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四卷 精灵之森篇 第零话1234567890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a8901566

    录入:a8901566

    修图:黑羽

    校对:化物语

    时间来到二月即将进入尾声的某一天早上。

    一大早天还没亮,东工房的所有成员便集合在乌鲁斯的东门这里。

    「那我们就出发了,蕾拉小姐,接下来工房就交给你管理了。」

    「没问题,一切就交给我吧。」

    达也展开外型看起来像厢型车的魔像马车,在坐上驾驶座之前,特地拜托蕾拉在他们外出的这段时间帮忙看顾工房。

    「岱雷丝、诺菈、费姆。凭你们的功力,现在接到的工作应该都有办法完成,所以你们就别担心,拿出自信、好好静下心来工作吧。」

    「诺菈的胆子才没有大到听你这么一说,就能够很有自信地工作呢。」

    「老实说直到现在,当我在调制八级的各种药水时,还是会出大纰漏,所以心里很不安……」

    在听到宏的勉励之后,岱雷丝及诺菈面露惊惶地抱怨着。至于费姆,则是不安到连一句抱怨的话都说不出来。

    由于至今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负责完成调制药水这种高难度的工作,所以大家难免会感到彷徨。而且目前每十到二十瓶的八级药水当中,就有一瓶是不良品,所以交货时还是会觉得担心。

    再加上市场对八级以下的药水需求量很大,因此没办法随随便便交差了事,这点也让她们害怕。

    八级药水主要使用在冒险者以及受重伤的人身上,因此若不小心让不良品流到市面上,很有可能会闹出人命,可说形成一股非常大的压力。

    「不管由谁来调合药水,难免会有失败的时候,所以只要时常备有充足的存量,以毫不畏惧的态度来面对就行了。况且梅莉莎小姐也不是那么严苛的人,如果真有不良品混在里面,在品管时也一定会发现,到时只要再拿良品去交换就没问题了。」

    「想得这么简单真的没问题吗?」

    「像之前春菜同学负责制作的时候,一开始我们还不太熟悉交货的流程,所以每次都有三、四瓶不良品混在里面。但对方也没有特别抱怨什么,只要在品管的阶段发现,然后拿良好的成品换掉就解决了。」

    「宏同学,你这样把人家过去的失败经验抖出来,真的是个很不好的习惯哦。」

    「我要举出实例,这样岱雷丝她们才会安心嘛。」

    岱雷丝和诺菈听了宏跟春菜的对话后,表情终于放松了不少。

    没想到连看似完美超人的春菜也曾经犯下自己会犯的错——岱雷丝两人在得知了这一点之后,多少觉得放心了

    「再说,是梅莉莎小姐自己拜托我来教你们两个技能。是她要让你们做事的,如果光是发生这点小纰漏就生气,因而让你们无法继续工作,这样度量也未免太小了吧。」

    「不过如果故意交出不良品,借此谋利的话,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你们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对吧?」

    「这种行为可以算是诈欺之类的犯罪,任谁做出这种事都绝对无法原谅。就我们的立场,对于会做出这种奸诈行为的人,我们也没办法照顾对方。」

    岱雷丝、诺菈、费姆三人闻言,以非常认真的神情不断地点头表示认同。

    她们三人之所以会感到不安,纯粹是因为制作出来的药水攸关人命,并非企图要做出诈欺这类狡猾的犯罪行为。

    「不出错当然是最好的,但若不犯错也就不会成长。最重要的是,对自己的错误要好好地道歉,诚实地予以应对。虽然有时也会遇到有些对象无法容忍出错的状况发生,但是梅莉莎小姐是个可以好好沟通的人。」

    「……我知道了,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不过话说回来,就是因为发现不良品后,还继续把它留在手边,所以在交货时才会不小心搞错,把不良品也一起交出去对吧?既然如此,一旦发现失败,就立刻就把它丢弃,这样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诺菈及岱雷丝在听完宏的训示之后,做好了心理准备,并且得出这样的结论。

    春菜听到了岱雷丝的意见,内心颇受打击。不过那两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老板,你一定得离开吗?」

