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法连篇 后日谈之二

「今天也累死人了呢〜」

「站在原地不动,又会冷得直发抖……」

今年即将步入尾声,再过几天就是除夕了。

贫民窟的土壤改良可说是大规模的工程。今天的土木作业告一段落后,东工房的几个见习生纷纷摩擦著冰冷的手掌,急急忙忙回到工房。

身兼首席弟子以及得意助手的澪,等土壤改良的工程步上轨道,就肩负起改装工房房间的工作,并未参与今天的作业。除了实际上的需要,还能顺便训练澪的木工技能。

「回来啦?洗澡水已经放好了。」

「太好了,谢谢〜」

众人向细心体贴的达也道了声谢,旋即抓起干净的衣服冲向浴室。

当所有人的身影消失在浴室方向,达也的视线才落在迟了几秒钟进入工房的宏身上。

「怎么,你今天也休息啦?」

「太阳就快下山了,而且土木工程的相关作业也大致完成了,暂时不需要我留在现场监工。」

土壤改良的计画已经进入尾声。

幸好受到污染的土壤只有五公分深的表层土,在贫民窟的居民与来自四面八方的土木工程师同心协力之下,已经随着老旧建筑物的拆除作业悉数刮除。

至于污土的后续处理,则是由宏和澪负责主导,再加上城里有空的魔法师、坊间帮得上忙的有力人士,以及阿尔费米娜神殿的神官共同参与,在刮除后的数日大功告成。如今净化过的土壤已经移回原处,准备开发成农地。

这一连串的大工程少说也要三个月才能完成,然而因为人手和工具都十分充足,再加上拥有高级土木技能的宏现场监工,不到短短一个月就缴出了亮眼的成绩。

如果土木系的特殊技能『神之道』达到封顶,同样的工程大概只需要一个星期即可完成。游戏中有个名叫道尾康司的玩家具备最高等级的土木特殊技能,他曾经在其他玩家的面前展现一个星期完成多项工程的神技。不过其实本人只是个喜欢修路整地,一年到头随处可见的变态罢了。

「算了。话又说回来,阿宏——」

「嗯?」

「澪和其他见习生或许还说得过去,为什么连春菜也要参与土木作业?」

「因为她本人想要学习更高等级的裁缝技能,我认为趁早习得制造大师的技能应该对她有帮助。」

「制造大师?」

宏于是针对生产系职人极少被外界提起的必要因素,向大为讶异的达也解释。

「原来是这么回事。」

「现在明白了吧?」

「嗯。当初在进行游戏的时候,我一直不懂你为什么要求澪接下挑战土木系的剧情任务,如今总算恍然大悟。」

「其实就算没有那种技能,也可以靠意志力克服一切啦。」

宏说得没错,单就成功率、良品率以及作业时间而言,确实是意志力可以解决的问题。不过当所有的要素结合在一起,光凭意志力就不太行了。

「不管怎样,这种要求对春菜而言似乎太严苛了点。」

「大哥也这么认为吗?」

「嗯。我虽然具备自行采集材料的能力,制药技能却只勉强达到中级的三分之一而已。」

「裁缝跟制药和炼金不同,需要搭配其他系统的技能。」

宏的说法不无道理,达也只能点头称是。

「说到裁缝,让我想起了一件事。」

「灵丝吗?因为手边的纺织机无法加工,只能暂时堆放在仓库里面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一直没有动作。」

「纺织灵丝需要栖息于大灵峰四*合目以上的树木系魔物,或是用王者金属制成的纺织机,否则织不到一匹布就会产生故障。」(编注:日本的登山高度单位。)

「这么说来,那些丝卷倒是挺耐用的。」

「缠绕灵丝的丝卷跟加工灵布的纺织机还是有所不同。不过我在搅丝之前就已经针对丝卷做过相当程度的强化,否则卷不了多少就会断成两截。」

简直就跟钢索没什么两样嘛。这个问题若继续追究下去,恐怕一个小时也不够用,只见达也的脸上显露出些许不耐。灵丝的触感虽然没话说,加工的程序却异常繁复。

「高级素材都这么麻烦吗?」

「麻烦跟性能是呈正比的。」

「原来如此……」

宏的说词相当有说服力,达也打从心底表示同意。

「用不到的东西就暂时搁在一边吧。我刚刚接到王宫的消息,听说艾儿正在前往工房的路上。今晚可能会住在这里,所以我请蕾拉小姐替她准备了一间房间。」

这个消息来得过于突然,让宏顿时露出为难的神情。

现在已经是夜幕低垂的时刻,即使元旦后没几天就是艾儿的生日,但毕竟她还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实在不该在这种时间外出。

