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 幻想编年史~不懂察言观色的异世界生活~

第六话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精灵之森篇 第六话1234567890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这下可麻烦了。」

    「还真是伤脑筋呢……」

    对于一开始就发生让人只想咒骂地下城「个性很糟」的状况,宏老神在在地喃喃说道,阿尔洁姆则是一副严肃的表情。

    在这样的处境下,如果又再被卷入色情灾难,那么就双重意义来说,都会有生命危险,因此宏谨慎地与阿尔洁姆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宏先生,你跟其他人联络上了吗?」

    「联络方面是没有问题。只不过大家好像都被拆散成两人一组的样子,感觉状况有点棘手。」

    「你说状况有点棘手是指……」

    虽然内容听起来非常不妙,但宏说话的语气听起来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阿尔洁姆不禁皱起眉头。

    就一般来说,一个团队被拆散成这种情形,是属于非常致命的状况。绝对不是还能够让人如此悠哉说话的处境。

    至少从刚刚看到宏与春菜联系时的模样,就连阿尔洁姆都感觉得出来春菜非常慌乱。

    而就阿尔洁姆本身来说,她虽然是受到阿朗温的指示才前来的,但她很清楚自己摆明是个累赘还硬要跟来。所以就算自己发生什么意外,她也已有心理准备,若遭遇危险也是无可厚非。但是其他成员即使相较之下再怎么经验丰富,一旦被拆散之后,就没办法发挥全部的实力了……此刻的阿尔洁姆只担心这一点。

    从他们两人目前为止的对话可以得知,当团队成员一进入地下城化的森林之后,所有人立刻就被分散开来。

    由于整个空间遭到扭曲,所以就连现在所处的位置都不晓得。在这种事态严重的情况下,宏看起来却一点都不慌张。

    对此,阿尔洁姆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一副无法理解的模样。

    宏见状后,为了安慰她而开口说道:

    「都已经被拆散了也无可奈何,所以你板着一张脸也没有用啊。」

    「可是这里是地下城耶?」

    「是地下城没错啊。怎么了?」

    「不仅不晓得出口在哪里,而且我还完全是个累赘呢。虽然很不甘心,但我一定会拖累你的。而且再这样落单下去,其他成员也可能会有危险……」

    「这种事情常常发生啦。」

    没错。遇到这种会把团队成员拆散的陷阱,算是常有的事。

    顺带说明,跟等级低的人一起行动时,特别会遇到拆散团队成员的陷阱,这种事情一点都不罕见。

    由于不知敌人的实力有多强,所以的确没办法乐观看待目前的状况,但是对于在能够取得联系之下遭到分散一事,焦急也不是办法。若达也是和阿尔洁姆一起被分散的话,在战斗层面来说将会非常不利,不过幸好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

    既然如此,那么当下最好的因应方式就是冷静地行动。

    这件事情不用说,阿尔洁姆自己应该也很清楚才对。

    只不过,生平第一次进到地下城里就被迫与同伴分离,而且还跟在战斗层面上是否可靠都不晓得的废柴男子同为一组,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叫她沉着应对也很难吧。

    宏似乎也察觉到阿尔洁姆的状况,因此即使阿尔洁姆抱怨她不安,他也会适当地容忍忽视。

    于是宏就这样继续着可说是白费力气的对话,试图让阿尔洁姆冷静下来,并且环顾四周喃喃说道:

    「不过看起来,目前的状况还挺棘手的呢。」

    「不用你说,我也晓得。」

    「不是啦,你所想的跟我所说的『棘手』,意思应该不太一样。」

    听到宏说出如此怪异的言论,原本只是在叹气的阿尔洁姆,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

    见到阿尔洁姆的反应,宏接着说道:

    「这个地下城可能是属于通道构造会变化的类型。」

    「什么!?」

    「首先,最麻烦的部分就是墙壁跟天花板都是由树木及藤蔓所构成的。地上也长满杂草,完全看不到地面。一般沿路上若都是石墙或砖墙的话,会让人很难判断目前的所在位置,不过以目前这种构造来看,效果也跟石墙或砖墙的类型差不多。」

    「真的是这样啊?」

    「是啊。就算一路上的构造都没有变化,凭一般人的眼睛,也很难辨别及记忆景色的差异。」

    宏的这番话,对于一直住在森林村落里的阿尔洁姆来说,一时之间还意会不过来。宏一边说着,一边谨慎地确认墙壁及周边的状况。

    他以最令他信赖及放心的十尺棒戳了一下墙壁,该处的藤蔓及树枝立刻开始蠢动。

    「果然不出所料。」

    「它们真的会动耶……」

    「这下可以确定构造真的会改变了吧?」

    「是的。」

    「变化幅度这么大,就算在沿路做记号也没用呢。」

    听到宏这么说,阿尔洁姆也只能点头回应。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可以肯定,即使在地上刻上箭头记号,也会立刻消失吧。

    「顺带一提,现在才刚开始而已,所以也很难说这里没有空间跳跃之类的陷阱呢。」

    「就是说啊。」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了。」

    宏似乎已做出某种结论,接着拿出长斧站在墙壁前面。

    「不过我们也没有理由要呆呆地按照既有路线行走,我看还是直接冲到瘴气最浓的地方比较快。」

    「你说什么!?」

    宏完全无视阿尔洁姆疯癫似的叫声,豪迈地将长斧从腰际的高度横向挥斩过去。

    「受死吧!」

    宏借由提升臂力的辅助魔法,多少强化了臂力,并且在斧刃上施以爆热的简易附魔后,挥出一记痛击。其强大的破坏力,豪迈地将地下城的整个墙面劈开、燃烧、炸碎之后,再把它弹飞。