    至今一直保持沉默的费姆,战战兢兢地开口问道。

    被蕾拉紧抱在腿上的莱姆,也一副泪眼汪汪的样子。

    「事实上,我应该要再指导你们一阵子比较好啦,但这样下去又会没完没了………」

    「虽然也不是非要在什么期限内把责任交给你们不可,但一直这样慢慢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做个明确的交接。」

    面对费姆的提问,宏与春菜带着有点悲伤又歉疚的表情,坚定地回答。

    听到这个早就心知肚明的答覆,莱姆将头埋进蕾拉的裙子里,努力忍住泪水。费姆也努力地咬牙忍住胸中的不安与寂寞。

    「……唉呀,我们又不是从此不再相见,每隔一、两个月,我们还是会回来工房一次啊。所以你们就带着笑容目送我们离开嘛。」

    始终站在后面没出声的真琴,见到宏及春菜在看到孩子们的反应后,说不出话来的模样,于是代替他们两人这么说。

    「大家一起工作、一起玩耍、一起吃饭,一两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所以,为了下次相逢时,大家都能骄傲地述说这段时间发生的经历,希望你们可以带着笑容跟我们说声『一路顺风』啊。」

    真琴看着费姆的眼睛,好好地讲道理给她听。

    此时,澪也从真琴的后面探出头来,带着如往常般没有表情的脸,从旁接着说道:

    「下次回来时,如果你们没有进步,我就要开始斯巴达教育哦。」

    听到澪的威胁,岱雷丝及诺菈的表情瞬间僵硬了起来。

    费姆也一瞬间忘了悲伤,表情立刻冻僵。

    她们曾经体验过一次澪的斯巴达教育,真的非常残酷。

    「这下你们应该就能笑着送我们离开了吧。」

    「就各方面来说,要笑着送你们离开是不可能的。」

    对于澪强人所难的话语,诺菈立刻这么回应。

    「好了,再这样拖拖拉拉下去就要耽误到时间了,那我们就出发啰。」

    「下下个月之前,我们一定会回来一次,到那之前要好好加油哦!」

    语毕,真琴及澪决定不再依依不舍,很干脆地就坐上了厢型车。

    春菜见状后,也跟着上车坐到后座的中间位子,接着达也坐上驾驶座,宏则坐上副驾驶座。

    「那我们就出发了。」

    「祝你们一路顺风。」

    「路上小心哦!」

    见到宏他们不再留恋,岱雷丝及诺菈也下定决心,努力挤出笑容回应。

    费姆虽然无法强颜欢笑,但还是拼命忍住了泪水。

    蕾拉则向宏他们一鞠躬,而莱姆到最后一刻为止还是无法正视宏一行人的离开。

    在这段不算短的共同生活时光中,大家早已变得像是家人一样。这群日本人留下了这些亲如家族的人们,乘着厢型车静静地出发了。

    「老板~!不要走啊~!」

    见到车子上路后,莱姆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流着眼泪放声大喊。

    「莱姆,现在必须忍耐才行。」

    「可是……可是……!」

    「你的情绪这么激动,老板他们看到之后,可能会因为担心你而受伤。所以只要再一下下就好了,就算再怎么伤心也一定要忍住。」

    蕾拉将啜泣的莱姆抱在怀里,温柔地轻抚她的背,并且解释给她听。

    莱姆于是抱着蕾拉大哭。费姆则是遵守母亲的教诲,努力地忍住不断满溢出来的寂寞与悲伤之情。

    「总之,我们先回工房去吧。」

    「要是一直站在这里,反而会让老板他们担心呢。」

    一行人于是踏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工房。

    「……一下子少了五个人,感觉工房变得好宽敞哦。」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毕竟这里平常一向都有很多人嘛。」

    工房因人数减少而一片空荡荡,岱雷丝及诺菈见到这幅景象,也不由得开始感到些许寂寞。不过她们两人毕竟比费姆及莱姆要来得见多识广,所以不至于难过到流泪的地步,但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和大家的生活紧密相连,所以要装做完全没事的样子是不可能的。

    连岱雷丝及诺菈都无法隐藏自己的心情了,更何况是费姆。尽管她再怎么独立坚强,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不可能维持平常心来看待这一切。见到工房变得如此冷清,她仍努力地克制不让泪水流出来。故作坚强的模样,看了还真是教人于心不忍呢。

