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7章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7章 7

六月十八日,星期二。

将在麦片里加入牛奶的平常的早餐迅速吃完后,跟母亲的卧室说了声「我要出门了」之后,春雪就快速地离开了自己的家。

今天虽然久违的太阳露出了脸,但是空气却依然是黏黏的湿湿的。这种时候不愉快的指数会直线上升,只要稍微运动一下就必定会大汗淋漓,尽管如此春雪还是朝着公寓前面的主干道小跑而去。

并不是因为快要迟到。这么急的目的地并不是学校,而是上学的途中。出了环状七号线的春雪,一如往常地滑过右边的拐角,然后就那样沿着宽敞的步行道继续南下。

潜入中央线的高架,登上平缓的斜坡。不用几分钟,到达了环七与青梅街道相交的大十字路口。登上自动扶梯式的天桥,在环七道路的中央部分的位置停下,瞟一眼视界右下方的时钟确认时间。上午七点四十五分。

看着眼地下驶过的EV列车,春雪小声地呢喃出声。

「《加速连接》」

伴随着「啪唏——」一声冲击声,世界冻结成一片青色。脑加速程序让从春雪心脏发出的量子时钟增幅,是将意识加速一千倍之后做出来的《初期加速空间》。

透明的染上蓝色一色的EV群,看起来好像已经静止了,仔细看的话是以每秒一厘米的速度缓慢地移动着。在这奇妙景象的背景下,春雪动了动桃色猪假想体的手,打开脑加速者对战搜索表,意外地在众多登陆者中发现要挑战的对手,放心地吐出假想之气。毫不犹豫地按下按键,从浮出的菜单上选择《对战》。

世界再次变样。天空从四周开始变得漆黑。道路两旁的高楼和便利店转瞬间墙壁上出现裂痕,车也全部消失了,相对应的是路面上出现了无数的瓦砾和塌陷坑,还有一些锈掉的大钢铁罐。

《世纪末舞台》,还是一如往常杀气腾腾的景象,春雪不自觉的露出笑容。虽然并不是因为特别喜欢这个舞台,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在与数秒前春雪所选的对手的第一战,也是在《世界末舞台》。而且那也是春雪的白银之鸦诞生以来的第一场对战。

侧耳聆听。从宽敞的主干道北面,特征性的内燃机关的驱动声突突突地传来。因为浅蓝色的想到指针几乎没有在动,看起来是一直线地引擎全开地加紧快速行驶中。一瞬间,想要像往常一样在步行桥上隐藏身体,在对手通过的时候就跳下尽全力使劲地踢对方猛烈地攻击——想要采用这样的诱导战术。

但是,春雪按照当初的计划,在没有看到敌影的时候就翻过扶手,麻利地起跳身体,用背后的翅膀缓缓地滑翔,干净利落地降落在地面上。

「啊咧」

「鸦君,落下了。这是为什么」

这些话是在稍远一些的大楼的屋顶三三两两存在的观战者们发出的。他们正在为将难得的有利之处舍弃的春雪感到奇怪吧,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们,但这次春雪并不是为了战斗而《加速》的。

两手叉腰等待数秒之后,昏暗的对面车前灯耀眼地闪烁着。双V引擎的咆哮一下子提高了。对方也察觉到了春雪,俯下身子准备突入。但是春雪没有做迎接第一轮攻击的姿势准备,相对应地将两手高高地举起示意对方自己没有战斗意愿。

那个意思幸好好像是传达到对方了。从黑暗的对面出现的铁骑,前后的刹车回转器冒出火星在减速,一边各处的镀铬在橘红色的火光的反射下一边让后轮滑行,在春雪的正前方停下。骑手将右手离开方向盘,手指「戚戚戚」地摇晃着。

