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精灵之森篇 第二话1234567890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这位大姊,你还真会喝哪。」

    「就是说啊。再来一杯吧!」

    「把酒通通拿过来!」

    这场欢迎会,阿尔帖·欧尔帖姆的大人全员参加,场面相当热闹。

    随便放眼望去就有五百人,现场总人数应该超过千人。这些精灵们正四处围着营火,拿着浊酒不断地狂饮。

    这些人当中,很明显有几十名哥布林及森林巨人掺杂在其中,场面可说相当混杂。

    被这些酒鬼抓住的真琴,应该说是开心地自愿加入战局的她,将女酒豪的功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一瓶一瓶地把酒给干光。

    真琴每喝完一杯,便会在精灵们的赞赏加油声中,高兴地嚼着下酒菜,然后又毫不犹豫地干光下一杯。

    「呜哇、呜哇、呜哇……」

    「真琴小姐真的没问题吗……」

    「她可是名符其实的酒国女英雄,所以不会有事的啦。」

    不知是因为制法的缘故,还是不同世界的关系,没想到这里的浊酒浓度还挺高的。达也一边小口啜饮着浊酒,一边惊愕地做出评论。

    实际上,当达也喝完一杯酒时,真琴已经干完三杯了,但是她依然口齿清晰、举止正常,完全无法想像她会喝挂。

    「不好意思让你们看到我们族人这么丢脸的一面……」

    「我们也差不多,所以你不用放在心上。」

    见到阿尔洁姆一副感到很丢脸的模样,达也苦笑地回答。

    事实上,被这些族人们当成饮酒作乐的借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话说回来,精灵与哥布林还有森林巨人一起在星空下喝酒狂欢,这幅景象感觉还真奇怪耶。」

    「会吗?」

    「因为一般在我们的印象里,哥布林与精灵、矮人之间,大概都是处于不共载天之仇的关系。」

    「就是说啊。还有森林巨人也是,他们给人的印象也是不太会和其他种族做交流。不过他们不和别人做交流的理由,和精灵不太一样就是了。」

    「这道炖菜真好吃。」

    宏这群人把一般人族社会对异种族所抱持的印象告诉阿尔洁姆。澪则是在一旁认真地吃着自己的食物。

    实际上,这个世界的人族对异种族所抱持的印象,跟宏这群日本人所抱持的印象并没有相差太多。而且来到城市里的异种族给人的感觉,也和一般典型的形象没有相差太远。

    即使与真实形象有点出入,最多也只是像岱雷丝那种程度的偏差而已,因此对于精灵族的实际状况,在实际来到这里之前,还真是完全无法想像呢。

    「就是你们这些人救了洁姆是吗?」

    就在一行人与阿尔洁姆进行异种族间的交流时,哥布林及森林巨人拿着酒瓶前来向他们搭话。

    「应该算是吧?」

    「不过硬要说的话,其实你是为了木材才跑去突击的吧……」

    「为了木材,有什么不好?」

    受到达也的吐槽,宏认真地反驳。

    话虽如此,最初他们的确是为了解救阿尔洁姆才跑去的,所以说是他们救的也没有错。

    「岱雷丝离开故乡后,整个村子就只剩洁姆一个年轻女孩了。」

    「光是想到她都还没有享受青春年华就这样丢了性命,我们就十分着急。」

    「至于猎人树,第一次见到这种树的人,如果在单独行动时遭到这棵树的突袭,大概都逃不过它的魔爪……」

    「就是说啊。而且现场只留下树的残骸跟洁姆使用的弓箭而已吧?看到的人不紧张才怪呢。」

    听到哥布林及森林巨人的这番说词,旁边的精灵们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见到这些人的态度,宏一边苦笑一边啃着像是鸡腿的肉块。

    老实说,宏正在吃的这块肉,以及上面所淋的酱汁都不晓得是什么来历,但是这个辣味酱汁却相当美味。这道料理不仅适合拿来下酒,也非常适合做为主菜,好吃到让人白饭一碗接一碗。

    一般用来当正餐兼下酒菜而烧烤的肉类,多半都是鸟肉或是兔肉,另外也会加入数量不算多的鹿肉、山猪肉,或是熊肉一起料理。由于寄生虫实在是很可怕,因此这些生物全部都要煮熟才能食用。

    「哥贝久先生、佛雷登先生,这次让你们操心了。」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

    阿尔洁姆低头向哥布林及森林巨人道歉,两人眯着眼睛如此回答。

    不用说也知道,哥贝久是哥布林,佛雷登则是森林巨人。这三个种族虽然外型迥异,在性格上却都没什么不同,这点倒是很有趣。

    「不过,你那时候为什么要到外面去啊?」

    「当时我是要去西边的村子,和那里的精灵讨论事情。因为下星期我就要去雷内德做第一次的交易。」

    「原来如此,你要去请教人家如何在人类的城市里进行交涉,以及交涉的方法之类的是吧。」

    「没错。原本负责这个职务的岱雷丝姊,在还没交接前就到城里去了,所以在我得到许可能够前往外面之前,都是拜托西边村子的精灵负责。」

    「其他人难道都不去吗?」

    「『探索外面的世界』是年轻人的使命——在这样的原则下,一向都是由每个世代的年轻人掮负起这个职责。」

    看来精灵的社会里也有许多规定呢。既然如此,那就尽早发出许可,与其叫年轻人去学习,不如直接让他们习惯那里的生活还比较有效。不过这样的作法对精灵们来说,可能会觉得年纪还太小,不适合用这样的方式。

