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 幻想编年史~不懂察言观色的异世界生活~

第八话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精灵之森篇 第八话1234567890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等、等一下!你说什么!』

    听到宏的报告,春菜不禁大声嚷道。

    春菜的喊叫声传到脑海里,让一旁的达也忍不住皱起眉头。

    『春菜同学,你可以不要那么大声吗?』

    『啊,抱歉……』

    『这都要怪阿宏你吧。』

    春菜受到宏的责备后,立刻表达歉意。此时达也立刻出面维护她。

    实际上,在队友们强制遭到拆散的情况下,宏突然跟大家报告说他发现头目所在的房间,听到这种消息,春菜会忍不住放声大叫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所以你那里的状况如何?』

    『总之我已经先破坏墙壁,然后再退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待命了。』

    『这样啊。』

    春菜与达也在确认宏没有做出直接突击头目的无谋之举后,总算松了口气。虽然以宏的个性来说,他不会做出如此冲动的行为,但是依照这座地下城的性质,还是有可能得在无法避免的情况下发生战斗。

    毕竟如果没有做出任何行动,待在同一个地点超过十分钟以上,这座地下城的墙壁及通道就会开始移动,逼着对方前进。因此,就算宏他们被迫与头目对战也不奇怪。

    『总之,我们也愈来愈靠近瘴气的中心处了,你们就再等一下吧。』

    『了解。那么真琴小姐那边呢?』

    『我们这边的瘴气也愈来愈浓了。』

    『我的探测范围内,勉强可以侦测到春姊与达哥的气息。』

    『这么说,你们就快会合啰?』

    『应该吧。』

    与一开始的状况比起来,情势已经好转很多了。

    虽然把量产的火焰石全部用光教人有点不舍,但消耗品本来就是要拿来使用的嘛。用光了,只要再重新制作就行了。

    『总之,我也不想催你们啦。但我们这边也不晓得可以躲在安全地带到什么时候,所以希望你们可以尽量快一点过来,但不用太焦急。』

    『我知道。』

    『不过,我们不晓得这座地下城的构造是什么样子,就算看起来很接近,也不一定能够马上会合呢。但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这座地下城的最后头目除了尽量拖延时间以及挡住我们的退路以外,应该也不会再耍什么小手段了吧。』

    『不管怎么说,我这里的墙壁已经愈来愈厚,大概也没办法再往回走了。万一发生战斗的话,我会尽量想办法拓展成持久战,但不晓得阿尔洁姆能不能撑得下去就是了。』

    宏所担心的是在与大家会合之前,就得被迫与头目展开战斗。

    阿尔洁姆的战斗能力绝对不算差,但她的整体能力离游戏中的平均能力值还差了一点。再加上这座地下城里大部分的魔物属性,对弓箭手来说都相当不利。

    如果宏所预测的头目类型没错的话,那么这次阿尔洁姆可能从头到尾都派不上用场。

    『抱歉,这方面只能请你们自己多加油了。』

    『我知道。』

    语毕,春菜与达也便停止边走边通话的行为,对四周加倍提高警戒快步前进。

    老实说,虽然整体情势渐渐好转,但状况仍旧险恶。而且现在的危机已非最初春菜所担心的那个方向,而是实质上会造成团队瓦解,并危及宏与阿尔洁姆性命的情势。

    「达也,你的魔力还够吗?」

    「非常足够。」

    「那么稍微多用一点魔力也没关系吧?」

    「在这种状况下,也只好这样了。」

    这次就连达也都没办法叫春菜不要着急了,因为他自己也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话虽如此,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

    见到眼前的岔路,达也不禁呻吟起来。

    都到了这种阶段,它还故意搞一个无聊的岔路出来,这座地下城真的很难对付。不过,虽然这种岔路最终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就眼前状况来说,却能在拖延时间上发挥很大的效果。

