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红之暴风姬 第4章第二卷 红之暴风姬 第4章 转载:轻小说文库

第二章

明媚的一月二十三日周四,午后十二时零五分。

春雪无力地眨着因为睡眠不足而惺忪的眼,顺着梅乡中学一楼走廊向学生食堂走去。

昨天晚上最后,春雪睡在自己的房间,然后表妹朋子——当然是《赤之王》假冒的——睡在客厅的沙发,虽说如此但当然没有足够的胆量

还能呼呼地熟睡。

究竟赤之王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一开始要伪装成爱撒娇的妹妹甚至还烤甜饼给自己,以及要会见黑雪姬也就是黑之王有什么事呢。

诸如此类的事情就算想要认真思考,脑内却怎样都挥之不去之前在澡堂发生的那一幕,啊啊啊啊啊这下我真的成了变态了但是这也是没办

法的谁让自己是正处于十三岁的成长烦恼期呢不过虽说如此我已经有了黑雪姬了啊。

就在这样的辗转反侧间天色已经转亮,春雪努力地不吵醒嘶——嘶——熟睡着的赤之王将麦片早餐快速吞进肚子,早早地跑出家门。

上午的课程靠着量子接续通信终端的唤醒闹铃总算是撑了过去,不过随着午休的临近,在今天也能见到黑雪姬的激动心情这种现实性利益

的驱动下也变得清醒起来,在下课铃响起的同时就飞奔出教室。

走进还显得空荡的食堂,春雪从数张并排着的长桌间穿过,基本是带着一路小跑奔进隔壁的休息沙龙。

洁白的圆形桌环绕着沙龙排成一圈,而在最里端。接受着从背后的采光玻璃射入的冬日阳光,让人产生一种像是隐隐发出光芒错觉的黑衣

人影,让春雪屏神凝望。

这三个月里,已经是第几次看到这同样的光景了呢。但是,突然跃上心头的那种哀伤的疼痛却完全没有减弱的样子。这如画般的光景,甚

至让春雪觉得到今天还能继续存在于此可以说是奇迹了。

独自静谧地单手支着下巴,低头专注着桌上厚重书籍之人——黑雪姬,终于无声地抬起头。从肩上泻下的一缕缕乌黑的秀发在和煦的阳光

照耀下闪耀出亮丽的光泽。

就如在无垢的纯白雪原中盛开的一颗花朵般,美丽的容貌绽放出笑颜。

「哟、中午好春雪君」

今天也同样以以稍稍和缓且柔滑如丝的声音呼唤自己的名字让自己充满了幸福感,在其中微微夹杂着最近总是难看地败北的思绪忸怩着,

春雪走到桌前低头一礼。

「中午好前辈。那个今天也」

今天也很美丽。

虽然抱着总有一天要这么说说出来雄心壮志,但因为要用肉声将这台词说出来的技能如今还完全没有修得,所以只得转而言他。

「今天也很早呢。我、还没有比您早到过呢」

「这是当然的吧。一年级的教室在三楼,而二年级的教室在二楼啊」

带着清爽的表情耸了下肩。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下后,春雪回应道。

「道道理上虽然是这么说。但也不可能像这样每天每天都」

「此外呢,我比起让你等更喜欢等你啊。这样能将这段宝贵的时间,从你出现在入口开始的瞬间完整地记忆下来哦」

再一次,如同黑百合花般绽放般露出微笑。

面对这完全是面对肥胖而又笨拙自己的话语和笑容,感受着无限的幸福以及与其等量的自卑,春雪将刚才一直屏住的呼吸慢慢地、长长地

吐出。

——实在是难以置信。如梦幻般的高年级优等生,与加速世界中那斯巴达式的鬼教官竟然是会是同一人。

在春雪来说,当然是尽量想要与前者拥有更多的交往时间,不过今天这个愿望恐怕是难以实现了。如果把从昨晚到现在依然持续中的状况

进行说明的话,毋庸置疑立即会从温柔的《黑雪姬前辈》变身成为令人生畏的《黑死之睡莲》。

哪怕只是多一秒也好也想要相互凝望,就在春雪想着这类少女情怀般的思绪之时,黑雪姬却先以「话说回来」开了口。

「昨天的电话那是怎么回事?刚想着怎么说到一半就突然停了下来,就唐突地说了声晚安把电话挂了。记得确实是说了《赤

之王》什么的吧」

「啊——那、那个其实呢」

在那一秒的沉默时间里,和赤之王本人对战了一回啊。

要是突然这么说恐怕也难以相信吧。等级9的《王》们,因为已经不需要通过收集加速点来提升等级之故,所以几乎已经不会亲自出现在战

场上了。

没有办法的春雪只得老老实实地将整个过程原原本本地作了详细说明。从『欢迎回来哥哥』开始从头至尾滴水不漏——当然只有问题的入

浴篇章除外也是情非得已。

数分钟后。

表情中带着三分吃惊七分怒意的黑雪姬,嘶——地深吸一口气,将紧握的右拳高高扬起。

你这个笨蛋家伙!咚砰哗啦!

