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8章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8章 8

放学后。

第一节音乐课上的独唱演出,再加上第五节体育课被迫参加极度不擅长的垒球,肉体和精神都受到极大伤害的春雪,软弱无力地向着后庭的饲养小屋走去。

因为春雪要完成了小屋的打扫,今天的日志文件中所指派的任务,就只由身为委员长的春雪独自完成。本来还有点期待,昨天很早就回去了的同僚——滨岛君和井关同学的热情感谢和慰劳的话语,但是刚才在楼梯口附近听到的,只是「努力了嘛,委员长」「辛苦~」这种简短至极的短句。

「……好吧好吧,男人就是从不亲自追求感谢的生物……」春雪以远称不上酷的口气碎碎念念着,穿过昏暗的旧校舍背面,走到饲养小屋的跟前。

太阳晒了一天,小屋的地砖已经完全干了。金属丝网前堆积起来的小山一般的落叶也已经相当干燥了,明天就能装袋拿去扔了吧。

确认自己的工作成果实在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于是春雪就暂时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小屋。

因此,当视野中央突然出现点对点连接的请求窗口时,春雪几乎和昨天一般惊讶。在一瞬的呆滞后,开始环望四周,看到稍远地方的娇小身影。修剪整齐的刘海,紧紧扎起的马尾,身着纯白连衣裙式校服,背着茶色的双背带书包。她就是附属的松乃木学园小学部的四年级学生,四埜宫谣。「啊,你……你好」

春雪边打招呼边按下了请求窗口的OK按钮。紧接着自动弹出的聊天窗口,文字如流水般一泄而出。

【UI>你好,有田学长。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我们的管理员拜托我接收备品和记录数据,所以就多花了些时间】还是一如既往的鬼神般的打字速度。春雪看了两遍以眼睛都跟不上的速度打出来的文字,却不能完全理解其中的内容,抬起头问道。

「哎……接、接收备品?那,这是怎么……?」

刚说完,春雪注意到谣的脚下放着一个巨大的搬运箱。箱子全身都是用似乎很硬的树脂制成的,虽然看不见里面的东西,但如果这是谣亲手搬过来的话,一定很辛苦吧。

「啊,就是那东西吧?要拿出里面的东西的话,我来帮忙吧。」

说完,春雪走向箱子。但不知为何,谣突然伸出右手,同时只用左手打字道。

【UI>不是这个东西。非常抱歉,希望你暂时不要靠近这个箱子。稍后我会说明原因的。备品……似乎现在来了】

正如她所说的,不对,正如她打出来的字,沙沙地踩踏地面的脚步声传到了春雪的耳中。转过视线,向这边走来的是身着快递工作人员的工作服的年轻男子。双肩上扛着细长的树木般的东西

「收件人就是您吗—?」

听到快递员的声音,谣的双手快速地动了起来。似乎也在对那个人进行点对点连接。

【UI>是的。还要麻烦您一下,请您搬到那边的小屋里。拜托您把一棵放到左边,另一棵放到右边】

「好—的」

伴随着强有力的回答,春雪眼前的快递员飞快地走了出去。双肩上担着的是,数根枝条从长约一米八的树干末端弯曲延伸,像树一样的——不对,这就是真正的树。枝条上没有叶子,根部装上了似乎很重的支柱。这似乎不是活的树,而是加工品。

快递员轻巧地把两棵很长的树,从依旧敞开的入口搬了进去,放置在了远离阳光的背阴处,转过头。谣打着字指定具体的摆放位置。

【UI>从那里再往右大约二十公分……好的,放在那里就行了】

从小屋出来的快递员拿出接收确认单,谣在上面电子签名。伴随着一声「多谢惠顾!」,快递员大步离开,只有春雪和谣,谜之树和谜之箱子留在原地。

春雪呆呆地仰望越过金属丝网搬运进来的高高的树。

两棵树的树干直径约有七、八公分吧。表面被打磨过,非常光滑,但绝不是崭新的。恐怕是将要住进这个小屋的动物所使用的物品吧,但仔细想想,春雪还未被告知动物的种类。

说起学校的饲养委员会,通常都是兔子和鸡什么的。然而,既然需要这么大的一棵树……猴类?还是说蜥蜴类?难道是树懒类?