    「眼前的岔路,只能看看走哪一条会比较节省时间了。」

    「是啊。」

    反正最后一定都会通往头目所在的房间,只不过既然有岔路,就表示有一条应该会绕一大圈。但目前只能透过瘴气的浓淡做判断,实在让人头痛。

    「不过,这种事情就算想了也没用。」

    对于达也提出的问题,春菜立刻果断地反驳。她想都没想,就直接往瘴气浓度较高的那条路走去。

    对于她这充满男子气概的作风,达也只能慌张地跟在她的后面。

    「你说这种事情想了也没用,是什么意思?」

    「光是烦恼的时间就可以走上一大段路了,而且也不能保证其中一条就一定是捷径啊。」

    「原来如此,正所谓『无益的思考只是浪费时间』是吧?」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目前的状况,没时间让他们慢慢迷路了。就算会绕远路,只要一路往前赶,也能够逐渐缩短距离,所以就别再左思右想,应该要直接凭感觉上路。

    尽管状况急迫,春菜依然处变不惊。此时的她已经比刚进来地下城时要冷静多了。

    「……是魔物啊……看来走这条路应该是对的。」

    「如果随便避开这些魔物,导致之后在头目的房间遭到夹击的话,不仅麻烦而且危险,现在就用最少的消耗量歼灭它们吧。」

    「说得也是。」

    达也同意春菜的方针,于是使出大地火焰,将眼前阻挡去路的鼠群通通消灭。

    ☆

    「往这边!」

    「了解。」

    另一方面,真琴两人则没有特别交谈,沿着澪的探知顺利地向前迈进。

    她们采取的方针是尽量避免无谓的战斗,加快脚步向前移动。

    「这条路还真长耶……」

    「不过应该会比中途发生战斗的走法还要快。」

    「就算我们一击就将对方歼灭也是吗?」

    「我们有可能每次战斗都发动足以一击致胜的绝招吗?」

    对于澪的反驳,真琴也无法否定,只能沉默以对。

    「那瘴气的情况呢?」

    「我们已经愈来愈靠近了。」

    「接下来的岔路要走哪一条?」

    「没有魔物的是这一条。」

    面对真琴的询问,澪指向左边的那条路。真琴点头回应,毫不犹豫地就直接往没有魔物的那条路迈进。

    「宏跟春菜他们的位置呢?」

    「师父的位置是在……嗯,我侦测到了——他在我们的右边这个方向。春姊他们则是在左侧,我们之间的距离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变太多。有时候对方会停下来,应该是在战斗。」

