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法连篇 第三话

这一天一大清早,冒险者协会就热闹无比。

「首先,分开德鲁克的树枝和叶子,把枝上的皮剥掉;然后将艾树的茎和德鲁克的叶子切末,再像这样捣砗。因为有一定的比例,千万不要把它们混在一起喔。需要的是阿斯灵的根部和艾树的茎,其他就随意处置。」

春菜和职员们听从宏的指示,开始着手处置昨天蒐集来的材料,材料在眼前堆积如山。补充说明,有许多将材料分给他们的药剂师,也热心地前来帮忙。

「除了阿斯灵的根以外,其他部分都和一般包扎用的解毒药水一样呢。」

「对啊。那种解毒药水虽然成效不彰,但就成分而言,可以解除大部分的毒性。」

「那么为什么要使用阿斯灵的根呢?」

「因为它对瘴气类的毒性具有强力效果,但直接服用的药性太过猛烈,而一般解毒药水的成分能减弱它的药性。不过,如果只是把它们混在一起炖煮,会连带减弱对于瘴气毒性的效果,因此需要用链金术的诀窍,在上面下一点小功夫。」

宏回覆壮年药剂师的问题,并熟练地处理着阿斯灵的根部。

因为这是最重要的素材,所以份量最多,但宏处理的速度却是所有素材中最快的。可以看出熟练度造成的差距。

「我没有看过这样的处理手法,这就是你说的链金术诀窍?」

「是的,说是诀窍,但如果有初级的链金术和附魔的知识,就不会是太难的功夫。有机会的话,你也可以学习看看,我也可以竭尽所能地教你。不过一知半解最危险,我建议你还是找个老师学习,这样才能拓宽应用范围。」

「我知道了。」

听到宏的教导,壮年药剂师露出苦笑表示同意。

「东同学,这个皮要怎么处理?」

「剥下来之后就先放着。它和根一样需要经过一点特殊处理。」

「知道了。之后只要把叶子和茎捣碎就可以了吗?」

春菜收到宏的指示,也开始跟着进行捣碎作业。

宏用眼角余光望着春菜,并将阿斯灵的根部处理完毕。宏接着开始着手处理大量的皮,他用魔法将其干燥,接着切末并捣碎成粉,开始计量。

他流畅地处理工作,让许多人赞叹不已。

「蒸馏水呢?」

「准备好了。」

「这个作业我来做,请帮我准备炉灶和大锅子。」

「知道了。」

宏这么指示安后,便用力将切碎的叶子捣碎。

其他非药剂师的人,最多做个十五分钟后就开始休息,但宏就算工作时间远比他们还长,也从来没要求休息,而是不断地进行作业。

而且,就算作业时间和其他人一样,他的作业量却是其他人的好几倍。

这在各种领域想必都是一样的——熟练于工作的人和普通人之间总隔着令人绝望的差距。

「那么,准备工作都完成了,之后只要炖煮就好了。」

宏慎重地开始计量,同时将材料放入开始沸腾的蒸馏水中。

一开始,他先将两杯磨碎的艾树茎倒入锅中,搅拌十秒钟让它们均匀混合。

之后,混入德鲁克树枝皮的粉末,再搅拌约十五秒左右。

确认水变色之后,宏将德鲁克叶片粉末和干燥切碎后的阿斯灵根放入锅中,转为小火,边注入魔力,边搅拌约四十分钟。

等颜色渐渐转变,成为清澈的蓝色后,就把锅子从炉灶上移开。

「再来只要分装就大功告成了。」

他用魔法将药水降温的同时,将药水装入洗干净或未使用的提锅中以利装瓶,作业也即将结束。

「我来帮你,每瓶要装多少量?」

「注至瓶颈下方。不用太精准也没关系。」

「了解。」

春菜遵从宏的指示,使用汤勺和漏斗认真地一一装瓶。

宏和药剂师的实力有目共睹,他们在这个作业中并未使用漏斗等工具,而是直接将药水从分装的提锅中倒入小小的瓶子里,却未漏出一丝一毫。

工会职员也努力不懈地盖上瓶盖,再熟练地封装完毕。

经过了三个小时,在接近十一点的时候,已完成了超过三百瓶的解毒药水。

「我认为这样应该够用了,你们觉得呢?」

「嗯,就支援的骑士团人数来看,数量应该差不多吧。」

「不过,无论是材料或者设备,我们能张罗的就是这些,不能再做更多了。如果不够也只能算了。」

「我知道了,我会跟他们禀报。」

将该说的话对安说完后,宏走向协会的贩卖部。

他想要购买会在挖掘和采集派上用场的铁锹和手斧。

「总之先买这两样就够了吧?」

由于他打算之后自己制作,所以现在只要购买一般品质的即可。他顺便选了看起来可以装很多矿石的坚固包包。

「对了,应该有地方可以租打铁工具吧?」

「东同学,如果没有的话怎么办呢?」

「那也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做,慢慢提升品质了。」

「你又说这种悠哉的话了……」

「也没办法嘛。无论如何,如果想要好的装备,最后还是得准备良好的设备和器材。」

听到宏这么说,春菜唤了口气。

宏所说的「准备良好的设备」,意思是指有了自己的工房之后,再自己制作装备。也就是说,要尽早结束旅馆生活,找到一个足够宽敞的建筑物,或是购买一块宽广的土地,蒐集资材后自己搭建住所。

「不好意思~」

「是!」

听到宏的呼唤,负责贩卖的女性·米赛儿急忙跑向柜台。

「我要买这几样东西。」

「我知道了,麻烦稍等一下。」

她开始在黑板上进行计算。

和收购不同,贩卖应该只会用上简单的加法才是,但她还用了乘法,究竟是怎么了?

