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世界

11-12章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翱翔苍穹 11-12章第四卷 翱翔苍穹 11-12章 11

“胜率百分百!”

春雪先握紧右手喊了这么一声,才垂头丧气地说下去:

“……就好了,只要没输掉最后一场……”

翌日,四月二十日星期六傍晚,地点跟昨天一样在有田家客厅。

每周这个时间,是对战格斗游戏“BRAINBURST”最精彩的时段,军团间会进行领土战争。本周春雪他们所属的“黑暗星云”军团在阵容上少了军团长BlackLotus,本来以为会陷入苦战,当结果揭晓时,战绩却接近全胜。

理由就是昨天才刚加入军团的“LimeBell”立刻加入战局。

尽管她的“治愈能力”其实是“时间回溯能力”,但还是可以作为等效的HP回复手段。问题在于如果一直重复治疗、中弹、治疗,一旦回溯太多时间,搞不好就会回溯到更早一次中弹而受到损伤的情形,但这点也勉强可以由施术者凭感觉来弥补。

因此春雪等人的战法,就是以SilverCrow与CyanPile其中之一保护LimeBell,另一方则进行不要命的特攻再回到据点治疗。这个战法发挥了作用,眼看就可以写下许久没有人达成的领土战全胜记录,然而……

最后跑来进攻的远攻型三人团队采用了完全不同的战法,那就是完全不接近春雪他们的据点,以集中炮火攻击冲锋的一人。遇到这种战术,剩下两人也不得不慢慢推进,等到三人聚集在一起时,就被对方以必杀技集中炮火一口气歼灭了。

“算了,没办法。以仓促成军的团队来说,能赢这么多场已经很够了。”

看到拓武说完后啜着大杯饮料,春雪噘起嘴说: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只是到头来,又是被敌人抓住我们缺乏远程火力的弱点才打输,实在很不甘心啊。”

“只是这个弱点就算军团长回来,也一样不会改善啊……”

“当然是在不动用心念的前提下啦。”

他们两人同时想起黑雪公主那记劈开梅乡国中校舍的远程攻击,忍不住背脊发抖。

千百合大概是因为昨天在他们面前大哭而觉得不好意思,说要从自己家下潜,没有到春雪家来,所以现在只有他们两个在场。春雪从先前自一楼购物中心买来的汉堡套餐里抓起一根薯条丢进嘴里,咳了一声改变话题:

“总之领土战辛苦了。那……阿拓,我说啊……他后来有跟你接触吗?”

这个问题省略了能美征二这个名字,但拓武仍然微微摇头回答:

“不……都没有,我也觉得很好奇……虽然说是他自己提出决斗这个主意,可是我怎么想都不觉得能美那样的人输了就会立刻死心。”

“我也是。”

气氛突然变得沉重,两人同时陷入沉默。

春雪又拎起一根薯条,咬着一端说道:

“……当时出现那个叫‘BlackVice’的虚拟角色,他有说过一句高深莫测的话对吧?失去BRAINBURST的加速能力者,再也不能干涉加速世界。你想那会是什么意思……?”

“咦……?不就单纯指不能加速,所以无法找人对战了吗?”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可是该怎么说……我总觉得这种事情理所当然……实在不需要在那个时候特地讲出来提醒能美——我说阿拓啊,问这个你可能不太想回答……”

春雪朝坐在身旁的拓武瞥了一眼,问道:

“你的‘上辈’……就是你之前那间学校的剑道社主将,被蓝之王用‘处决攻击’强制反安装了对吧?”

“……嗯,我是这么听说的。”

“之后你有跟他谈过BRAINBURST的事吗?”

拓武听了后皱起清秀的眉毛,露出思索的表情:

“——那个时候我忙着办转校……我有去剑道社跟大家道别,可是当时还有其他社员在,当然也就没有提到BRAINBURST。而且……该怎么说呢,他看起来好像想开了,我也就没有特地旧话重提。”

“想开了,是吗……”

春雪喃喃自语地复诵一遍,觉得自己也听过类似的情形。他很快就想到了答案——红之王仁子的上辈“CherryRook”。他以灾祸之铠ChromeDisaster在加速世界中肆虐,最后被仁子亲手处决,失去了BRAINBURST。

仁子有说过他后来的情形,说他恢复了以前的个性,肯好好跟她说话,还说搬家以后也打算继续跟仁子玩其他网路游戏,跟拓武所说的情形确实有几分类似。

但他怎么想,都不觉得这两个例子可以套用到能美身上。能美被逐出加速世界之前那充满怨恨的喊声,到现在还留在脑海中。春雪本已做好心理准备,认为能美极有可能会做出报复性质的行动——但直到现在,能美都没有来跟春雪、拓武或是千百合接触。

