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5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5章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5章 5

——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春雪在脑内软弱无力地说出了这种像是好些年前的黑暗系主人公一边用右手把枪放低一边用左手捂着伤口说出的话。

蹲坐在学生会室的组合沙发上的一角,双手握着装有红茶的茶杯。虽然那时黑雪姬亲手泡出的非常上等的大吉岭,可是春雪仍未从方才的冲击中恢复到可以享受其芳香的状态。

——虽然说不相信任何人有点过了,但我至少会去怀疑所有的人了。那些突然出现并且感觉特别冷静、把我当人看的人,一定全都是脑加速者,而且还是资格很老的高级玩家。

春雪带着这种决心一瞥对面的沙发,只见四埜宮谣正在一脸认真地往茶杯里倒入炼奶。也许是因为刚好加到了合适的量,她点了点头,把水壶放下,用勺子慎重地进行搅拌。

看着她这种幼稚的举止,就觉得有些事情至今仍然无法理解。谣是同一个系统下的松乃木学院初等部四年级的学生,因为她说自己生于三七年九月,所以现在只有九岁零九个月大。比赤之王仁子还要再年轻两岁。

第一期Nega·Nebulas因为首领Black·Lotus的叛乱剧而消灭因为是在两年半前,因此,当时谣实际上应该只有七岁。这么一来,她到底是几岁的时候成为脑加速者的?

就在春雪一边在众多的疑问之中迷走,一边小口地喝着红茶的时候,坐在他左边的黑雪姬把茶杯放回茶碟上,以一句较为让人意外的话语点燃了会话的导火索。

「……记得你昨天好像也没装量子接续终端,你平常一直不装的吗,谣?」

面对这一疑问,谣一边用右手来喝红茶,一边只用左手灵巧地打字。可怕的是其速度并没有明显下降。

【UI>嗯,因为装着的话,我会无论如何都想跑去那个世界的】

「去不就好了。你跟我不同,并不是通缉犯。就算名字出现在对战名单之中,应该也不会有一群麻烦的家伙一个接一个地来袭击你吧」

【UI>我每个月都会去世田谷的中立区域进行一两次单人对战。这就足够了。我不允许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因为实质上来说,让以前的Nega·Nebulas走向毁灭的责任,有一部分就在我的身上】

「诶…………!?」

发出这一惊愕之声的是春雪。

他仔细地反复看着浮现在视野中的聊天窗口,可是不管读了多少遍,都无法把谣所打出的文字列解释为别的意思。

——让Nega·Nebulas走向毁灭。

这是黑雪姬至今为止反复说了许多遍的话。

黑之王Black·Lotus在两年半前的七王会议的席上斩下了提倡Lv9玩家间订立不战条约的赤之王Red·Rider的头,让自己永远受人追杀。结果,她所率领的第一期Nega·Nebulas也逐渐地消灭了。到这一步为止春雪还是理解的——可是。

尽管他把视线移向左边以寻求说明,但是仍然穿着体操服的黑雪姬却用她那充满忧愁的双瞳俯视着茶杯,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连谣也把左手放在虚拟键盘上不动,保持着沉默。

在这份沉重的寂静之中,唯有从北边的窗户射入的光芒的色调逐渐变浓。虽说马上就要到夏至了,但到了傍晚六点半,天色还是非常昏暗。

根据学生会干事的权限,放学时刻应该最多只能推迟到七点。春雪虽然也挺担心时间的问题,可是更在意两人这番对话的来龙去脉,不禁咬紧了嘴唇。虽然很想让她们把一切都说明得一清二楚,但在这一场合中,春雪本应算是不速之客,也许并不适合表现出过于深究的态度。

不过很幸运地,两位老资格脑加速者似乎在无言之中达成了某种共识。首先,坐在春雪身边的黑雪姬小小地叹了口气,开始低语。

「……我至今为止一直有意识……又或者是无意识地回避谈论过去的第一期Nega·Nebulas。这一来是因为,如果做出抱着早已失去的东西不放这种事情的话,我觉得自己就无颜面对作为现任成员而一直非常努力的春雪你们……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也没有直视自己罪孽的勇气——可是,Raker回到了我的身边,又在相隔两年半以后再次像现在这样跟谣谣相会。也许现在……面对过去的时候真的到来了吧……」