「铁锹、手斧和包包各两个,共六十五克罗币。」

「也太便宜了吧?」

「因为临时请了你们来帮忙,所以算你们便宜一点。关于今天的报酬,我们现在正和国家进行交涉,之后再麻烦你们来一趟。」

「了解,那就谢谢你们帮忙打折了。」

虽然也有可能是要刻意卖宏人情,但应该不需要特别警戒吧。

他们昨天和今天都格外引人耳目,会受到别人关注也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如此,那享受一下好处应该也不为过。

「还有,我有一件事想问。」

「好的,请说。」

「这附近有地方可以挖到铁之类的矿石吗?」

「矿石类吗……」

听到春菜的疑问,米赛儿陷入沉思。

「这个嘛,北边雷内山半山腰的悬崖边,听说可以采到一点~」

「点而已吗?」

「是的,虽然挖得到,但量不多,品质也普通,所以没有办法当作矿山开采。」

听到米赛儿这么说,两人开始思考了起来。

「你们为什么要找矿石呢?」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啦,只是想说如果自备材料,应该可以找人帮我们做一些便宜装备。还有,据东同学所说,有些矿石可以当作链金和附魔的素材,如果弄得到的话,就可以自己做一些简单的东西。」

「啊,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们要自己做武器呢。」

听到米赛儿这句话,两人再也无法故作镇定了。

看到两人的样子,米赛儿随即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宏和春菜虽然惊觉不妙,但已经大迟了。

虽然米赛儿看起来傻乎乎的,但就这一点来说,她不愧是冒险者协会的职员。

「老实说,像东先生一样厉害的人很罕见,但也有不少冒险者会亲手制作药品和武器喔~就算是药剂师,也有人为了靠自己蒐集材料而成为冒险者,或是为了追求适合自己使用的道具而学习锻冶。」

「你的意思是?」

「协会备有与锻冶有关的设施,有需要的话可以告诉我们。」

「……我知道了。」

再怎么说,他们两个都还只是高中生。就算战斗能力高强,在和大人之间的应对进退上,他们还是太过单纯了。

春菜和宏发现无论什么事都没有办法瞒得过冒险者协会,只好放弃隐瞒了。



「就是这一带吧。」

抵达米赛儿告诉他们的地点之后,宏仰望着悬崖,疲惫地说。

除了猎人和寻找药材的人之外,基本上没有人会造访这座山,所以几乎没有所谓的登山步道,两人只好就着兽径行走。

由于两人的耐久值远远超越一般人,所以不会被树枝或荆棘给刺伤,但春菜的衣服四处被勾破脱线,而她现在也拚命地将缠住头发的树枝扯开。

在游戏中不会有如此枝微末节的障碍,就连这点小事都提醒他们这是现实,让他们暗自沮丧起来。

就连衣服也是。虽然在游戏中有脏污的要素,但袖子和衣角不会像现在这样脱线。

当然,衣服会因为战斗而撕裂,但倒是不至于被树枝勾破或脱线。

仔细想想还真麻烦。

「真不愧是被判断为没有矿脉的地方,连一条路也没有……」

「就是说啊。」

「对了,你用手斧砍了不少东西,这些是药材吗?」

「是啊,不过这些不只能当药材,还可以用来链金,也可以当作处理衣服的材料。」

语毕,宏盯着悬崖,他似乎已经进入了采矿模式。

老实说,春菜不知道哪边有矿石,但工匠的眼光应该不会看错吧。

「有矿石吗?」

「虽然不能太期待,但仔细精炼的话应该可以用吧。」

春菜对着慢慢拿起铁锹凿起崖壁的宏这么确认,却得到宏如此含糊的回覆。

嘴上说不期待,但开凿崖壁的宏却带着满面的微美,看到平时靠不住的宏露出这种表情,春菜打从心里吃了一惊。

「那么,不用停下手边的工作没关系,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

「我要先道歉,到目前为止我撒了一点小谎。对不起。」

「什么样的谎?」

「我一开始不是说,我对这里一点概念也没有吗?」

「对啊,你的确这么说过。」

在第三天,他们朝乌鲁斯前进的时候,春菜确实说过类似的话。

「那一半是真的,一半是骗人的。」

「怎么说?」

「我不容易忘记去过的地方或是听过的事。所以,我几乎对法连的游戏地理位置了若指掌。我确实已经四年多没来这一带了,这次是我久违地打算前往乌鲁斯四处晃荡,在要穿过传送门之际掉到这里来的。所以如果这里有后来才出现的建筑物,那我确实是不知情。」

