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 幻想编年史~不懂察言观色的异世界生活~

后日谈之一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法连篇 后日谈之一

「我的名字是岱雷丝‧法姆,从今天开始请多多指教。」

「我是诺菈‧莫拉,请多指教。」

国王陛下前来诉苦之后的第二天,梅莉莎带着两名女子来到东工房。

岱雷丝是精灵族,诺菈则是兔系兽人(不过长相跟人类相差不大)。

貌美的两名女性,跟身材魁梧宛如壮汉的梅莉莎站在一起的画面,着实令人无言。

金发碧眼的岱雷丝是典型的精灵族美女,身高比春菜高,甚至超越了宏。侧身非常纤细,体型流露出精灵族的古典之美。

胸部的大小跟现阶段的澪不相上下,虽然不像人称洗衣板的真琴和蕾娜那般平坦,但若将身高的因素考虑在内,用贫乳来形容也不为过。

诺菈则是拥有一头桃色的秀发,以及一双水汪汪的红色大眼睛。头上长出的兔耳是她最大的特征,正所谓的萌系兽人美少女。

即使有着与兔子形象相符的娇小身躯,但身体凹凸的程度却无法用穷相或贫乳来形容。虽然是兽人族,与人类的不同却只限于耳朵和尾巴,手掌的构造也都跟人类一样。

宏原本还担心爪子和肉球可能会对工作造成妨碍,如今还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心情十分复杂。

「虽然我已经从梅莉莎小姐那边听说了,特意再问妳们一次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两位真的不打算回到自己的故乡吗?」

等日本人都自我介绍完,宏在跟两人保持充分距离的情况下,为了确认她们的回答而提出疑问。

「要回去也是可以啦,不过当初就是为了某些目的而离开家乡的,如果就这样回去,岂不就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离开家的吗……」

「所以妳并非无家可归,那么回去也行吧。」

「老实说,其实是因为割舍不下大都市的生活……」

岱雷丝害羞地说道,宏立刻想到——这就是染上都市色彩的乡下人。绝大多数的奇幻类作品,都将精灵设定为封闭的种族,就某种意义而言,确实跟乡下人有些类似。

「来到大都市的精灵族,多半都不愿意回去。」

「真的吗?」

「是的。就我所知,其实并没有离乡背井的精灵族不可以回到老家的规定。」

听见梅莉莎的补充说明之后,宏的脑海中浮现出——精灵族少女说出「我讨厌这个村子!」后离开森林的画面。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种想像就像在找奇幻故事的碴。

「……算了,那摩拉小姐呢?」

「叫我诺菈就好,不需要加上小姐。摩拉只是类似种族的名称。」

「……那诺菈呢?」

「摩拉族的人一旦独立,就失去了所谓的家乡。诺菈的诞生地并非人类的城镇,原本的家乡应该已经移往他处,不复存在了。」

诺菈的回应传入耳中,在场的日本人顿时浮现出野生动物的概念。

顺带一提,在奇幻冒险的设定当中,摩拉族并非只有女性的种族,理论上由摩拉族的男女所构成的部落也存在。

「摩拉族并非优势种族,无法在城镇以外的区域生存下去。可是想要在人类的城镇生存,必须拥有一份工作才行,但诺菈没有这种本事。」

「所以妳们才顺水推舟地拜托梅莉莎小姐?」

「毕竟*宠物的生活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

这个名叫诺菈的少女,已经有被卖掉可能会遭到什么下场的自觉。就这点看来,她的外表跟内心有着很大的差距。

「事情就是这样,能不能教她们一些技能呢?」

「这要试试看才知道了。」

「我想也是。」

老实说,若只是量产以咖哩粉为首的其他调味料,并没有那么麻烦,只要使用专用工具,将制作程序充分教给她们,不管两人的能力如何都无所谓,一定可以大量生产。

如今最大的问题,在于必须教她们多少才是必要的。

她们不是来自未知大陆的客人,别说跟宏并驾齐驱,就算想要达到澪的程度,没有五年的修炼是不可能的。

「我说实话好了,若只是制作咖哩粉或是其他的调味料,只要利用工房的专用设备,按照我所指导的方法和程序来制作即可,比较困难的地方可以使用全自动模式解决。不过这么一来,制作方法无法普及于一般人,产量也非常有限,是一大问题。」