“……看来只有等到星期一,直接去找他谈谈了。”

拓武有气无力地说出这句话,春雪也微微点头:

“说得也是……而且影片的事情总要解决。”

不再是超频连线者之后,能美征二在加速世界中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失去。只要他有这个意思,确实可以为了报复而散播那段偷拍的影片,或是将春雪等人的个人资料交给其他超频连线者。春雪他们只有一张牌可以对抗,那就是能美脑子里的植入式晶片,然而在这点上BlackVice说了一句令人担心的话。

他说一旦失去BRAINBURST,BIC也会自动停止运作,就这么溶解在人体组织中。

BIC的本体是一团由合成蛋白微型机器组成的集合体。只要事先编写这样的指令,要进行分离或溶解确实都办得到,这样一来就再也无法用扫瞄方式检查出晶片的存在。也就是说,能美不会为了这个理由而被退学。

因此站在春雪的立场,实在无法就此不再跟能美接触,非得跟他直接交涉,要他删掉影片不可。只是这个任务确实令人想到就觉得沉重。

拓武喝光了饮料,在厨房倒掉冰块,将用再生材质做成的杯子洗干净,丢进专用的回收袋之后说:

“那我们就星期一学校见了。你去见能美的时候要不要我陪?”

“不、不用了,我一个人去。谢啦,辛苦你了。”

在玄关送走拓武,回客厅收拾好东西后,春雪这才喘了口气。

他看了看虚拟桌面上的时钟,接着望向窗外傍晚的天空。

——不知道学姐是不是还在飞机上?还是已经到机场了?

他脑中模模糊糊地想着这些事,接着用力摇摇头,调整自己的心情。只要等到星期一,就可以在学校见面了。都已经忍了一周,剩下一天半没什么大不了的。

春雪强行按捺迫切的心情,因此当门铃响起时,他毫不怀疑地认为是拓武有东西忘了拿。

“怎么啦?有东西忘……”

“了”这个字卡在喉咙里,甚至让他连呼吸都停住了。但春雪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些,眼睛睁得眼珠几乎都要掉出来。

站在他眼前的,是个右手提着纸袋、左手拉着附电动马达行李箱,还身穿梅乡国中制服的女生。微风吹得她胭脂色的丝带与一头黑色长发飘起,让春雪觉得传来了一阵南国的芬芳。

“……你想定格几秒啊?”

听到这个声音,春雪的脑子才总算重新开机。他先用力地吸了几口气,才挤出沙哑到了极点的声音:

“……学、学、学、学……学姐?为、为、为什么……”

“你这是什么话,亏我直接从羽田机场带纪念品来给你。”

看到学姐——黑雪公主可爱地鼓起脸颊,春雪马上立正站好不敢动,以媲美交警机器人的速度反复挥动右手说道:

“啊,请、请、请进!学姐请进!”

“谢谢,打扰了。”

黑雪公主点点头,走进玄关之后留下鞋子跟行李箱,跟着踏上走廊。她大步从春雪身前走过,进入客厅。

春雪跌跌撞撞地跟去,一脸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环顾自己家里说道:

“……这、这个,我家长辈总是很晚才会回来。”

“我知道,所以我才来的。”

“是、是这样啊?呃,这个……对、对了,我我我去泡茶。”

春雪拼命叫自己冷静,告诉自己要冷静应付状况,接着准备走向厨房;黑雪公主见状便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将手伸进纸袋里。

“那就请你把这个也拿去微波一下吧。”

她拿出来的是一个巨大的褐色球体。春雪以双手接过这个直径恐怕有十五公分的物体,盯着它猛瞧。

透明的包装纸上,以非常有冲绳风格的字形印有一行字,上面写着“炸弹开口笑”。

“……这、这是……开口笑?”

“嗯。你不是说想吃直径三十公分的吗?只是我实在找不到你要的尺寸,就请你将就一下吧。”

“哪、哪里,这个已经够大了,让我吓了一跳。”

“对吧?我找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春雪直盯着笑呵呵的黑雪公主看了好一会儿,才总算觉得没那么紧张。同时双眼也不听使唤地湿了起来,让他赶忙转身躲到厨房去。

他从纸袋里拿出巨大的冲绳风甜甜圈,放进微波炉加热。接着又拿了瓶装乌龙茶跟两个杯子到客厅,再把加热过的开口笑放到盘子上。想了一会儿后,他决定把餐刀也一起带去。

坐到餐桌前的黑雪公主,从盘子上拿起餐刀,以不同凡响的用刀技术将开口笑一分为二。她拿起金黄色剖面还冒着腾腾热气的其中一半递给春雪,说了声:“请用。”

“那……那我开动了。”

春雪接下后咬了一大口。品尝外层酥脆、内馅柔软的两种不同口感,心想做得这么大原来真的有意义。

“好、好吃,真的很好吃。”

“是吗?那太好了。”

这时春雪才总算想到了最根本的疑问,那就是自己为什么会要学姐去买巨大开口笑。

他边动嘴边拼命回想自己的行动,餐桌对面的黑雪公主便在她水仙花般的美貌上露出更深的笑意说道:

“对了,春雪。”

“学、学姐请说。”

“告诉你我现在的心情吧。”

“好……好的。”

“想要夸你做得好的心情占了百分之四十九,想要揍你一顿的心情则占了百分之五十。”

……剩下的百分之一呢?