    「……费姆,你可以不用再忍耐了。」

    「……费姆,你已经很努力了,现在就痛快地把悲伤一口气宣泄出来吧。」

    在一旁的岱雷丝及诺菈不忍心见到费姆强忍心痛,于是温柔地安慰她。

    被她们两人一劝,费姆的泪水终于再也无法克制地溃堤。

    「看来,往后的日子可不轻松呢。」

    「先别想以后的事了,总之先把眼前的工作努力做好再说吧。」

    岱雷丝及诺菈见到费姆及莱姆嚎啕大哭的模样,不禁感到有些茫然。而为了忘却寂寞与不安,她们俩决定先开始着手眼前的工作。

    顺带一提,在那之后,费姆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回复平时的模样,莱姆则是在五天之后才重舍笑容。两人都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平抚情绪。

    ☆

    「虽然我早已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道别时还是这么令人难受啊……」

    「俗话说,唯独哭泣的孩子与地方官员是有理也说不清的……」

    出发后的第一天晚上,一行人在位于多条道路交会处的一座规模较大的休息驿站过夜。宏与达也在男生房休息时,喃喃说道。

    他们这天停留的场所,是在塞尔那大街上走了约五分之一距离处的休息驿站。这条塞尔那大街连接着南部大街以及乌鲁斯两地。

    「看到莱姆哭丧着脸,真的非常让人于心不忍,但费姆故作坚强的模样,也同样让人心疼……」

    「就是说啊……」

    宏与达也回想起离别当时费姆及莱姆的身影,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王族的人基于公务及立场的关系,并没有前来送行。假设艾莉丝也来送别的话,场面一定更加令人感伤吧。

    因为从小就接受严格淑女教育的艾莉丝,一定会完美掩饰内心的寂寞,带着笑容替他们送行。

    虽然艾莉丝明知强颜欢笑会比依依不舍地送行更加直接地传达出内心的寂寞与悲伤,但她还是只能选择用这种态度来道别。

    「虽然我觉得她们应该不会有事,但还是有点担心,不知她们能否振作起来……」

    「可是,我们没办法等到费姆及莱姆长大,与其花费时间继续留在那里照顾她们,还不如直接把责任交给她们,让她们独当一面比较好。」

    「说得也是……」

    虽然照顾莱姆她们到现在还不满半年的时间,但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度过,难免会产生感情。

    只不过相处了几个月,而且彼此都知道他们不会离开太久,莱姆她们就已经伤心成这样了,要是再待久一点,道别时一定会更加伤心难过吧。

    「不过话说回来,我在想啊……」

    「什么事?」

    「如果她们回到工房之后,立刻就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那也会让人满受打击的吧?」

    「不会啦!她们又不是猫……」

    听到达也这么说,宏立刻全力否定。

    话虽如此,他也没有自信可以断定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不过,她们要是伤心太久,那也挺让人担心的。希望她们至少明天或后天就能恢复。」

    「就是说啊。」

    两人聊到这里时,突然有人敲门。

    「宏同学,达也,我们去吃饭吧!」

    房门的另一端传来春菜清晰的嗓音。

    「啊!对喔。」

    「明天也要很早出门,我们还是早点去吃晚饭吧。」

    宏与达也回应了春菜之后,拿了包包离开房间。

    此时真琴及澪早已在食堂等着,真琴的面前还放着喝光的酒瓶。

    见到这幅景象,宏、达也与春菜一边苦笑,一边就座,并且开始点餐。

    「不过没想到我们今天只走了这么一点点距离呢。」

    「就是说啊。」

    春菜回想着比原定计划还要落后许多的行程,如此说道。对于春菜的感想,宏表示认同。

    以厢型车的速度来估算,到达南部大街前的这段路程,应该可以跑上一半的距离才对,但实际上他们却只走了两成左右。

    虽然这趟旅行并不赶时间,但从第一天开始,他们的行程就整个落后。

    「这附近的交通流量很大,在不熟悉路况之下,也没办法开太快嘛。再说,一般马车走最短的路程也要两天才能到达卡鲁萨斯,我们只花了半天就抵达,所以你就别太苛求了。」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