「没错。虽然独占在一开始很好,不过就长远的眼光来看并没有好处。」

「但时间毕竟只有短短的三个月,即使再怎么努力,顶多只能达到春菜的程度。」

就春菜目前的实力而言,已经抵达要是利用正规材料,制作八级药水大致上不会失败的程度。

七级药水的调制还不是很稳定,不过精炼、纺织和木工方面倒是不需要他人的协助。

「不管怎样,我们会从基础开始尽可能地教她们。」

「嗯,拜托了。需要什么就尽管开口,不管多少我都会提供协助。」

「妳度量还真是大。」

「就当作是新事业的初期投资吧。」

梅莉莎边笑边离开了工房。

目送房东离去之后,宏转身注视著澪。

「总之,就先从附近可以采集的药材开始吧。」

「了解。两位擅长什么武器?」

「我会使用弓箭。」

「说来惭愧,我只会赤手空拳,而且实力也仅止于面对小混混时,制造出对方的空隙。」

澪突然说起危险的话题,两人尽管感到困惑,还是老实告知自己的战斗能力。

「既然如此,找时间前往公会接受战斗训练吧。可以的话,最好登记为正式的冒险者。」

「在工房工作也需要冒险者的资格吗?」

「蒐集素材必须要有战斗能力。」

面对岱雷丝的询问,澪不动声色地回答。

其实若只是要学会材料供给不成问题的商品制作,根本不需要宏他们亲自教导。

「我也一起去吧,已经好久没出门采集素材了。」

「春菜同学,可以拜托妳吗?」

「交给我吧。」

一切都依照这个感觉,顺利地按着节奏进行。

「阿宏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总之先前往公会,采买两人需要的道具。」

「怎么不直接制作?」

「道具制作也是教学课程之一,总不能一开始就让她们使用这么好的东西……」

达也意外地认同宏的说法。如果一开始就使用品质远胜于自制品的道具,两人会失去制作新道具的动机。

「我就陪你同行吧,反正也差不多该采买新的香料了。」

「那我就去随便找几份工作吧。」

「所以真琴也要去公会囉?」

「没错。」

「既然大家都不在,要记得锁门啊。」

就这样,增加了成员的东工房的一天展开了。



「现在说这些或许有点晚了,更何况当初我也积极地赞成,不过你真的没问题吗?」

「确实有点晚。」

「话是没错啦,可是……」

离开公会,准备回家的路上,达也一脸担心地问宏。

事实上,比起指导的成效,达也更担心「女性成员增加后,宏还撑得下去吗?」这部分。但是,让工房处于长期闲置的状态会很糟糕也是事实。

目前可以确定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聘请工匠,让他一边工作一边管理工房。撇开性别的问题,两名新血的加入无疑是求之不得的结果。

达也一开始也积极地赞成,然而实际见面之际,却发现宏的脸色很糟,而且还是令人忍不住大吃一惊地糟。

对方心里面或许也有些紧张,所以才没说什么,但她们应该已有所察觉了才对。

目前虽然由春菜和澪负责指导即可,可是一旦超过两人所能处理的范围时……

「大哥,请将这件事跟我的恐惧症分开看待。」

「要这样说也没错啦。无论如何,还是拜托陛下另行挑选男性徒弟比较好吧?」

「我只要在教她们我擅长的项目时,保持距离就行了。况且事已至此,难道要把她们赶出去吗?」

「……不太可能。」

「对吧?」

宏言之有理。见面之前,他们大可婉拒,但现在都已经见过面,也确认了她们的特质,除非真的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胜任,否则于情于理都没有解雇她们的道理。

