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Angelic Serenade ~remix~ 全一卷(5)
「好累的一顿饭喔。」坐在床上,妃亚跟我抱怨。

『累什么?应该是很棒的一顿饭才对。』

「哪有,一直吃一直吃吃吃吃吃吃吃……人家会变胖啦。」

『反正你之前也瘦很多啦,是时候胖回来了,呵。』

「不行!」妃亚抓了枕头丢过来,不是很用力的丢,我接下。

「胖了就很难再瘦回来了,嗯嗯。」

妃亚似乎在确定一条理论的说。

『也没关系啊,阿姨很疼你不是?吃饭还也人帮你夹菜,多好~』

「我不喜欢嘛……」

『哪有说不喜欢就不喜欢的,这样营养不均衡喔。』

「哼。」

「库拉比司,为什么拉司蒂一家要跟教宗去王都?」

『不知道,教宗说是教会的内部事务。』

「嗯……」

『而且,拉司蒂有继承爸爸的血统,搞不好是去参加神官适性测验呢。』

「耶?有那种测验?」

『我也不知道呢。』

「……」

『什么嘛,开个玩笑不行吗?』

「……库拉比司说话都不经过大脑的吗?」

『哪没有,这不就是经过大脑了?』

「随便就说出这种话……好象路边的色老头喔。」

『什么叫做路边的色老头啊。』

「字面上的意思。也广泛指曾经被我踢出去的人。」

『暴力。』

「这叫做制裁。」

『没听说过这种制裁。』

「这是神赐给女人,专对男人使用的武器。」

『不要把责任推到神的头上。』

「要不就是天使借给女人,专门对付臭男人的狼牙棒。」

『……为什么是狼牙棒?』

「不把你们这些可恶的人———打个头破血流是不会乖乖听话的。」

『哪有?有错就说出来,然后我改就好了嘛。』

「……你才不会,男人才没这么听话。」

『真的啦真的啦。』

「故技重施,骗我也只能骗一次喔。」

『耶~我很聪明,所以可以再骗一次。』

「那是我们心甘情愿被骗的啦,笨蛋。」

『被骗就骗,还有心甘情愿被骗的。』

「当然啰~因为女人比男人聪明多了。」

『———绝对没有这回事。』

「———大男人主义。」

『那你就是大女人主义啰?』

「才没有。我做决定都有帮你想的。」

『呵呵,那有一次我送客人回去,结果客人把我误认成你、对我上下其手的事情你要怎么解释?』

「你是男的啊,男人之间有什么不可以的。」

『有关我的贞操耶……』

「哎唷~你可是男人耶,有事情当然是你自己处理啊。」

『……听起来很像是推卸责任的借口。』

「呵呵,如果你承认“你”是女人的话,我可以保护你喔~」

『你在开玩笑吗……?』

「我说认真的。」

『———你正在拐我,对吧?』

「哈哈~你终于发现了~」

『女人真是邪恶的动物啊……』

「什么?男人才是笨笨呆呆的植物啦。」

『你这样讲真是有辱植物。』

「是啊,竟然把库拉比司拿来跟植物相比……路边的小花我对不起你、呜呜……」

『我的天啊……你疯了吗?』

「……笨蛋。」

『哈?』

「笨蛋笨蛋,库拉比司是笨蛋。」

『为什么?』

「还问?笨蛋笨蛋笨蛋。」

『……』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大笨蛋啦!」

『呃……』

第二乐章Sacrifice˙牺牲

第五十小节

又过一天,

意想不到,不过也不会令人意外的,

纱利雅来了。

纱利雅来的时间,正好是中午的时候,

这个时候店里客人最多,我一时分不开身去理会她,

大概让纱利雅等了一个小时吧。

纱利雅,非常有耐心地,坐在吧台前等我。

我不停的在厨房、桌椅、客人之间穿梭,当一只勤劳的工蜂,

每次经过吧台,投给纱利雅一个「抱歉,马上就好」的眼神。

纱利雅一定是笑笑的回答我:慢慢来~不要急喔~

这样的对话久了,让我的脚步越来愈快。

好不容易人少了,渐渐有空闲坐下来,

我回到吧台待机,正式跟纱利雅打招呼。

「好久不见喵~」

『对啊,你跑到哪里去啦?』

「纱利雅都在家里链药,哪里都没去喵~」

『什么药啊?』

「喵~治好妃亚的药喔。」

『咦~纱利雅之前不是跟我说过:心病要用心药医吗?』

「没错喵~!所以纱利雅做出新药来了~!」

『……有点冷。』

「嘿嘿~」

「这真的有效果喵~因为是纱利雅特别为妃亚订做的~」

『那现在立刻去试试看吧~』

「不行。」

『耶?』

「库拉比司要跟纱利雅买,纱利雅才给库拉比司药喵~」

『……小气。』

「商人是做生意的喵~」

『……呜,好吧、多少钱?』

纱利雅摇头:「不要钱~」

『那要什么……?』

「纱利雅要跟库拉比司约会一天~」

『———啊哈?』

「约会喵~约会~」

『呃……奇怪的要求。』

「考虑的如何喵~?」

『好是好……不过……』

「不过~?」

『……没事,就这样决定吧、赶快拿上去给妃亚。』

「嗯~」

妃亚喝下去以后,脸色的确比较红润了。

「有好很多的感觉对不对~?」

妃亚点点头,说:「嗯,真的有效。」

「不过,还有一个动作要做喔,」纱利雅要妃亚站起来,然后拥抱妃亚。

我跟妃亚都被纱利雅吓了一跳。

「妃亚要答应纱利雅,不可以躲在棉被里面偷偷哭了喔~」

「……嗯。」

「要乖乖吃饭喔。」

「嗯。」

「不可以赖床喔。」

「嗯。」

「妃亚,你又哭了。」

「……对不起……」

「妃亚~」

「嗯?」

「纱利亚要去旅行一阵子喵~」

「耶?!」妃亚拉开纱利雅,面对面的看着。

「去哪里?」

「纱利雅还没决定~」

「去多久?」

「纱利雅也不知道~」

「会很久吗?」

「嗯……好象会咪~」

「可以不去吗?」

「不行~」纱利雅大笑:「如果不去旅行的话,纱利雅就不能做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魔导士了~!」

「……」

「所以今天纱利雅,是来跟妃亚说掰掰的。」

「……纱利雅!!」妃亚猛的抱纱利雅,眼泪扑簌簌的直掉,哭声再也压不下。

「妃亚抱的纱利雅好痛咪!」

「对、对不起……」妃亚放开手,稍稍平静下来。

「现在就要出发了?」

「嗯,东西整理一下就要出发了~」

「我送你吧。」

「不用啦~如果妃亚送纱利雅的话,纱利雅走不出去。」

「为什么?」

「因为纱利雅会舍不得妃亚嘛……」

妃亚又呜咽的哭起来。

「不可以哭喔。」

「嗯。」

「要想念纱利雅喔。」

「嗯。」

「要乖乖吃饭喔。」

「嗯。」

「不可以赖床喔。」

「……好啦。」

「那么……」纱利雅抱住妃亚的头,闭上眼睛深情的一吻。

吻的妃亚脸红,我看得也脸红。

「纱、纱利雅……嗯嗯、舌头……」

「嗯……呼……」

「……唔……嗯……妃亚好甜喔……」

「嗯、嗯!」

呜喔……哇啊啊啊啊啊啊……

这、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女人的秘密花园吗?

转过头去转过头去!我受不了这种场面啊啊啊……!

舔食的声音一直传进耳朵来,不知道进行到哪个部分了……

不行!我不可以回头啊!

压制!压制!……压制!压制!

别给我上来啊!

盖住耳朵,挡住脑中的自由想像。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想!

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床上了呢……?

哇哇哇哇!我不可以这么色啊!

