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 幻想编年史~不懂察言观色的异世界生活~

第四话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法连篇 第四话

「呜哇……」

对于眼前的恶心光景,春菜不禁发出悲鸣。

「东同学,这有点太……」

「不要紧。别看它长这样,它的攻击性不高,只要不要被它的网缠住,它就不会攻击你。」

「那不是重点……」

春菜吐槽完宏说的话,再次以厌恶的眼神望着眼前的情景。

「呜哇……」

「啊,藤堂同学。不要太靠过去,如果被蜘蛛网缠到,它会有动作的。」

「什么?真的吗?蜘蛛网在哪里?」

「那附近。」

「呜哇,真危险……」

春菜因为蜘蛛网和自己的距离太近而吓了一跳,慌忙离开原先所站的位置。

然后,她再次确认现在的状况,不禁语塞。

「呜哇……」

「嗯?怎么了?」

和刚才对眼前的状态感到恶心的悲鸣声相比,宏察觉到春菜的声调不太一样,因此有些错愕地这么问。

「我跟它对到眼了。」

「别担心啦。它不是那种靠视觉决定攻击对象的类型。」

「先不管它会不会攻击我,它真的长得不是普通恶心耶……」

「就算你这么说……」

「原来蜘蛛变大之后竟然这么恶心……」

宏装作没听见春菜的发言,握着被当作武器兼采伐工具的手斧。

他的表情明显地只写着「要如何有效的蒐集素材」和「要如何有效排除这个障碍」。

也就是说,他根本没在顾虑春菜的心情。

在两个人的眼前,现在正巧有一只胡蜂陷入了蜘蛛网中,并被包得像颗茧一般。而巨大的蜘蛛打算把它吃掉。

没错,他们今天来到了巨型蜘蛛的栖息地,这里的蜘蛛几乎跟人一样大。

他们先前往第一天遇到狂暴熊的地方,并以冒险者的步伐在森林里行走约半天,抵达了此处。

「……怎么会这样呢……」

面对如此莫名其妙的状况,春菜不禁望向远方,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事情起源于前天晚上春菜的发言。

「我还想要几件衣服。」

「衣服啊……」

「嗯。我有一件衣服不知道是沾到咖哩还是油渍了,脏污去不掉……」

「这样啊。要不要再买一件,拿来当店内的工作服?」

「是可以啦,但考虑到店总有一天会收掉,就又觉得有点浪费。」

从毒狼骚动后,过了一个月。

他们差不多已打好生活的基础了。

最大的变化是,他们租了一个号称2DK(两房一厅附厨房),但在乌鲁斯可以说是最低等级的小房间。

住在旅店的成本太高了。而且,在旅店的房间里开发调味料也显得格外空虚。

因为就算制作出来也无处可用,根本让人提不起劲。即使要卖给旅店使用,他们也生产不了营业用的量。

出于这些不太正经的理由,他们决定先租一个小房间。

另外,为了调度资金,他们趁没有接受委托的空档开始经营小摊贩,主要贩售的足咖哩面包和炸热狗。这是为了消耗制作太多的咖哩粉,顺便推广新的调味料。

有时趁着接到委托外出之际,他们会猎捕野牛等动物,将肉油炸后做成炸肉串来贩售,而成功做出的猪排酱汁和番茄酱则会在这时大放异彩。

咖哩面包一个售价三十五奇洛币,虽然价格偏高,但最近已成为他们的招牌商品,因为卖得太好,让人渐渐搞不清楚他们的职业究竟是冒险者还是摊商了。

「也是啦,店里经营一天的最高收入也不过一百克罗币左右。」

「减掉材料费和摊位的登记费,平均盈余也不过五十克罗币而已。」

即使如此,以他们利用冒险者工作的闲暇时间所经营的摊贩来说,这样的店收已经算是相当高了。普通人就算营业一整天,收入也不过七十克罗币左右。

这让他们知道,刚来这个城镇的前两天所赚到的两万克罗币,是多么超乎常规的金额。

两人的摊位会如此大受欢迎,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他们的调理方式,是将食材沾了面衣去油炸。这在这个世界是前所未见的。

虽然并不是完全没有油炸这个概念,但液状的食用油有好一阵子价格极高,一直到近几年才廉价到可以大量使用。不只是在法连如此,全世界都一样——因为无论在哪个国家,只要提到料理用的油,大家都是指肉类脂肪或奶油这一类的动物性油脂。