接下来轮到谣在屏住呼吸专心聆听的春雪对面舞动双手。

【UI>要说罪孽的话,我也是有的。逃避各自的过去,长期躲藏在加速世界的一隅的我、小莎还有枫姐之所以能够再次面对自己,毫无疑问是因为有新一期Nega·Nebulas成员们的努力。我们过去犯下了怎样的罪过,为什么不得不从第一线销声匿迹,有田学长有着知晓这一切的权利】

「嗯……也对,就像你说的那样。」

黑雪姬读完闪耀着樱色光芒的文字,如此说着点了点头,把身子转向春雪的方向。

她那漆黑的眼瞳之中,摇曳着与过去她数次想要讲述自己过去的时候相同的摇曳的目光,然而这次不仅如此。在虹膜的正中央,毅然闪耀着小小的星彩。

那在空了一拍之后发出的声音,也同样带着忍受痛楚、努力超越的凛然之音。

「……春雪君。正如你已经知道的那样,我曾经假装接受初代赤之王Red·Rider所主张的休战协定,把他的头砍了下来。其后,我顺势进入了与其他五个王的战斗之中,最后活了下来,Burst·Out以后,在长达两年的时间内与广域网隔断……虽然我之前是这么说的,不过准确地来说,在与几位王战斗之后的第二天,我曾一度潜入无限制中立区域。为了向第一期Nega·Nebulas的成员们谢罪,并把我所积蓄的大部分的点数分给他们」

【UI>这种东西,我们又怎么可能收下呢】

见到谣以文字插了这么一句话,黑雪姬露出了微微的苦笑。

「可是,除此以外,我并没有其它什么东西可给出。难得我冒着危险到《Shop》去把点数换成道具,你们却为此而生我的气……」

【UI>那当然。现在回想起来我也还有点火大】

「对不起了哦」

黑雪姬再次一笑,耸了耸肩膀,继续说了下去。

「……然而,故事并非到此结束。我刚表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指定了下一期的首领,并且表明了从加速世界中归隐的意思,谣她们《四元素(Elements)》却反而提出了个非常不得了的提案」

「四……四元素……?」

听见春雪鹦鹉学舌地这么说道,脸颊微微发红的谣开始打字。

【UI>当时担任Nega·Nebulas的副官的四名脑加速者,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被人安上了这种夸张的名号。理由是她们几个的假想体的属性分别被分类为地、水、火、风。】

「《风》当然就是Sky·Raker了。至于谣谣的属性到底是什么,就留作今后的一大期待吧」

春雪交互看往微笑着追加了这番话的黑雪姬和稍微有些腼腆的谣的脸。

拥有《四元素》称号的四名副领袖。将其理解为古时侍奉战国大名的《四天王》一般的存在应该也没问题吧。虽然已经在某种程度上预料到了,不过这个娇小的少女,过去曾是能与那位Sky·Raker并驾齐驱的强者。既然她这么强,而且同样住在杉并区,为什么黑雪姬不早点跟她取得联络,让她回归到军团之中?也许是因为有什么不方便,可是要是能让她在领土战之中帮帮忙,防卫起来就会轻松得多了。

——尽管春雪不禁产生了这种有点小鸡肚肠的想法,可是看到黑雪姬咳了一声后再次正色表情,他也连忙把坐姿调整好。沉静的声音在暮色渐浓的学生会室中流响。

「——听完我的引退声明,《四元素》所提出来的相反提案,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们说……《Brain·Burst》的通关手段,除了到达Lv10以外,还有另外一种……」

「诶…………!?」

这番话语给春雪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在线对战格斗游戏《Brain·Burst》的终点。即使是从达成条件苛刻性来考虑应该也只有《Lv10》达成这一点,春雪至今为止一直这么深信。

还可能有别的同等困难的目标存在吗?比如说统一全部领土之类的?不,这太不现实了。虽然脑加速者大部分集中于东京都心,但战域本身可是遍布整个日本的。

春雪无法作出更多的推测,探出身子着急地问道:

「到……到底是什么!?那个,另一种通关手段!?」

「你应该也看到过不止一次了哦,春雪君」

被黑雪姬以充满神秘气息的语气这么一回击,春雪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看到过……我看到过什么?」

「总是存在于加速世界的中心,然而无论是谁也无法进入的魔城……它那肃穆的威容」

就在这时——

昨天才刚刚看到过的光景在脑内鲜明地浮现。

笼罩着浓雾的《魔都》舞台。位于陡然峭立的街区彼方的,那贯穿暗云、高耸屹立的漆黑尖塔群。在拒绝众人的同时,却又好像在诱人靠近的那稳重而艳丽的轮廓。

「…………皇、皇居……?」

面对以颤抖的声音低语的春雪,黑雪姬和谣无言地点了点头。春雪急匆匆地眨了眨眼睛,慌忙反驳道。

「可、可是!昨天学姐你不是说过吗!皇居是《加速世界之中唯一无论使用什么手段也无法进入的场所》!」

「不过,我应该还这么说了。那里确定为不可侵区域这一点,可是仅限于《一般对战区域》的事情哦」

「这、这……也就是说,那个……如果不是一般区域的话……」

春雪咕嘟地吞了口唾沫,提心吊胆地接着说道。

「……在上位的《无限制中立区域》的话,就有进入的手段吗?」

在数秒之间,没有任何人回答。

黑雪姬和谣交换了一下眼色,不知道为何,两人都一瞬垂下了双眼。不过,她们都马上抬起了脸,跟方才一样点了点头。这次轮到谣通过聊天工具作出回答。

【UI>至少我们确认了有类似于通路的东西存在。无限制区域的皇居……我们称之为《帝城》的地方,存在着一般区域千代田区中的皇居所没有的四座城门】

「……那就是……帝城的入口……?」

「嗯。城的东南西北方各耸立着一座应该有三十米高的巨大城门。在除之以外的城墙的上下方,还是设置有不可视的障壁」

听了黑雪姬的话语,春雪开始在脑海中描绘现实世界中皇居的平面图。没记错的话,现实世界中的真皇居的东南西北也都是有门的。其中几个还成了地铁的站名。南侧的是《樱田门》,西边的是《半藏门》。尽管想不起北门和东门的名字,可是加速世界的地形基本是以现实为基准的,所以《帝城》也有门反而让人觉得更为自然。

「……那些门……能打开吗……?」

春雪内心非常兴奋地问道。黑雪姬抱着胳膊点了点头。

「打不开的门就跟墙壁没两样了。既然是门,认为它能打开才比较合理。——不过,也要能够到达门的跟前,去推它才行……」

【UI>没错,门确实存在,可是根本无法到达。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四座门全都被绝对性地守护着。被四匹在无限制区域之中也能算是最强中的最强的超级Enemy】

「…………!」

总算有能够看见话题的前进方向的感觉了。春雪猛然吸了口气。

《Enemy》是栖息在无限制中立区域的怪物群的总称。与一般的MMORPG相同,它们由系统自动控制,绝大部分的个体会猛然向进入了其反应圈内的脑加速者发起袭击。虽然打倒它们就能获得相当于经验值的点数,可是即使是最下级的Enemy也强大得非常可怕,再者能够获得的点数也可谓微不足道。真的想要去狩猎Enemy的话,就要组成多人数的队伍,还必须在无限制区域露营数日以至于一周以上才行,那可不是一般的辛苦。即使是绝不嫌恶《脚踏实地积累经验值》的春雪,也很难提起劲去积极参加这类活动。

春雪用快要冷掉的红茶润了润干渴的喉咙——

「所谓最强……到底强到什么程度……?」

听见春雪这么一问,黑雪姬陷入了沉思之中。

「嗯……老实说,感觉没什么办法说明……——对了,春雪同学,记得你曾经……那好像是和赤之王一起前往池袋那时候的事情,看到过大约二十人左右的队伍在狩猎Enemy对吧?」