怒骂声与桌面的敲击声,在最后关头总算是没有发生。因为在沙龙内,已经有数人抱着餐盘进来了。偷偷向春雪和黑雪姬投以视线的他们

,面对已经见惯的光景依然是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占据着稍远处的桌子。

和春雪不同,完全不在意其他学生视线的样子,保持着拳头离开桌面五厘米的动作然后不断地大口呼吸的黑雪姬,终于咚地将手放到桌上。

「到是给我在最初见面的时候就注意到啊,虽然想这么说话多的像山一样不过确实像这样直接在现实中通过社交欺诈的形式

,而且还是《王》本人亲自出马实在是想象不到啊」

「呐、呐——,是这样吧——」

成功回避黑雪姬的大爆发让春雪抚着胸口拼命地点头附和。

最终以苦笑收场的黑雪姬,在不断地摇头之后,放低语调说道。

「嘛也不能说不算是因祸得福呢。《王》能和你直接对战,这是用多少加速点也换不来的贵重经验。如何,第二代的《赤之王》」

「真有够乱来的啊。一击就将都厅的一半给轰飞了啊我完全是被压着打」

再次想起那超绝的火力,春雪不禁浑身一颤。看着这样的春雪,黑雪姬呵呵地笑了起来。

「那正是,《能力一点集中化》的威力哦。听说《Scarlet.Rain》将所有的升级奖励都用作强化远距离火力上了。对了和你对战的

时候,赤之王动了没有?」

「诶?」

一瞬间没能理解提问的意思,春雪疑惑地眨了眨眼。

然后很快地,领悟到了黑雪姬所没有说出来的意思。

对了——现在想来,赤之王Scarlet.Rain,在春雪眼前变身成对战假想体,以如同要塞般的重武装强化自己,将春雪自宅的公寓破坏,直

到最终对空炮火齐发都完全没有移动过位置。

大大地左右摇摆的头,突然停止下来。

不,正确来说并不是那样。在对战最后的最后,躲避春雪全速俯冲攻击之时,赤之王确实有挪动了仅仅一步——。

「啊动、动了。虽然只有五十厘米」

听到这话的黑雪姬,终于再次绽放出笑容,啪地两手合在一起。

「喔,这很了不起啊!Scarlet.Rain的别名,之所以叫做《不动要塞》其实是从不动转变为没有必要动的赞誉之辞。听传言,在阻挡她成

为第二代赤之王过程中的大规模战斗中,她在出现坐标点没有移动一步就将近三十名敌人轻松屠戮哦」

「呜哇」

春雪不禁喃喃起来。面对这样的家伙还从正面突入,无知还真是可怕的东西啊。

「要要是听了这样的事情的话,开战后我就立即投降了啊。不过说回来,知道是《王》以后本来我就该坚决拒绝对战的啊。说到《

纯色的六王》,总以为至少赤之王是应该以《Red.什么什么》作为名字的呢」

随即黑雪姬带着微笑、

「所以才在电话里说你学习不足啊。在加速世界里冠以Red称号的,过去也好今后也好就只有《Red.Rider》一个人」

说到这里。

突然、声音停止。

春雪呆然地眼看着黑雪姬唇角微笑的残渣转瞬间如溶解般消失不见。雪白的肌肤中血色一下子褪去,变得如冰一般苍白。

「前、前辈?」

面对睁大双眼询问的春雪,以「不、没有什么」作答的声音,却显得那么干涩。

带着被虚无表情所支配的面容,黑雪姬缓缓低下头。看着依然放在桌上微微颤抖着的右手,春雪终于——应该说实在是太过迟钝地意识到

黑雪姬如此反应的理由。

上代的赤之王。《Red.Rider》。

从黑雪姬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是第一次。但是,为什么这个名字的主人会从加速世界中退场,却早已知晓。

两年前,黑雪姬——黑之王Black.Lotus亲手将其首级砍下。

而且并不是寻常的对战,是在七名王聚集一堂的会谈席上。将正在说服自己的对手乘其不备。

同样是等级9的对手之间的战斗,只要有一次败北就被将扣除全部的加速点,存在着这一条残酷的法则。当然不必说,点数全被扣除也就意

味着将永久丧失Brain.Burst。

注视着在桌上紧紧握拳的黑雪姬雪白的手,春雪半无意识地问道。

「前辈难道、前代的赤之王,对您来说」

——不只是单纯的朋友,而是更特别的存在吗?