至于蕾拉则是受雇于工房的费姆的母亲,二十五岁的寡妇。

她是将七岁的费姆和五岁的莱姆这两个宝贝女儿,独力抚养长大的单亲妈妈。

在这个世界,十七、八岁的年轻妈妈随处可见。

「选在这种局势和这种时间外出?王宫的人居然肯放行。」

「据说是因为大环境突然改变,姬巫女的工作量大幅增加,出现了过劳的迹象。目前比较重要的工作已经大致完成,休息个三天也不成问题,所以才会临时造访工房,顺便转换一下心情。」

「原来如此。看来王宫中的生活也不好过,动不动就过劳。」

想起对方的生活环境,宏不禁频频点头。

目前王宫中的姬巫女就只有艾莉丝一人,没有其他替代人选。艾莲娜虽然也具备姬巫女的资质,然而中毒事件的后遗症,让她无法长时间主持仪式。而且新任姬巫女必须缴出像样的成绩单,大大小小的仪式与法会自然落在艾莉丝身上。偏偏艾莉丝又是个责任感强烈的少女,自然会落得过劳的下场。

「对了,真琴小姐怎么还没回来?」

「她刚刚也稍来讯息,好像是跟负责同一件任务的女冒险者很聊得来,今晚准备在外面喝个痛快。」

「原来如此,希望她到时可别嫌外面的菜色不好吃。」

真琴已经是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人了,没必要规束她的行动。这样一来,晚餐就省下了一人份的材料。

「大哥,你今天不出去喝两杯吗?」

「今天就算了,改天再找个机会出去小酌,顺便蒐集情报。」

「收到。反正真琴回来后一定会嚷着肚子饿,不如先想想艾儿比较喜欢的菜色吧。」

两人闲聊之际,蕾拉和莱姆从二楼走了下来。

「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嗯,辛苦妳了。」

「人家也有帮忙喔〜」

「真的吗?好乖喔〜」

莱姆挺起胸膛,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达也忍不住轻抚她的头表示嘉许。

宏虽然对蕾拉有所顾忌,面对莱姆的时候倒很正常。到底是因为莱姆只是个孩子,还是因为被归类为可爱的小动物?类似的臆测已经在工房的女性成员之间蔚为话题,宏却依然一无所知。

不过从宏对同样是个孩子的费姆也有所顾忌这点来判断,小动物显然是正确的答案。同样都被视为小动物的类型,艾莉丝却因为年纪和发育的因素造成宏有所压力,处境实在令人同情。

「那位公主殿下不知何时会大驾光临。」

凝视著早已漆黑一片的窗外,宏开始担心起离开王宫后也常常见面的艾莉丝。不过这是艾莉丝在宏一行人返回工房后的初次到访,也就是说她还未见过工房的新人。

「晚安。」

才想着艾莉丝,艾莉丝就来了。考量到时间的关系,艾莉丝似乎不是靠步行,而是透过传送魔法直接抵达工房。

「欢迎欢迎,怎么这么晚才来?」

「例行任务刚刚才结束,所以……」

「妳已经好久没到这来了呢,神殿的生活还习惯吧?」

「还好,不会太拘束,但还是这里比较自在。」

「妳还没洗澡吧?工房的女性成员正在浴室里面,进去凑热闹吧。」

发现艾莉丝的身躯微微颤抖,宏立刻做出提议。

她大概是在户外的仪式或净化结束后,立刻飞奔来工房的,连稍做休息暖暖身子的时间都没有。艾莉丝的笑容虽然灿烂,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好的。」

接受宏提议的艾莉丝从背包取出盥洗用品,并干脆地将剩下的行李丢给随侍在侧、因感觉到少女身分之高贵而战战兢兢伸出手的蕾拉,快步走向浴室。艾莉丝或许是习惯了这种场面,也可能是早已从他人口中得知新人的存在,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举手投足间却从容不迫,看不出丝毫生涩。宏只能微微苦笑,转身面对蕾拉和莱姆。

「蕾拉小姐,麻烦妳将艾儿的行李搬到房间。莱姆,妳也差不多该去洗澡了。」

「好〜」

「知道了。」

回应宏的话语后,神采奕奕的莱姆立刻朝着浴室冲去,甚至连换洗衣物都没准备。法连人都喜欢泡澡,莱姆也不例外。

贫民窟的生活拮据,泡澡更是不敢奢求的梦想。如今每天都可以泡温暖的洗澡水,享用前所未见的美味料理,对于来自贫民窟的成员,工房简直就是人间天堂。蕾拉和莱姆迄今仍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住在这里。