「原来如此,你说有一半是真的,不过对于最近落成的建筑物就显得茫然。而且,你当时看起来确实不太清楚方向。」

「你真是观察入微。」

「要仔细观察,只要察觉到异状,就得记在脑子里。这是面对天敌时,保护自己的方法。」

「你说我是天敌……」

听到宏这番过分的说词,春菜受到意想不到的打击。原来他如此不想跟自己一起行动……

「这不是藤堂同学的问题,是我基本上不想和女生来往。」

「……看你对安和米赛儿的态度,我就有这种感觉了。」

无论是双方初次见面,还是早上的时候,只要安和米赛儿靠近宏,他就会明显面色惨白,甚至还会起鸡皮疙瘩。只有在他进行作业,把心思放在眼前的事情时,才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安只有在第一天和宏近距离对话,照那天的状况来看,她应该会解读为宏太过紧张吧。不过姑且不论安,米赛儿应该察觉到宏有社交恐惧症——尤其对女生严重到非常夸张的地步。

「你也是观察入微啊。」

「因为我们是命运其同体嘛。我必须仔细观察另一方是怎么样的人,做什么事会造成他们的负担才行;不然只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迈向自取灭亡的一步。」

「这样啊,真不好意思,让你和我这种人当命运共同体。」

「不要这么说嘛!东同学是我的搭档,这让我很开心喔!」

听到宏这么自嘲,春菜慌忙否定。

老实说,在这块连方向都搞不清楚的土地上,有宏当搭档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事。虽然对害怕女性的宏有些过意不去,但这么一来,春菜就不用担心有人夺走自己的贞操;就算不说这个,宏的人品也足以让人信赖。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自行制作许多东西。

如果抱怨这么好的搭档,感觉会遭到天谴,春菜做不出这种事。

「你不用勉强自己这么说,反正我都很没礼貌地称你为天敌了。」

「我不会过问,但一定发生过什么严重的事吧?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抱歉啦。」

「我也很抱歉。可以的话,我希望不要造成你的负担。不过性别这件事……」

「不,藤堂同学不用道歉,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不过,说到男人,我倒觉得藤堂同学说话可以再直接一点。」

「我没办法啦……」

就春菜看来,宏这种提防的程度,明显应该去进行心理谘询或看心理医生。

老实说,春菜觉得这很不妙,感觉宏只差一点就会变成家里蹲,或是被关进精神病院。

明明去年她也和宏同班,但她却没有发现身边有这么一个心理有障碍的同学。从自己完全没发现的这一点看来,她的观察力和贴心程度都不够高。

「那么,回到刚刚的话题,为什么你说你记得路,却表现出记不清楚的样子?」

「虽然虚拟实境和现实有一些差别,但最大的原因,在于这里的地形和我记忆中的不一样。」

「哦,举例来说呢?」

听到宏这么问,春菜开始思考要举哪个例子比较简单易懂。

「往乌鲁斯的途中不是有个山丘吗?」

「嗯。」

「虚拟实境里是没有的。」

「真的吗?」

听到宏有些狐疑地问,春菜露出正经的表情点点头。

那时,虽然她用兴奋的样子做掩饰,但看到地形与她记忆中的大相迳庭,心里却因为极度的震惊而一片混乱。

「嗯,前往城镇的时候,我应该会早早就看到城门,却被山丘挡住而看不到,这才让我确信地形变了。」

「也就是说,你本来想往城镇的反方向走,也是因为……」

「我认为只要沿路走下去,就会是通往乌鲁斯北门的捷径。不过,如果当时往那里走,我们应该百分之百会迷路吧。」

「这样啊。」

对现在来说,再提这些也没月,于是宏先敷衍回应,继续采矿……

春菜见状叹了口气,切入正题。

「东同学还记得游戏一开始的设定吗?」

「可以说几乎不记得了吧。」

「所以说,你不记得有『从未知大陆来访的客人』这句话罗?」

「游戏里也有这种设定吗?」

「嗯,照游戏的设定,和游戏里的一般人相比,我们在能力和技能方面都提升得比较快。」

宏听到春菜这么说,不由心生敬佩。

而且,春菜虽然说不记得自己较仔细的资料,但她就连个人熟练度的小数点后数值都记得一清二楚。不过这些记忆现在完全派不上用场就视了。

「不过,仔细想想,一般人就是在游戏中修练个二十年,也没有办法练到我们现在这个地步。」

「嗯,我也这么想。先不管能不能使用在游戏中锻链的能力,重点在于『能够快速提升能力和技能』这个设定是否有效。」

「也是啦。但是要如何确认这个设定是否有效?这里和游戏不一样,没办法看到资料。」

「是呀。就算想修练,如果没有客观的基准,也无法知道是否有提升。」

「而且就算在游戏中,只上升一点或二点的能力值,本来就不会产生显着的影响。」

听到宏边挖凿崖壁边这么说,春菜不禁露出苦笑,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中,宏的脚边出现了大量的岩石。

他似乎边挖掘边进行分类,仔细一看,石头被分成两堆堆放着。

「而且就算想要修练,如果原先的能力值已有一定水平,就得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才能升阶,不然就是修练一次的经验值会变得很低。」

