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法连篇 第八话

「差不多可以请你们说明一下事情的原委了吧?」

就在日本人决定好未来工作方针的隔天。

大家一起吃完早餐后,宏代表大家开门见山地询问。

「对喔,差不多该把整件事告诉你们了。」

「铎卡爵士!?」

「莉娜,叫在下铎尔,不需要加爵士两个字。」

在这段习以为常的互动后,铎卡转向宏一行人。蕾娜所以想制止铎卡,似乎并不是反对他说出这件事。

「在告诉你们之前,在下想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大约一个半月前,出现大批毒狼时,是宏大人调剂解毒药水的吗?」

「……我想你们已经掌握了确切证据,我就老实说了,那时候调剂药水的人就是我。我大概调剂了三百瓶又多一点。」

宏老实地回答铎卡的疑问。

听到宏这么说,艾莉丝和铎卡的态度明显起了变化。

尤其是艾莉丝,她似乎有话想说,但顾虑到蕾娜之前闯的祸以及其他诸多关照,如果再作要求就太厚脸皮了,所以变得欲言又止。

看到她的样子,春菜判断这样下去谈不到重点,所以直接询问:

「宏同学调剂药水的事,和你们被皮雅拉诺克抓住的事有关联吗?」

「没有直接的关系。不过可能严重影响到今后的局势发展。」

「会很棘手吗?」

「非常棘手。」

虽然早在他们预料之中,但听到对方回覆得如此干脆,春菜和宏反而不知道该如伺反应。

铎卡见状露出苦笑,先在脑中统整出需要的情报。

他思考着该从哪里说起,如果不明确说出自己的身分,应该很难获得对方的协助。

从这两个人的态度来看,应该多少臆测到自己的身分了,不过他们并未握有证据。真琴似乎也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们。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阵子观察下来,他们并没有要和自己为敌的意思。

而且,先不论真琴和达也,剩下的三个人明显缺乏恶意欺瞒别人的才能。

由于澪不常说话,所以铎卡对她的了解不深。姑且不提渖,剩下的两个人虽然十分机灵,而且头脑聪明,警戒心强,但是本性相当善良,也可以说是和平主义者。他们似乎不会抱持着「被别人背叛之前,先背叛他」这种想法。

应该可以信任他们的品性吧。

他们看起来也能够保守秘密。

不过,也因为他们个性善良,在演技方面应该就不太能信任。

虽然不至于轻易被套出话来,但应该很难面不改色地说谎。

不过,即使考虑了这么多,他们也不像蕾娜那样老实过头吧。

直率的确是蕾娜的优点,但也伴随着容易产生刻板印象、难以察觉他人的心思和无法隐瞒任何事等缺点。

由于她非常一板一眼,不懂变通,所以不至于被他人给轻易误导;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只要她对一件事情深信不疑,就很难改变了。

同时,她也不擅于处理战斗之外的突发状况。

不过,蕾娜并非一无是处。

由于她年纪尚轻加上率直的个性,并不擅长打心理战和进行交涉,但和靠家世或父母的功绩而获得这个身分与职位的人相比,她已经算是表现得不错了。

至于她让宏崩溃的事件,也是因为当时能制止她的人都无法及时反应所致。

毕竟她也是位刚成年的小女孩,累积一些经验后就会成长,姬也知道自己的缺点,已经在努力改善了,还是多多担待吧。

最重要的是,宏这个被害人都不愿意严惩她了,自己若是不顾这点,迳自责罚她,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当然,前提是同样的错不能再犯第二次。

将两人和自己部下的精神层面比较后,铎卡决定把自己的身分等事情全盘托出。

「你决定好要说什么了吗?」

「嗯,在下现在所说的事,请各位务必严格保密。」

「铎卡爵士!我不反对你说这件事!但你打算在这种房间里,把所有的事说出来吗!?」

「刚刚告诉过你,请叫在下铎尔。」

「这一点也不重要!谁知道这里会不会隔墙有耳!请不要在这里把那件事说出来!」

「这方面我们都有防备了,别担心啦。」

听到宏这么说,艾莉丝闭上眼睛,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整个工房布下了等级相当高的遮音、防窃听、防透视结界。不只工房,这个房间也是。是谁布下的呢?」

「工房的部分是靠宏同学制作的道具。一开始是由我负责每天布下结界,但是每天都要这么做实在太麻烦了,于是我就直接请宏同学制作道具。」

「房间是我和澪分担处理的,不然长时间讨论事情会有点辛苦。我之前有对这个房间施展过解除魔法,应该不用担心有被设机关吧?」

达也针对艾莉丝和春菜的对话补充说明。

听到他这么说,铎卡和蕾娜都露出敬佩的表情。

为什么他们要在此大费周章,当然是为了保护个人情资。

尤其是宏的情资泄漏出去就不好了,说不定会导致国与国之间权力失衡。

虽然当事者觉得这么做有些大惊小怪,但宏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制作能力不能被其他人发现。