一会儿,有只手搭上我的肩膀:「库拉比司在做什么~?」

回看,是纱利雅。

『已经退出了吗?』

「呵呵呵……妃亚还不够呢~」

『不够……?』

「呵呵呵~」

探头一看,妃亚已经躺回床上了。

胸前的起伏剧烈,似乎正在喘气。

「妃亚~纱利雅要走了喔~」

「呼……呼,」妃亚说:「嗯……好。」

纱利雅的手勾住我的手。「我们走吧~」

第五十一小节

先到魔法店里收拾东西,我帮纱利雅的忙,

一包又一包的魔法药,纱利雅说包好以后藏到柜子里面、上锁,

这样她出去的时候就不会有小偷来偷走。

『纱利雅,你真的要去旅行啊?』

「喵~是喵~」

『你之前都没跟我们说……』

「纱利雅跟妈妈决定的喵~」

「纱利雅要出去旅行……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回来,不过,库拉比司要想我喔。」

『好啦好啦。不过是旅行嘛,记得写信回来就好。』

「……」

『?』

「纱利雅知道啦~」

『喂、难道你原本打算偷偷的溜走啊~』

「嘿嘿~」

『太过分了吧~』

「纱利雅不想要看到有人哭嘛……」

『哭倒是还好。放心啦~大家都很支持你的。』

「……嗯~」

『一个人旅行的时候要加油喔、很累的。』

「……嗯。」

『纱利雅,你哭了?』

「呜~?纱利雅没有哭……」

『哭了就哭了嘛。』

「纱利雅跟妃亚约定好,都不可以哭的~所以纱利雅不会哭~」

『哭嘛,哭出来比较舒服。』

纱利雅摇头,「不行~」

「商人最注重的是信用喔~」

『……呵。』

「喵~」

我们一起笑了。

收拾完毕,纱利雅拉着我上街。

「快点快点~」

『别跑太快啊、我跟不上!』

「库拉比司快点喵~」

首先,我们到了咖啡店。

纱利雅点了派对级的香蕉船,跟我点的圣代杯比起来,大概有五倍以上。

『……你吃得完吗?』

「嗯~纱利雅没有问题的~!」

圣代上有五球冰淇淋,我吃完一球的速度大概是纱利雅的三分之一,

纱利雅惊人的食速连旁边桌的壮汉都吓一跳,壮汉输人不输阵,也点了一模一样的香蕉船,还要了三只汤匙,一阵疯狂的扫荡挖掘,壮汉吃到一半便再也吃不下了。

望尘莫及,纱利雅吃到最后几口停下。

『嗯?不继续?』

「唔……纱利雅有点吃不下……」

『有点啊。』我苦笑。

「来~」纱利雅的小汤匙舀了一口,双手护着递过来:「张开嘴巴、“啊~”」

『……哈?』

「“啊~”」

『这个、我会不好意思……』

「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纱利雅都不怕了、库拉比司怕什么~?“啊~嗯”」

我吃。

「呵呵~这样才对嘛~来来~让纱利雅一口一口喂完~」

……好不容易吃完了,纱利雅拉着我到下一个地方去。

『纱利雅~』我边跑边喊。

「什么~?」

『刚吃饱就跑会消化不良、别跑了~』

「不会不会~纱利雅没问题的~」

接下来,我们去图书馆。

纱利雅在应用历史文献的地方翻了又翻,

『找什么?』

「嗯……看有没有纱利雅要找的书……」

『有书名吗?』

「没有……不过、大概是有关天使的书~」

『这样……嗯,我看看。好象没有。』

「喵~」

『都被烧掉了吗?』

「好象是……纱利雅听妈妈说,妈妈曾经拿到一本跟天使有关的书,可是不知道在哪里~」

『去教堂问教士先生怎么样?』

「嗯~」

「那些书……」教士先生说,「当初的确是有聚集起来烧毁过。」

「喵呜……」纱利雅叹气。

「可是,教宗有选出一些有价值的书,带回王都收藏了。所以烧毁的,应该不是有参考价值的书。」