    顺带一提,岱雷丝也是属于不到百岁的年轻精灵,但阿尔洁姆的年纪只有岱雷丝的一半。

    在精灵的社会未满五十岁之人,在日本就像是国三的年纪。虽说精灵族正面临少子高龄化,但身旁的大人对这些孩子也有点过度保护。

    「虽然表面上是这样说,但其实是因为一旦放老人家出去之后,他们就不回来了。」

    「啊?」

    「是因为迷路的关系吗?」

    听到这个意想不到的理由,宏与春菜露出一副「怎么会这样?」的表情反问。

    达也似乎已经知道原因为何,因此一边苦笑一边啜饮手上的酒。

    澪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专心地烤着盐烧河鱼。

    「如果只是迷路倒还好,大部分的情况都是因为憧憬大都会的生活,所以那些老人家就把原本应该带回村子里的东西直接带走,从此音讯全无。」

    「………通常好像是年轻人才会做这种事……」

    「就是说啊。一般来说,舍弃乡下的生活跑去都市发展,算是年轻人的特权呢……」

    「在偏僻的乡村住了几百年,大概就会想要寻求刺激吧。」

    「老人家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没关系吗?」听到阿尔洁姆说出令人想要如此吐槽的话语,一行人不知该如何反应。由于游戏里的精灵并非这副德性,因此想要吐槽的点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放他们自由也没关系吧?」

    「让老年人在外头闲晃,这件事我没办法认同。」

    「哥贝久说得没错,老人家就应该要留在村子里指导年轻人才对。」

    「而且老人家要是离开了,村子的人口就会快速流失。西南边的精灵村落就是因为人口大量外移而遭到废村的命运。」

    对于哥贝久与佛雷登的回答,阿尔洁姆又再补充说明。

    精灵的村落原本就已经面临少子高龄化了,如果这时候老人家又一口气出走,后果将会如何呢?

    答案就是人口将快速流失。而且就一般来说,精灵到了七百岁还在工作,算是很正常的现象,因此老人家要是离开了,生产能力也会急遽下降,如此一来将会无法维持整个村子的运作。

    与日本的农村一样,精灵们也以不同的形式面临相同的问题。

    「看来每个地方都面临少子高龄化的问题呢。」

    「就是说啊。不过我们哥布林原本寿命就不长,加上孩子又生得多,所以没有这种问题就是了。」

    「顺带一提,哥贝久已经超过一百岁了呢。哥布林通常都只活到三十岁左右,所以这家伙已经算是怪物了。」

    「我才不是怪物呢。我是透过阿朗温大人的力量,进化成长老级哥布林的。」

    看来这个世界的哥布林,状况也挺复杂的。

    「原来如此。」宏、春菜以及达也认真地倾听着。

    真琴则是依然一边豪迈地干杯,一边与精灵们热络地聊天。

    另一方面,对于哥布林的事情没有兴趣的澪,则是吃着烤青椒及红萝卜,虽然吃的食物改变了,但仍是不断地专心吃着。

    「对了,为什么大家都用法连语来交谈啊?」

    「我说你啊,你知道这个村子里一共有多少种族在这里出入吗?」

    「除了偶尔会来访的人族之外,全部一共有四个不同种族在这里交流呢。如果统一使用其中一个种族的语言,那么其他种族一定会不高兴。」

    「而且因为口腔构造的关系,虽然我们能说人族的语言,但是要说精灵语及哥布林语就有点困难。」

    对于宏的提问,哥贝久及佛雷登做了一个似懂非懂的回答。

    他们的口音很重,除了「阿尔洁姆」以外,其他的发音听起来都会变成「哥被揍」或是「佛雷当」,但是就表达沟通的观点来说,这样的口音并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

