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3第一卷 3 3

哈,春雪睁开双眼。

在从窗户中射入的白色光线下查看时钟,指针正指向清晨六点半。竟然睡了近十二个小时。

全身被汗水浸透,就好像是噩梦的残渣黏黏地粘附在皮肤上。尽管如此,梦中的内容却完全记不起。

朦胧地回忆起昨天黑雪姬最后所说的话。

一整晚都不要摘下神经元连接终端,这一指示难道和梦有什么关系吗。

一边含糊不清地思考着一边冲完淋换上校服的春雪,一个人在厨房吃好燕麦片和橘子汁组成的早餐。将餐具收入清洗机后,作为上学前必须的环节敲响了母亲寝室的房门。

「我出门了」

昏暗的室内发出声音,可以听到床上发出不甚明了的摩擦声。看样子昨天似乎又喝了不少。

母亲操作着手上的端末给春雪的神经元连接终端转入五百元的零钱,在等待了片刻后,突然地发出带着烦躁的声音。

「春雪,连接终端关着啊」

啊,糟了,慌忙摸向脖子。在一种似乎忘记了什么的感觉下,将神经元连接终端链接上广域网,很快伴随着喀啷一声清脆的效果音金钱残量得以增加。

「我出门了」

虽然再次打了招呼,却没有再传来回应。轻轻关上寝室的房门,在玄关穿上运动鞋,春雪走出家门。

乘电梯到一楼,边不断点头与并不熟悉的住民们打招呼边通过入口。

穿过自动门,踏入公寓前庭后只有仅仅的三秒。

啪咿咿咿咿!!突然春雪的脑中响起激烈的声音。

世界转暗。沐浴在朝阳下的城镇在一瞬间沉入暗夜。

什么!?《加速》!?但是——为什么,突然地!?

在倒吸一口气的春雪眼前,显现出熟悉字体燃烧着的英文字母。

【HERECOMESANEWCHALLENGER!!】

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标题。但是,还不等印入记忆,这些文字就燃烧殆尽,在视野的上方出现更为不可思议的景象。

首先在中央是【1800】的数字,然后在左右伸展出青色的横条。其下方继续出现一条稍微细一点的绿色横条。

最后,视野的中央出现炎之文字——【FIGHT!!】

数字变化成1799。

春雪不知所措地看着开始倒计时的四位数。

一千八百秒。三十分。似乎是很熟悉的数字。对了——黑雪姬说过,确实《加速》的极限时间就是那么长吧。

但是这次,春雪连开始加速命令《Burst.link》的「B」都没说出口。世界的颜色也不是一片青色的单调世界。说回来什么挑战者什么战斗的,根本不明所以。

想要稍微确认下状况,拼命地向四周张望,很快便注意到某件事。

虽然十月爽朗的清晨突然消失,但是周围的地形与记忆别无二致还是在自己的家门前。双向二车道的马路,对面并排着便利店与办公楼,转过头可以看到刚走出的高层公寓耸立在黑暗之中。

但是,本来通往新宿方向的道路上被塞满的车辆,以及人行道上上班上学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不仅如此,道路上随处可见巨大的裂缝与凹坑,防护带与路标都已弯曲变形,建筑物的玻璃也都是支离破碎。

稍远处的十字路口处,就好像路障一样堆满了瓦砾,从燃烧着的巨大的汽油桶中窜出烈焰。自己的公寓也可以看到严重的破坏痕迹,水泥柱残破不堪,外壁被开了个巨大的洞,一片狼藉。

马上回到自己的家中确认房间的状况,被这种冲动驱使着,春雪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透过瓦砾向入口看去。

奇异的景象让春雪吃惊地圆睁双眼。建筑物的内部就好像是游戏中由多边形构成的建筑物偶然能看到的背面一样,就只是是一片灰色的平面构成的扩展开来的箱体。不——并不是就好像。根本就是。

这里既是现实也不是现实。春雪现在在《加速》的机能下完全潜入了虚拟网络之中,周围的光景是将公共摄像头所拍摄到的影像处理再构成的3D景象。和昨天在沙龙所看到的青色冻结的世界一样。