「SoBad啊。主动乱入的你,在战斗之前就要投降?」

面对可能是加速世界里唯一的摩托车骑手《Ash.Roller》那冷酷的骷髅面具,春雪低下头打了个招呼后说道。

「对不起。今天只是想跟Ash你有点事要说」

Ash.Roller所属于的是涩谷区以南为领土的绿之军团《Great.Wall》。当然主战场也应该在涩谷,但为什么只是在平常日的早晨和傍晚这短暂的时间里,会出现在杉并领域对战搜索表里。大概是坐上了行驶在环七道路的公交在上学的途中,推测是将这段时间用作了《领土外远征》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可以说是相当大胆的行为了。如果有对战假想体出现的位置倾向的公交车被确定下来的话,就有可能《现实暴露》。

但是,仔细想来像这样大胆的或者说草率应该更贴切一点的脑加速者不存在,春雪中断岔开的思考,向摩托车靠近几步。压低声音悄声说道。

「所以,尽可能在《封闭模式》谈的话会比较好」

《封闭.模式》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是被封锁——也就是拒绝其他人观战的对战。虽然说只要对战双方同意就可以设定,但却会被周围的人认为是小气的人,何况《向观战者展示自己》本来就是脑加速者对战的绝大动机,所以利用该模式的人几乎没有。

当然,Ash.Roller也是不满地喷着鼻息。但是,看样子像是同意了春雪的意见,小声地回答「知道了」。

摩托车骑手接着环视四周,用高亢的声音大喊道。

「嘿嘿,观战的Boys&Girls!难得为了看我胜利聚集在这里,So不好意思啊,这场战斗就当Nothing吧」

立刻,从周围的大楼传来抗议的声音。

「唉,那样好无聊的啊!」

「就做给我们看吧,好久都没看AshVSCrow之战了啊—」

但是,在那些声音之后,Ash立刻说出了,

「没办法的吧!这个鸦混蛋要向本大爷告白啊!」

——这种不得了的台词,让抱怨瞬间化作了欢呼声。

在倾注而下的拍手和口哨声中,虽然让春雪惊慌失措地「那,不是的」叫喊着,但是如果不先服务下观众恐怕是很难安抚他们的。这到底是Ash.Roller的深谋远虑,还是不考虑后果的信口开河呢。春雪在为这些烦恼的同时,也无奈地向观战者们低头道歉。

继续按下视界左上方自己的名字,打开《操作界面》。从《对战模式》中选择《封闭模式》,按下OK键。Ash.Roller在视界上应该表示有YES和NO的窗口点一下,依旧还在大骚乱中的观众们,从一边开始被光包围然后消失。

就像按下音量的静音键般的寂静,不一会儿充满了舞台。发出响声的,只有继续低速空转的双V引擎不规则的律动声。

Ash.Roller伸出右手按下点火键,将引擎熄灭。

「那么?要跟我说的,是什么。翅膀又不见了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那个这个那个」

在烦恼该从何说起片刻之后,春雪准备将事实按顺序说出。

「我,昨天,和绿之军团的《Bush.Wutan》对战过」

但是,只是说这么多,Ash.Roller就露出意料之外的反应。

「什什么?!」

就像从座位上滚落一样下到地面,严肃的骑手的骷髅面罩几乎顶着春雪的脸叫着。

「在什么地方?!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样了?!」

转向道路旁的水泥块坐下,春雪对昨晚一战,尽可能详细地说明。

放学后的晚上七点多,在杉并第二战区,向Bush.Wutan和Olive.Glove的队伍提出挑战的事。

对战初期,虽然Wutan还是像往常一样满口操着「本大爷是也」的语调,但是在战斗中期自从装上了谜一般的《ISS插件》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态度变得凶暴异常。

那套装备好像是Wutan『三天前从什么人那里获得的』。

没有说的,只有和春雪联手的《Ardor.Maiden》的名字和她的能力。况且那场对战还有几名观战者,之后肯定会有传言进入Ash的耳朵里。没有必要将自己军团伙伴的数据随便地透露给其他军团的人。Ash也对此也没有想要发问的样子。