「所以,基本上应该可以避免窃听,就请你们把该说的都说一说吧。」

「宏同学,你说话可以再文雅一点啦。」

铎卡听到宏和春菜的一搭一唱,忍不住露出苦笑,他按部就班地将三人的身分以及王室的基础知识全盘托出。

艾莉丝将谈话的任务完全交给铎卡,并没有插嘴。而蕾娜则认同刚刚对话的内容,所以没有特地陈述自己的意见。

被蕾娜称为公主殿下的艾莉丝,是这个国家的第五公主,也是家中的老么。就血统上来说,她是正室所生的次女。在主要由男性继承王位的法连王室之中,虽然继承顺位低,但艾莉丝仍拥有王室继承权。会有如此特例的机制,是受到她特别的身分所带来的影响。

法连由男性继承王位是有理由的,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理,公主所生的孩子,无法遗传到王室流传下来的血统魔法。

但是『具有血统魔法的王子所生的孩子,不论男女都会继承血统魔法』。

因此,侧室所生的男孩受到重视的程度,远大于正室所生的女孩。

顺带一提,王室在别的国家出生的婴儿,就无法继承到血统魔法。而且不只法连有这种情况。

虽然理由不明,但一般的解释是因为庇佑每个国家的神不一样。

再补充一点,如果入赘他国,离开王室的男人所生的小孩,也不会继承到血统魔法。这一点也是各国共通的。

不过,为什么艾莉丝可以获得继承权呢?

这与她现在担任姬巫女一职关系密切。

法连的姬巫女,是听取国家的守护神·阿尔费米娜女神的神谕,或是藉由自己的身体和魔力做媒介,施展女神之力,是名副其实的灵媒。

虽然原因不明,但只有担任此一职务的女孩,能够生出继承血统魔法的子嗣。当然,就算是身为姬巫女,只要在法连以外的国家产子,她的子女仍然不会承袭血统魔法。

另外,法连从平民百姓到孤儿都有姓氏,王家成员却没有。因为王室一族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无须和他人区分。

不只是法连,具有悠长历史的国家中,就有许多国家的王室不具姓氏,或许是为了仿效历史最悠久的法连吧。

「听你这么说,她的地位似乎十分重要,但是侍卫却只有铎卡先生和蕾娜小姐,不会有些说不过去吗?」

「应该有什么原因吧。这样听下来,每一代应该不只有一位姬巫女?」

「而且,继承权应该不会归属于特定的人吧?」

听完整个说明,春菜这么提问后,宏和达也一并说出了各自的观点。

「嗯,你们说的没错,公主殿下确实力量强大;不仅是这一代,至少前五代都没有人能与她并驾齐驱。不过,就担任姬巫女一职来看,有两位比她年长、尚未出嫁的公主也都能够出任。」

「而且,担任姬巫女的公主,被禁止干预政治。为了以防万一,被列为姬巫女的人选还是会学习一定程度的治国之术,但几乎都派不上用场。」

铎卡解释后,蕾娜进行补充说明。也就是说,姬巫女在政治上毫无价值,又能够被取代。所以,艾莉丝的存在并没有那么重耍。

而且她一天中大半的时间都待在戒备森严的阿尔费米娜神殿之中,剩下的时间也在王宫中度过,所以并不需要太多专属的侍卫。

再加上,就战斗能力而言,铎卡和蕾娜都是这个国家的佼佼者,铎卡就连在政界也极具影响力。

除此之外,在艾莉丝就任姬巫女之前,她的随身侍女是位问题人物。由于外表丝毫看不出破绽,所以她恶劣的行径反而让大家怪罪到艾莉丝头上,这也是艾莉丝随侍不多的原因。

因为那位侍女,除了王族以及部分关系人士,大家对艾莉丝的评价都奇差无比。除了像蕾娜一样从以前就待在艾莉丝身边的人之外,大家都不愿意随侍在她的身旁,因此难以调度人力。

「总觉得听起来很可疑。」

「国王怎么会挑选这种怪人当女儿的侍女呢?他没有那么没眼光吧?」

从乌鲁斯的治安、统治情况、传言等拼凑出的国王形象,实在难以与艾莉丝遭遇的状况联想在一起。

这部份让春菜感到不太对劲,有些难以释怀。

「嗯,是有诸多台面下的问题。关于这起事件,堪称是整个国家的污点,详细我就不多说了。不过大约五年前,在为她挑选侍女的时候,国内出现了大量巨型魔物,那段时期没办法多放心思在人事调度上,就被趁虚而入了。」

听到出现了大量巨型魔物这句话,大家瞬间恍然大悟。

在游戏中,这样的事件被称为官方活动,常常会举行。

尤其是游戏中出现大量魔物的活动,有时候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都无法完全驱除,而且会愈来愈难对付,对各处造成影响,让人不禁想抱怨这个游戏太麻烦了。

再加上,与游戏不同,法连没有那么多可以协助驱逐魔物的冒险者。

想当然尔,事情愈拖愈久,受害范围也不断扩大,最后总算将魔物驱逐到低于警戒线后,还需要规划防灾对策,十分忙碌。许多没有那么紧急的案件可能就会疏漏掉。

「……原来如此。这种比较深入的事情,我们知道愈少愈好吧。现在那个人已经和艾莉丝无关了吧?」

「她已经被处刑了。只要她没有化为不死生物复活,应该就不会再和我们扯上关系。」

听到铎卡这么说,宏和春菜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询问原因后,原来当艾莉丝决定就任姬巫女时,那名侍女企图毒杀艾莉丝未遂。