    「了解。」

    此时道路突然开始呈圆弧状弯曲,两人顺着弯路走之后,地上苔藓的分布状态瞬间变得完全不同。

    「澪!」

    「空间感觉怪怪的,我们可能空间跳跃了。」

    「前方的瘴气程度如何?」

    「比这里还浓。」

    多半又遇到跟刚刚那场中头目战一样的状况了。

    也就是说,只要越过这里,又会很难掌握自己目前的所在位置。她们可能要有心理准备,最糟的情况,可能又得再与强劲的魔物对战一次了。

    「反正也没办法回头,只好往前走了。」

    「等一下,我先看一下有没有陷阱。」

    澪立刻叫住真琴,接着拿出惯例那支十尺棒,对着墙壁、地面、天花板,有如搔痒一般轻轻地碰触,检查是否有陷阱。

    「这里的触感怪怪的。我要戳比较大力一点,你要小心哦。」

    「OK。」

    澪警告真琴之后,便对着触感不太自然的地方,用力地戳下去。

    下个瞬间,境界线那一头的整条道路,突然有如痛苦挣扎般,开始不规则摆动。由此可以确定,如果不小心踏进去的话,应该会死得很惨。

    「没想到居然在这时候才出现第一个陷阱啊……」

    「对方也很努力地想要阻挠我们呢。」

    整条通道剧烈摆动,进去之后恐怕连站都无法站稳。

    见到这个景象,两人露出严肃的表情。

    虽然宏并非循着既有道路前进,不过他们能平安无事地抵达头目所在的房间真的很了不起。

    「接下来这要怎么对付呢?」

    「我再用一些小伎俩试试看。」

    「那就交给你了。」

    在这种状况下,真琴所能采取的行动非常有限,因此只能全权交由澪处理。不过她还是想尽一份心力,于是专注地观察这条通道。

    春菜说过用一般的火炎系攻击魔法无法让墙壁及地面燃烧,由这点来看,还真不晓得宏是怎么把墙壁打穿的呢。

    那个男人在法连学会特殊技能之后,虽然无法发动,但还是有受到该技能的影响,因此他的肌力数值很有可能已经达到千位数了。

    他拥有这么强韧的肌力,再加上所使用的武器又非常适合破坏各种结构的物体,只要再搭配技能攻击墙壁,就算所使用的是初级的攻击技能,也具备十足的破坏力吧。

    而且他已换成魔铁制的武器,这一点也是宏获得成功所不可忽视的因素。

    以宏目前的状况来说,由于武器重量及重心平衡的问题,所以他所使用的武器属于无法迅速连续攻击的类型。而他又只具有倍率一倍的初级技能,因此总体的火力属于中下程度。但是在「最大火力能维持的时间」以及「陷入长期战时,对敌人造成的整体伤害」这两点上,则是逼近战斗系废人的等级。

    虽然在对付一定强度的对手时,他仍然无法顺利攻击,但若只是虾兵蟹将,他的攻击火力可不算差。

    真琴的肌力也到达近战型战斗废人的平均水准,因此只要手上有钝器,她就能轻易地将石墙打个粉碎。

    但这次的情况,由她使用大剑轻轻切割墙面的触感来判断——即使借用宏的武器来破坏墙壁,以她目前的能力,要打穿地下城的墙壁,走最短捷径是相当困难的。

    (我现在不应该去想那些破坏墙壁的方法。)

    她把思绪拉回来,试图以五感尽量收集眼前这条通道的情报。此时,澪正在真琴目光所及之处利用弓尝试各种方法。

    (既然用一般的魔法没效,也就是说,如果改用净化系技能,或是它的替代方法的话……?)

    就在澪对着好几个地方发射弓箭时,真琴突然想到这一点。

    她们眼前这条通道,不管再怎么努力,还是无法侵入。

    「我可以试一下吗?」

    「了解。」

    得到澪的许可后,真琴把之前火烧蕈菇时用剩的「矮人杀手」拿出来倒在布上,然后点火朝着前方投掷出去。结果……

    「呜哇!」

    「火势真猛烈呢。」

    至今就算发射火弓箭,或是拿火炬烧它,都完全没办法引起火势,那条通道依然持续地摆动着。但就在使用「矮人杀手」助燃这个方法后,整条通道完全陷入一片火海,彻底燃烧。

    「真琴姊,情况是不是恶化啦?」

    「我本来就不认为会好转。」

    对于澪的吐槽,真琴坦率地将她的想法说出来。再这样下去,事情根本不会有任何进展。

    于是真琴决定实行她刚刚想到的计划——

    「公牛冲击!」

    真琴直接在带鞘的剑上施以强打系的中级技能向下一挥,用力地敲击有如快要溺死的虫子般,正在挣扎蠕动的地面。

    而地面遭受这一击之后,整体产生龟裂,裂痕延伸到墙壁再直冲天花板,发出嘎吱声响。紧接着——

    「崩塌了……」

    「总之,这条通道总算安静下来了。」

    破裂而变得脆弱的天花板,由于无法支撑自身的重量而塌毁。连带地导致墙壁开始碎裂,地面不再晃动。

    看来这波火势的燃烧范围比预计中还要大,境界线的那头烧出了一大片空间。

    「……火好像熄了。」

    「但是温度还很高耶。」

    「这种温度应该还好啦。」

    真琴在稍微确认过前方的温度之后,如此回答。澪同意她的看法,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用十尺棒仔细地一边确认一边前进。

    「目前和大家的相对位置如何?」

    「我们和师父他们的距离一口气拉近了不少。不过,目前的状况可能不太妙。」

    「不太妙是什么意思?」

    「原本师父他们离瘴气的团块还有一段距离,但现在他们离那里只剩下不到一个房间远了。」

    听到澪的说明,真琴立刻理解了状况。

    看来,最糟的情况终于发生。

    「我们赶快走!」

    「我知道!」

    澪大声地回覆真琴的号令,这次她决定直奔瘴气浓郁的方向。

    两人现在只是一心一意,想要尽快找到头目所在的房间。

    ☆

    就在其他小组正努力地往头目所在的房间前进时,在那里待命的宏与阿尔洁姆正要面临即将到来的灾难。

    「怎么感觉怪怪的。」

    「我也这么认为……」

    直到刚刚为止,除了采集素材以外,只要待在同一个地方十分钟,这座地下城就会想办法把他们给逼走,但现在却突然变得异常寂静。

    至今只要遇到地下城又开始赶人时,宏就会先随便破坏一面墙壁确保后路,然后想办法尽量远离头目所在的房间。

    地下城似乎已经掌握这一套模式了,因此将墙壁逐渐增厚,让宏无法轻易打穿;或是开始喷出奇怪的孢子和瓦斯,想要阻挠他的行动。

    在这样的状况下,就在宏认为没办法再继续躲下去时,地下城突然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