    春菜一边同意达也的反驳,一边思考着也许应该修正一下行走的路线比较好。

    比起行经主要街道,若是绕远路改走一般人比较少走的村庄及城镇,就能尽情驰骋,说不定可以比较快到达南部大街。

    在进入南部大街之后,长途旅程才正式登场,所以应该想办法早点抵达那里才对。

    「话说回来,如果每次休息时,不要花那么多时间逛名产及特产,我们应该就能走更远一点才对。我的看法有错吗?」

    「啊~真是抱歉。」

    受到真琴的指责,春菜坦率地道歉。

    这天在经过卡鲁萨斯之后,他们共在三个地方稍作休息。每次休息时,春菜都花了将近一小时的时间,所以对于真琴的指责,她根本没有理由抱怨。而之所以在卡鲁萨斯只停留了一下子,是因为春菜以前曾经和艾莉丝一起待在那里四天左右,已经很仔细地逛过一遍了,所以如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新东西可以探索。

    「可是每到了休息站或是驿站,不都会想要仔细地逛逛商店或是轻食之类的吗?」

    「抱歉,我才不会逛得这么仔细呢。」

    「我也是。」

    对于春菜的理由,应该说是她的自我主张,真琴及澪毫不客气地予以否定。基本上,真琴除了在用餐时间以及点心时间以外,她只会在休息站或是驿站使用贩卖机而已。

    「澪在日本的时候,最后一次搭车长途旅行,是在刚上小学后不久吧……」

    达也露出难以形容的苦涩表情,向大家说明事情的缘由。

    由于澪有宿疾在身,因此她都无法参加长途旅行。

    但是她在刚上小学的时候,还有办法坐车当天往返邻近的县市。不过就在小学二年级结束时,由于得到了流行性感冒,宿疾开始恶化,导致她的体力不再能负担漫长车程。

    也就是说,对澪而言,连续多天搭车子旅行,可说是生平第一遭。

    「经你这么一说,以沿路找饭店投宿的方式整天坐车旅行,还真是生平第一次呢。」

    「既然是生平第一次,那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兴奋?」

    「因为沿路的风景都一样啊。」

    「也是啦,一路上都只有奇幻故事里的景色而已。」

    对这群日本人来说,在异世界生活了近半年之后,森林、平原及农田交替出现的风景,他们已经非常习惯了。

    所以缺乏旅行的兴奋心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话虽如此,才第一天而已,你们就抱怨路上的风景都差不多,那么等进入南部大街之后,你们应该会觉得更无聊吧?」

    「那条大街贯穿整个南部大森林地带,所以到时应该左右两边都只有森林吧。」

    光是想到放眼望去只有道路及森林的景象,达也与真琴就不由得烦闷了起来。对于负责驾驶的这两人来说,真的很不希望遇到一整路都是相同的景色,因为会让人失去距离感,以及迷失目前所在的位置。