另外,也是有猪油的存在,但最近产量不多,对油炸食品的普及没有助益。

见到他们两人开始这么做,当然也有许多厨师和摊商想要模仿,但是至今为止,就连贵族也甚少食用油炸食品,所以几乎没有发明类似炒锅这种底部较深、适合做油炸食品的厨具。

一旦受到大家瞩目,应该就会马上普及出去,但这样的调理方法要渗透到一般家庭之中,应该还需要花上一段时间。

不过,人类对于美食的欲求,可以说是超越国界和时空。

半年之后,油炸食物应该就会成为每个家庭中的拿手好菜了吧。

顺带一提,法连尚未存在蒸食科理这个概念,硬是要说的话,铁之国佛雷是有不包馅的蒸面包。

但即便是佛雷,也没有造出能在摊贩上使用的蒸笼。

宏和春菜知道这件事之后,决定等天气再冷一点时要试着在摊位上卖肉包。

「话说回来,东同学会做衣服吧?」

「当然会啦。」

「可以做出不容易脏污的衣服吗?」

「可以。只要加上防止衣物脏污的附魔就可以了。」

「竟然有这么便利的方法……」

看到宏一派轻松地说出这么方便的技巧,春菜心生敬佩地轻声低语。

「不过那比较难用在成品上,而且在游戏里,这个附魔也没有那么受欢迎。」

「毕竟这会占掉一个重要的附魔空位嘛,也是没办法的事。」

「交给NPC处理的话,好像最多只能追加三个附魔?」

「差不多这么多,如果一开始就有附魔的话,似乎就不会包含在内,所以这种装备很抢手喔。那么,玩家自己进行做的话,会有差别吗?」

「附魔的数量会和成功率成反比。如果想做复杂一点的,最多可以到五个左右,不过,一件物品能使用的数量应该没有上限。」

「原来如此。」

「只是,这样会使难度上升,也会增加破损率。先不谈初级附魔,就算是高级附魔,最多也差不多只能附三个左右吧。但如果真的希望的话,五到六个应该还是可以成功的。」

「可以做出像掉宝一样,一开始就附有魔力的物品吗?」

「行啊。藤堂同学的细剑不就是吗?」

「什么?」

「那种作法很简单,只要在素材和加工阶段进行附魔就可以了。我做那把剑的时候,是使用高级精制的手法,边使用魔力提升品质,边对素材加上自动修复的附魔。然后,从火炉中取出时再提升耐久性,边加工边附上『属性攻击适性(全)』和『强化招架+75%』。」

「『属性攻击适性(全)』和『强化招架+75%』,不都是超级高价的附魔吗!」

「因为是细剑,我想说你之后应该也会需要这些附魔,就先帮你加了。不过因为材质的问题,在加工阶段没有办法再加上其他附魔,所以没有帮你加上提升基础攻击力和能力值奖励的效果。」

这样就已经太超过了!春菜差点下意识地这么吐槽。

这把剑光是基础规格就超越了拥有罕见配备的星光宝剑,若还要再加上四个初期附魔,那肯定会变成非常破天荒的装备——不仅是春菜,任谁都会想要这么吐槽吧。

「不过,我还是很在意……」

「什么?」

「为什么制作时附上的魔咒和之后附上的魔咒不会互相干扰呢?」

「我并不知道详细的理论啦,不过根据教我高级附魔的NPC说,将经过附魔的素材加工之后,那份魔力反而会变成材质的特性,而非添加上去的附魔。正确来说,那已经不算是附魔,而是素材的固有能力了。」

反过来说,由于无法用普通方法来消除特性,所以很难分解这种武器再做使用。但方法似乎还是存在的。

只是,似乎不常有机会使用到。

「那么,回到正题,关于消除脏污的附魔呢——」

「嗯。」

「比起衣服,魔咒比较容易附在布或线上。自动修复和防止破损也是相同的道理。」

「也就是说?」

「不如先从线的材料开始蒐集,这样也可以降低日后的花费。」

又来了——虽然春菜这么想,但她也认为这是个充满魅力的提案。

虽然会有没衣服可换的隐忧,但本来就没办法带太多衣服在身上。

这样还不如携带不怕脏、牢固又耐穿的衣服。

就现况而言,因为怕衣服受损而不愿出远门采集制作盔甲的材料,也成为他们无法做好冒险者工作的原因。

而且,虽然这样说对宏有些过意不去,但没有材料的话,工匠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以宏来说,由于他制作出的物品效能太高,就算备齐材料,也得花费许多功夫才能做出成品。

而从冒险者的角度来看宏,虽然他的能力值很高,但他的战斗技能却少得可以,除了当坦职之外就别无他用了。虽然这是从游戏的角度来看,但就冒险者的平均值而书,他的实力比一般人还要糟。

而在经营摊贩上,即便宏的料理技能已达到米其林三星餐厅的水准,但和春菜相比,还是矮了一截,再加上他有致命性的女性恐惧症,没办法好好接待客人。从这些观点看来,宏其实就只是个没用的普通男人。

不过,在摊位和厨房中使用的器具全是由他制作而成,那些器具不但比市面上贩卖的商品来得好用,就算和原本世界的厨具相比,也更容易操作。关于这一点,他不愧是拥有制作道具的特殊技能。

他回收各处的废弃材料压低成本的这一点,也值得赞赏。

如果今天只有春菜一个人,一定会花上更多费用,却只买到更难使用的商品。

在准备阶段能发挥功效,进入实作阶段之后却派不上用场的男人——适就是东宏目前的写照。

春菜并没有想到这么过分的事,只是纯就客观的角度来评论。

「顺便问一下,能将哪些魔咒附在衣服上呢?」

「我想想喔,调整温度、自动修复、防止脏污、自动调整尺寸、防止汗疹和皮肤溃烂、耐热、耐酸、提升耐久性。大概就这些吧。还有,每在衣服制品上附上一个魔咒的同时,就会附上一点防御力奖励,如果使用不错的素材,并从素材时就附上许多魔咒,就算不附上提升防御力的附魔,防御力也比一些破烂的盔甲来得高。」