「嗯,那就是问题所在。我们的属性中最低的数值,对一般人来说应该已经很高了。」

在『幻想编年史』这个游戏中,如果想增加能力值却又不愿依赖装备的话,有三个管道可供选择。

一:角色等级提升。

二:提高技能熟练度。

三:进行能够提升该能力值的作业。

虽然也有靠任务奖励提升能力值的特例,但这类任务不多,而且要进展到大型任务的第二章后才会出现,再加上难度极高,所以不能算作主要手段。

另外,有些稀有宝物(属于消耗品),是让玩家在使用后,使特定的能力值永久增加一点。但就算在游戏中,这种道具也要四、五年才会掉落一个,可以说是珍品中的珍品,所以不能算在手段之中。

顺带一提,虽然宏能够制造这个道具,但材料实在难以蒐集,所以至今未曾制作过。

在一开始提到的三个管道之中,如果要特别提升某种能力,就只能使用最后一个『进行能够提升该能力值的作业』这项手法。

角色升等时,系统会按照玩家的技能和至今修练的倾向,自动分配提升的能力值,所以难以提升数值较低的能力。

至于提高技能熟练度的能力值奖励,通常一次会提升两种以上的能力。换句话说,「执行作业」本身就等同于锻链技能——同时也代表着提升能力值,是以玩家们常常在不知不觉中提升自己的能力值。

因此,就算是处于比较容易操控(和现实相比)的游戏中,并边看资料边调整能力,最后还是难以调整出完美的数值。至于在没有基准,只能胡乱训练的现况下,当然根本无法确认数值是否有所成长。

「主观来看,『幻想编年史』的能力值是以十点为单位,才会产生比较显着的差异。但从别的观点来看,在这样的机制之下,数值愈大,光是一点的差距就能造成令人绝望的影响。」

「是这样的吗?」

「嗯,譬如说,如果筋力是一百五十左右,提升到一百五十一点,可以让基础攻击力增加十五左右。如果用武器来比喻,等于是增加了相当于一把初期小刀的攻击力。如果筋力提升到三百,每提升一点,基本攻击力应该就会增加三十左右吧?虽然筋力都提升到三百了,三十感觉不是什么大数目,但增加的攻击力可以说是和筋力值在二十五时的攻击力相当。对一般人来说,只是一点也会造成如此让人绝望的差距唷。」

「原来是这样。不过藤堂同学,你还把数字记得真清楚。」

「我和朋友联手计算过能力值和属性数值的相关性。补充说明,元老级玩家的等级平均介于一百二十到一百八十之间,而非最高值的能力值大约在一百五十到两百左右。」

「所以你才用一百五十当例子吗?」

「没错。」

看到宏深感敬佩地停下手边的工作,春菜有些得意地挺胸回答。

顺带一提,如果从角色等级来看,春菜也能被归纳于元老级玩家的平均值之中。

若不论受到特殊技能的影响,她最高的一项能力值目前为两百五十。由于她精通较难修练的补助魔法和料理,再加上虽然是生活系,但她仍然得到了一项特殊技能,所以能力值超出无老级玩家的平均值,大约可以算是前段班的尾巴。由于她习得的技能相当多,因此战斗一次就能提升复数的技能,这一点也帮了她不少忙。

关于能力值的提升,如果没有技能补强,能力值超过三十之后效率就会大幅减低;超过五十之后,除非角色升等或技能奖励,不然几乎不会增加。

然后,提升到七十左右之后,就必须要多次升级才会提升一点能力;而提升到一百之后,就算升等,能力值也几乎不会增加。

就算是精通战斗系的高等技能,也顶多只会增加十五左右,所以玩家们的能力值就算再怎么高,也几乎在两百左右。

不过,生产技能、高级辅助魔法和各种特殊技能的奖励比其他技能来得多。系统会依据取得难易度和练等的艰难度,给予超乎玩家想像的奖励值。特别是特殊技能的奖励值特别多,只要取得特殊技能,就能得到相当于普通攻击系高等技能四倍的奖励。

当然,如果到了等级五百或八百——这类俗称为网游废人的程度,就算出现五百或六百的能力值也不足为奇。

「虽然不怎么重要,但现在最高的能力值大概是多少?」

「我听别人说,最高似乎是七百五十,但我不知道是哪一项技能的数值。」

「……看来就是这样啊……」

看到宏若有所思,春菜猜他应该有近乎八百或更高的能力值。毕竟他持有不少生产方面的特殊技能,就算耐久和精神值破千也不足为奇吧。

「算了,先不说这个。」

「嗯。」

「就算知道这些事,对之后的事情会产生什么影响吗?」

「与其说是影响,不如说我有事想要商量。」

望着再次开始挖掘矿石的宏,春菜边想着要怎么解释边开口:

「如果我记得没错,在游戏一开始的时候,玩家会被配置在随机的地方,和附近的士兵说话后,就会被带到城堡里。我记得游戏是这么开始的。」

「我对这个还有一点印象,之后应该是在城里当跑腿,算是游戏教学吧。拿到报酬当作资金之后,我记得游戏就开始了。」

「我就是想要商量这个。」

「嗯?」

「虽然现在这么说有点晚了,但我想和你商量,要不要照着游戏开始的流程走。」

由于现在说真的太迟了,春菜不禁露出苦笑。

一开始觉得可疑,认为不要进城比较好的就是春菜。

不过,这一点就算春菜不说,宏也会这么提议吧。

「真是太晚才说了。」

「是吧,而且不用刻意去拿资金应该也没关系吧。」

「总之,我觉得照原定计划,先备好武器比较妥当。」

「如果东同学觉得这样比较好,我也没有意见,但我总觉得自己一直把风险和责任推给你,不太好意思……」

「会演变成这种状况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我是一般的战斗角色,现在恐怕得靠藤堂同学赚取生活费用了。」

虽然生活系技能经常被人小看,实际掉到和游戏相仿的性界后,和强大的魔法相比,反而是做出美味料理的能力比较有用。而比起一击就能打倒龙族的剑术,能够制作出打倒龙族的剑,更能赚上数倍之多的生活费。

这两个人都算是学会许多生活技能的玩家,不过,如果他们都是货真价实的战斗系组合,那么就许多层面来看,现况百分之百会十分悲惨吧。现在春菜也是为了让午餐(面包和肉乾)变得更加美味而正在调味。但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技能,就办不到这种事了。

「先不说武器了,防具怎么办?」

「怎么办的意思是?」

「藤堂同学应该不穿金属类的盔甲吧?」

「我倒想问,今天挖回去的份量够做金属盔甲吗?」

「只挖一次应该没办法,毕竟还要做我的器材。」

「也是呢。」

听到宏的答覆,春菜陷入了沉思。

「不过……如果你能接受金属盔甲的话,就不用和我客气喔。反正用来做其他器材的材料不够,而且我本来就打算再来挖个两三次。」

「这样啊,虽然我不想穿全身甲,但护胸这一类的话我可以接受。」

「护胸甲啊,我刚好也想要一个,让我来想办法吧。」

「可以吗?」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反正我还得来这里挖几次。不过,若是想做护胸甲,这里的素材强度不够,如果要求一定的防御力,那重量应该不轻,还会发出喀喀喀的声音,会很吵喔!没关系吗?」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要你能做给我就感激不尽了。」

「了解。」

宏回答后,挖掘的工作似乎也来到了最后阶段。

在挖到一半的时候,考量到之后的需要,他也指导春菜一些采矿重点,让春菜开始开挖悬崖。然后他们将大量的矿石装入包包,准备下山。

前来这里的路上吃到苦头的春菜,将头发紧复地盘了起来,这样的她看起来和平时不同,给人截然不同的印象。但欠缺情调的宏却几乎看也不看她,只专心地进行着砍树作业,让春菜费尽心思改变的发型等于失去了意义。



「我想要使用熔矿炉和锻冶场。」

隔天,办理完被他们抛在脑后的居民登记后,他们听安说昨天的作战十分成功,并收到了六千克罗币当作报酬。接着,宏便直接来找生产设施管理人,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要求。由于对方是个壮年男子,所以宏的态度十分大方,一点也不别扭。

顺带一提,解毒药水的价值是一瓶五十克罗币,内含十克罗币的材料费和支付给协力者的报酬,剩下的则由协会和宏一行人五五分帐。而超过三百瓶的药水金额则拿来当作协力者的报酬。

由于它的药力能迅速发挥功效,出售的价格比普通的解毒药水高出了十倍。

「熔矿炉使用费含木材费,价格是两小时二十克罗币,锻冶器材费含热源费,价格为十克罗币。」

「……真是价格不斐啊。」

「如果想将温度提高到能够精制矿石的程度,将会消耗大量的木材。而且短时间内无法马上提高温度,所以使用的木材有经过特殊处理。如果你们可以自行提供热源的话,锻冶场器材就算你们八克罗币就好。」

听到年届壮年的职员这么说,宏的脑中开始打起了如意算盘。结果,为了减少使用这里的次数,他决定选用最费工夫的手段。

「……那么,这里可以买到普通的木材吗?」

「喔,你打算从这点着手吗?普通的木材啊,这样的量大概五十奇洛币。」

「那么,我总共付给你一克罗币,多出来的部分当作封口费,应该说是请你暂时离开的费用——麻烦你先给我木材。」

「知道了。我把木材拿来之后就离开。你要用熔矿炉的时候再叫我。」

「好。」

职员为他准备了必要数量的木材,宏开始在木材上刻上某种印子。

由于木材量大,作业进行到一半时,一开始配备的便宜小刀已缺了一角。

小刀的品质本来就没有好到需要保养,虽然已经磨损了,但还是照常用到现在。

「藤堂同学,借我小刀。」

「好。」

他接过春菜的小刀,继续进行作业。

结果,作业进行到最后,春菜的小刀刃口也缺了一角。不过必要的作业也已经结束了。就算没有折扣,那把小刀也不过是把五十奇洛币左右就能买到的劣质品。他们迄今已经用这把刀子打倒、肢解狂暴熊,也用来采集物品和处理许多事情,在这么频繁的使用下,这种小刀当然会寿终正寝了。

