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3章第六卷 净火之神子 3章 3

「喂喂,赶快回到座位上——。长时间班会要开始了哦——」

班主任啪啪地拍着手,让一部分学生不满地叫了起来。

「诶——,铃不是还没响呢么。要严守时间啊——」

「那么,在响起的瞬间没有坐到椅子上的家伙可要增加作业量哦!快响了哦快响了哦——,三、二、一」

随着在听觉中响起的第六节课开始的铃声,学生们慌忙地坐到座位上而发出的咯噔咯噔声传入单手托腮的春雪耳中。

窗外,依旧是蒙蒙的细雨将街道染成的灰色。虽然预报上说出梅是在两周后,但那之后马上就有期末考试等着,所以并不会会有那种迫不及待的心境。

当然,只要熬过考试就是令人期盼已久的暑假,但是现在并没有达成能乐观面对这一悠长快乐时光的修行成果。光是想到眼前这一周席卷而来的课程(特别是体育)和作业(特别是作文)就情不自禁地哀叹起来。

嘛、家庭作业就算磨磨蹭蹭地往后拖拉,还有着只要在交出的前一刻消费1加速点就能全部搞定的神技。在《加速》所获得的三十分钟内,春雪的家庭作业处理能力,就连成绩优秀的拓武都大吃一惊地感叹道「为什么平时就发挥不出这样的集中力呢」。

但是,只有每天从早上到下午严格设定的课程是无法用加速集中处理的。到不如说,在体育课上的痛苦而狼狈地长跑之类的时侯,甚至想到过是不是启动了减速机能。不、实际上真的有可能是这样。Brain.Burst的动作原理为基础来看的话,心跳的加速会让思考的逻辑时钟也得以加速,从而让体感时间延长。也就是说只要锻炼得在奔跑中心脏也不会扑通扑通地跳的话,体育的课程就会感觉上比现在缩短了吧。好,这次就去搜索中国拳法的修行资料,特训练习一下像是查克拉什么的力量吧。(乙烯注:查克拉,火影忍者中的精神能量,类似于气嘛,看轻小说的都该知道的吧--)

出神地望着窗外,让无意义的思考在脑中打转的春雪,班主任的声音完全没能传入耳中。

「现在这个班级也快经过了两个月了。这个时侯差不多是神经开始松弛的时侯了哦。看、这张表就是从四月开始的迟到和遗失物品的」

平常的话,放学前的班会是检讨放学后《对战》计划的重要时间。去哪个战域,尝试怎样的战术,和谁对战,或者是去观战谁的战斗。对于喜欢战略模拟的春雪来说,虽然还不及真正的对战,但也是足够快乐的事情了。当回过神来的时侯班会就已经结束是常有的事,但在今天时间却过得相当漫长。

理由不言自明。

春雪现在已经被逼到没有心情来策划对战计划的状况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甚至是比两个月前《飞行能力》被强夺时有着更大的压力。

也就是——能不能继续作为脑加速者的关键时刻。

昨天的星期天,在《七王会议》结束后,枫子开车将春雪送到了家附近。

尽管对于黑雪姬和枫子的鼓励总算能以笑脸相对,但在环七步道走回家的这段路程,还是只能失落地低头数起铺装地砖。

就这么低着头乘坐电梯来到二十三层。走过寂静无声的走廊,按下眼前表示着自家大门的解锁按钮——

就在这前一瞬间,春雪突然注意到门边缩起身体的小小身影,一下子僵在原地。

画着夸张LOGO的T恤,以及紧身的牛仔短裤。光腿穿着褪色的运动鞋。不过就算是这样随便的穿着,也能一下子明白并不是男孩子。脑袋两侧扎起的如燃烧般的红发,在昏暗的照明下也闪耀出艳丽的光芒。

「仁、仁子?」

春雪呆呆地喊出名字后,娇小的少女慢慢抬起头,嘴角一扬露出一幅无惧、但总觉得有些无力的笑容。

「好慢啊。应该是同时从千代田区出来的吧,竟然让我等了十分钟啊」

「抱、抱歉」

反射性地道歉后,仁子轻轻耸了耸肩。

「嘛、我是让帕德用摩托送我的,早到也是当然的拉」

「这这当然追不上了啊。说、说回来」

猛地眨眼的同时,春雪问道。

「为什么会来这里?」

一瞬间仁子撇开视线,轻哼了一声说道。

「说来话长,是打算在走廊上都听完吗?」

「啊、啊啊,抱歉」

春雪慌忙按下一直显示在视野中的开锁按钮。打开一如往常无人自宅的大门,说了声请进后,仁子呼地长长吐了口气,两手撑膝站了起来。

带着突然的来访者来到客厅,又到厨房准备了两杯橙汁后,春雪再次疑惑起来。

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阴天的年幼少女,果然不管怎么看都是上月由仁子——也就是军团《Prominence》的支配者赤之王《Scarlet.Rain》本人。