听到宏列举的附魔,春菜神色一变。

她似乎没有将宏的补充说明听进去。

「防止汗疹?可以用在内衣上吗?」

「可以是可以,但在制作内衣方面有一个致命伤。」

「……什么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自动调整尺寸的附魔就是无法附在内衣上。」

「啊……」

这的确是个致命伤。至少,对宏来说,会成为制作上的大问题。

「果然只能放弃内衣了……」

「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会帮你把那款附魔附在外衣上。」

「那就麻烦你了。不过,自动调整尺寸啊……」

「嗯?」

「在游戏里,如果掉落的宝物有这项魔力,那稀有度就算是最高了耶。」

听到春菜这么说,宏莫名地满脸错愕。

「就算是普通的防具,也会附上自动调整尺寸的魔咒吧?」

「虽然会,但这样就占掉一个附魔数量了。」

「这样去做一般的尺寸调整就好了吧。」

「NPC通常不处理掉宝的防具唷!」

「这样啊?」

「嗯。」

『幻想编年史』连在枝微末节上都很讲求真实性,所以不仅武器需要调整手感,防具当然也需要调整尺寸后才能使用。

武器即使有些难使,还可以勉强装备,许多人也就这么将就使用,但防具就无法这么做了。

就连装备条件要求没有那么高的袍子和衣服,也就玩家的体型设定了某种程度的限制条件。相对的,如果将尺寸过大的防具穿在身上,不仅难看,能力上也受会到大量的减值作为惩罚,尺寸较小的防具则根本无法穿戴。

如果是皮革盔甲或金属盔甲,除非依据本人的体型调整,否则也无法穿戴。一旦调整之后,如果要给其他人穿,又需要再次调整尺寸。

而且,依据调整的方式,有些地方一经调整后兢再也无法更改了,所以尺寸调整也伴随着风险。

再说,能够处理掉宝的NPC有限,尤其是在高级地下城人手的装备限制多多,除了进行低等级的精炼强化之外,基本上就没办法做额外的加工了,这方面的限制莫名严苛。

如果是高级装备生产工匠的玩家,就算在被称为炼狱的最高级地下城取得的最强装备,也能轻松地加以调整,但这些人几乎足不出户,不会出现在一般玩家的面前。

结果,如果想要装备稀有掉宝取得的防具,就必须对其施以尺寸自动调整和自动修复的附魔。

一部分的网游废人公会早就察觉到了生产的重要性,他们拚命培育工匠,但由于他们几乎不知道精通制作等重要情报,所以成效不彰。

而且,培育时还有药水中毒的问题,由于不能猛灌精力药水去蒐集材料和进行加工作业,也让培养新人工匠的工作受到限制。

尤其是魔力药水和精力药水的中毒性强。由于药水的恢复效果大都是固定值,所以如果照游戏初始的精力消耗量猛灌药水,马上就会进入中毒状态。

如果没有这些因素的话,早就有一大堆新玩家达到高级了。

「先不说这个了,材料该怎么办?」

「你有属意的材料吗?」

「首先,不考虑植物系。这一带没有麻的生长地,也不知道棉现在有没有开花。动物的话,必须避开羊和兔子比较好。」

「理由是?」

「这附近没有野生的羊,若要蒐集到制作一件衣服的丝线,可能得杀光这一带的兔子。」

听到如此合乎逻辑的理由,春菜不禁哀叹。

这样看下来,古时候要做一件衣服还真辛苦。

「那该怎么办?」

「这个嘛,虽然我不推荐一般人这么做,但还有使用蜘蛛丝这个方法。」

「蜘蛛?」

「嗯,可以说是蜘蛛丝绸吧。」

春菜认同宏的说法,丝绸的确是以虫丝为原料制作,一般都使用蚕丝,但听说蜘蛛丝也有一样的效果。

「不过,要采集蜘蛛丝应该很辛苦吧?」

「不用担心,我有办法。不过要用这个手法,得要有一定水准的冒险家同行,所以我不推荐一般人使用。」

「我有一股不好的预感,『一定水准』具体来说是怎么样的?」

「为了以防万一,最好是能独自秒杀狂暴熊的人。」

虽然难度比春菜预想的低,但也称不上简单。

春菜应该符合这个条件,但蓝迪和克鲁特就有点难说了。

对宏自己来说,问题出在他的伤害值太低,虽然不至于会被打趴,但应该难以达到秒杀敌人的境界。如果有好一点的武器就算了,但单凭兼用来采集的镰刀和斧头实在有点困难。

「……虽然我大致猜想得到,但有什么意外要预防吗?」

「区域头目的巨大蜘蛛·皮雅拉诺克也在那里,它比狂暴熊要强上好几倍,虽然没有毒,但具有麻烦的特殊能力,如果不能秒杀熊的话,应该也打不倒它。不过,它除了自然痊愈之外没有其他恢复手段,所以花一点时间应该也打得倒它。」