那名侍女似乎也是遭人设计的,但不仅如此,也有人将她没有好好侍奉艾莉丝,反而不断欺负她的事情秉报上级,就算没有发生毒杀事件,她也迟早会被处刑。

虽然在这个国家要合法执行死刑很难,但这次受害的是王族,而且她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年幼公主的所做所为,已经近乎虐待了。

另外,有一个男人也被流放了。他解雇了数名企图将这件事情往上禀报的家教老师,隐匿了整起事件。虽然那名男人握有一定程度的权限,但位阶并没有高到可以决定国家中枢的裁量,而这个人当时似乎是遭到洗脑。

「早知道不管是什么人,我都该好好控管他们的……」

「不不不,虽然我不知道蕾娜小姐是几岁开始待在艾莉丝身边的,但没有人会把控管的权力交给未满十岁的小孩吧。」

「不过,艾儿的年纪比我想像得还要小呢。」

「我也是,她应该比我还要稳重吧?」

「宫中有很多位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子女,虽然与我同年,但个个都比我稳重许多唷!」

「但也要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呢。」

听到蕾娜的话,大家都用「轮不到你来说吧」的眼神望着她。

「回归正题吧。」

听到达也这么催促,铎卡点点头,继续说了下去。

「现在除了艾莉丝殿下之外,直系的二公主殿下和旁系的四公主殿下也拥有姬巫女的资格。其中,二公主殿下和艾莉丝殿下感情很好,二公主殿下和四公主殿下也能和睦共处,但是……」

「艾儿和四公主非常处不来。」

「正确来说,应该是四公主殿下单方面地讨厌艾莉丝殿下。」

真琴说完后,铎卡如此补充说明。

为了证实他们的话,众人将视线转向艾莉丝,得到了她点头承认的回应。艾莉丝的脸上交杂着寂寞与悲伤的神色。

「感觉很复杂啊。」

「有时候我忍不住会想,明明知道容易吵架,为什么还要生那么多小孩呢?竟然还特别娶了个侧室。」

听到澪单纯的询问,大家只能露出苦笑。

老实说,当然只有一名获得继承权的小孩最为理想,就法连来说,只要再多生一个担任姬巫女的小孩,就会是最不易引起纠纷的状况。

但是,如果有任何一方出了事,那就完全无法补救了。

尤其是这个世界的医疗技术并不进步,为保持血脉,势必需要一定数量的继承者。

而且,就算是医疗技术比这个世界发达的日本,也因为少子化而造成皇室面临难以维持男系继承制度的传统,就此看来,就算冒着争夺继承权的风险,还是多生几个孩子比较保险。

而且,关于侧室的部分还混杂了政治因素。

如果是像法连如此庞大的国家,要完全不纳侧室是桕当困难的。

虽然如此,由于澪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而且正值多愁善感的年纪,对于男女交往抱持着种种幻想,也不难理解她会对于与后宫生许多小孩的行为感到生气。

「特别的是,这个国家的王妃和两位侧室的感情良好,除了艾莉丝殿下和四公主殿下之外,每位王子殿下和公主殿下也都能和睦相处,不过……」

「所以艾儿和四公主的不睦才如此引人注目啊,看来应该闹了很久吧。」

「是啊。光是艾莉丝殿下的存在就让她很不高兴,应该没有办法改变了。」

「这样就不高兴啊,还真奇怪。四公主现在几岁呢?」

「今年就十六岁了,是差不多该决定亲事的年纪。」

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相当地尴尬。

「感觉真麻烦啊。」

「嗯,这是目前最棘手的事。而且,四公主殿下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诡异的男人,每天随侍在侧。」

「难道就是他……」

「就是他把我们送去皮雅拉诺克那里。」

听到铎卡直截了当地这么说,日本人们不禁在心里一起呐喊:「这简直超级棘手啊。」



「为了协助我们整理资讯,你可以顺便告诉我们这个国家的王室结构吗?」

一阵沉默之后,春菜开口询问铎卡。

「嗯,首先,最年长的是侧室第一妃子的儿子·亚文王子。今年二十二岁,他预定要赴我们的兄弟国·法尔达尼亚担任亲王,因此不具这个国家的继承权。」

「这样没问题吗?」

「法尔达尼亚本来就是从我国衍生出来的国家。那是第三代国王陛下的弟弟因为不愿争夺继承权,而带着企图拱他为王的亲信,横跨里德纳海到大陆彼岸创立的国家。所以,当该国没有生育男孩的时候,就会派我国王室成员以亲王的身分远赴该国当养子。而且,第一妃就是现任法尔达尼亚国王弟弟的女儿,就血统来说,他到那个国家刚好。」

「王子本人也同意这么做吗?」

「这应该如他所愿吧。亚文王子和该国的第一王位继承人普蕾西亚公主相恋的事十分有名。」

听到蕾娜这么回答达也的问题,日本人们都露出了为他们感到庆幸的神情。

这种牵扯到政策的婚姻,如果当事者能获得幸福是再好不过了。

「回归正题。接下来是侧室第二妃子的女儿,身为第一公主的玛格塔蕾娜,今年二十岁。两年前她嫁给达鲁的王子,最近刚生下了公主,明年就会将孩子带回来亮相了。接下来是王妃殿下的女儿,第二公主艾莲娜,今年十九岁。由于她是法连正室王妃所生的女儿,需要慎重选择对象,现在仍然单身。由于她拥有姬巫女的资格,极有可能下嫁国内的权贵家族。」