「诶……嗯,那是只感觉有建筑物那么高的超强的怪物呢。那就是四埜宮同学所说的《超级Enemy》吗?」

听见春雪战战兢兢地这么一说,两位老资格脑加速者一同微微露出了苦笑。谣的手指舞动,樱色的字体伴随着轻快的音效流溢而出。

【UI>二十个人左右就能狩猎到的Enemy被称为《巨兽级》。大约有其十倍强的个体则是《神兽级》,很难遭遇到,而且毫无准备地遭遇到的话,基本上都是要死掉的了】

「十、十倍……那只的……!?」

春雪叫喊着,背脊不禁一抖。就算只是在前往池袋的途中在山手大道上看到的那只Enemy,也已经是万一一对一碰见的话基本能确信会被瞬杀的怪物了。老实说,以春雪的感觉根本无法想象所谓神兽级有多强。

——然而。

黑雪姬接下来流畅地说出来的话语,让春雪别说颤抖,甚至连任何反应都做不出来。

「然后,守护帝城四方门的Enemy,强得让人觉得神兽级也不过只是一群吉娃娃而已。它们之所以被称作《超级》,是因为根本无法推测它们的能力值。别名《四神》的它们正如其名,已经不再是兽,而是应当被认识为君临加速世界的真神一般的存在……」

加速世界的——神。

至今为止,春雪一直对Brain·Burst所创造出的游戏空间中的最强者乃是《纯色的七王》这一点深信不疑。他一直确信,就算大型Enemy再强,如果是包括黑雪姬和仁子在内的几位王的话,即使是一对一,应该也能将其打败。

不,恐怕《巨兽级》,甚至是《神兽级》也好,只要条件充分的话,也许还是能赢的。没记错的话,青之王应该有《神兽猎杀》这一称号。那一定是他曾经单人打败过神兽级的证明。不过那是甚至能够直接作为尊称使用的伟业就是了。

可是,刚才黑雪姬的声音中,可以说甚至渗透着一种敬畏的感觉。春雪压低了声音,提心吊胆地问道:

「那个……《王》和《神》哪一方比较强……?」

「《王》始终不过是人而已。与之相对,《神》则是远远超乎人类范畴的存在。如果老老实实从正面挑战的话,即使七个王用尽全力,也比不上《四神》中的哪怕一头吧」

「…………真的吗。那,由那种怪物……不,是神级的Enemy所守护的门,不是根本没办法突破吗……」

【UI>没错,困难得难以想象。正因为如此困难,我们过去才会这么认为。穿越《四神》的守护,打开大门,到达《帝城》的中心,这也许就是Brain·Burst的第二个通关条件】

「啊……原、原来如此……!」

春雪不禁叫了出来。

现在已知的《夺取除自己以外的五名Lv9脑加速者的全部点数,到达Lv10》这一条件同样非常困难,可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可以说成是马上可以达成的条件。只要现在的七个王中的五人决心牺牲自己,向某一个王献上自己的头颅就可以了。在那一瞬间,将会诞生第一个Lv10脑加速者,让加速世界发生某种变化。

不过理所当然地,现实中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所有脑加速者都在为让自己变强而战。投入了莫大的时间和热情才终于到达Lv9的人们,绝不可能轻易地舍弃一切。

与之相对,《突破四神的守护到达帝城之中》这一条件的难度,再怎么说也只是战力上的问题而已。假如一个大军团全员都有《王》级的水平的话,也许还是可能突破的。虽然这也非常不现实,可至少不需要自我牺牲的精神。

也就是说,《Lv10》和《帝城攻略》这两个条件,其难度的方向并不一样。前者需要强大的心灵,后者需要强大的力量。把这种对比性考虑在内的话,成功到达帝城中心的时候,世界应该也会发生某种变化——完全可以想象,Brain·Burst本身也许会被打通。再说,《存在于世界地图中央的坚不可摧的城堡》,这不是自古以来任何游戏都会有最终章的舞台吗?