春雪吞了口唾沫,身旁的谣简短地打道。

【UI>接下来就把那孩子放进小屋了。我觉得它暂时会到处飞,所以当我一进门就请把门关紧】

春雪下意识地看了看大型的搬运箱。也就是说箱子里面的东西就是问题饲养动物。既然说会到处飞——就是鸟类了。搬进小屋的就是它的栖木了。

仔细想想,小学的饲养委员会也不可能饲养猴类和蜥蜴类。一定是鹦哥、八哥之类的,就算再大一点,也就是鹦鹉之类吧。

春雪心里有些好奇「是什么呢」,注视着谣小心翼翼地搬运箱子。当谣通过门时,春雪突然问道。

「那个……四埜宫同学,我也可以进去吗?」

随即谣一瞬间露出思考的样子,然后点了下头。

【UI>没问题的。但不能吓到它,希望你安静地待着。它有些胆小】

「嗯、嗯,了解」

紧跟着谣进入小屋的春雪,轻轻地把铺展着金属丝网的门关上,把滑锁严实地锁上。

谣自己也确认已锁好,把搬运箱放在地上,同时也放下了双背带书包。谣从中拿出了不常见到的东西。那是看起来很结实的革制长手套。谣以熟练的手法戴到左腕上,握了几次手。

接着谣对着箱子向下蜷起身,快速打开设置在侧面的滑盖。装备着仿佛是RPG里战士系职业装备的皮革手套的,应该说就是装备着皮革手套本身的左手,小心翼翼地向着箱子内部的黑暗伸了进去。

是鹦哥吧,不对,既然需要如此坚固的手套,应该是更大型的鹦鹉吧,春雪兴奋着注视着谣的动静。谣窥视着箱子内部,似乎在和什么东西说话。理所当然的,谣发不出声音,嘴唇也没动,但春雪感觉还是听到了温柔的轻声呼唤。

数秒后,谣开始小心地抽出左手。手腕出现,看到手背,稀疏伸展开的手指,以及紧紧抓住手指的两只脚也露了出来。不出所料,是鸟类。羽毛是近乎白的灰色。很大,不过也称不上巨大。全长二十公分稍微多一点吧。那么,果然是鹦鹉——

才怪。

谣慢慢站起身。当春雪和停在左手指尖的鸟睁大眼睛对上的一瞬间,春雪拼命忍住,没让自己「噫——!?」的叫出来。

圆鼓鼓的脸,下面是很大的弯曲的喙,如同耳朵一般的从头的两侧伸出的羽毛。更突出的是拥有赤金色虹膜的圆滚滚的双眼。

这是猫头鹰,不对,是角鸮。也就是猛禽类。肉食,是猎食者,打起架来一定是比乌鸦更厉害的暴徒。

当然,她手中的鸟并不是第一次见。很久以前去过的上野的动物园里,应该有更大型的猫头鹰,甚至有再大些的鹰。但是,在没有任何阻隔的空间里,而且以一米五的超近距离面对面,情况就不同了。现在会不会突然飞过来,用春雪的脸蛋代替点心来到处乱啄。