铎卡将他提到的人画成家谱。

为了让大家方便理解,他把出嫁的公主画出图外。大家边看图边整理思绪。

「再来是侧室第一妃子的女儿玛莉亚公主,今年十八岁。在真琴到这里来之前,嫁给了担任马尔克特国宰相的王弟殿下。」

又是一位离开王室的公主。铎卡一样把她画在家谱之外,拉出一条线标示起来后,继续画着家谱。

「再来就是刚刚出现在话题中的第二妃子的女儿·第四公主卡塔莉娜,她今年十六岁。接着是身为王储的雷奥德王子,十五岁。第二妃子的儿子·第三王子马克,今年十三岁。然后是艾莉丝公主。从继承权来看,王弟殿下的儿子也算在内,但是他才三岁,还看不出他是否擅长操控血统魔法,贵族们都清楚血统魔法的重要性,所以目前没有拥护他的势力。」

听完铎卡的话,大家开始整顿脑中的资讯。

春菜先将所有人的关系统整一番后,向铎卡确认:

「会牵扯到国内政治的只有艾莲娜公主、卡塔莉娜公主、王储雷奥德王子、马克王子和艾儿,对吗?」

「是啊。」

「其中可能会引发权力斗争的只有卡塔莉娜公主和艾儿吗?」

「她们确实会引起纠纷,但还不至于引发权力斗争。因为很可惜的是,艾莉丝公主几乎没有任何人脉。」

在王族达到能够外出社交的岁数之前,几乎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的外表和性格。

对艾莉丝来说,在她年龄能够参加权贵举办的茶会(又被称为进入社交圈前的前哨战)之前,就被任命为姬巫女,只能一直待在神殿之中。除了神殿高层和王室一家,还有从小就随侍在她身旁的铎卡等人之外,大家都对她一无所知。

再加上那名侍女之前恣意行事的影响,有很多人对她被选为姬巫女感到不以为然。

由于艾莲娜公主和上一任姬巫女出面澄清,宣称艾莉丝在能力和个性方面都远胜这一代的候选人,这类流书才逐渐平息下来。不过,其实仍有许多人暗中支持艾莲娜公主和卡塔莉娜公主。

虽然姬巫文无权干政,但她和国王同为守护国家的重要人物,过去曾有过将性格有缺陷的人任命为姬巫女,造成国家大乱的经验。所以风评不佳的孩子被任命为姬巫女,会引起这么多人抱持反对意见,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也是因为以上诸多原因,除了极具实力、深得全体王室信赖的铎卡,和从小就和公主一起行动、身手高超且忠心耿耿的蕾娜之外,艾莉丝的随从的数量就此无法随意增派。况且,一旦增加人手,搞不好会有人陷艾莉丝于不义,或是又有人狐假虎威,恣意行事。

可惜艾莉丝在外的风评不佳,所以难以挖角到才德兼备的下属。

「我觉得那个卡塔莉娜公主会是个麻烦人物。」

「关于这件事,我们无法多加评论。不能让你们有先入为主的观念。」

「至少大家都觉得她在公众场合的表现得宜,是个聪明的女性。」

听到达也这么说,铎卡和蕾娜都回答得模棱两可。

由于艾莉丝算是其中一位当事人,所以也不敢随便发言。

不论在哪个世界,皇亲国戚的问题都是如此盘根错节。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会做解毒药水这件事,和之后的局面发展有什么关联?」

「你会做解毒药水,代表说你对毒物有研究吧?」

「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那我问你,我想找一种无臭无味,对试毒人无效,只会对目标人物发生效用的药水,你调剂得出来吗?」

「要制作出这样的毒其实不难。如果不是要让对方一餐就中毒的话,那应该是办得到的,关键在于药量的调整。」

听到宏回答得如此干脆,铎卡皱着眉继续询问:

「那有办法解毒吗?」

「也要看种类,一般来说,众毒皆有解药。不过如果时间拖得太长,我就无法保证了。也可以使用万能药作为手段,但要到远一点的地方才能将材料蒐集齐全,而且凭手边的器材,我也没有把握能做得出来。而且如果已经毒深入髓,那喝再多解药也是白搭。」