    顺带一提,四个种族当中唯一还没登场的是仙子,他们今天似乎没有参加这场宴会。

    「也就是说,岱雷丝和阿尔洁姆她们之所以发音这么标准,是因为她们负责对外交涉的工作是吗?」

    「是啊。出去和人交涉,如果发音不标准的话就麻烦了。」

    正所谓入境随俗。阿尔洁姆以理所当然的表情如此说着。一行人见状,不由得带着微笑望着她。

    另外,大家在谈话的时候,澪仍然在一旁专心品尝烟熏起司。看来她是不想问太多有的没的,以免破坏心目中对精灵们抱持的形象吧。她这样的反应也算是一种自我防卫。

    「不过话说回来,阿尔洁姆小姐好像都称岱雷丝小姐为『姊姊』,所以你们是姊妹吗?」

    「我们的确是有血缘关系,但并不是亲姊妹。只不过,从小她就一直看着我长大,所以感觉就像是真的姊姊一样。不过,没想到各位都晓得岱雷丝姊姊啊。」

    「这么说来,岱雷丝小姐所说的『阿尔洁姆』就是你啰……」

    最初见面时没机会询问,因此他们想要趁这机会做进一步的确认。就在此时,真琴跟其他人聚在一起比赛喝酒的地方,突然一阵骚动。

    「嗯?那边怎么突然变这么热闹?」

    「啊!那是……!」

    「那是名酒『矮人杀手』耶!」

    哥贝久与佛雷登一边说着令人不安的酒名,一边做出夸张的反应。

    见到他们的反应,一行人大概可以料想得到这应该是非常烈的酒。

    「请问『矮人杀手』是什么样的酒?」

    「它是将拉斯麦制成的酒蒸馏到不能再蒸馏为止,浓度非常高,是专门给人家喝醉用的。」

    「它的酒精浓度非常高,光是把瓶盖打开靠近火源就能够引发火势,以前还有矮人还没喝完一瓶就直接挂掉了,是种非常烈的酒。」

    「这种酒听起来还真危险呢……」

    「可是真琴看起来正在大口猛灌呢……」

    就如达也所说,真琴正和十人左右的精灵互相斟酒、对饮这瓶已超越米酒的等级,简直已算是纯酒精的液体。把这种酒当成危险物品看待的春菜,见到真琴狂饮的模样,也不由得感到惊吓。