「伪书?」

「嗯。」

『那个……是现任的教宗?』

教士点头。

『这样也不错啊~纱利雅。』

「咪~?」

『等纱利雅旅行到王都的时候,再跟教宗借来看。』

「又不是说借就借……」

『放心,教宗人很好的,他一定会借你看。』

「喵……」

下一站,我们到商店街上逛。

停留最久的是花店,有从外地运过来的花。

其中一种花,最吸引纱利雅的注意。

老板说:「这种白色、有点透明的花叫作流星,不是我们知道的满天星喔。它是长在山崖上的花,枝杆向下掉的,开花以后三天以内会断根,掉下山崖,因为看起来很像流星而得名。几百年前是连国王都要千里迢迢去看的花。这种花野生的时候非常难找,也非常贵,种子需要三个月的储藏才可以发芽。现在有人工培养的经验,所以才能够在这里看见,我们还为了它特制花瓶,照顾的方法也别出心裁。例如说,一定要保持在某个温度,花才能开最久……所以冬天最适合拿流星当家里摆饰。」

「喵哇~……」纱利雅睁大眼睛看着流星。

『那、我买一束。』

「咪?!纱利雅不想买……」

『我想买给纱利雅啊。老板、麻烦一下。』

抱着流星的特制花瓶,纱利雅走路也非常小心的看着它。

『刚刚老板说不用特别小心,只要花瓶别掉下去就好了。也不用浇水。』

「呵呵~谢谢库拉比司喵~」

『还好啦、一朵花而已……』

「可惜~流星花只会开一个星期……」

『嗯,记的没错的话,好象也不算短啰。』

「喵~?」

『有些花只开一个晚上呢。』

「喵呜……」

说完,纱利雅抱的更紧。

黄昏了,纱利雅说、要到教堂后面的神殿去看夕阳。

「……好漂亮呢~」

『嗯。』

还记得,第一次带我来看夕阳的是妃亚,

还在这里遇到拉司蒂,

妃亚说,这里是她的秘密,

大家都知道的话,就变成共有的秘密。

夕阳的柔柔火焰,让我有股冲动,想把好多好多事情,在这里喊叫出来,

没有什么用,对,没有用。

可是,我把秘密交给了夕阳,

只要喊了,夕阳好象会帮我分担一点重量。

不知道妃亚跟拉司蒂有没有这种感觉呢?

不知道妃亚跟拉司蒂有没有喊过秘密呢?

夕阳知道好多人的秘密,可它还是依然东升西落,什么都不说。

……也想带阿露缇来看。

『纱利雅、你有把秘密说给夕阳听过吗?』

「没有~纱利雅想现在说~」

『耶?!可是我在这里……』

纱利雅摇头:「没关系~纱利雅也要把秘密说给库拉比司听……」纱利雅深吸口气,大喊:

「纱利雅喜欢库拉比司~!好喜欢好喜欢~!!」

不知道是不是夕阳的关系,我跟纱利雅都脸红了。

『呃、哇!』我急忙转过头去。

我们之间沉默。

夕阳在短短几秒之内下山,四周暗下来了。

我还是不敢回头,心跳的好快。

「纱利雅……对不起妃亚。」

「可是纱利雅……真的好喜欢库拉比司喔……」

「如果纱利雅是一只猫的话,库拉比司……会喜欢纱利雅吗?」

……咦?

「纱利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再见到库拉比司了……」

『……什么?』

我猛的回头。

隐约看见纱利雅半透明的身体,渐渐消失。

纱利雅的头上多了猫耳朵。

以流星为名字的花儿,掉落地面。

中间的短短距离,真的好象天空上的流星,坠落地面。

闪着滴滴的水光,花儿奋不顾身的跳下。

陶瓷作成的花瓶没有破,流星的光芒已经暗灭。

纱利雅消失无踪。

第五十二小节

又过一天。

模糊记得,昨天好象发生一件很重大的事情,

忘记了。

记得出去吃了冰淇淋,记得好象买了一束花。

记得到神殿看夕阳……

跟谁?好象有谁的影子在。

而后来呢?

怎么回到酒吧里,我的房间的?