春雪正这种想象困住,连指尖都变得僵硬,无法从角鸮的大眼睛移开视线的时候——

视野下方的聊天窗口里,写下了樱色的文字。

【UI>不那么害怕也没关系的。倒不如说,现在那孩子更感到害怕】

「哎……是、是这样的吗?」

春雪极小声地嘀咕着,肩膀略微放松。然后角鸮的眼神也稍缓和了一些,圆圆的脑袋微倾。这个动作意想不到地可爱,春雪无意识地轻声说道。

「它……是角鸮吧?是什么种的呢?」

小声的询问下,很快显示出回答的文字。

【UI>它叫做非洲西部鸣角鸮。不是日本的自有品种,而是作为宠物从国外进口,并且人工繁殖的物种】

「哎……那这么说,它是松乃木小学的饲养部买的?」

不愧是千金学校,连饲养的动物也不太一样啊。面对有如此想法的春雪所提出的疑问,谣却轻轻地摇摇头。

【UI>不是的。这其中有些复杂的缘由。经过很长,改天再向你说明吧】

春雪点点头,又看向角鸮。角鸮怯生生地东张西望着饲养小屋内部的样子,总觉得它确实在感到不安。不过仔细想想,突然被从生活习惯的住所带到完全不熟悉的地方来,害怕也许也是理所当然的。

春雪从来没养过宠物这类东西。而且,也几乎没有接触过别人家里养的宠物的印象。所以,考虑眼前的动物感受如何,这还是初体验。

「……不必害怕哦」

春雪不知不觉地小声说出话来。

「这里是你的家。我和四埜宫同学努力打扫过了。只要你在这里,谁都不会欺负你」

安全的居所被夺走。春雪很清楚这是一件何等痛苦可怕的事情。去年最糟糕的时期,对于春雪来说,这所学校里的居所,就只有现实世界里的男厕所隔间和虚拟世界里的局域网的虚拟壁球中心。

但是,某一天突然在春雪面前出现的人,扇动着黑扬羽蝶的翅膀,将春雪从无底洞里拉了上来。从那一瞬间起,春雪的日常生活就一切都变了。认识了一个无边广阔的世界,与许多人接触,得到了一个重要的居所。

眼前的角鸮,不对,是鸣角鸮,也被冰冷的企业逻辑夺走了家,而且还差点就被杀死。但是在谣的拼命努力下,就这样找到了新的居所。为了鸣角鸮这次一定能在这间小屋里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我也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也不知道鸣角鸮是否能理解春雪的这份心意。

鸣角鸮突然展开双翼,从谣的左手猛烈地飞了起来。在四平米的小屋里,画着圆飞行。

白灰相间的羽毛沐浴在夕阳中,它那展翅的姿态,让人停住呼吸般的美丽。虽然只有数秒,春雪却感到自己也和它一起飞翔似的,身体变得轻盈。最终,鸣角鸮健壮的双脚抓住左侧栖木的树枝,翅膀扇了几下,然后静静地停下了身体。

赤金色的两只大眼睛,咻地眯成了缝。像耳朵一样的羽毛也耷拉下来,收起右脚单脚站立,就好像接下来要睡觉了一般,身体没了动静。

【UI>看来,它挺中意这个地方】

春雪也细声回答谣的话语。

「是、是么……太好了……」

【UI>也许是多亏了有田学长对那孩子说了温柔的话语呢。非常感谢】

打完这句话,马尾辫轻摇,谣微微低头。春雪慌忙轻轻摇头、摆手。

「没、没这回事哦。都是因为四埜宫同学做了很多努力。对了……话说回来,这只鸣角鸮,叫做什么名字呢?」

听春雪如此问道,谣抬起头,眨眨眼睛微笑道。

【UI>对了,关键的事情还没告诉你。这孩子名叫『鹏』。这是全校投票决定的。雄性,大概三岁左右】

因为是猫头鹰所以叫「鹏」,要果真如此,还真是易懂的命名方式。不过,鸣角鸮的叫声也是「咕咕」吧?说到底,猫头鹰和鸣角鸮哪里不一样?(waynechris注:鸣角鸮的名字叫ホウ,汉字可以写成「鹏」,猫头鹰叫声在日语里的拟声词用的也是ホウ,中文里一般用咕咕形容猫头鹰的叫声)