    精灵们还喝不到二杯就一个一个倒下,真琴却已足足喝了四杯。从她今天喝的量来看,的确会让人开始担心是不是该对她喊停了。

    「我去叫她不要再喝了。」

    「你们不用担心啦,通常这瓶酒一出场,宴会很快就会结束了。」

    「是啊是啊。不过没想到居然有人这么厉害,可以把一整瓶酒喝光呢。」

    「而且还是这么小只的姑娘……」

    哥贝久与佛雷登以非常惊讶的口吻,针对真琴互相谈论着。

    以人族的平均身高来看,真琴算是小个子。除了哥布林之外,在场的所有种族身高都在一七○公分以上,因此在现场的成人里面,真琴可以算是身材最娇小的女生了。

    这么娇小的真琴,居然能够不停地豪饮矮人连一瓶都喝不完的烈酒,而且意识清醒、言行举止也依旧正常。对此,哥贝久他们会感到惊讶也是正常的。

    「我还是比较喜欢涂上酱油的烤玉米。」

    「澪,你也吃太多了吧……」

    澪一副与我无关的态度,自顾自地啃着烤玉米。对于她的这番感想,达也忍不住傻眼地吐槽。

    不管怎么说,这群日本人还是和平常一样我行我素。

    ☆

    「早安——……」

    隔天早上,睡眼惺忪的真琴从精灵们提供的客房走出来,见到春菜准备的早餐后,立刻张大眼睛,睡意全消。

    此时其他成员早已就座准备用餐,真琴没有理会大家,自顾自地匆忙坐到自己的托盘前,安静地等待白饭上桌。

    「早安,真琴小姐。我已经准备好白饭、味噌汤、以及海苔、烤鱼与小菜,蛋的部分你想要怎么吃?是要吃玉子烧?荷包蛋?还是鸡蛋拌饭?」

    「我要鸡蛋拌饭!」

    见到真琴完全没有宿醉的模样,春菜一边苦笑,一边盛饭,然后把鸡蛋、柴鱼片、酱油这一套组合递给真琴。

    见到真琴预料中的反应,其他成员纷纷露出笑容。

    「真琴小姐,你吃纳豆吗?」

    「嗯。可是今天就不吃了。因为今天是吃鸡蛋拌饭。」

    「是吗?我知道了。」

    听到真琴的回覆,春菜点头回应,并开始准备自己的餐点。

    大家并没有刻意要配合,但所有人都选择鸡蛋拌饭,果然日本人就是日本人。

    顺带一提,每个人包括饭碗在内的所有餐具,都是之前在工房时,大家和宏一起制作的个人专属餐具。

    「你们居然直接吃生蛋啊?」

    「这些蛋已经消毒过了,所以不会有问题。」

    「我指的不是这个啦。」

    见到这群人把生蛋放到饭上,然后与酱油一起搅拌,哥贝久与佛雷登以惊讶的表情吐槽。

    阿尔洁姆对于这样的吃法也感到很惊讶。

    「我们的故乡有着吃生食的文化,对于食物要如何处理、如何食用才安全,这方面已经有百年以上文化经验的累积,所以生食的吃法大都已经确立了。」

    宏将酱油、鸡蛋与白饭彻底搅拌均匀,一边说一边露出仿佛吃到美食的表情,扒了一口饭到嘴里。

    「春姊、我还要再来一碗。还有,我中午要吃蛋包饭。」

    「嗯、知道了。」

    澪搭配着调味海苔享用第二碗白饭,并向春菜预约中午的菜色。

    这群人得知可以获得白米之后,立刻就毫不客气地大口大口吃起白饭,这点表现得太明显了。

    「我也要再来一碗。还有,我要纳豆!」

    「好——!」

    「纳豆是指那个腐烂的豆子呗?」

    「虽然看起来腐烂了,但它其实是可以吃的哦。」

    看到真琴把酱汁、黄芥茉、葱花及酱油加到纳豆里仔细搅拌,接着毫不犹豫地放到饭上食用,哥贝久忍不住露出厌恶的表情。哥布林会这样子露出厌恶的表情还挺罕见的。

    「就这一点来说,要理解不同大陆的人还真是不容易啊。」

    「就是说啊。就算是同一个国家的人,也有人像我一样不吃纳豆呢。」

    「对啊。而且关西人有时还会把纳豆说成是腐败的豆子呢。」

    「关西人也不是全都不吃纳豆,也没有否定它的存在。我和我爸不太敢吃,但我妈和我姊都有在吃。」

    有没有食用纳豆这件事,比起个人的喜好,应该说受到文化的影响比较大。西日本原本产地就比较少,因此有很多人不喜欢吃也是没办法的事。虽然纳豆的营养价值的确很高,但并没有到「不敢吃就得遭到责备」的程度。

    就连同一个国家的人都这样,更何况别的国家,甚至是从根本上就完全不同的种族。就算他们无法接受,也没有理由责怪他们。反倒是像艾莉丝那样,把故意闹她而准备的纳豆毫无抗拒就吃掉,才真的是例外。

    「不过话说回来,澪,你最近真能吃呢。」

    「就是说啊。之前在法连时,你就已经满会吃了,离开那里之后,食量好像又增加了三成吧?」

    「我的发育期晚来了。」

    对于达也与宏的吐槽,澪用一句话就轻轻带过,接着又将第三碗饭以及第二片鱼干吃得干干净净。澪的身高还未超过一百五十公分,身材这么娇小,食量却如此之大,让人不禁怀疑吃进去的食物到底去了哪里。

    然而,从他们最近的活动内容以及运动量来看,吃这样的量是不可能会变胖的。

    「小孩子的食量大是好事呗。」

    「就是就是。」

    见到澪开心地大吃特吃,哥布林及森林巨人眯着眼睛点点头。

    「不过话说回来,这道卤菜还真好吃耶。」

    「对啊。这个黑色的酱汁是什么呗?」

    「那叫酱油,是我们故乡的调味料,是利用一种叫做『曲』的菌将大豆发酵制作的。」

    「大豆是呗。」

    三个种族兴味盎然地听着春菜的说明,看来他们很喜欢酱油。

    「那边那个汤,也是利用大豆发酵的产品制成的哦。」

    「这个汤也是呗。」

    「这些都跟拉斯麦很配,我很喜欢吃。」

    「没想到大豆发酵的食品有这么多啊……」

    「要不然我来教你们制作好了?」

    听到宏的这项提议,阿尔洁姆等人的眼睛立刻闪闪发光。

    他们的脸上明显写着——这些材料全都能够自给自足,只要学会如何制作,接下来要做多少都没有问题。

    「只不过,这次的味噌汤与卤菜所使用的高汤是用海鲜熬出来的,所以接下来还得从这附近的作物中,寻找能够用来熬制高汤的材料,进行改良才行呢。」

    「高汤是吧……」

    「那确实不太容易呗。」

    「根据使用材料的不同,味道也会跟着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呢。」

    听到春菜这么说,三个种族顿时陷入烦恼当中。不过从他们听得懂「高汤」一词来看,这里的人这方面的概念比法连要来得先进多了。

    宏一行人于是快速地用完餐,着手教导这些种族的事前准备。

    ☆

    「话说回来,昨天的菜色里有盐烧,这里是如何得到食盐的呢?」

    宏在指导精灵们汤品及卤菜所使用的高汤材料时,顺带提出心中的疑问。

    这座森林里有这么多的种族,大家还能正常地使用食盐,这点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如果附近有能够取得岩盐的洞窟之类的还说得过去,但放眼望去,并没有看到那种洞穴。

    就算他们外出进城,附近的城镇依然在森林里面,而且与以乌鲁斯为首的沿岸城市相比,食盐并不便宜,因此以精灵们带去以物易物的东西看来,应该无法交换太多食盐。

    从物价的问题以及所能携带的交换物品份量来看,盐应该不是透过以物易物而获得的。

    因此宏很自然地就会认为他们应该是利用某些方法来生产的,但是这附近的水源全部是淡水,就算凭他所拥有的知识,也完全想不出任何方法。

    「盐是从盐树的果实取得的。」

    「盐树一整年都会开花,是全年都会结果的植物。所以需要盐巴时,随手摘一颗果实,把水分煮干就可以了。一颗果实大概可以取得一百公克的食盐。」

    「只要有一棵盐树,大概就能够喂养一千人。这些树可是这附近村落的至宝呢。」

    不愧是异世界,还有这些奇特的植物。

    附加说明,直接舔盐树的盐巴,可以尝到有点像是水果的味道。不过吃起来再怎么有水果的味道,它毕竟还是盐巴。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里的村落最缺乏的就是娱乐与刺激。」

