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1第一卷 1 虚拟黑板的右上方,黄色的手指符号闪动着。

正在上课中发呆的春雪不禁缩起脖子,让两眼的焦点移动。

下一瞬间,遍布视野的深绿色黑板唰地模糊成了半透明,整然并坐着学生们的背影与在前面站立着的教师的身形一下子变得鲜明。

虽然教室、同学、以及教师都是现实存在着的,但透过的黑板与之上密密麻麻的板书却并不是。教师在空中书写的数字与记号通过佩戴在春雪脖子上的《神经元连接终端》直接在脑内形成影象。

上了些年纪的数学老师有点不熟练地一边将手指在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黑板上游走着,一边不断叽里咕噜地进行着解说。他的音量以现实的声音来说是在是无法传达到春雪的耳朵里的,不过经过佩戴在教师脖子上的神经元连接终端的增幅、鲜明化后,清晰地在春雪脑内响起。

将视线拉近回来,比刚才多了几条数学公式的黑板再度实体化。看样子收到的邮件似乎并不是老师发布的家庭作业压缩包。也就是说,在与广域网隔绝的现在,发件人只有是同校的同学。

会不会是哪个女孩子冒着违反校纪的风险而发送的带有好意的消息这类的期待,在进入中学的这半年内终于彻底放弃。真想就这么将这邮件直接拖曳到视野左下角的回收站中,春雪虽然从心底这么渴望,但如果这么做的话不知道后面将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极不情愿地,看准教师转身的空档,右手抬向空中(这不是假想而是实际动作)用手指点击邮件图标。

瞬间,卟哔叭啵露哔!这种毫无品位的音调以及如同色彩洪流般的色块充斥着春雪的听觉和视觉。接着,取代文字的声音消息文本响起。

【下达给肥猪君今天指令的命令!(背景声音中可以听到好几人的啊哈哈哈的笑声)炒面面包两个、奶油菠萝面包一个、以及草莓优酪三杯,从午休开始五分钟以内送到屋顶来!迟到的话肉包之刑!逃走的话叉烧之刑哦!(再度爆笑)】

——左颊所感受到那粘着在脸上的视线方向,春雪竭尽自己所有的意志力将脖子固定在原位保持不动。如果看的话一定会遭到荒谷和他手下A、B嘲笑的屈辱。

在上课中录制这样的邮件并配以听觉视觉特效当然是不可能的,恐怕是事前做好的吧。真是帮游手好闲的家伙,说回来什么叫【指令的命令】啊,意思重复了啊白—痴白—痴!!

虽说在脑内咒骂不断,当然却不敢发出一点抗议之声,春雪甚至连回信都不敢。如果说荒谷是不论时代发展到何种程度都不会灭绝的小强级的笨蛋的话,而就这么一直被他所欺负的自己就更是不可救药的愚人了。

实际上,只要稍微有那么一点行动力的话,可以向学校提供包括这邮件在内的数十件《证物》,让那些家伙受到处罚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是,春雪无论如何都会想到之后自己的下场。

就算是神经元连接终端已经普及到人手一台、生活有一半是通过虚拟网络进行的,但所谓人类毕竟是受到《活生生的肉体》这一低等级限定枷锁束缚而存在的。每天每天都会感到饥饿也都必须要上厕所,以及——被打了会痛,而痛得哭出来更是悲惨到死的事了。

链接能力决定了升学与前途,这类说法不过是大型网络公司所运用的印象战略罢了。决定人的价值的到最后还是外表、力气这些原始能力参数。这是从小学五年级体重就超过六十公斤,五十米从没能在十秒内跑完的春雪在十三岁时所得出的结论。

早上从母亲的神经元连接终端转来的五百元午餐费为了支付荒谷他们索要的面包及饮料已经所剩无几。虽然还有剩下将零钱积攒下来的七千元左右,但要是用掉的话就买不起本月发售的网络游戏了。

春雪巨大身体的燃料消耗异常严重,少吃一顿就能因空腹而头晕目眩,不过只有今天必须忍耐。而且,至少在能够《完全潜入》的午休时间还有忍受的办法。

尽量缩起圆滚滚的身体,春雪的目的地是只排列着专用教室的第二校舍。因为现在从理科的实验到家庭科的烹饪实习都能通过假想课程进行,所以这栋大楼逐渐不为所用,人烟稀少。特别是在午休期间基本就看不到学生的影子。