由于脑子里盘旋着这样的疑问,春雪没有立刻注意到,在谣的说明里有着更应该注意的地方。当春雪「哎呀」地注意到的时候,谣已经抱起搬运箱,正要向出口走去。春雪只好跟在她身后。

为了不让鸣角鸮鹏君飞出去,谣慎重地开关门,走出小屋,从搬运箱的底部拿出一个小塑料容器,装上自来水,又一次进入小屋。把容器轻轻地放在栖木的树干上,然后又出来了。

【UI>这么一来,今天小屋就可以上锁了。明天再来放置洗澡用的水池和体重管理用的感应器】

「哎……食物呢?可以不喂食么?」

【UI>今天把它从原来的小屋里搬运出来前,已经喂过了。基本上是一天喂一次,以后每天放学后我来这里叨扰时再喂食】

话说回来,昨天谣说过《出于某些缘故,不是我亲手喂食它就会不吃》。这缘故是什么呢,想到这的同时,春雪刚才感到的些许疑问又浮上心头。春雪将聊天窗口向上滚动,再确认了一遍谣说的话。写下了鹏的名字和性别的文字的最后,的确这么写着「大概三岁左右」。

居然不知道学校里饲养的动物的年龄,这种事情可能么?虽然心里觉得不对劲,但春雪还是决定先完成自己作为饲养委员长的任务。

春雪打开自己的书包,取出到这里来之前,在第二校舍一楼的事务室拿到的东西。那是一把崭新的不锈钢制的电子式U型锁。打开电源,接上量子通信终端,输入只会分配给饲养委员的解锁码。「咔嚓」一声响,锁打开了。

把U型部分通过饲养小屋门上的锁扣,嵌入本体中,锁就自动锁上了。扯了扯确认锁已经牢牢锁住了,再次转向谣。

「那就把解锁码也交给四埜宫同学你吧」

【UI>拜托你了】

春雪从锁的菜单窗口复制了解锁码,发送给谣。这么一来,就算春雪不在,谣也能给鹏喂食。今天的委员会活动就到此为止。在日志文件上签名,提交到校内网络。

最后再向静静待在小屋深处的昏暗处的鸣角鸮看去,大眼睛就看了春雪一眼,就又闭上了。

——以后我也要来照顾鹏。我有着为了那小家伙能在这里快乐、安心地生活而努力的责任。

想到这里,春雪感到紧紧附在身上的责任,同时心中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温暖。

紧握住双手,始终站着的春雪的视野里,樱色的文字无声地传来。

【UI>那么就开始下一项工作吧,有田学长】

「哎……下一项工作?但是今天的委员会活动已经……」

【UI>不是饲养委员的工作。该如何处理「ISS套件」和「灾祸之铠」,就是这件事】

「………………啊」

春雪瞬间被突然转换的话题打乱了思考,看着四埜宫谣娇小的校服姿态。

说起来就是这样的。这孩子不仅仅是喜欢动物的年幼的女孩子——而且是第一期Nega.Nebulus的干部「四元素」之一,拥有恐怖威力的范围型攻击力的Lv.7脑加速者「劫火之巫女」。

自从昨天的组队对战结束,返回现实世界的杉并区,春雪还是一幅茫然若失的样子。呆呆地望着平淡地把直连线从量子通信终端上拔下来并收进书包里的谣,春雪好不容易恢复自我,直接就问了从对战开始就在意的问题。

『四埜宫同学的假想体有净化能力吗?可以解除寄生属性的物品吗!?』

不过以文字方式返回的回答,却不甚明确。

【UI>就算可以做到,也是很花费时间的。正如你刚才看到的,即使是小物品,最少也要三十分钟。更强力的寄生体,在通常对战场地里更是时间严重不足。详细的情况,明天再说吧】

接着谣站起身,打出【我家就在那里,到这里就没问题了】这样的文字,深深地低下头,向着住宅区的深处走去了。

春雪努力着把在猛火包围的草原中央缓缓飞舞的巫女的身姿,与眼前的纤细少女统一起来,好不容易张开口。

「那、那那个……对、对了,今天关于这件事有很多话要说……在学校大概七点以前是说不完的,所以到我家……关于这件事,也已经和黑雪姬前辈她们联系过……四埜宫同学,没问题吧?」