虽说如此,春雪从没见过如此精致的假想空间。根本就看不到构成画面的像素。滚落在脚底的哪怕是一颗小石头,都有着极为细致的构造。

说回来,自己的身体究竟会怎么样呢,春雪将视线移向自己的身体。

本以为看到的是熟悉的粉色小猪的假想体,然而——。

「这是什么」

吃惊的声音不禁从口中漏出。

进入眼帘的不管是脚也好、身体也好、双手也好,都如同针一般纤细,被打磨得如同镜面一般的银色身体。就好像是机器人——但是,丝毫没有给人以像游戏和动画中的那种战斗型的印象。

慌忙地将手摸向脸,没有鼻子和嘴巴的感触,取而代之的是如头盔般平滑曲线的硬质质感划过指尖。猛然望向四周,发现与公寓以街道相隔的杂居大楼墙面破裂的玻璃窗户,便伴随着咔咔的脚步声靠近过去。

巨大的玻璃所映射出的身形,果然是全身金属的机器人。全身上下都细长瘦小,只有流线型的脑袋难看地显得特别大。总而言之——就像是个杂兵。

至少在额头上长个角什么的两眼迸发出金色光芒什么的啊。

春雪情不自禁地开始吐槽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假想体设计者,就在此时。

在玻璃映照出自己的背后,穿过道路的另一侧,可以看到蠢动着的复数的人影。

噼咕,缩起金属的身体转过身。不知何时出现的,在破坏的便利店招牌下站着三个人影正盯着自己。因为身处暗处只能看到轮廓,但每个人都比春雪体格要大得多。

人影交头接耳似乎在说着些什么。春雪不禁竖起耳朵。

「恩但是,总觉得是个畏缩的家伙呐」

「在记忆里也没见过这个名字呢——,是新人吗?」

「不过是金属色哦。说不定有看头不是吗?」

那些家伙——不是NPC。(乙烯插花:NPC乃游戏术语NonPlayerCharacter的简称,嘛~就是游戏里那些村民,商人那种非玩家控制的角色)

春雪的直觉告诉自己,那种举止、谈吐,决不可能是程序,而是活生生的人。

但是,这里是《加速》的虚拟网络。也就是说他们也是和自己及黑雪姬一样同样安装有Brain.Burst的人。总之先向三人问下情况吧,春雪这么想着,畏畏缩缩地穿过道路走到中央的白线处。

突然,感到有新的视线投来。停下脚步,环顾四周。

有人。不只是刚才那三人。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在废旧大楼的屋顶,瓦砾的顶端,从各个方位都可以看到奇形怪状的影子们注视着春雪。但是却都没有靠近的意思,不过——对了,就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的气氛。

春雪无可奈何地只能在道路的正中央来回张望。视野上方的倒计时不知何时已经减少到1620.数字左右各伸出的两条横槽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不,虽然到现在都没有注意到,不过左右的横槽下方并排着细小的英文字母。

左侧的文字是《Silver.Crow》。而右侧则是《ash.roller》。

这种画面构成,曾经见过,十分熟悉。

伴随着强烈的既视感,春雪终于想起。

并不是新的事物——比春雪出生还要早三十年以上的过去,席卷二十世纪末日本游戏厅的某种游戏类型。就在最近,还因为看到了什么而发出过如此的感想。那是。

就在呆立在原地努力搜索着记忆的春雪背后,突然爆发出轰鸣之声。

「!?」

想要转身却失去平衡,嗙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春雪眼前,屹立着一个格外巨大的身影。

是摩托车。而且,并不是平常所见的小摩托是被如肠子般的管道包裹着在很久以前就被法律所禁止的内燃机机构,从中爆发出突突突地沉闷的震动声。

车体的前减震杆异常地长,而夹在其中的轮胎也巨大得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灰色的巨大身躯微微地飘散出焦臭的味道。