春雪一边体味着这种重度游戏玩家的直觉带来的电击般的刺激,一边探出身子不住地点头。

「嗯……有可能,这超有可能的啊!既然有如此不得了的怪物守在那里,皇居……不,是帝城,应该就是所谓《最终迷宫》了!只要能进入其中,一定就会有什么很厉害……很厉害的事情……」

【UI>搞不好还会有比四神更强的最终BOSS在那里。不过再怎么说,两年半前,我们Nega·Nebulas的成员向表明了引退之意的小莎作出了与方才的说明相同的主张。既然第一个通关条件已经没希望了,那就去挑战第二个吧。对于我们的这个提案,不讲道理的小莎却……】

「我阻止了他们。当然要阻止了。我全力地大喊『不行,我不允许,放弃吧!』」

黑雪姬一边微露苦笑,一边这么回答。

她的表情非常温和,语气也非常轻松。可是,她那漆黑的眼瞳里却浮现着些许的痛楚之色,在看到的瞬间,春雪就预见到这件事的结局了。

方才的兴奋逐渐远去,取而代之填满心胸的是冰冷的紧张感。春雪静静地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可是,不仅《四元素》,就连第一期Nega·Nebulas的那些人也全都是些不讲理的家伙……他们不但违抗了军团长的命令,还说『要是想阻止我们的话,就把我们全员《断罪》吧』。到了最后,看到我发脾气坐在那里不动,他们居然就把我丢在那里,一起往帝城进发了」

【UI>当然。因为我们既是小莎的属下,也是小莎的保护者啊】

「我说啊谣谣,你当时才刚进初等部呐!真是的……你们怎么都……」

语尾颤抖着在虚空之中消融。春雪无言地看着黑雪姬一动她那白皙的喉咙,随后紧紧闭上了双眼。

马上抬起的眼睑内部微微湿润,可是泪水并未掉落。黑雪姬静静地继续叙述。

「……没办法,我只能陪同大家一起往帝城进发。那时候的场地属性是稀有的《极光舞台》……美丽的极光在整片夜空中摇曳……从杉并利用新宿大道走到帝城的那段路程……就像是在深夜里野餐一样……」

【UI>很开心呢。对于我来说,军团全员一边谈天说地一边赶路的那段时间,即使到了现在,也还是最为珍贵的回忆。我坐在Graph的肩膀上……Aqua推着Raker的轮椅……这一切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由于太快走到帝城了,我甚至还想绕东京一周呢。不,好像Graph还是谁真的这么提议了……不过理所当然地,这个提议被驳回了。我们在半藏门跟前,麹町的山丘上进行了最后一次的作战会议」

黑雪姬垂下她那修长的睫毛,目光就像在望着远方一般漂移不定。平静的叙述从她那微张的双唇中编织而出。

「——由于《四神》可是说是四身一体的关系,必须与四头同时战斗,于是我们也把军团分为四队,分别配置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在分开之前,全员都接受了谣的支援,勇气凛凛,以最高的士气和统率让心意合为一体,向帝城的守护者们发出挑战…………」

「————然、然后……结果怎么样了……?」

春雪无法忍受哪怕短短一秒的沉默,以嘶哑的声音问道。

黑雪姬端正坐姿,把双手叠放在并排的两膝上,平静地说道:

「在攻击开始了大约一百二十秒后,最后的一人倒下了。第一期Nega·Nebulas并非通过寻常的解散而消灭的。可以说,它是在那一瞬间,被神之手所毁灭了」

接下去的事情,等明天拓武同学和千百合同学也在场的时候再说吧。

黑雪姬对精神恍惚的春雪说完这么一句话,把凉了的红茶一饮而尽。

老实说,想问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毁灭》具体来说到底是指什么?过去的成员们现在在哪里干什么?为什么要保持沉默,完全不给黑雪姬联络?还有,他们之中的一人,四埜宮谣,为什么要时隔两年半才在春雪他们面前现身?