说完,不知为何,谣却突然紧皱眉头,有些缓慢地打字道。

【UI>既然如此,我也是想前去叨扰的,不过】

「啊……果然回家晚了后果会很严重吗……?」

【UI>不,那倒没有问题……这次集合,是现在的军团成员全部都集合吗?具体地说,枫姐也……?】

说道枫姐,也就是仓崎枫子,就是指Sky.Raker。已经拜托黑雪姬去联系她,结果她很快就答应了。春雪点头答道「当然」,谣却露出越发难懂的表情,低下头。

——难道说,双方很难相处吗……?昨天在学生会办公室里打听以前的事情时,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春雪如此想着,吞吞吐吐地说出来时,谣却奇怪地以毅然决然的表情举起双手,敲打着虚拟键盘。

【UI>我明白了。既然我也响应了小莎的呼唤,这就是一条无法回避的道路。那我们走吧】

然后,谣对着小屋里的鹏挥挥手,抱起搬运箱就走,春雪慌忙追上去。「那个我来拿吧」,春雪接过大箱子,小声说道。

「那个……如果有什么问的话,趁现在可以和我说明下……」

但谣却只是摇摇头,没有回答。

四埜宫谣为什么会如此害怕仓崎枫子?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二十五分钟以后,在位于北高圆寺的复合高层公寓二十三楼的有田家的客厅里,以无法更容易明白的形式表现出来了。

「谣……谣谣~~~~~~~~!!」

这如同悲鸣般的叫声,是今天聚集的六人中,最后登场的枫子的第一声。

把包扔到客厅地上,校服的短裙飞扬,以最大速度向着沙发上的谣突进。如同要撞倒她一般,枫子扑向表情僵硬的谣,紧紧抱在胸前,大声叫道。

「谣谣——我想死你了,谣谣——!!」

从枫子的身体下面伸出的纤细的右手,痉挛似的敲打着天空。

【UI>请稍微等y下,住s,枫姐,我不n呼x了。】

「也不向我打个招呼,就长得这么大了……!但是没关系的哦,我还会像以前一样疼爱你的……!!」

【UI>谁l救j我。】

「啊啊嗯,谣谣……谣谣——————!!」

……四埜宫同学会打漏字,还是第一次见。

春雪一直站在靠近厨房的地方,恍惚地思考着这样的事情。左边的拓武和千百合都哑然圆瞪着眼,右边的黑雪姬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看来沙发上的修罗场暂时不会结束,春雪也一个劲地摇头,低声对黑雪姬说道。

「……那个,前辈。您之前说过,第一期Nega.Nebulus的成员中,在现实中见过面的是枫子和另一个人吧。这说的就是四埜宫同学吧?」

「嗯……你记得很清楚啊。正是如此。」

「但是,前辈也这么说过。枫子是在现实世界也结下友谊的唯一一人。我觉得有些矛盾,就有些在意……就是说,那个……情况是……」

对于春雪说的话,黑雪姬苦笑着点点头。

「是的,好吧……就是这么回事。我当然是把谣当做战友,但更进一步,谣是枫子的……该怎么说呢……」

黑雪姬稍微顿了一下,重新面向着春雪他们,以说明的口吻说道。

「你们已经知道枫子以前被称为ICBM的原因了吧?」(waynechris注:ICBM,洲际弹道导弹)

「啊,是的,我听仁子说过了。因为她在领土战中,使用背着支援角色向敌阵发动特攻的战术」

春雪答完,黑雪姬点了点头。

「正是如此。当敌军拉长战线的时候,确实特别有效,不过紧跟着Raker的支援角色,还真是很凄惨啊。有时被从空中投放到适合于支援的地点,有时被大群敌人四处追赶,有时更是充当弹头被直接送到敌方据点的正中间,之类的……也许你们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充当这个支援角色的正是谣。她是『Raker专用道具』啊」