春雪将视线向上移动,越过巨大的弯曲车把,视线畏畏缩缩地捕捉到一身皮革装束跨坐其上的骑手。

全身被打满铆钉的黑色皮革所包裹,双脚穿着皮靴两腕抱胸,虽然整个脑袋被头盔包裹着,但外形却是骸骨的恐怖模样。

春雪呆然地听着从中传出的如同碾压般的声音。

「久违了的《世纪末》舞台呢,Luuuuu、ckyyyyyy~」

双臂交叉着的一手的食指左右摇晃。

「再加上对手是亮闪闪的新品。Megaluuuuucky——!」

骸骨骑士抬起右足架到把手上,熟练地向下一擦。轰轰轰轰,伴随着一瞬间爆发出的巨大轰鸣,春雪又一次被吹飞。

怎么看都不像是友好的对手。比起这个,刚才所想到的如果正确的话,这里是《对战舞台》——而这个骑士就是——。

「呜呜哇」

春雪不断向后退缩,转身,

「呜哇————」

机器人的双脚发出吭吭的声响,拼命地奔跑。

「噫哈哈哈哈!!逃吧逃吧!!」

背后再次响起引擎的咆哮,如同要将耳朵震裂般的轮胎空转声持续着——就在下一秒,背后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钝痛感,砰的一声,春雪的身体在暗夜之中高高飞起。

同时,视野左上方,《Silver.Crow》一方的青色横条唰地缩短。

啊——果然那,看到这一景象,在空中不断回旋着的春雪如此想到。

也就是说这是《对战游戏》,我是一窍不通的菜鸟,而对手是早已熟谙一切的老玩家。

不可能赢的啊——。

『哈哈哈,一下子就被盯上了吗。没有遵守和我的约定哦,少年』

午休。

与昨天同样地,在沙龙与春雪直结的黑雪姬,前发下可以隐约看到加速治愈贴的头摇摆着只以思念的形式露出精明的笑容。受伤方面,虽然流血的时候看起来很严重,但似乎只是单纯的裂了个口子。绞尽脑汁准备的一堆词语准备用来感激和谢罪的话语,在右手一挥下都被带过。

『不不是那么好笑的事啊。我差点都以为自己会死啊这当然,随便地就把神经元连接终端接到网上的我虽然也有错』

愉快地望着碎碎念念的春雪,端起桌子上的茶杯靠上嘴唇。旁边放置着还没吃过的炼乳烤虾,春雪的面前大碗的猪肉咖喱饭也同样冒着热气。

同桌的学生会成员们都已经开始开动筷子吃了起来。虽然春雪的胃已经不中用地发出了抗议,但是黑雪姬的讲解或者说是说教看样子还不会那么快就结束。

『——不过嘛,这样也省去了我的一番说明了。虽说学费稍微高了些,这样你也已经理解了吧』

『指什么呢』

『《Brain.Burst》程序的真正作用啊。并不是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只不过是——』

春雪决然地点了下头,在思考中说出了黑雪姬停顿一下之后应该会要说出的话语。

『只不过是个对战格斗游戏。而且是现实舞台的遭遇战。真是出乎意料啊』

『呵呵,的确是出乎意料到让人困扰呢』

『使用让思考《加速》这么夸张的技术,还以为会要做什么呢,竟然只是个格斗游戏!不是三十年前就已经过时了的游戏类型吗!』

此时,黑雪姬似乎思考着什么侧了下头,脸上浮现出似乎是讽刺般笑容。

『唔——嗯,这种说法稍微有点不对呢。春雪君,我们脑加速者并不是为了要玩格斗游戏而《加速》的。正相反,是为了了继续《加速》而要不断战斗。是因为不得不这么做啊,这也是这个程序让人厌恶的地方』

『这是什么意思呢?』

『嗯接下来还是实地说明好了呢。稍微《加速》一下吧』

『啊、啊啊』

春雪不得以地放弃对大碗咖喱饭的依恋,按照所说在椅子上端正姿势,喊出加速启动命令。

Burst.link!