春雪在最后关头才意识到这个疑问,与其说是关心眼前的人到不如说是由自己的嫉妒心而产生出来的,因此说到一半就紧闭起嘴唇将话吞

了回去。之后,突然地低下头。

「对不起,我太没神经了。昨天的电话也是刚才的提问也是。对不起、真的是」

「不没关系,别在意」

回答的声音,完全失去了以往的润泽,显得有些沙哑。

「那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会有这样的反应也说明我还不够成熟。呵呵本以为早已和过去的自己作了诀别明明已经决心将除

了自己以外的任何脑加速者都作为对战者,也就是《敌人》来看待却因为意外的冲击就这副样子,真是可笑之极啊」

呵呵地低声笑着,黑雪姬想要将右手放回膝上。

而那只手,却被春雪在无意识间伸出双手紧紧包住。哈!在惊讶之余用力地想要将手抽出,但春雪却一反往常顽固地与之抗争着。

明明沐浴在窗户射入的阳光之下,却如同石雕般冰冷。紧绷到临界的肌腱的悲鸣,似乎化作声音传入耳中。

紧握着想要汇集起全身体温来温暖的那冰冷的手,春雪开口说道。

「我我」

明明想说的已经在头脑中形成,但却缺乏将其转换为言语的能力。将逐渐增多的学生们从沙龙周围不时朝这里撇来的视线完全抛开,春雪

拼命地开口说道。

「我、绝对不会与前辈战斗的。绝对不会成为《敌人》。先辈是我的《老大》,而我是前辈的《小弟》。在作为对战者之前,我们首先是

亲子,不是吗」

一段时间里,只有沉默支配着周围的空气。

终于,黑雪姬总算抬起头仰望凝视着春雪,慢慢地点了下头。

从其唇间淡淡浮现出微笑,然而,在春雪看起来却像是盈满了哀伤。

「换个场所吧」

短短地说完这句,黑雪姬这次快速地将右手抽回。

春雪追赶着优雅地起身,抱起厚厚的书籍开始移动的背影,问道。

「去、去哪里?」

到两人能独处的地方。

自然不可能,黑雪姬的作出是极为务实的回答。

「对于如何对应《Scarlet.Rain》,不应该只靠我们就决定下来吧。这种事情,必须和Legion的全体成员商量哦。午饭就买三明治对付吧」

「啊也、也是呢」

在稍稍感到有些失望的同时,看到黑雪姬的言谈举止终于恢复到往日,春雪也安心地点了点头。

黑之军团、《Nega.Nebulus》。

与黑暗星云这一气势壮大的名字相对,现在却是构成成员却仅仅只有三名的极为弱小的Legion。而成员的最后一人,对于春雪的邮件,以

【就在屋顶哦】给予回复。

推开铁门的瞬间,嗖嗖窜入的室外冷风让春雪不禁缩起脖子,来来回回地张望后终于发现远处长凳上有一人坐在那里。

快步地靠近后,逐渐清晰地显现出的与黑雪姬相比有着别一种美感的如画般身影让春雪不禁驻足凝视。

高挑的身材下是一身紧致的肌肉所表现出的完美身形。在微风的吹拂下轻摆的稍长前发下的侧脸,有着让人联想到日本刀般锐利轮廓。稍

稍俯首,右手的指尖在空中游走,虽然推测应该是正在操作全息键盘吧,而其姿势感觉上却甚至像是正在坐禅的武士一般。

面对注意到脚步声,抬起头的同龄少年,春雪抬了下右手。

「哟、在学习中的话抱歉了呢。但是,不管怎么说也不必非要在这种冷得要死的地方学吧,小武」

随即,作为春雪的儿时玩伴同时又是战友的黛拓武,透过无框眼镜露出微笑。

「今天的阳光不是感觉不错么。小春偶尔也晒晒阳光为好哦」

然后以利落的动作站起身,朝着春雪身后的黑雪姬深深一礼。

「您好,我王」

「嗯,午安拓武君」

点了下头,黑雪姬露出一个大大的苦笑。

「我已经说过多次了,虽然我的确是Legion的王,但完全没必要将这种称呼挂在嘴边的啊」

「十分抱歉。但是,对我来说这是最为合适的」

如此回答的拓武快速地移动一步,左手示意刚才坐着的长凳。再次苦笑着坐下后,黑雪姬将黑色长袜所包裹的修长美腿交叠起来。一侧的

眉毛微微地挑了一下,抬头向拓武询问。

「虽然有些失礼,我和春雪君打算就在这里吃了,你的、午餐如何?」

「是的,已经吃过了」

注意的话,的确在长凳的一角可以看到包得整整齐齐的午餐盒放在那里。看着眼熟饭盒的春雪轻轻吐槽道。