但是,为什么。和仁子之见不止是匿名邮箱地址,连电话号码都交换过了,要取得连络的手段要多少有多少。这先不说,但会在有事要找的对方家门口抱着膝盖等待的举动,和仁子的形象可以说是截然相反。将橙汁放到玻璃茶几上,春雪再次偷偷望向那小小的侧脸。

带有淡淡雀斑的脸上,并没有看到平时那闪耀着光辉的活力。反倒是有种不安沮丧的感觉。完全无法想象和会议席上放出苛责话语的赤之王是同一人。春雪的脑中,尖锐的声音回响起来。

——有一个不配讨论心意的威胁这种话题的家伙,混在我们之中。

在想起那如红莲火焰般的声讨声、那强烈的热量的瞬间,就好像读到了春雪内心想法般,眼前的仁子喃喃道。

「抱歉了啊,用了那种说法」

「诶不、不,没什么」

从沙发上直起腰,慌忙摇头。

「虽、虽然一开始很吃惊,不过后来学姐和Raker姐已经告诉我了。仁子在那时侯提到我不、是寄生在我身上的《灾祸之铠》的话题,是为了让问题不被其他的王,特别是黄之王夺走主导权」

快速地这么说完后,仁子愣愣地眨了两三次眼,因为光线的关系赤茶色中带有绿色的大大瞳孔中混入一抹苦笑。

「切,被看穿了吗。真是的,真是帮无趣的家伙呢」

边毒舌着边砰地将身体埋入沙发之中,翘起纤细的双腿,裸足的脚尖摇晃着拖鞋。

一段时间呆呆地看着那个样子后,春雪微微歪起头问道。

「诶、仁子有见过Raker姐的吗?」

「不、直接见面刚才算是第一次吧。不过从帕德哪里可是听到不少呢」

「听、听到是、什么样的?」

随即仁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反问道。

「你、知道那家伙《ICBM》(乙烯注:州际导弹的缩写)绰号的由来吗?」

「诶不是单纯地比喻她的喷射外装像导弹吗?」

「虽然有一部分是,但并不是全部哦。正确来说,是过去的Nega.Nebulus,在大规模领土战时偶尔使用的战法而来的。故意让敌人队伍逼近前线,在分散战力之后,就由Raker单人或是作为支援型背负一名战力使用喷射跳跃突入敌人后方据点。一般来说后方的敌人都只有装甲薄得像纸一样的超远距离型,因此就会造成不亚于战略导弹的巨大杀伤哦」

「原、原来如此」

明明是同伴的故事,但情不自禁地冷汗直流的春雪点头道。仁子缓和表情,就好像回想起自己的故事般继续说道。

「正如你所知道的,帕德有着鬼神般的移动力。在遭到导弹战法攻击的时侯总是第一个冲回后方,所以和Raker激烈交手了多次。真是的啊——,就算在停战中而且还是敌方军团的主力,在听到Raker回到战场一线的消息时竟然会那样高兴呢。知道吗乌鸦,为什么帕德明明是相当早期的脑加速者却至今只有等级6」

再此仁子停下了话语,春雪不禁探出身子。对于这个疑问,在过去也曾多次感到。

「只、只有等级6是因为?」

「——还是不告诉你了。之后问本人吧」

露出一个坏笑,拿起了茶几上的玻璃杯。

似乎是因为口渴了,咕嘟咕嘟豪爽地喝着果汁的少女,从她身上已经感觉不到刚才的无力感了。是错觉么,这么想着的春雪回答道。

「就算问,我绝对认为她也不会告诉我的呢。嘛、那个,这就先不管了那么,仁子是特别跑来对会议的事情道歉的吗?」

「什么嘛,那种嫌麻烦的口气」

感受到越过玻璃杯边缘射来的视线,慌忙摇头。

「不、不,怎么会感到麻烦呢,完全没有!只是觉得从性格上来看有点意外,啊、不、也不是那种意思,那个,应该说由我这边道歉才对,一直是这么想的」

一旦张开了口就停不下来,本来想要以郑重的形式传达的话语却变成了没骨气的声音。

「因因为,在池袋那么辛苦才破坏的《铠》却因为我的大意让它残存了下来,而且那个,之前的拥有者《Cherry.Rook》已经被仁子《断罪》了,而我却还这样依然是脑加速者」

