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精灵之森篇 第三话1234567890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大姊,你刚刚唱的那首是什么歌啊?」

    「嗯?哦哦!这应该算是我们故乡的伐木歌吧?」

    此刻的地点位在三个村落共同的伐木场。

    春菜为了收集宏所交代的木柴,所以前来砍伐树木。森林巨人们听到她在路上无意识所哼唱的歌曲后,将她给团团围住。

    「那首歌真不错耶。」

    「我听了好感动哦。」

    「是啊,是啊。」

    森林巨人们单手拿着一般种族视为巨斧大小的手斧,纷纷向春菜诉说自己对这首歌的感想。

    「我说大姊啊!」

    「什么事?」

    「你教我们唱这首歌吧。」

    「好啊。我先告诉你们歌词,等一下你们再跟着我唱。」

    听到森林巨人的请求,春菜很爽快地答应,接着便按照每个小节一句一句地教他们唱。

    三十分钟后,这群森林巨人便在森林里,一起合唱着这首歌最为人知的招牌歌词。

    「……春姊,为什么是唱※○作这首歌?」(编注:指一九七八年发表的日本演歌「与作」,歌词中以状声词模拟砍柴及织布声而闻名。)

    因为别的事由前来伐木场的澪,面无表情又傻眼地对春菜吐槽。此时,回音正随着森林巨人们的歌声,在澪的身后回响着。

    「说到伐木,不就是这首歌吗?」

    「……这倒是无法否定……」

    的确,说到伐木就一定会联想到这首歌,澪对此完全没有疑问,但是……

    「春姊,你有时候做出的事情比师父还要让人无语耶。」

    「会吗?」

    「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真的是这样吗?春菜感到疑惑地侧着脑袋。澪见状后,不由得以温柔的眼神望着她。

    藤堂春菜不仅长得漂亮,身材也很标致,加上个性又好。她从学业成绩到运动神经、甚至连家事方面的技能都非常拿手,简直就是个完美的女超人。

    但有时她在选择歌曲的品味,以及服装穿着方面,隐约都会让人感觉有点俗气。看来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十全十美的。

    「澪,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把树苗带过来。」

    「这样啊。」

    见到澪从包包里拿出十几株树苗,春菜点头回应。

    此时,※间伐工作告一段落的森林巨人们也全都聚集过来。(编注:为使树木有足够空间和阳光生长,而砍伐部分树木。)

    「这些要种在哪里好呢?」

    「种在那边。」

    「最近有几栋房子接连改建,所以森林里的树木减少了一些。」

    「等一下吃完饭后,就开始来种这些树吧。」

    「那我们吃完午餐后,先回村里一趟吧。」

    「好,知道了。」

    「这样啊。那大家就来吃饭吧。」

    森林巨人如此说着。仿佛时机正好一般,他从水筒型魔法道具倒出水来洗手,接着直接打开装着巨大饭团的便当,准备吃午餐。一个饭团大约有婴儿的头那么大,但拿在这些巨人手里,看起来就像是一般稍大一点的饭团而已。

    「话说回来,这里年轻的树木比想像中要来得少,你们像这样子把树都砍掉,森林面积似乎还是没有减少的迹象,所以你们的木柴都是如何取得的呢?」

    「煮饭及暖炉基本上都是使用魔法道具。平常光是使用间伐材就已经相当足够了。」

    「原来如此。」

    听了巨人们的说明后,春菜表示理解,并且把自己的午餐便当打开。对女生来说,这样的份量实在是有点多。

    可能是来到这里之后消耗的卡路里增加了,比起在日本的时候,春菜的食量的确增加了不少。虽然食量增大,但真琴及澪比她吃得更多,所以在所有成员里面,她的食量算是最小的。

    「我怎么觉得对于食量的感觉快要失常了。」

    「怎么说?」

    「平常这种便当的量,已经算是相当多了……」

    「春姊,你吃好少哦。」

    澪一边以顺畅的节奏吃着比春菜多一倍份量的便当,一边硬是帮春菜冠上「食量小」的名号。但想当然耳,并不是春菜的食量小,而是澪的食量太大了。

    「人类本来就很会吃啊。」

    「是啊,是啊。」

    「我们因为体格高大,所以饭也吃得特别多。」

    「反倒是你这个小不点,还真会吃啊。」

    森林巨人对于食量的感觉,明显比澪要正常许多。

    听到这样的回答,春菜露出浅浅的微笑,接着先从便当里的玉子烧开始进攻。

    一群人便在和乐的氛围当中,享用各自的午餐。

    ☆

    就在春菜前往采取木柴稍早以前,达也与真琴在佛雷登与哥贝久的带领下,前去向周边种族打招呼。

    「不愧是森林巨人村落的周边地带,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

    「因为他们原本就是强韧的种族啊。」

    「我们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让别人来袭击我们的村落嘛。」

    一行人从欧尔帖姆村出发,以他们的脚程步行三十分钟左右,来到了森林巨人的村落。见到沿路上的景象,真琴与达也感叹地说道。由于这个种族的平均身高有三公尺,所以对于自己的村落,在防卫上似乎做得相当完善。

    「不过真没想到,你们的身体明明这么庞大,还会在这附近走来走去,但周遭居然看不出有兽径的痕迹呢。」

    「这样说起来,欧尔帖姆村也是一样。这么大规模的村子,附近却几乎没留下有人移动过的痕迹。」

    「住在森林里的种族,如果在森林里留下明显的痕迹,那怎么行呢。」

    身高三百零二公分的佛雷登,在几乎没有拨动树丛的情况下,边走边吐槽。

    听到这个理所当然的解释,两名日本人一边苦笑,一边用手分开树丛前进。他们俩在树丛里移动的方式,显然比哥贝久与佛雷登还要醒目许多。

    一般来说,在树林间行进时如果动作太大,很容易被魔物锁定目标,而且也不容易看见对方的突袭,所以应尽量避免这种行进方式。但这次主要的目的是到精灵以外的种族村落拜会,所以移动时如果太过静悄悄也不甚妥当。

    「差不多快到了。」

    「是啊,是啊。」

    听到哥贝久与佛雷登如此说道,达也与真琴从枝叶繁茂到几乎可以将身子藏匿其中的树丛间隙里望去。此时他们所见到的景象是……

    「……规模看起来挺大,但房屋数量满少的。」

    「因为我们的体格高大嘛。不过原本我们的势力就很小,所以不管哪个村落,户口数量大概都只有百位数而已。」

    「话虽如此,但这里的家庭结构并不像精灵那样,几乎都是单身或只有夫妻两人的小家庭。」

    从树丛间隙望去,可以看到独栋的圆木屋,其规模相当于人类楼房的两层楼高。十几栋这样的房子聚集在一起,规模庞大又壮观。初见如此庞大的规模,可能会误以为村民人数相当多,但其实就如真琴所说,这里的建筑物数量并不多。

    佛雷登所属的村落,大约有五百名森林巨人。

    森林巨人的寿命和人类差不多,繁殖能力在精灵之上、人类之下。再加上粮食的问题,因此总人口数大多维持相同的数目。他们偶尔会和其他村落的森林巨人相亲,借此避免近亲通婚的情况发生。

    顺带一提,佛雷登的年龄已届三十,他的妻子在三年前因病去世,目前最大的孩子正要进入青春期。照理来说,父亲这样时常往外跑,孩子应该很容易学坏才对,但是在这么小型的村落里,也没什么机会学坏就是了。