「那是小千做的吧。那么两个人一起吃不是挺好嘛!」

随即拓武亦朝这边苦笑着答道。

「可不是像小春和我王这样在学校中堂堂正正地卿卿我我的关系啊,我们之间」

「没、没有卿卿我我啊!」

「没有卿卿我我哦」

与黑雪姬异口同声地否定,让拓武推了下眼镜终于笑了出来。

「每天在沙龙中互相凝望着散发出的气氛让周围的空气全部朦上了一片粉红,这种传闻可是连在我们班都沸沸扬扬的啊。嘛、先不说这

个我已经不会再焦虑了。只是想一点点、慢慢地赎清我所犯下的过错而已」

「这样啊」

春雪表情认真地点了点头。

拓武从七年来一直所在的新宿区学校转学到本地的梅乡中学只不过是短短的两周前、第三学期开学时候的事情。

原来的学校是小中大学直升的体制,还记得当年年幼的拓武是何等的努力才考上的春雪,觉得太过可惜而曾经阻止过。但是拓武的决意却

很坚定。

并不是因为新宿是《青之Legion》所支配的战域这类的消极理由。拓武是想要将自己的罪——在青梅竹马的女友.仓岛千百合的量子接续通

信端末内安装了木马,打破加速世界的法则而想要狩猎黑雪姬的罪,决心将要用自己全部的时间加以偿还。

具体来说,时刻守护在千百合的身旁之事。以及,死守作为《Nega.Nebulus》领土的杉并区之事。

另外,春雪认为从这个冬天开始所开始使用的眼镜,也正是他意志的表现。

在二零四七年的现在,眼镜已经失去了其作为视力矫正工具的原本作用,而成为了流行装扮的一种。原因就是,大家所佩带的量子接续通

信端末中有着功能强大的视觉辅助修正机能。

但是拓武所佩带的青色眼镜却并不只是单纯的装饰。是有着度数的真货。也就是说,拓武并没有使用量子接续通信端末来矫正他因过度阅

读纸面资料和显示屏学习而造成的近视。

就算是量子接续通信端末,终究也不可能作到控制生体眼球水晶体的曲度调整。取而代之的是,将近视的眼睛所捕捉到的景象,通过量子

接续通信端末内藏的摄像头所拍摄的影象进行合成,并即时地以数字信号作出补正。也就是说,用量子接续通信端末代替眼镜之人所看到的世

界,有一半以上其实是由程序修正后所生成的虚拟影象。

拓武之所以拒绝此功能,想必是决心想以自己的眼睛来直视这个真实的世界吧。真正的千百合、真正的春雪、以及真正的自己。

现在还采取着生硬态度的千百合,拓武的感情相信总有一天也一定能够传达的。而且对于自己来说,已经充分地传达到了。

春雪虽然想要这样说出来,但却怎样也无法开口。与自己的话语相对,拓武现在依然有时会露出在沉思着什么的表情。

对了,和提及前代赤之王时,黑雪姬那时的眼神十分相似。

挥开瞬间感伤的思绪,春雪在黑雪姬身旁坐下,打开手提袋中的午饭。

嘴里塞满了肉排三明治,面对靠着栅栏的拓武,再一次将状况作了说明。

圆睁双眼将整个过程听完后,拓武嗯——地沉吟了一声。

「怎么想,小武?」

「唔——、赤之王相对我王做什么,就算想去推测现在手头上的情报也不够充分。不过,假设她的伪装能够维持三天并且不被你察觉到真

实身份的情况下,打算做什么却觉得能够想得到」

「诶——!」

「喔哦」

面对同时发出声音的春雪和黑雪姬,眼镜片刷地亮起一片反光,拓武继续开口道。

「按小春的性格来看,要是一起生活三天的话,一定会对《妹妹》培养出深厚的感情吧。那时候,只要那个妹妹说出『实际上我是脑加速

者。但是因为还是小孩子,努力存下的加速点总是被Legion的前辈们抢走。求求你了哥哥,到我的Legion来,请保护我!』像这样的话」

「喂喂,这太荒唐了吧!」

黑雪姬以愕然的声音高声说道。

「怎么可能有人会上这么明显的当啊。反过自己来被抢光加速点的下场根本就是明摆在那里了嘛。就算是春雪君,也不会到这种程

度」

然后瞥了一眼春雪、

「这种程度」

哑口无言。注意到的时候,发现春雪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白、白痴啊你!」

「因、因为被欺负,太可怜了」

突然、伸出左手捏住春雪的脸颊,用力向外拉扯。

「零、零在所啥嘛哈」(您、你在做什么啊)