但春雪当然问不出口,连忙挺直腰杆,却差点被一口比较大的开口笑哽住喉咙。他好不容易咽了下去,这才全力低头道歉:

“非……非常对不起!全都是我的责任。我本来不想给去旅行的学姐添麻烦,结果还是靠学姐帮忙……而且我竟然害得学姐得要从冲绳花整整十五个小时跑来……”

“我说你喔……”

黑雪公主脸上的微笑突然转为严厉,以不高兴到了极点的声音说道:

“我不是在气你让我出手。正好相反,你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找我?只要你三言两语告诉我状况,我一定马上从冲绳飞回来帮忙!”

“那、那怎么可以……这可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毕业旅行啊……”

“反正玩起来也不怎么开心!理由应该不需要我说明吧!”

如果黑雪公主现在是以对战虚拟角色说出这话,肯定光靠剑气就已经把桌子劈成两半。说完她就嘟起了嘴,所幸又立刻呼了口气,稍稍放低声调说:

“……不过这就算了,总之我要你先把事情说清楚。从头到尾一个位元组都不能少!”

之后春雪就一边咬着巨大开口笑,一边说出这段十分漫长的故事。从能美征二出现、第一次跟DuskTaker对战,去无限制空间修练——一直到昨天的决斗为止。

听完他花了将近一小时所做的说明,黑雪公主垂下长长的睫毛,轻轻舒了口气。

几秒钟后,她轻声说了几句话:

“……春雪,你叫来那件强化外装……‘疾风推进器’的时候,我的心脏差点就停了。”

喝着乌龙茶的春雪猛然抬起头,却说不出话来。

将“疾风推进器”送给春雪的加速世界隐士SkyRaker,曾是第一期黑暗星云的主力团员,也是黑雪公主的朋友。

SkyRaker追求飞翔到了着魔的地步,甚至不惜请黑雪公主帮忙砍下她的双脚。黑雪公主答应了她的请求——之后更投身于与其他诸王展开的血腥战斗之中。

如今黑雪公主的脸上只露出十分温和,却又带着点悲切的微笑。

“真没想到……会由她来传授你‘心念系统’啊……”

“……对不起,我没有经过学姐准许就自作主张……”

听到春雪道歉,黑雪公主轻轻摇头说:

“不,我想她应该比我更适合教你。毕竟在精通心念的高等级超频连线者之中,多半就属Raker最相信那个系统的可能性了。而且……要是由我来教,大概无法对你魔鬼到底吧。”

见她嘻嘻一笑,春雪也重重点头说:

“她……她真的够狠,还从旧东京铁塔顶端把我推下来。”

“哈哈哈,真像她的作风啊。”

黑雪公主怀念地笑了一阵后,忽然不再出声。

她的目光落在餐桌上好一会儿,接着轻轻碰响椅子站起,走到靠南边的一扇大窗前,默默望着外头的夜景出神。

春雪看了那披着黑色长发的背影好一会儿后,终于下定决心走到黑雪公主身旁,依样画葫芦地望向窗外。

“……心念系统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

几秒钟后,她轻声开了口:

“因此接触过的人都会迷上,会奋不顾身地想钻研到极致,完全纳为己有。可是啊……我却认为如果那只是程式上的漏洞,管理者不可能置之不理。也因此,我总觉得那种力量多半不是偶然产生的非正规系统……而是从一开始就在BRAINBURST中所设下的圈套。”

“圈、圈套……?”

“没错,用来引诱我们超频连线者,将我们的精神带到不一样的次元……”

这句话对春雪来说完全是个谜,但他仍试图了解,皱起眉头思索。黑雪公主微微转过头来,左手轻轻碰在春雪脸颊上:

“不,别在意,你只要继续勇往直前就好。没错……如果是你,说不定……说不定只有你可以跨越那深邃的黑暗,接近真正的心灵之光……”

黑雪公主温和一笑,转身正对春雪,将右手也放到他脸上。

接着正色说道:

“好,我就告诉你剩下的百分之一是什么吧。”

春雪吓得全身僵硬,心想“该不会比‘揍一拳’还高阶?也就是用踢的?不,也可能是关节技?”