对于完全不得要领的春雪的话语,仁子意外地一脸认真地听着。

但是,终于摇起头,打断了话语。放下玻璃杯,再次交叠起腿将身子深深靠在沙发上,年轻的王静静地开口道。

「不,我并没有对那件事对你有所怨恨哦。我对Cherry进行断罪,并不是因为他是《铠》的持有者。而是他被铠的支配力所吞噬,让大量的脑加速者遭到袭击,不、应该说是啃食。如果说Cherry能以自己的力量制伏并控制铠甲的话,我返回来还会保护他呢哦。不管其他的王说什么呢」

说到这里,仁子的声音不自然地减慢了速度。春雪吃惊地看到了低下头的苍白脸色。

此刻在深绿色的瞳孔中,再次浮现出在走廊上时看到的暗色阴影。这次,春雪终于领悟到那表情是什么了。

是恐惧。并且,对于感到恐惧的自己的愤怒。还有些许的失意。那应该是过去的春雪,对于自己的力量什么也做不到时环膝而抱时露出的表情。

「仁仁子」

在挤出的呼唤声下,少女一瞬抬起了视线,伴随着极度虚弱的笑容再次低下了头。

「我有着保护Cherry的这个选择,也有着能够实行的力量。这半年间,我一直这么深信着。但是呢」

从T恤的袖口中伸出的双臂,突然紧紧抱在一起。就算在六月的酷暑中,却好像感到强烈的寒气袭来一般。

「乌鸦。刚才的会议上,你没有感到吗?」

「什、什么?」

在春雪小心翼翼地反问下,仁子——第二代赤之王、《不动要塞》Scarlet.Rain以干裂的声音呻吟道。

「在那场所的《王》之中混入的真正的怪物。那种情报压力根本不可能的啊。——我呢,真的是想要至少能保护住你的。对你有着救助Cherry恩情还没还。今天的会议,总算是定出了个折衷方案。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想要逼迫处刑的话我」

再次陷入沉没,在沙发上蜷缩起两腿的仁子,春雪一时没能回以任何话语。

无法立即相信,到不如说无法理解。仁子会称呼其他脑加速者为怪物,并显露出畏惧的表情。

对于春雪来说,赤之王Scarlet.Rain是绝对高高在上的存在。在相同条件下对战的话,相信百战也不可能有一胜的。她在全强化外装展开时,如同超弩级战舰般的远距离火力,毫无疑问是加速世界中最高攻击力之一吧。毕竟,主炮的一击就将新宿都厅大楼的一半都轰飞了啊。

不、就算是只有一把手枪的小型假想体单体,仁子也蕴藏着深不可测的强大能力。实际上,在七王会议的议席上,在春雪看来,赤之王有着不逊于其他各王的威压感。

在微微地几次摇头后,春雪终于发出低哑的声音反驳道。

「怎、怎么会。——当然,对于我来说在场的任何人都是不可企及的,不过我不认为有仁子说到那种地步的人哦。毕、毕竟,仁子和那些人不都是等级9吗。《同等级同强度》,这是加速世界的大原则吧?」

随即,赤发少女从膝盖上瞥了一眼春雪,苦笑着慢慢摇了摇头。

「不管什么原则都有例外的拉。听好,所谓等级9,实际上就是Brain.Burst的上限了啊。到了那等级后不管怎么赚取加速点都不会再升级了。成为等级10的唯一道路就是猎杀五个其他等级9的人也就是让五人的点数全损而已。反过来说」

再一次低下头,仁子低声呢喃道。

「达到等级9后,在加速世界耗费了多少时间,积累了多少经验,其他人是无法判明的。在这点上,我认为不会输给其他的王。在现实世界中失去的东西,不至于再度在加速世界被夺走的力量,本以为已经获得了。但是太天真了。他们《开拓者》,早就已经超越了我现在还在紧紧抓住不放的伤痛。他们不是怪物又是什么啊」