在听完相当费时的说明之后,Ash.Roller将两手放在穿戴着厚实的护膝的两膝上向前弯着身子,深深地吐了长长的一口气。

「竟然有《IS模式训练插件》」

发出沉吟般的喃喃声,抬起眼看着春雪,简短地询问。

「那个IS模式,是那个吧。也就是《心意系统》吧?」

「诶嗯嗯,我认为是一样的。Ash你是不是也已经将《心意系统》?」

听着春雪省略的疑问句,骷髅头盔慢慢地左右摇晃。

「只是从师父那里,听到过名字。之前,在《双V拳》的修炼遇到瓶颈的时候,也告诉了我它的存在,但是却没有进行修行。该怎么说呢我害怕。会有被《内心的黑暗》吞噬的危险什么的而且,师父现在重回Nega.Nebulus,让她再教我也是不合常理的了啊」

Ash.Roller所说的师父,就是他的《家长》也是教授春雪自身心意的老师的Sky.Raker。因为她在今年的四月,正式回归本家黑之军团《Nega.Nebulus》,和所属于《Great.Wall》的Ash.Roller暂时成为了敌对双方。原本他们自己也并不那么介意的,在领土战的时侯也正面交锋打得不亦乐乎,但对于不能再依靠自己《家长》的Ash的立场果然还是有着痛苦的部分。

虽然有点脱线,想要趁这个机会将以前在意的事情问一下,春雪开口到。

「那个Ash,你为什么会加入Great.Wall?」

「什么呀,这么突然。嗯—最开始的时候是觉得是超级(FUCKING)大的军团。而且又在家那一边,邀请我参加的又是个不错的人。加入之后才发现,和青和紫比起来完全是自由之风,很后悔啊。军团之王连像命令呀规则之类的都没有说过」

说到Great.Wall的军团之王,当然就是绿之王。春雪想起来先前七王会议时《Green.Grande》那彻底沉默寡言的样子,「原来如此」地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后,终于切入主题。

「那么,说到Bush.Wutan他,难道是Ash的《孩子》吗?」

看起来那对于Ash.Roller也是一个意外的问题,骷髅脸拉得老长之后,猛摇脑袋。

「怎么会。本大爷还不是能有《孩子》的料啊。Wutan那家伙的《家长》已经不在了。在今年刚开始,就点数全损」

听到这句话,春雪震惊地背后一震。耳朵深处,昨晚Wutan的独白清晰地浮现出来。

——不变强的话,就没有意义。不强的话,就不能增加取胜率,在军团里也是下等地位,在这期间要是分数用完的话,就会不为人知地从加速世界消失

在陷入沉默的春雪面前,在深深叹一口气后的Ash.Roller,突然出人意料地行动起来。右手放在骷髅头盔的口部,发出喀嚓一声,就把面罩整个拉向头后。

看着大吃一惊的春雪,Ash.Roller的那张《素颜》露出惊异的表情。

浅绿色的玻璃眼呈细长形,加上下巴尖尖的脸部轮廓,怎么看都是标准的理科系少年。和白天飞扬跋扈的世纪末骑士的样子印象根本是天差地别。从那张嘴里发出来,是意外纤细的声音。

「怎么了?」

「不、不是,没什么」

「这样啊,那就回到话题上来。失去《家长》的时候,Wutan还只是等级1。这怎么说咧,可以说是自然地,当他遇到各种麻烦的时候我当然要帮他。虽然自己觉得还没那资格,但是又不能放置不管」

「不,已经是很好的大哥的样子了」

「谁知道呢。到头来,对我来说,那家伙的内心深处究竟在想些什么,还是完全看不到。最近,虽然我也注意到Wutan那家伙似乎在接近什么东西但我有很多事情要忙,最后还是把这件事抛之脑后然后,从前天开始就一直连络不上了。就算上线了也在涉谷的对战搜索表里都找不到他,邮件也不回就在这期间,我听到了很奇怪的传言」

「传言?」

春雪探出身子,Ash.Roller再次垂下肩膀,无力地回答。

「——Wutan和Olive.Glove联手起来,在世田谷和大田这样人口稀少的区域用奇怪的招数取胜的传言。所以我昨天就绕到那些地方去了,没想到居然在杉并。而且,《怪异招数》的本来面目,我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荒唐的东西。装备后就能适用心意系统的道具而且竟然还可以相互转交」