    「好了,我们走吧。」

    这一击所产生的超强破坏力,在墙壁上劈开了足以让两个人通过的大洞。宏指着这个大洞,若无其事地淡然说道。

    与豪迈的攻击方式以及所造成的惨状完全相反,这一记攻击若是对上一般的魔物,像是翼龙与灵府守门犬就不用说了,就连对皮雅拉诺克也没办法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就对物破坏的观点来看,这招的确是其他成员所望尘莫及的蛮横手法。尤其树木系的魔物非常适合用斧头攻击,因此也起到加分的作用。

    另外,这次最大的重点就是——宏明明以强行突围的手法来破坏地下城的墙壁,但是他本身却一点消耗都没有。

    「请、请问……」

    「嗯?」

    「这种方法行得通哦?」

    「我只是试试看,然后就成功了。所以应该算是行得通啦。」

    对于宏如此草率的回答,阿尔洁姆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垂着耳朵在一旁叹气。虽然她在性的方面毫无防备又欠缺常识,加上自己本身又容易引发色情灾难,但是除此之外的其他领域,她都具备足够的常识。

    「不管怎么说,这里长着这么茂密的树木及藤蔓,应该会有一两样珍贵的素材才对吧。」

    「呃……你是不是搞错目的啦?」

    「好了,那我们就继续冲啰!素材正在等着我呢!」

    宏完全无视阿尔洁姆的吐槽,大声吆喝之后,随即开始突击隔壁房间的墙壁。

    身为森林里的居民,精灵族的阿尔洁姆对于宏这样的行为实在难以认同,虽然感到惊慌,但除了这么做,也没有其他能够不迷路的方法,因此她也只好呈现放弃的状态,无奈地跟在宏的后面。

    ☆

    「别挡路!」

    春菜一口气将独角仙切个粉碎,急忙想朝瘴气浓度高的方向移动。

    这样的状况非常罕见,无论是谁都能一目了然地看出春菜现在非常焦急。

    「喂!你先冷静下来!」

    「可是!」

    「我知道你很担心,但阿宏才不会那么简单就被打败呢。」

    「我不是在担心这件事啦!」

    此时又飞来一只大型胡蜂,春菜连看都不看就直接将其击毙,并且激动地叫着。

    一般来说,大家都会认为春菜个性沉稳,印象中不曾看过她激动大叫的模样,而此时的她居然如此咆哮,达也见状,不禁在内心沉吟。

    「阿宏与阿尔洁姆这两人的组合,的确会让人感到不安,这点我是能理解啦……」

    「他们那样的组合,万一在战斗时,阿尔洁姆小姐的那个特性又出现的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总之你先冷静好吗?」

    基本上由于年长的关系,达也不得不担任这样的角色,但现在竟然得如此规劝平时都一起跟他安抚别人的春菜,要她冷静下来。这还真是出乎意料的罕见情形呢。

    以春菜的年纪来说,她已算是相当达观并且沉稳了,不过没想到在这部分还是有未成熟的一面。对此,达也虽然感到安心不少,但在目前这种状况下,就算得知春菜这一面也不怎么令人开心。

    「首先,这次的状况是怎样都无法避免的。这点你同意吧?」

    「……嗯。」

    「然后呢……从状况及条件来看,我们没有遭到孤立就已经算很不错了。阿宏虽然非常强悍,但在火力方面依然不足。就算他在遭遇敌人时不会受到伤害,但是单独行动时,还是很有可能敌不过对方的人海战术而被困住。所以有个负责担任攻击的阿尔洁姆在他身边,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算是运气很好了。」

    「……真是这样吗?」

    「她的弓箭是新的,单纯就攻击能力来说,算是在澪之上呢。不过防御方面是他们的弱点,所以就总体战斗能力而言,虽然比不上我们两个,但纯粹论火力,条件会比阿宏与澪的组合要来得好。」

    针对春菜所担心的点,达也这些回答并没有起到任何安慰的作用。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太担心战斗方面的事……」

    「就另一个要素来说,除了真的非常幸运被分配到和我同一组以外,基本上,阿宏跟哪个女生同一组都没差啦。阿尔洁姆只是特别容易引发那方面的事件而已,也不能保证其他女生成员就不会引起类似的事件啊。」

    结论就是——阿尔洁姆不过是引起色情灾难的机率较高而已,就宏的立场,除了达也以外,跟谁在一起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这些话听起来有点过分……」

    「实际上,如果你遭到猎人树突击,你也相当有可能以羞于见人的模样被它抓住吧?」

    「……也许吧?」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所以你在这里焦急也没用。反倒是如果我们遭遇不测,就没办法去拯救他们了。」