「……道、道具……」

春雪的脸蛋一阵阵僵硬。再次向沙发那边看去,伸向空中仿佛在求救的谣的手臂,正好啪嗒倒下。

——约三分钟后。

坐在餐桌上座的黑雪姬。她面前右方是千百合、拓武。左方是枫子和谣。正对面的是春雪,大家一起落座。桌上放着装着春雪泡的红茶的杯子,还有盛着千百合从自己家里带来的,千百合的妈妈亲手制作的三明治的大盘子。

夹着大量莴笋和熏牛肉的火腿三明治,切达干酪配上芸香菜和芦笋的蔬菜三明治,黑麦面包夹着烟熏鲑鱼和鳄梨的三明治等等,堆积如山的三明治甚为壮观。被枫子热情的问候弄得暂时精疲力竭的谣,也对眼前的料理睁大眼睛看得出神。

「每一次都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啊,千百合君。请对你的母亲表达我们的感谢吧」

「没什么啦,妈妈看到小春朋友多了也很高兴!」

黑雪姬低下头,千百合笑嘻嘻地回应了她,春雪露出一脸复杂的表情等一连串仪式结束后,首先是饱餐一顿。六只手齐齐伸向切成三角形的三明治小山。

每种都吃了一块的谣,手指以一反常态的速度跃动着。

【UI>非常美味。之前听小莎那样说,在军团开会前,仓岛同学的母亲总会为大家准备料理么?】

「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哦!」

作了这么一句开场白后,千百合有些害羞的点点头。谣由于运动性失语症而不能说话这件事,在最初的自我介绍的时候就已经告知千百合了,所以千百合毫不犹豫的继续说道。

「我加入Nega.Nebulus是两个月前的事情,还没参加过几次会议呢。但是,每当小春和我和小拓聚在一起的时候,妈妈总会给我们制作三人份的料理。刚才我拜托妈妈制作六人份的料理时,妈妈都为这是过去的两倍而吃惊了呢」

【UI>如此说来,千百合和黛学长、有田学长是青梅竹马呢】

谣在此处停下手指,用透亮的大眼睛依次看着对面坐着的三人,接着打出以下文字。

【UI>青梅竹马的三个人,全都成为了脑加速者,而且在同一个军团里并肩战斗,这真是奇迹。现实中的羁绊,拥有巨大的力量。我和小莎、枫姐以前在现实世界结下了羁绊,但变成这样之前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恐怕这已经太迟了】

读完这句话,黑雪姬和枫子「谣……」「谣谣」地大声说道。谣看了一眼她们两人,温和——却有些悲伤的笑容浮上脸庞。

【UI>逼得小莎无路可走的恐怖,枫姐一直珍藏着的愿望的深远,使我们不能互相理解。再加上小莎被六王追捕,枫姐失去了假想体的双脚……最终,军团本身也崩解了。不仅仅是我们三人,如果我们与更多的成员更早结下现实世界的羁绊,也许军团就会走上不同的道路,直到现在我还在后悔】

坐在谣身旁的枫子轻轻地握住突然停下的谣的手。这与之前的做法不同,让人觉得充满了温柔与安慰。

「但是,我们还是这样再次见面了哦,谣谣」

枫子低语、微笑。谣吃惊地睁大眼睛。

「虽然已经过去两年半时间了……没有任何无法挽回的事情,那位小乌鸦同学告诉了我和小莎。小莎再次在加速世界称王,我也再次取回了我的双脚。所以呢……」

「——我们一直深信着。」

黑雪姬继续说道。拿纸巾擦拭嘴角,猛然绷直身体的黑之王,毅然地说道。

「谣,如今还被封印在无限制中立战场的你的真身,一定能够取回来……就算对手是无敌的神」1.001267200126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