「开、开拓?」

春雪只能呆呆地重复着独白中掺杂的意义不明词语。但是仁子对此没有作出任何回答,只是用额头抵着膝盖。

在寂静的客厅中,只有空调微弱的丝丝声。窗外天空的云层逐渐染上浓重的铅色,地面上沿着环七高速流动的EV车列也零星地开始点亮前车灯。

就读全宿制小学的仁子,因该是快到门限的时间了。不过将身子缩成一团的小小身形依然没有要动的样子。连扎在头两侧的辫子也失去以往的精神无力地低垂着。

——我现在,应该要说些什么。春雪如此察觉到,努力地搜索着合适的话语。

如此想来,很难想象那个仁子会只因为要对会议中的发言道歉而特地亲自跑到这里来。难道说,现在在那前发下,是赤之军团的伙伴——甚至是最亲近的帕德姐也不可以看到的表情吧。

「」

虽然完全想不出合适的话语,但还是必须说些什么,春雪大大地吸了口气。

但是在这的前一刻,仁子突然抬起了脸。在那里,是意想不到的闪耀光辉的满脸笑容。张开双唇,传来与之前截然不同高扬音调的声音。

「突然说了奇怪的话抱歉呢,哥哥~」

「呜、不、不、那个」

这下真的只能翻白眼了。就算明白仁子的这个可疑的《天使模式》是通过戏弄自己来掩饰而打的烟雾弹,但从生下来就是一人的春雪被堆满可爱的笑脸唤作哥哥的瞬间,不可避免地陷入惊慌失措之中。

「刚才的请全部忘掉吧!啊、我该回去了哟!谢谢果汁的招待!」

每句的语尾都似乎能看到星星效果的可爱POSE连射中,仁子咚地从沙发中跳起。就这样啪嗒啪嗒地穿过客厅。

此时春雪终于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对着细小的背影出声道。

「等、等下啊仁子。有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话想说?」

随即,娇小的少女在门前骤然停下脚步。在一瞬的踌躇后,突然转过身。再次露出甜美微笑后的话语,却是意料之外的内容。

「那个呢,春雪哥哥~。如果我们的哪一个或者是两人都失去了Brain.Burst的话,一定会全部忘记对方的事情吧」

「诶」

——《关联记忆全部削除》。春雪仅仅是在两个月前知道的,对于Brain.Burst丧失者适用的最终规则。连黑雪姬都是在那时之前只认为是流言情报的事实,仁子是什么时侯知道的呢。

抬起眼窥视着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的春雪,仁子突然张开右手,伸出纤细的小指。

「所以,约定好了哦。在量子通讯终端中的邮件地址中,如果出现了没有印象的名字,一定要在削除数据前发一封邮件哦。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能再一次」

「田。有田!喂——,在听吗——」

自己的名字突然被大声喊到,春雪慌忙将思绪从一天前的记忆中拉回。

拼命吞下胸中不断涌起的痛楚。调正了几次呼吸,总算是切换了思考的齿轮。

「是、是!」

边慌忙应答到,边半反射地站起身子,在脚的冲撞下强化塑料制的课桌和椅子发出吱吱哑哑的声响。这才想起现在并不是在家的客厅,而是在二年级C班的教室中。

畏畏缩缩地移动视线,就看见讲台上班主任菅野一脸不悦,而周围的学生们因为春雪的过度反应四处漏出窃笑之声。

这笑声中并不含有——虽然还不能说是完全没有——一年级时听到的嘲弄声。在这个班级中的春雪,尽管依然属于金字塔的最底层,但已经逐渐确立起《无害的胖小子》这一立场了。当然对于这一定位没有任何不满。甚至说是理想的状态。

所以,像现在这样的因低级错误而受到多余的注目,是必须要全力避免的状况。以此为契机,让潜藏在班级中的不良学生以为可以通过稍微欺负下自己来消解压力这类的可就麻烦了。

因此春雪边露出一幅开小差被抓包相符的笑容,一边想要坐回座位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从周围投射来的某种期待的气氛,让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学生们同时露出一样的表情,就好像等待着春雪现在就要说出什么一样。

——什、什么啊这个气氛。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啊。难道要装傻吗?触动了要通过瞬间才艺演出来赢得笑声这种超高难度的任务吗?

在脑内高速思考着,不禁冷汗直流之时——。

「喔——,有田。站起来的话,也就是说想要当候选人是吧——?」

意外地菅野的声音响起。

——候选人?什么的?