    听到达也的劝导,春菜勉强点头回应。

    对于这个令人感到很不对劲的状况,达也发自内心觉得困扰。

    看来只有春菜本人没有自觉,其实她早已超乎自己想像地喜欢上宏了。不管是艾莉丝还是春菜,对于她们俩看男人的眼光,达也实在很想吐槽,不过正所谓「人各有所好」嘛。

    这种事情就算抱怨也没有用,而且身为有妇之夫的达也如果多管闲事,很有可能被冠上恋童癖的称号,并且被怀疑有出轨的嫌疑。

    因此,关于对男人的品味这方面的话题,达也平常是不会刻意提起的,除非女方无法控制自身的情感,打算冲动行事,那就另当别论了。此时,他也只好把脑中所能想到的方法全都实行一遍,想办法让对方冷静下来。

    要不然在这种情况下,不仅是春菜,就连达也都会跟着被拖下水呢。

    「不过话说回来……」

    「什么?」

    「我虽然有料到澪可能会失控,但没想到连你都焦急成这样啊。」

    「只要想到长期以来一起赴汤蹈火的同伴有身陷危险的可能,当然会焦急啰。」

    「就是因为你焦急的感觉看起来不像是因为这个理由,所以我才说『出乎预料』嘛。」

    达也一副有点厌烦的表情,心想干脆就趁这个机会好好叮咛嘱咐一下好了。

    以春菜的个性来说,她只要归纳出一个结论,便能够多多少少控制自己的感情,而且要是无意识中不小心对宏做出致命性的举动,造成事情变得难以处理也很麻烦。

    「从你的眼里看来,我是怎样焦急?」

    「我说出来真的没关系吗?」

    「不用客气,你就直接说吧。」

    「这个嘛……你刚刚的感觉,很像是自己的男人被强劲的情敌抢走,但是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在一旁焦急做白工的女人呢。不,与其说是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男人被抢走,反而比较像是深怕依赖的对象会从身边离开的小女孩一样吧?」

    「啊?」

    听到这出乎意料的言论,春菜头脑瞬间停止思考。

    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她依然以反射动作将朝她飞来的苍蝇型魔物斩除。她的能力还真是异于常人呢。

    「但我没有说这样不好哦。恋爱是好事,青春也是好事。阿宏病得不轻,你虽然很受男生欢迎,但其实在男女感情上却非常生疏的样子,所以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算是好事一桩啦。」

    「……」

    「不过,就算再怎么爱来爱去,如果失去了平常心,不管在恋爱还是其他的事情上都不会有好事发生哦。毕竟阿宏的症状也不轻,所以我也会尽量支持你这段恋情啦。但不管结果如何,我们这些成员包括阿宏在内,要是少了你就麻烦了。当然啦,这些话也是要说给目前不在场的真琴及澪听的。」

    春菜似乎无法理出头绪,完全陷入沉默当中。达也则是继续平心静气地对她说教,又或者比较像是在发表演说。

    由于至今一路都是这样过来的,所以第一次听到人家对她说出这种话的春菜,完全不知如何处理空转的头脑以及自己的感情。对大部分的事情一向都以理性对待的春菜,对她来说,这还是从未体会过的经验。

    「通常做事能够成功的人,不管在情感方面有多激动,在心里某处依然保持平常心。就像漫画之类的剧情中常出现的台词——头脑要冷静,但内心要热情!」

    「因为这是别人的事,你当然说得轻松啊。」

    「对我来说的确就是别人的事啊。再说,至今你都能做到保持理性这一点,所以你可别说就只有这次做不到哦?」

    达也轻轻就将春菜的不满给带过,然后发射一整排的火焰,将不知何时从哪里爬出来的油虫型魔物大军全部烧尽。

    对于其他打算从里面洞穴继续爬出来的魔物,达也则是先将火球丢到洞里,借由爆炸将那些魔物一口气赶出来,等它们都出来得差不多了,再用大地火焰将其全部消灭。

    这种粗暴的攻击方法完全没有考虑到是否会延烧的问题,不过他姑且在确定地下城不会烧起来之后才这么做。

    「所以你注意到了吗?」

    「注意到什么?」

    「你真的完全失去理智了耶……」

    「唔……」

    虽然刚刚是以蛮干的方式对付魔物,但春菜总算成功地恢复冷静。此时达也所要表达的意思,令她感到非常刺耳。虽然心中的焦急还没有完全消除,但就连此时的她回顾刚刚的自己,也觉得实在太夸张了。