    「各位!我带客人回来了——!」

    佛雷登这么一喊之后,森林巨人纷纷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数量大约有四百人左右。扣除老年人及出外工作之人,以如此的人数出来迎接算是正常的了。

    「有人族前来,还真是难得啊。」

    「他们是阿尔洁姆的救命恩人。」

    「他们接下来还会在欧尔帖姆村待一阵子,为了保险起见,我先带他们来给大家认识认识。」

    「这样啊。那你们应该没办法在这里逗留太久吧。」

    「是啊。」

    态度非常亲切的森林巨人们围着达也与真琴,热情欢迎他们的到来。

    虽然这些巨人并没有敌意,但其压迫感还是令人感到震撼。

    「所以你们接下来要去哥布林那边吗?」

    「我是这么打算。」

    「既然这样,我这里刚好有酿好的酒,你就带一樽过去吧。两位客人也要吗?」

    「我要!」

    对于这位看似巨人族族长的询问,真琴立刻爽快地答应。

    在获得森林巨人规格的高浓度烈酒之后,真琴喜孜孜地踏上旅程,达也则是一脸错愕的样子。

    ☆

    「这里的居民还真多耶。」

    「哥布林都是靠人海战术来取胜嘛。」

    「如果我们的人数和精灵或是巨人一样多的话,是绝对赢不了他们的。」

    一行人上路不久后,便来到了哥布林的村落。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建筑物,大家都生活在分布于各处的地洞或是树洞里。

    根据哥贝久的说法,哥布林的人口增减及流动率很高,所以无法一直建造房子因应。因此,只有像哥贝久这种担任要职的人,才可以居住在算是「房子」的地方,除此之外,其他村里的建筑物都是仓库。

    在这样的村落里,人口相对于面积算是相当稠密。随便数一下就已经超过森林巨人的数量,其他还不断地有哥布林从四面八方出现。

    场面的热闹程度简直就像是在办祭典一样。

    「族长!森林巨人带了新酒过来了。」

    「哦哦!那真是太感谢了!」

    在哥贝久如此说道的同时,佛雷登也把酒桶放了下来。族长见状,忍不住发出欢喜的叫声。虽说是一樽,但这可是森林巨人的规格。森林巨人的一樽酒,由哥布林来喝的话,说不定可以让全村的人都喝上一杯呢。

    「啊!对了!」

    「这位客人,怎么了吗?」

    「我们在路上猎杀了三头迅猛豹,你们有在吃吗?」

    「因为每一只都很壮硕,这些量对我们来说已经非常足够了。如果你们有吃的话,我就留一头给你们?」

    「这真是太感谢了。那种豹既凶暴又凶恶,我们哥布林光是要猎杀一头,就得花上十五个人的力气才行呢。」

    「不过,这种豹用一般调理方法来吃的话腥味会很重,把它拿去烟熏就会变很好吃哦。」

    见到哥布林们非常乐意的样子,达也从包包里拿出最大只的豹。见到这么巨大的猎物,哥布林们不由得发出欢呼声。

    「太棒了!真是太感谢了!」

    「族长!我们也送他们一些东西吧。」

    「说得也是。但现在能送的也只有雷托雷鲁的果实酒,以及玛鲁格鸟的烟熏鸟蛋而已……」

    「那是什么样的东西啊?」

    「雷托雷鲁是在二月左右可以采收的一种树果,吃起来的味道比山葡萄再重一些。酿成酒之后,味道也跟山葡萄的味道差不多。玛鲁格鸟的烟熏鸟蛋则是跟雷托雷鲁酒非常搭配。」

    「如果你们愿意赠送的话,那我们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听到对方要送的是酒以及下酒菜,真琴立刻毫不犹豫地决定收下。可能是因为身为腐女的乐趣遭到抑制,所以转而对酒的渴望愈来愈强烈。不过她并没有到酒精成瘾的地步,所以目前还不至于会为了得到酒而出卖朋友。

    「如果你们要去仙子那里,可以顺便帮我带一樽给他们吗?」

    「了解。」

    对于族长的请托,真琴他们大方地点头答应,并把需要由三名哥布林搬运、就他们的体格来说十分巨大的酒樽收进包包里。

    「最后一站是仙子的村落是吧。」

    「这个世界的仙子,大概没办法让人掉以轻心吧。」

    达也与真琴在出发之前,小声地聊着。

    无意之间听到两人谈话的哥贝久,不由得露出苦笑,不过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

    「外面的人来我们这里做什么?」

    开口的男子身高六十公分左右,背上长着如蝴蝶般的翅膀,外型犹如童话故事里会出现的妖精一般。他满怀戒心,以带有口音的腔调问道。

    真琴见状,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

    达也因为早有预料到会碰到这种状况,因此丝毫不为所动。

    顺带一提,达也与真琴都有察觉到——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有很多仙子藏身在其中。

    「这两位是欧尔帖姆村的客人。」

    「他们救了阿尔洁姆。」

    「这种事情真的能信吗?」

    见到仙子一副怀疑的模样,达也在心里想着「他们平常的态度大概就是这样吧」这种毫不相干的事情。

    仙子这个种族在不同的作品及口传故事里,被赋予了不同的形象,但「警戒心很强」这一点却满常见的。只不过一般来说,精灵也属于这一派就是了……

    「是阿尔洁姆本人自己说的。」

    「说不定她是遭到威胁而配合演出的啊?」

    「你这样子说,对精灵的长老也未免太失礼了。」

    真琴一边听着仙子与哥贝久的对话,一边下意识地探察附近的气息。

    她这么做并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觉得有点在意而已。她的感觉能力值虽然很低,但是她在玩游戏的时候就一直是在最前线作战,经验累积下来,让她在这方面的直觉还算准确。

    「达也!」

    「怎么了?」

    「那个应该是魔物吧?」

    真琴偷偷指着看起来像普通藤蔓一般缠绕在树上的草。如果是做为门卫使用,这个草所在的位置也未免太奇怪,而且数量也少得让人起疑。

    如果是宏或澪,在看到的瞬间应该就能发现对方是魔物,但是以真琴的感知能力来说,若她不主动抱持怀疑去观察,就无法识破这种拟态系的魔物。

    「怎么办?要先把它打倒吗?」

    「对啊。虽然不晓得它是怎样的魔物,但还是先除掉它吧,省得后患无穷。」

    于是两人把还在争执不下的哥贝久及仙子放在一旁,直接往那个可疑的藤蔓靠近。

    这株藤蔓植物,在不知不觉中已移动到离他们相当近的地方。果然不出所料,当真琴靠近它时,它便朝着真琴伸出藤蔓,但立刻就被真琴以镰刀切除。接下来,就在她打算斩除这个魔物的本体时……

    「你在做什么!?」

    躲在一旁监视的女仙子突然冲了出来。

    「啊!笨蛋!」

    真琴忍不住对突然冒出来的女仙子喊道。

    就在真琴停止攻击的瞬间,那株藤蔓有如瞄准好猎物一般,打算捕食飞到眼前的仙子。就在它的藤蔓缠绕住仙子时,立刻就被真琴以镰刀斩断。

    「这里太危险了!你快点到旁边去!」

    真琴对着胡乱冲到魔物面前的女仙子大吼,然后将该魔物的本体一刀砍断。接着,她小心翼翼地观察仅受了一刀就枯萎的这株藤蔓植物,确定不再有增殖迹象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东西应该不是你们村子的门卫吧?」