「瞧艾儿冷得直发抖的模样,似乎需要能让身体温暖起来的料理。」

「是啊,还要顺便矫正小鬼头们的偏食习惯。」

「这样的话,主菜还是以炖煮料理为主吧。干脆来做德洛那好了。」

「布鲁孚修似乎也挺不错的。」

宏选择了法连的传统美食,达也也推荐了法连的乡土料理。

布鲁孚修的主要材料是这个季节当地盛产的山药类植物。简而言之,就是以山药泥所制成的面糊为饼皮,添加各种食材后烧烤而成的料理。食材的风味与烧烤的火候是最重要的关键,料理手法相当有法连的传统风格,兼具低热量与高饱足感的特色,营养价值更是不在话下,无疑是最适合的料理。

而且随着山药性质与选用食材的不同,料理本身可以具备很好的保温效果,是一道很适合冬季的人气料理。

像今天这种冷飕飕的天气,法连人多半会选择布鲁孚修当晚餐。

「布鲁孚修是不错啦,不过今天大家都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卡路里的补充似乎稍嫌不足。」

「我突然想到一个好点子,德洛那乌龙面怎么样?」

「……听起来好像不错,就试试看吧。」

以海鲜熬煮的高汤为底,添加少许酱油提味的德洛那,应该很适合搭配乌龙面。

或许在春菜的认知当中,这样只是在炖汤里丢入乌龙面条罢了,然而相较于味噌乌龙面,宏认为前者比较贴近这个国家的饮食文化。

而且乌龙面是面粉制成的,搭配清汤想必也十分可口。既然如此,就算在正统的德洛那中添加乌龙面,口味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去。

「那就先从杆面开始吧。」

「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德洛那需要高汤,可以帮我处理几只夏普吗?昨天从市场购入了大约十只放好血的,应该够用才对。」

「没问题。」

在宏的指挥之下,蕾拉开始细心肢解经过放血处理的夏普。由于夏普的内脏里会有经过加热依然能够存活的顽强寄生虫,可以食用的部分就只有肌肉组织,所有内脏都必须舍弃。

其实夏普的内脏可以制成药物或是增幅系的消耗品,不过处理程序过于繁复,除了澪之外的工房见习生程度都还有限,不适合当成教材。而且澪早已不需要拿夏普的内脏当成练习材料,使得内脏更没有特别留下来的必要。

只是直接舍弃未免浪费了些,因此宏打算将寄生虫处理掉,再将内脏加工成肥料。毕竟土壤改良需要大量的优质肥料,数量再多也不够用。

「今天晚上吃德洛那?」

「更精确的说法,是德洛那乌龙面和布鲁孚修。」

「我懂了,又打算挑战全新的料理是吧?」

洗过澡后,春菜立刻穿上围裙,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多亏春菜的协助,德洛那乌龙面超越了「在德洛那里加入乌龙面」的境界,成为十足梦幻的魔改造品。然而若问起实际制作的方法,还真的就只是做出德洛那,再把乌龙面丢进去而已,相当深奥。



「咦,这是什么?」

用完晚餐,春菜和达也带着艾莉丝来到一处较为宽阔的房间。根据两人的说法,这是今天才刚完成的起居室。

由于室内严禁穿鞋,因此艾莉丝脱下了靴子才走进房间。打量著房间正中央模样奇特的桌子,艾莉丝忍不住歪头询问身旁的春菜。

「这是我们故乡常使用的取暖工具,名叫暖桌。」

「暖桌?」

「进来就知道了。」

说话的同时,春菜向艾莉丝招招手。于是艾莉丝来到春菜旁边,模仿春菜的动作掀起披挂在桌子四周的棉被,将双脚伸了进去。坐定之后,达也也从对面钻了进来。

「……好温暖。」

「看吧。」

「可是宏先生应该无法接受这种距离感吧?」

「不必担心,另有宏同学专用的暖桌。」

春菜指著不远处似乎勉强可以塞进四个人的小型暖桌。

「……有种很寂寞的感觉呢。」

「没办法,很多事情勉强不来,太过强硬准没好事。」

内衣事件就是最好的教训。艾莉丝难以反驳春菜的说法,露出落寞的微笑。

为了彼此着想,艾莉丝决定将当初脱离神殿后发生的插曲视为宏本人的问题,并把杀手事件当成单纯的意外,不再将责任往身上揽。如果一直在意这些事,反而容易让宏感到尴尬,因此适当的切割绝对是必要的。