「……我觉得我心里已经有底了,但还是和你确认一下——我们要去哪里?」

「我们要到狂暴熊出没的森林深处,那里是大型蜘蛛的栖息地,也是昆虫族群的宝库,刚好可以顺便蒐集药材和稀有食材。」

「昆虫系吗?不好的预感愈来愈强烈了耶……」

孩童时期姑且不论,但到了十七岁还喜欢昆虫的女生非常少见。

就算有八分之三英国人的血统,春菜在这方面也与普通的少女无异。

虽然不至于讨厌到没办法直视蜘蛛或毛虫的程度,但也不会主动去盯着大虫看。

「不过,也不需要特别跑去那里啦。如果不想的话,可以购买市售的线,从织布开始着手。」

「……但是,那是丝绸吧?」

「嗯,而且比普通丝绸还要牢固。」

「……有时候也需要从事一些像个冒险者的活动嘛。」

结果,春菜还是无法抵抗物欲,前往蜘蛛的栖息地。

由于宏说途中需要外宿一晚,他们还带了露营用品。虽然她抱持着「应该没问题吧」的正向思考,但到了当地亲眼目睹了生态的奥秘后,她才发现自己当初的想法有多么天真。



「那要如何蒐集蜘蛛丝呢?」

「就像这样。」

听到春菜的询问,宏在不会跨进蜘蛛网的范围内悄悄移动,用一颗巴掌大的石头丢向一只大蝗虫,作势驱赶它。

春菜心中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但在她开口吐槽之前,宏已经将蝗虫诱进了蜘蛛网里。

它果然被蜘蛛网缠住,蝗虫愈是挣扎,蜘蛛网就将它缠得愈紧,让它无法动弹。蜘蛛网的主人——大蜘蛛开始制作茧包覆它。

「它们就像这样制造出一团团的茧。」

宏将重新补起网的蜘蛛晾在一旁,开始将一只螳螂引导至另一只蜘蛛的网中。

他就这样将昆虫一只只诱导入网中,让蜘蛛制茧,在数量超过二十的时候,开始改变作战行动。

「等数量齐全之后,就除掉蜘蛛,开始纺织。」

「呜哇……」

「顺便把那群被关在茧里闷死的家伙们解体,取下必要的部分,这样还可以赚一笔——可以说是一石两鸟。」

「真是肮脏,不愧是工匠,手法实在肮脏。」

「只靠漂亮话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就在宏若无其事地这么说的同时,他开始毫不留情地对蜘蛛大开杀戒。虽然只是采伐用的斧头,但经过了数次附魔后,要劈开蜘蛛的外壳就像打蛋一样简单。

宏处理的速度之快,甚至让人担心会不会害蜘蛛灭绝。不过这里毕竟是它们的栖息地,数量依然多到连数都不想去数。

看来没什么大问题。

「那么,先肢解死掉的蜘蛛吧。」

「先从蜘蛛开始吗?」

「如果茧里的东西还活着,那可就麻烦了。反正基本上死因都是窒息或压死,就先放一阵子比较妥当。」

因为昆虫系的生命力坚强嘛——听到宏这么说,春菜点点头,开始肢解死掉的蜘蛛。

宏不时会取下一些看不出用途的部位,进行奇妙的处理,不知道是不是某种素材。

肢解大致结束后,由于素材放着也是碍事,于是他们先进行分类后,塞进包包里。

虽然消耗了不少触媒,但他们事先附上了让包包容量扩大、减轻重量和防止腐败的附魔,所以就算塞进许多素材,依然留有空间。

「那么,开始办正事吧。」

「之后就没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吧?」

「对啊。就藤堂同学的手艺来说,用携带器材进行纺织应该很吃力吧。」

「我本来就没学过纺织嘛。到下一次机会来临之前,我会务力学习的。」

「知道了。我下次教你,就从绒毛兔的兔毛开始练习吧。」

「拜托你罗。」

果然,与其什么都办不到,还是朝样样通迈进会比较好。

由于一直在宏旁边打杂,所以春菜的采取系和调剂药水的手法多少上升了一些。但就她现在的能力来看,最多也不过能独自做些练习用药水罢了,而且其中也只有三成的药水具有效力。