    「哦?我们的饭来了,那些琐碎的事情就待会儿再谈。先吃饭吧!」

    「就是说啊。」

    「我肚子饿了。」

    见到店员将德洛那端上桌,宏如此提议。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赞同。

    另外,这个城镇的其他乡土料理也正陆陆续续端上桌,但应该不需要等到所有菜色都上完才开动。

    「这里果然离乌鲁斯有段距离,所以德洛那里面包的馅料也不一样呢。」

    「这道类似高丽菜卷的料理,在乌鲁斯也没看过呢。」

    「虽然外型看起来像高丽菜卷,但完全是不一样的东西。外面这片叶子不是高丽菜,里面包的肉馅好像是巨型蚱蜢的腿肉。」

    「从菜单上看来,这地方好像有很多巨型蚱蜢的料理呢。」

    于是,这群日本人便兴高采烈地一边谈论,一边将桌上的料理一扫而空。

    由他们的样子看来,把巨大蝗虫类的巨型蚱蜢当成主菜食用,对他们来说似乎不是什么问题。

    顺带一提,从年底开始食量就持续增加的澪,默默地狂吞了大量的料理。

    「这顿饭还挺好吃的。」

    「是啊。」

    「来到不同的地区,食物的味道也有些微的差异呢。」

    一行人很快地用完餐后,年少组便一边聊着品尝完料理的感想,一边回到房间去。

    达也与真琴似乎打算边喝酒边商量之后的路线,所以还留在食堂里。

    「不知道明天可以吃到什么美味的料理呢?」

    「春姊,如果有发现什么好吃的料理,我们再自己做做看。」

    「那当然。」

    刚刚在吃饭前,春菜还嚷嚷着说希望能再多走一点路程,但由她现在与澪的对话看来,似乎已把赶路的事情完全抛在脑后了。

    结果隔天也是重覆相同的模式,一行人最后一共花了将近一星期的时间才到达南部大街。

    ☆

    「明天终于可以抵达岱雷丝故乡的入口处了。」

    此时一行人已离开乌鲁斯十天,同时已进入南部大街三天之久了。

    一行人在离岱雷丝所说的休息驿站还要四个小时以上车程的地方过夜,达也一边叹息一边念念有词。

    南部大街的宽度,大约是地球上一般单向车道四线道这么宽,它的规模比原先想像中还要来得大。

    这条街道比法连国内几乎所有的街道都要来得宽敞,在路上行走时,一小时一定能见到十位数以上的徒步者或是搭乘马车的旅人。行驶在路上时,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依照驾驶速度分道行驶,也多亏于此,宏一行人才得以一口气加快车速,在这三天内就赶了不少路。

    不实际走走看,还真会忍不住怀疑「这条路真的有需要盖得这么大条吗?」但一路上,跟魔像马车一样快速行驶的交通工具其实还满多的。从其交通量及速度差来看,若这条路没有这么宽,大家在移动时就无法保持距离分道行驶,如此一来将会非常危险。

    如此庞大的规模,光是建设及维持道路就是一大工程了。完全无法想像要花多少年在森林里进行开拓,才能打造成今天的模样。

    街道沿途有许多小规模的休息驿站,每个休息驿站都设有慰灵碑。由此可知,在建造这条道路的工程中,一定花了相当长的时间且牺牲了非常多条人命。

    建造这条街道的总指挥官,也必定拥有土木方面的特殊技能吧。

    由于交通量庞大,这条路上共有三座大型休息驿站。但每座休息驿站能容纳的人数都不到十万人,表示这座森林并没有开发到那么大的范围。从每个休息驿站都有慰灵碑来看,可见开垦这座森林的过程一定历经艰辛。

    但是,尽管交通量庞大,跟日本大都市里的全向十字路口比起来,这里的交通密度还是低得多,因此即使车速来到八十公里左右,也几乎不会撞到人或是发生车祸意外。

    「没想到这里比想像中还要远呢~」

    「虽然你讲得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其实有一半的原因都出在你身上呢。」

    在路程中耽搁了这么多的时间,春菜仍说得好像跟自己无关的样子。对此,达也在一旁无力地吐槽她。

    一行人在抵达南部大街之前,每次休息时,春菜都会花上将近一小时的时间逛市场,到处采买。

    有时候遇到喜欢的料理,她甚至会当场请人家教她作法。若遇到这种情况,休息时间就不只一个小时了。

    「不过也不全都是春菜同学的缘故嘛。」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路上突然冒出盗贼团,把他们一口气全撞倒时,我还挺害怕的呢。」

    「那些人也不用故意冲到我们刚起步的车子前面啊……」

    听到宏说的话,达也不禁露出苦闷的表情。

    由于路途中突然袭来尿意,所以一行人就找了个适当的地方停下车子上厕所。如厕完毕,车子才刚上路没多久,就有三十人左右的盗贼团跑出来突袭,将厢型车团团包围。

    由于盗贼是在车子刚踩油门用力加速时冲出来的,所以达也当然来不及踩煞车,于是大约五名左右的盗贼连同马儿,就直接被撞倒在地。

    盗贼团对于厢型车的加速性能及巡航速度判断错误,完全没有想到车子会以无法停止的速度直接冲撞上来,使得他们要闪避或是停下车子都没有办法,就这样一个一个被车子撞飞。

    不过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台厢型车具有防止冲撞的机能,如果自己的车子比对方轻,车子就会自动从原本的路线上移往安全的位置,避免遭到撞击,反之亦然。也因为有此机能,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才不致造成人员伤亡,要不然这次应该会有好几具凄惨的尸体倒在路上吧。