他脑中里正转着这些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念头,黑雪公主双手已经绕上他的脖子,用力将他拥进怀里。

春雪被一阵极具弹性的强大力道固定住,这种来自全方位的压力以及颜面前方的触感,让他的意识三两下就超载,思考的齿轮不断发出哀嚎。

想来已经变得火红的左耳,收到从近得几乎要碰到的嘴唇所发出的声音:

“——我一直想这样抱住你。当千百合寄邮件通知我,说你翅膀被抢走……却还努力想要对抗敌人的时候,我就一直、一直想要这样抱住你。”

黑雪公主以强得不像那苗条身躯所能使出的力道紧抱春雪,以颤抖的声音低语:

“你真的很努力,真亏你能熬过来……对不起,这种时候我却没能在身边陪着你。我……真没资格当你的‘上辈’……”

一滴火热的水珠碰到了春雪左脸颊。

他睁大了眼。视野中摇曳的长发光泽与光线掺在一起,分也分不清。

春雪无意识中也举起双手,圈住她苗条的腰,挤出颤抖的声音说:

“我……我才应该道歉,对不起,让学姐担心了。”

这句话一出口——

“我好担心、真的好担心!要是你就这么消失不见,我该怎么办才好……我好怕,真的好怕!”

黑雪公主半哭喊地说出这句话,双肩频频颤动。

春雪一阵哽咽,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只能在心中拼命念诵“我就在这里”、“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绝对不会消失”。

黑雪公主就这么持续发出细小的呜咽声几十秒,随后深吸一口气,稍稍放松了拥抱说:

“……我得奖赏你才行啊。”

突然听她这么说,春雪只能连连眨眼:

“咦,奖……?”

“你不是成功守住了领土吗?之前我也说过,只要你能死守住杉并,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作为奖赏。”

她在耳边这么轻声细语,春雪的意识立刻又冲进红色警戒区。

然而——

用只有三十公分的线直连,或是想看她的泳装影片,这些“邪念”瞬间就一扫而空。

当下,我们拥抱在一起。

当下,她就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除此之外我还能要求什么呢?

……我要变得更强,有朝一日成为能够保护你不受任何威胁的骑士。所以,在这之前还请你一直陪在我身边,看着我、引领我。

心里一有了这样的愿望,春雪就半自动地开了口:

“……那,请你陪在我身边。”

他任凭这股从内心深处上涌的情绪驱使,以沙哑的声音说:

“请你一直、一直,陪在我身边。这就是……我唯一的要求。”

哪怕你毕业,也要继续当我的学姐、当我的军团长、更要继续当我的“上辈”。

春雪本想在脑子里补上这几句话,然而……

原本轻轻拥着春雪的黑雪公主,身体却猛然僵住。

她忽然放开拥抱,转眼间往后退了将近两公尺之远,还撞到沙发一跤坐倒。刚刚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现在当事人却仿佛连这些都给忘了似的瞪大眼,嘴还一直开开闭闭。

过了一会儿,她的脖子到额头瞬间变得通红,以异常的高音喊道:

“你、你、你……你在说什么鬼话啊!”

“咦?这个,咦……?我、我,只是、这个,也没有……”

春雪愣在那儿搞不清楚状况,就这么过了十秒左右,黑雪公主的脸才由上而下慢慢恢复原本的白皙,叹了一口长——得不得了的气,同时连连摇头。

“……好吧。”

黑雪公主忽然开口。

她站起身来,再次走到春雪身前,右手轻轻放到他头上。

“我答应你。我会陪在你身边,直到永远。”

黑雪公主将春雪的头发搔得一团乱,同时露出最棒的笑容这么说。

(插图)

12

“……有田,揍我一拳!我求你,揍我一拳!”

随着这句已经不知道说了几次的台词,理成三分头的头颅凑向春雪眼前。

说话者是篮球校队的石尾,那个前几天找春雪到屋顶揍了他一拳的学生。

“不、不用,没关系啦,我知道你认错了。”

春雪也说着已经不知道讲了几次的台词,拼命想要摆脱这个场面。

然而他所在的地点是二年C班讲台前,时间是星期一早上的班会时间,他的右侧有四十名学生,明显无路可退。而且导师菅野还站在石尾对面,一脸正经地双手抱胸。所谓进退维谷指的就是这种情形吧?

石尾的脸又往前凑得更近,眉头皱成八字形恳求:

“不,你不揍我,我就不能原谅自己!我明明没有证据,却诬赖你是偷拍未遂犯……甚至还动手揍了你一拳……如果你把事情闹大,我就算遭到校方处分也不奇怪!可是你却什么都没跟老师说。要是你不揍我,我没办法原谅自己!”

……那你不会自己打自己啊?