布满灰尘走廊一隅的男厕所是春雪的秘密基地。步履蹒跚地逃避进去之前,脚步随着叹息之声停了下来,春雪看了一眼盥洗台前的玻璃镜。

在昏暗的玻璃另一头,俨然是一个在电视剧中标准到让人想要吐槽的《专门被欺负的小胖子形象》。

充满个性的头发这里一簇那里一簇地散乱着,两颊的曲线不见任何锐度。随着肉感十足的脖子的转动,制服的领带与银色的神经元连接终端整个被埋入的样子就好像绞刑一般。

想了各种办法来改变这种外形,甚至有过采用绝食这种蛮干做法的激进时期。但结果却是在午休中因贫血而昏倒,然后制造了将数名女生的便当席卷一空的恐怖传说。

从这以后,春雪决定将现实的自己舍弃——至少在学生时期。

零点一秒后便将视线从镜子中移开,进入到厕所最深处的一个单间。确实地将门锁上,也不揭起盖子就这么坐了下去。身下的塑料盖发出嘎吱嘎吱的抗议声也已习惯。将背靠在水槽上,放松全身闭起眼睛。

所吟唱的是将灵魂从沉重痛苦的肉体中解放的魔法咒文——

「直接.接续」

获取到声音命令的神经元连接终端将量子接续的等级从视觉听觉提升到了全感觉模式,春雪身体的沉重感与让胃绞痛般的空腹感在瞬间消失。

坐便器的硬质感,制服的紧绷感也都消失了。远处校园中回响着学生们的欢笑声、充满厕所中清洗剂的味道、以及眼前单调的门板,全部都溶解在黑暗之中。

《完全潜入》。

连重力感觉都被切断,春雪直向黑暗之中落下。

但是很快地,柔和的浮游感与虹色的光芒包裹全身。完全潜入时所使用的《假想体》从两手两脚的前端生成。

黑色蹄状的手脚。丰满而具有弹性的四肢,如同圆球一般的身体是鲜艳的粉红色。虽然自己没法看到,不过应该是扁平的鼻子从脸的中央突出、大耳朵垂在两旁吧。总结起来也就是说,粉红色的猪。

滑稽的网络假想体‘咚’地降落到的所在地正是文部科学省所推荐设计的童话风格的森林之中。

各处生长着巨大的蘑菇,格外眩目的阳光照耀下的草地中央是如水晶般喷涌而出的泉水。外围是被一圈内部空洞的高大树木所环抱,其内部是作为欢聚谈笑以及消遣娱乐所用,被分割成几层以楼梯相连。

在森林间穿行的三三五五一群谈笑着的也基本都不是人类。有一半是以二足直立行走的可爱动物,也可以看到长这翅膀的(虽说如此却不能飞)妖精、白铁皮的机器人、还有一身长袍的魔法使。全部都是通过局域网上网中的梅乡中学的学生和老师的网络假想体。

学生的假想体大多数都是从已经提供的素体中自由选择后加以个性化修饰而成的。如果有毅力的话,使用编辑器一点点地创造出完全原创的造型也是可能的。虽说到底还是中学生的技术及审美,但是在四月时春雪所展示出自己原创的黑骑士造型时还是受到了相当的注目。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的光华。春雪混杂着叹息声,低头看着现在自己的造型。黑骑士造型立即就被荒谷夺走,并且强迫春雪使用这个初期设定形象。

当然,从独特性上来说这粉红猪的形象也不遑多让。因为根本没有人会选择如此自虐的形象。与现实中同样地拼命缩起圆滚滚的身体,春雪朝着一棵数小跑而去。

突然注意到在中央的泉水边簇拥着一大群人。边奔跑边将视线投像那里的春雪不禁放缓了脚步。在学生人群的中央可以看到平常根本无法所见的稀有假想体。

并不是初期设定中所有的造型。镶嵌着透明宝石的漆黑长裙礼服。手中执着收起来的黑色阳伞。背后是延展出虹色线形的黑扬羽蝶的翅膀。

在长直秀发的映衬下,如雪般透白的容颜,完美到实在难以相信这是个人作品。是春雪如何也无法企及的专业级的设计能力。

将奢华的身体靠在随处生长的巨大蘑菇上,以忧郁的表情听取着周围假想体们话语的她是担任学生会副会长的二年级女生,这是春雪所知的。令人惊异的是其美貌竟是几乎完美地再现于其现实中的容貌,因此被奉以名为——