啪咿,声音冲击着身体和意识,周围的学生们突然变得纹丝不动。同时各种色彩一起褪去,转换成具有透明感的青色。

虽然眼前的黑雪姬也同样静止着,但很快从清纯的制服姿态中,如幽灵脱体般妖艳的黑色礼服假想体站了起来。春雪也带着粉色小猪的身体从椅子上跳下来,接着为了不看到自己圆滚滚的实体向前走了几步。

『那接下来要做什么?』

『视野的左侧是不是增加了一个新图标?』

顺着话语转动视线,确实原本并列着的启动程序图标中,注意到一个有着B字母标记的新安装图标。抬起左手点击它。

『那就是对战格斗游戏《Brain.Burst》的主画面了。可以浏览自己的状态和战绩,或者是检索周围的脑加速者提出对战。按一下对战搜索键试试』

春雪点头敲击菜单最下方的按钮。立即弹出一个新的窗口,在一瞬的搜索提示后便列出了人名列表。

虽说如此,出现的名字只有两个。一个是今天早上也见到过的,代表春雪自己的《Silver.Crow》以及——另一个。《Black.Lotus》。

这就是黑雪姬作为脑加速者的名字,虽然对此春雪没有任何怀疑,为了确认稍稍抬起脸来。和预想的一样,黑扬羽蝶的假想体轻轻地点头说到。

「现在,我们已经与广域网隔离,只接通了校园局域网的状况下,列表上只有你和我——应该是这样的」

「是Black.Lotus前辈」

好美的名字啊,和您实在是太相称了啊,虽然很想说出这类的话语,但却没有化作一点的声音,春雪只能是噗噗地扭动着猪鼻子。

「好,那么点一下我的名字,提出对战吧」

「诶诶诶!?」

「当然不是真正的对战。只是单纯地让时间过去的平局而已」

轻轻地苦笑着,黑雪姬催促春雪。

在这个即使是在同一区域数万人连接进行大规模战斗游戏都已经不稀奇的时代,现在竟然是一对一吗,边想着边点击列表中的名字,出现的弹出菜单中选择【DUEL】。再次弹出YES/NO对话框中选择——【YES】。

瞬间,世界的样子再次改变。

全体学生一下子从青色静止的沙龙中消失。立柱和桌子变回原来的颜色但却如同风化了一般开始腐朽,玻璃上也附着上厚厚的尘埃。

然后,天空唰地被染成橘红色。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干燥的风,地面各处生长出来的无名草随风飘摇。

早晨刚见过的1800的数字啪地印刻在视野上部。左右伸展出青色的血槽,最后是——【FIGHT】的炎文字。

「嚯《黄昏》舞台吗。选到个稀有的场景呢」

来来回回环顾四周的春雪身旁响起黑雪姬的声音。

「舞台的属性是,燃烧、易损、昏暗,吧」

「啊、啊啊」

一边点头,春雪一边确认自己的身体。不知何时粉色小猪的形象已经变化成了那个瘦小的银色机器人。

说回来黑雪姬到底会有什么变化呢,边这么想着边将视线望过去,然而眼前站立着的是与之前毫无变化的黑色礼服的假想体。

「这就是你的对战假想体啊。《Silver.Crow》,不错的名字呐。颜色也不错。形状也是喜欢的类型,对我来说」

黑雪姬伸出手,在银色光滑的头上来回抚摸。

这清晰的触感让春雪重新意识到这里并不存在《接触禁止》这样的孩子式的伦理保护法则,是真正的假想现实。

「谢、谢谢虽然觉得像是个杂兵。要重新改造外形,是不可能的是吧。这个的设计和命名是谁做的呢?说回来,对战假想体是什么?」

「正如其名,就是对战专用的假想体啊。造型设计既是Brain.Burst中的程序,也是你自己。——你昨晚,做了一个非常长、非常可怕的梦吧?」

「是的」

虽然记不起内容,但是那是十分糟糕的噩梦这一点感觉上清晰地记得。机器人外形的细长而坚硬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来回摩擦起来。

「那是因为程序与你的深层意识连接的缘故。Brain.Burst将所持者的欲望、恐惧以及强迫观念全部粉碎、过滤,以此为基础而形成的对战假想体」

「我的深层意识。恐怖与欲望」

喃喃着,春雪再次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

「这就是这瘦小贫弱滑溜溜的身体,就是我所渴望的吗?虽然的确平常会想着更瘦一些之类的但就算这么说,至少也稍微主角化一些」

「哈哈哈,并不是那么单纯的。程序读取的并不是理想而是劣等感。你的情况下,没有把那个粉色的小猪君直接作为你的对战假想体就应该认为是幸运的了哦。不过说回来,我对那造型也很喜欢呐」