不过,这些事情确实应该也让现任成员拓武和千百合来一起听。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挂在墙壁上的那雅致的模拟式时钟还有几分钟就要指向放学时间延长的极限七点钟了。

黑雪姬利索地收拾好茶具,从沙发的一角拿起学校指定的书包,催促两人说「好了,回去吧」,随后开始往门走去。春雪觉得她的侧脸与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

去年秋天与春雪相遇,脱去伪装假想体、回归到加速世界那时候的她,感觉甚至害怕去面对自己过去的记忆。事实上,在战场上看到黄之王摆在她眼前的回放映像的时候,她甚至还引发了失去斗志、无法活动的《零化现象》。

也就是说,就算是拥有超强战斗能力的黑雪姬,也在每天和自己的弱点战斗着。

——我根本没空在那里坐立不安。

春雪站起身来,一边跟着黑雪姬向门走去,一边在心中重新下定决心。

作为新生Nega·Nebulas的一员,我必须变得比现在更强更强才行。根本用不着一周,我要赶快把寄生在对战假想体身上某处的《灾祸之铠》在几天之内赶走,然后挺起胸膛参加星期六的领土战争。虽然黑雪姬还没说明她所想出来的《净化作战》到底是怎样的东西,不过无论是怎样的特训或者苦行,我都一定能够忍受过去。

春雪悄悄地握紧了右拳。就在这时候——

证明黑雪姬还是没能保持平常心的一句话,出现在仍然显示在视野中的聊天窗口之中。

【UI>为防万一,我还是问一句好了:小莎你打算穿成这样放学回家吗?】

诶?春雪看向右前方的黑雪姬。在她铺在身后的那长长的秀发的另一边的,是带以速干素材制作的带有光泽的T恤。下半身则是正好合身的运动短裤,以及纤细修长的双腿。连春雪都完全忘了,在刚才那番漫长的对话中,黑雪姬一直穿着之前为了打扫而换上的体操服。

「呜、呜哇,糟了。你们等我一下。」

黑雪姬很少见地发出了着急的叫声,同时回过身去。她在瞪圆了眼睛的春雪和表情略显惊呆的谣之间穿过,直奔位于西南角的橱柜——

把书包丢到地板上,双手抓住T恤的下摆,毫不犹豫地把将其从上半身脱掉。

在她那白皙的背部与带黑色蕾丝的内衣吊带烙印到视网膜上的瞬间。

「呜啦咕!?」

发出这种谜之叫声到底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呢,还是一个勉强算是正确的解答呢。总而言之,黑雪姬在听到这一叫声的同时再一次猛然转过身来,视认到呆若木鸡的春雪之后迅速用双臂覆盖着胸部。一边看着她的脸逐渐变红变热,春雪一边认真地思考。

——这里是现实世界实在太好了。要是加速世界的话,现在肯定已经吃了最大级的心意攻击而身首异处了吧。

随后,怒吼着飞来的黑色T恤直击了春雪的脸部,他的视野伴随着无比诱人的香味逐渐变暗。

跟着把春雪从学生会室赶了出去然后以超高速换好衣服的黑雪姬,以及仍然一脸惊呆的谣走出校门的时候,时间距离傍晚七点还有二十秒,勉勉强强确保离校记录在允许时间范围内。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头上就传来了略带厉色的声音。

「春雪同学,天色已经很暗了,你就去把谣送回家吧!明天一等饲育委员会的活动结束,就到学生会室来集合!拓武同学和千百合同学就由你去打招呼!完毕!再见!」

以超快速度接连说完指令并且道完别的黑雪姬迅速地一转身,从校门往阿佐谷方向走去。春雪目送短靴皮鞋的声音逐渐远去,摇曳着的黑发逐渐与暮色融为一体,才终于敢把一直填充在胸中的空气吐出。

「…………我没做错事吧…………」

听见春雪这么喃喃自语,站在他身边的谣迅速地舞动双手的手指。

【UI>小莎从以前开始就是个隐性冒失娘了】

「…………嗯,我好像也在无意中发现了…………」

春雪轻轻地左右摇了摇刚点过的头,重新开始思考。虽然这次的星期一放学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可是现在还没有完成所有的任务。还有黑雪姬所吩咐下来的「把谣送回家里」的任务。

看了一眼天空,只见晚霞的颜色已经消失大半,都心的街灯隐隐约约地照亮了云朵的底部。虽说所有道路上都布满了Social·Camera的网络,在这种时段让一个小学生独自走回家还是有点太危险了。不,在说这个之前——