「对了,其他人呢?」

「岱雷丝和诺菈正在接受阿宏和澪的指导。蕾拉小姐将餐桌收拾干净后,还得哄费姆和莱姆入睡。其实那两个孩子也该学点东西才对,但年纪毕竟太小了。」

「另外真琴小姐今晚在外面跟朋友喝酒,应该就快回来了吧。」

得知其他人的动向后,艾莉丝点点头。

她刚刚在浴室和餐桌上都跟费姆和莱姆相处得十分愉快,现在两人不在现场,心里面多少有些失落。不过自己在她们这种年纪的时候也是早早便上床就寝,实在没什么好抱怨的。

至于春菜为什么不需要跟岱雷丝和诺菈一起接受指导,可以悠哉悠哉地躲在暖桌之中,艾莉丝得到的答案是今晚的教学内容她都已经精熟,听了也是白听。

跟澪比起来,春菜虽然较接近外行人,不过就法连全国的平均值而言,她已经称得上是独当一面的工匠了。

「话说回来,这个叫做暖桌的桌子暖烘烘的,真的很舒服耶。」

「不小心睡着可是会感冒的,千万要注意。」

「嗯……」

艾莉丝以陶醉的神情聆听着春菜的提醒,摸了摸坐垫下的地板。房间的地板是以特殊的材料制成的,心生好奇的艾莉丝忍不住发问。

「地板的材料是干草吗?」

「嗯。这叫做榻榻米,是我们国家的传统地板材质。」

「夏天的时候,可以直接躺在上面睡觉喔。」

「一定很舒服吧。」

听到达也的说明,艾莉丝顿时双眼一亮。

「不过话又说回来,想不到连榻榻米也做得出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而且还刚好找到蔺草的代用品。」

「算了,我早就习惯了。就算那些家伙宣称这些榻榻米是炼金术的成品,我也不会太惊讶。」

达也的说词惹得春菜和艾莉丝微微苦笑。

回想起过去的丰功伟业,就算宏又做出了什么惊人之举,也一点都不意外。

事实上宏是在进行土壤改良的工程时,从大量集中的杂草里发现蔺草的代用品,才萌生制作榻榻米的念头。过程虽然平凡无奇,不过素材的蒐集本来就是如此,不可能每次都伴随着有趣的插曲。

偶尔透过这种正常的模式取得素材,也没什么不好的。

「可以的话,真想在我房间也设置一个类似的空间。」

「唔……在法连城做一间和室,应该挺困难的吧?」

「而且考虑到风格与气氛的问题,似乎不怎么搭调呢。」

艾莉丝的期望被两人无情地否决了。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希望不大,没有受到多大的打击。

「还是打造一间风格类似的离宫?」

「现在国家财政不是相当紧迫吗?」

「倒也还好,光是侵占的罚金和没收的财产这些临时收入,就足以支付城堡的修复以及土壤改良的工程,而且还有剩呢。」

「……把那些钱拿来挥霍,似乎不太妥当吧?」

被春菜吐槽了一句之后,艾莉丝低头俯视暖桌,试图转移焦点。

这时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工房新聘请三个大人,人事费用会不会出问题啊?」

「目前的收入还算稳定,不必担心。」

「最近新加入的弟子调合咖哩粉的技术渐趋稳定,替工房赚进了不少钱。」

「真的吗?」

「是的。」

听见达也和春菜的解释,艾莉丝这才松了口气,法连的料理方式以烧烤和炖煮为主,搭配咖哩粉格外对味,比春菜等人料想的还要适合。

现在真的是做多少都不够卖。

而且有了大量调合的道具后,制作成本大幅降低。一般庶民也负担得起的价格,更是刺激了销量的提升。

由于咖哩面包无法以便宜的价格大量供应,再加上油炸技术本身就是一道门槛,目前还不至于影响到春菜的摊贩业绩。

咖哩粉的主要顾客群当然是以厨师为首,不过排名第二的竟然是冒险者,这倒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据说野营时只要在取得的肉类或是植物性食材撒上适量的咖哩粉,就可以营造出容易入口的风味。