「别别嘲笑我了。我可是很讨厌的啊」

一边想着赶快再编一个校园网用的新黑骑士假想体,春雪发问。

「但是,这么说,前辈学校中的假想体也是Brain.Burst作成的吗?那是前辈劣等感的象征?明明那么漂亮」

「不」

眼眸中流露出一丝阴霾,黑雪姬低下头。

「这是我自己编辑后的东西。我因为一些原因把本来的对战假想体封印了。理由总有一天会和你说的,等时机成熟了」

「封印?」

「很可惜,我的对战假想体很难看的哟。丑陋之极。虽然说那不是封印的理由嘛,我的事先放一边」

耸了耸肩,黑雪姬很快又回到了通常的那种充满神秘感的表情。白皙的手再次开始抚摸春雪戴着头盔的脑袋。

「你今天早上通过广域网遇到其他脑加速者的挑战,进行了初登场的第一战。然后被打得落花流水。是吧?」

「嗯,嘛,就是这样。完败了」

「对战结束后的清算画面有好好地看了吧?」

春雪不情愿地回想起上学时突然出现的《对战舞台》。在那昏暗的废墟中,被骑着粗俗摩托头戴骸骨头盔的骑士又撞又碾地一顿折磨,春雪的体力槽一下子就被消减到零。

伴随着一阵哀伤的效果音,眼前出现了【YOULOSE】的文字,然后——。

「记得显示出了我的名字和等级1,然后出现了个奇怪的数字。BurstPoint,似乎是。从99减到了89」

「很好,记得很清楚那。Burst.Point!就是它,这才是驱使我们不断赶赴残酷战场的根源」

如同呐喊般地如此说到,黑雪姬朝窗边前进了几步,倏然转身。双手握着的伞砰地朝地面一插,碎裂地面的细小破片四散飞溅。

「Burst.Point,亦是,我们可以《加速》的次数。进行一次加速就会减1。安装完成后初期虽然就有100点,不过昨天你在沙龙中加速过一次,所以消耗了一点。然后在刚才,又再次使用了一点」

「啊。那、那要怎么补充呢。难道是要用现金来换吗」

「不是」

黑雪姬明确地作出否定。

「要增加Burst.Point的方法只有一个,在《对战》中获胜。胜利的话,如果是和同等级对手对战的话就能加10点。但是输了的话就要减10点。就像今天早上的你一样」

将视线投向窗外的火红的夕阳,黑雪姬继续喃喃道。

「因为《加速》实在是太过强大的能力。在打架中获胜自然不用说,考试的时候取得满分、某些赌博以及体育项目中要获得大胜也变得易如反掌。最近在夏天的甲子园,创下大会本垒打新纪录的一年级选手就是高等级的脑加速者」

「什」

哑然的春雪感觉到黑雪姬投来略显悲哀的视线。

「因此,曾经尝到过一次禁断蜜汁的我们,只能够永远地《加速》着。为了获得Burst.Point,只能永远地持续着战斗」

「请请等一下」

诶诶——,那个天才强打者竟然是脑加速者。

啊,不是这个——黑雪姬的话有一个地方有些奇怪。

春雪拼命地思考着,然后开口。

「那那个,刚才,您说了对战中胜了加10点输了减10点对吧。那也就是说此外还有为了《加速》消费的点数,那么全体的脑加速者所持有的总点数不是只会一直减少吗。也就是说,对战弱的人必然点数会被减到零。那样的话,会发生什么呢?」

「不愧是你,理解的真快啊。很简单。将失去《Brain.Burst》」

黑雪姬暗色的瞳孔中浮现出如同燃烧般的色泽直直地凝视着春雪。

「程序将自动卸载,再也无法重新安装。就算变更神经元连接终端的机种也没用,因为是靠固有脑波识别的。点数全被夺走的人,将再也没办法进行《加速》」

在冰冷声音的宣告下,更是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因为也有像你这样的新人不断加入,蛋糕也并不是一味地减少呢。不过就算这样,整体倾向来看还是处于微减状态」

