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红之暴风姬 第2章第二卷 红之暴风姬 第2章 转载:轻小说文库

面对着刻划着六道左旋螺旋的钢铁孔径,春雪小猪外形假想体的眼睛只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

周围空间没有任何其它的存在。只是以白色地面白色墙壁以及白色天花板所构筑起来的空旷的房间。

孤零零地悬浮在其中央、泛出淡淡青绿色的钢铁,是一把大型自动手枪。经过金属发纹处理的枪膛也好,刻划出深深沟槽的枪把也好,无不给人以压倒性的重量与密度、以及金属那无机质的冰冷感。不过,这当然并不是真家伙。连厂家出处以及名牌都无从可证的这把枪,不过是春雪随意地从枪械多边形素材中选择设置的东西而已。

不过却能发射出实弹。拥有独立意识的枪口直指着距离二十米开外的春雪假想体的眉间。轻

埋头钻研于程序书籍下好不容易编写而成的这个训练用VR软体,在第一次完全潜入进来的时候,春雪对这一完全由一片白色构成的房间的单调性实在是感到相当失落。本来希望是能够做成摩天大楼屋顶的地形,而手枪是由穿着一身黑西装的杀手角色持有的,不过要做出这种效果对于一个仅仅只是初中生的玩家来说负担实在是太重了。

如果拜托既是前辈又是恩师的那个人的话,不管是如何细致的模式都能利落地构筑出来吧,但是春雪却没有这么做。一想到为什么到现在还在做着这种初步的练习,就感到恐惧不已。结果,就只能做出在这白到耀眼的房间,以及在其中唯一的浮在空中死气沉沉的手枪这一极煞风景的样子。

但是,一旦实际使用起来的话,也不禁让人觉得这种设计也有它的好处。

原因就是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有手枪。就算百般不情愿也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枪口之上。

粉色的小猪假想体沉下腰,张开双臂,春雪拼命地瞪着黑洞洞的枪口。

对于时间的感觉早已淡去。不知道这个样子已经保持了多久。这个程序的模式非常单纯。在完全潜入之后,听到「Start」的声音后,经过五秒的倒计时,自动瞄准春雪的手枪会从那个瞬间到之后三十分中的任何一个时刻射出子弹。

当然在现实世界中基本就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死,但这里是由量子接续通信终端所构筑的假想空间。子弹的速度和距离都被设定为,看到枪口喷出火舌的瞬间,春雪只要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反应就能安然躲过。

不过问题就在于三十分钟内,究竟是在哪个时间点开火是完全没有提示的。与Virtual.Squash.Game(真人反弹球游戏)不同,完全没有能够捕捉球的轨道与时机的判断素材。所能做的,就只有瞪大双眼,保持集中而已。

但是这却是意料之外的难。本来就是对自己长时间的维持集中力根本没有一点自信。一个月前这训练刚开始时,就只过了仅仅的两三分钟紧张感便荡然无存,脑内便不禁开始翻阅起《前辈的相册》露出傻乎乎的微笑的瞬间惨遭不可见的杀手无情地射杀。

不过因为这是春雪自己编制的程序,正因如此才会依然顽固地坚持着这个训练。

不管怎么说对手只是一把不会动的手枪而已。与那个《战场》——与那些历战的强者们所变换出不计其数的可怕战技的长达三十分钟的《对战》相比,实在只能说是太过简单幼稚的东西了。按照春雪的计划,一个月后本应按增加到五把手枪的。但是现在依然还是陷入在与唯一的一把手枪中的仅有的一颗子弹的苦战之中。没有才能。这种事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但是,如果连靠训练来提高这种事都不做的话,不是永远地不可能到达《上层》——那一位的身边了吗。

混帐。混帐。我必须要变得更快、变得更强。为了那个人。为了继续能成为那个人的搭档。

春雪心中所产生的焦躁,化作噪音信号让假想体的手脚变得僵硬。

此刻,就好像是在等待着这一时机似的——。

咔,伴随着微弱的金属声扳机扣下。撞针撞击子弹。滑膛退缩的同时从枪口喷色出橙色的闪光。

「呜!!」

春雪全力地向右跳去。

但是就是这么短暂的初期反应的迟滞,伴随着爆音呼啸而来的子弹将左颊至耳朵剜去了一个大洞。

如同被巨大的金锤猛然挥中般的冲击轻易地将整个身体吹飞,在白色的地面弹跳数次之后,再次袭来的剧烈疼痛让春雪发出惨叫。

「啊呜啊啊啊啊啊!!」

短小的双手捂着脸,在地面上不断翻滚并悲鸣不止。

这个程序利用了网络漏洞安装了违法的补丁,将嵌入量子接续通信终端内核的痛觉遮断机能无效化。并且,将痛觉感受大幅提升,能够给予使用者几乎是现实中遭到枪击同等程度的痛觉冲击。

「啊啊!!」

泪流不止,全身不断地痉挛,春雪在地面翻滚。今天,饱尝这种痛楚已经是第三次了。从练习开始的一个月内,已经数不清总共经历的多少回了。但是不管拥有多少次的经历,却完全没有丝毫习惯的迹象。反过来说,正是因为那种半痛不痛的感觉会很快适应,才会将痛觉调至近乎所能承受的上限。