这些宏都经历过,所以就算春菜帮不上忙,他也不在意。

毕竟他们分担的职责本来就不同,若为此抱怨的话未免太过小家子气了。

既然宏一个人连卖东西都卖不好,他当然也没有资格抱怨春菜。

「那我先去随便蒐集些药材喔。」

「皮雅拉诺克可能也在,藤堂同学要小心喔。」

「嗯,只要不被蜘蛛网缠住就可以了吧?」

「不,皮雅拉诺克会主动攻击。虽然它会用蜘蛛丝来索敌,但也会根据视觉、温度、嗅觉来判断并进行攻击。除了会用茧缠住猎物,其他都跟一般肉食系的主动型魔物的模式相同。」

春菜听到宏这番冗长的解说,登时一脸愕然。

「东同学好像很清楚。你跟它对决过吗?」

「打过三次左右吧?虽然它也没有强到哪里去,但要打倒它却比普通地下城的头目还要麻烦。因为它的行为模式和其他魔物没有差别,但动作却和某个蜘蛛英雄很像。」

「……你说的蜘蛛英雄,该不会是指它会在空中飞吧?」

「嗯,它会用蜘蛛丝吊着飞。只要地形能被它利用,你就要想像它会以三次元的移动方式朝你袭击而来。是一只一公尺高、全长五公尺,还会吊钢丝的蜘蛛。」

听着宏全神贯注地说着麻烦事,春菜下意识地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和狂暴熊不同,这一带不仅新手不会来,就连中级以上的玩家都不会特地拜访这里。因此,那应该不是只专杀新手的区域头目。为什么离乌鲁斯这么近的地方,会集中了那么多棘手的魔物呢?

「就是这样啦,要多加留意。不过我想藤堂同学应该可以轻松获胜。」

「嗯。」

春菜实在是不想和这种怪物正面对决。

「不过,感觉只要提到它,等一下就真的会遇到它,这很像呣种定律呢……」

听到春菜这么喃喃自语,宏苦笑以对。

如果说了这么多,却连个魔物的影子都没出现,那以故事来说,他们这次的造访就太失败了。

就像是搞笑艺人边盯着水池,边说着:「别推我喔,千万别推我喔。」结果还真的不去推他一样,这反而很失礼。

这就叫做无视故事伏笔。

「……果然不该谈到那种事的。」

所谓的故事伏笔,这次也产生了效果。

正当春菜蒐集了几株能够当作药材的草叶时,她看到了一个蜘蛛网包覆着巨大的茧。

一个和春菜差不多高的巨大蜘蛛坐镇其中。

它和春菜视线交会。

『东同学、东同学。』

『出现了吗?』

『嗯,我跟它对到眼了。』

『我现在立刻过去。』

他们使用冒险者证附设的通信设备联络完毕后,春菜将皮雅拉诺克引导至宏往这里过来的方向。

为了避免刺激其他的蜘蛛,在选择路径时,也需要谨慎小心。

春菜开始缓缓地后退。



皮雅拉诺克是很强大的魔物。

「藤堂同学,它跑去你那里了!」

「了解!」

巨大的蜘蛛在空中飞舞。

这样奇怪的景象并没有让春菜分心,她用魔法在它的着陆地点设下陷阱后,一跃而退。

对手着地的那一瞬间,燃起了巨大的火柱,头目蜘蛛遭受烈火焚身。

蜘蛛一边叽叽作响,一边用全身动作展现它的怒火,一把撞向春菜。春菜往旁边纵身一跳,千钧一发地躲过蜘蛛的攻击后,用了宏也很擅长的重击弹飞了蜘蛛。

即使皮雅拉诺克失去了平衡,它仍然不停吐丝,试图让他们停下动作。

宏见缝插针,跟着使出重击,阻断了对方的行动。

「快乘胜追击!」

「了解!」

春菜将牵制对手的工作让给宏,使用远距离的光之魔法剑·灵鸟展开攻击。

灵鸟属于初级魔法剑,以攻击速度快为卖点,但和其他武器相比威力较低。不过,春菜靠着自己的能力值和细剑的性能,以及最重要的附加特性——『属性攻击适性(全)』加强效果,使得灵鸟发挥了足以贯穿皮雅拉诺克外壳的威力。

「受死吧!」

宏一边控制颤抖的手腕,一边握住斧头全力砍向皮雅拉诺克。

虽然他几乎没学几项战斗系技能,不过采伐、采掘、锻冶和木工等能力奖励,让他的筋力提升得非常高。所以在基础攻击力方面是春菜的两倍。

由于他的攻击速度慢,再加上他没有攻击技,所以他缺乏在短期内大量输出的攻击手段,但光是普通的攻击就能让头目级怪物受伤了。就这个世界中所有冒险者的平均值来看,他可以说具有相当强大的火力。