除了完成刻印的木材外,宏还使用些许放在锻冶场中的粉末(大概是用来灭火的粉)在地上画了一个魔法阵,在一片乱糟糟中开始进行仪式。

仪式进行了十分钟后,木材瞬间燃起了蓝色的光芒,表面的刻印也消失了。

宏确认了这样的状况,深深地呼了口气。

在职员离开后过了三十分钟左右,宏所说的事前准备终于结束了。

「我去叫大叔来。」

「嗯,那我趁现在先打扫。」

「麻烦你了。」

目送宏走出锻冶场后,春菜开始用扫把集中散落一地的木屑。

仪式结束后,魔法阵就消失了,只要把垃圾处理完毕,便可以掩灭证据。

「……你只花了这些时间,就一个人处理完毕了?」

「这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吧。」

「嗯……这么说来,我听安和米赛儿说过你会使用附魔。」

「就是这么一回事,不过我现在想要用熔矿炉和锻冶道具。」

语毕,他递了十克罗币给职员。

职员看看金额后,点了点头。将木材放入熔矿炉中,点起火。

火势明显比平常使用的木材还要强大,但职员看起来并不吃惊,或许他早已猜想到会有这一样的结果。

「你看起来没有很震惊。」

「从未知大陆来访的客人,就算能力比平均值高一些也不足为奇。」

「这样啊。」

看到大叔的反应,宏露出苦笑。依序将矿石放入炉中。

就连春菜搬来的份也放入炉中后,他拆解了刀口断裂无法使用的小刀,以及今天使用的手斧和铁锹,在取下把手后,一一放入炉中。

「……小刀就算了,斧头和铁锹好像都是新的,这样好吗?」

「我本来就打算今天要自己打造,所以不要紧。啊,对了,我怕放在这里的磨刀和凿子会严重耗损,等一下我再付那部分的款项。」

「你打算怎么使用啊……」

宏并没有理会大叔的咕哝,用手指在空中画出魔法阵。魔法阵闪耀出魔力的光辉,被吸进火炉中。

宏全神贯注地将手掌对着火炉。

大叔和春菜见状,不自觉地流下冷汗。

宏维持着这样的状态,边将魔力注入火炉中,边继续着一般的精制手续。

他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精制作业(有些手续连大叔都没见过),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从炉中取出熔化的金属,分别倒入大型模具中让液体固定,制作铸锭。

不可思议的是,在这种时候,宏身上那靠不住的气质和俗气的感觉也跟着烟消云散。

「那么,要先从什么开始做起呢?」

「光做器材比较好吧?」

「也是啦。总之先做小刀和榔头吧。」

「小刀?」

「如果不先做小刀,就没办法制作榔头的握柄了。」

听到宏这句极具说服力的话语,大叔终于露出了佩服的表情。宏以让人目不暇给的技巧,流畅地做出了两把小刀。

他的手法之高有目共睹,每当他用榔头敲打素材之际,就会同时将魔力注入刀身。

看来不只是在精制阶段,就连锻造的程序中,他也使用了附魔技巧。

「小刀这样就算完成了,接下来做榔头吧。」

他迅速地进行淬火与低温回火处理后,用磨刀石将刀刃的形状磨得十分漂亮。

本来应该要使用铁和钢这两种金属来制作——将这两种金属敲打结合,以增加硬度和弹性,但是这次已经将素材附上魔法了,而且本来的用意也只是要凑合着用,所以只使用了一种金属。

「如果要额外制作的话,我怕时间会来不及,就先使用刚刚那把手斧的握柄好了……」

宏在这么说的同时,已经延长过两次时间,他也陆续做出了不少道具。

由于使用的素材较硬,果真如同宏刚刚的宣言,目前已经弄坏了两支磨刀和一把凿子,不过他利用多余的材料制作了代用品,因此作业并没有中断。

大叔始终皱着一张脸。

「那就开始制作今天的主角吧。长度大概要多长?」

「嗯~我想想……」

宏用做好的榔头制作出手斧和铁锹之后,开始听从春菜的要求,铸造最后一块铸锭。

他制作的手法比刚刚更为慎重,像是祈祷一般真挚地打造刀身。

就连敲击时注入的魔力,份量也和刚刚完全不同等级。

就在春菜看着宏认真的表情和精密的技巧看得入迷之际,美丽的刀身已大功告成了。

宏飞快地利用剩下的材料制作出剑柄和剑鞘——于是,一把比冒险者协会的贩卖物更加华丽的精致细剑就此诞生。

「你可以试着挥挥看吗?」

「嗯,好。」

春菜小心翼翼地接过那把细剑,慎重地从剑鞘中抽出剑身,并打量整体的形状。她皱着眉望着刀身半晌后……

「重心好像离刀柄太近了?还有,握柄的小拇指位置如果能再细一点会更好。」

「知道了,那先借我一下。」

宏听从春菜的要求,调整了许多细节,就在接近延长后的时间之际,总算是结束了修正作业。

「这样如何?」

「……嗯,非常完美!」

春菜这么说完后,挥了一下新的细剑。最后发动光属性的魔法确认了一下武器的状态,以和刚刚不同的感觉稍稍挑起眉。

「怎么了?有那里不对吗?」

「没有什么不对,只是有点难以释怀。」

「为什么会难以释怀?」

听到宏这么问,春菜思考了一下要怎么解释,决定先反问他。

「这只是应急用的武器吧?」

「对啊。虽然我花了一些工夫在上面,但使用的素材不是很好。」

「……我果然还是难以释怀……」

「所以原因到底是什么?」

「这明显比我之前使用的那把细剑还要好,所以我不太能接受……」

由于春菜陈述的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宏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沉默以对。