春雪一边在心中发出这样的哀嚎,一边对千百合跟拓武投以求救的眼神。但他们俩只摆出一脸笑嘻嘻的表情,拿眼前的状况取乐。

——上周女子更衣室的置物柜里发现小型数位相机的“偷拍未遂案”之所以会有这种急转直下的转折,全靠了黑雪公主的手腕。

她以那网路魔女般的技能跟创意所实行的计划,内容简单而且立竿见影。黑雪公主在学校的遗失器材清单上动了手脚,将这台相机的厂牌、型号跟序号记录混进清单中。

春雪当然问:“这样做真的不要紧吗?”但黑雪公主则答得十分干脆。照她的说法是:“只是让原本就跟你无关的相机,变得跟你更没有关系而已。”

既然连序号都一致,那这台相机是校方在两年前遗失的器材这点也就不容怀疑,春雪两年前还不是这间学校的学生,他的嫌疑也就瞬间洗刷干净。当菅野在班会报告完这个情形,石尾立刻站起,将春雪拖到讲台前——演变成现在这个场面。

“来,揍我一拳,求求你!”

春雪看着再次大喊的石尾,在内心大发牢骚。

——你叫我揍你,可是这间教室里也有公共摄影机啊,那不是又会弄出我违反校规的证据吗?还有菅野老师!你怎么不阻止这种情形!为什么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在看好戏!

但看样子石尾已经铁了心,不揍他一拳他是不会接受的。

春雪吞下叹息,小声说道:

“……那、那如果不打脸,改打肚子的话……”

而且从这个角度打向身体,就不会被摄影机拍到。这句话他只在心中自言自语。

石尾似乎非常高兴,满脸笑容地抬头挺胸,准备挨这一拳。

春雪一边慎重地计算摄影机视角,一边握起右拳。

接着他便以生硬的动作出手,圆滚滚的拳头打上练得极为结实的腹肌,硬生生弹了回来。

石尾脸上闪过不满的神色,但随即得意地一笑,说声:“你人真不错。”接着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我才没有手下留情,根本就是用尽全力在打。

尽管内心十分沮丧,但春雪仍然松了口气,打算也回到座位上。

结果背后又传来菅野严肃的声音:

“……有田,真的很对不起。不用怕,老师也让你打一拳!”

——饶了我吧!

春雪发出了不成声的哀嚎。

只是话说回来……

事情并没有就此落幕,还有一件很重大,而且令人心情沉重的任务等着春雪。

那就是跟能美征二交涉。照理说他应该有留下更衣室前的偷拍影片,除非让他删掉这段影片,不然春雪实在没办法放心上学。

才刚到午休时间,春雪就前往一年级教室所在的三楼。

春雪于楼梯附近等了几分钟,就在一群正要前往交谊厅的学生中,看到了眼熟的稍长发型。

能美征二开朗地跟几个同学边谈笑边走着。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春雪也开始手心冒汗、脉搏加快。

——三天前,我跟他展开了一场拼上双方所有恩怨的激战。

——而我毫不留情地夺去他的BRAINBURST,完全剥夺了他执着的加速能力。

就在春雪考虑这些事的当下,能美仍然继续走近。他眨着长睫毛,眼睛捕捉到站在走廊角落的春雪——

接着直接从他前方走过。

“……”

春雪倒抽一口气。他原本料定能美会恶狠狠地瞪人,甚至出口骂人,却没料到对方竟然会装作没看到自己。

不,不是装的。

他的样子像是打从一开始就不认识春雪,仿佛这个人只是同校的几百个学生之一。

春雪无意识中踏上一步,叫住了正要从他眼前走过的能美。

“你是……能美……学弟,对吧?”

“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是怎样?现在状况是怎样?

春雪千辛万苦地吞下脑中的混乱,动着僵硬的嘴说道:

“这个,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能美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转身面对几个朋友,叫他们先去学生餐厅。

然后重新望向春雪——

“什么事?”

“呃……呃……”

春雪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是在演戏。眼前这名小个子的一年级生,就只是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叫住自己的二年级生。那张清秀的脸上找不到除此之外的丝毫情绪。

难道是认错人了?是他的双胞胎兄弟之类的?

春雪想到这里,决定先报上名字再说:

“这个,我、我是有田。二年级的有田春雪……”

能美皱起眉头,似乎是在回想。

“……有田学长……啊、啊啊,对喔,就是跟我一起玩网路游戏的……”

“……是、是这样……没错啦……”

事情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能美征二抬头望向呆呆站在原地的春雪,露出拼命在记忆中翻找的表情——

他说:

“呃……那个游戏……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这瞬间春雪所感受到的恐惧,无疑是他成为超频连线者以来最为深刻的一次。比跟灾祸之铠ChromeDisaster对峙时,也比翅膀被DuskTaker抢走时还要冰冷的战栗感,在背上剧烈地四处流窜。

——他的记忆被控制了!