    听到真琴的询问,男仙子摇头回应。刚刚差点被吃掉的那名女仙子可能是受到惊吓的关系,她的脸已经不止是发青,而是应该以惨白来形容了。

    「这些魔物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把附近的草除一下比较好啊?」

    「我们这样擅自动手好像也不太好吧?」

    「说得也是。人家不怎么欢迎我们,而且我也不想被他们误以为有什么不良企图。」

    听到两人的谈话,一旁的仙子们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就在此时——

    「这里到底在吵什么?」

    一名看起来地位较高的男仙子出现了。

    从他的样子看起来,应该是这些仙子的领导者吧。

    「哥贝久把外人带过来,我们正要把他们赶回去。」

    「他们可是阿尔洁姆的恩人耶。我带他们来有什么不对?」

    「所以我说这点没办法让人相信啦。」

    「佛鲁特,别这样!」

    这名叫做佛鲁特的接待人员,被后来出现的那名男性这么吆喝之后,立刻安静了下来。

    「抱歉失礼了,两位客人。我们除了魔法以外,其他能力都远不及哥布林,是个弱小的种族,加上人数又不多,所以才会随时都保持高度的警戒。」

    「你们这样的对应方式算是正常啦。」

    「是精灵他们太没有警戒心了。」

    「反正就是这样啰。一般对外人会抱持警戒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们没有放在心上。」

    对于男子的道歉,两人露出苦笑,表示他们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听到两人的回答及表现出来的态度,男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要对可疑的外人道歉啊!塞恩!」

    「我不是说你这样子很没礼貌吗!佛鲁特!」

    「可是……!」

    「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胡乱怀疑人家,要是把原本可能成为盟友的外人赶走,最后陷入困境的可是我们自己呢!」

    塞恩与佛鲁特以口音很重的腔调,说着典型奇幻故事里——尤其是这种种族特别会出现的对话。把他们的对话化为文字可能会比较好理解,但实际上,这两人除了声调很奇怪之外,发音也很混浊,实在很难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

    「果然是奇幻故事里常见的对话呢。」

    「那两个人平常就是这个样子吗?」

    「是啊。」

    「佛鲁特那家伙,年纪明明很轻,想法却很古板。」

    「话虽如此,塞恩也差不了多少啊。」

    两人的斗嘴愈演愈烈,让一旁的外人只能呆愣地在原地看着。

    佛鲁特的主张依旧没变,塞恩也愈来愈坚持己见。

    若要举出两人的不同之处,便是塞恩主张「先不论是否认同对方,既然受人恩惠,那么至少要表达感谢之意」,看起来对外人的确比较友善。「基本上先抱持彻底怀疑,不随便轻易接受陌生人」的这个出发点是一致的,而且也不会因为接受一点恩惠,就把对方直接当成自己人。

    看这两人争吵的样子就能理解,塞恩与佛鲁特应该没有明显的上下阶级关系。如果他们之间有着严谨的上下阶级关系,佛鲁特今天就不可能这么大声地顶撞塞恩了。

    「那两个人在客人面前吵这些也没意义啊。」

    「是啊,是啊。」

    哥贝久与佛雷登的对话,道出了这场争执的无意义以及愚蠢。

    「感觉事情愈闹愈大了,我们把哥布林的族长交代的酒交给他们之后,就回去好了?」

    「就是说啊。反正我们以后跟他们应该也不会有太多交集。」

    就在达也与真琴谈话时,直到刚刚还脸色惨白的女仙子,不知不觉正用热烈的眼神注视着塞恩及佛鲁特。

    在美形的仙子种族里面,这两人又是出类拔萃的超级大帅哥,也难怪同种族的女性会为那两人着迷。但从腐女真琴的眼里看来,她并不认为这名女仙子是以爱慕的眼神望着那两人。

    「欸,我可以问你一下吗?」

    「什么事?」

    「有件事情让我有点在意……」

    「你是指我没道谢的事情吗?我刚刚确实是受到你的搭救,也很感谢你,但我可没打算要认同你们哦!」

    女仙子有点难为情,面红耳赤地像是在找借口一般,忸忸怩怩地说道。此时她羞红脸的原因,与刚刚望着那两名男仙子而涨红着脸时大不相同。

    将她所说的话翻译之后,意思就是『我可没叫你来救我哦。不过还是很谢谢你』。

    光从她说话的内容来看,会觉得这个人实在很傲慢,但她的态度及语调,却完完全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她的言下之意很明显就是『谢谢你,对不起』,所以对于御宅族的达也与真琴来说,他们还真想对女仙子说「谢谢你让我们见识了何谓『傲娇』」。

    对于女仙子充满傲娇气息的话语,真琴瞬间不知如何回应,不过她还是再次把话题拉回,直接切进主题。

    「我不是要你感谢我啦,只是你刚刚望着那两人的眼神,让我有点在意。」

    「你有什么意见吗?」

    「不是啦。」

    对于突然带有攻击性的女仙子,真琴满脸笑容地挥手否认,然后走到她的身旁,以旁人绝对听不到的音量小声问道:

    「那两人是塞恩先生跟佛鲁特先生是吧?若那两人男男配的话,你比较喜欢看谁扑倒对方?」

    「……!?」

    「我个人的话,感觉塞恩先生比较像强攻,佛鲁特先生比较像强受。」

    「攻?受?」

    「啊~我说专业术语,你听不懂是吧……」

    见到女仙子不解的模样,真琴稍微反省之后,便开始灌输她一些有的没的事情。

    即使听了真琴的说明之后,女仙子的脸红得跟苹果一样,但她还是继续认真地听下去。

    不知不觉间,另外三名女仙子也加入了话题。

    见到大家很有兴趣的模样,真琴便在偷偷拿出来的白纸上,流畅地画着超有水准的图画,完全看不出她是徒手画的。

    当然,她画的是全裸的塞恩与佛鲁特抱在一起的样子。

    「真琴,我们等一下和族长打过招呼之后,就要直接回去啰。」

    「啊,嗯,知道了。」

    不知不觉间,真琴已经和一大群女仙子聊着她们那个小圈圈的秘密。

    在若隐若现的腐女氛围压迫下,特意保持距离的达也已经快速地把事情谈完,打算准备回去的样子。

    在传教伟业大致告一段落,许多事情的善后工作也差不多完成,大家终于可以开始热烈讨论时,真琴立刻被达也的这句话拉回现实。

    「我说真琴啊……」

    「什么事?」

    「我是不晓得你在跟她们说些什么啦,不过你应该没有灌输人家奇怪的思想吧?」

    「没事啦。我们只是在做进一步的交流而已。」

    至于是什么样的交流呢——达也因为害怕而不敢询问。

    之后,除了真琴对年轻仙子们灌输了不必要的思想之外,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拜会族长的行程也非常顺利地结束。

    达也等人在会见完各个种族之后,开始踏上归途。

    ☆

    「花盆做成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就在达也他们到达哥布林的村子时,宏已在四处采取了质感好的黏土,在可以烧制陶器的登窑工房里,按照他之前的计划,开始专心地制作花盆。