「Ash,你对于借给Wutan他们《ISS插件》的脑加速者有线索吗?」

对于找准话语停顿的时机小心翼翼地插进来的提问,打开遮挡面的头盔却只是轻轻地摇摇头。

「我不能指出是哪一个。但是,我可以列举出在我知道范围内和Wutan关系比较好的人。但是,鸦,也许找到给Wutan这插件的人,也是没有意义的哦」

「呃没有那回事吧。那种危险的东西,至少如果不停止流传的话!」

春雪慌张地反驳到。《找出交给WutanISS插件的脑加速者》,这才是Silver.Crow找Ash.Roller谈话的最终目的。就算不能马上指定到一个人,但是做出和Wutan有过交流的人的名单来,一个一个核对的话,总有一天有查清散发的源头的可能。

但是,春雪那番充满希望的推测,被Ash.Roller接下来的话击得粉碎。

「你看见的《ISS插件》外表看起来像生物型的,我无论如何还是非常在意。加速世界里生物系的装备和道具都具有着特有的性质吧?像破坏后可以自动修复随着时间不断分裂这样的。如果如果那套转让的装备经过复制甚至两重复制的话」

「啊!」

完全没有想到那么深入可能性的春雪,不自觉地发出了声音。

Bush.Wutan收到的《ISS插件》。对于散布的脑加速者是一人一直深信不疑,但确实那样的推测毫无根据。就像Ash.Roller所说的那样,要是那个黑色的眼球有《自我复制能力》,或是能够复制并自由地转让他人的话。而且那种行为,如果存在报酬的话。

现在看来,似乎一切都晚了。

就在这个时间,《ISS插件》也在继续无限制地扩散,能够使用那种有可怕威力的黑暗心意技的脑加速者在不断增加而且,心意系统究竟为何,没有任何人会去告诉他们。当然,就在不知道《心意系统除了在遭到心意攻击以外的时候是不能使用》的第一原则的情况下,就拼命地在对战使用。这已经等同于是Brain.Burst对战格斗游戏的崩坏了。使用符合舞台属性的战略、用自己的能力产生战术的意义将不复存在。只是一味地在远距离用《Dark.Shoot》在近距离用《Dark.Blow》相互厮杀而已。

那副杀戮淋淋的未来景象里,让春雪不禁全身一颤。

虽然想要找出一些否定材料来,但是在那之前,Ash.Roller轻声喃喃起来。

「实际上突然开始使用《奇怪招数》的人,传言里除了Wutan和Olive.Glove之外还有两三件。而且,有一个人好像出现在江户川区域附近。听了你的话,我觉得ISS插件的出处不止一个地方就是因为这些传闻」

「哎?是江户川区吗?」

再一次发呆。离Wutan的据点涉谷与世田谷,是中间夹着皇居的正对面位置。相隔实在是太远了。这么说来最终,与其说是分发倒不如说扩散的可疑性更大一些。

——究竟,是谁,为了什么目的。

春雪将从昨晚就想过很多遍的这个问题,痛苦地紧咬在嘴中。

当然,完全找不出答案。沉沉地垂下头,看着钢罐的篝火里摇摆的自己的影子呆然若失,终于Ash.Roller低声道。

「光是这样说话的话时间还真是短啊,三十分钟这玩意」

反射性地确认视界上方的计时器,应该从1800秒开始倒计时的时钟现在已经只剩300秒。当然如果再一次从对战搜索表再次选择对战也是可以的,但就算再说下去也不过在推测之上的推测而已了。

对于突然的对话邀请春雪正想要回礼结束而低头道谢。

但在这之前,喀嚓一声拉下骷髅头盔的遮挡面的Ash.Roller,用增加音效强度的声音早早地开口道。

「鸦。最后,我还有一句话」

「哎是什么?」

「啊—嗯—虽然这不应该是本大爷该说的话没有时间了我就直说吧。你,在这一周时间里的对战,不觉得有些奇怪吗?除了Wutan的事情之外」

「哎,奇怪是指?」

瞬间将记忆浏览一遍,但却没有特别值得注意的事。加上三天前的领土防御战,普通的对战应该有二十次左右,除了昨天和Wutan的战斗印象很强其他的连胜败都想不起来。困惑的同时,就这样说出口了。