「那么如果不是中毒,而是生病呢?」

「这也一样,必须知道患者的症状,实际诊疗后才有办法知道,但大概都能治愈。不过,跟解毒一样,会不会出现后遗症得视患者的状况而定。所以我现在也不能保证。」

「这样啊……」

铎卡想了一会儿,起身准备出门。

「你要去哪儿?」

「在下去协会露个脸。」

铎卡这么说后,使用魔法道具改变外表,把艾莉丝和露娜留在房内,独自出门。

「他刚刚说的事,你们心里有底吗?」

「……艾莲娜姊姊近日欠安。」

「宫廷医师和宫廷魔法师都查不出原因吗?」

「是的,化们调查后说病因不明……」

「我需要知道患者的症状,实际诊疗之后,才有办法给予建议。」

艾莉丝点点头,开始就她记得的症状予以说明。

虽说大部分疾病都会出现类似症状,不过……

「幻痛症和手脚发抖啊。艾莲娜公主是和大家一起吃饭吗?」

「原本是的,但大约在她开始发作的前一周,由于王室成员们难以调整行程共同用餐,所以除了午餐之外都是一个人进食。」

「艾儿呢?」

「基本上我都在神殿用餐,和其他神官吃一样的东西……」

「原来如此,每餐的试毒人都不一样吗?」

「是的,由于每个人体质和身体状况不同,会影响到试毒的结果是否正确,所以每次都是不同的人前来。每餐都会有四位试毒人帮忙试毒。」

「有其他人出现类似症状吗?」

「没有。」

听到这里,宏确定了一件事。

「一定是中毒了。」

「你确定?」

「虽然也有疾病会出现类似的病徵,但是那种病是被魔疹鼠咬到所引发的,人类感染并出现症状后,会快速传染开来,如果没有其他人感染就太奇怪了。魔疹鼠病只有第一位患者的潜伏期比较长,而且就算不治疗,过了两个星期就会痊愈。既然排除了疾病的可能,那就一定是中毒。」

「能调剂解开这种毒的药水吗?」

「可以。不过,需要使用到保存时间较短的材料,所以现在没办法马上调剂。」

虽然有办法防止腐败,仍然没有办法让每样素材都储备足够的量。

而且,即使乌鲁斯是个交易中心,一些比较冷门的药草系素材,还是没有办法马上买到。

「距离她发作已经过了多久了?」

「我想想,大概快一个月了。我们被皮雅拉诺克抓住,已经是两周前的事了。」

「我们每天在这里悠哉度日,会不会不太好呢?」

「那也没办法……」

「这么说也是。」

老实说,就算宏为城里制作了大量的解毒药水,王室也不可能因为看到这个成绩,就突然来找这个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冒险者。

刷掉那些有一定成绩又值得信赖的人,大概需要两周的时间。就算没有发生皮雅拉诺克事件,假设他们要面试到宏和春菜,也需要从他们来到这里到今天为止的时间吧,只能说这些错过的时间是在误差范围内了。