    「你回头看一下。」

    「嗯?」

    听到达也这么一说,春菜回头确认——此时答案便一目了然。

    「我们走来的路被堵死了?」

    「是啊。看来从刚刚开始整个构造就一点一点地在变化,所以就算画了地图也没用。」

    「也就是说,先不论敌人的实力有多强,就构造来说,这个地下城很难对付就是了?」

    「看来应该是这样没错,所以我们还是重新决定方针比较好。」

    春菜点头同意达也的看法,并且停下脚步。

    看来这个区域的魔物,刚刚都全部烧光了,目前并没有其他新魔物出现的迹象。

    「要重新考虑是可以啦,但要怎么做?我们的选择也只有两种,不是直接前往瘴气浓度高的地方,就是绕远路走。」

    「是啊。不过最终来说,还是要去瘴气浓度高的地方就是了。」

    「那……我们现在就循着瘴气走是吗?」

    「暂时这样决定好了。等经过了三次岔路之后,再重新考虑一次。」

    「了解。」

    春菜听从达也的话决定方针后,两人就先往下一个三岔路口前进。

    两人离开之后,现场留下了大量的尸体。由于刚刚的攻击太过惨烈,导致他们完全无法从这些尸体上剥取素材。

    ☆

    「好了,这下可麻烦了,你觉得该怎么办?」

    当宏正在凿穿墙壁、春菜正焦急得陷入慌乱时,真琴与澪遗留在两人最初被弹飞的地点,冷静地开始讨论。

    「我个人来说,比起师父,我比较担心春姊。」

    「为什么?」

    「师父与阿尔洁姆的组合,对春姊来说可是地雷呢。」

    听到完全没有陷入慌乱的澪说出这番话,真琴不由得感到认同及佩服。

    自从上次宏在温泉里撞见阿尔洁姆之后,她们就察觉到春菜开始对阿尔洁姆有所警戒。更正确地说,「宏与阿尔洁姆在一起时」,春菜会特别警戒。

    就春菜的立场,在各种层面上,她这样的态度都还算适当。

    「不过那两人的组合,不管谁来看都会感到不安吧?」

    「就战力上来说是没有问题。至于色情灾难的话,也可以当做帮师父复健吧。」

    「不不不不不不……」

    对于澪这番有点过于下流或过分的言论,真琴立刻予以反驳。

    这样的复健也未免太过刺激了吧——真琴深深地这么觉得。

    「真琴姊,对于这种多少含有性成分在内的突发性肢体接触,师父也至少该习惯把这种情况当成是占到便宜,然后装做没事就好了。要不然这样下去对他实在很糟糕。」

    澪罕见地以艰涩单字所组成的长句子,说着很有道理的话,这让真琴忍不住双手抱头。

    看来之前在杀手事件时叮嘱了这么多,全都没有发挥效用的样子。

    「我说澪啊……」

    「我当然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但这里可是奇幻世界耶!」

    「所以呢?」

    「史莱姆、触手怪、魅魔。」

    「原来如此,我知道你想表达的了。」

    澪所列举的这些魔物,无法保证这里不会出现,而且一旦出现后,将会衍生出许多麻烦。真琴听了忍不住深深表示了解。

    尤其最后一种最棘手,而且又危险,有时还会让作品陷入禁止发行的下场。

    另外,若遇到对宏来说非常适合当素材的巨型蜘蛛等等,要是人不小心陷到蜘蛛网上,很有可能也会以羞于见人的模样被缠住。

    海葵型魔物或史莱姆,在限制级漫画及游戏当中也一定会登场。

    在奇幻故事里,在这方面而言必须特别注意的生物种类非常丰富。

    「在各种意义上,这些魔物都是固定班底呢。」

    「你能够了解就好了。」

    「不过我说你啊,小小年纪就这么稀松平常地说着这些话题,你至今到底都在看哪方面的作品啊?」

    听到真琴严厉的吐槽,澪立刻将视线看往别处,吹着口哨,打算蒙混过去。

    在此必须郑重宣布,不管再怎么说,一个国一女生对这方面的话题如此熟悉,就各方面来说都是不对的行为。而且从澪说话的口气听起来,可以肯定她一定有去接触限制级——也就是将亲热戏毫无掩饰、一五一十呈现的作品。

    就算她在原本的世界里是个半身不遂的病人,她的父母也未免过于放纵她了吧。

    「我讲的这些话题,真琴姊也听得懂,所以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已经是大人了,所以无所谓。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的成员里面,听不懂这些话题的大概就只有春菜吧?」

    这群日本人可以说是宅男宅女的比率非常高。

    不过,即便VRMMO非常普及,并非御宅族等级的一般人也都有在玩,但是会去玩网路游戏的人,基本上有很高的比例拥有御宅族领域方面的兴趣——这种情况在宏他们的世界里也是一样的。

    反倒是对游戏及漫画并没有那么热衷的春菜,居然会从游戏营运开始就一直玩到现在,才令人感到意外呢。

    话虽如此,春菜虽然听不太懂御宅族领域的话题,但她并不排斥。对于黄色笑话及性方面的话题,她并不过于感兴趣,但也不会有洁癖般地抱持反感,通常都是保持平常心地听过去。

    附带一提,对于不管是男生女生拥有这方面的书或照片,还是对这方面的题材很感兴趣,春菜都以平常心看待这些行为,因此就各方面来说,她其实相当成熟懂事。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理由只骂我一个人啊。」