无论如何,都已经太晚了。

「而且我也有事要问岱雷丝。」

「有事要问?」

「就是先前提到的精灵森林,我想知道森林之中是否真的有部落以及什么神的神殿。」

「原来如此。」

宏说出自己想确认的事项后,达也表示了解。

这个世界确实在某些意义上,与游戏不同。毫无疑问地,为了预防落空,事先确认是否有村落的存在非常重要。

「总而言之,现在就先让她们专心调合咖哩粉和制作酱油跟酸桔醋的训练吧。」

「这也是她们的期望。」

达也体验到,到头来他们还是跟食物的话题脱不了关系。

说起来,对于食物的需求可说是有限,却也趋近于无限。

「刚好抵达市场了,需要采买什么?」

「香料是一定要买的,还需要大量的黄豆、小麦和柚子之类的。」

「了解。」

由于所需份量相当可观,两人正想着要分开行动时——

「呀!」

伴随啪锵的巨响,达也的脚边传来一听就知道是人类的惨叫声。

循着声音方向转头一看,只见一位衣衫微脏、性别难辨的小孩,正捣著自己的右手蹲在地上。

「扒手吗……」

「嗯,也不是特别稀奇啦。」

话虽如此,来到法连的一个星期后,当地的扒手就不再将全身笼罩于魔法防御内的宏等人视为目标。大概扒手之间也有所谓的情报交流网吧。

「怎么处理?」

「既然不认识我们,代表这小子应该不是专业扒手,要不要稍微听听原因?」

「阿宏,你可真是好事。」

「不瞒你说,要我无视这种存在于王道与老套界限上的偶发事件,直接将这小子扭送法办,真的有点可惜。」

达也对悠闲地说出这番话的宏有些不以为然,不过他还是以低调的魔法限制住对方的行动,将那名小孩扛了起来。

「刚才好像有听见惨叫声,发生什么事了?」

「啊〜我走路的时候没注意脚边,不小心用力踢飞了这小子。万一受伤可就麻烦了,所以我打算带回去治疗。」

「不必特别这么做也行吧?」

「若这孩子真的受了重伤,我会受到良心的谴责而睡不好呢。」

两人泰然自若地编了个理由,若无其事地绑走了那个孩子。

目送两人离去后,前来搭话的男子也回到工作岗位,市场再度恢复以往的模样。



「可以请教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老板是不是怕女人?」

从东门出城,在附近的草丛中寻找等级外药水的材料之际,诺菈突然提出这个问题。

「妳们果然知道啊……」

「从脸上的表情和刻意保持距离的举动看来,如果率先浮现脑海的是其他可能性,那也未免太迟钝了。」

诺菈毫不疑惑地一口断定,使得春菜和澪不禁露出苦笑。

「师父在故乡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能跟两位一起行动?」

「这全都是春姊的功劳。我们只是模仿春姊的做法,跟师父保持距离罢了。」

听见澪的回答,两人这才想起先前众人在工房谈话之际所站的位置。

当时宏跟众人之间保持了非常自然的距离,显然存在着有别于两人的信任关系。岱雷丝和诺菈并不是神经大条的人,立刻就发现大家光靠眼神就足以传达讯息。

「我也有个疑问。」

「请说。」

「春菜小姐跟老板是那种关系吗?」

「不是。」

春菜立刻否定了岱雷丝的问题。

「不过看在旁观者眼中,春菜小姐跟老板的默契好到不管怎么看都是那种关系耶。」

「正因为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才能培养出良好的默契。宏同学光是跟女生说话就会害怕得呼吸困难,不可能产生那种想法啦。」

春菜带着十分复杂的表情回答道——她的苦笑,比起笑,苦涩成分居多,但若论悲伤跟忧愁,笑的比例更大。

面对这种说不出魅力的表情,三人不禁心跳加速。

「我了解老板的情况了。不过春菜小姐自己呢?」

「咦?」

「春菜小姐对老板抱持着怎样的感情呢?」

「……朋友兼伙伴吧?」

春菜的语气似乎没什么自信。

事实上,她觉得承认这份情感是爱恋是错误的,不,应该说有些不妥,可是归类为单纯的友情似乎又牵强了些,就是这种暧昧不清的感觉。

若称之为命运共同体,达也、真琴和澪的地位也是一样的。

然而春菜对三人所抱持的感情明显不同。春菜自然流露出,与这种不知道该如何定义、截至目前为止从未经历过的情感相应的困惑表情。

事实上,春菜无法清楚地理解所谓恋爱是怎么回事。

即使春菜常常担任他人的爱情顾问,或者无端卷入他人的爱情骚动中——简单地说,她讨论恋爱话题或陷入恋爱喜剧的状况比团队里的人都多,本人却完全没有男女交往的经验,打从出生以来就一直过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守身如玉生活。