《Snow.Black》。《黑雪姬》。

那样的存在与自己竟然同为梅乡中学学生,尽管只有仅仅这么一个共通点也已让春雪感到难以置信。只是单单地将假想视线投过去,就感到在自我意识的苛责下自身的卑微感不断加剧,不情愿地将头转回正面。

全力奔跑的目的地是设置有休闲娱乐房间的一棵大树。虽然简单来说就是游戏角,不过当然绝对不会有像店里发售的RPG或战略游戏之类。全部都是问答及猜谜这类益智系,或者健全的体育游戏,不过就算如此仍有大量的学生们聚集在各专区中欢声一片。

他们也都是在在教室的自己课桌上或学校食堂中处于完全潜入状态。此时,原本的身体是处于完全无防备的状态,不过戏弄正在潜入上网的人很明显是极失礼的行为,对此感到担心的人除了春雪根本没有。在教室通过局域网潜入,回来后发现自己制服的裤子被脱了下来是离入学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所发生的事。

将现实的肉体隐藏在厕所,甚至在假想空间也尽可能避开人们的视线,一口气跑上环绕在树干上的阶梯。设置的游戏是越往上受欢迎程度越小。

棒球、篮球、高尔夫、网球逐一通过,乒乓球的楼层也无视最后到达的是,

《Virtual.Squash.Game》专区。

没有一个学生。没有人气的理由十分明显。所谓Squash虽然与网球类似,但是将球用拍子打出前方上下左右都是被坚硬的墙壁所包围的空间,将弹跳的球不断一个人默默地拍回去,说到底就是个孤独的运动。

本来春雪所喜欢的游戏类型是抱着冲锋枪在战场上奔走的主视角射击游戏(FPS),而且是有着比本源(美国)的高手们略胜一筹的战斗实力。当然在日本也是有着相当人气的类型,不过一来这种类型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学校网络之中,另外——在小学时,仅凭一把小手枪将几乎班里所有男生全部射杀,在第二天被欺负得惨不忍睹的痛苦回忆依然鲜明。此后,春雪发誓不论什么类型再也不和学校的家伙们玩同一种游戏。

走近空荡荡的专区右端,单手触摸操作屏。春雪输入自己的学生ID,读出自己的存档中的等级与最高记录。

春雪在一学期的中段以来,中午就一直靠这游戏来打法时间。结果,就使得记录达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数值。虽然连自己都玩到厌烦,但却没有其他可去的地方。在显示器上方浮现出的球拍,以黑色前蹄的粉红色右手确实地握住。

随着GAMESTART的文字,不知从那里出现的球掉了下来。将今天一天的郁闷心情注入球中,奋力挥出球拍。

啪,残留下瞬间的闪光,球如同镭射般飞出,撞上地面与墙壁后反弹回来。捕捉几乎是视觉无法追踪的反射轨迹,听从脑内自动地引导的出最合适解答,向左移动一步反手挥拍。

对于现实中的春雪来说当然不可能有如此敏捷的行动。但是这里是可以解放任何生理枷锁的电子世界。认知球的动向、让身体行动都不过是大脑与神经元连接终端来来往往的量子信号而已。

球在转瞬间失去实体,球场上只看到一闪而过的朦胧轨迹。啪咚、啪咚的声音在一秒内连续不断地回响,如同机关枪一般。尽管如此,春雪靠着小猪的身体在空间中纵横无尽地跳跃,将球拍全方位地发出怒吼。

混帐——要什么现实啊。

虽然挑战着极限的游戏速度却还心不在焉地在脑内回荡着抱怨的吼叫声。

为什么还需要真正的教室和学校这些无聊的东西。人已经可以仅通过假想世界生存了,而且实际这么做的大人也已经是多得数不清了。在过去,甚至进行过将人的意识完全转化为量子数据,想要构筑起真正异世界的实验。

虽然这样,但还是以学习团体生活,培养情操这样愚蠢的理由将孩子们赶到一起,禁锢在现实的围栏之中。对荒谷他们来说应该不错吧,能够适当消减压力,还能节省零用。但是,我——接下来,该这么办呢。

叮咚,的一声响起,视野角落的游戏等级又提升了一段。

球速瞬间增加。反射角度也变得不规则,朝预想外的方向划出一道弧线袭来。

春雪的反应渐渐开始跟不上。

畜生,更——更快一点。

假想世界也好,甚至现实世界也好,能够突破所有的阻隔,到达没有任何人的场所的——迅速!