    这个村子里的登窑,除了制作精灵的物品之外,也有制作哥布林、森林巨人及仙子的物品。加上这里能取得品质良好的黏土,所以这里生产的成品便成为村子主要的交易品。但即使做出许多成品,也必须花很多时间来处理,所以这座窑实际上并不常使用。

    「呼嘿~……」

    「呜~嗯……」

    宏揉着黏土将花盆塑造成型时,注入了大量的魔力。此举让阿尔洁姆与工房老板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相较于矮人,这些精灵族是以拥有的魔力量和魔力制御而闻名的种族。从这些精灵的眼里看来,宏的魔法能力已不只超越了人族,甚至已超越了包含精灵及矮人在内的所有人了。

    宏所灌注的魔力量就不用说了,他在魔力制御上的细腻程度,让这些精灵们只能感叹「宏真的与自己处于不同次元」。他居然将这么高的魔力使用在一个不起眼的花盆上,而且还一边哼着歌一边使用魔法,对于宏的这种感性,精灵们实在无法理解。

    「你的技术真的非常高超,但你每次制作东西都注入这么多魔力吗?」

    「是啊。我在制作东西时几乎都会这么做,所以若是使用一般的素材,大概都会灌注这么多的魔力。」

    听到宏的回答,工房老板感到一阵晕眩。

    「小兄弟,你还会其他哪些魔法?」

    「除了附魔系以外,大概都是生火、或是凭空变出水来之类的便利魔法。最近顶多就是有在练习一些辅助魔法啦。」

    听到宏的回答,精灵们觉得他有这么好的条件却不好好发挥,实在是太可惜了。他们会有这种想法,大概是身为魔法系种族的宿命吧。

    但实际上,身为前锋的宏必须在最前线攻打敌人,所以需要咏唱时间的高级魔法基本上都不太好用。因此他并没有打算要把多余的魔力拿去学习相应的高级魔法。

    话虽如此,难得有这么好的魔力资源,却在战斗中闲置不用也未免太过可惜,所以宏现在也有在练习各种辅助魔法。

    另一方面,宏与成员们已讨论出结论,要在近期之内习得可以做为牵制、无需咏唱,并且能够快速发动的攻击魔法,以及两种具有与等级外药水相同功效的轻伤治疗术。

    当然啦,生产方面和物理攻击方面的技能还是最优先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花盆的造型还真简单啊。」

    「因为我要种的是食人草以及用来对抗它的植物,所以不需要用到精心设计的花盆吧。」

    「食人草?」

    「就是阻挡在神殿正门道路上的肉食性蔓草。」

    「哦哦!原来如此……咦?咦咦~!?」

    听到宏淡定地说出惊人的话语,阿尔洁姆忍不住尖叫。

    「你、你种植这么危险的东西,不会有问题吗!?」

    「我已经把防范措施都预设好了。」

    「预设?……」

    居然要种植这种会吃人的肉食植物,实在是太乱来了。

    老实说,阿尔洁姆感到相当不安。

    「好了,魔力也差不多与花盆融合在一起了,总之先来烧制花盆吧。等一下春菜同学应该会拿木柴过来,所以这里的木柴就先借我用吧。」

    「你拿去用是没关系啦……」

    「那我就先来稍微加工一下……」

    只不过是准备一个花盆就引起这么大的骚动,可见这个世界的高级工匠还真的是有够讲究呢。

    「区区一个花盆而已,你只要说一声,要多少我都能准备给你啊。」

    「因为某些因素,所以没办法使用一般的花盆。」

    「这样啊……?」

    「是啊,就是这么回事。」

    宏一边说着,一边在木柴以及窑上又做了一些加工,然后把花盆放到窑里点火。

    「好了,一般这样烧制要花上不少时间,不过我已经做了一些加工,让它烧制得比较快。」

    「你这么急着用啊。」

    「接下来还要花一些时间制作与食人草对抗的植物,所以得尽量节省准备道具的时间。」

    「原来如此。」

    「话虽如此,除了花盆以外的其他工作,都是要当场才进行调制,所以今天接下来的时间可就没事好做了呢。」

    陶器等物一旦放入窑里之后,剩下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

    顶多就是观察冒烟的状况,然后调整火力罢了。

    此时已经跟午饭时间隔了好一阵子,所以也很难安排其他活动。

    「要不然等一下吃完饭后,去村子里逛逛如何?」

    「好啊。不过在那之前,得先把这里收拾干净呢。」

    「我来帮忙。」

    宏开始收拾用剩的黏土及其他器具,阿尔洁姆为了帮忙,于是便往宏所使用的工作台那里走去。

    此时发生了一起事件,使得阿尔洁姆身上所具备的某种特性彻底地发挥出来。其实一直潜藏在她身上的这个特性,在与宏第一次见面时就已经隐约显现,只不过对宏来说,这样的特性却不怎么令人高兴。

    「哇哇!」

    就在阿尔洁姆要绕过另一个工作台时,她的脚不小心踢到堆放在地上的道具,身体失去平衡,直接就往宏的身上扑了过去。

    不巧的是,宏刚好蹲在地上,在水桶里洗着抹刀之类的用具,所以没办法稳稳地把阿尔洁姆接住。

    当一个人蹲在地上用水桶洗东西时,突然被另一个人的身体压住,此时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两个人双双跌倒,而且还连带把身旁一些物品也翻倒。

    「好冰哦!?」

    「哇啊!!」

    不知道阿尔洁姆到底是怎么跌的,装着泥水的桶子整个盖在她的头上,而且还把宏拖下水,使得宏也一起摔倒在地。女人的身体——而且凸出部分还远超过一般标准的丰满胸部,就直接压在宏的身上,他当然吓得全身不停发抖。

    没错,阿尔洁姆具有无意识诱发「幸运色狼」的特性。若以小说读者的观点来解释的话,她就是属于负责带给读者好康,或是性感十足的角色。

    她通常不会出这种差错,性格也相对沉稳,行为举止都很得体,一旦启动幸运色狼的条件备齐之后,不知怎地,她就会有如磁铁般不断引发状况。

    即使是一看就非常明显的陷阱,阿尔洁姆也以完全可以避开陷阱的方式移动,但不知为何就是会发生意外,结果整个人直接掉入陷阱里。

    于是,像是全身湿透、衣服变得透明,或是以奇怪的方式勾破衣服导致差点曝光等等,这些典型的模式全部都会发生。当她不小心绊倒时,几乎百分之百一定会跌到别人身上,而且胸部不是压在对方的脸上,就是压在对方的手上,让对方可以揉捏她的胸部。

    假如是男方靠近她而跌倒的情形,大概也有相同的机率会扑倒在阿尔洁姆身上。这时,男方的头可能会埋进她的双峰之间,或是扑倒后揉到她的胸部,不然就是男方跌倒时,头部莫名埋在她的双腿中间——这三种状况通常会择一,或是二、三种一起发生。

    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被卷入这种意外事件的男生,通常不会认为这种状况算得上幸运。