本身的条件过高当然也是原因之一,况且她几乎没有好好跟男生交谈过。

主动告白的人多半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搭讪男,或者自我感觉良好的自恋狂。受到春菜跟其他人好评的男性,基本上都将她视为高岭之花,不敢随便出手。

结果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春菜从未遇到过勇于跟自己面对面,对自己的人格做出客观评价的单身男性。

这已经无关迟不迟钝,而是经验与环境的问题了。

如果说宏遇见春菜这名伙伴,并跟春菜共同过着相安无事的生活,是奇蹟的话;春菜与宏邂逅后,以正面的态度尊重、接受彼此的差异,稍微将对方视为异性看待,也称得上是另一种奇蹟。

只是就现状而言,两人之间的发展就算再怎么努力挣扎也看不见未来,教人困扰。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春菜小姐跟澪小姐都很辛苦呢。」

「咦?怎么说?」

「春姊,妳对自己的事太迟钝了。」

「咦?咦?」

眼见春菜似乎真的浑然不觉,澪不禁叹了口气。

如果是在入宫之后的第一场晚宴,刚刚的借口或许能够让大家接受。

然而历经杀手事件和巴尔多之战,春菜的感情已经出现了微妙却明显的变化。认识甚久的成员们全都看得出来,唯独春菜本人和宏一无所知。

但若将这件事全部怪罪于宏太过迟钝又显得太苛刻。

说起来,要求宏将春菜对自己的感情归类为恋爱,确实有点强人所难。宏并不迟钝,应该也察觉到了春菜的变化,然而宏对女性的不信任感实在过于强烈,很难将那种感情跟恋爱结合在一起。

考虑到宏在中学时期的不愉快经验,除非直接做出发自内心的告白,彻底屏除造成误解的可能,制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契机,否则任谁都明白宏是不会相信的。

「澪小姐,妳刚刚说『自己的事』,所以妳也……?」

「叫我澪就好。顺带一提,我没有要否定。只是我无法有自信地说出这就是恋爱,相信自己的情感和直觉。」

面对澪的表白,春菜的脸上浮现出难以言喻的神情。

事实上她早就发现澪对宏抱持着相当复杂的情感。

每当宏表现出胆小鬼的言行举止,澪总会严苛地对待他,等事情一结束,又常常在宏看不见的地方,面露只有知心好友才懂的神情,陷入自我厌恶的情绪中——青春期的澪经常以这种方式表现自己复杂的心情。

「在两位的眼中,师父是个怎样的人?」

「恕我直说,他并非理想的对象。」

「虽然是个温柔诚实的好人,不过……」

听到两人毫不保留的批评,春菜和澪只能无奈苦笑。

宏的好是初次见面的人无法体会的。除非是向来眨低工匠的人,不然只要目睹宏制作物品的情况,一定会对他大为改观,不过光凭先前的见面,确实不容易察觉宏的过人之处。

「这的确是相当客观的第一印象。」

「我在故乡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觉。」

春菜才刚吐露心声,三人顿时露出讶异的神情。

「请问你们已经在一起行动多久了?」

「我跟宏同学应该三个月左右吧?跟其他人的话,大概两个多月。」

无视于岱雷丝微微颤抖的语气,春菜再度投下一颗震撼弹。

「三、三个月而已?」

「出了意外被送到这里前,我跟他只是点头之交,生活没什么交集。」

结果在短短的三个月之内,他们便培养出只有在长年相处的夫妻身上才看得到的绝佳默契。

身为女性恐惧症的患者,宏不太可能主动接近,推测应该是春菜透过细心的观察,反复确认安全距离后才培养出彼此的默契。

一开始或许是迫于形势才不得不这么做,然而面对毫无感情基础的对象还能持续数个月之久,显然不太正常。该说她心胸宽大吗?——做到这种程度,早已超越心胸宽大的范畴了。

至少岱雷丝的认知是如此。不过,从先前的对话来判断,春菜或许是个跟大家都能够维持这种关系的特殊人种。

「人族之中,有时也会出现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人物。」

「就各方面而言,春姊确实是特殊的存在。」

澪立刻以委婉的方式否定了诺菈的结论,似乎对诺菈将她跟春菜一同归类为人族的做法有些意见。

事实上,春菜就像是远古时代的美少女养成游戏中的女性角色,专门在插了一堆旗子之后,让玩家因为一点小失误就落得游戏结束的下场。跟这种女人被归类为同一个种族,澪当然有所抗拒。