除此之外,春雪再也想不到其他可能性。

能美征二脑中关于BRAINBURST的记忆,已经被不明手段删除得一干二净。

他已经不记得了。不记得自己曾经是“掠夺者”DuskTaker,不记得自己曾跟春雪等人死斗,甚至不记得加速世界的存在。

不知道能美从春雪脸上读出了什么表情,他伤脑筋地微笑说道:

“啊,学长该不会是来找我一起玩游戏的?可是……对不起,我对网路游戏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学弟脸上露出诚挚的歉意,让春雪只能呆呆地盯着他看。

春雪赶在能美脸上再度露出讶异神情之前,辛苦地将嘴巴挤成像是在笑的形状说:

“这……这样啊,那……就算了。这个……还有,我的影片……”

“咦?影片……?对不起,学长你是指什么影片?”

“……没有。对不起,没什么。”

春雪频频摇头。能美再次微笑,鞠躬说道:

“这样啊?那我先失陪了。”

这位曾经被称为DuskTaker的少年转过矮小的身体,快步下楼,从春雪的视野中消失。

春雪踉跄地退后几步,让满是冷汗的背部靠在走廊的墙上,用力闭上眼睛。

“加速能力者一旦退出,就再也不能干涉加速世界。”

春雪到现在才总算懂得神秘虚拟角色BlackVice这句话的意思。

超频连线者失去BRAINBURST之后,就会失去所有跟加速世界有关的记忆,因此既无法、也无意干涉加速世界。

能美征二也透过逼身为自己“上辈”的亲生哥哥强制反安装软体,得知了这个事实。没错,他在月光场地中被打得粉身碎骨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认知到了这一点。他知道自己的记忆会被消除,知道自己甚至不会记得曾经身为超频连线者的事实。

“这……这……”

春雪站在一年级教室前,脸色苍白地自言自语,其他学生都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放学后。

春雪在交谊厅那张惯用的桌子前,将自己得知的事说给拓武与黑雪公主听。他们周围看不到其他学生的影子。

光是说明这件事,就让春雪无法不觉得恐惧。他担心搞不好BRAINBURST有在监视使用者的所有发言,一旦侦测到“反安装”、“记忆”、“消除”这几个关键字,就会连春雪的记忆也一起删除。

因此春雪让所有人都拿下神经连结装置,很快地说完整件事。

黑雪公主沉默整整三十秒之后,端起红茶杯啜了一口,接着才轻声说道:

“……我想你们之前应该也一直觉得纳闷,为什么七年半以来,加速世界的存在可以保密得这么彻底。”

“……是。”

春雪点点头。

“换做是我失去了BRAINBURST,难保不会自暴自弃,把事情拿到网路或媒体上爆料,带整个加速世界一起陪葬……”

“喂喂,怎么讲起自己来啦?”

黑雪公主微微苦笑,放下杯子后继续说:

“不过你说得也没错,照理说一定会有人这么想……也一定会有人真的付诸实行。但这种事就是没发生。针对这点有过很多推论,例如认为小孩子没有任何证据,媒体不会相信他们空口说白话;认为删除BRAINBURST相关资讯的体系已经深入所有网路架构;另外还有一个谣言……我也曾经听过。”

黑色的眼睛锐利地眯起,说话声音变得更小了:

“……谣传BRAINBURST消失的时候,会带着相关记忆一起陪葬。不过……本来除非亲眼看见,否则我绝不相信……不,应该是不想相信。可是,真没想到……这个谣言竟然就是真相。”

又是一阵沉默。

现在是剑道社的休息时间,身上还穿着剑道服的拓武压低嗓音问道:

“可是军团长,这种事情真的办得到吗?区区一个应用程式,真的有办法删除人类的记忆吗?”

“……我听人说过,在原理上并非不可能。”

黑雪公主看着放在白色餐桌上的三具装置回答:

“量子连线器材严格说来,并不是跟大脑这个生体器官连线。”

“咦……那、那又是跟什么连线……?”

漆黑的双瞳将视线转到皱眉的春雪身上,仔细端详春雪的眼睛。

“其实我也没真的弄懂。脑细胞中有种叫做微型管构造的部分,里头封有光量子,也就是人类意识的本质。这些量子可以透过自旋与向量来储存资料,神经连结装置可以读取或写入这些资料。从这个层级来看,无论感觉资讯还是记忆资讯,都只是一种资料格式。”

“……也就是说,神经连结装置可以读取或改写我们的记忆,就像让我们看到或接触到虚拟世界一样容易……是吗?”