基于同样的理由,咖哩粉也在因工作需要而来往于不同城镇、经常露宿野外的人士之间大受欢迎。

另外,今天工房的成员之所以全体出动,主要是因为土木工事已经接近尾声。换做平常时候,基本上工房的新人都是以三天为单位的轮班方式参与贫民区的土壤改良工程。

当班的一、两人外出工作之际,其余的成员就留在工房接受采集以及调合的训练。现在所有的见习生都已经精熟咖哩粉的制作,等级外药水的调合精确度也高达了百分之五十。

「咖哩粉的调合作业,就属莱姆的表现最为亮眼。」

「虽然还比不上宏和澪,她的秤重速度特别快,大大提升了调合的效率。」

「岱雷丝和诺菈在均匀混合材料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发现自己帮得上忙,莱姆似乎格外高兴,秤材料时表现出惊人的速度和集中力。

而且莱姆的记忆力强,只要口头告知份量即可,过程中从未出过一次差错。至于选择口头告知的原因,在于她尚未习得辨识文字的能力,就算写在便条纸上,也是无济于事。

「看来工房的运作已经上轨道了。」

「嗯,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也就是说……」

「等我们离开法连,等级外药水及各种调味料的订单应该都难不倒她们了。」

「原来如此。」

见东工房运作顺畅,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乐于工作的满足微笑。艾莉丝则感到既欣喜又有些寂寞。

「得知你们即将离开乌鲁斯的时候,真的让我大受打击。」

「还好吧,那也是两个月以后的事。」

「不,应该是只剩两个月。」

「说得也是,时间真的过得很快。」

离别的时刻即将来临。

一想到这里,艾莉丝便难掩内心的落寞。



「艾儿,妳还没睡啊?」

教学课程结束后,宏扛着一箱橘子走了进来,这才发现艾莉丝竟然还在场,脸上不禁露出无奈的苦笑。迟了三十秒才进入房间的澪直接坐在春菜对面,一句话也没说。

「因为我想跟宏先生聊天。」

「不能等到明天或是后天吗?」

「明后天还有其他事情要忙,没那么多时间吧?」

「嗯,这倒是。」

宏接受了艾莉丝的反驳,从纸箱里面拿出一些橘子放在水果篮里面。

「暖桌还是要搭配橘子才对味。」

「没错。」

伸手拿了一颗橘子的春菜附和宏的说法。法连盛产柑橘类的水果,其中也不乏日本人在过年期间常吃的种类。简而言之就是差不多跟手掌一般大,徒手剥掉外皮后能直接食用的甘甜系柑橘。

「又是暖桌,又是橘子,好幸福的感觉。」

几乎是在条件反射的情况下伸手抓了颗橘子的澪一边剥皮,一边喃喃自语。对于澪而言,这种体验已经是好几年前的往事了。如今早已放弃多时的昔日体验竟然逐一实现,澪在高兴之余,心情也相当复杂。

「果然躲到那里去了。」

眼见宏自己钻进小型暖桌,达也不禁微微苦笑。桌上写着『男性专用」,反而更突显出宏的孤立处境。无论是小型的水果篮,或是数量不多的橘子,在在流露出令人鼻酸的凄凉感。

「你明明知道我不能跟大家坐在一起。」

「好啦好啦。」

于是达也抓了两颗橘子,移动到宏那张暖桌。

「岱雷丝和其他人呢?」

「在下面收拾东西,应该就快上来了。」

话才刚说完,房间的入口就传来些许声响,原来是岱雷丝三人正以疑惑的眼神打量著房内。

「光着脚才能进来,把鞋子脱在外面吧。」

「好的。」

「知道了。」

于是岱雷丝和诺菈依言脱下鞋子,小心翼翼地进入房间。

蕾拉的动作十分自然,没有丝毫顾忌,大概跟宏等人事先交代过有关。

「机会难得,体验一下暖桌的感觉吧。」

「暖桌?这张桌子吗?」

「没错。」

回答岱雷丝的问题后,春菜指著身旁的空位。

于是三人模仿大家的坐法,将双脚伸进了棉被里面。艾莉丝的存在虽然令三人感到不太自在,不过她本人并未针对自己的身分多做解释,也未曾纠正三人的用字遣词,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

「这、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

诺菈率先察觉暖桌的潜在危险。

「进入暖桌后,很难凭借著自己的意志力爬出来。」

「因为里面实在太暖和了。」

诺菈和岱雷丝彼此交谈的同时,也在无意识中学着春菜和艾莉丝,伸手拿了一颗橘子。

「对了。」

正在替橘子剥皮的春菜突然提高音量,似乎想起了什么。

众人的视线立刻集中在她身上。

「除夕夜的长寿面怎么办?」

「也对,就快过年了。」

春菜的问题获得宏的回应。其实也不是非吃长寿面不可,只是既然弄出了和室和暖桌,吃个长寿面也不错。

「长寿面是什么?」

「在我们的故乡,大家都习惯在一年的最后一天吃上一碗蔷麦面。」

「那碗面就叫做长寿面。至于由来是什么,就不太清楚了。」

「从其他习俗来判断,应该是希望新的一年常伴*左右的意思吧。」(译注:荞麦面的日文与身旁同音。)

