但是,我们学校的饲养委员会被废除,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失去家园的饲养动物的接收方……我很迷茫,最后就给小莎就读的梅乡中学发出了委托邮件。一方面想着小莎会不会不可能注意到我的名字,内心深处又希望小莎能够注意到】

「注意到了,因为谣谣这个名字很显眼嘛」

黑雪姬微笑着说道,谣眼睛还红红的,对着黑雪姬使劲撅嘴。

【UI>这不是我选的名字……当看到回复邮件的不是学校管理层,而是以学生会副会长时,我真的非常迷惑。说服自己这是为了动物,于是我就以潜入通话与小莎取得了联系。然后就是最初的那些话了】

「有个交换条件。我说服管理层准备饲养小屋,所以你回来吧」

黑雪姬冷不防地自己重复出当时的话,让在场的众人同时惊讶得哑口无言,随后立即变成无奈的苦笑。谣也微笑着继续打道。

【UI>小莎性急、粗暴、固执的性格完全没变。考虑了很久该说什么的我就像傻瓜一样。突然就被从正面单刀直入,不小心就回答了「只要你能办到」。之后也就一点点地跟着小莎的步调走,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身处此地了。和以前让我同意在现实中见面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看着谣的发言,春雪回想着自己受到黑雪姬邀请时的事情。

——突然出现在虚拟壁球中心,第一句话就是「想要更往前加速吗,少年」。想要知道其中的含义,不小心就去了休息室,马上就进行直连,紧接着传送脑加速游戏,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如果不那样邀请我,我一定会退缩的。这个人的确性急、固执,但对待任何事情都是认真的。就连这次的《灾祸之铠净化计划》,黑雪姬也一定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拼命努力着……。

正想到这里,春雪突然冒出一个疑问,对着坐在对面的黑雪姬微微举起手。

「……那、那个,学姐」

「嗯?怎么了?」

「那个……上周的竞速赛结束之后,在这里商量该怎么解决灾祸之铠的寄生问题时,前辈说过『我有净化能力者的线索,所以交给我好了』吧。那是指四埜宫同学吧?」

「是的,正是如此」

黑雪姬点点头,春雪继续问道。

「但是有联系她的方法吗?刚才四埜宫同学也说了,两年多时间里都顽固地拒绝联系……」

【UI>有田同学说得确实没错。我放弃了以前使用的邮箱地址。小莎应该没有办法能联系到我。如果我没有为饲养小屋这件事给梅乡中学发邮件,小莎打算怎么办呢?】

谣也觉得不可思议地歪着头打道,黑雪姬嫣然一笑回答道。

「这不是肯定的吗?就算你放弃了以前的邮箱地址,但我是知道谣就读的学校和年级的。直接进入松乃木小学部的校舍里,把四年级学生的教室从头找个遍就行了。对吧?」

听到这句话,谣的脸色「唰」地就白了,以不自然的指法回答道。

【UI>我在犹豫着该不该将饲养小屋的事情拜托给梅乡中学时,听到了「就这么做」的声音。那绝对是天之声】

说到这里,不仅春雪三人,就连枫子都大声笑了。枫子轻轻地拍着。到现在还似乎很害怕地缩着脖子的谣的背后。

「是吧?谣谣,你到了该回到应该回归的地方的时候了。我也是一样的。某一天,当一只受伤的鸦先生闯进了旧东京塔顶部的小庭院时,我也确实感觉到了。在这已经停滞的世界里,风将再一次吹起……」

「正是如此,谣。我的确还很性急,但不会像以前一样干着急。正是相信着将你的假想体从四神的封印中解放的作战计划,如今是可行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对你说的。回来吧」

黑雪姬漆黑的眼瞳笔直地凝视着谣。相对地,谣也以游走着火焰色彩的眼瞳接受黑雪姬的视线。

【UI>不仅是为了我自己,为了《净化》有田学长的假想体,想也想要假想体得到解放。因为如果寄生物是那个「The.Disater」的话,想要净化它三十分钟是严重不足的,不是在普通对战战场,而是有必要在无限制中立战场里进行。昨天我与有田学长组队对战的时候,已经充分见识到他所蕴藏的实力。我们确实不能因为诸王的图谋而停下脚步】

看到这句话,春雪不由得出声道。

「诶……但、但是,我昨天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只是一个劲地挨打……」

然后谣马尾辫摇动,重新面向春雪,表情稚嫩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慈爱,微笑着。

【UI>有田学长,你的「柔法」,是小莎教的吧?】

「什么?」

黑雪姬皱起眉头。瞟了一眼春雪,春雪缩着肩膀拼命回答道。

「啊,不是的,那个,与其说是教过,也只是见过一次,我就稍微……想要试着练习看看……」

【UI>我就是这么想的。虽然和小莎的技术步调是一样的,但形式不一样。从有田同学的对战中,能够感到一直要志存高远的意志。饱含着就算昨天失败、今天也失败,但明天仍会不屈不挠地继续挑战的心意。也已经到了Lv.5,但仍没忘记一步一个脚印踏实进步的重要性的脑加速者,已经基本没有了】

「诶……不是,那个……我自己也没有,到那样……」

还完全不习惯被别人夸奖的春雪,无地自容地俯下身去。让后就听到千百合饱含笑意的声音。

「一点点进步是小春的拿手绝招呢!以前无论做什么,小春一开始总比我和拓君差,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变得很拿手了呢。不过,仅限于游戏罢了!」

春雪在心里感谢着青梅竹马伸出援助之手,立即反驳道。

「不、不仅仅是游戏哦!『玉米能吃得有多么干净比赛』,的确最后也是我第一名……」

「小春,这两件事在没有实际意义的程度上基本没区别哦。」

拓武冷静的吐糟引发了一阵爆笑。笑声停息,谣猛然挺直身体,依次看了看众人——然后深深地低下头。

【UI>我现在还深深地感到迷茫、恐惧与踌躇。但是,如果我还不向前踏出脚步,无论在加速世界也好、现实世界也好,我永远都会原地踏步、无法进步吧。隐世与现世其实表里一体,当对战假想体被冻结的时候,现实中的自己也就哪都去不了了】

「就是这样的呢……」

听到谣的发言,坐在身边的枫子轻轻点点头。

「隐居在旧东京塔期间,感觉现实世界中的我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屏住呼吸弓起背地生活着。我甚至感觉到,鸦先生出现后的两个月时间比那两年更长」

听到这番话,这次轮到黑雪姬深深地点头。黑色眼瞳中,似乎包含着闪闪发光的群星。

「会感到如此是当然的,枫子。因为就算没启动脑加速游戏,只要和同伴一起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的时候,我们就在加速。令人心跳不已的兴奋,强力地剧烈地推动我们意识。÷」

最后,谣的手指再次轻快的飞舞起来。

【UI>我也想要想过去那样心跳不已。想要与大家一起追赶,那中断的梦想的延续。小莎、枫姐、千百合学姐、黛学长、还有有田学长……】

纤细柔软的指尖毅然冲破了那一瞬间的犹豫。

【UI>拜托你们了。请将我……将我的真身「Ardor.Maiden」从朱雀的封印中解放出来】1.001461900146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