「在铎尔大叔回来之前,我们也没办法行动。怎么办?」

「这么弄三廾也快中午了,就来准备一些新鲜的日本食物吧。」

听到宏这么回答春菜,艾莉丝消沉的脸蛋终于亮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

「材料有猪肉和花枝、虾仁、牛筋、高丽菜、面粉和山药,应该猜到了吧?」

听到达也这么问,宏边取出材料边回答。

大阪人拿出这些食材,就只会做出那种料理了。

补充说明,这边提到的猪和牛,当然只是尝起来与它们的味道相近的生物而已,完全跟日本的猪和牛是不同的东西。

尤其是在法连当成猪来圈养的动物,无法萃取猪油,无法熬煮大骨高汤,身上也没有寄生虫。只是一只和猪的外表、肉质和味道相似的生物而已。

「原来如此,那可以做摩登烧吗?」

「当然啦。要我退一步做广岛烧也可以,但我可不做文字烧喔。虽然这只是我个人喜好啦。」

「没关系,我也没那么喜欢文字烧。」

他们边交谈,边将黑色的铁板放在食堂的桌上。

铁板相当大,应该是餐厅用的尺寸,巨大的餐桌被它遮蔽了三分之一,如果认真去做的话,应该可以同时煎出十块以上的大阪烧吧。

表面经过仔细打磨,并且进行了防锈等表面处理,作工精细。为了能当作魔法道具使用,还在上面添加了一些附魔,十分费工。

「你到底什么时候做了这种东西……」

「在确认熔矿炉效能的时候。别看它这么大一片,其实不需要什么材料。」

顺带一提,材料是将无法使用的道具的金属部分回收再利用。

「开始备料吧。」

这么宣告后,他开始熟练地将高丽菜切丝,迅速地混合起面糊。

他在这方面似乎很讲究,独自完成了所有备料,甚至不让春菜插手。

「大家要吃什么口味?」

「我要猪肉加蛋~」

「综合摩登烧,我要加两颖蛋唷。」

「呃,就交给宏先生决定。」

「师父,综合口味可以加起士吗?」

「我呢,只要普通的综合口味就可以了。」

「了解。」

大家点餐完毕后,宏一口气煎起所有人的份。

看到艾莉丝客气地全部交给自己处理,宏露出苦笑,为她和蕾娜做了他个人最推荐的牛筋综合大阪烧。

平常都是由他和春菜、澪一起料理,今天则由宏一个人从头到尾掌厨。

煎了十五分钟后,宏依照个人喜好淋上酱汁和美乃滋,撒上青海苔和柴鱼片,分给大家。

面对端到眼前的大阪烧,大家并不是用小铲子,而是用筷子大快朵颐,就连最近开始习惯用筷子的艾莉丝和蕾娜也一样。

看到柴鱼片随着蒸气跳动,蕾娜一副感到反胃的样子,但艾莉丝完全不在意。

于是,艾莉丝对于日本饮食文化的了解又多了一些。



「让你久等了。」

「这阵子真是麻烦你了。」

在冒险者协会乌鲁斯本部。

铎卡正与协会会长见面。

「她安然无恙吧?」

「她过得很好。最近一直吃些美味又稀奇的食物,气色看起来比之前好多了。」

「那真是太好了。」

听到铎卡这么报告,会长打从心底安心地叹了口气。

他是少数直接见过艾莉丝的外部人士,听到外界对于艾莉丝的恶劣批评,也感到十分痛心。

「那么,宫廷现在的状况如何?」

「就由我来说明吧。」

听到铎卡的询问,一位还可以算是少年的年轻男子这么插嘴。

那是位身材纤细修长,拥有银色头发的柔弱男子,长相和艾莉丝有些神似。虽然他的外表与他刚成年的年龄相符,但他浑身散发出一股聪颖的气质,再加上举止显得高雅无比,除非是极为愚钝之人,不然不会有人用「小白脸」或「小鬼头」等称呼轻蔑他。

到刚刚为止都没见到他的踪影,看样子应该是使用传送魔法移动过来的。

他来到这里的时机如此凑巧,应该是有人事先与他连络吧。

由于他持有冒险者资格,所以他与冒险者协会关系密切。

「雷奥德王子……」

「我接获报告了。有劳你了,艾伦斯特。」

「您过奖了。」

听到雷奥德这么说,铎卡跪在地上,深深地行了一礼。

「这里不是公众场合,可以不用这么拘束,爷爷。」

「是。」

获得雷奥德的许可后,铎卡坐了下来。

「艾莲娜姊姊的病状加剧了。」

「怎么会……」

「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已无法自行起身。」

听到状况比自己预期的还要严峻,铎卡不禁咬紧了牙关。

像是要安抚他似地,雷奥德接着说了下去。

「那位冒险者怎么说?」

「由于没有直接见到病人,所以不敢断定,但他宣称能治好大部分的病症——只是不论是中毒还是罹病,都不宜拖太久。」

「能够信任他吗?」

「在下可以确定,他的能力远远超过一般人。」

雷奥德点点头,拿出冒险者证,似乎要与人联系。

「我把尤利乌斯找来了。我请他徒步过来,等一下就从这里直接传送过去。反正他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在他抵达之前,我们可以先确认状况,你吃过了吗?」

「还没有。我本来预计确认状况并且完成联络事项后马上回去。」

「那就在这里吃吧。请帮我们做些简单的东西。」

「好的。」

确认会长走出去后,他重重叹了口气。

「真是被摆了一道……」

「非常抱歉。」

「不,那个人的手段非常高明,他竟然能在不惊动导师长和神官长的情况下,使用大范围的长距离传送魔法。再说,我们明明知道对方心怀不轨,却没有好好拟定对策,是我们疏忽了。」

「不过,如果能在当下赏他一刀,就能拖延时间,让艾莉丝殿下使用法术了……」

雷奥德摇摇头。

他的妹妹对战斗这档事一无所知。就算铎卡拖延了时间,她也会因为事出突然,没办法使出法术吧。说起来,在面对皮雅拉诺克时,她居然还能使出保命的法术,这已经算是奇迹了。

而且,他们还被善良的冒险者救了出来。这已经不只是奇迹,感觉是冥冥中有什么力量在帮助他们。

「那个男人后来怎么了?」

「那个男人似乎非常不希望艾莲娜姊姊和艾莉丝成为姬巫女。他现在嚷嚷着要站不起身的艾莲娜姊姊和无耻地抛下职务逃家的艾莉丝卸下职务,把姬巫女的位置让给卡塔莉娜姊姊。目前神殿对他置之不理,但也不知道这样的态度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说的也是。」