不过,虽然他的基础攻击力很高,但因为缺乏能在短期内爆出大量伤害的技能,因此和专精战斗技能的冒险者相比,宏还是相形见绌。

结果,从冒险者的角度来看,他的能力依然低于一般人。

就像刚才的攻击,虽然能够砍穿蜘蛛壳,却不像春菜的攻击这么有效。

那与其说伤害敌人,不如说是为了阻止它咬人,而打碎它的獠牙。

「再接我一招!」

正当皮雅拉诺克发出怒号,准备甩下前脚时,宏使出重击打飞它,让它整个翻了过来。

「藤堂同学!」

「血腥斩切!」

配合着宏的呼唤,春菜干劲十足地大喊,用细剑系的中级连击斩裂蜘蛛的腹部。接着,她使用火焰的中级魔法剑·火焰之舞,对准刚刚连击斩裂的伤口挥下,燃烧蜘蛛的内脏。

皮雅拉诺克发出痛楚的哀号挣扎着,前脚使出全力挥向春菜,却被春菜精准的剑法漂亮挡下,没有对她造成伤害。

「看来还要补上一招!」

皮雅拉诺克的攻击被春菜挡下之后,就失去了重心,无法翻过身来。春菜乘势接近它,并大力挥下光之魔法剑·圣光斩。

这时,春菜没有注意到一件事,她的对手是只蜘蛛,就算没有脚,还是有其他移动方式。

「藤堂同学,这样不行!」

宏的声音晚了一步,就在春菜砍下蜘蛛防御的前脚时,大蜘蛛便用力撞向要将剑抽回的春菜。

原来蜘蛛用蛛丝缠绕住树木,藉此一跃而起。

「呀!」

春菜发出了可爱的尖叫声,被大力撞飞了出去。

还好她迅速地月细剑抵挡,所以没有遭受蜘蛛直击,但她整个人仍然倒在地上。

皮雅拉诺克挥舞着仅剩七只的脚,企图直接压制春菜。

如果就这么被它抓到,应该会毫不留情地被关入茧中吧。

抵抗的方式一旦有闪失,还可能导致粉身碎骨。那可就完蛋了。

「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就在蜘蛛朝春菜飞扑而去之际,宏用斧头对准了春菜之前砍裂并焚烧过的胸腹相接之处,用力砍了下去,狠狠地甩飞了大蜘蛛。

宏知道自己的攻击力不强,所以他决定尽全力防卫和拖延时间。

直到春菜重新站起身来,能够防卫她自己之前,绝不能轻举妄动。

如果在这里让对手取得优势就死定了。

「放马过来!」

宏拚命抑制住双脚的颤抖,为了吸引蜘蛛的注意力而放声大吼。

老实说,皮雅拉诺克和刚刚那些大型蜘蛛不同,这让宏非常畏惧它。

它巨大的身躯带给人十足的压迫感,不仅攻击力强大,而且每一击都很痛。

虽然被打中的地方不至于会形成瘀青,还是让人疼到不行。

「东同学!」

「藤堂同学,你还好吗!?」

「嗯!」

在宏挡下住数次攻击、并对其中一只脚予以重击后,春菜似乎终于有站起来呼喊的力气了。

「东同学,这只蜘蛛的稀有素材在哪里?」

为了让春菜方便攻击,宏使出重击让蜘蛛仰倒在地,春菜则趁着这个机会询问。

「在腹部,但你攻击时不用介意这一点。」

「既然是在腹部,那我可以把它的头和脚全部砍断,这样比较好回收素材吧?」

「是这样没错。」

听到宏这么说,春菜点点头,将魔力药水和体力药水一饮而尽之后,把魔力注入细剑之中。

「我要使出大绝招了,你再帮我拖延一点时间。」

「……了解。」

看到春菜认真的模样,宏反射性地点点头,面对翻过身来正要展开突击的皮雅拉诺克。宏用斧头施以捞击,压制住它后,再瞄准刚刚用斧头砍伤的前脚,使出全力砍落。

这样它就只能使用蜘蛛丝、撞击和挤压等手段来攻击了。

即使如此,皮雅拉诺克仍然不断朝他们逼近,一副企图压扁春莱和宏的样子。宏看对它如此阴魂不散,虽然心中感到畏惧,但出于不想死的心情,还是得拚命奋战。

看到它在吐丝的宏,算出对方准备飞到空中,于是迅速地用小刀斩断蜘蛛丝。

才刚跳上半空的大蜘蛛身体失去平衡,凄渗地以背部摔落地面。

「东同学,我准备好了!」

「我知道了!不要逞强喔!」

「没问题!」

春菜大声回应后,发动了好几个同时咏唱的魔法——眼前出现了好几个春菜,皮雅拉诺克本来正要站起身,却又大力跌落下去。

「看招!元素之舞!」

春菜们一同唱合后,隔着些许时间一一向前冲去,展开了时间差攻击。

第一位春菜用炎之魔法剑砍下一只脚,第二位春菜用冰之魔法剑冻结伤口,第三位春菜挥舞风之刃,第四位春菜用大地之牙折断蜘蛛脚。她们就这样不断用魔法剑砍杀蜘蛛,直到砍断所有蜘蛛脚后,全员便重叠在同一处,合为一体。

「最后一击!」

这一招结合了所有属性的剑,整齐划一地瞄准皮雅拉诺克的胸腹交接处,将它切成两半。就算是大蜘蛛之王,遭遇这样的攻击也只能一命呜呼。它抽搐了一分钟,被斩断的脚蠕动了几下后,终于失去力气停止了动作。

「啊~好累喔~」

「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春菜边这么说边瘫软在地,彷佛疲惫得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似地,靠着树干坐下

高级魔法剑·元素之舞——除了无属性的对手之外,这招一定能对应到敌人的弱点属性,即使其中包含了对手持有耐性的属性,也能给予等同于弱点属性的伤害。除了攻击系的特殊技能之外,这项技能堪称能带给对手最大的攻击力。但它却有诸多缺点,导致使用的玩家不多。