    「是啊,是啊。」

    饮用水、食盐、肉类、蔬菜全部都齐全,就没有什么理由要特地到外面去。

    因此,即使很少与外部接触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人类这种生物,一旦食衣住都不虞匮乏时,就会想要追求娱乐与刺激。更不用说居住在封闭的环境里,人际关系也局限于同样的小团体,如此一来更沉闷,更会想要找乐子。

    通常在这种环境之下,老人都会比较保守,但这附近的村落,特别是精灵族的长者,反而更加渴望刺激,更加向往外面的生活。可见整个村子是如此地强烈地渴求刺激,完全超乎旁人的想像。

    「昨天听你们说,想要离开村子到外面去的人,好像以老年人居多呢?」

    「是啊。」

    「那为什么岱雷丝会来到乌鲁斯呢?」

    「就在不久之前,话虽如此但其实也已经是二年前,当时阿朗温大人的神谕要我们派一名年轻人前往乌鲁斯。若用指名恐怕会引起争执,于是用抽签的方式,决定由岱雷丝姊姊担任这个职务。」

    听到「阿朗温的神谕」一词,一行人大概心里有谱。事情发展至今,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冥冥之中有神明在操控这一切。

    「昨天没有机会问,请问各位跟岱雷丝姊姊是什么关系呢?」

    「算是雇主跟见习生吧?」

    「算是吧。虽然之前发生了不少事情,不过目前就是这种关系。」

    「雇主……是吧?」

    「是啊。虽然只有指导她三个月左右,不过她已经学会调制咖哩粉、八级的各种药水、解毒药水还有一些调味料。她现在应该正在专心制作这些东西吧。」

    听到「药水」这个词,哥贝久与佛雷登特别有反应。

    补充说明,即使在精灵村落,对各种药水的称呼也是以法连为基准。理由非常简单,因为这个村里的药剂师,是在法连建国当时前往修行回来的该名精灵接班人。

    话虽如此,前去法连修行的该名精灵本身,也还不太能调制四级药水,而他在把自身的技术全部传承给现在的药剂师之前便往生了。因此,这个村子里能够顺利地生产出的药水,最高就只到六级药水。

    「那你有教她怎么调制药水吗?」

    「有啊。不过负责教她的是这家伙,也就是宏的弟子——澪。」

    「五级以下的药水,澪都有办法进行指导。」

    「五级是呗……」

    听到「五级」一词,哥贝久不由得露出怀疑之色。

    他的表情写着「看不出来宏跟澪是可以调制出高等级药水的药剂师」。

    「好了,先别管岱雷丝现在在做什么。」

    「就是说啊。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前去确认这里可以获得哪些材料来制作高汤,以及掌握阿朗温神殿目前的状况。」

    宏他们能够做出多高等级药水之类的事情,与现在要做的事情完全无关。

    现今最重要的是与吃饭直接相关的高汤问题,以及前往阿朗温神殿所需要知道的情报。

    「从你们的说词听起来,高汤好像有办法可以解决,所以接下来只要把材料收集过来实际试验看看就行了。至于神殿的部分,目前通往那里的道路状况如何?」

    「通往神殿正门的路上蔓延着肉食性的草类,很难走过去。」

    「神殿后面的路,则有猎人树及血狼出没,所以我不建议普通人走那条路。」

    「也就是说后面那条路还是能走?」

    「是啊,是啊。」

    从他们的嘴里,听到了不太乐观的情报。宏他们昨天有听到一些关于正面那条路上的肉食性草类的情报,所以已经大致了解状况了。不过没想到后面那条路也不怎么好走。

    宏以三发攻击便砍倒猎人树,但若从正面进攻,藤蔓及枝干施展的饱和攻击会非常麻烦。树本体由于根扎在地上,所以不会移动,因此,它会巧妙地拟态,精准地对敌人进行突袭。

    相较于其他的属性,树木比较怕火焰。然而就如同没有干燥的树木无法轻易燃烧一般,与斧刀比起来,火焰并不算是致命的弱点。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部位或属性可以称为弱点,而且正因为它是树木,所以比一般魔物还要坚韧,防御力也高,算是相当难对付的对手。至少用弓箭攻击是不会有什么成效的。

    血狼就如同它的名字般,是种拥有如血液般鲜红毛皮的巨狼。虽然是狼,却擅长像猫科一样利用攀爬树木进行全方位攻击。它拥有敏捷的动作及锐利的牙齿,一般的冒险者不到五秒就会成为它的食物。

    在战斗能力方面,血狼比毒狼要高好几个等级,而且它们一般都以至少十匹、有时甚至超过二十匹的群体行动,是非常危险的生物。而这次的情况下最麻烦的是,除了血狼之外,还要同时与猎人树战斗,可说相当棘手。