    「如果是高二的学生,勉强还可以默许,但你来到这个世界前,还只是个小学生不是吗?」

    「对于性的好奇,是不分年龄的。」

    「但也必须要有一定的道德观才行啊……」

    该怎么说呢,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这位小姑娘的未来都令人烦恼。

    半身不遂虽然令人担心,但如果奇迹般地康复,回归社会后,看起来似乎无法走上正途的这点,也让人放不下心。

    「不过话说回来,我从之前就一直这样觉得了。你一定有把我们这些人,用美少女养成游戏的模式来分类评价对吧?」

    「……」

    对于真琴的指责,澪又立刻看向别的地方试图瞒混过去。

    光是在这个当下,她就已经没救了。

    「我猜,你一定把春菜评价为服务读者玩家的角色,或是在恋爱当中其实是个小配角之类的吧?」

    「服务读者玩家的是阿尔洁姆,恋爱中的小配角则是还没登场。」

    「你果然有在分类。」

    「……」

    对于不小心说漏嘴的澪,真琴狠狠地吐槽她。

    虽然她有注意到话题整个偏离原本的轨道,但如果这时候让澪敷衍了事,将会对她往后的人生造成影响,因此真琴才决定继续顺着歪掉的话题穷追猛打到最后。

    另一方面,不小心说漏嘴的澪则是往别的方向看去,吹着发不出声音的口哨。当她发现这招没办法蒙混过去时,就开始打起奇怪的太极拳,努力试图转移话题,引诱真琴吐槽。

    澪为了引诱真琴吐槽所挥舞的诡异动作,很有可能是在※某美少女养成游戏中,就许多方面而言已成为传说的开场舞。该款游戏虽然标榜以十二种悲伤为主题,但先不论前传小说如何,该游戏的本篇里,完全感觉不出到底哪里让人感到悲伤。(编注:影射游戏《青涩宝贝》。)

    老实说,在他们生存的这个年代,具备平台功能的游戏机都早已作古,除了在博物馆以外都看不到了。但澪却还能讲出当时那些游戏的话题,若非谎报年龄,否则她如何有办法踏入这种深奥的世界啊?还真想彻底跟她问个清楚呢。

    总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这群日本人里面,最无可救药之人大概就是年纪算是最小的澪了吧。

    「所以,你表演完了没?」

    「顺带一提,春姊是那种古早的美少女养成游戏里,时常出现的『会让玩家留下许多精神创伤的女主角』。这种游戏能够存档读档的时间点,明明是一天或是一星期这样的周期,但这种女主角却会每天制造五起以上的随机事件,而且玩家还得把随机发生的必要事件全部消化完毕。但只要玩家跑去参与其他角色的随便一起事件,这个女主角就会直接让游戏结束,导致玩家造成心理创伤。」

    「虽然你比喻得很准确,让人觉得很不甘心,但你别想用这个话题来敷衍。」

    「能够理解这个比喻的真琴姊也是同类啊。应该说,你该不会是谎报年龄吧?」

    「我才没有像你这么了解呢。只是刚好我们公会里最年长的人是那个世代的,所以听过他谈起而已。真正谎报年龄的是你才对吧。」

    听到真琴吐槽的话题改变之后,澪在内心松了一口气。

    但是,真琴的追究并没有就此结束。

    「总之我话先说在前头,人类无法如此简单地就以美少女养成游戏来分类。像你这种年纪的小鬼头,就算你的父母准许你去接触限制级的作品,我也不允许。」

    「现在说这些已经来不及了。」

    「等回到原本的世界后,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

    「有名的作品至少让我看一下嘛。」

    「反正那种作品只要稍微等一阵子,就会发行普遍级了,你就忍耐一下吧。」

    「那不管怎样都无法发行普遍级的作品……」

    「那就不要看!」

    这孩子真的无药可救了,得快点想想办法才行。事实上,真琴根本没有资格说人家,但她却把自己的事情束之高阁,在心里默默地做下这份决定。

    话虽如此,实际上,事到如今对这两人说这些都已经太迟了,可见她们对这个兴趣是多么地沉迷。

    「好了,真琴姊,这个话题先留到以后再说吧。」

    「明知道你打算就这样蒙混过去,但目前的情况不允许我继续追究,还真是令人不甘心呢。」

    对于澪因苦不堪言而故意转换话题,真琴也只能很不爽快地点头同意。

    的确啦,并不需要特地在地下城里面认真讨论这种话题。

    「所以,真琴姊。我们今后的行动方针是什么?」

    「在那之前,得先了解战力跟目前的状况。」

    关于攻略地下城方面,真琴比澪还要经验老道很多,因此澪全权交给真琴决定。

    「我先跟你确认一下,在你的探知范围内,没有感知到其他人的踪迹对吧?」

    「没错。」

    「这么说,我们跟其他成员至少相距『公里』以上的距离啰。」

    澪借由高度的感觉值及各种探知系技能所侦测到的范围,已经超过常人的领域了。

    地下城里混了许多杂乱的气息,而且在这里使用探知技能又会遇到许多妨碍,即便如此,在一公里前后的范围内,就算不特地使用魔法,澪也能够做出精密的探测。因此,既然连澪都说没有感应到,就表示她们和同伴的距离至少相隔了一公里以上。

    「还有,你会使用回复系魔法吗?」

    「我只会轻伤治疗而已。我的魔法攻击力不像师父、达哥和春姊他们那么高,所以老实说没什么效果就是了。」

    「具体来说?」

    「最大回复量,大概约等于六级药水的平均回复量吧。」

    「你说的是指一般掉宝品的基准?还是宏特制的药水?」

    「大概介于两者的中间吧。」

    以目前真琴及澪的能力来看,大概真的只能发挥一点点的功效。

    只不过药水的库存量也有限,而且还会有中毒的危险。再说,以双人组攻略地下城的风险相当高,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在战斗中取出药水来饮用或是淋在身上,可以说相当困难。