    而且可悲的是,当男方被卷入这种事件时,除了无法享受天外飞来的礼物之外,还会被周围的女性责备,并且遭到其他男性嫉妒咒骂之类的,可说是处于非常不走运的立场。

    因此,虽然这个特性被称为「幸运色狼」,但其实对于当事人而言可是憾事一件,让人忍不住怀疑应该叫做「倒霉色狼」才对。

    「好痛痛痛……」

    阿尔洁姆全身上下都撞得不轻,忍不住哀嚎着站了起来。她这么一站,刚刚掉落到她背上的东西全都掉到地上,身上的水滴把地板又弄得更湿。

    碰上「幸运色狼」这种特性的当事人,基本上都没空享受事件所带来的那份幸运。用令人无法站稳的冲击力道撞上去,即使男方的脸埋进女方的胸部,在意识到那份柔软的触感之前,自己应该会先痛到哀号才对。

    这次也不例外,至少阿尔洁姆根本没那闲工夫注意自己的身体被摸到,或是对方的头撞到自己的胸部这些事。

    至于宏的情形是,由于女性恐惧症还没有完全克服,就算不是这种状况,他平常也不觉得不经意碰触到女体是一件幸运之举。就连现在也是,他很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吐出来,脸色整个发青。

    「阿尔洁姆,你压到客人了。还不赶快让开!」

    「咦?啊,抱、抱歉!!」

    被工房老板这么一说,阿尔洁姆立刻慌张地从宏的身上跳开。

    「抱歉!真的非常抱歉!」

    阿尔洁姆让出一个空间让宏可以站起来后,立刻点头如捣蒜地向宏道歉。

    当她连连点头道歉五次之后,宏终于不再发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自从和春菜他们共同生活之后,像这种没有恶意的偶然肢体碰触,若对方及周围的人没有责备他的意思,那么他恢复正常的速度已比当初来到这个世界时快上许多了。

    「这位客人,看你哀号成这样,是哪里很痛吗?」

    「……我的身体……没事………我会哀号……是因为别的原因……」

    「别的原因?」

    「……我只是……很怕女生而已……不过比起这些事,这里的状况还真惨耶……」

    宏一边凭着意志力平抚情绪,一边如此说着,并且观察自己现在的模样。由于被泥水泼到,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

    虽然他的衣服上有使用防止脏污的附魔,所以只要稍微冲洗便能恢复洁净,但若不换一套干净的衣服,那么在洗好的衣服晾干之前,他就得一直裸着身子。不过他有带着包包,所以只要从包包里拿一套干净的衣服出来就行了。

    「总之,现在这个季节还很冷,所以你还是先去公共浴场洗个澡吧。」

    「说得也是……而且身上的泥巴不洗掉,换上另一套衣服也还是会弄脏。」

    「阿尔洁姆,※◆■▼@#%&+¥……」

    「咦?啊、好、我知道了。」

    工房老板突然用精灵语跟阿尔洁姆说话,阿尔洁姆于是反射性地以法连语回答。

    由于老板说话很快,宏一时之间没听清楚,所以并没有察觉老板用精灵语对阿尔洁姆做出指示。

    如果他有察觉到的话,也许就能预料到之后的发展了。但此时的他正硬逼着自己恢复正常,对于刚哪那个事件的恐惧还存留在心里,所以此刻他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工房老板故意不让宏察觉到他的指示,脸上露出心怀不轨的奸诈笑容。看来他并不晓得宏的女性恐惧症有多么严重。

    对于工房老板及宏的异状,阿尔洁姆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注意到。

    ☆

    「刚刚这一撞还真惨呢……」

    宏一边努力地将卡在头发里的泥块洗掉,一边忍不住碎碎念。

    刚才的状况,最后是以脸部埋进胸部里的形式遭到阿尔洁姆压倒在地,但老实说,他在精神上并没有余裕去享受那份触感。

    虽然这是不可抗力,并且过失出在阿尔洁姆身上,但被一个不太熟悉的女生做出这种类似变态的行为,老实说,事后的反应才可怕。对于宏本身来说,他完全没有想要好好感受胸部的念头,但周遭的人依然有可能误以为他有那样的想法。

    比起跌倒受到的伤害,想到事后可能发生的状况,就让他恐惧得全身发抖,所以他刚刚隔了好一阵子才站起身来。虽然心里急着想立刻站起来,但身体就是不听话。

    如果当事人换成达也,他一定会不慌不忙地站起来,然后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吧。

    若是雷奥德的话,肯定完全不动如山。

    如果换做亚文殿下,他一定会把握这份幸运,好好地享受,然后帅气地扶阿尔洁姆起来吧。

    一般来说反应最有趣的,应该就属马克了吧。

    「怎么还是洗不掉啊……」

    要把黏在靠近头皮处的泥块全部冲洗掉,真的很不容易。不知是不是因为毛细现象的关系,这些泥巴怎么样都冲不掉。洗发精又刚好用完了,原本他是打算今天要制作的。

    洗了三次头发之后,流下的水里才总算没有泥巴混在里面。

    男生的短发都已经这么难洗了,更何况是阿尔洁姆那头长发,一定要花更多的时间吧——宏在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之后,便发觉大事不妙。

    他突然察觉到,借由这三天的相处,已牢记在心的那名少女的气息,正在往浴室这里逼近。

    「这是怎么回事?」

    宽敞的公共浴场由于充满蒸气,视野完全受到遮蔽,但宏确实感觉到阿尔洁姆的气息朝着自己逼近。

    不祥的预感渐渐在宏的心里升起。

    昨天跟前天是借用了阿尔帖·欧尔帖姆村落族长的浴室,所以对宏而言,今天是第一次使用公共浴场,因此他并不晓得公共浴场的机制。

    由于当初挖井时冒出高温的热水,便直接把这个地方做成浴场,也就是温泉,而且是※源泉挂流温泉。(编注:直接从温泉源头流入浴槽的方式,溢出的水并不会循环利用,因此始终保有天然的疗效,数量也较为稀少。)

    至于其他用途的蓄水池,则是有波咩果很理所当然地浮在水面上。

    顺带一提,把泡澡文化传入精灵族的,就是那位到法连学习制作药水后,回归乡里的精灵。在他把这种文化带回来之前,精灵虽然有冲澡的文化,却没有泡澡的习惯。

    「温泉」这个字眼,不断地挑起宏不祥的预感。

    说到温泉,又是秘汤,男女混浴可说一点都不稀奇。再加上一把年纪的工房老板又不晓得对阿尔洁姆教唆了什么事情,而阿尔洁姆在进入这栋建筑物之前,就直接跑去跟附近人家借用换洗衣物,所以宏没能跟她询问这间浴场的注意事项。

    虽然阿尔洁姆说要去借衣服穿,但以她的体型,一般精灵的衣服她穿得下吗?宏在心里不禁浮现出这个疑问。

    当时因为继续深究这个问题也很可怕,所以宏并没有再思考下去。但现在冷静地仔细想想,连自己都已经花这么多时间才洗掉身上的脏污了,其实当时阿尔洁姆不应该自己去借,而是应该请人家把衣服送过来,然后趁这段时间好好说明这间浴场的注意事项才对。他到现在才发现这个盲点。

    想到这里,宏立刻慌张地把飘到别处的思绪拉回来,然后按照常理做出结论。他所得出的结论就是,不管怎么想都觉得——

    「我该不会是被陷害了吧?」

    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这个村子里的年长精灵,他们的内在大多跟一般乡下的欧吉桑、欧巴桑没两样,而且还特别喜欢黄色笑话。如果只是这样倒还好,与他们谈话之后就能发现,像这种并非随便笑笑就能了事的恶作剧,这里很多老人家都能够稀松平常地做出来呢。

    再加上这里几乎没有与阿尔洁姆同年代的年轻男子,因此阿尔洁姆在这方面的羞耻心也尚未成熟,这一点让人印象十分深刻。

    当初她被拯救时,胸前衣服遭到扯破,因此害羞地将胸部遮掩起来。那是因为在应该穿着服装的情况下,露出了不该露的地方,所以她才感到害羞。这与被人家看到裸体的羞耻心又稍微有点不同。

    不……说不定这个村子的精灵,对于在人前袒裎相见,原本就不怎么抗拒?