    猎人树虽然属于肉食性,但它主要的营养来源是猎物的魔力与体力,接着才是血液。

    另一方面,血狼就不用说了,它是专吃肉的生物,对于血液则没有太大的执着。更进一步来说,若血狼与猎人树正面交锋,大多是血狼会以狼海战术赢得胜利。

    而且基本上,猎人树要突袭血狼这种等级的魔物也非易事,当它发动突击时,血狼的狼群大概已经逃到射程范围外了。

    也就是说,从猎人树的观点来看,要把血狼当成猎物,可说非常没有效率。因此,不如帮助血狼狩猎,捡拾它们吃剩的猎物,这种作法还比较高明。

    「没想到有这么危险的生物在附近闲晃,这一带的村子还可以平安无事啊。」

    「那是因为我们有设结界。」

    「是啊是啊。若要比数目的话,我们哥布林也不会输给它们,而且森林巨人还是猎人树的天敌呗。再说,对方也没有笨到没事前来挑衅。」

    「原来如此。」

    对于猎人树而言,具有重量、强壮,又擅于使用斧头的矮人及森林巨人,是它们绝对不想碰到的生物。

    因为这些人即使被藤蔓束缚,依然能够突围到树干的部分,豪迈又强势地将它砍倒。不只是猎人树,对所有树木系魔物来说,没有比重量级的樵夫更可怕的对手了。

    「总之,神殿后面那条路就先不考虑。至于正面的路,还是先去确认一下比较好。」

    「为什么不考虑后面那条路呢?」

    「如果只有我们,从那条路通往神殿是无所谓啦,但是如此一来,对这附近的居民来说还是没有什么帮助啊。」

    「啊?」

    「神殿前面的正式道路开通后,对你们也比较方便吧?」

    对于这番意想不到的回答,所有人都惊讶地张大眼睛看向宏他们。

    「这种事情没什么好吃惊的。我们拿了这么多米回去,之后也要请你们指导法连的农业,这点小事没什么啦。」

    「这样反而是我们有点担当不起呢……」

    「别放在心上。只不过可能要花上一些时间,所以接下来又要在这里白吃白喝,真是不好意思啊。」

    「不用放在心上啦。这三年我们都大丰收。不管是这里还是我们的村子,再多个十几二十人吃饭也不会饿肚子呗。」

    双方在互相为对方着想的对话当中,决定了眼前的目标——总之先把神殿正面的通道给打通。

    「高汤的制程也已经教完了,接下来就去看一下神殿正面的那条路吧。」

    「就是说啊。光是用听的,还是没办法掌握状况。」

    「师父,要用除草剂吗?」

    「那也要等确认完之后再看看。而且这里的人也已经试过了。」

    大家一边讨论一边收拾完之后,着手做冒险的准备。

    不管做什么,都要先从了解现场状况开始。

    这群日本人依照一般执行计划的基本原则,首先确认状况。

    ☆

    「去!去!」

    「真琴、注意你后面!」

    「啊啊,真是的~真的很烦耶!!」

    「师父、春姊,我要发射火弓箭,你们先退到旁边!」

    一行人立刻启程出发前往阿朗温神殿,而正面那条路的状况确实非常棘手。

    「这些草也长太多了吧!」

    宏一边说着不算抱怨的话语,一边再次发动集团挑衅,吸引敌人的注意。

    他用左手的小刀将延伸过来的藤蔓割断,迅速往本体靠近,用镰刀一挥。

    大伙儿痛快地一刀一刀把这些不知名字的肉食草割下来。

    宏以外的成员并不晓得这个肉食草的正式名称是食人草。正如其名,是以人类为主食的肉食性植物,它会用藤蔓缠绕猎物全身,夺取体温,等到对方抵抗力变弱时,再将整个人吞进粗壮到可以称为「干」的茎部中的袋子里。这种捕食方式可说令人充满遐想。虽说主食是人类,但其实它们是凡肉类都吃的藤蔓植物。

    食人草最大的弱点就是,假设使用具有一定锐利程度的镰刀,只要一击便可把它们割下来。不仅食人草,凡是不被归类为树木系的植物系魔物,大部分都敌不过镰刀的攻击。尤其是藤蔓植物,只要在根部轻轻一割,就可以轻易地收拾它们。