「……算了,关于这一方面的抱怨和不满,你可以在回旅店的路上说给我听。」

「说的也是,不需要在这里谈。」

「总之,就请你们用这些取代被我弄坏的磨刀和凿子吧。还有,我希望今天发生的事能够保密。」

「……我知道,反正说了也没人会相信。」

听到宏这么说,大叔苦笑着点点头。

老实说,虽然春菜的细剑确实比协会目前贩售的武器性能还要高,但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有些被喻为名工的矮人,会使用稀有金属做为原料,再施以强大的附魔,并制作出鬼斧神工的武器。虽然不能说是轻而易举,但他们却能用普通的手法,打造出别人无法与之抗衡的武器。

不过,如果只用这一带开采的低品质的矿石制作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用了这番技巧制作的物品明明就是精品,这男人却说只是应急用的替代品,无论是谁听到都会觉得太扯了。

「那我们先告辞了。」

大叔目送宏欠身离开后,叹了口气,准备开始他的工作。他走近烧完木柴、终于冷却下来的熔矿炉,扫除其中的灰烬。



『真是的,为什么我之前要那么努力啊……』

回家的路上,他们使用冒险者证附属的密谈功能——如果是在游戏中,就是所谓的聊天室功能。春菜开始将她无法释怀的心情一吐而尽。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帮不上忙……』

『我努力完成任务,经过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取得义贼阿尔文的细剑;之后我努力存钱,好不容易才精炼它到+6的程度,又再费尽心思,为它加上了各种附魔——这般千锤百链后才完成的极品,却被这种从游戏初始的城镇采来的矿石制作的武器给超越了,你知道我有多震惊吗?』

『等一下。』

由于听到了无法忽略的话题,宏先要春菜先停下来让他确认。

『怎么了?』

『你说的义贼阿尔文,是人形怪物中的独特头目吧?』

『应该是,怎么了?』

『我听NPC说他被抓了,是藤堂同学拿下他的?』

『应该算是吧?』

听到春菜的回覆,宏露出苦笑,决定先听她说明事情的缘由。

将春菜据实以答的回覆统整之后——简单说当时春菜和平常一样进行游戏,正当她在广场上高歌一曲,赚取打赏后,就询问村人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而就在这时,突然飞来一封预告信,任务就这么出现了。

那是在游戏中只会发生一次的独特任务。

这是个极为奇妙的任务——春菜莫名其妙地被达鲁的贵族看上,那位贵族和阿尔文为了春莱展开决斗,并协议赢家可以娶春菜回家。当获胜的阿尔文对春菜步步进逼之际,春菜出手打倒了阿尔文,最后交给警官处置。

阿尔文是独特头目,强度自然不在话下,但幸运的是,他与达鲁的贵族一决胜负时,让他的战斗模式和底牌一览无遗,这让春菜有办法采取反击,勉勉强强打败了他。

以独特头目而言,阿尔文的耐久值和魔法低抗都比较低,对春菜来说也相对有利。

『藤堂同学果然很强。』

『是因为对手的防御力和生命值低,我才有办法获胜的。东同学,你既然这么耐打,就可以就等对手耗尽精力再出手收拾,应该会比我来得轻松吧。』

『虽然你说的话听起来和我的游戏方式无缘,但这种获胜的方式实在是逊得可以。』

『所谓胜者为王嘛!』

听到宏自嘲般的喃喃自语,春菜以一点也帮不上忙的谚语安慰他。

『不过,费尽千辛万苦才拿到的星光宝剑,就算经过特殊处理还是输给这把应急用的细剑,我真的难以接受……』

『别这样嘛,你就多担待一点。为了表示歉意,在不需触媒的范围下,我可以帮你附上你想要的附魔。』

『这样好像只会让我更难释怀,怎么说呢……』

春菜又开始咕哝个不停,宏只好出声安抚她。

『没关系啦,不然换个角度想嘛。』

『什么?』

『如果你和阿尔文对打的时候,就已经持有神钢材质的全方面附魔细剑,那就算拿到了稀有宝物,应该也高兴不起来吧……』

『有这种东西?应该说做得出来吗?』

看到春菜露出异常认真的表情,宏不加思索地往后退,拉开和她之间的距离,小心翼翼地答覆。

顺带一提,他们对话至今,就算再怎么靠近对方,也都维持着一定的距离。

『你就算听了也不能生气喔……』

『为什么还要强调这件事?』

『因为细剑所需的矿石用料较少,为了修练,我大约做了三把放在仓库里……』

『……我觉得因为东同学一个人的存在,似乎让许多玩家的辛苦化为乌有了……』

『我只是说得很简单而已啦。从素材阶段就进行全方位附魔的神钢制细剑,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锻造得出来。』