    不管怎么说,要面对裸露的女人,对宏来说是非常要命的。

    「看来我还是早点出去比较好……」

    难得有泡温泉的机会,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继续再这里泡下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从阿尔洁姆的性格来看,因为是她自己撞倒人家的,所以她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拿出来消遣宏才对。但是春菜、真琴及澪要是知道这件事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而且,若在目前这种状况下发生什么事的话,就算宏是单纯的被害者,一般还是会认为是男方的错。

    「身上的泥巴都洗掉了,我还是战术性撤退吧……」

    为了保险起见,宏再次冲洗完一次身体后,便打算赶快离开温泉。此时他探察了一下阿尔洁姆的气息……

    「你已经洗好了吗?」

    「呜啊啊啊!?」

    没想到阿尔洁姆居然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宏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吓得跳起来。他原本以为阿尔洁姆会从另一边绕过来,所以应该不会这么快出现,此时的他完全就是遭到突袭的窘态。

    为何阿尔洁姆此时已经站在宏的身后了呢?答案很简单。

    更衣处的角落,有个专门让女生进出的小门,阿尔洁姆就是从那里进入浴场对宏发动袭击的。

    「阿、阿尔洁姆小姐,你不去女汤没关系吗?」

    宏将全身朝向与阿尔洁姆不同的方向,缓慢地往更衣处逃去,同时为了保险起见,他也向阿尔洁姆做进一步确认。

    由于阿尔洁姆的声音是从背后传来,所以目前阿尔洁姆那副会让男人流口水的裸体,完全没有进入宏的视野当中。

    「这里的澡堂是混浴呀。」

    「果然是混浴啊……」

    听到阿尔洁姆的回答,宏忍不住抱头懊恼。

    事实上,这个村子里有两间温泉公众浴场,另一间浴场就是男女分开的。所以,若想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其实只要到另一间去就可以了。但宏根本连这里有温泉都不晓得,所以当然也不会知道还有另一间澡堂,完全避无可避。

    「以这个时间来看,你应该才刚洗好身体吧,你不进池子里泡一下没关系吗?」

    「等没人的时候我再来慢慢泡。」

    「你这样会感冒耶?」

    「我的身体可是出了名的强壮,反倒是你才应该快点洗完,进去泡澡吧?」

    「那我们就一起泡吧。」

    该说是预料中的事吗?阿尔洁姆在这方面似乎真的没什么羞耻心。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害臊,也没有遮遮掩掩,就这样大方地袒露凹凸有致的身材站在宏的面前。

    宏当然没有看到她裸着身子的模样。

    「至少对法连的人族来说,若非情侣或是夫妻,一般是不会光着身子跟其他异性一同泡澡的。」

    「这样啊?」

    「是啊。在人族的城市泡澡时,若不多加小心的话,就算被男人侵犯也没得抱怨呢。」

    「这样啊,以后我会小心的。」

    阿尔洁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依然没有要多加留意的样子,就这样靠到水龙头边,打算清洗身体及头发。

    不知她是没有意会到宏所说的含意,还是因为这里是精灵的村子,并非人族的世界,所以她依然一副天真又无防备的模样。从她散发着尚未正式接受性教育的氛围来看,对于「被男人侵犯」这句话,她可能并没有真的理解。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

    阿尔洁姆对于宏的叮咛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基于文化不同的关系,所以宏会排斥混浴这件事,她倒是能够接受。察觉到阿尔洁姆并没有要强迫他之后,宏便打算要逃离现场,而且他始终都没有把视线转向阿尔洁姆。

    然而不巧的是,当他们两人开始议论混浴的话题时,从更衣处那里可以隐约听见春菜及澪的声音。虽然声音小到只有宏的超强耳力才听得到,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们现在正打算要进来洗澡。

    如果在这里撞见的话,宏刚刚所担心的事情就有可能成为现实。

    春菜倒还好,真琴与澪这种事情可是毫不留情面的。真琴现在和达也因为其他事情,正在向别人请教森林巨人、哥布林以及仙子的村落所在位置,所以应该不会在这种时候闯进澡堂才对,不过澪在场的话,结果也是大同小异。

    对于即将有可能发生的残酷景象,宏的背部窜过一阵寒意,就在他想要赶快逃离这里时,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啊!」

    阿尔洁姆不知为何脚一滑,整个人朝着宏的背后扑了过去。

    而且,从原本两人移动的方向来看,应该是背对背地碰撞才对,但不晓得她是怎么跌的,就在两人要撞在一起的时候,阿尔洁姆突然改变方向,整个将胸部压在宏的背上。

    「哇啊!!」

    对于突如其来的冲击,宏反射性地站稳脚步,于是阿尔洁姆那柔软的胸部就直接触碰到了宏的身体。

    一般男人遇到这种可以合法碰触全裸女体的状况,都会相当开心,而目前这种十之八九都会归咎在男方的性骚扰案例中,男性总会心想「反正都要被误会,那就趁机好好享受这份触感吧」。但是目前宏的症状并没有好转到有办法及时行乐、享受当下的这份美好。

    宏好不容易拼了命扛着可能遭到社会抹杀的风险,才拯救了阿尔洁姆,结果他居然又反射性地将人家推开,导致引发了对他而言的第二场悲剧。

    「呜哇!!」

    「呀啊啊!」

    在潮湿易滑又难以行走的澡堂里,有人快要跌倒而扑到自己身上,此时若把对方推开,便极有可能导致两个人一起跌倒。

    再加上阿尔洁姆拥有诱发幸运色狼的体质,在这种状况下,肯定会以不合常理的方式跌倒。

    宏立刻就精彩地实现了这个法则。

    「呜啊啊~」

    当他打算把阿尔洁姆推开时,整个人的方向改变,于是在强大撞击声的伴随下,他的后脑用力地撞到了地板。

    而阿尔洁姆则是以完全无视物理法则的形式扑倒在宏的身上。

    与刚刚在登窑工房不一样的地方是,两人此时都一丝不挂。虽说这是一场意外,但对宏来说,除了记忆及自我都还处于模糊阶段的幼儿期以外,这是他生平第一次与异性全裸相拥在一起。

    如果这个场景出现在漫画及游戏里,依据作品不同,此时可能就会转换场景,暗示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然后轻轻带过。根据不同情况,也有可能直接进入儿童不宜的画面。