……忘记了。

对了,问妃亚说不定会知道。

起床、跑下楼,妃亚已经起来,穿上平时的任务服,将桌子椅子排列整齐,准备开店。

『好很多了?』

「嗯、好很多了。」妃亚腼腆的笑。「现在开始要把我以前没做的部分补回来!」

『呵……别太勉强。』

「不会啦~」

『对了、妃亚,』

「嗯?」

『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怎么回来的?』

「怎么回来?……不是从大门回来吗?这什么怪问题啊。」

『不、我的意思是说,我昨天、呃、是不是有谁带我回来?什么时候回来的?』

「……谁带你回来啊……」妃亚想想,说:「不知道耶。我昨天没看见,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嗯啊……』

「怎么了?」

『没有,突然觉得忘记什么事情了。』

「唉唷~库拉……」

「库拉……嗯?」

妃亚的嘴形停在拉,该不会忘记我的名字吧。

『库拉比司。』

「嗯,库拉比司,呵呵……」妃亚苦笑:「库拉比司老了吗?忘记的特别快喔。」

『你说什么啊?我本来就很老了不是吗?』

「不过才大我几岁而已,喊自己老的话,小心挨打喔。」

『……咦?』

喀!阿姨从背后出现,打了我一拳。

「是啊~库拉比司。你老了的话,我该怎么办啊?」

『呃、是的。』

「帮妃亚排桌椅吧,今天我们还是要努力喔。」

「嗯!」

忘记了?

妃亚忘记我的秘密了?

难道是昨天喝的药……

药?谁给的药?

茫茫的看着窗外想,想不起来。

记忆缺了一个洞,我的思绪往那个洞钻。

钻不到底,碰不到墙。

思绪迷了路,分辨不出方向。

「喵~」忽然听见猫的声音。

从哪边传来的?好象是更深的地方。

「库拉比司!不要窝在那边偷懒!」妃亚大叫。

『喔……喔!』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的雪,悄悄的停了。

教士说,教宗从王都寄信来,

说要把阿露缇移到教堂去,用铁链捆绑起来,免得它挣脱封印,又跑出来害人。

『教宗寄来的信啊……那、有没有拉司蒂寄来的?!』

教士摇头,说:「抱歉没有。」

我也跟着镇里的人,参加搬移阿露缇的行动。

到了放置阿露缇的空屋,教士要我仔细观察看看,跟上次有没有不同。

『嗯……看不出来耶……』我绕着阿露缇,从头到脚仔细的看。

『要说有的话,好象是水晶的颜色变深了一点……』

「?!」教士脸色大变。

『怎么了?』

「……根据教宗先生说,颜色变深就是封印被渗透的征兆……快!我们快开始!」

拿推车过来,先铺上一层布之后,再将阿露缇慢慢的推倒,躺在推车上面。

接着布盖起来,大伙前面拉着后面推着,一步一步将阿露缇推往教堂。

上教堂前的阶梯,我们特别小心,这个时候也用到更多人力,将推车抬起来,抬过阶梯,上去之后再推进教堂。推到教堂的十字架面前,我们停下推车,扶起阿露缇。

『接下来呢?』

「要绑起来,然后粘贴这张卡片。」

『卡片?』

教士拿出一张白色的卡片,交给我看,

上面印着金色的天使,天使有六只翼,头发跟眼睛都是红色的,

天使的表情有点悲伤,她的手上拿着……好象是符德鲁琴的东西,

动作像是正在弹奏符德鲁琴一样,卡片做的很细致,我可以数印在卡片上的琴键,

多了一个音,是画错了吗?

多了一个升Mi。

「教宗先生还特别注明,这个卡片要由你粘贴。」教士说。

镇民将阿露缇摆好,她的脸正朝向我们,朝向教堂的大门。

『贴在哪里?』

「都可以。」

那么,贴在胸前吧。

走近阿露缇,站在旁边的镇民退开,

粘贴这张卡片的话,就可以真正封印阿露缇了?

她不会再醒过来了?

没有机会了?

手迟疑了。

阿露缇的手握住我的手。

『?!』

「好久不见、想我吗?」堕天使的声音响起,他睁开眼睛。

他手一扯,我飞出几公尺,撞上教堂大门,门被我撞下半扇。

『呜啊!卡片!』手一松,卡片从我手中飞出去。封印的水晶被堕天使震碎,「还没完!乐师!才刚开始!」他猛张开六只翅膀,黑色的翅膀,旁边的镇民被黑翼挥动的疾风吹开,挂着的十字架掉下,高处的彩绘玻璃也碎了,教士也被疾风吹得撞上长椅,黑色的羽翼再动一次,这教堂就要毁了。

眨眼的瞬间,离我远远的他突然现身在我的眼前,我想要逃,他的手更快一步的抓上我的头,往后一丢,这次撞上十字架。十字架没有断,我的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呼吸被流出的血呛到,咳出来的血也红有黑。

「你还不会太早死,放心,我们还可以好好的玩。」

他的身边绕着一群红色的电流,表情狰狞,生气吗?呵……

手在发抖,脚也在发抖,我缓缓站起来,抬头看见他将手伸直,手心对准我。我直觉的想用手防御,可是不如我想的一样,他又冲过来,手撞进胸口,我被压进墙壁里。

痛!我喊不出来。

「呵呵……这次不会像以前一样了……」

用力张开眼睛,与金色的瞳孔正对着,这次我终于要死了?