    「我觉得!今后应该不怎么会用到!但镰刀的熟练度!一直不断在提升呢!」

    就在宏成为诱饵吸引食人草的注意时,春菜一边一刀一刀把食人草割下,一边抱怨。

    由于细剑不适合用来对付这种魔物,因此春菜跟宏他们借了备份的镰刀来使用。

    真琴也使用除草用镰刀解决它们。

    「差不多可以烧了,大家先退到旁边去!」

    在达也的号令下,宏把整丛食人草弹飞到远处,自己也立刻逃离现场,避免被火烧到。虽然就算被烧到也不会受伤,但如果因此使达也的魔法失效就麻烦了。

    「大地火焰!」

    一条极粗的带状业火横断整条道路,焚烧食人草。火焰以不至于延烧的热量将它们一口气烧个精光,瞬间压制前方五十公尺左右的距离。

    由于魔法性质的关系,在火焰燃烧路径以外的物体都不会受到影响,因此这个魔法非常适合使用在这种事上。

    「大哥,等魔法冷却时间结束之后,请你再施放一次。」

    「我知道。为了不受到干扰,你们去把隐身在草丛里的那些家伙也驱除掉。」

    「交给我吧!」

    宏他们听从达也的指示,快速地将藏在草丛里的食人草一一割除。

    澪则是专心地将灰烬收集起来。

    「话虽如此,我们已经重覆三次同样的作业,也只驱除密集地带的四分之一左右……」

    「而且它们的根都还留着,只要一下雨,就会瞬间长出来。」

    「……还真是白做工呢。」

    「就这种情况来看,得想想斩草除根的对策才行。」

    大伙一边同意真琴的意见,一边抱着「有割比没割好」的心态,继续努力地驱除魔物。

    这种感觉就与町内会举办的除草活动一样徒劳无功。

    虽然不这样做就没办法继续接下来的行动,但这些草怎么除都除不尽。才割完一头,另一头又长出来的情形也不罕见,白费工夫的程度难以用言语形容。

    而且町内会的拔草活动只要大略拔一拔就可以了,可是这里的只要留下一根,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他们绝对不允许因斩草未除根,而让它们复活的情形发生。

    「总之,再使用三次火焰攻击后,就收拾收拾暂时撤退吧。」

    「我也这么觉得。这些草并不是今明两天就能够清理完毕的。」

    「另外,我有点事情想要确认,所以想调查一下这附近的环境。你们可以陪我一下吗?」

    「没问题。不过不管怎样,先把眼前的工作做完再说吧。」

    大家听到宏的回答,纷纷点头同意,并继续进行与刚才相同的作业。

    等到最后一记大地火焰发射完毕,善后工作也完成时,太阳已横过了天顶,开始往西边落下。

    「春姊、你想要调查什么啊?」

    结束除草的回程上,一行人走进村子之后,澪向春菜问道。

    「我想要调查附近的地脉,以及瘴气对周遭环境的影响。这么长的时间以来都没有人前往神殿参拜,感觉那附近的环境应该会满吓人的。」

    「说得也是,这方面也应该要调查一下。」

    大伙儿点头赞同春菜的看法。出现这种现象,通常都与瘴气有关。

    「话说回来,那里长那么多肉食性草,它们不会营养不足吗?」

    「那些草也会行一般的光合作用。」

    「……这些家伙怎么这么难缠啊……」

    肉食性植物系魔物的麻烦之处就在这里。

    由于它们属于植物,因此在没有猎物的状况下,只要利用从地面吸收养分的方式,透过根部及阳光来补充营养即可,让人不禁怀疑既然如此何必特地去吃肉呢?

    因此,用阻断粮食的方法对付它们并没有什么功效。

    于是,他们在难以言喻的气氛中,回到精灵提供的暂用居所。

    ☆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果然还是要用除草剂吗?」

    「对付那种家伙,不能随随便便处理。」

    一行人在临时住处一边准备午餐,一边再次讨论起今后的方针。

    「师父,用除草剂果然没办法除掉它们是吗?」

    「要是随便洒能够除掉那些草的除草剂,那一片土地可能会变成荒芜之地。」

    「呜哇……」

    不愧是来路不明的肉食性植物,生命力及抵抗力都特别强。

    听到宏的回答,真琴与达也有如感到厌烦地发出叫声。

    「最糟的情况就是洒下药剂之后,只有食人草产生抗药性,结果其他的草类全部死光。」

    「用化学的方法也没用是吧……」

    「看起来不太行得通。」

    听到宏这么说,达也似乎也有点泄气。

    既然如此,那么最惨的情况,可能就是把食人草全部烧光,再把土翻起来尽可能地去除根部——就只能继续这种毫无成效可言的工作。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春菜把待会儿要当作蛋包饭附餐的汤品拿到火炉上煮,结束其他料理的事前准备后,加入大家的谈话。虽说是汤品,但其实比较接近炖菜,因此需要花上一些时间慢慢熬煮。

    「总之,我认为最好的方法还是『以植物攻植物』。」

    「这么做不会让情况变更糟吗?」

    「我们所要准备的草,最好是能够与食人草对战之后,双方都枯死;不然就是将食人草驱逐之后,它们也无法继续生存而自动毁灭。」

    「会不会双方在对战的过程中发生变异……」

    「如果这样了想下去,将会没完没了。」

    听到宏如此笃定地说,其他人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理由,只能陷入沉默。

    此时,宏有如乘胜追击般地继续说:

    「如果从生态系谈起,猎人树倒还好,但肉食性的草很明显就是外来种。因此从它们出现在那个地方来看,那边的生态系统大概早就已经不正常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春菜露出一副无法释怀的样子,其他人也同意她的看法。