第一个缺点在于,若要学会这项技能,需要达成严格且繁复的条件。首先,敏捷值最少需要达到一百五十,并且需要精通全属性的两种初级魔法剑和一种中级魔法剑,每一种技能的熟练度都要达到五十以上,还要学会两种中级的无属性连击技能和一种分身系魔法或技能,并将这些技能的熟练度练至七十五以上。

第二个缺点在于,使出这项技能之前,得先叫出所有分身,这个动作不包含在这项技能之内。因此,在发动这项攻击之前,得先花时间准备。当组队作战时,就算其他人让敌方露出破绽,也无法马上使用这项绝招发动追击。

而最后也是最致命的缺点,则是它对魔力和精力的消耗量极大。或许是因为分身们使用的魔法剑全部算在本体身上,就算不是如此,光是准备工作就能将MP或精力消耗到所剩无几。

虽然没有初级采集那么夸张,但就算是精力值不错的玩家,使出一次就得需要休息五分钟,不然动弹不得,是项十分危险的招式。就连高等网游废人,也会因为精力和MP的问题,在一次的战斗中只能发动不到三次,可以说是如最后王牌般的招式。

「那一招真的很费精力耶……」

「啊~那个招式的确是这样……」

「不过,或许是因为我最近一直在帮东同学吧?虽然刚刚MP和精力都没有全满,但和之前使用的时候比起来,现在轻松多了。」

「有可能喔。」

宏维持着勉强不会让女性恐惧症发作的距离,站在一脸疲惫的春菜旁边。他边戒备着四周边等待她恢复精力。虽然周遭没有皮雅拉诺克这种等级的魔物,但仍然存在着许多具有攻击性的虫类。

「……既然已成功制服它,差不多也该来肢解了吧……」

「你已经恢复了吗?」

「虽然还是很疲惫,但已经能轻松解决一只大螳螂了。」

「这样啊。」

听到春菜这么说,宏点点头,先请她肢解没什么重要素材的脚。

皮雅拉诺克的躯干一带有多处能制作成药品或触媒的素材,但必须具备相关知识才有办法回收。

「等我处理好身体之后,会先去把它网里的茧纺织成线。」

「了解,那东同学,我处理完脚后再过去喔。」

「麻烦你了。看到那些茧,我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春菜点点头,开始肢解第三只脚。

当初被他们大力斩断的蜘蛛脚四散各处,光是把它们找出来就得费上一番工夫。

它的外壳除了甲壳素之外,似乎还含有其他成分,再加上蜘蛛脚上的肉在死后会僵化,如果不是宏特制的锐利小刀,应该难以肢解。

就在春菜肢解完所有的脚后,突然听到了宏的呼喊声。

春菜将可以拿去变卖的素材收进包包后,连忙跑向宏所在的地方——拉诺克的巢穴。



「怎么了?」

「我的想法果然没错,麻烦大了。」

他说完后,将第一个茧中的东西展示给舂菜看——是一名拥有白金色长发的少女。

少女的年纪大约十一、二岁。法连人一向发育良好,这名少女也不例外,她的身高只比春菜矮一些些。少女穿着一身高雅精致、一看就知道十分高级的礼服。无庸置疑,她应该出生在一个具有相当财富和地位的家庭。由于她几乎没有呼吸,所以微微隆起的胸部动也不动。

「……原来如此,她还活着吗?」

「虽然还活着,不过现在应该处于所谓的假死状态。」

春菜点点头,开始打量这名少女的身体状态。

她的生命能量确实正在减少,但并没有消逝殆尽。

一股不知名的魔力像薄纱一样包覆着她,应该是在保护着这名少女。

只要解除这个魔力,少女大概就能从假死状态中复活过来。但如果没有触媒,单凭春菜的解除系魔法,实在难以解除这种高等的特殊魔法。

「如果没有触媒,光凭我的能力没办法在这里让她苏醒过来。」

「我也一样。是可以做出解除的道具,但就算有材料,光靠现在手边的器材恐怕也没办法处理。」

「有材料吗?」

「可以用昆虫系材料充作替代。」

春菜点点头。

「回到乌鲁斯之后就有器材了吧?」

「家里没有,但协会应该有卖。」

「这样啊。那要先回去吗?」

「不,其他的茧里可能还有生还者。不过,就各种迹象来看,如果在这里就把茧拆开,让生还者待在这里也不太好,我想把这里的茧,连同之前那些茧一起运回营地,再熬夜纺织成线。」