艾莉丝代表在场的法连人提出问题,日本人阵营则是报以不确定的答案。

日本的吉祥物几乎都跟同音字有关。或许不只日本,所谓的吉祥物多半都是如此。不过日本特有的习俗常常与同音字扯上关系,可能是因为日本人特别喜欢在发音或文字上面作文章的关系。

「既然提到长寿面,可别忘了年节料理。」

「说得也是,差点忘了。」

「到时候雷雷、艾儿和小马也会过来,准备个年节料理也不错。」

日本人一致认同了宏的意见。年节料理有不少菜色看似简单实则繁杂,但偶尔挑战这种视觉效果一流的料理,才有过年的感觉。

「所谓的年节料理,就是在一年开始的头三天享用的豪华料理,制作上需要费一番工夫。」

不等其他人发问,宏直接做出解释,在场的法连人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听起来有点类似这个国家的摩斯雷姆。」

「摩斯雷姆?那是怎样的料理?」

「将肉类或是蔬菜卷入面粉杆成的面皮之中,交互串起的烧烤类食物,只有在新年祭的时候才会吃。」

「料理本身听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关键该不会是在肉类和蔬菜吧?」

面对春菜的问题,艾莉丝和蕾拉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肉类是选用一种叫做帕尔那的动物,每对帕尔那一年只能生下一头幼兽,算是相当珍贵的生物。平均生下三头、最多不超过四头幼兽之后就会寿终正寝,而且死亡之前的肉质格外鲜美,这也是帕尔那的神奇之处。」

「这种奇怪的生物居然没有走上灭绝的道路……」

「所以才更显珍贵。法连人只在新年祭的时候宰杀即将寿终正寝的帕尔那来食用。」

艾莉丝的解释令宏不禁吐槽。经过蕾拉的补充说明,众人这才频频点头。

帕尔那的外表有点接近牛与鸟的混合体,却非奇美拉之类的生物。这种不知道该归类为哺乳类还是鸟类的奇特生物居然很平常地生存著,让人觉得这里果然是奇幻世界。

「蔬菜的部分呢?」

「基本上没什么特别之处,多半都是使用当季的蔬菜。」

聆听蕾拉的说明之际,春菜的表情十分认真。

岱雷丝和诺菈也是一脸严肃,看来两人似乎也对美食抱持着一份热爱。

「摩斯雷姆是国家或是领主在新年祭时犒赏人民的料理。至于领主不会亲自巡视的小村庄,居民会共同饲养帕尔那,供新年祭使用。所有的相关费用都由国库支出,因为这已经是一种传统了,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弹。」

「只有在这一天,我们这种贫民窟出身的人,在进入城市或广场时才不会被人斥责。」

「原来如此。」

来到法连不过半年的时间,还有许多未知的文化和习俗等著众人去发掘。而且,由于他们生活安定下来之后就开始自己下厨,几乎没什么机会品尝法连的传统料理。

宏和春菜不约而同地意识到,自己似乎错过了许多大啖美食的好机会。就这方面而言,两人的思考模式确实相当接近。

「在新年的第一天享用摩斯雷姆,是否有什么特殊意义?」

「借由食用任务结束的古老生命,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过去,并以此为动力迎接新的一年。严格说来,算是一种特定的仪式。」

「原来如此。」

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风俗。法连是个历史悠久的古老王国,在各种细节上更是有独特的习惯。