「那个……四埜宮同学,现在已经过七点了,门限什么的没问题吗?」

听春雪这么一问,谣面不改色地舞动手指。

【UI>没问题。我也是脑加速者哦?】

在花费数秒钟理解了这一句话的意义之后,春雪不禁闭紧了嘴巴。

几乎所有的脑加速者都抱有一个共同的心伤。这是春雪的《师父》Sky·Raker所说过的话。所谓心伤,指的是在婴儿时期,迎接他们的不是双亲的手,而是量子接续终端这一点。谣的意思是,被这样子养大的孩子,不可能会因为仅仅回家晚了点而受叱责。

这一答案,对于即使九点以后回家,家里也不会有大人叱责自己的春雪来说可谓再清楚不过了。

「……这样啊。不过嘛,早一点回去也没有坏处。你那么努力打扫,肚子一定饿了吧。」

刚这么说完,一股音量稍大的低频波就从春雪本人的消化器官中发了出来。谣扑哧一笑,晃着她那扎在一起的头发,点了点头。

【UI>看来确实如此呢。我可以一个人回去的,有田学长也请回家去吧。那么,贵安了哦】

谣行了个礼,翻舞着白色短裙的下摆向南边走去。春雪慌忙追上她。

「不,我送你吧!天色已经很暗了,而且要是我就这么回去的话,明天一定会被黑雪姬学姐骂死的……」

听了他这番连珠炮,谣一边走着一边歪了歪头,回答说:

【UI>可能确实会这样呢。那不好意思,麻烦你送我到大宫吧】

然后她把前进方向微微向左调整,走到了春雪的侧面。

这段路程实在是相当不可思议。

春雪是独生子女,当然没有弟弟也没有妹妹,母亲也和亲戚们很疏远,因此可以说完全没有跟小孩子一起玩的记忆。硬要列举的话,相邻的中野区里应该住有他的从堂妹斋藤朋子,不过也就仅仅在五六年前在母亲的老家那里见过一次面而已。

不——要说比自己年幼的朋友的话,伪装成朋子妹妹潜入自己家的仁子也可以算是一个。不过再怎么说,对方也是统率着大军团《Prominence》的赤之王,很难把她当成小孩子看待。不,要是做出这种事情的话,搞不好会被主炮一发轰成焦炭。

因此,像现在这样,以年长的大哥哥的立场走在背着茶色皮制背包、右手提着运动包的四埜宮谣身边这种经验,对于春雪来说相当新鲜。

「啊,我、我帮你拿包吧」

移动了超过一百米以后,春雪才突然间意识到这个问题。听他这么一说,谣点头行了个礼,把包递给了他。春雪接下包,以超乎必要的大动作换用左手来提。

——保护他人,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春雪一边调整着步幅走在被LED街灯照亮的住宅街的雅致小道上,一边呆呆地想着这种事情。

虽然至今为止完全不曾想象过,但春雪应该也会在遥远的未来迎来行使Brain·Burst程序的复制安装权的一刻。那也就意味着,作为《家长》脑加速者而选择某个人当自己的《孩子》,照看着什么还都不知道的Lv1雏鸟,培育其成长。

——如果,假设,万一,对方是像走在自己身边的四埜宮谣那样的比自己年幼的柔弱女孩的话。不,做进一步的想象,如果谣是自己的《孩子》的话,我能够扮演好《家长》这一角色吗?能够时而严厉,然而不失温柔地保护、引导谣吗?

——做得到。应该做得到的。因为我刚才确实说出了「我来帮你拿包」这句话了嘛。步行速度也配合得很好。啊啊,如果我们真的是《亲子》关系就好了。

不断进行这种不得要领的想象——不,是妄想——的春雪完全忘记了数十分钟前才刚刚得知的一个重大的事实。

让他体会到自己有多么大意的,是一直无言的谣突然舞动双手、略显客气地打出来的几个句子。

【UI>我家就在附近了。不过,趁这个机会,我有件小事想要拜托有田学长】

春雪眨了眨眼,读完了这一句话。他还没摆脱方才的妄想,不住地点着头。

「好、好啊,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

【UI>麻烦你送我回家,要是还给你添麻烦的话,实在有点……】

「没关系,完全没问题啦。别客气!」

【UI>非常感谢。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嗯、嗯,什……什么事?」

【UI>请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吧。在按小莎的计划行动之前,我想亲眼确认一下,《白银之鸦》到底是否真的有担当Nega·Nebulas先锋的资格】