「喂,说在前头哦」

黑雪姬以深沉的目光凝视着并低语道。

「想要靠一瞬间的转移Legion所属,帮助妹妹后再回来这种帅气的行为是行不通的哦」

「诶、为为哈么啊?」

啪、在左手放开的同时,Nega.Nebulu的Legion之王以极其恐怖的声音说道。

「不会忘记了吧。拓武君的《老大》,散布木马程序的青之Legion的干部,是迎来了怎样的末路的?」

「那、那个——记得确实是全部失去加速点也就是说被强制剥夺了Brain.Burst的样子」

面对不解的春雪,正面的拓武加以说明。

「那个《全部失去》,其实并不是一直到加速点全部耗尽为止持续进行对战消耗完的哦。而且实际上来说这也是不可能的。最初的对战结

束后,在加速解除的瞬间,就可以采用切断广域网或是关闭量子接续通信终端的话,就能当即逃脱。虽然这之后就会像我王一样,面临成为通

缉犯的命运就是了」

「哈、哈啊原来如此」

「但是,就算不用这么麻烦的手段,Legion之王还有更为简单地对部下《处刑》的手段」

「诶诶诶!?没听说啊这样的事!!」

完全是头回听说的春雪猛地转过头望向旁边的黑雪姬。

一脸装模作样的上级生,作出嗯、这个啊?般的动作抬起右手。

「加入Legion申请时显示的记录上可清楚地写着的哦,这是没仔细看的你的错。说到底,毕竟我是不会对你处刑的嘛。当然,如果是对其

他的女孩子花心的情况除外」

微笑。

看着那溢满慈爱的微笑,后背不禁冷气直冒。

「不、不会的啊不可能的啊。不、不过,这单纯的作为知识想知道一下。所谓的处刑具体是、怎样?」

「嗯,的确呢嘛,可以说是必杀技的一种。在向系统申请Legion,并成为王登录的那个时刻就会出现在技能表中,不过技能的名字

却是固定的。即是《断罪的一击》」

「断罪的」

将视线从喃喃着的春雪身上移开,增加了几分认真表情的黑雪姬继续说道。

「Legion,即加入组织,能让脑加速者获得莫大的安全。集团战能减少风险,另外回报也会相对稳定。作为与其获得利益对等地,便是《

断罪的一击》的存在。加入Legion,也就意味着将自己的首级奉献给王。受到这一击的Legion成员,当即加速点就将被减为零,并永久地失去

Brain.Burst。有效期间,是在籍中以及退团后的一个月内」

「要、要一个月吗」

「嗯。也就是说。如果你被赤之王的社交欺诈所蒙骗,就算只有仅仅的一瞬间脱离Nega.Nebulus并加入赤之Legion的话,在那个瞬间你

的Silver.Crow的生杀权就等于是被握到了他们的手里哦」

「呜哇」

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说实话,要是没能找到祖父母家网络中的那张照片的话,将赤之王深信成表妹朋子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如果就这么连续两个晚上都一起

生活的话,如刚才拓武所推测的那样展开『我其实是』这类的进攻的话,受到感情趋势迷迷糊糊地加入赤之Legion也有可能。应该说是相当有

可能发生的情况。

——但是、呢。

「不过,为什么呢?」

春雪喃喃着,依次望向黑雪姬和拓武。

「为什么,赤之王要做这么麻烦的事情呢?」

「嗯。说到底,还是回到这个问题啊」

黑雪姬自言自语地说道。

「嗯——,像这样舍身地蒙骗春雪君加入赤之Legion,以《断罪的一击》抵住脖子,靠这种胁迫是不可能获得春雪君的忠诚的。而

没有归属意识的成员对于Legion来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呢。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只要一次,想要让小春去做的《什么》,存在着吧」

拓武以中指抬了下眼镜继续说道。

「如果只有一次的话,通过威胁来听命与自己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这就是说,这之后和我王会面的赤之王所要说的内容应该是一