    但是,这次的男主角是宏。

    在他利用阿尔洁姆的无知及无防备而乘人之危前,他必须先与自己反射性的恐惧进行一场激烈的对抗。

    「噫!!」

    宏至今一直拼命地将视线移开,试图避免看到阿尔洁姆的裸体。他这么做并非基于羞耻心或是体贴,而是由于自己的恐惧。

    但就在此刻,他终于在无法避免的情况下目击了一切,因此忍不住放声大叫。

    经他这么一叫,又再次引发了新的悲剧。

    「怎么了!?」

    「师父、你没事吧!?」

    听到宏的惨叫声,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的春菜及澪走了进来。

    她们从这间澡堂的构造就看出这里是混浴了吧,只见两人十分自然地走了进来。而且可能是察觉到里面除了阿尔洁姆及宏以外没有其他外人的关系,所以才会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吧。

    「哇啊!!」

    见到春菜和澪现身,宏又叫得更大声了。

    此时,春菜已大致理解了整个事发状况。

    「阿尔洁姆小姐,你站得起来吗?」

    「咦?啊,应该可以!」

    「那你赶快从宏的身上离开!」

    「呃,好!」

    见到春菜以紧张急迫的表情做出如此要求,阿尔洁姆立刻紧张地想要站起来。

    但在这种状况下,人只要一慌张,大概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阿尔洁姆因为过度惊慌地站起身子,结果太用力起身,反而往反方向倒了过去。

    春菜见状,立刻上前要扶她,结果成为了下一个牺牲者。

    「哇哇哇!」

    「小心!」

    由于双方之间有段距离,因此春菜没能完全阻止阿尔洁姆摔倒。

    春菜抓住阿尔洁姆的一只手,总算是没有让她的头撞到地板,但是她的身体几乎已横躺在地面上了。

    而且因为事发突然,被一把拉住的阿尔洁姆在情急之下,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某样东西,不过她自己并没有察觉到。

    在这种状况下,她其实也没有几样东西可以抓。

    几乎全裸的春菜并没有被阿尔洁姆抓住的感觉,那么此时答案就非常明显了——

    「春姊!你的浴巾,浴巾!!」

    「咦?」

    听到澪如此喊道,春菜往下看看自己的身体,同时也下意识地往宏的脸上看去。

    从阿尔洁姆这一连串摔倒的动作,原本包在春菜身上的浴巾已掉落到浴场的地板上,她那凹凸有致又兼具优美感,让男人望眼欲穿却又不敢出手的美妙裸体,有如刻意要让宏看到一般,完全展露无遗。

    金黄色的长发、胸型完美又丰满的乳房,以及好像稍微施力就能折断的健美小蛮腰。从腰部到臀部的线条,除了散发着母性之外,还带着曲线美——由于春菜与阿尔洁姆同时具有这些共同点,因此平时有没有细心保养,就可以明显看出差异……澪在一旁如此心想。

    但是,此时的春菜却无暇去顾及自己被看光的事情。

    只有恋人才能目睹的刺激景象,就这样硬生生展露在自己面前——宏终于无法承受内心的恐惧,张着眼睛便直接昏倒在地。

    「澪!你赶快换衣服去叫男生过来!」

    「我、我知道了!」

    春菜硬是把阿尔洁姆拉起,然后拉高嗓音对澪做出指示。

    由于宏的状况看起来实在很糟,此时的春菜根本没时间感到羞耻。

    同样察觉到大事不妙的澪,在听从春菜的指示后,穿了最简单的衣服,便立刻往村子里冲去。

    幸好宏两腿中间的重要部位刚好被阿尔洁姆带在身上的毛巾给遮住,才得以避免春菜在见到宏的小弟弟后惊慌失措的情况发生。

    假如宏也全身赤裸裸地被春菜她们看个精光的话,此时的混乱状况应该无法就此平息吧。

    在澪去找人过来帮忙之前,春菜与阿尔洁姆赶紧把自己的衣服穿上。

    即便是对裸体抱持开放态度的阿尔洁姆,若在一堆穿着衣服的人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裸着身子,她也会感到不好意思,所以此时的她也老老实实地迅速把衣服穿上。

    经过这起事件之后,春菜便把「绝对不能让宏与阿尔洁姆单独行动」这件事情,牢牢记在脑海里。

    ☆

    「原来如此。对我们这些局外人来说,听到这种事情还真是有趣呢。想必这村子里的老人家,见到事情如愿进展,应该感到很满足吧。」

    「虽然对宏来说可能是一场灾难,但他都看到两位性感美少女的裸体了,所以我对他倒是不怎么同情就是了。」

    「要是把这件事情散布到网路上,一定会得到许多『去死吧』或是『小弟弟断掉』之类的回应。不过对我们当事者而言可是一点都不有趣,而且在那之前,我们应该先去关心一下遭到陷害而失去意识的那位仁兄才对……」

    宏至今仍昏迷不醒。听完这一连串事件的说明之后,达也与真琴发表了这样的感想。

    「当时在现场的我们,可是一点都不觉得好玩呢。」

    「我当然知道。如果我也在场的话,大概也说不出这么悠哉的话吧。尤其是春菜,不仅被牵扯进来,害自己裸体的样子被看光,还不得不帮忙善后,你算是最倒霉的了。」

    「那些都无所谓啦,只不过每次发生这种状况,我就会担心他到底有没有问题……」

    「都已经发生这种事情了,裸体被看光的女生还反过来为自己担心,光是这点,大家就会把宏当成是『现充』了吧。」

    「如果换做是其他的情况,我应该也会叫那个男生『去死吧』才对。不过宏是自己的伙伴,加上他的情况特殊,所以就算是开玩笑,我也不会对他说出这种话。」

    与之前蕾娜的事件一样,年长的两人与春菜的关心程度,果然还是有落差。

    先不论大家谈论的内容,见春菜由衷感到担心的模样,可见有没有在现场,感受真的差很多。

    「所以阿宏目前的状况如何?」

    「他现在跟上次遇到女杀手时一样,好像做恶梦般不断地呻吟。」

    「虽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他每次都这样,还真惨耶。」

    「就是说啊。」

    「虽然这种事情急也没用,但还是希望师父能早日克服……」

    只要一发生状况,宏立刻就会呈现这种状态,对此,达也与真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种事情澪已经不知听过多少遍了,看来她对宏的症状也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虽然大家没有要责怪宏的意思,但之前在满是女生的工房里生活了好几个月,都没有发生任何状况,为何偏偏出外旅行时,就一直被卷进那方面的意外呢?

    大家的心里可能都在想这个问题。

    「总之,我觉得这次的事件,应该要好好教训一下村子里的人才对。」

    「这话是什么意思?」

    「从阿尔洁姆的说词听起来,好像是工房的负责人明知道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还故意唆使阿尔洁姆去做的。」

    听到春菜的说明,达也一副非常认同的表情。见到达也如此理解的模样,反倒是提出意见的春菜面露惊讶。

    「不是啦,是因为我爷爷的故乡那里,有很多老人家都很爱这种恶怍剧,所以乡下的老爷爷、老婆婆都让我有这种感觉啦。」

    「……原来如此。」

    听到达也这么一说,春菜也相当认同他的看法。

    那些老人家故意去恶整对「性」还不太有观念的阿尔洁姆,大概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做很开心。至于为何会挑上宏,一定是见到他刻意与女性保持距离,认为若让阿尔洁姆接近宏,他的反应一定会很有趣吧。