「………………诶?」

叮。

在以非常不自然的姿势以及表情凝固住的春雪的视线前方,谣把背包从肩上放下,打开其折翼,把手伸了进去,然后马上抽了出来。

握在她那小手之中的,是同样小型的,有着素陶器一般质感的消光灰白色——量子接续终端。

春雪看着她用左手提起马尾辫,往她那纤细的后颈装上量子装置,这时才终于回想起自己方才完全忘记了的事实。

四埜宮谣是第一期Nega·Nebulas的成员,而且还是被称为《四元素》的主力,也就是说所谓四天王之一,与那位Sky·Raker水平相当,所以不仅不是Lv1的雏鸟,而且应该还是毫无疑问要比春雪强得多得多的高级玩家——

谣拉扯着仍然处于冰冻状态的春雪的衬衣的腰附近的部位,把他诱导到等间隔地设置在小道上的其中一个长椅之上。看到春雪半自动操控地坐下了以后,她再次把手探进背包中,取出了某样东西。

那是条覆盖着白色塑料膜的直结用XSB连接线。

谣一边把接线口的一端递给春雪,一边只用左手灵巧地打字。

【UI>要和我一对一对战呢,还是组成队伍,去跟其他队伍二对二呢?】

请跟我组队。

春雪在0.5秒之后马上作出了回答。

春雪和谣所坐的的游步道长椅在现实世界中位于杉并区大宫一丁目。而在加速世界之中,则存在于被称为《杉并第二战域》的区域之中。

由于东边与新宿区域,东南方与涩谷区域这两个《对战处》相邻,因此真要说的话,这里算是比较少人对战的区域。不过傍晚六点到八点是在一天之中最多对战进行的时间段,而且就在附近的环七沿线上也有几个大型的潜入咖啡厅,对战名单中至少也应该登录有二十人左右吧。

以长度一米半的XSB连接线与谣直结了的春雪伸直了背脊,在双膝上紧握两手,看着有线连接的警告出现随后消失。比他年幼五岁的少女则完全没有改变表情,正在以冷静的动作操作虚拟桌面。估计她是启动了BB控制台,把春雪——《Silver·Crow》设定为搭档了吧。

【UI>那么,对战队伍就由我随意选择吧。开始阶段我会主要负责支援,请有田同学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战斗吧。准备好了的话,就要开始了哦】

「是、是,请开始吧!」

以发干的嘴巴这么回答完后,春雪专心地注视着谣那充满光泽的樱唇。当然,这不是什么骚扰性行为,而是为了配合谣说出加速指令的时机而做出的举动。

可是,春雪马上就直面了一个至今为止从未想过的疑问。

四埜宮谣患有运动性失语症。她无法以肉声说话。在这种状态下,她到底要如何向Brain·Burst程序传达指令?

答案单纯到了极点。

谣突然闭上了眼睛,在眉间堆起了小小的山谷。细微张开的嘴唇就像痉挛一般颤抖着。在其中紧咬着的牙齿吱吱作响。额上浮现了一个接一个的汗珠。

这完全是在拼力气。她在鞭策自己的身体,想要强行发出无法发出的声音。

春雪差点想要叫她住手,不过还是把这番话语拼命地吞了回去。既然谣是能够担当旧Nega·Nebulas的四天王的高级玩家,那么她在攀登到那个高度之前,应该经历过不可计数的对战。那不可能全部都是《等待挑战》。也就是说,这个少女曾经无数次地重复过这一看起来无比痛苦的行为。

经历完就时间来说还不到五秒钟,可是感觉上却有其几倍长的苦斗之后,谣的嘴唇张开了大约两厘米。接下来逐渐收缩,然后横向张开,最后再次微微嘟起。

Bur·st·Lin·k。

尽管完全无声,可是谣确实用她自己的嘴巴说出了这几个音节。与之同时,春雪也以前所未有的笨拙动作念出了同一句话。1.001833500183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