「Brain.Burst失去」

明明才不过体味了两三次《加速》的经历,然而光是想象就感到脊背发凉。将无法再加速,并不只是如此。对于春雪来说,这将失去与原本就好像是存在于别一世界的黑雪姬的唯一接点。

再一次领悟到被那骷髅骑士夺走的10点的重量。

「那么这么办呢,春雪君」

伴随着喃喃低语,春雪抬起头。

「怎么办是?」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加速》也好《对战》也好,都不存在的普通世界。欺负你的笨蛋家伙也不会再出现了,这点我可以作为学生会成员向你保证」

「我我」

——这与加速、与Brain.Burst没有关系。只是,不想和你分开而已。当然这话无论如何是说不出口的。取而代之,紧握银色的拳头作出回答。

「我,还必须要有东西还给前辈」

「哦?」

「您给了我Brain.Burst,将我从那个地狱中拉了出来。那并不是为了夺取我初期的100点,这点我能感觉到。这样的话,不管怎么说都太好人吧那么,您一定是有什么事想要让我来做。特地去确认反弹球游戏的最高纪录,关于加速的事情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地传授给我,不惜花费了这么多精力的目的。是这样吧?」

「唔。精确的推论」

春雪透过银色面罩凝视着露出若有若无微笑的美丽假想体。

「我我,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能够与前辈这样交谈的人。样子难看,长得又胖,又是个爱哭鬼,还对仅有的两个朋友又恨又嫉妒,动不动就逃跑,真的是个无药可救的人。糟糕透了」

我究竟在说什么啊,虽然这么想着,但溢出的话语无论如何都收不住。此时或许该庆幸有着一张如同镜面般无表情的假想体吧。

「尽管如此,黑雪姬前辈还是与我搭话,与我直结,虽然明白那是因为我稍微游戏玩得好了点的关系,虽然明白不可能有其他的理由,我、我应该是说不想就这样呢,那个」

我到底想说什么啊,稍微整理下再说啊,啊啊~这种时候才应该加速吗,不,现在已经是加速了啊。

一边陷入毫无道理的慌乱之中,春雪更是无法抑制胸中不断涌出的话语。

「所以所以我,想要回应前辈的期待。您所赐予我的慈悲,我一定会报答。虽然不明白能做什么,只要您今后有什么困扰,我将尽我可能全力以赴。所以我不会卸载Brain.Burst。我会战斗作为脑加速者」

什么啊,不是只要说最后一句就好了吗!究竟我都说了些什么啊。

将话全部吐出的春雪,一下子感到太过羞耻而缩起瘦小的假想体低下头。

不会是会错意了吧你这个自我意识过剩的家伙,反正回答一定会是这样。在抱着如此觉悟的下一瞬间,突然吐露出的话语传入耳中。

「慈悲请不要用这样的词」

啊,不禁抬起的视线所捕捉到的是,在这几天中最富有感情的——因痛苦而扭曲的脸。

「我不过是个愚蠢而无力的中学生。和你站在相同场所,呼吸相同空气的普通人。何况在这个舞台上,你和我是完全对等的脑加速者同伴。作出距离的只是你一方啊。这假想空间区区两米的距离,对你来说有这么远吗?」

无声地将雪白的右手伸出。

远啊。

春雪在心中默默喊道。

对于像我这样的一类人,光是进入像您这样拥有一切的人的视野之中就会感到有多么地恐怖,您是不会明白的。把我看作仆人就行了。只要做一个按照您命令行动的棋子就可以了,只是这样就已经是难以想象的幸运了。要是在这里握住这只手,我又将产生不该有的期待了。而在这之后,一定会吞下两倍于期待的后悔之毒。

千百合和拓武的事也是一样。对于那两人,只要能成为愉快的胖子的朋友就已经是心满意足了。明明只要不怜悯或是同情自己,根本就不会奢求这以上的关系。

从春雪口中吐露出的话语,就如同遍布假想日落世界的枯木般干涩。

「前辈把我从地狱中救了出来。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生全部的幸运了。我不会有更多的奢望,绝对」