    他们在目前的位置已经待超过二十分钟了,但地下城完全没有变化的迹象。

    「等一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你要有心理准备……」

    宏才说出这句话没多久,便察觉到地下城产生的变化。

    「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咦?」

    「快点!」

    宏突如其来的举动使阿尔洁姆一时来不及反应,只能充满疑惑地跟在他的后头。

    但是地下城的动作非常地迅速。

    「啊,你看地面!」

    「看来还是晚了一步!」

    在他们离开房间之前,地面就已变化成深不见底的沼泽了。

    他们的膝盖以下马上陷了进去。这样的情况,就算是宏也无法轻易逃脱。

    于是两人就维持这样的状态,被缓缓地推向某处。

    「宏、宏先生……」

    「都已经变成这样了,慌张也没用。我们还是尽量保存体力吧。」

    「是……是!」

    在两人对话的同时,原本狭窄的房间不知不觉间变得宽敞。原本推送着自己的泥巴,也突然化为看起来有毒的有色液体。

    「啧!居然变成毒水!」

    就在水的颜色改变时,阿尔洁姆开始急遽衰弱。宏见状后,忍不住咂舌。

    依目前经过的时间推算,他们在进入地下城之前所喝的万能药药效也差不多结束了。

    幸好差不多到达终点了,水量急速地减少。

    为了能尽快保护阿尔洁姆,即使水流湍急,宏仍努力地爬到岸上,并且死命地压抑自己对女性身体的恐惧,将阿尔洁姆拉上岸。

    接着,他立刻在阿尔洁姆身上洒上万能药及药水急救后,朝着瘴气的团块望去——

    「我料想得没错,头目果然是树木啊……」

    一株浑身散发着强烈瘴气及压迫感的大树,就伫立在宏的前方。

    「宏先生……」

    「你就在旁边好好休息吧,这家伙由我来对付。」

    宏手持长斧,并且制止脸色发白却依然试图起身的阿尔洁姆,挡在她的前面保护她。

    由于他们身上只有携带五级的药水,加上刚刚碰到的毒水毒性特别强,受到伤害后所造成的后遗症无法用万能药来治疗。可能要花上一段时间,阿尔洁姆的身体才能够恢复正常运作。

    只不过这次和之前艾莲娜的情况不同,只要休息一、两天就能够完全康复。因此,说是「后遗症」似乎有点太夸张了。

    在面对如此具有压迫感的对手时,宏的手脚明显地在发抖。不过他的身体本来就时常会这样反射性地颤抖。

    而且,与之前巴尔多的最后一击相较,目前的状况并没有那么可怕。再说,若跟巧克力比起来,眼前的景象根本就是小事一桩。

    「好了,接下来就看看是我的能量先耗尽,还是敌人手上的王牌先用光吧!」

    就在宏如此放话的同时,同时身为这座地下城的头目及核心的树木型魔物——邪恶树人也用树枝发出声响。于是,宏的孤军奋战即将揭开序幕。

    ☆

    『春菜,情况好像变得有点不太妙哦!』

    就在宏与邪恶树人对峙的同一时间,真琴焦急地与春菜两人通话。

    『真琴小姐……你指的该不会是!?』

    『根据澪的说法,现在宏的气息跟瘴气的团块在同一个位置!』

    真琴会主动开启通话这件事,就让春菜有不祥的预感。没想到真的被她给猜中,此时的春菜不由得背脊发凉。

    『你们那边目前的状况如何!?』

    『我们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鬼打墙!现在正在找那个机关在哪里!』

    『你们也是啊……看来这座地下城很努力在拖延时间……』

    春菜两人移动了十五分钟之后才确定他们已经被困住,澪则是一分钟之后,就立刻察觉到被设计了。不过由于春菜他们很早就掉入这个圈套,所以两组人马的状况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既然这样,那么直接打穿墙壁会合是最快的方法了。』