听到宏完全不具说服力的发言,春菜深深叹了口气。

如果不好制作,怎么可能有办法做了三把放茌仓库里。

『虽然这听起来像在炫耀,所以我不想这么说,但制作那种细剑的难度可以说相当高的。』

『都已经做出来了还说这种话,很没说服力唷!』

『不过,老实说,如果没有高级锻冶、高级附魔和高级精练的能力,用那样的材料是无法做出这样的细剑,在游戏中至少也要修练个十五年左右喔!』

『虽然你说的应该没错,应该没错……』

就算制作过程艰难,但从旁人的眼光看来,他似乎做的得心应手。那正是让春菜无法释怀的地方。

老实说,和宏登录为朋友的一般玩家,都深知采掘神钢的难度和需要量有多惊人,是以几乎没有人请宏制作过全方位的附魔道具。

由于需要以魔物的稀有部位当素材,因此十分棘手。除非刚好在和他一起打怪时得手,不然几乎没有人会这么拜托他。

而且,使用这样的道具十分引人注目,容易被盯上,只有和熟识的朋友一起行动时才会使用。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拥有这样的装备。

在这方面,不只是宏,只要是精通高级生产,获得特殊技能的工匠们,他们的仓库简直就是可以破坏游戏平衡的魔窟。

另外,这两个人不知道的是,这个游戏里面,人类或亚人种族的头目所掉落的装备,其性能会依摊贩和拍卖系统交易的武器数量和品质,以及持有高品质配备的玩家人数而有所变化。

因此,现在市面上,只流通着比NPC贩售的最高品质道具再好一点点的物品,所以就算星光宝剑是义贼阿尔文的名剑,不仅完全比不上神钢制的装备,甚至连神之工匠用低级素材施以全面附魔所制作的武器都赢不了,这样的结果实在是让人无言。

『算了,先不说这些。』

『……嗯。』

『虽然不是现在,但我之后还有一些想做的事,我们先找个地方吃完饭后,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可以啊,你要做什么?』

『我想找一个可以搭盖工房的宽敞据点,还有确认食材和调味料。』

春菜察觉到宏想说什么,认真地点点头。

『预算最多只有两万克罗币,如果是盖一般便宜的独栋住宅,大概可以盖个五栋也不成问题。但要盖工房的话,我就没把握了。』

『在游戏里的时候,如果想要盖一间大一点的店铺,预算比现在还得再多一位数呢。』

『就算是想赚钱,还是得知道目标金额才行。先确认这一点吧。』

『先看得花多少钱吧,我应该也可以解禁,用唱歌的方式赚钱了吧?』

『可以啊。从明天开始也要认真接受委托了。』

今天除了春菜闹脾气的事之外,他们在制作物品上也花了太多时间,等到能接委托的时候,时间已经太晚了,所以两人没有进行冒险者的活动。

『那么,确认食材和调味料指的是?』

『现在旅店提供的餐饮并不难吃,所以我也没有特别不满,但整体来说调味很随便——应该说只有一种模式?』

『对耶。我们之后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这部分也得解决才行。』

『所以得先确认有什么食材和调味料可用,我认为可以自己做的东西就自己做。』

『做得出来吗?』

『虽然会需要藤堂同学大力帮忙,但大部分的调味料应该都做得出来。』

听到宏说得如此可靠,春菜露出至今为止最认真的表情点头附和。老实说,虽然还没有饿到想念日本的食物,但这里在调味料的运用上,只比春菜曾祖母的祖国(以砂糖、盐、辛香料为主的料理方式)好一点点而已。再这样下去也不知道能忍耐到什么时候。

基本的调理方式也以水煮和烧烤为主,目前还没有看过使用油炸或清蒸的料理。

这里的发酵食品只有盐腌食品、熏制品、起士、酒以及红茶而已。水果酒变质后制成的水果醋,在这边竟然被当作腐败品丢弃。由于进行发酵和腐败只有一线之隔,所以如果没有人挑战吃这种食物,发酵食品自然不会广为流传。

再加上防止腐败的便利附魔能力十分普及,让他们不需要刻意制造能够保存的食品。所以,发酵食品的地位在这里不受重视也情有可原。

不过,先不提清蒸这种需要专门器具和一定知识的调理知识,最近食用油已经增加生产,价格也变得平实许多,但为何几乎看不到油炸食品,这就让人百思不解了。

但是,百思不解也等于裹足不前。

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只有自己动手做了。

幸运的是,就昨天和今天的伙食来看,砂糖和辛香料在市面上的价格不高,连一般庶民都买得起。

而且,法连全域充满了可以直接饮用的干净水资源,国内有着除了沙漠之外的各种自然地貌,都市中还设有大型海港,让人期待可以取得丰富的食材。

即使很难达到像日本一样的地步,但只要花点心思,就能达到让他们满意的水准吧。

『为了丰富饮食生活,得先找个有厨房的据点才行。』

『没错。一起加油吧!』

为了解决更为实际的问题,两人早就忘了一开始的目的。

结果,在某个无事可做的夜晚,他们制作了咖哩粉和美乃滋,不过这是一周后的事了。


1.0026673002667;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