「没有不论哪场对战,怎么看都觉得是普通的对战你说奇怪,是指什么?」

于是,Ash.Roller再次露出奇妙的踌躇,不流畅地回答道。

「就是《普通》本身」

「普,普通很奇怪?——那个对不起,我从上周的比赛进程开始就有很多担心事,没有好好地对战过」

那件担心事当然就是,前天举行的七王会议和成为议题的白银之鸦的处分。如果不在一周以内净化掉被认为寄生在假想体的什么地方的《灾祸之铠》的因子的话,春雪实际上就将被加速世界流放。是的,仔细想想的话,《ISS插件》所带来的那场大混乱,春雪也许就不能亲眼见证了

想到这里的一瞬间,春雪终于明白Ash.Roller要对自己说的话了。

普通就是奇怪的地方。是的,就如他所言的一样。本来的话,春雪应该是已经没有了普通对战的立场的了。为什么这么说呢,那是因为在上周的《赫米斯之绳竞速赛》中,白银之鸦在一百人以上的观战者的面前完全《Chrom.Disaster化》过。所以春雪是那个被诅咒的铠甲的第六代所有者的传闻传遍加速世界,而遭到拒绝对战、恶意地诅咒什么的都应该不足为奇。

但是,最近一周对战过的脑加速者,不论是谁,甚至连昨天的Bush.Wutan,都好像对春雪Disaster化的事情毫不知情的样子。这种事情,普通想来是不可能的

「是的的确很奇怪。无论是哪场对战大家,对我都没有说什么」

对着用嘶哑的声音说出这些话的春雪,Ash.Roller快速地滔滔不绝道。

「那个理由是,因为看你和铁锈那家伙对战的一百多号人在注销前全体缔结了协定啊」

「诶?协定?是什么?」

对于不明原因而反问的春雪——。

Ash.Roller说出了令人惊讶的内容。

「《对于在赫米斯之绳时装备了灾祸的铠甲一事,今后都不准责备白银之鸦》」

「诶」

「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你救了竞速赛。因为应该被铁锈那家伙破坏掉的比赛项目,最后的最后还是回到我们的手上。所以,对于只有那一回的变身才沉默不语,也不去想你是通过怎样的路径得到《铠甲》的。在那场战斗的观战者全体,在不知道谁说出这句话之后,就全场一致地同意了似乎是这样。这就是这一周的对战中,没有任何人跟你提起Disaster化的理由」

「」

受到太过深刻的震惊和在这之上的一种巨大感情的冲击,春雪无言地睁大了双眼。

在目睹Silver.Crow和Rust.Jigsaw(锈铁线锯)之战的一百多人的观战者中,当然有很多是属于《王》之军团的。对于他们来说,春雪应该是敌人。对于召唤出禁忌的《灾难之铠》的春雪,责备、恶意诅咒什么的都是应该的。但是——但是

「在作为各个军团的成员之前,我们都只是脑加速者。就是这么回事」

说毕,Ash.Roller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春雪,用从未有过的认真声音继续说道。

「鸦,因为这个理由,现在对你的反感也不会那么大。《七王会议》的决定,我虽然从Great.Wall中上位的同伴那里零星地听了一点,也有说太严厉的声音传出来。虽然我想找他在弄明白的基础上再问一些」

很短的时间内。瞬间预感到接下来的话语里有不祥之感兆的春雪,用压抑的声音催促道。

「是什么?」

「——我听说到的传闻,还有后文。Wutan和Olive他们使用的《奇怪招数》那就是Chrom.Disaster能力的复品」

在结束不知道在乘坐环状七号线哪辆公交车的Ash.Roller的非正规的封闭对战之后的春雪,就这样沿着步行道往南朝学校走去。

在青梅街道往西走的时候,穿过校门换鞋子的时候,坐在教室里自己的位置上之后,盘旋在脑中的冲击和疑问怎么都挥散不去。

Bush.Wutan使用的奇怪招数,也就是依据《ISS插件》的心意攻击,是Chrom.Disaster的攻击力的复制。

那种事不可能。将谁的能力复制,然后再将那内藏于寄生道具中,这种事情听都没听说过。不过,这样说来,寄生呀净化之类的词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加速世界还存在着春雪并不知道的逻辑也不足为奇。