    虽说轻伤治疗在等级上略逊于六级药水,但由于可以立刻使用,而且冷却时间又短,因此能够使用这项技能算是很大的优势。

    「那么你大概可以使用几次?」

    「以一分钟的魔力回复量来计算,大概三十次。若不考虑回复,到把魔力用光为止,大概能使用超过一万次吧。」

    『幻想编年史』的消耗、回复,基本上全都是固定值。

    依据不同的魔法,有时在一定范围内会增加随机的数值,不过这都与各种能量的最大值无关。一般会与能力值相关的,顶多就只有在回复系魔法方面,魔法攻击力与回复量的计算有关的情况,以及依据耐久与精神的能力值,在药水的回复量上进行若干补正的程度而已。至于减轻消耗方面,除了相关技能的熟练度以外,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至于体力及精力等等各种能量的自然回复值,均与该能量的最大值无关,而是由耐久与精神的能力值所计算出来的固定数值。因此等级高,并且耐久与精神的能力值较低的角色,就必须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既然如此,发挥的效能就应该不会只有一点点吧。」

    「拜托你不要太期待。」

    「这我当然知道。接下来是攻击能力,你没有取得什么新技能吧?」

    「嗯。」

    「那就没有要再特别确认的了,你的武器也没什么改变。」

    「除了师父以外,一般人是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利用猎人树对弓箭进行加工的。」

    这就是从游戏的营运初期便开始玩,并且克服了重重难关,而将技能培育到精练纯熟的玩家;与中途才加入游戏,并且还会时常更换技能的玩家之间,所无法跨越的障壁。

    澪算是某种特例,虽然她玩游戏的时间比其他玩家来得长,但还是有她的极限。

    「看来我们还是不要随便就冲去瘴气浓度高的地方比较好。」

    「跟其他组比起来,我们在体力以外的能量上都不足。」

    「这一点就只好由我的经验以及手法的多样性来补足了。再说,和其他成员不同,我们还有盗贼系技能,这也算是我们的强项。」

    「我没有进过这种类型的地下城,所以你可不要太期待哦。」

    「就算是这样,拥有中级以上的盗贼系技能还是差很多啦。」

    对于真琴的这番话,澪一时之间似乎会意不过来。

    毕竟每个人在遇到自己的事情时,反而都不太了解呢。

    事实上,真琴说的话一点都没错。

    盗贼系技能与生产技能一样,初级跟中级以上的有用程度相差非常多。初级能够对应的陷阱,大部分只要一般人使用十尺棒来拐骗,就能够躲避或是解除该陷阱。相较之下,中级以上所对应的陷阱,光是用十尺棒这种程度的方法是完全无法唬弄它的。

    至于上级的盗贼系技能,则是连与魔法或特定魔物相关的烦人陷阱也能够轻易地发现、解除、设置,其效用可说是无可计量。

    只不过,盗贼系技能的习得条件很麻烦,再加上即使依靠系统辅助功能,却依然无法顺利使用技能的玩家,也完全没办法使用这种技能,因此虽然比不上生产技能那么艰涩,但依然让许多人身陷挫折。

    顺带一提,真琴到了初级中间的程度后就没有再提升了,她会停顿并不是因为挫折的关系,而是在这个时候刚好职务分配完成,从此之后她就鲜少有机会接触陷阱。

    「那么关于这个地下城,你有察觉什么特殊之处吗?」

    「墙壁一直在波动。」

    「真的吗?」

    「嗯。」

    被真琴这么一问,澪立刻拿出十尺棒往墙壁敲去。

    墙壁被敲击之后,立刻上下起伏摆动。真琴见状,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下可麻烦了。」

    「嗯,超麻烦。」

    「这个墙壁应该不会袭击我们吧?」

    「这就不晓得了。只不过,如果真会袭击的话,我刚刚这么一敲,它应该就已经攻击我们才对。」

    对于澪的回答,真琴点头同意。

    就这种模式来看,若墙壁会袭击,大概也是以陷阱的方式呈现吧。

    「总之,我们现在于能量方面既然不是很充足,那么还是不要直接冲去瘴气浓度高的地方比较好吧。」

    「所以要绕远路吗?」

    「没错。」

    「那就往这边走吧。」

    澪负责走在前头,两人开始往瘴气较稀薄的地方移动。

    看来她们并没有想到可以像宏那样直接穿墙直线移动的方法。之前走过的路已被堵住,所以没办法回头,但这种情况早就在她们预料之内,因此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接下来会出现什么东西呢?」

    「只要不是色情陷阱就好。」

    真琴说完后,澪在后面多加了不必要的评语。

    不管怎么说,这两人目前在精神上还挺从容的。

    ☆

    另一方面,此时在法连的首都乌鲁斯那里——

    「……我想见我的甜心……」

    在乌鲁斯城一隅的一间荒凉小房间内。

    住在该房间里的少女,对着走进来的雷奥德如此说道。

    她就是之前袭击宏,却因为发生了连阿尔洁姆都望尘莫及的色情灾难而遭到击退,于是便爽快投敌的少女杀手。

    「这个嘛……看来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这名少女每次见到雷奥德就会提出这个请求。雷奥德端详着她,稍微沉思之后做出结论。

    至今因为有许多问题,所以才没有让她到外面去,但之前宏在前往卡鲁萨斯时,她和蕾娜一起负责前往确认。她们顺利地完成了秘密行动,并没有发生什么状况,因此将她释放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