……糟糕了、嘿。

我看见教士,手上拿着卡片,向他的黑色羽翼用力一挥———

「呃啊啊啊啊啊啊!!!!」

他的六只黑色翅膀,被教士斩断三翅,

伤口喷血,出来的血也是黑色的。

他的力量变小,慢慢放开我。

教士再斩断剩下的三翼,他跪了下来。

掉下来的翅膀还在动,教士呼唤没昏倒的镇民,拿钉子钉在地上。

「库拉比司!库拉比司!!还可以说话吗?!」

我昏过去。

第五十三小节

「没事吧?」

眼睛习惯光线以后,我看到教士先生。

我还躺在教堂里,教堂的圆顶上,有神与天使的绘画。

画的主题,听教士说,是浩劫战争,

天使与人类的战争。

而神放弃维持和平。

神吗……?

「库拉比司,你的身体没事了?」

『嗯,没事。』我坐起来,『阿露缇呢?』

「……看吧。」

教士往我背后指,我转头去看。

阿露缇被铁链重重锁住,绑在十字架上。

胸前贴着卡片,砍下的翅膀用木桩钉住。

『……』

「这样他就不能动了。」教士说:「他还可以说话。」

『嗯……』

「库拉比司,你的身体……」

『真的没事、没问题的。』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

『那是?……啊。』

我了解教士不多说的原因,

他看见我的身体……自行撤消的过程。

『……抱歉,一直没告诉您……』

「喔、不。」

『还有谁看到了吗?』

「没有。当你的身体开始……开始……收回自己的血,我发现之后,就支开其他人了。」

『谢谢。』

「不过为什么?你的身体……」

『啊啊,这是一个老故事了。』

我说了,全部都说了。

是不是因为惊吓过度才说的呢?

还是因为,教士让我感觉到他的善意,我才说的?

说完以后,教士一如往常的冷静。

低头沉思,沙哑的声音偶尔若有领悟的同意几声。

教士的头发已经白了,

教士老了,我也老了,

我甚至比教士老两倍,

可是,这位长者的深沉让我觉得,我还是个年轻人,

我多少也变得深沉了吧?

「……」教士不发一语。

『那我先回去了、可以吗?』

「啊,你的身体还没完全撤消吧?」

『它好的很快呢。』

「那边还有一点血迹……是你的……可是没有回来。」

『还有?』我看过去,在我刚刚被压进的墙上,的确贴着红色的血,血滴顺流到地上。有一些朝着我的方向过来。好象是半途就耗尽力气,走了一小短距离之后,就没有再靠过来了。

『嗯啊,没关系。那点血只要多吃东西,过几天就会再生出来了。』

又过了和平的一天,我若无其事的勤快任务着,

当时看见我受伤的村民,也纷纷过来问候我的伤势,

我说不要紧,妃亚可是吓了一大跳。

「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怕你担心嘛……哈哈……』

「这不是哈哈就可以解决的!库拉、呃、库拉比司!」

『嗯,我知道啦……』抓抓头,我说:『那我该怎么办?』

「啊?耶?嗯……这个嘛……」

『?』

「伤口还会痛吗?」

『不会啊。』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嗯……有时候会头晕吧,一点点而已。』

「……喔……」妃亚嘟着嘴巴看我。

『哎唷~真的没事啦~』

「……」

『我现在不就是生龙活虎的吗?没事没事~』

「好吧……」

『呵呵,妃亚好象笨蛋一样呢。』

「———什么?!」

『这是前几天的回礼,呵~』

「你才是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两个感情越吵越好啊~」镇民B危险发言。

「没有没有没有!」

『好凶啊~我好怕喔~』

「欠打!」咚!不是妃亚的拳头发出声音,而是我的人飞出去、撞到桌子的声音。

「笨!蛋!」

『呃……我还是病人耶……』

晚上,我和妃亚收店的时候,教士叩门拜访。

『啊……我们休息了喔。』

「库拉比司,我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

『消息?』

「嗯……出来一下好吗?」

『啊、等等。』我回头对妃亚说:『妃亚,我先出去一下。』

「快点回来喔,这边还有碗盘要处理。」

『好。』

关上门,我和教士在酒吧的招牌下站着,

招牌上有灯照明,等一下妃亚就会关了。

『请说。』

「拉司蒂要回来了。」

『真的?!』

「嗯、我刚接到信,第一时间就来通知你。」

『……太好了。』

「放心吧,信上说一切平安。而且拉司蒂学到很多东西,教宗会亲自送她们回来的。」

『嗯!那、我先回去收拾啰!』

「……嗯。」

我停下,『有什么还没说的吗?』

「不、没有了。」

『嗯~』

「我等等会把这边的情况,写信过去。而他们在途中收到。还有你的事情……」

『那个啊,没什么没什么~写上去没关系啊~』

「……你的情况,或许教宗先生有办法……」

『这种情况啊……其实没办法也没有关系啦……』

『我都已经活过两百年,习惯了习惯了、嘿。』

「很辛苦吧?」

『呃……一开始的确很辛苦啦……不过总算是过去了。现在,我可以活的比较开心。』

「现在啊……」

『嗯,现在。不一定比过去好,也不一定比未来难过的现在。』

「……」

『阿露缇她教过我,这里、那里、还有另一端。我们所身处的这里,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