唰,拍子挥空。光线化的球掠过春雪的脸颊,向后飞去,消失。伴随着听起来既失落又搞笑的效果音,GAMEOVER的文字落下,在球场上咚咚地弹跳。

没有看一眼闪动着的最高纪录条,春雪垂着头走向控制面板想要再次开始。

就在这时,突然的声音让春雪神圣的秘密基地震动。

「啊——!!竟然藏在这种地方呢!!」

耳朵,或者说是让大脑嗡地麻痹的高亢的叫喊声。因吃惊而伸直腰背的春雪回头看到的是同样动物形态假想体的学生。

虽然这样说,但丝毫没有如春雪的猪造型那样的滑稽相。柔软而苗条的身形,微微泛紫的银色皮毛包裹着的猫。一边的耳朵与尾巴末梢扎着深蓝色的蝴蝶结。虽然不是用多边形从头开始改造的假想体,但可以看出各处都做过相当的调整。

闪耀着金色虹彩的瞳孔散发出怒气,生长着小小尖牙的口大大地张开又一次喊道。

「小春最近在午休的时候总是不在,害我找得好苦!玩游戏也没关系,能不能不要玩这种非主流的,下去和大家一起玩不是很好吗!」

「那是我的事吧,别管我了」

勉强只回了这么一句,春雪打算再次回到球场。但是银色的猫无意间转了下脖子瞥了眼GAMEOVER的显示,发出更为尖锐叫声。

「什么啊这是等级152,纪录263万!?你真是」

——太厉害了啊!

心中稍微期待着这样赞美之声的春雪的期待轻易地就被击碎了。

「笨蛋啊!?连饭也不吃在搞什么啊!现在马上给我下来!!」

「才不要,午休不还有三十分钟吗。到是你才该离开吧」

「啊——竟、竟然是这种态度,看来是逼我动手了呢」

「做得到的话就做做看吧」

嘀咕着,春雪再次握起球拍。学校局域网中的假想体并没有《接触判定》。以防止不健康的行为为理由,学生是无法接触到其他学生的假想体的。当然,采取强硬手段让自己断网另当别论。

猫型假想体「噫」地吐出细长的舌头然后喊到。

「链接.解除!」

身形在下个瞬间突然消失,只留下光的漩涡与银铃般的声音。

终于吵闹的家伙消失了,将些微的寂寞用鼻中的叹息吹散,就在此时。

嗡!沉重的冲击从脑内传来,周围的光景全部都消散不见。如同被黑暗彼方的点状光亮吸入一般,现实中的景象出现在眼前。

感受着自己沉甸甸的自重,春雪拼命地眨眼,将眼睛的焦点重新调整。

原来的,男厕所的隔间。但是,取代本来应该在眼前的蓝灰色门板,春雪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景象。

「你什!?」

就在眼前气势汹汹站立着一名女生。校服领结的绿色表明了她同样是一年级的学生。

看起来重量似乎只有春雪1/3的瘦小身材。一头短发,前发端向友梳起以青色的别针固定。有点像猫似的,娇小的身形却有着不相称的大眼睛,此时正充满怒气地盯着春雪。

左手拿着一个小盒子。而右手直直地伸到春雪的头上,小拳头紧握着。看到这一幕,春雪终于明白自己的完全潜入为什么会被突然切断了。女生用那拳头直击自己的脑袋,受到冲击的神经元连接终端启动了安全机构自动断开了链接。

通常,安全等级被设定在只要摇晃肩膀或大声呼喊就能发动,而神经质的女生甚至会设定成只要周围一米内有人接近就会下线。春雪之所以直到头顶遭到对方直击还没有注意到闯入者是因为在这个厕所隔间隐蔽场所,把安全等级调到了最低。