    再说,之所以会把她关在广大乌鲁斯城的一个偏僻又被人所遗忘的角落,是因为当初的状态就各方面来说,都不适合把她放到外面去的关系,并不是饲养她的事情不能对外曝光之故。

    她不仅不晓得一般常识,就连人们在生活上绝对必须遵守的规则她都不了解,而且由于欠缺最基本的常识,因此连与人沟通都会发生许多问题。在这种状况下,会把她关起来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过她的表现和当初预料的有所不同,基本上她相当顺从又愿意配合,只要定期给予「饲料」(非指食物的层次),她就不会产生想要背叛的念头,因此也就不需要多花费心思偷偷处理掉她,可说是意料之外令人开心的发展。

    而所谓的「饲料」,就是宏所使用过的毛巾或是吃完的鱼骨头等等……在性癖上面令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就连雷奥德也不由得退避三舍。

    「真的可以吗?」

    「不过,这是有条件的。」

    不管是表情多丰富的人,情感表达的直接程度都比不过她的眼睛。对于光是用眼睛就能够如此直接表露情感的这名少女,雷奥德提出了绝对不允许妥协的条件。

    「条件?」

    「首先,在没有经过允许之下,你不可以直接和他接触。」

    「!?」

    少女的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

    感觉就像是被吊足了胃口后又瞬间希望落空一般,她会陷入绝望也是理所当然的。

    「为什么……?」

    「这还用问吗?你以为那些人对你没有戒心吗?」

    「对啊。」

    听到少女的回答,雷奥德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虽然她现在走在路上已不会像之前那样引人注目了,但是在「顾虑对方的感受」这方面,看来她还尚未成熟的样子。

    老实说,在这点上,费姆及莱姆都表现得比她好得多呢。

    「你当初原本是要杀他耶!你难道都忘了?」

    「……我不记得了。」

    「你有选择性失忆症是吧……」

    雷奥德又再次深深叹了一口气,少女依然面无表情,但内心慌张不已。

    这里要为这名少女辩解一下,她并没有故意说谎。

    那一天在遭到逮捕、紧接着背叛暗杀者公会,并且将所有情报吐出来,进而协助袭击之后,她要求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做为奖赏。就是在那个时候,对于她为何会遭到逮捕,以及她前来王宫进行袭击的理由等等这些情报,她全都不记得了。

    至于脑袋里怎么会只剩下对宏的记忆,不知是因为当时的刺激太过强烈,还是她的执着太深的关系,这点还颇令人玩味。

    那么为何她的记忆会消失得一干二净呢?主要原因是暗杀者公会为了不让事迹败露,所以事先在她的体内置入某种装置。原本她被抓到时,装置就会启动而让记忆全部消失,但在受到了宏所使用的万能药,以及诸多因素的影响下,演变成距离原本设定的时间点好一段时间之后才启动。

    最后,虽然没有顺利达成「防止事迹败露」的最初目的,但是没想到原本用来丢弃杀手的这个装置,却反而帮助改变了杀手的人生,这还真是讽刺呢。

    王宫方面当然没有熟知暗杀者公会内情的人,加上这种装置也不是透过检查或是讯问就能够发现的,因此对于她为什么会一切都不记得,这件事的原因并没有人察觉。

    最后,由于距离讯问当时已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身上所有的装置也全部启动完毕,因此对于暗杀者公会,她只记得自己曾隶属于其中,其他全部忘得一干二净。不过由于暗杀者公会已遭到摧毁,加上少女本身除了公会所在地以外,并未握有重大的情报,因此直到今天为止,这些事情都没有再被提起。

    当然,这种装置的设计就是一旦消去记忆之后,该装置本身也会跟着消失不见。

    就这层意义来说,这名少女终于在各方面,都可算是站上了身为一个「人」的起跑点。至于站在起跑点的原因以及之后的结果,由于对孩童的教育会有不好的影响,因此在这里就不便多谈了。

    「毕竟你原本是为了暗杀宏而侵入城里……不,应该说是前来暗杀宏所保护的春菜及艾莉丝的杀手,后来被宏给击退,才一直演变到今天的局面。对于像你这种拥有暗杀前科的人,宏他们也没有善良到会随便轻易相信你。」

    「这……」

    听到雷奥德这样说,少女再度浮现出绝望的神情。

    她的表情变化原本就比澪还要少很多,因此更能够感觉出她的绝望程度有多大。

    「你不用担心,我会替你准备可以接触的机会。」

    「真的吗?」

    「是啊。不过应该说,从指派你的任务来看,不可能一直都不跟宏接触才对?」

    「我的任务?」

    「我等一下再跟你说明。」

    听到雷奥德这么说,少女坦率地点头答应。

    虽然抱持着疑问,但她还是决定先听听看雷奥德怎么说。她在这种时候能够做出这样的判断,但是在感情方面却完全无法理解事态发展,这种不正常之处,也许是跟※杀手洋娃娃的出身有关吧。(编注:第三集误植为『国王的洋娃娃』。)

    「第二个条件,除了紧急状况之外,都要以我方的指令为最优先。」

    「比甜心的性命还要优先吗?」

    「这要看状况。如果他们凭自己的力量也没办法脱困,加上你若在当下做出违反命令的举动可以拯救他们的话,那我倒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知道了。」