但是作为不利的一面,有时会因为量子接续通信终端检测到春雪的脑波异常而让安全机制运行,解除完全潜入的状态。因为这是硬件控制的机能,所以并没有办法简单地遮断。这次似乎也超过了安全的阈值,突然随着嗡的一声,眼前白色的房间瞬间消失。

重力的感觉急剧地改变轴向。在黑暗之中,如放射状延展开来的现实中的景象呈现在眼前。

泪水,真的从眼中溢出。映入模糊且扭曲的视野中的,是早己见惯的男子厕所单间的浅蓝色隔门。

因为如今已经不会再出现戏弄处于完全潜入状态的春雪身体的家伙了,其实在教室中进行连接也未尝不可,但是如此危险的程序让老师发现的话必然会造成大事件,而且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只能在这个厕所里才能使用训练程序的理由。作为过于巨大的痛觉的副作用,从完全潜入回到现实这一瞬间的冲击对春雪的神经造成混乱,在感到眼前景象摇曳不定——的同时,胃中突然感到一阵翻涌。

「唔」

春雪捂着嘴巴,将身体从盖着盖子的坐便器上滑落到地上,翻过身体打开盖子。

在千钧一发之极,总算是将从消化器官中的逆流送入安全范围之内。反复数次的干呕之后才伸出无力的右手,按下墙壁上的按钮。

目视着近在眼前的水流旋涡,春雪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趴在坐便器上。

渗出的泪水,滴答、滴答地滴落并被流水吞没。

并不是因为剧痛与呕吐的原因。对自己的不中用感到悔恨,春雪紧咬着牙关,肩膀不断颤抖。

这种训练,仅仅只是极为初步的以提高反应速度为目标而已。在《对战》中的话,甚至有可能遭到在双手持着武器的对手以每秒数发的连射攻击招待的状况。然而,到现在都过了一个月了,回避率却不过才提高了两三成的程度。

只要慢慢地变强就好,那个人这么对自己说。

但是在她的瞳孔深处,其实应该是深深的失望吧,春雪心底难以抑制地感到一阵恐惧。

春雪自从入手了利用量子接续通信终端所隐藏机能使思考加速、并在半现实的舞台上展开的对战格斗游戏《Brain.Burst》,成为所谓的《脑加速者》的一员已经过了三个月。

一开始,春雪所使用的对战假想体《Silver.Crow》靠着活用自己独一无二的《飞行能力》这一巨大的优势势如破竹地快速成长。到达等级2才用了不到一周,一个月后就达到了等级3,甚至开始相信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真的可以成为真正的英雄。

但是这却不过是自己的弱点被暴露出来前的昙花一现而已。飞行,即是说整个身体随时都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之中。远距离射击能力,特别是在几乎不可能目视到的高速精密狙击前,实在是太过显眼的靶子了。

结果,在春雪好不容易达到等级4后就一直停步不前了。而眼前的目标,扩大所属军团《Nega.Nebulus》(乙烯注:中文译名《黑暗.星云》)领土的工作毫无进展,现在仅仅只能疲命于维持学校周边领土支配权的现状。

领土,即是各Legion所支配的区域,是通过每周六下午所设定的《领土战争时间》中不限等级,同数对同数的团体战中,平均胜率超过百分之五十而由获得系统的认可。在支配中的领土内,其Legion的成员将获得就算接续着量子接续通信终端也有拒绝对战的特权。

不过在Silver.Crow的特性被研究出来之后,团体战中攻打过来的敌人团队中必然存在高对空能力的对战假想体,轻易地将春雪的飞行能力封杀。如此一来,《Silver.Crow》就变成了只有打击能力的弱近战型角色了。胜率逐渐低迷,基本就是靠着同队成员《Cyan.Pile》和《Black.Lotus》的弥补维持着现状。

因此,才需要进行特训。

至少要将对空射击能够回避一半,这样就能锁定射手的位置,通过急速接近的高威力攻击打败对手。虽然是如此考虑着才做出的程序,但却没想到完全没能锻炼出什么效果。连一开始就知道发射位置的子弹都躲不过,要如何回避在《对战舞台》中潜藏在障碍物背后的对空攻击的冷枪啊。

那一位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焦躁情绪。不仅如此,还对于每次在领土战争中一败涂地的春雪,都温柔地加以鼓励。

但是一想到其内心不断积蓄的失望感情,春雪就情不自禁地感到恐惧。

——干脆,退出吧。

这一刻,在察觉到自己有这种想法的时候甚至对自己感到愕然。既然已经让那人如此失望了,还不如全部都没有来得好了。如此这般从过去养成的逃避性思维,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但确实地在春雪心底深处不断膨胀。

本以为自己已经改变了。接受了Brain.Burst,成为脑加速者的瞬间,曾一时相信已与从前的自己诀别。

但是,到头来还不是一样吗?学校也好假想战场也好,自己都难逃成为最底层的败家之犬的命运吗?

圆滚滚的身体保持着蹲坐在厕所隔间之中,春雪紧闭起眼睛,全力将负面思考从脑中挥去。在依然感受到胃液烧灼疼痛的嗓子中,拼命地挤出声音。

「s尽管这样我」

但是,接下来的内容却没有化作言语。连对给予自己不服输鼓励的力量,现在的春雪也是力不从心。

通过校园局域网直接在听觉中响起的放学铃声中,春雪无声地喃喃。

——想要变强。

想要变强。1.000555300055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