「你你啊!!」

惊讶不已的春雪面对着在这学校唯一能够与对方轻松对话的少女喊了起来。

「你搞什么啊!这里是男厕所啊!明明还上了锁你笨蛋啊!!」

「笨蛋的是你」

春雪的青梅竹马,就这么穿着短裙跨越了男厕所这道难以逾越断层的强者,仓岛千百合,绷着脸骂回去后将右手缩了回来,反手将门打开。

以轻快的动作唰地跳出隔间。在阳光下闪耀的栗色头发不禁让春雪眯起眼睛,千百合终于露出淡淡的微笑催促起来。

「哎,赶快出来啊」

「知道了拉」

将叹息声咽回肚中,春雪在马桶盖的嘎吱声伴奏下站起身体。在随着千百合走向出口的同时,终于问起了另一个疑问。

「为什么知道在这里」

没有得到立即的回答。将头探出男厕所确认状况后,千百合迅速地闪到走廊上,简短回答。

「我也在屋顶。所以跟来了」

也就是说——。

「看到了吗」

踏上走廊一步的脚停了下来,春雪低声喃喃。

千百合好像是在搜索着话语般低下头将背靠在墙上,终于点了下头。

「我不会再说那些家伙的事了。如果小春决定就这样的话也没办法了呢。但是,午饭还是要吃的。这样对身体不好哦」

带着让人感到有点勉强的笑容,千百合将左手的盒子拿到春雪面前。

「我,做了便当。虽然不能保证味道」

——悲惨,春雪头脑中浮现出的只有这两个字。

想要搜寻千百合话语与行动中除了哀怜以外感情的自己的心是多么地可悲。

原因就是,千百合已经有男朋友了。不管从哪个方面都是与春雪截然相反的,另一个儿时玩伴。

嘴巴擅自动了起来,春雪听到微妙地缺乏抑扬的声音从自己口中传出。

「是做给小武多出来的吧」

千百合的表情瞬间笼上一层阴霾。无法正视她愁眉下的双眼,春雪将目光转向走廊。

「不是的哦,小武的学校有提供午餐的。这个只有三明治、土豆沙拉和火腿奶酪哦。都是小春喜欢的吧」

看着视野中的白色盒子,春雪想要伸出右手硬推回去。

但是,现实世界的缓慢肉体与春雪意志相违背,以剧烈的动作将盒子从千百合的手中拍落。摔到地上的瞬间让盖子弹开,水蓝色的餐纸中包裹着的三角形三明治都翻了出来失去形状。

「啊」

虽然反射性地想要道歉,但头脑一阵发热,想要说的话一句都无法从口中吐出。连头都无法抬起,低着头向后退去,随着一声叫喊猛然转身。

「我我才不要!!」

真想立即从这个场所下线,春雪痛彻的想法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至少想要拼命地逃走,但现实中的肉体却偏偏如此沉重,无法逃离背后传来的轻微抽泣声。

在最糟的气氛下度过了下午的讲课和班会,春雪像逃跑似的奔出了教室。

隔开两间的千百合的教室,或者校门口,或者回家的路上等候着它然后道歉,将这一不断在脑中回响着的声音拼命地挤到意识之外,朝着另一个作为秘密基地的图书馆奔去。

本来的话,像图书馆这种地方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但是,在大人之中也有人认为在学校必须有符合学校风格的纸制书本给学生提供教育的必要,所以才有现在这些平白浪费了空间和资源的全新书籍排列在书架之上。

当然,多亏拜其所赐才能确保出这一块贵重的私人空间,所以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抱着两三本精装书作为掩护,占据靠墙阅览区的春雪将身体埋入狭窄的座椅,以连接终端所能认知的最低声音发出完全潜入的命令。

因为离课程结束还没过几分钟,学校网络中冷冷清清。趁这个时候高速穿过草地爬上树干,躲进老地方。

Virtual.Squash区当然处于无人状态。实际上,并不想玩如此单纯的击球游戏,更想投身于枪林弹雨的血站之中借以一时忘却胸中的苦闷,但是无法进行广域链接且游戏启动都遭到限制的学校中也是无可奈何。

虽然肚子的饥饿早已超过忍受界限,但依然没有想要马上回家的想法。要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千百合的话,根本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说什么话来面对她。不,其实只要道歉就型了,但根本就没有自信让自己的嘴巴能遵从自己的想法。