致的。如果妹妹的伪装被识破的话,应该是从诱骗笼络的方针转变为直接交易了吧」

「嗯」

再次沉吟后,黑雪姬抬头看着拓武说道。

「该怎么说呢你、实在是很有样子啊」

「是、是?您指什么,我王?」

「眼镜是你的属性吗。今后就称拓武君为博士君如何」

滑,靠着栅栏的后背整个一滑,拓武慌忙摇头。

「不、不多谢您的好意,还是不用了」

拼命地忍住不要笑出来的春雪说道。

「我我也认为小武的推测是正确的。昨天的对战中,赤之王明明能以压倒性获胜的却没有这么做。取而代之的是要我传达和前辈见

面的事情。这也就是说,选择了作为退一步策略的交涉,从而表明本意并不是敌对不是吗」

「现在才来说的好听,我该这么说么!」

黑雪姬哼地一声,变换双腿的交叠。将吃完的三明治包装纸揉成一团,完美地投入远处的废纸篓。

「不过嘛也好,有话要说的话听听也无妨。至少,抱着《现实暴露》觉悟亲自攻过来胆量值得赞赏,作为小孩子来说。春雪君,你给赤之

王发个消息。会谈在今天下午四点,地点在」

在此稍微停了下,黑雪姬站了起来。

轻快地转过身,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家的客厅」

这这这这还太快了啊我还没有心理准备而且我我我们可是清白纯洁品行端正的中学生啊。

对于春雪这一完全处于错乱之中的托辞,黑雪姬仅仅以一句『赤之王可以我就不行吗?』给挡了回去。

因为拓武会邀约千百合一起放学,这之后再到春学家来,所以必然地春雪只能和黑雪姬单独二人回家。

可能是像往常一样将学生会的工作带出来了吧,偷眼望着将单手摆在全息键盘上笑容满面地对成群的学生们边回以问候边前进的黑雪姬,

春雪拼命地思考着。

嗯——,客厅厨房和卫生间应该都好好打扫过了。茶和点心也有储备。但问题是我的房间。特别是,本世纪初的那些Z级限定的血腥游戏收

藏要被看到还为时过早。

自己的房间必须死守。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死守。电子锁决不能解除。

下定决心,春雪毅然地凝望着中央线高架对面已经可见的自己所住的公寓。

引领一反常态少言寡语的黑雪姬进入电梯,按下按钮,在二十三楼停下。

接下来,就只要再走十米就是自家的大门了。

「那个,并、并没有特别有趣的地方只是非常普通的家。也没有宠物什么的」

「这、这样啊。不、没问题。本来就讨厌掉毛的动物」

咳地咳嗽了一声,黑雪姬跟在春雪后停了下来。

拜托了,千万不要出什么状况啊!边祈祷着,春雪触摸浮现在视野中的开锁对话框。咔嚓,锁被打开的声音。

握住门把推开大门的瞬间,飞入春雪耳朵里的是。

突突突突突,机枪扫射的声音以及,NOoaaa————HelpMe————英语的惨叫以及,喔呀——、去死——、送你上路——女孩子的叫喊

声。

「呜哇————!!」

春雪发出惨叫,急不可耐地甩下鞋子,咚咚咚地奔进客厅。

在那里看到的是,与挂壁屏显连接着的前世代游戏机,以及散落一地的春雪那些Z级限定收集的包装盒,以及手握无线手柄盘腿坐着的《赤

之王》的身影。

「什什我房间的钥匙」

回头瞥了一眼踏入客厅一步后就张口结舌的春雪,赤之王说道。

「啊、欢迎回来——。哥哥,真是不错的兴趣呢——。我超喜欢这种的呢!」

在呆立原地、思考停止的春雪旁边,传来稍显惊讶的声音。

「嘛、我也不讨厌哦。这时代的西方游戏还是相当具有哲学性的呢,嗯」

就在这个瞬间,大型显示屏中,貌似是黑手党老大的大叔喷洒着鲜血被击飞。

「好!5面击破——!」

低头看着捏起拳头作振奋状的小学女生,春雪再一次无力地喃喃。

「是怎么把钥匙」

于是、将游戏暂停的赤之王,终于转过身。

首先望向春雪、接着将视线转向一旁的黑雪姬,摇晃着赤色的双马尾呵呵呵地发出如天使般的笑声。

「不是说过了吗,从哥哥的妈妈那里拿到了家里临时的钥匙了,对吧。稍微动点手脚变成家里的万能钥匙是轻而易举的哦。但是,放心吧

哥哥。放在参考书夹层里的另一种意义上的Z级限定游戏我没有碰哦☆」

万事休矣。

书包从失去握力的手中滑落。

将视线从这样的春雪身上移开,赤之王再次凝视黑雪姬。表情中的那份天真烂漫转瞬间消失无踪。

将手柄放在旁边,少女抬起双脚,精神地从沙发上跳下。

服装已经不再是昨天呐纯真污垢的白色罩衫与深蓝色的短裙。穿着赤红色的T恤外面套着拉链式的黑色背心,下半身是一直露出到大腿根部

附近的牛仔热裤,一直到膝下的短筒袜是泾渭分明的黑色。

然后在脖子上,如红宝石般的半透明外壳的量子接续通信终端闪耀出眩目的光辉。

以有如熊熊燃烧火焰为主色调的少女,唇间显露出危险的笑容向前走了几步,与站在春雪身旁的黑雪姬直面相对。

相对地,毫无一点色彩、有如冰冷黑暗都凝集于其中的黑衣女中学生也摆出一副超然的姿态微笑着回以颜色。

噼哩噼哩。

似乎能看到两者之间青白的电火花互相撞击,春雪在一瞬间忘记了客厅的惨状,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不会、就这么展开《对战》吧。

认真却又畏惧地注视着眼前状况的展开,就见赤之王双手插腰,抬起尖尖的下巴说道。声音中已经不再有半点先前的妹妹语气。

「哼,你就是《黑之王》吗。原来如此还真是黑啊,要是晚上的话就算在眼前也看不到——呢」

紧跟着,黑雪姬毫不示弱地抱起双腕作出反击。

「这么说你也真是红啊,《赤之王》。把你挂在十字路口的话车一下就会停下来挺有趣的呢」

电火花的电压陡然增加,春雪在内心噫——地惊叫着再次后退一步。

这两个人,都是等级9的《王》。应该还不至于会轻易地进行对战,但是黑雪姬的低燃点是不言自明的,而赤之王看样子也是毫不逊色的火

爆性格。

——这里、这里我必须要冲到两人之间去阻止!