因为这之前班主任的话完全没听进去,根本想不到前后可关联的东西。出乎意料的展开让全身僵硬,视线不禁向教师背后聚焦。但是假想黑板上没有写下任何文字。

——别慌,努力思考。在长时间班会要募集的差事来说的话对了,负责朗读学校下发的通知这类文章。九成九是这个没错了。

瞬间思考到这里的春雪将视线从假想桌面收回。随即注意到在新收件区,不知何时多了一封文本式邮件。

用肉声朗读决不是自己的擅长。不过比起国语和英语课上的要好上不少,而且比起要将自己的思考转化为口述更是远来得方便。在这个状况下,比起回答「不是」后坐下造成冷场,当然老老实实地接受朗读员一职才是更稳便的选择。

基于以上的思考展开而决定行动的春雪,抬起头承受了菅野的视线,以清晰的声音答道「是、是,我做!」。

随即——突然班中「喔喔!」的感叹声沸腾起来,雷鸣般的掌声不绝于耳。

「诶?」

什、什么啊这个反应。不过是做个朗读担当为什么要这样拍手。

再度硬直的春雪视线前,菅野嗯嗯地点头后说到。

「老师我可是一直相信有田是个关键时候能担大任的家伙哦!A班和B班反正肯定是靠抽签来决定的了,我们C班能有通过候选人来决定实在让我高兴!」

总觉得有什么大不妙的预感袭上全身,春雪点击新收到的邮件。

伴随着轻快的效果音打开的文本是——。

【饲育委员会新设通知:二年级各班分别选出一名,共计三名委员】一行无情的文字。

「饲、饲育委员!?」

春雪的呻吟声被埋没在依然持续的拍手声中。

——饲育委员。也就是、负责饲养动物的意思?

以缓慢的速度边思考着所能理解的状况边环视班级,一脸呆然地摇着头的千百合和无奈地苦笑的拓武映入视野。

「我说啊小春,就算你发呆是常有的事」

放学后,社团活动开始前的短暂时间。

继续无力呆坐在课桌前的春雪面前,走近的青梅竹马仓岛千百合边投以直射而来的视线边说道。

「在不明白状况的时候,至少也打开看一下发布的文件吧!为—什么就随便猜想一下就敢向前冲呢—!」

「嘛嘛,小千。小春的妄想暴走特急症又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了」

传来的话语,是站在千百合一旁的黛拓武的辩解。这可不算是在替我说话啊,虽然这么想着不过也无法反驳。身子从椅子上滑落,无力地说道。

「算了吧,唉。做就是了,饲育委员也好什么也好」

「要是被迫被推给了这种事的话我还能帮你说些什么的——。像那样完美地自荐为候选人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啊」

千百合哈地叹了口气,突然改变表情。猫科动物般的瞳孔中浮现出认真的神采,别着大大发卡的脑袋一下子凑了过来。

「不过,实际上你还能有参加委员会活动什么的余裕吗?毕竟,小春要在一周的时间内」

继续说道的是同样俯下身子压低声音的拓武。

「必须要将那个寄生物给《净化》啊,无论如何」

————不错。

本周,也就是从六月十七日周一到二十三日的周日,是给予春雪——Silver.Crow的《执行宽限期限》。

昨天的七王会议上,最终达成了两个决议。

首先,是对于谜之组织.加速研究的攻击事件《继续收集情报》。这个结论虽然连春雪都感到太过温和而愤慨不已,但在组织的全貌都完全不明的现状下想要反击也无从下手,自然没有更好的提案。

然后,是和这温和提案截然相反的严苛决定就是对于Silver.Crow的Chrom.Disaster化的处置。

包括今天在内的七天时间里,要是不能完全解除灾祸之铠Chrom.Disaster的寄生,春雪的人头就会被五王悬挂上高额赏金。而且作为赏金的大量加速点是根据战胜Silver.Crow的回数进行分配。

如果真到了这一地步,Silver.Crow只要踏出杉并区一步瞬间就会遭到包括高等级在内的大量脑加速者的袭击,春雪的点数即刻就会枯竭吧。毕竟,有着《破坏诅咒之铠》这个大义名分在。完全不必对于众人之势围攻一人而感到犹豫。

当然,效仿同样是作为被悬赏者的黑雪姬退守在杉并区内的话,就算广域连接也能够拒绝对战,但这样一来就无法获得点数了。等级的停滞,对于脑加速者来说只不过是另一种温和的死亡方式而已。

归根结底,《王所下达的抹杀指令》,只要获得正当性可以说就如同于死刑宣告。黑雪姬能在两年内都生存下来,当然归功于她完全停用量子接续通信终端广域连接的铁一般的意志,但同时《已经达到等级9的事实》也有着极大的关系。对于春雪来说,后者自不必说,恐怕前者也远所不及。

「一周的时间、吗」

喃喃着,春雪低头看着自己垂在桌上的手。

无意识中,覆盖上了闪耀着明亮光辉的白银装甲的虚像。Silver.Crow,是随时可以变身的理所当然的另一个自己。失去那个型态——不能成为脑加速者,就算这么被告知也丝毫没有实际感觉。

不、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这里是现实世界吧?对于我的现实,已经只存在于那个世界了吧?如果是这样,在失去Brain.Burst之时,我究竟该何去何从?