    『有办法破坏墙壁吗?』

    『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啦。』

    真琴这么说道,接着便将刚刚摧毁狂暴通道的经过告诉春菜。

    春菜听完之后,陷入一阵沉思。

    『如果用狱炎圣波点燃矮人杀手的话,说不定可以……』

    『应该满有可能的。』

    『澪,我们两方的相对位置如何?』

    『直线距离约一百公尺。从你们那边面向北北西的方向,就是我们所在的位置。』

    『了解。』

    精灵们交给春菜一行人的『矮人杀手』一共有十瓶。

    其中一瓶已经被真琴用完了,所以还剩下九瓶可用。

    如果随便拿来乱用,把所有酒都耗光的话,那就没戏唱了,所以必须谨慎使用才行。

    但是,在那以前,得先确认这一招是否如同计划般确实有效。从澪的说明听起来,只要往瘴气浓度高的方向打穿通道的话,应该就不会波及到澪与真琴了。

    春菜如此猜想,紧接着开始实验。

    「那就先直接淋在上面,然后点火烧烧看好了?」

    「好啊。」

    春菜把未开封的酒瓶打开,将散发着浓浓酒精味的矮人杀手轻轻浇在墙壁上,然后全力加速离开现场。于此同时,达也则对该处施放狱炎圣波。

    「……虽然效果还算可以,但感觉还差了一点。」

    「看来可能要用雾状的方式填满整个空间,再让它爆炸,或是制作成火焰瓶的方式才会奏效呢。」

    见到墙壁燃起熊熊火焰,并且烧出一片又广又深的范围之后,两人便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

    「那就先试试爆炸的那个方法吧。但要怎么让它充满整个空间呢?」

    「我会用包夹的方式设置结界,到时你有办法在结界里让酒变成雾状吗?」

    「我试试看。」

    春菜之前学习制作药水时,曾经学过操作指定液体的魔法。于是,她便用那个魔法,把酒移动到结界里,集中精神将它化成雾状。

    此时,结界与结界之间充斥了强烈的酒味,雾气顿时遮蔽了视野。

    「狱炎圣波!」

    达也立刻卯足干劲,对着结界里面发射笼罩地狱的圣焰。

    在目标着火的同时发生了大爆炸,两侧的墙壁大面积地崩落。等爆炸的烟雾散去之后,可以看见两侧墙壁上分别开出了一个人可以通行的大洞。

    「成功了耶。」

    「成功了呢。」

    在确认成果之后,春菜点头示意,紧接着立刻从洞里钻出去。要是还在这里慢慢摸,结果通道又被堵住的话就麻烦了。

    『春菜、达也,结果如何?』

    『顺利破坏墙壁了。你们两个在哪里?』

    『刚刚那场爆炸发生后,空间的接点好像变了,我们的距离又被拉远。』

    『你们还在鬼打墙吗?』

    『我现在来确认。』

    看来,这座地下城是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他们会合的,但是他们现在就只能全力往头目所在的房间冲刺了。

    『总之,我们先朝前方直走!』

    『我知道了。如果我们又被困住,到时再想办法应付吧。』

    『了解!』

    双方互相确认完彼此的计划之后,春菜与达也便快速穿越刚刚打穿的突破口。

    对他们来说,头目所在的房间是如此地接近,却又那么地遥远。

    ☆

    「放马过来吧!!」

    宏发动集团挑衅,向邪恶树人宣战,将它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自己身上。而偷偷站在周边的十几棵猎人树,也在此时一起将枝干延伸向他。

    「这些碍事的家伙!」

    他把有可能会波及到阿尔洁姆的猎人树通通驱除,再继续发动挑衅。虽然这些魔物很有可能会再叫其他伙伴过来,但现在只有宏单枪匹马奋战,如果他还分心在意这种事情的话,就没办法与头目作战了。

    「受死吧!」

    宏一口气砍倒了离他最近的三棵猎人树,再迅速回到阿尔洁姆的前方。大概因为他在脱离战线时,为了保险起见,预先把它们的根部全部切除,因此那些猎人树看起来并没有再生的迹象。