「了解,那我先把这孩子带回营地喔。」

「拜托你了。我尽量多回收一点茧回去。」

春菜点点头,将包包挂在手肘上,背着少女走出了蜘蛛的栖地。

野营区位于前往蜘蛛栖地的途中,是一处意外开阔的湖滨。

虽然这一带栖息着许多野生动物,但整体来说攻击力不高,只要摆上宏特制的结界道具,并且升起火,应该就不用担心被袭击,是一处理想的露营地。

「总觉得愈来愈诡异了……」

春菜从背上少女的服装中看出一些端倪,不禁喃喃自语。

不祥的预感愈来愈强烈。老实说,看到皮雅拉诺克网里的茧时,不只是宏,春菜也从一开始就涌起不好的预感。

「有什么和贵族有关的传闻呢?」

她努力回想摆摊和唱歌时打听来的八卦,同时朝着营地前进。

像是阿尔萨斯公爵和包维尔侯爵彼此对立;目前的皇太子,正在和侧室所生的哥哥以及小两岁的弟弟在暗地里争夺王位,为此皇太子不曾传出诽闻;现在的皇室之中,正宫有三个小孩、侧室则有五个小孩,而现在王妃怀有身孕,所以宫中气氛有点诡异……虽然春菜想到了这些传闻,但除了小孩的人数和性别之外,其他都只是八卦,感觉不出有任何内情。

但有一则传闻或许和自己有些关系:春菜曾经听说皇太子的姊姊,也就是第二公主卧病在床,据说目前无药可医,十分虚弱。不过这与现在的状况应该没有直接关连。

正宫的孩子——第五公主和这名少女的年龄相近,不过,就算这一带生有可以治疗第二公主的草药,但不可能由这个拥有继承权的公主冒着生命危险直接出马,就算继承顺位再低也一样。

「详细状况只能等她醒来才能得知了……」

情报太少,就连想要推敲也无从着手。

虽然不会怪罪这么年幼的孩子,但在这种状况之下,自己却打从心底开心不起来,这让春菜有些懊恼。

(真是的,如果有人策划让这孩子遇害,那幕后主使应该不会就此罢手吧……)

既然无论如何都会被牵扯进去,那只能积极思考如何击败对手了。

反正照这个情势来看,十之八九会被卷入阴谋诡计之中。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让那些人后悔把自己卷进来了。

春菜如此下定决心后,加快了步伐。



「全部三个人啊……」

「被皮雅拉诺克抓到后,八个人之中还能有三个人存活下来,已经算是运气好了。」

看到生还者不多,春菜沉着一张脸,宏也只能这么无奈地安慰她。

过世的人分别是三名貌似战士的男性,一名貌似文官的男性,以及一名像是侍女的女性。老实说,虽然本来就不期待全员都能活下来,但实际看到尸体后还是让人情绪低落。

「真的只有八个人?」

「我不清楚,但里面只有这些茧。」

从皮雅拉诺克网里的茧球发现的八个人中,只有一开始的少女和另外两个人呈现假死状态。

其他两位生还者分别是一名年约二十几岁的女性和一名壮年男子,他们都穿着一身金属盔甲。

「感觉有点让人想不通。」

「啊,藤堂同学也这么认为吗?」

对于无法改变的事,再怎么为其消沉也无济于事。

虽然他们确实没有救出所有人,但在这样的状况下,光是能够救出人来就已经是奇迹了。

再怎么自责也没有意义。

他们如此下定结论后,为了转换心情,开始谈论起彼此挂心的事。

「获救的那两个人,怎么看都是骑士吧?」

「就装备的品质和身上的肌肉来看,他们应该不是靠钱买到这个职位的。」

「这些人会被皮雅拉诺克压着打吗?」

听到春菜的疑问,宏满脸苦恼地皱着眉头。

由于没有实际看过他们战斗,所以不清楚这些人有多少实力,不过,就连几乎没有身着装备的宏和春菜都能打倒它了,如果这些人有当上骑士的实力,应该也不成问题。

「如果是被设了圈套,那就有可能。」

「举例来说呢?」

「担任前卫的人,通常对于异常状态魔法的抵抗力较低。如果这些人被麻痹或定身,就可能被逮住。」

「这样啊,那就算他们身上没有抵抗过的痕迹也不奇怪……」

「说不定,他们到这里来也不是出于本意。」

宏说完后,望了一眼已经往生、一副侍女打扮的女性和文官打扮的男性。

他们怎么看都不像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物。

「……我们手上的情报太少了,再想下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就是啊。」

「先不管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要怎么回去?」

「这就是问题所在。不管是要把死者带回去或埋在这里,都需要先回收他们的遗物和身分证明文件,然后将大体净化后埋葬吧。」

「那这三个幸存下来的人要怎么搬回去呢?」

宏点点头。

「也不是没有办法。」

「有什么办法?」

「在皮雅拉诺克的巢穴里,有一些之前被吃掉的冒险者的行李。里面有两个几乎失去魔力的传送石。」

「用那个吗?」

「只要注入魔力,应该连死者都可以一起送回乌鲁斯。」

语毕,宏开始将包覆着昆虫的茧球纺织成线。

为了避免胡思乱想,这算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方法,藉由修练生产技能而超凡入圣的精神力值,也在这样的转换上助了他一臂之力。

「只要肢解虫就可以了吗?」

「先把胡蜂留着,那可以成为药材。」

订定了之后的计划后,宏立刻回复到平时的状态。

春菜见状露出苦笑,为了转换心情,她也照着宏的指示,开始肢解茧中的昆虫。


1.0025636002564;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