「不过,上一任也说过,让卡塔莉娜姊姊当上姬巫女会导致国家灭亡。再加上,只要阿尔费米娜女神不同意变更姬巫女,不管他们如何吵闹,姬巫女的位置还是艾莉丝的。」

铎卡深深点了点头。

此时,会长端着轻食走了进来。

那是还冒着蒸气的热汤和黑面包夹熏肉,熏肉只用火烤了一下,确实是非常简单的料理。

「非常不好意思,只能准备这些粗食……」

「不要紧。与其吃那些担心遭人下毒的冷食物,这种刚出炉热腾腾的食物更是好多了。」

「殿下,先试毒……」

「不需要。冒险者们应该也在吃饭吧?如果大家都吃一样的餐食,有毒的话应该会引发骚动才是。」

铎卡和会长同时点点头,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是先开始食用。

这两个人长期从事冒险者活动,对毒物都有一定程度的耐受性。

顺带一提,像这种简单、味道容易想像的食物,除非掺入某些特殊的毒物,不然凭他们的经验一吃就能判别是否有毒。

「话说回来……」

「是。」

「艾莉丝吃到一些稀奇的食物后,还能忍受神殿那些贫乏无趣的餐点吗?」

他们咽下那些只能用粗食来形容的轻食时,雷奥德这么说。随侍的两人没想过他会担心这一点,铎卡不禁停下了动作。

「……关于这一点,我们和负责神殿餐点的承办人讨论看看吧。那些人做的料理虽然稀奇,但也说不上奢华。」

「原来如此,那些人做的餐点好吃吗?」

「每个人的口味见仁见智,但至少我和艾莉丝殿下都很喜欢。」

「喔,这样啊。」

雷奥德这么回答,露出带着些许邪气的笑容。

铎卡见状,开始后悔不该报告与食物有关的事。

似乎不只艾莉丝对城里和神殿的食物有意见。

「对了,反正我们都要过去,可以请他们做些稀奇的食物让我尝尝吗?」

「……我会尽量拜托看看。」

果然不该报告食物方面的事。虽然铎卡这么烦恼着,但此时他并不知道,在这个时间点,他有没有报告其实都没影响。

用完餐后,他们简单地讨论了之后的计划。讨论完后,王子不断询问他们到底吃了什么,铎卡也一一回覆。不知不觉中,一位年约二十岁的男子走了进来。

如果要用柔弱来形容雷奥德,那这位男子就是位冷酷的美男子。

「尤利乌斯·费尔诺克在此。」

「你来啦,比我预期的还要快。用过餐了吗?」

「在路上吃了军粮。」

「艾伦斯特。」

「在下知道了。」

在雷奥德催促下,铎卡启动了传送石。

事情进展得极快,已经把宫廷牵扯进来了。



艾莉丝直勾勾地盯着放在宏面前的铁板,铁板和刚刚那块不一样,她天马行空地想像着之后会端上桌的食物。

「真是的,我还想说你偷偷摸摸地在做什么……」

「又没关系。」

「也是啦……」

现在是点心时间,真琴看到宏准备的器材,发出打从心底感到傻眼的声音。

摆在宏面前的铁板上,有着一排排比乒乓球还要小一点的凹槽,数量为八行十二列,在艾莉丝她们的眼中,是个十分奇妙的物品。

这也经过了许多复杂的加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是个散发出魔力的魔法道具。

关于这铁板的用途,日本人应该是一目了然。

「有章鱼吗?」

「我当然不会漏掉啦。」

宏边这么说,边熟练地将油涂抹在凹槽中。

等铁板够热之后,他将看起来与刚刚相似,其实却完全不同的面糊倒入一个个凹槽中,迅远地加入章鱼等食材。

「重点来了。」

宏确认面糊的边缘变硬之后,握着长签这么说。

他轻柔精巧地舞动着长签,切断漫溢在凹槽之间的面糊。

将溢出来的面糊押入凹槽之中,接着长签在凹槽内沿着外围转动,熟练地将面糊翻转了过来。

「哇、哇哇哇!」

艾莉丝发出了不知是惊叹还是欣喜的声音,宏用眼角余光望着她,继续翻转着章鱼烧。就算和职业级相比,他的手艺也毫不逊色。

「好厉害喔。」

「这样的特技感觉很适合他,但又有点让人意外……」

「大阪人从小学开始就会这么做了。」

宏边这么说,边不停翻转着面糊,让它们均匀受热。

他的动作毫不迟疑。

在不断重复这些动作,等到整体都煎得恰到好处后,宏迅速地将八颗章鱼烧放入由大片叶子做成的船型容器中。然后手法流畅地涂上酱汁和美乃滋,撒上青海苔和柴鱼片,再插上牙签后,放在艾莉丝面前。

「很烫,要小心吃喔。」

宏看着艾莉丝从刚刚就一直正襟危坐,看得目不转睛,不禁轻轻笑了出来,但还是先提醒她要注意。

如果艾莉丝有条长尾巴的话,她的尾巴现在一定开心地摆动着。

在吃之前,艾莉丝照惯例端详了一下食物,然后有些等不及似地朝章鱼烧伸出手去。

不过,她似乎有好好记着宏的忠告,对着热呼呼的章鱼烧吹了几口气后,才慎重地放入口中。

「哈呼!」

对第一次吃的人来说,这东西的食用方式似乎不太好上手,艾莉丝满脸惊讶地咀嚼着口中的章鱼烧。

宏看着她露出苦笑,继续将章鱼烧盛入容器里。

「嗯~好好吃!」

「不愧是道地的手艺。」

春菜他们也开始大快朵颐外酥内软的章鱼烧,不断将热呼呼的章鱼烧送入口中。这时艾莉丝已经从一开始的冲击中恢复过来,她抓到诀窍,一口接一口地吃了起来。

「对了,沾柴鱼酱油或酸桔醋也很好吃喔。」

「真的吗?我可以试看看吗?」

「了解。」

宏这么说后,随意准备了一个底部较深的容器,将额外煎好的份也盛入盘中,其中半边淋上大量柴鱼酱油,另外半边则洒上葱花,淋上大量的酸桔醋。

「这也好好吃!」

「这个叫酸桔醋的东西,清爽的酸味堪称一绝,我以前尝到的时候也是赞不绝口呢。」

听到春菜和艾莉丝的欢呼声,宏满脸得意地吃了起来。

「你竟然连酸桔醋都做了」、「制作酱油与味噌的面菌又是哪里找来的」——这类话题早就已经吐槽完毕,所以负责吐槽的真琴和达也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的国家能吃到很多这样的东西吗?」

「这只是开始而已。应该说,我们还没有找到最重要的东西,所以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没发挥出来喔!」