    宏一行人停车的那附近原本就时常有盗贼出没,所以知道路况的老手一般都不会在这里停下来休息。

    想当然耳,国家及领主都有定期驱除盗贼,但盗贼这种群体不管再怎么驱除,还是会不断出现。因此行经这条路线的生意人为了自保,基本上都不会停下来休息,而是一路行驶过去。

    「趁着别人的车子还在加速时,挡住对方的去路,借此制造混乱——好像是那群盗贼常用的手法。」

    「这种做法真的很危险耶。」

    「基本上那个集团都是走投无路的人聚集在一起,所以他们根本就无视人命吧?」

    听到宏这么说,达也的表情变得更加苦涩。

    事实上,当车子要启动时,突然被盗贼挡住去路,一般人大概都会立刻停下来。因为马匹互撞之后,可能会对双方造成致命的伤害,如此一来,反而更难逃命。

    盗贼之所以不锁定正在疾驶中的对象,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这种做法,自己百分之百一定会受到伤害,所以他们才不会去做这种事呢。

    「幸好这里是法连,而且对方是盗贼。」

    「是啊。如果在日本,我们现在就是肇事逃逸了……」

    「下场肯定是吊销驾照……」

    达也及真琴回想当时的事故,对于他们这次能够幸运躲过一劫,心里满是感恩之情。

    这里原本就没有驾照的制度,加上对方又是犯罪者,是属于没有人权可言的盗贼,而且车子突围时并没有造成双方的死伤,所以不至于造成什么问题。但假设是发生在日本的话,就算没有人员死伤,光是肇事逃逸就足以构成被逮捕的理由了。

    「在到达南部大街之后,我们好像也有一次撞到鹿对吧?」

    「像那种野生动物不管再怎么注意也很难预防。」

    对于澪的这句话,驾驶组非常认真地点头表示认同。

    南部大街贯穿整座大森林,所以野生动物或魔物会从一旁突然冒出来是很正常的事。因此每个月都有多起马车与野生动物或是魔物对撞的事故发生。

    即使说几乎没发生什么事故,也不可能真的一件都没有。

    「话虽如此,不过最糟糕的还是今天在路上遇到的坑洞吧。」

    「路上很多马车之类的都被塞在那附近呢。」

    「不知道那个坑洞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今天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可以完全阻断南部大街的大坑洞。其他地方也有一些凹陷,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那个超大的坑洞上,因此大家都不怎么在乎其他的小凹洞。

    结果宏他们未成年组的三人,花了约两小时的时间来填平坑洞,并且重新将路面铺好。但不管是进行填补作业的那三个人,还是在那段时间负责警戒周围的达也,都没有余力去收集情报,因此最后还是不晓得造成这些坑洞的原因。

    「就我所得到的情报,好像是区域头目等级的魔物出没,那些坑洞是在对付那只魔物时造成的损害。」

    「是哦?是什么样的魔物?」

    「好像是布莱摩德的样子。」

    听到是布莱摩德造成的,所有人都颇为认同。

    就区域头目来说,布莱摩德的实力是中间等级,它会胡乱使用大地系的攻击魔法,算是不太好对付的魔物。它除了拥有像穿山甲般的甲壳之外,还会使用大地系的防御强化魔法,因此要以物理攻击来对付它,可说相当不容易。