春雪下定崇高的自我牺牲的决意,一手挠着头开口说道。

「哎、哎呀——,同时拥有可爱的妹妹和美丽的姐姐真是幸福啊——」

傻呵呵地露出笑容的下个瞬间。

「想再死一次吗」

「笨蛋啊你」

太过无情的声音同时飞来,刺穿眉间与心脏。

连看都没看一眼摇晃着跪倒的春雪,两名王再次对峙了数秒,终于同时哼了一声将视线瞥开。

不知道是不是依然心情不爽再次拼命地咂嘴之后,赤之王俯视着春雪说道。

「喂,快点上茶啊真实迟钝啊」

「啊、春雪君。我喝咖啡就好了,黑咖啡」

——昨天还给自己烤甜饼给自己做咖喱的表妹朋子已经不复存在了。

注意到这个事实而真心感到沮丧的春雪几乎是爬着逃到厨房,在二人看不到的地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围绕大型餐桌,春雪和黑雪姬相邻而坐,对面是赤之王盘腿坐在椅子上,啜饮着咖啡——黑雪姬的是黑咖啡、春雪的是加了糖和牛奶的卡

布奇诺、赤之王的是几乎全是牛奶的牛奶咖啡——正在此时,终于玄关响起了门铃声。

春雪以遥控操作打开的门那里,随着一声打扰了之后,进到屋里的拓武以爽朗的声音继续开口道。

「哎呀——,真是令人怀念啊。已经多少年没来小春家了呢」

然后看到客厅地面上的惨状,似乎是立即理解到发生了什么,在眼镜背后流露出同情的神色轻轻地拍了拍春雪的肩膀。

接下来望了一眼赤之王,在一瞬眯起眼之后,无言地在旁边坐下。

那个坐席上已经准备了一杯稍微加了些牛奶的咖啡,在低语着我不客气了边伸手端过杯子后,拓武以圆滑的语调说道。

「首先不管怎么说。从自我介绍开始吧。这里,从道理上讲是不是应该由您开始呢,《赤之王》」

快速地瞥了一眼拓武的小女孩,短短地哼了一声之后开口道。

「嘛、也好。这点程度的优惠就让给你们吧。我叫做由仁子。上月由仁子」

接着随着一声响指,春雪的视野里浮现出一张鲜红的名字标签。上面以稍显可爱的字体书写着【上月由仁子】。

这是面对初次见面的人让对方知道自己名字写法的如名片般的东西,同时也是简单的身份证明。在名片的右下方闪耀着住家网络的认证标

志,因为要伪造这个对于高级骇客都困难至极,所以名片上记录的名字即是《赤之王》的本名。

在名片上,除了名字另外只有显示出生日年月。二零三五年十二月出生,也就是说刚到十一岁。

脑加速者的精神年龄与肉体年龄存在差异是经常有的事情,不过赤之王——由仁子的情况却有着无法立即辨明的地方。能够感觉到比春雪

更为成熟的一面,但有时又能看到与其年龄相应的女孩子的时候。

「哦、由仁子妹妹吗」

满脸狐疑地看着笑容可掬的拓武,朋子——现在应该叫做由仁子说道。

「该到你了,《Cyan.Pile》」

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赤之王已经对Legion《Nega.Nebulus》作了相当程度的调查了。

拓武看来也是察觉到了这层意思,虽然笑容变得有些自嘲的意味,但依然坦率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我叫黛拓武。请多关照」