只是一个临时的停留,应该是一个学校,或者是一个转戾点。

我们在这里学习,等待下一次更上层楼。我们不为什么活着,但是我们不怕死亡。』

「……活着是过程,死是一种形式上的转换。」

『好象差不多耶,我也不是很懂。』我笑说:『只是,感觉起来像这样子。』

『我的身体与我的心,我的想法与我的手。

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我可以弹琴、我可以创造、我可以快乐、我可以悲伤……

死了以后,能不能够再做这些事情呢?』

「人死了以后,根据灵魂的罪轻或重,审判到天堂或者地狱。」

『所以说嘛,天堂跟地狱到底是什么?我见过吗?我去过吗?』

「或许,你已经去过了,可是你忘记了。」

『忘了就好,忘了就别管它。反正我还不急着向天上的神报到,我也不想跟地下的什么聊天。

我想做我自己,并不是因为我是库拉比司,所以我只能做库拉比司……那是因为,

我本来就是库拉比司,不管怎么做,我都是库拉比司。』

「你看开了。」

『这才是宗教的真正意义吧。』

「恭喜。」

『是啊、我有时会像这样发疯几句,别理我~我今天太高兴了。』

「不,你真的活了两百年。」

『这些东西不用活两百年的,两百年的代价才没那么简单、呵~』

第五十四小节

打开酒吧的门。

就算是拉司蒂离开的第五天,今天仍然是美好的一天。

早晨清新的空气仍然没有改变,冷冽的寒风也还在,

算一算,春天也该来了吧。

接下来是夏天,还有秋天,

然后回到冬天。

到处都是一个循环,圆形可以套在世界上任一个角落。

「别站着发呆,快点开店了!」妃亚在后面大吼。

『来了来了……』

虽然早早开店,不过都是快中午才有人。

冬天是农人的休息季节,是一年当中唯一可以睡晚的季节。

我后来听说,冬天也有冬天要做的事。

例如计算今年所得,今年有没有虫害,

还有明年要做什么,测试地力有多少,要不要洒肥料、除草除虫药,

还有好多事情……

嗯、开始任务吧。

今天我的任务是整理地下货仓,一些快要不行的蔬果要拿出来,其他还可以的放深一点,

从外到内的顺序要随着食物保存期限排列,这样才不会放坏了什么。有一样东西坏掉的话,

一定要赶快拿出来,否则整个地下室会充满恶心的味道。

嗯,这个梨子过几天就会坏掉,塞进口袋等等当点心。

如果今天有特别菜单或者特价的话,则先将需要的材料拿出来,而且拿平常的两倍。

就算没有用完也可以用促销的方法配套消耗。特别菜单通常会看季节与菜价。

还会问客人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库拉比司司~」妃亚从地下室入口叫我,声音在墙壁与墙壁之间反弹。

『在~我没有偷懒懒~』

「你说什么么~?」

『没有有~』

「有人跟我说一件事喔喔~」

『什么么~?』

「拉司蒂回来啰啰~」

『回来了?!』我冲到地下室的出口。

「对、有人说在教堂前广场看见她,一起去看?」

『当然!』

我们跟阿姨请假,也不管阿姨有没有答应就跑。

拉司蒂、嘿、拉司蒂回来了,

她可回来了。

跑到广场前,已经有一群人围在结冰的喷水池前骚动,

挤进去,抬头看,拉司蒂站在教堂前面。

『拉司蒂~!』我挥手喊。

……情况好象有点不对?

有卫兵站在上教堂的阶梯,不准人上去,

教宗站在拉司蒂左后方,架着符德鲁琴,一副正要弹的样子,

教士也在上面,与卫兵的队长讲话。

拉司蒂好象没听见我说话,我圈着手再喊一次:『拉司蒂!!』

这次拉司蒂听见了,看到我这边,勉为其难的笑了笑。

……奇怪?

教士也看见我,于是走下来,对我说:

「来的刚好,正好需要你的帮忙。」

『帮忙?帮什么忙?』

「……」

『嗯?』

「先来就对了。」

教士硬拉着我上去,可是我没有逃的意思,

不过上去就能跟拉司蒂说话了,我也不好说什么,

教士拉的很紧,真的有怕我逃走的感觉。

拜托,我不会逃啦。

卫兵没有挡住我们,我们走上梯子。

「教宗先生,库拉比司来了。」教士说。

「好。」教宗走过来,笑说:「果然还是你最适合弹符德鲁琴。」

『呃……哈哈。』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由于时间紧迫,我说重点,你先听。」

『嗯。』

「第一,堕天使逃出来了。」

『啊?!不是已经……』

「对,本来已经封住了。可是那只是临时的,他出来了。」

『哪里?在哪里?』

「这个不能说,接下来第二点。」

『……嗯。』

「拉司蒂要用天使之力唱歌,你来弹琴。」

『用天使之力?』

「嗯,为了中和,所以要将拉司蒂体内的天使之力全部释放出来。」

『全部释放出来的话……拉司蒂会怎样?』

「……」教宗沉默。

『……请回答我,我一定要知道。』

「……」

『请回答我!拜托!请告诉我!!』

「释放出来的话,拉司蒂体内就不会有天使的力量,可以完全像一般人。」

『可是、拉司蒂现在是倚赖天使的力量活着的……!』

「你过来一下……这边交给你们了。」

教宗拽我的手,『去哪里?!』「教堂。」

『不要!』「来就是了。」

我说什么也不要,我只想立刻带走拉司蒂,

『拉司蒂!!』我叫着,可是拉司蒂连一步也不动,右脸侧看着我。

……她在哭……

教士走过去,跟拉司蒂说了什么,然后拉司蒂背对我。

等等!拉司蒂!