春雪呻吟似的这么一说,黑雪公主就用力摇了摇头:

“这全都是假设。而且就算原理上可行,我也不觉得在市面上流通的神经连结装置会有这样的功能。只是想归想——”

——现实就是能美征二已经失去了记忆。

尽管没有人说出口,但在场的三人肯定都想到了这一点。

一阵沉默过去,黑雪公主斩钉截铁地说了:

“再讨论下去也只不过是白费工夫。想知道答案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升上10级,去问BRAHNBURST的开发者”

“……说得也是。毕竟打从一开始,这就是我们的目标了……”

春雪先点点头,才战战兢兢地问拓武说:

“……那,能美看起来怎么样?”

“已经完全成了个平凡的一年级社员啊,简直就像上身的恶鬼被驱走了似的。只是他之前在表面上也装得很开朗,除了我们以外可能也看不出有什么改变。”

拓武先吸了口气,才以沙哑的声音说:

“小春,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去想……现在的能美跟我们,到底哪一边算是正常,哪一边算是异常……”

“那还用说,我们才是异常。”

黑雪公主立刻给出答案。

她靠在椅背上,翘起穿着黑色长袜的修长双腿,模样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威严。

黑之王依序看着两名部下,在剽悍的笑容中补上一句:

“但这是我们自己选的路,不是吗?”

拓武连眨了几下眼睛,跟着小声笑了笑:

“……一点也不错,军团长。啊,那我差不多该回去了。呃……这件事麻烦你们先不要跟小千……”

“嗯,目前我们就先别跟她说。”

拓武鞠躬后站起身,拿起桌上的蓝色神经连结装置,小跑步远去。

等身着黑色剑道裤的人影从视野中消失,黑雪公主才正视春雪,小声补上一句:

“——即使我失去BRAINBURST,跟加速世界有关的记忆全部被消除……我也不会忘了你,绝对不会。”

春雪觉得心脏仿佛被人一把揪住,拼命挤出话回答:

“我……我也一样,绝对不会忘记学姐。”

“嗯,我相信你。”

黑雪公主微微一笑,用力点点头说:

“那么,这一连串事件算是告一段落了?”

听到这个问题,春雪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摇摇头说:

“不……我还有个约定没有完成。”

“哦?什么约定?”

黑雪公主歪着头这么问。

春雪深深一鞠躬回答:

“——我要拜托学姐,让我见把自己的翅膀借给我的人……让我见SkyRaker小姐一面。”

下午五点。

春雪跟黑雪公主并肩走出梅乡国中的校门。

他们默默走在青梅大道上,途中转往北方,沿着一条小路走向高圆寺车站。

黑雪公主犹豫良久之后送出了纯文字邮件,十分钟后得到的回答,只有两行指定时间地点的文字。

为了前往她指定的地点——新宿车站南门的“南方阳台”,两人搭上了中央线电车。

黑雪公主一直没有说话。她心中到底是如何地天人交战,春雪根本无从推测。

既然拿回了飞行能力,就非得将强化外装“疾风推进器”还给SkyRaker不可。这就是春雪跟她的约定。

但春雪却粗心地忘了先问她现实世界中怎么联络,因此他才会拜托至少会知道一两个对方匿名帐号的黑雪公主。

严格说来,他也可以再去拜托SkyRaker的下辈AshRoller,但春雪还是特意选择请黑雪公主帮忙,而且还千拜托万拜托,硬要想回避的她陪自己来。

春雪不明白自己做的事对不对。

但SkyRaker将强化外装转让给春雪的那天早上,她曾经短暂流露出来的表情,却深深烙印在春雪记忆之中。

因为自己的愚笨而失去了友情。

这位加速世界的隐士对春雪这么说。

她跟黑雪公主间发生过什么事,春雪一无所知,或许他没有权利插嘴或插手管她们的事。

但春雪却觉得,就算真的失去了这段友情,又有什么理由不能重新找回来呢?毕竟她们两人都还记得对方,心中都烙印着许许多多的回忆,烙印着当年并肩作战的时光。

没错——记忆必定仍将她们两人系在一起。

电车慢慢驶进月台,春雪跟黑雪公主挤在许多乘客之中上了电扶梯,就这么从正面大开的南门走出车站。

新宿南方阳台是个有着金字塔型构造的巨大购物商场。他们俩从人山人海的客潮间穿过,上了中央电扶梯。

黑雪公主还是一样没有说话。

春雪心想或许……不,是一定得说些什么才好,但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两人在巨大电扶梯的运送下,穿过热闹的广告看板,来到了金字塔顶端。

顶楼的开放式阳台与地面距离高达一百公尺。这样的高度当然比不上四周的高层建筑,但仍然能够将新宿车站大楼与无数铁轨,以及铁轨上电车来来往往的景色尽收眼底。这个季节的傍晚气温还有点冷,没有东西可以挡风的观景台看不到几个人影。