——那时候,也是这样。

过去,曾经也同样有过让千百合哭泣的时候,回想起当时情景的春雪不禁闭起双眼。将右手放在操作显示屏上,登录。

伸手抓住球拍,转过身体正对场地。

睁开眼,对准落下的球,将一切的烦恼都化作这一击——。

春雪在一瞬间冻结。

场地中央显示的单色立体文字正显示出与记忆不同的数字。

「等级166!?」

春雪在数小时前更新的等级纪录被提升了10以上。

究竟怎么回事,学生ID的记录应该是有管理的啊,在一瞬的思考后,马上明白了。那时候,因为千百合的锤击让春雪强制下线,但游戏却这么保持开启着。所以,有人继续了游戏,并将纪录刷新。但是。

除了自己以外谁又能够获得这么夸张的成绩!?

春雪努力地维持着即将崩溃的自信,毕竟这是在完全潜入环境下的的VR游戏技能。当然,除了靠头脑好坏来左右胜负的问答及棋盘类游戏,靠反射速度的射击、动作以及竞速游戏的话,春雪有自信在学校中无人能及。

当然没有以此炫耀过。自己就算变得受人注目也不会有好事发生,这一点在小学的时候就早已深深感受到了。对于这点向来认为没必要再多做确认,但是——这、Squash.Game的可怕分数是

此时。

声音从背后传来。不是千百合。虽然同是女性,却更为低沉,如丝绸般柔滑的声音。

「打出那个离谱成绩的是你啊」

在提心吊胆地转过身的春雪面前所站立的是。

漆黑中镶上银色的长裙礼服。如杖,或者说是剑一般杵在地上的伞。纯白的肌肤与漆黑的瞳眸

——《黑雪姬》。

虽然只是个假想体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电子构成不真实感,微微透露出一种凄绝之美,学校中最有名的人无声地向前走来。

全身上下唯一有色彩的红唇浮现出似有若无的微笑,黑雪姬继续说到。

「想要更向前《加速》吗,少年」

如果有这想法的话,明天午休的时候到休息沙龙来。

只留下这句话,黑雪姬就转瞬下线了。

假想体恐怕在春雪的视野中还存在不到十秒吧。难道是局域网服务器的BUG在一瞬间甚至认为是看到了幻觉,实在是太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但是,球场上方依然浮现着的恐怖纪录却是不争的事实。

甚至已经完全丧失挑战新纪录的意志,断开连接的春雪就这么一直呆呆地坐在图书室的阅览区之中。耳朵深处,就只有三句台词无限地连续回响。黑雪姬的语气就女中学生来说是比较异质,然而融入她那压倒性的存在感却没有任何不协调,到不如说从中可以一窥其不论男生女生中都有着绝高人气的理由。

终于踩着软弱无力的步子走出学校,回家的这段路几乎像是自动操纵着走完的。要是没有神经元连接终端视听觉模式所显示的交通预测导航,恐怕已经被车辆碾过两三回了。

回到高元寺高层公寓内无人的家中,春雪直接把冷冻披萨加热,就着碳酸饮料填进肚子里。双亲在很久以前就离婚了,现在和母亲一起生活。虽说如此,因为基本不到午夜零点不会回来,所以见面的时间只有上学前拿午餐费的一瞬。

将空腹用垃圾食品填饱后,就把自己关进房间。按以往的话,首先浏览一遍网络,然后的数小时投身于欧洲那边的战场,用空余的一点时间对付完作业后睡觉,不过唯有今天没有任何事想做。

不知是不是发生了太多的事,大脑像肿了起来般沉重,春雪换好衣服摘下神经元连接终端就倒在床上。

困,但是,却决不能说是安稳。荒谷他们的嘲笑、千百合的泪水、以及黑雪姬谜一般的话语反复出现在梦中,让春雪辗转反侧。

想要更向前——《加速》吗。

梦中,黑雪姬并不是假想体而是学生会副会长的模样。明明只有看过在学校的司令台上时一副超然且毫无表情的她,却不知为什么在梦中如同小恶魔般诱惑的微笑从嘴角浮现,在春雪的耳畔低语。到这边来吧。1.001346500134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