「不如这样吧,新年祭的前夕吃长寿面,新年的第一天享用摩斯雷姆如何?」

「这个主意不错。」

「记得在新年祭的前夕溜出王宫到这里来,到时候我会准备好吃的长寿面。」

宏的提议令艾莉丝毫不犹豫地点头,双眸绽放出光彩。

从此以后,法连的姬巫女在一年的最后一天食用长寿面成了既定的惯例,跟酱油以及高汤的使用一同普及全国,不过此时此刻的宏当然不知道未来的事情。



「对了,关于泡面的生产计画,最后决定如何?」

第二天早上。即使一整个晚上都在外面喝酒,依然毫无宿醉迹象的女酒豪问起了这件事。

「考虑到时间上的问题,恐怕有点勉强。」

「弄个制面机出来,对你来说应该轻而易举吧?」

「是没错啦,甚至连铺设一条泡面的生产线都没问题。只是最终产量决定于市场需求,实际贩售的价格应该会满恐怖的。」

「这没什么好顾虑的。若真的弄出一条生产线,所有的成品一定会被王家一扫而空。」

「……也是啦。」

一想到王宫的骑士首次品尝泡面的反应,微微苦笑的真琴也不得不同意澪的说法。

相较于地球的历史,野战口粮在这个世界的发展显得落后许多,战场上往往为了解决民生问题而伤透脑筋。

因为有防止食材腐败的魔法,骑士随时可以吃到新鲜的东西,而单位面积的储存量也获得大幅度的扩充,但却很少人针对肉干之类便于储存与携带的食物进行研究。

取出之后可以直接食用,或者稍微以炭火加热就能食用的野战口粮,顶多只有面包、起司和烟燻过的肉干。

燻制肉类的目的不在于延长保存期限,而是为了应付寄生虫。在烧烤技术尚未纯熟的时代,大部分的烤肉都是表面焦黑、里面半生不熟的状态。当时不少人在吃了这种烤肉后成为寄生虫的宿主,因此才发展出利用烟雾驱赶寄生虫的方法,这就是燻制肉的由来。

「光是铺设生产线并不能开发新产品,所以还是需要精熟制作方法的工匠。」

「新产品……」

宏的意见确实有理,真琴不得不表示同意。就两人所知,现有的泡面共有四种,袋装和碗装的产品各占一半。当时基于稀有和便利性而广受好评,然而产品的种类实在太少了,顶多只能让消费者不会太快吃腻。虽然就便利性而言,可能会吸引特定阶层的客源长期购买,只是想要跟另一个世界一样蔚为风潮,恐怕有点困难。

「阿宏,你不能开发新产品吗?」

「乌龙杯面和炒面已经各开发两种了。」

「这是最基本的产品。」

艾莉丝端起杯子喝了口早餐的汤,不经意地听到了宏和达也的对话,两人口中的新产品和炒面的关键字眼引起了她的注意。

「杯装的炒面吗?」

「原来妳对炒面有兴趣。」

艾莉丝的反应惹得达也露出无奈的苦笑。

她关注的不是面,而是炒面。

「所谓的炒面,应该是指将面、肉类和蔬菜放在铁板上快炒后,再淋上大阪烧的酱汁吧?」

「没错。」

「做成泡面,大概会变成怎样的感觉?」

艾莉丝提出内心的疑问,岱雷丝和其他人也兴致勃勃地凝视著宏。

「实际制作一次就知道了,不过一大早应该吃不下那么油腻的东西吧?」

「……太遗憾了。」

「要不然当成中餐也可以。」

「真的吗?」

「若妳可以接受以泡面解决一餐,我倒是没什么问题。」

艾莉丝闻言,顿时露出开怀的微笑。她有时候虽然会出现令人心动的妩媚表情,唯独在吃的方面依然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泡面的问题解决了,新年祭有什么安排吗?」

「我已经提出申请,准备在除夕当天动员工房的所有人力摆摊做生意,也透过关系借了一个比较大的餐车。」

春菜率先回答真琴的问题。过去几乎都是由春菜一人贩售,餐车的产量有限,如今多了岱雷丝、诺菈和费姆三名人手,因此春菜跟宏拟定了各项计画,准备扩大营业。

「到时候打算卖些什么?」

「咖哩面包和各种炸物当然是少不了的,关东煮、章鱼烧和大阪烧也可以列入考虑。」

「项目还真是增加了不少……」

「当然,到时候还要请真琴和澪担任销售员的角色。」

春菜话才刚说完,真琴和澪的嘴角顿时微微抽搐。

「那个,春菜小姐。」

「嗯?」

「到时候诺菈和岱雷丝要负责什么工作?」

「应该是做大阪烧吧?章鱼烧已经被澪认领,炸物的熟度又不好判断。大阪烧只要稍加练习,应该不成问题才是。」

趁著回答诺菈的同时,春菜干脆地完成了工作分配。

这次的大阪烧,改采用饼皮包住扁平竹签的形式上锅台油煎,不须筷子也能轻松享用。之所以不将炒面列入贩卖项目,也是基于筷子的使用还不够普及,仅限于部分王族和工房的成员而已。