春雪跟黑雪公主走到最北端栏杆前,并肩看着黄昏景象,等待约定的时刻来临。

下午五点三十分。

春雪听见后方传来“喀、喀”的脚步声。

他深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隔了一会儿,黑雪公主也跟着转身。

她就在红紫色云朵的背景下微笑伫立。

一头轻柔的长发在微风中摇曳,白皙的手臂按住飘起的制服裙摆。

她穿着过膝长袜的脚又往前走上一步——

住在旧东京铁塔的隐士,第一期黑暗星云成员,8级超频连线者“SkyRaker”,先对春雪开了口:

“午安,鸦先生。”

接着将视线转到他身旁的黑雪公主身上,微笑的神色微微一变,又说了一句话:

“……午安,Lotus。”

好几种感情哽在胸口,让春雪只能深深鞠躬,但黑雪公主则露出与SkyRaker十分相似的笑容说道:

“好久不见,Raker。”

“……是啊,真的好久不见了。在现实世界有三年,在加速世界……已经久得根本算不出来了。”

“一点也不错。”

两人同时轻笑了几声,但没有打算靠近彼此。

春雪咬紧嘴唇,踏上几步,再次鞠躬说道:

“这个……Raker小姐,我有东西要还你……是你的翅膀。”

SkyRaker以温和的笑容轻轻点头:

“你已经拿回你的银翼……不,是拿回你的希望了吧?”

“是。全靠你大力帮忙。”

接着春雪从口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XSB传输线,将其中一头插上自己的神经连结装置,再递出另外一头。

SkyRaker接过接头,毫不犹豫地插上自己的神经连结装置。

以直连对战进行的强化外装再转让十分顺利,过程中两人没有讲上一句话。叫出转让要求视窗、接受、叫出平手要求视窗、再次选择接受,就这么登出了超频连线。

当他们回到现实世界时,“疾风推进器”已经回到原本的主人身上。SkyRaker拔起传输线还给春雪,再次微笑说道:

“东西我收到了……那么,我先失陪了。”

接着她望向黑雪公主——微微鞠躬致意。

SkyRaker发出轻微的马达驱动声退开一两步,轻轻动了动嘴唇:

“……鸦先生,你一定能飞到我怎么样都摸不着的高度。我会支持你的……加油。”

她朝春雪轻轻一眨眼,就这么踩着稳健的脚步走远。

但春雪确定他看到了。

小小光珠从眨动的眼睛溢出,在空中划出银色轨迹。

SkyRaker用背在身后的手提着包包,脚步毫不放慢,越走越远。

她的背影在夕阳下逐渐转变为黑色的轮廓。

先前一直不说话的黑雪公主忽然踩着踉跄的脚步走上前。

却又在春雪身前不远处停步,紧握双手,像是在强行忍耐。

——学姐。

————学姐!

春雪在内心深处大喊:

求求你,黑雪公主学姐。她在等你开口,等你伸手啊。所以,快……

快点!

春雪绞尽心念,用无形的手朝眼前的黑雪公主背上推了一把。

这一瞬间。

她又往前跑了几步。

黑雪公主大喊:

“Raker!”

渐行渐远的背影全身一颤,停下了脚步。黑雪公主双肩起伏,深吸一口气又喊了一声:

“……回来啊,枫子!我需要你!”

一听到这句话,SkyRaker深深低下头。

左脚又往前——

她想跨出这一步,却又停了下来。仿佛控制这只义足的CPU想违抗本人的命令,改而遵从自灵魂输出的真正情绪。

她的脚一寸寸地往后拉。

SkyRaker很慢很慢地转过身来。

她动了嘴唇,发出非常微小的声音:

“……小幸。”

接着是一个无声的询问。

——可以吗?

黑雪公主重重点头,又喊了一声:

“……枫子。”

话才刚出口,两名少女就朝彼此跑去。

她们同时抛开了包包。黑雪公主奔跑的速度稍微快了些,形成SkyRaker张开双臂迎接她的画面。

这位叫做枫子的女性,将比自己稍矮一些的黑发少女抱在怀里,一张姣好的脸都哭皱了。

一滴滴大颗的泪珠流过脸颊。

“呜……呜啊啊啊……”

SkyRaker将脸埋在黑雪公主的长发中,将早从她出现在这南方阳台时——

不,应该是将早从她开始在旧东京铁塔隐居以来就一直压抑的感情,全都释放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哭泣的声音中,混着黑雪公主小小的呜咽,一路送进春雪耳里。

这幅实在太美、太可贵的光景,让春雪再也忍不住,将脸转向正上方,以免眼泪滴落。

从蓝转为橙红的辽阔天空正中央,一架飞机从遥远高处拖着一条细细的白云,闪耀出银色的光辉。

(完)1.002481600248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