唰,指尖一滑。应该是向赤之王递出名片吧。

向空中凝视了片刻的由仁子接下来将视线对上正面的春雪,扬起下巴。

「我我的名字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有田春雪」

「名片送过来啊」

被这么说道,不情愿地操作起桌面。

最后,三人的视线汇集到了始终保持沉默的黑之王身上。

将一直凝望着咖啡杯的脸抬起,长长的睫毛眨了几下。

「恩?啊、我吗?我叫黑雪姬。今后请多关照,上月由仁子君」

「喂我说,那不是本名吧!!」

当即由仁子便叫喊起来,而黑雪姬只是佯装不知地将手指一弹。瞬间,不仅是赤之王,连春雪的视野中也浮现出漆黑的名片。

【黑雪姬】。

在以宋体大字书写的名字右下方,住家网络的认证标志确实地闪耀着。春雪伴随着叹息声不住摇头。对于这个人实在是难以理解。

赤之王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从嘴中漏出疑惑之声,不过终于转变为激烈的咂嘴。

「啊——算了——、随便叫什么吧!反正我是记住了你这个竟然自称是公主的自大女人了!」

就算在这里由仁子强行要求给出真名,而在黑雪姬已经能够篡改名片量子暗号的现在,接下来给出的一张到底是不是真货已经无法确认了

黑雪姬莞尔一笑,以若无其事的声音侈谈道。

「比起自称为《王》要远来得可爱吧?——总之,既然自我介绍都已经结束了,赶快进入正题吧」

笑容在一瞬间消失,漆黑的瞳孔中透射出锐利的光芒。

「首先,赤之王的由仁子君。你是怎么识破春雪君的真实身份的,这点务必请先说明一下」

预想外的切入点让春雪一时茫然若失,却在下个瞬间后知后觉地吓出一身冷汗。

不错——,比起其它最先应该成为问题的应该是这点。既不是赤之王用表妹朋子的身份进行伪装的方法,也不是其目的。《现实暴露》是

脑加速者最大的禁忌——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春雪在现实世界中自身的安危。

瞥了一眼脸色明显变得苍白的春雪,由仁子轻轻地耸了耸肩。

「不用摆出那张脸拉。你就是Silver.Crow的事,在赤之Legion中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以王的名义发誓。至于查出来的方法嘛」

嘿、嘴唇的两端向上吊起。

「和潜入这里的手法一样。就是社交欺诈拉。而且,只有作为小学生的我才能做到的方法」

「哦?怎么说?」

「你们的领地是杉并区这点谁都知道。然后,根据你们出现时间的倾向能够推测出来应该是中学生。到这里没有问题吧?」

因为存在《必须是在出生以后就长时间佩戴量子接续通信终端》这一首要条件,现在最高年龄的脑加速者也不过就十六岁。严密地来说高

一学生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学生的话大部分是中学生着这一推测可以成立。

点了下头后,赤之王微微抬起下巴继续道。

「于是,呢。我就利用自己是小学生,向杉并区的中学逐个提交参观学习申请。得到参观许可的话,就能连上校内的局域网。然后,在老

师带领参观的时候稍微《加速》一下,确认对战搜索表」

「总有能找到Silver.Crow的时候,是这样吧。恩,虽然十分麻烦不过理论上是可以实现的手段」

虽然有些语气中带着些许不甘心,不过黑雪姬继续说道。

「但是,这样只能明白是梅乡中学三百名学生中的某人而已。究竟是怎么来确定到是这位春雪君呢」

随即,赤之王紧咬起嘴唇,暂时陷入沉默。

转过脸来斜眼瞪着春雪,以一种在找借口的声音说道。

「听好,我并不是因为对你本身抱有这样那样的想法。说到底想找的只是你的那个对战假想体,说得更清楚一点是那背后的翅膀而已。—

—在梅乡中学发现Silver.Crow后的我,就在道路对面能够看到校门的家庭餐厅的窗口守着,每次有放学学生走出校门就进行加速。在对战搜索

表里出现Silver.Crow的瞬间,跨过校门线的家伙竟然是这个哥哥虽然让我当时的确稍微有点吃惊呢——」

按往常来说些许带刺的话语,却在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局促。

春雪圆睁双眼,嘴巴反复地开合多次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究竟、耗费了多少加速点?」

「两百多一点吧」

「两、两百!!」

春雪叫了起来,拓武手中的茶杯掉落,黑雪姬脸上浮现出大大的苦笑。

「原来如此啊。就是说,只有作为小学生,同时又是对于加速点有着足够余裕的《王》才能实行的方法。不过嘛真实令人敬

佩的执念呢。真的有那么着迷么,对春雪君」

「说了不是了!!」

咚,在桌下毫不讲理地狠狠踢了春雪小腿骨一脚,由仁子大叫起来。

「说了啊!!不是对本人而是要找假想体有事啊!!说回来,原本如果进行顺利的话现在已经把这家伙拉过来作为自己手下了啊!!」

「也就是说」

尽管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但修长的眼中浮现出睿智光芒的拓武冷静地开口道。

「那个《事》才值得你耗费两百的点数也要查明小春的真实身份、亲自冒险实施社交欺诈,以及这个会谈所希望的最终理由吧」

瞬间——。

由仁子表情中小孩子的部分一下子消失不见。

摆动着扎起的红色辫子,将细小的身体靠在椅背上,赤之王低声作出肯定的回答。

「正是」

在半闭起的眼睑下,红褐色的瞳孔笔直地射向春雪。其压迫感,让春雪充分感到尽管还是个小女孩,却的确与黑雪姬是同样的《王》。

「你背后的翼《飞行能力》想要借用一次。为了破坏《灾祸之铠》」1.00245000024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