而且——那个《Dark.Blow》和《Dark.Shoot》发出的黑色过剩光,确实跟平常围绕在灾祸的铠甲上的黑暗波动很接近。

坐在坚硬的树脂制的椅子上,猛然地身体一震。撇开这件事不谈,如果那种传言传播开来,同时ISS装备继续扩散的话,对于成为Chrom.Disaster第六代所有者的春雪,一定会成为现在爱着这个加速世界的脑加速者们愤怒爆发的对象。难得在赫米斯之绳竞速赛中观战者们缔结的协定,肯定会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不对,倒不如说也许他们想到被春雪背叛而抱有巨大的憎恨。

「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

一边听着远去的上课铃声,春雪无声地喃喃。

究竟这种危险的状况,是从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开始的呢?就好像与七王会议的裁定不同的地方,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将春雪逼入绝境。这究竟是不幸的偶然的连锁,还是说根据某人的意思?

如果是后者的话,能够做到周全的准备、自由地操控情报把人逼上绝境这般手段的强劲人物还是想得到的。今年春天,出现在作为梅乡中的新生的春雪面前的,用恶魔般的手段想要将春雪消灭的《略夺者》。

稍微抬头看看天花板——在那上面的一年级教室,马上轻轻地摇摇头。

他的再次活动,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存在。加速得分全部损失,被强行退出脑加速的人,会失去关于加速世界的全部记忆。春雪在最后的决斗的第二天,和他的直接对话中亲眼见证了这一隐藏性的规则。

但是。如果说他的手段是从谁那里学来的话?

如果说那位《师父》开始亲自行动的话?

「小春」

啪,右肩被敲了一下,春雪几乎跳了起来。用很吓人的气势回过头,站在那里的是在蓝色眼睛后面不停地眨着眼看惯了的好朋友的脸。

「拓」

「怎么了?要转移教室了哦」

听了青梅竹马而且又是军团同伴的黛拓武的话,春雪慌张地看看周围。看起来不知不觉间早晨的HR已经结束,教室里的学生们正一个接一个地走出教室。星期二的第一节课是音乐课,所以必须要转移到有隔音设置的音乐教室去。

「啊这、这样啊」

看到慌张站起来的春雪,拓武皱了皱眉头。弯下腰,在春雪的耳根处悄悄地说。

「小春。如果担心赏金首事情的话,昨天也说过了,没有必要太担心。我和小千、枫子姐,当然还有我王,一定会保护你的」

「啊、啊啊真对不住,我让你们担心了」

总之先露出微笑,一边先站起来开始走,春雪一边想。

拓武恐怕对《ISS插件》的事情和那就是Chrom.Disaster的复制道具的传闻还不知道吧。但是,如果在放学后的进行日常对战的话,总会传入耳朵里的。在这之前,还是应该由春雪先进行一下说明。是的——不止是拓武,还有黑雪姬以及其他军团的成员。

进入走廊的春雪,用胳膊肘拐拐走在旁边的拓武,小声地回答他。

「那个今天,社团活动结束以后,来我家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估计在学校的话时间不够」

「知道了」

对于没有任何疑问就马上点头的拓武感到感激,再次开口道。

「你能帮我跟小千说一下吗?我会给前辈和枫子发邮件的」

「时间呢?」

「是啊,就六点半吧」

「明白」

做这种打开天窗说亮话的交流,终于有种贴在后背上的寒意渐渐远去的感觉。使劲将两手握紧,春雪在心中说给自己听。

——不要认输。怎么能输呢?我还有这么可靠的伙伴。不管是谁有怎样的企图,不管陷入怎样的状况,只有心绝对不可以输。

但是,之后。拓武说出的可怕的台词,春雪听见心里有什么嘎吧一声折断的声音。

「说回来,小春。接下来的音乐课,应该是独唱的课题发表吧。你练习了吗?」1.001372300137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