在想到这里的瞬间,春雪终于感到一阵小小的恶寒袭来,背脊不禁一颤。耳朵深处,清澈的少女声音回响起来。

——约定好了哦。在量子通讯终端中的邮件地址中,如果出现了没有印象的名字,一定要在削除数据前发一封邮件哦。

本因该是演技的天使模式,在说出那句话时的仁子究竟有多少是认真的呢,春雪无从得知。那之后仁子不由分说地勾起右手的小指后,就这样啪嗒啪嗒地跑着回去了。

不可能忘记。就算加速世界的记忆消失了,现实世界中孕育的人与人的羁绊绝对不会忘记。在如此确信的同时,深深的不安也在胸中萌芽。如果自己不知何时失去了现实世界的现实感当将《现实》这一标签除去之时,记忆在不知不觉间变得一片空白的话。

突然涌起的恐惧让双手紧紧攥起,想要深深地将头埋下,就在这前一刻视野中小小的双手突然伸出,将春雪的左拳包住。

「没关系的哦,小春」

随着温柔的声音抬起头,在那里的是千百合一如既往的微笑。

「就是。一定很快就会全部解决的」

并排而立的拓武也坚定地如此说到,伸出竹刀磨出茧的手碰碰地敲打着春雪的右拳。两名青梅竹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似乎确认了什么一般点了下头,再次望向春雪。

「而且呢,小春。我们商量过后已经决定了。就算过了一周小春的悬赏被挂了出来,我和小拓会努力赚取能够以相同速度升级的点数提供给小春的。所以小春,什么都不必担心拉」

春雪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如此说到的千百合。马上从椅子上直起身子,一个劲地猛摇头。

音量虽然已经拼命下压,但春雪还是以半叫喊之势喊到。

「不不行!那样做的话,说不定连你们都会被通缉的!那些家伙正等着要把我们全体一网打尽的借口呢!」

「喂喂小春,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前辈啊。秘密地暗自移动点数的方法,可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啊」

推了下眼睛露出狡捷笑容的拓武很快视线移向右下方,如同是要封住春雪的反驳般突然站起身体。

「哎呀,不快点赶去社团不行了呢。总之本周就将我王提出的《净化计划》作为最优先的奋斗工作吧」

「啊啊,抱歉,小拓」

吞下种种的话语,春雪低下头。

灾祸之铠净化计划。那是在七王会议中在决定Silver.Crow的处置时,黑雪姬愤然地制订的将Chrom.Disaster的因子消灭的任务。虽然似乎是分成了三个阶段,不过整个过程并没有告诉春雪他们。抬起头,一半像是对自己说道。

「虽然详细内容还不清楚总之接下来就只有全力去做了吧」

「嗯,我们也会尽最大努力协助的。那么,稍后见了」

拓武再一次轻轻敲了一下春雪的右肘转过身朝着剑道场小跑而去。目送着拓武离开后,千百合再一次快速地低语道。

「我也要去社团活动了,如果有什么事不要客气尽管说哦。我们是那个伙伴、应该说是战友、也不是那个嗯」

——家人。对吧。

春雪的心声,千百合就好像听到了一般合上了嘴,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就这样扬起右手,啪嗒啪嗒地跑了出去。

留下一人的春雪,将书包搭在肩上,在心中喃喃道。

现实也好虚拟也好,这些都不是本质的问题。我和小拓,我和小千,我和学姐及Raker姐,以及仁子、帕德姐,还有其他众多人相识相知的一切总是存在于《这里》——我的心中。

我想要守护它。不想失去它。作为有田春雪——以及作为Silver.Crow。

瞥了一眼时间,离文件指定的集合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在紧忙奔向通往一楼的升降口时,春雪重新下定决心。

这一周的缓刑时间是对于极力主张即刻断罪的黄之王和紫之王,黑雪姬和仁子拼命争取而来的贵重时间。绝对不能浪费。虽然是大意之下成为候选人而多出的计划外的委员会活动,在其中甚至也有可能会带来什么提示。现在只有不管什么事都拼尽全力去做了。

「好!」

轻轻喊了一声,走到外面,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1.001516100151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