教士牵着一个老婆婆,头上身上全盖了镶金边黑色布块,露出下半边脸,牵到符德鲁琴面前。

伸手想碰到拉司蒂,可是我离她越来越远。

拉司蒂的身影在我的指缝间,

好小。

拉进教堂,教宗放开我的手。

第一个反应———我要撞开教宗。

可是教宗只消手一侧推,我被强劲的力量推开。

『……不会吧?!力量看起来没有实际那么大啊?!』

「力量不只是表面上的。」教宗说,挡在教堂的门前,不让我出去。

『让开!你们不能让拉司蒂做这种事!……』

「你给我停下来!!!」

教宗生气大吼,令人耳膜发痛。

「……转身看看阿露缇˙榭玛吧。」

『……?』我回头。

———映入眼前的,一片黑。

不是眼睛闭起来,不是我昏倒,也不是晚上有人关掉电灯,

是地板、墙壁、衍伸至天花板都是黑的。

黑的好空洞,黑的好深。

「不要去碰,那是真的洞。」

『?!』

我不相信那是个洞,伸手摸进口袋,摸到一个圆球,

拿出一看,是颗梨子。

随手一抛,梨子掉落,

掉落、掉落、掉落、掉落,

掉到看不见的地方,

没有回音,没有碰到底。

阿露缇呢?!

阿露缇还在原本的位置,背后的白色十字架染成黑色,

身上的服饰也染黑了,原本贴着的卡片也黑了,

只剩下阿露缇的脸还没有被染黑,

看起来简直像是,吊在夜空中的人脸。

如果不是旁边勉强有光线照进来,绝对看不出来阿露缇的身体还在,

不过光线也掉进黑洞里了。

「再过不久,等阿露缇˙榭玛完全被吞噬的时候,这个镇也会被吞噬。」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说不出话。

「考虑清楚……拉司蒂是为了救大家。」

『好乱……真的好乱……』

「……」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坐下来听,已经开始唱了。」

『?!……』心里揪了一下……坐下。

「这是为了大家,忍耐点,库拉比司。」

瞄向背后的黑洞,慢慢的,正在缩小。

『拉司蒂正在唱歌吧?』

「嗯。」

『她最喜欢唱歌了……从她不能说话开始,唱歌是她表达感觉的一种方式。』

「……」

『第一次听到她的歌声时,我就觉得有种感觉……而天使的羽毛也兴奋的闪动,大概是因为拉司蒂的歌声里面,有天使的力量吧?』

『但我不这么认为啊。』

『拉司蒂的歌声,就算没有天使的力量,也一样很好听的。她可以唱到人心里面,因为她也是用心去唱歌的。』

「……」

『既然她那么喜欢唱歌,那就给她唱歌的权利嘛!……』

我有点激动,泪水好快的充满眼框:『为什么、为什么还会有,唱最后一首歌的事情存在?!』

我跳起来,撞开教堂的门。「喂!你……!」教宗来不及挡住我。

我看见。

伴奏的人,手指停在键盘上面,

这一首曲子已经退出了?

拉司蒂也不再开口,

这首歌,已经唱完了?

她在哭,拉司蒂在哭。

拉司蒂转身,向我跑来,我也跑过去。

我抱住她了,她也抱住我了。

在秒针停留的那一滴滴瞬间。

大钟的齿轮运行,指针跳跃到下一格。

我的手中只剩天使遗落的羽毛。

第五十五小节˙终篇

……

睡了多久了?

之后,我记得,回到湖边空无一物营地,躺下。

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下。

睡了多久了?

……不知道……

只记得,我好象做了一个梦。

梦里,拉司蒂跟我说了好多话。

然后……

然后……

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好象是在什么时候,一天前、或两天以前吧,

模糊看见阿露缇跟着商队,走到下一个城镇去。

要去哪里呢?

……

再也睡不着,于是起来,拖着身体,走回佛邸邮镇。

奇怪、身体好重。

睡太多天了吗?

『啊!』我在石梯上跌倒,左手手心被锐利的石块擦伤,血从伤口的细缝里钻出来。

我没有做动作,血慢慢聚成一滴,圆滚滚的样子,手一斜,血滴了下去,在手上画一条淡淡的红。

血滴在地上、破裂。

……

不管它,我爬上阶梯。

接近清晨,街上没有人。

天气好象又冷了一点,吐出的热气变成白雾。

手心的伤有点痛,相握在脸前,呼点热量进去。

藉着微量的光线,我得以在镇上走动。

青蓝色的天空反射青蓝色的光,雪也是青蓝色的。

每家屋顶或多或少,都积了雪,

道路上的雪已经溶化了,水流进石缝间,随着地形自然流去。

走到纱利雅的威乐丝魔法店,

想到猫跟水晶球。

……

走过妃亚家的旅馆兼酒吧,

想到饭团跟缎带。

……

走过公园,

想起阿露缇跟月亮。

……

终于,绕一圈,走到喷水池前广场,喷水池的水已经结冰了,

符德鲁琴应该在里面。

拉司蒂不见以后,

我把符德鲁琴,丢到喷水池里。

『乐曲……根本不能给人带来幸福!!』

符德鲁琴摔进水中,还有一声三和弦,

两分音符的Do、Re、Fa。

不适合用在高兴的曲子里。

可是那天,拉司蒂唱的曲子里,有这个和弦。

……

喷水池。

想起拉司蒂和我的演奏会。

一起努力过的曲子……

“圣地”