「如果有余力,我还想趁这个机会推出肉包,大家觉得可行吗?」

「材料的准备应该不成问题。有了莱姆的协助,抨重和搅拌的作业也得以顺利进行。」

「好,这部分可以交给达也先生和真琴小姐吗?」

「要我判断蒸笼的火侯吗?真是一大挑战。」

「到时候我会在道具的制作上想办法解决的,这也是我们这个团队的优势所在。」

眼看着大家以参加校庆园游会的欢乐气氛热烈讨论,艾莉丝不禁露出懊恼的神情。

「老板,艾儿好像有点不高兴。」

「艾儿,妳怎么啦?」

「大家都那么开心地讨论,偏偏我只能勉强挤出时间偷溜过来享用长寿面,感觉有点寂寞……」

艾莉丝忿忿不平的模样,让众人忍不住摇头苦笑。就算帮不上忙,到时候也要到餐车大肆采购——艾莉丝全身上下弥漫着这种气势,令人为之莞尔。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职责。」

「这点我知道,可是……」

艾莉丝虽然乖巧懂事,但毕竟只是个孩子。她无法压抑内心的好奇,见大家讨论得兴高采烈,自己却碍于职责无法加入,更是令她难过。

另外,经过两天的相处,除了莱姆之外的新人全都发现艾莉丝是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高级贵族,说不定还是王族的成员。不过艾莉丝本人并没有表明身分的意思,因此她们在假装不知道之余,也暗自打定了主意,绝对不能将艾莉丝的来访泄露出去。除了对恩人的忠诚使然,也是为了明哲保身。

「再过一段时间,局势应该就稳定下来了吧?」

「是的。」

「到时候再一起出游吧。仔细回想,我们还没去过乌鲁斯的观光胜地呢。」

春菜的提议充分流露出日本人的习性,岱雷丝和诺菈顿时面面相觑。

宏和其他人也只能摇头苦笑。

「各国的首都通常都不是拿来观光的。」

「诺菈,应该说是这个世界很少有人以观光为目的出外旅行才对。」

「可是诺菈到处流浪的时候,确实是抱着观光的心态喔。」

「既然如此,妳反驳我的提议不是很奇怪吗?」

「一点都不会。」

诺菈‧摩拉,真是个脸皮超厚的兔人。而且口才一流,应对时格外棘手。

「其、其实法连是个观光风气相当兴盛的国家……」

「真的吗?」

艾莉丝的补充令岱雷丝睁大了双眼。岱雷丝为了融入人类社会付出了许多努力,观光旅行显然不是她平日注目的焦点。

「是的。法连的交通建设十分发达,乌鲁斯的中产阶级经常前往邻近的卡尔萨斯、美利久或是其他都市度假。对于中产阶级来说,这点旅费并不是问题。」

艾莉丝娓娓道出她在帝王学的课程所学到的知识,众人脸上顿时浮现出既惊讶又感叹的神情。

「不过像各位这种说走就走的观光旅行,倒是不怎么常见。」

「嗯〜剩下的时间虽然不多,不过应该还是可以在离开乌鲁斯之前出去玩个一趟。」

「嗯!」

春菜试着安抚艾莉丝的情绪。

于是为了无法参与新年祭的活动而闷闷不乐的艾莉丝,终于借着观光话题重拾好心情。

至于艾莉丝所挑战的杯装速食炒面,并非上盖与扁平圆形容器黏在一起,*以未知飞行物体命名的某人气商品,而是经常被人当作其竞争对手,在大阪一带的便利商店多是以超大份量贩售的方形容器产品。(编注:指日清U‧F‧O炒面和べヤング炒面。)

「好烫!啊……」

结果艾莉丝犯下了初次挑战炒泡面的人常见的失误,倒出热水的时候连面体也一起倒了出来,原本的好心情再度跌落谷底。



另外,还有一段后日谈……

『所有的材料都已经见底了!』

「咖哩面包和章鱼烧贩售一空!」

「大阪烧的面糊用完了!」

「关东煮最后的水煮蛋和昆布也卖出了。」

「炸物只剩最后一个。」

「肉包售完了!」

在除夕夜络绎不绝的人潮面前,区区一间工房所能准备的材料十分有限,太阳还没下山,所有商品就被一扫而空。由于比预定时间更早打烊,春菜等人特地在庆典会场逛了一圈后才回到工房。

「这么快就回来啦?」

「外面这么冷,大家辛苦了。」

披着棉制厚和服、窝在暖桌里享用长寿面的雷奥德和艾莉丝赫然映入众人眼帘,不过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1.002269200226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