    但是在瘴气如此浓厚的地方,很难讲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总之也只能先以安全为重,彻底进行防御,与对方比谁的耐力强了。

    他将邪恶树人伸过来的枝干除去,再把猎人树打算缠绕自己的藤蔓及枝条斩断,并且用身体挡下飞来的叶片,有时还会跑上前将其他树木砍倒。

    关于这次的战斗,「对方不会移动靠近」的特点,算是有利也有弊。

    (虽然早就料到会这样,不过还真是棘手的状况啊……)

    由于对方不会主动接近,因此留在原地防御对方的攻击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基本上宏没办法离阿尔洁姆太远,因此对方不主动靠近,也就等于让他无法进行有效的反击。

    虽然他发动好几次挑衅及压迫,让对方的攻击目标锁定自己,但面对这个只会进行远距离攻击的对手,宏也没胆离开需要被保护的阿尔洁姆身边。

    再加上邪恶树人毕竟是这座地下城的头目,它的攻击强度对宏来说也无法忽视。目前虽然几乎都靠防具成功抵御,但是对方攻击的威力,在没有身穿翼龙皮革盔甲的情况下,很难说可以毫发无伤。

    就算他没有穿戴任何防具,自然治愈的速度绝对会比受伤的速度快,但仍旧不可能全身而退。

    若宏本身没有任何装备,防御力上依然比一般身着重装镗甲的骑士还要来得高。由这点来看,连宏这么厉害的人都没办法自保了,要是他身后的阿尔洁姆遭受攻击的话,肯定立刻完蛋。

    因此,就算身中几百发、几千发的攻击,宏也只能死守在原地保护阿尔洁姆。

    宏就这样一个劲儿承受对方的攻击,同时伺机反转局势。

    ☆

    不晓得过了多久的时间……

    「只要能够减少猎人树的数量,就可以安心地再往前站一些了……」

    宏不断忍受着被打得很痛,但却不会受伤的小规模攻击,不由得碎碎念了起来。

    他已经不记得被打多久了,在如此长时间的攻击下,他的挫折及不满也逐渐到了极限。虽然没有打算就此投降,但他也没有那种耐心可以持续挨打而不抱怨几句。

    他早就放弃防御所有的攻击了,现在就只专门迎战会波及到阿尔洁姆的部分而已,但光是这样也相当费工夫。

    宏其实会一种叫做「移动防护」的技能,可以隔空保护他人,但由于他的技能熟练度很低,所以无法顾及距离太远的人。

    目前离他们最近的猎人树大约有七步之远,刚好超出「移动防护」所能涵盖的范围外一些。

    虽然对于主坦来说这是个重要的技能,但由于必须让守护的对象暴露在危险之中,所以他并没有在这门技能上下太多工夫,因此无法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即使如此,他的保护范围已经比一开始时的三步之遥要大多了。在这场战斗中也使用过几次,所以技巧有所成长。但是目前的状况没办法让他等下去,接下来只能就现有的程度,搭配其他方法来应战了。

    (既然与对手隔着距离,那么使用投掷武器算是一般的方法,但是使用波咩果未免太危险,手斧目前也只有三支。小刀类数量还挺多的,但应该没什么用,而且重量太轻,应该随随便便就会被对方解决。用手斧大概有办法摆平一棵,但是用完就无计可施了。)

    虽然很想顺着冲动把巨大波咩果扔出去,然而如果在非常近的距离之下遭到对方回击,后果可就一点都不好玩了。真要用这招的话,至少必须将旁边所有的小喽啰全部消灭才行,要不然这个方法实在太危险了。

    「我就尽可能试试看吧!」

    他在超过三十分钟以上的挨打时间里,脑中不断地想着其他方法。同一件事情想了好几次,最后还是下不了决心而将想法收回。但现在的他,终于决定将那个想法付诸行动。

    他将伸过来的树枝用蛮力拔下来折断,然后赶忙从腰包里取出手斧。

    接着将能赋予的所有简易附魔施加在手斧上,使尽全力朝着最远的那棵猎人树扔去。

    手斧深深地插进猎人树的根部,然后爆炸,将树干炸得只差一步就会毙命。此时他又乘胜追击,丢出一支斧头将其砍断,随之再拿出最后一把斧头朝着旁边的猎人树丢去。

    (看这情况,用小刀搞不好也有效呢。)