「是吗」

随着低语,黑雪姬将手垂下。

凝重的沉默暂时地支配着这个舞台。打破这一沉寂的,是与以往毫无变化的悦耳声音。

「你的意志,我就感谢地收下了。确实我现在遇到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为了解决它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春雪小声地叹出口气点了点头。

「嗯嗯,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全力以赴。要怎么做呢?」

「首先,先学好《对战》的规则吧。先点一下体力槽下方显示的自己的名字。打开《出招表》,能够看到你的对战假想体所设定的所有通常技及必杀技指令」

「必必杀技?」

停下伸出的手,春雪鹦鹉学舌地问道。

「恩。程序在创造对战假想体的同时,根据其属性将既定的能力点分配到各参数之中。有以注重优秀攻击力的类型,有以坚固防御为主的类型,还有专靠必杀技以求一发逆转的一点集中型。然而作为大原则,同等级对战假想体之间的能力点总和是完全等价的。虽然你在初次对战中惨败,那并不是因为对手太强。只不过是因为你不知道战斗的方法罢了」

那个机车男《ash.roller》与春雪一样是等级1。明明是具有压倒性的对手,实际上却只与《Silver.Crow》具有相同的战斗力吗。

这样说来,想必这个瘦小的机器人假想体一定设定了相当可怕的必杀技吧。春雪心跳加速地伸出银色的手指,按下自己的名字。

伴随着效果音,弹出一个半透明窗口。

简单的人形动画演示着身体的动作,其右边标示着技名。

首先第一个,随便地架起右拳并向前打出的动作。通常技《拳》。

然后第二个,抬起右脚向前踢出的动作。通常技《脚》。

然后最后一个,必杀技——两臂交叉然后左右打开,一下将头顶出,其名为《头锥》。

只有这些。其它什么都没有。

「那个」

春雪发呆地喃喃。

「通常技是拳和脚然后,必杀技只是一般的头顶的样子」

「喔?」

听到这么说的黑雪姬,将右手的食指抵在下巴上侧头思考着什么。虽然表情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但春雪无法再正视她,将头低下。光是想象到黑色瞳孔中流露出的失望神色,就让全身一下子发热起来。

在意识还没有考虑之前,嘴巴擅自就动了起来。

「啊,算了。其实早就预想到了。这个假想体,光是看起来就让人感到完全不行。对不起,辜负了您的期待。算了吧,把我扔到一边也没关系。就当是抽了个下下签吧」

「你这个笨蛋!!」

身体猛地一震,春雪抬起头。不知何时已经近在眼前的黑雪姬正柳眉倒竖满眼怒火地低头看着自己。

「对于你的生活方式我不该说些什么,毕竟我们都是中学生。但是关于Brain.Burst,我可是比你要早六年的前辈。我刚才就说过了,不管哪个对战假想体都是拥有着相同的能力点的。已经忘记了吗」

「但但是,您看,实技只有拳脚和头锥啊」

「那么,作为补充一定有什么足够强大的能力存在」

视线微微变得柔和,黑雪姬如同晓谕般继续说到。

「形成这个对战假想体的是你的心。连你自己都不相信要怎么办」

在这世上最不信任的人就是我自己了啊。

一边在心中喃喃着,春雪点头。

「对不起。我相信自己先不管,只要是您说的」

听到这话的黑雪姬脸上微微绽放出笑容——虽说只是苦笑——让春雪瘦小的肩膀松了下来。

「看来在教你战斗方法前你还有必须要学的东西啊。所谓的强是」

在一瞬间。苦笑中隐约带出一丝悲凉的神色。

「所谓的强,绝不只是字面上的作为结果的胜利哦。我理解到这一点花费了实在太长的时间。而当我学到这一点时,已经太迟了」

回响在寂静中话语的真意,春雪没能理解。侧头刚想要提问,黑雪姬却没有给予这个机会突然转身。

「恩,快到时间了吗」

只见一千八百秒的倒计时已经只剩下二十秒了。

「那么,接下来的课程就在实际体验中学习吧」

「啊诶?什么?」

看着一脸茫然的春雪,黑雪姬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无畏笑容。

「当然,是去要回来。将你的10点」

随后,显示出平局的画面《对战》终了,同时《加速》状态解除。

回到现实沙龙后,黑雪姬没有给春雪说话的机会就将直结的连接线拔了。

「那么!快吃午饭吧有田君。要冷了哦」

微微一笑,从桌上拿起汤勺。无奈的春雪也只能将手伸向面前盛有咖喱饭的器皿。虽然体感时间上从买来已经过了三十分以上,但依然还热腾腾地冒着气,让春雪的胃一下子叫了起来。