    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对付方法。

    说到植物,尤其是蔓草类,只要留下一点根在泥土里,常常没过一会儿又会复活。就算直接去除土壤,也不见得有效。

    「虽然我不是很赞成,但是一直执着于这点也不是办法,之后再说吧。我已经了解你想要以草克草的方式了,那么你打算使用什么草?」

    「我打算现在开始制作。」

    「现在开始制作啊?而且你说『制作』是什么意思?」

    「只要把炼金术与农业的技术合在一起,就可以轻松地制作出一、二种种子了。」

    看来宏还是老样子,凡事都从零开始制作起。即使他们身在精灵的村落,所作所为还是和平常没两样。

    「只不过,就算将促成栽培之类的技能使用到极限,也至少要花上一星期才有办法制作完成,而且还得事先准备好花盆才行。所以这段时间,你们就各自去进行一些调查吧?」

    「了解。唉呀!我的料理不知道煮好了没呢?」

    对于宏的询问,春菜表示同意之后,便回到了厨房。

    她见到根茎类蔬菜炖煮得恰到好处,不由得露出笑容,接着开始制作蛋包饭里的鸡肉炒饭。

    「这里的味道闻起来好香哦。」

    「我们是来准备午餐给各位的,不过看来我们好像来晚了一步呢。」

    就在春菜做好料理并且分配给每一个人时,阿尔洁姆及杰德刚好带着成堆的食材过来。

    「你们不用操心我们吃饭的事情,我们有储存一大堆食材,而且还有优秀的厨师呢。」

    「春菜小姐、宏先生,还有澪小姐的厨艺都很好呢。」

    「这算是一般工匠的必备技能啦。」

    对于宏说出令人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答案,精灵们以诉说着「真的是这样吗?」的怀疑眼神望着他。

    一般来说,工匠不一定会料理,但是『幻想编年史』的工匠玩家至少都具备五十以上的熟练度,的确也可以说是必备技能。

    另外,阿尔洁姆之所以知道宏他们也会做料理,是因为他们在准备早餐时,阿尔洁姆也有去帮忙。

    顺带一提,碟子里的菜是出自春菜的手艺,味噌汤则是由澪所负责,而烤鱼以及端给哥贝久他们吃的玉子烧则是宏所做的。

    「那么,这是什么料理啊?」

    「这叫做蛋包饭,是我们国家的料理。」

    听到春菜的说明,两名精灵像是看见稀奇的东西般,不断地盯着料理看。

    西方料理代表之一的蛋包饭,事实上是起源于日本。

    仔细想想也对,以西方料理为主的欧洲饮食文化里,并没有太多米饭的料理。再说,会像如今的蛋包饭这样,将外国料理进行魔改造的,大概都是日本人。

    并且,春菜这次做的蛋包饭,并不是将软嫩的蛋包放在饭上,再用刀子划开的那种,而是将鸡肉炒饭用薄薄的蛋皮包起来的类型。这种基本的蛋包饭作法,算是很家常的料理方式。

    看来春菜在这里制作日本料理时,并不会端出一般店家那种讲究的料理,而是比较喜欢制作一般家庭会煮的纯朴风味。

    「如果你们两个还没吃,我可以帮你们准备哦?」

    「虽然你的这番话听起来很吸引人,但可惜我们已经吃过了……」

    「早知道这里有这么罕见又美味的料理,我就再忍耐一下好了。」

    「就是说啊……」

    无法品尝这道蛋包饭的两名精灵感到些许失望。他们尖尖的耳朵有点垂下来的样子,看起来更凸显了他们的落寞感。

    「要不然我教你们怎么做好了?」

    「真的吗!?」

    「用我们村子里的食材可以做出这道料理吗!?」

    「没问题。不过蕃茄酱不是由我负责,而是由宏同学或澪来负责制作的……」

    「我就一起把酱油跟蕃茄酱的制作方法教给你们吧。不过跟酱油的情形不一样,这个村子里也有跟蕃茄酱很像的现成调味料,所以对你们来说应该不会很难才对。」

    听到宏这么说,阿尔洁姆及杰德的眼睛立刻闪烁光芒。虽然他们是精灵,但终究抵挡不了食物的诱惑。

    「总之,我们赶快吃一吃吧。」

    「今天做了这么多没什么成效的单纯作业,我的肚子有够饿的。要是再等下去,我就要发飙了。」

    「就是这么回事,所以不好意思,那我先去吃饭了。」

    语毕,宏一行人便在两位精灵面前开始享用蛋包饭。

    见到他们大快朵颐的模样,两个精灵在一旁看得牙痒痒的。虽然并不饿,但看到别人在眼前津津有味地吃着罕见的食物,还是难免会流口水,这就是人性。

    「阿尔洁姆。我突然想到,假如请他们做一人份,然后我们两个一起分着吃不就好了吗?」

    「我刚刚也有想到这一点……」

    但现在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之后,春菜在晚餐时教导了阿尔洁姆蛋包饭的制作方法。阿尔洁姆借由在其他精灵面前展示这道厨艺,终于成功地报了中午时的一箭之仇。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为你一网打尽!
12345678901.002432600243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