    宏从猎人树的受损状况做出如此判断,于是随意抓了几支小刀,和刚刚一样,加上所有简易附魔,一口气扔出去。

    有几支小刀被树枝阻挡,但迎击的树枝随即被爆炸轰飞,因此最后有两支刀子成功刺到了树上,并且将其砍倒。

    「我的招式都用完了。」

    此时一共还剩下七棵猎人树。

    由于已经没有其他远距离攻击手段可用,所以接下来只能和对方比耐力了。

    这时候宏才相当后悔,当初不应该先学轻伤治疗,而该优先学习最弱的无咏唱、无属性攻击魔法「魔法子弹」才对,但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来不及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遭到宏的这一波攻击,让猎人树开始有了危机意识,发动的攻击愈来愈猛烈。

    结果,宏的行动开始不断地受到阻挠,就连他想要取出能够对敌人造成些许伤害的属性石都没有办法。

    「真是的,这些家伙想说我没办法主动攻击,所以就开始得寸进尺啦……」

    对于敌人展开的猛烈攻击,宏忍不住咂舌,并且谨慎地调整与对方之间的距离。

    但是在阿尔洁姆无法动弹的情况下,很难再大幅缩短双方的差距。

    「宏先生……!」

    「这点攻击不算什么啦!反倒是你,你现在还是没办法动对吧!?」

    「真是抱歉……!」

    「那些毒水本来就避不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所以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等到能够活动……!」

    宏的话才说到一半,魔物群的举动就有所改变。

    眼前的几株猎人树有如膨胀变大一般伸展树枝,接着便全部一起朝着宏及阿尔洁姆突袭,打算要刺穿他们两个。

    「咦?」

    突然之间,无数的树枝以极快的速度朝两人延伸过去。

    但是看在阿尔洁姆的眼里,却莫名地有如慢动作一般。

    这就是所谓的「精神活动过速」——也就是在遇到危机状况时,四周的景象看似都会放慢动作的现象。

    阿尔洁姆在这拉长的时间里,拼命地想要移动,但可能是毒性加上恐惧的缘故,身体怎么样就是不听使唤。

    她焦急地凝视着眼前缓慢的景象。

    就在此时,宏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了。

    下个瞬间,原本打算要贯穿他们的树枝全都被折断,紧接着阿尔洁姆的全身遭到强烈的冲击。

    她完全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整个人处于呆滞的状态。宏则像是跟她对调一般,移动到了阿尔洁姆原本所在的位置。

    在阿尔洁姆还没意识自己被宏撞飞之前,躲在猎人树当中的邪恶树人便展开大动作。

    接着,邪恶树人将它那几乎可以遮蔽孩童脸蛋,粗壮的巨大根部瞄准宏伸了过去——

    「呜啊啊啊啊!!」

    就这样毫不留情地插进了宏的侧腹。

    它用根部猛烈地贯穿了宏之后,还想连带地也刺穿阿尔洁姆的身体,于是再将根部继续延伸。

    宏即使身体已被刺穿,不由得发出极大的哀嚎,依然踏稳脚步奋力抵抗。

    宏的抵抗奏效了,邪恶树人的根部在快要碰到阿尔洁姆的额头之处停了下来。此时阿尔洁姆仍瘫坐在地上,无法站立起来。

    「咦?」

    在这短短数秒之间,由于局势变化得又急又快,阿尔洁姆完全跟不上进展速度,傻在原地。

    直到腥臭温热的液体从邪恶树人的根部滴落到她脸上时,她才瞬间回过神来。

    「宏、先生……?」

    即使蓦然醒觉,阿尔洁姆依然无法接受眼前的景象,战战兢兢地对着宏这么叫。

    此时,邪恶树人的根部已完全穿透了宏的身体。

    宏的血液就从它的根部滴落到阿尔洁姆脸上,弄脏了她的脸庞。

    当阿尔洁姆碰到血液那湿湿黏黏的触感时,宏的嘴里瞬间吐出大量的鲜血。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尔洁姆见状后发出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空间。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为你一网打尽!
12345678901.001881300188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