他们做的尽是些精致得毫无意义的料理……蕾娜边这么想,边惊讶地开口询问。听到她的疑问,春菜十分笃定地回答,而在场的日本人们也都打从心底同意了。

「是啊是啊,我真的开始想念白米饭了……」

「比起咖哩面包,我好想吃咖哩饭喔。」

「不,应该先来碗鸡蛋拌饭吧。」

「蛋包饭……」

「饭团也不错啊。包柴鱼、明太子和鲔鱼美乃滋。」

「……我好想吃牛井……」

听到达也发自内心这么低语,在场的日本人也不禁打从心底这么同意。

之后的话题都围绕着米饭打转。

「好想吃亲子井或炒饭喔。」

「对啊。还有牛肉咖哩也不错,但猪排咖哩也让人难以取舍。」

「寿司!寿司!」

他们边和乐融融地讨论着食物,边将章鱼烧吃得盘底朝天。

对话中所提到的尽是些艾莉縧无法想像的料理,让她非常好奇。蕾娜见状边露出苦笑,边享用着自己盘中的章鱼烧。

「又飘来了食物的香味啊。」

「啊,大叔,欢迎回来。」

「是啊,有客人跟我一起来,方便吗?」

「你等一下。我现在来做,几个人份?」

铎卡本来要问的是「方不方便一起讨论」,却听到宏这么回答。

「不,我们是想讨论日后的事。」

「有什么关系嘛,艾伦斯特,既然来了就尝尝看吧。」

「您说的是。」

听到走进门的修长少年这么说,铎卡点点头。

不用提也知道,少年就是雷奥德。

艾莉丝看到他,立刻露出和刚刚吃章鱼烧时不同的惊讶表情,虽然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却因为想说的话太多太多了而导致一时语塞。

「要做几人份?」

「麻烦做三人份。」

「了解。」

宏并没有因为艾莉丝的举动而停下动作,他听到铎卡所说的数量后点点头,跟刚刚一样熟稔地开始做起章鱼烧。

艾莉丝看着宏流畅的动作,似乎忘却了刚刚的烦恼,边欢呼边开心地欣赏了起来。

结果,她完全错失了对雷奥德说话的时机,不过哥哥看到妹妹如此天真无邪的样子,似乎也十分满足。他看着艾莉丝露出一抹微笑后,开始观察宏的举动。

虽然料理的方式可以说是一段十分吸睛的精彩演出,但雷奥德却对那超乎常理的高级魔法道具更感震惊。

「那块铁板是很高级的魔法道具,是你自己做的吗?」

「是啊。」

宏边推滚着章鱼烧,边答覆雷奥德。

雷奥德会感到惊讶也是理所当然,和使用在武器上的附魔不同,如果要让大部分的魔法道具发挥效用,势必会消耗掉使用者的些许能量。不过,宏所使用的章鱼烧铁板能量却消耗得极少。

一般家庭所使用的厨具类魔法道具,就算只是一键操作的保温用具,如果要连续使用半天,消耗量也会让一般人感到十分吃力。

不过。宏所制作的铁板,就算让完全没有魔法资质的一般人使用,让其连续三天开火都不成问题,效率极佳。

虽然雷奥德不知道章鱼烧这种东西在日本是何等地位的食物,但可以肯定的是,将这种技术运用在厨具上实在太浪费了。

这一个半月里,除了春菜的细剑等少数用品之外,与他的高等技巧相比,宏制作出来的东西基本上都属于大材小用。

「你还有一块铁板是吧?」

「竟然能做出两块这么高竿的魔法道具。」

「……嗯~可以这么说啦。」

宏边做章鱼烧边含糊地这么回答。

真琴见状,似乎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眯起眼睛准备向宏逼近。

「真的只有两块吗?」

「嗯~这个嘛……」

宏依然不停地煎着章鱼烧,继续打迷糊仗。

他明显在隐瞒着什么。

「快说实话,姊姊我不会生气的。」

「虽然你现在这么说,但等一下一定会生气的。」

「那就看你的诚意了。」

「……其实,有第三块。」

宏这么说后,暂时停下手边的工作,从行李中取出了某样东西。

真琴见状挑起了眉。

「我真的不能接受你这样浪费材料!」

「而且为什么是鲷鱼烧啊,喂。」

「是啊,宏同学!我们没有红豆和可可,这样不就只能做卡士达和抹茶口味而已吗?」

「还可以做咖哩口味和起士口味啊。」

「宏、春菜!那不是重点啦!」

望着这群人开始争论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雷奥德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就构造来说,宏取出来的东西不能算是铁板,那是一块刻着鲷鱼形状的漂亮厨具,作工显得无谓地精细。三组铁板扣在镶嵌着铰链的板子上,并排在一起,而每一组板子上都刻着六组左右对称的鲷鱼。

也就是说,一次全部使用的话,可以做出十八个鲷鱼烧。

不用说也知道,这块魔法道具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是超乎常规,根本就浪费了材料和技术。

居然为了做出这种东西而不惜耗费心力,这个男人完全是朝错误的方向努力前进。

「艾伦斯特、尤利乌斯,他们真的没问题吗?」

「我无法妄下断语。」

「这些人在紧要关头还是会发挥全力的,请您眼光放远一些吧。」

虽然为了芝麻小事吵成一团,宏还是先将刚出炉的章鱼烧递给三人。

宏一行人一如往常的处事风格,加深了宫廷组的不安。


1.002693000269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