    「只不过,我不认为你有那种判断能力。」

    「除了甜心及他那些同伴的性命以外,并没有其他任何事由需要我去违反命令。」

    「如果你能这样想就好了。」

    听到少女斩钉截铁地说出违反做人基本道理的言词,雷奥德微微地耸肩回答。

    毕竟对于雷奥德而言,这名少女就跟玩偶没两样。

    她比想像中还要实惠,而且就各方面来说,她的存在将会带来许多有趣的发展,所以才没有将她处刑而是选择教育她。但是如果发生了什么问题,雷奥德就会毫不留恋地将她抛弃。

    对于少女把宏的性命看得比自己的命令还重要这点,还能够默许,但如果她做出致命性的背叛行为,对法连造成危害,那么到时不管谁来帮她求情都没有用,绝对格杀勿论。

    「好了。第三个条件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说出你和我们之间有关连。包含宏在内的那几个人,我会事先告知他们,至于你这边,则是绝对不准说溜嘴。」

    「那当然啰。」

    「像你这种耽溺于色欲、轻易就招供的女人所说的话,虽然没办法相信,不过这次就勉强信任你好了。」

    「没问题啦,没有什么事会比被甜心触摸更舒服了。」

    「所以我才担心啊……」

    听到少女说出令人不安的词句,雷奥德不禁喃喃自语。

    这个玩偶的确很有趣,但同样地也充满许多令人担心的要素。

    「最后一个条件非常简单。你所得知的情报,全都要向我报告。」

    总之,先把少女的戏言撇到一旁,雷奥德说出最后的条件。

    「就连甜心喜欢什么样的玩法,或是女生成员们的身体哪个部位最敏感之类的资讯,也要向你报告吗?」

    「虽然我很好奇你去调查这些要做什么,不过若让你自己取舍情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所以连这种情报都通通向我回覆吧。」

    「我知道了。那么我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我要你去达尔,与那里的地下社会接触,然后尽可能地调查该国的最新状况。」

    听到雷奥德的指示,少女再次露出震惊的表情。

    「……不是要派我去精灵的村落哦……?」

    「现在把你送去,你也只会和他们错过而已吧。要不然我问你,你有这么擅长在森林里移动,能够在南部大森林地带找到通往精灵村落的路吗?」

    「到了当地,我会好好努力的。」

    「你现在才努力已经太晚了。首先,森林算是那群人擅长的领域,所以你加入他们,只会成为他们的累赘,没办法有任何贡献。」

    听到雷奥德严厉的言词,少女无精打采地沮丧了起来。

    由于他说的都是事实,少女也没得反驳。

    「所以你必须支援他们较弱的部分。他们没有接触地下社会的人脉,对应能力也很差。为了能够在这一方面辅佐他们,你就先去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达尔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

    「等一下。」

    少女露出明白的表情,立刻打算出发。雷奥德见状,赶紧把她叫住。

    以她目前的样子,去接触地下社会真的没有问题吗?虽然乍看之下令人感到不安,但听负责对她进行再教育的谍报部人员表示——在接触地下社会时,她会转变成非常冷静的人。看来原本身为职业杀手的这名少女的确不能小觑。

    「我已经替你准备好最低限度的装备跟金钱了,你去跟尤利乌斯拿吧。」

    「好的。」

    「还有,如果你没有名字的话,在往后的行动上会很不方便。我现在要赐给你一个名字,你以后就用这个新名字吧。」

    「我希望由甜心来帮我取。」

    「你不要奢求太多了!——虽然很想对你这么说,不过你应该感到高兴,这个名字的确是宏取的没错。」

    听到雷奥德的回答,少女突然愣了一下。

    顺带一提,雷奥德并没有说谎。

    这次替少女取的名字,是雷奥德在与宏闲聊时,以「想要为谍报部的新进女性队员取个代号,有哪些名字可以做为参考?」为借口,向宏询问的。

    「真的吗?」

    「真的。我想你一定会耍赖,所以才事先若无其事地问他。」

    听到雷奥德这么说,少女一副喜孜孜的模样,不断用眼神催促雷奥德说出那个名字。

    「蕾妮·穆恩。这就是你的新名字。」

    「蕾妮·穆恩……」

    「我要交代的就是这些了,你就准备一下出发吧。」

    雷奥德语毕,少女点头应允,接着便身手矫健地离开了房间。

    她的这个职业病很难改掉,不管再怎么努力地装成一般人,她的行为举止还是会流露出一定的实力。

    「好了,能准备的工作都做了。关于那群人的事情,接下来我就只能在一旁观看了。」

    不管事情如何发展,这群日本人的旅程都不可能会一路平安无事。雷奥德为了多少能够帮上一点忙,因此在毫不考虑利益得失的情况下,便直接决定对这名少女重新教育。

    当然为了法连的利益着想,雷奥德还是有积极进行一些作为,但是在对待知心好友——宏的这方面,他则是像家人一样特别关心他。

    若非如此,就算再怎么能够为法连带来利益,他也不会做出如此高风险的举动。

    「原本我应该要指派更可靠的人手来协助你们才对,但刚好所有人都忙不过来。虽然这个少女有点怪异,但你可别怪我哦,宏。」

    蕾妮离开之后,雷奥德将房间锁上,喃喃自语。

    另一方面,正在地下城里沿路采取素材的宏,刚好在同一个时间点感到一阵寒意,于是朝着周围东张西望。这两件事就当做是纯属偶然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为你一网打尽!
12345678901.002605200260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