    对那些老人家来说,要怪就要怪宏自己,是他让人家有机可乘的。

    「要教训那些性格恶劣的老人家,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呢~」

    「而且对方的人数还相当多。」

    「嗯……」

    听到达也与澪这么一说,春菜不由得发出呻吟。

    老实说,要去对年纪比自己大上数百岁的长者说教,就算是春菜,也已超过了她的能力范围。就算问题不是出在年龄差距,春菜的人生经验终究还是太少了,而且对方到时可能会以「文化差异」做为借口。从这几点看来,最后很有可能会被老人家耍得团团转。

    「要教训他们,方法多得是吧。」

    「哦哦?」

    「真琴姊,具体来说呢?」

    「有哪些米饭料理是这个村子里没有的啊?」

    「原来如此。」

    听到真琴的回答,达也立刻理解她要说什么。

    光是昨天的蛋包饭就已经引起如此大的骚动了,要是故意端出这里没有的料理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等到他们按捺不住,肯定就会自动举白旗投降了。

    然后再趁这个机会好好对他们说教一番,也算是小小的报仇了。

    「总之,这里好像没有牛丼呢。因为这里牛肉很少,也没有酱油。同理可证,只要有用到酱油的丼饭,这里应该都没有才对。」

    春菜一边回想昨天指导阿尔洁姆做蛋包饭时,对于精灵村落的食材所进行的了解,一边回答。

    补充说明一下,精灵们也有吃牛肉,或是近似牛肉的肉类。

    「其他还有什么吗?」

    「咖哩饭肯定没有。我没有看到他们在用香料。」

    「原来如此。」

    「还有就是,虽然就他们现有的材料可以制作焗饭,但他们好像没有做来吃的样子。我也没看过他们有在蒸东西,所以这里大概也没有粽子。」

    这么一想还挺多的。

    把春菜所观察到的状况全部统整之后就能发现,像是丼饭或是直接在米饭上进行调味的料理,在这里都挺少见的,应该说几乎没有。相反地,跟米饭一起搭配食用的菜色,除了使用酱油及味噌来调味的料理之外,能够想到的菜色这里大概都有。

    只不过,他们不会想到把蛋煎成蛋皮,肉类基本上也是直接煎来吃,整体来说与法连的饮食文化算是大同小异。

    「还有,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们好像连炊饭都没有呢。」

    「不不不,从他们拥有的调味料种类来看,没有炊饭也不令人意外啊。」

    「啊,对哦。煮炊饭时也要用到酱油跟高汤呢……」

    「就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即使他们会利用鸟骨、盐、河鱼鱼骨以及菇类熬制高汤,并加以熬煮成杂烩粥,但就是没有炊饭啊。」

    见到春菜犹如恍然大悟般喃喃自语,其他人忍不住苦笑。

    「所以今天要先用哪道料理进攻?」

    「这个嘛……达也,你之前说你想吃牛丼对吧?」

    「没错!」

    「那就来煮牛丼吧!」

    听到春菜这么说,达也不禁露出满面笑容。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达也想要吃的米饭料理全都吃得到,所以他的身心状况非常好。

    「那我就先用牛肉较好的部位来做顶级牛丼,达也跟真琴去把阿尔洁姆叫来,稍微教育一下她的性知识。」

    「……这种事情要由我们来做哦?」

    「如果故意避开性的话题,可能会对宏同学造成危险,既无法指望这个村子里的老人家,我也没有空。若要澪或是宏同学自己去跟她谈这种事情也很奇怪。」

    「……说得也是。的确是这样没错……」

    对于春菜略显困扰的回答,达也不禁喃喃道。

    再说,春菜自己也不清楚这种露骨的话题能够谈论到什么程度。

    「啊,不过我先警告你们哦……」

    「怎么样?」

    「绝对不可以跟她提BL,或是一般社会上认为是变态的话题哦。」

    「才不会咧。而且我说真琴啊,男人可是没有※801穴那种器官的哦。」(编注:BL文化中的一种虚构器官,位于男性的生殖器与肛门之间。)

    「这、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好不好!」

    对于达也严厉的吐槽,真琴有点结结巴巴地回答。

    虽然她以前曾经画过这方面的同人志,但这种基本常识她倒是还有。

    从各种微妙的证据可以看出,自从被澪揭发自己的腐女身分之后,在性的话题方面,真琴还是没什么信用价值。

    最致命的原因,就是她把宏与达也拿来男男配的关系吧。之前她曾因为这件事而面临惨痛的遭遇,因此她自己也很努力不往那方面胡思乱想,但难免还是会克制不住。毕竟人类就是这样。

    就算其他成员对这方面的兴趣再怎么宽容与理解,像真琴这样把一起行动的伙伴拿来男男配,也难怪大家会无法容忍。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所以真琴,你要是利用对方的无知或是纯洁,趁机想要把人家拉进自己的圈子里,这样的行为就跟耍弄阿尔洁姆,并对她性骚扰的那些老头们没两样呢。所以你要注意一点哦!」

    「我知道啦……」

    不用达也提醒,关于这方面的事情,真琴自己也很清楚。

    再说这种兴趣,若非清楚理解社会一般的常识,以及拥有正确的性知识,再出于个人的自由意志来选择进入腐女的世界,就不会有什么乐趣可言。

    虽然每个人的看法不同,不过至少对真琴来说,具备了正确的性知识之后,再来享受这种悖德感才有趣。

    话虽如此,但真琴还是时常会希望有志同道合的对象,可以一起大聊腐女的话题。之前她在乌鲁斯当冒险者时,曾经利用非主流的异类份子会用来侦测同类的那种感应能力,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相谈甚欢。但自从离开乌鲁斯之后,她就没有对象可以聊了。

    春菜虽然也会唱动漫歌曲,但在这种特殊癖好方面,她还算是正常。虽然她也会看漫画,但还不至于沉迷到被归类为宅女的程度。偶尔和女生们聊到这种话题时,也只是大概略懂单字的意思而已。

    澪由于成长背景的关系,她把多到用不完的时间都投入到御宅族的兴趣嗜好上,但对BL倒是一窍不通。因此,要她拿达也与宏来谈论腐女方面的话题,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从一般的角度来看,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机会去谈论腐女的话题,也难怪大家会怀疑真琴打算拉拢阿尔洁姆到腐女的圈子里。虽然难免会遭到怀疑,但是真琴已经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法了,所以她才不会特地去唆使阿尔洁姆这个未成年的孩子呢。

    「再说,我就算不特地拉拢阿尔洁姆,仙子那边也有满多具有这方面倾向的女生,所以我去那边拉人还比较快呢。」

    「仙子那边居然有跟你兴趣相投的人哦……所以刚刚你们偷偷摸摸在谈的,就是这方面的话题是吧……」

    「你少瞧不起腐女了。再说,达也你为什么会知道801穴这个词啊?」

    「因为我老婆有朋友是腐女啊。她曾经跑来当面问我『男生真的没有801穴吗?』这种问题……」

    见到达也与真琴两人持续着难以言喻的对话,春菜在一旁露出苦笑,并决定先去准备今天的晚餐。

    「春姊!我明天要吃咖哩——」

    「了解!」

    「我这就去叫阿尔洁姆过来。春姊,你要煮得香喷喷哦~」

    「嗯,你路上小心。」

    目送澪出门后,春菜便开始准备烹煮自己所能想到的最顶级牛丼。

    结果到了隔天,那些精灵老爹们终于受不了香味的诱惑而屈服于春菜,认真地听她说教。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为你一网打尽!
12345678901.003572400357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