“TwoDestiny”

“珍贵的宝石”

“伸出你的手”

……

…………

………………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我跳进喷水池,冰结的并不是很厚。

手挖开冰,好冷、

在冰水里面摸索符德鲁琴,好痛、大概会冻伤吧。

找到了。

捞起来,看着它,

按一个键,Do……

还可以用。

走出水池,坐在边缘,符德鲁琴放在膝上,

弹奏一个人的“圣地”。

……

弹着弹着,脸好冷,

原来脸上有水,刚刚跳下去的水花溅起来,泼到脸上了。

……

……水怎么越来越多呢?

集成一滴,掉下去,在符德鲁琴上散开。

……

水是热的,从眼睛流出来的吗?

好温暖……像初升的朝阳一样……

……

「弹的不错喔,乐师。」

抬头———看见妃亚,拿杯热可可。

「请你。天气这么冷,还在这里弹琴。」妃亚眯着眼睛笑了。

『……谢谢……』

接过杯子,烫的差点拿不住。

「啊!小心点!」

『嗯。』

杯子握在手上。

热气飘出来,没多久消散。

一口气饮下。

「耶?!很烫吧?!」

『不要紧……咳、咳!』

「看吧、我就说很烫,现在呛到喉咙了吧。」

妃亚坐在我旁边,帮我拍背。

『……谢谢。』

「哪里。」妃亚又笑了。

「弹的不错喔,要不要来我们这边当驻店乐师呢?」

[要]

[不要]

……

…………

………………

『不用了,』我笑说:

『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耶?你不是才刚来吗?」

『不……』

「真的?可是,既然找得到这里,不是跟着商团的话、一个人走是相当困难的。你来这里有要找什么东西吗?」

『找东西啊……』

我望着天空,想。

「是啊,说出来看看,我可以帮你带路喔~」

『不用了。』

「耶?!」

『我已经……找到了。』

「嗯?什么东西啊?」

『……很多、很多。』

『……那是、让我一千年都忘不了的一首歌曲。唱它的人已经不在了,不过,她的歌声还在我的记忆里,不停拨放。』

「什么曲子?」

『嗯……怎么说好呢?……是天使唱过的曲子。』

「耶……?那一定很好听吧?」

『对啊。』

我站起来。

『那么,我走了。』杯子还给妃亚,说:『太阳出来了,现在走刚好。』

「可是,雪停了说~从今天开始就是春天了,不留下来逛逛看看再走?」

『不。就是因为雪停了……才适合走。』

「?」

『我的路还长远的很,该早点上路。』

「嗯,再见。」妃亚挥手。

『再见。』

我走向石阶,

离开佛邸邮镇。

耳朵,听见拉司蒂唱歌的声音。



我最喜欢你当我发现的一瞬间

惊讶犹豫心中强烈的悸动

如果我说出了口也许就会破坏了眼前的一切

就用我的心我的眼眸传达给你吧

与你相逢之后

就算有最大的难题我说:就算再难我也不怕」

石阶好短,本来不该很长的吗?

竟然一下子就到底了。



天空吹的风是这样温柔

在这里萌芽的爱情就像是在天使羽毛的光芒包围下

轻轻地被守护着

每天总是这么幸福满满地洋溢着

我不再流下悲伤的眼泪因为我知道你会这样的守护我」

走过营地,还有小湖。

看向那个,她应该会出现的地方,

这个时间,她应该在那里唱歌。



天空吹的风是这样温柔

在这里萌芽的爱情就像是在天使羽毛的光芒包围下

轻轻地被守护着」

回头,望向上方的佛邸邮镇。

什么都看不见,太高了。

……我在期待什么呢?……

向前走吧,不会有人叫我的。



长长的故事到了终点

这个幸福的笑容将会永远在我心中

不管走到那里我都要紧紧地保护着」

这个世界不是终点,也不是起点。

始终是一个转折点。

我们只是短暂的在这里学习,在这里暂停,

下一个目标呢?

……

应该是那里吧。

『有天使歌声的地方。』——

最终结局

……

离开佛邸邮镇以后,我继续我的旅行。

这个旅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退出。

不过快了,身体可以感觉得到。

渐渐的老化了。

我的外表看不出来,可是行动渐渐迟缓、沉重。

不行。

我要找到一个地方,

直到那个地方,我才肯停止。

喘着气,我到了那个地方。

太阳下山,生火,我坐在火堆面前。

……

有点冷,丢些木柴进去。

……

越来越冷,从行李中拿一条毛毯,紧紧裹着,

总算暖了点,我开始打盹。

……

……梦见一场演唱会。

是我弹奏,莎菲跟克丽诺恩合唱的一首歌。

我们获得冠军。

……

又一阵冷风,微微睁开眼睛,再拉紧毯子,仍嫌不够。

已经没有多余的木柴,放任火焰缩小。

……

好温暖。

不是火焰,也不是毛毯,

是人的体温,她从背后抱着我,分给我她的温度。

……

『……莎菲?』

「嗯。」

……

『让你久等了。』

仅剩的小火苗熄灭,我闭上眼睛——

AS天使小夜曲~remix~

全文完1.003955000395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