从周围桌子投射过来的非难的视线与昨日一样集中照射在春雪身上,虽然就想这样端着午餐躲到食堂的角落去吃,但终究是没能胜过空腹。狼吞虎咽地大口吃了还没三口,听到同桌上级生向黑雪姬发问的声音,让春雪一下子噎住。

「姬,差不多也该告诉我们了吧?我们被好奇心煎熬得快要死了啊。这位男士与你的关系我们该如何理解呢」

将视线抬起,发问的对象是昨天也见过的拥有柔软头发的学生会成员。记得是二年级的书记。

「唔」

黑雪姬将勺子搁在色拉烤菜器皿的一边,优雅地端起茶杯,露出稍微思考的样子。周围的学生们一下子安静下来。

「直接来说的话,就是我告白,然后被他拒绝了」

悲鸣与惊愕声充满了整个世界。

衔着汤勺,抱起咖喱饭,春雪飞一般地逃走。

「那那个啊!!」

在下午的两个小时内时时刻刻都沐浴在如针扎视线下的春雪跟在正走出校园的黑雪姬的斜后方压低声音抗议着。

「您在想什么啊!!我又被欺负了啊!又被欺负了啊绝对!!」

「堂堂地宣言了呢」

呵呵地笑着,黑雪姬带着装模作样的表情继续说到。

「不过我说的不都是事实吗。而且,似乎你也并不是感到很讨厌呐」

边说着边操作起自己的假想桌面,可以看到手指点击着什么的动作。通过校园网立即收到的邮件标记在春雪的视野中闪动。点击后眼前展开出一幅巨大的画面。

正将咖喱饭的勺子伸进嘴里,张着嘴一脸呆相的自己的照片。

春雪当即大叫了起来。

「呜喀啊啊!!」

立即将文件塞入回收站。

「什什什、什么时候做的视野画面捕捉啊!动作快也要有个限度啊!!」

「反正,不过是做个纪念」

就在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过程中,甚至能感到具有现实性杀伤力的视线再次从周围向春雪照射过来。更进一步地缩起肩膀,不过到底是是无法完全躲藏到黑雪姬的纤细身体的背后。

「稍微挺起胸当吧。在这个学校里,被我甩了的男生不在少数,但反过来的却只有你一个哦」

「所以说,我究竟什么时候做了这样的事啊!」

「这种说法好过分喔。又受伤了呐那,比起这事」

将这些事一句话放到一边,黑雪姬表情一变小声地说到。

「出了校门后,你的神经元连接终端就将与广域网连连接。包含这里的《杉林第三战区》内所在的脑加速者,谁都可以强制与你进行对战。在被挑战前先进行加速,从对战搜索表中找到《ash.roller》并提出挑战」

「诶战区?能够对战的范围是受限制的吗?」

对于春雪的提问,黑雪姬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是当然。就算要和东京另一侧的家伙对战,在相遇前三十分就已经过了虽然总有一天将会踏入多人无限制接续的集团战用专用区域,那也是等你超过等级4之后的话了。现在只要集中于眼前的战斗」

在稍微锐利的声音下,讲解被强制结束。

「先说在前头,输了的话是不能立即再挑战的哦。同样的对手一天只能挑战一次。我虽然也会去观战,很可惜没办法帮手不要摆出无精打采的脸来,只要按邮件中所写的战斗就不会输的」

「是,是」

吞了吞口水,春雪点头。在第六节课时收到的文本邮件的内容在脑内重复并模拟。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揭幕战了,《Silver.Crow》。GoodLuck」

背后被轻推了下,春雪踏向硝烟弥漫的人行道。1.00199010019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