    但是,身为动物系区域头目的宿命便是——只要用氧化回圈让它缺氧,它就会毫无招架之力地倒下。

    「也就是说,那个大坑洞是布莱摩德使用重力重踏时所造成的啰?」

    「其他的小洞大概因为使用了大地尖钉或是坠穴吧。」

    宏及达也回想起布莱摩德的攻击模式,推测出造成路上这些坑洞的大致原因。

    布莱摩德在游戏里的攻击力并没有强大到可以造成地形的变化,但在这个世界里似乎并非如此。

    「以路面的损害情况来看,应该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对决。」

    「说不定当时并没有多少能够使用魔法的人参加战斗。」

    春菜及澪回想路面的状况,从旁插嘴说道。可以想见当时路面受到多大的毁损,所幸这条路位在森林里,所以修复工作还算顺利,如果发生在山路上,很有可能无法修缮。

    宏目前所具备的土木技能,并没有办法轻易将土石流所压坏的道路给修复好。

    「总之,连路面都遭到如此严重的毁损,可想而知路上的那些生意人大概也有人因此而牺牲吧。这方面的状况如何?」

    「似乎有一支小型商队遭到突袭而被歼灭。除了跑出来传令的那名年轻人以外,目前还无法确认有无生还者。」

    「那还真是悲惨啊……」

    「顺带一提,那场讨伐是在我们到达最近的城镇之前一小时结束的,当时我们并没有停在那个城镇休息,所以才没有得到相关情报。」

    「也就是说,塞在坑洞前的那些人是以为讨伐结束后就可以顺利通行,所以才在那里等着啊?」

    「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吧?」

    达也听完真琴打听来的情报后,不由得发出错愕的声音。

    不过对于没有事先收集情报就草草上路的这群日本人来说,他们也没有资格去取笑塞在坑洞前的那些商队。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都会里开车的人太小看下雪的日子,直接用一般的轮胎上路,结果卡在雪地当中动弹不得。」

    「澪,我是可以理解你的这个比喻啦,但是你这样会连带骂到我们自己,所以你还是别这样说好了。」

    「我们的情况,简直像是连天气预报都没看就直接冲去下大雪地区的游客,更糟糕好不好。」

    「呜!」

    听到澪这么严厉的指责,所有人的表情顿时僵硬了起来。

    虽然不管事前知不知情,他们都还是会花时间留在那里填补坑洞,所以就结果来说都是一样。不过就算如此,身为冒险者还做出如此轻忽大意之举,这一点依然无法否认。

    「总之,明天就能到达目的地附近了,所以今天吃完饭后,大家就好好休息吧。」

    「对啊。今天为了填补那些坑洞,还真是累死人了呢。」

    对于宏的提议,春菜立刻表示赞同。

    考虑到明天抵达的时间,实际踏入精灵森林里,应该要等到后天了。能够留宿在比较像样的旅馆恢复体力,也只剩下今晚跟明晚了,所以希望能把握这两天好好地恢复疲劳。

    「不晓得这个城市的特产是什么?」

    「昨天是昆虫类,希望今天能来个兽肉或是淡水鱼。」

    「对啊。」

    东工房这一群人关注的事物大都是美食,这一天最后还是以食物的话题做为结束。

    ☆

    另一方面,在工房这边,此时做完工作的费姆她们,正一边喝茶一边谈论着宏一行人的现状。

    「老板他们也差不多到达南部大街了吧?」

    「以那台魔像马车的速度来看,说不定已经到达目的地附近了呢。」

    「可是老板他们那种人,一定会绕到其他地方去做别的事情吧。」

    「反正只要能够顺利到达目的地就好了,不管是绕到别的地方还是直奔目标,都无所谓……」

    「岱雷丝,你在担心什么事情吗?」

    「我已经尽量把能够成为路标的东西都告诉老板了,但若非熟悉森林的人,应该没办法辨识里面的路标……」

    「也就是说,他们可能会迷路啰?」

    「是啊。」

    大伙儿谈到这里,突然陷入一片沉默。

    「……不过我觉得老板他们就算迷了路,也不会怎么样。」

    「……老板他们那种人,就算直接在那里自给自足,永远住下去也一点都不奇怪呢。」

    「……就是说啊。那里是个适合陆上生物生存的环境,所以老板他们不可能没办法在那里生存的。」

    于是这些员工就这样,全体一致地做出「老板们就算迷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结论。

    「只不过,如果搞错入口,那么就算花上一个月,可能还是到达不了目的地,这点比较令人担心。」

    「如果真的搞错,只要经过不断地尝试,我想一定还是会找到的。」

    「毕竟那群人可是老板他们呢。」

    诺菈及费姆立刻就否定了岱雷丝的担忧。

    就这样,宏一行人完全得到了自己人的信赖,不过相信的理由有点奇怪就是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为你一网打尽!
12345678901.001800600180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