顺道一提,所谓的人族,泛指一般人类。

这种用法常见于包括精灵族在内的异种族,也普遍为大多数的人类所接受。毕竟『人类』一词,泛指包括异种族在内的所有人型智能生物,就某种意义而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发现自己被当成怪人后,春菜脸上浮现出不悦的神情。

然而她还来不及发作,澪就抢先开口。

「别只顾著聊天,差不多该工作了。」

「……也对。接下来还有得忙,赶快趁现在多采集一些材料吧。」

抱怨的机会被澪所破坏,春菜只好借着叹息宣泄内心的愤怒。

其实春菜的情绪也称不上愤怒,只是有点不愉快而已。只要注意力稍微转移,就会自动消失。相较于王宫中那些敌对势力的贵族充满恶意的言语,这种程度的讥讽真的不算什么,一笑置之即可。

「我们要的是这种叶子和这种药草,另外这种药草也顺便蒐集一些。摘除叶子的动作不要太粗鲁,药草必须整株挖起。」

春菜一边解释,一边亲自示范。

虽然这件事只要一笑置之即可,但春菜脸上的怒气就这样平白消失,还是让两人感到很不可思议。之后她们依照春菜的示范开始蒐集叶子和药草,沉默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忍不住开口。

「对了,老板身边还有其他关系比较好的女性吗?」

蒐集材料的工作既单调又枯燥,岱雷丝才做不到五分钟就大喊吃不消,再度提起恋爱话题。

「……倒也不是没有。」

「就算师父没有女性恐惧症,应该也不敢随便对那个人出手吧。」

又被问到恋爱话题的两人,没有停止手边的工作回应道。

「艾儿的话,若没有女性恐惧症从中作梗,或许可以采取小狗狗般的进攻方式。」

「相当有可能。艾儿每次见到师父都会释放出强烈的好感气场,甚至足以让我自惭形秽、失去信心。」

「考量到事情的原委,她会这样也是无可奈何,宏同学也真辛苦。」

「外在条件姑且不提,他们的年纪和身分实在差太多了。」

争议性十足的字眼自两人的口中逐一蹦出。

传入耳中的只言片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在一旁倾听的岱雷丝和诺菈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深究,只能借着集中注意力在割草的动作上来逃避现实。

「我觉得能不能在艾儿达到适婚年龄之前回到故乡,似乎是一决胜负的关键。妳怎么看?」

「同意。」

适婚年龄一词传入耳中,两个新人顿时意识到对方只是个孩子,而且还是尚未长大成人的小女孩。

这段对话的内容该不会碰触了某种禁忌吧?即使听得心惊肉跳,两人还是抵挡不了八卦的诱惑,再度提出其他问题。

于是这次的材料蒐集,便在热烈的恋爱话题中,采得丰硕的收获量,四人也因此变得意气相投。

天底下找不到不喜欢恋爱话题和甜点的女人——春菜的名言在今天获得了最好的证明。



「像你这种连目标是否安全都分辨不出来的菜鸟小鬼,为什么甘冒被逮的风险下手扒窃?好好给我解释清楚吧。」

「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把我交给警察吧。」

于工房的餐厅中,达也正在讯问从街上抓回来的孩子。

或许是达也的动作粗暴了些,那名孩子从头到尾都不太配合,说什么也不愿回答问题。从长相及说话的声音来判断,对方的年纪似乎比艾莉丝小了几岁。

「算了,我多少也猜得到。」

略显忧郁的宏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声叹息意外地沉重,吸引了达也和那名孩子的注意。

「所谓多少也猜得到,是什么意思?」

「这种说法或许不太妥当,不过这摆明了就是王道设定。」

「王道?难道是?」

「八九不离十,一定是从小在贫民窟长大,家里有人罹患重病之类的吧?」

那名孩子立刻变了脸色,不过还是紧闭双唇,一句话也不肯说。

「你的反应已经证明了一切。」

「那又怎样?住在贫民窟碍到你了吗?家人生病又怎么了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不过……」

宏沉吟半晌,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达也微微苦笑之余,干脆代替宏说出结论。

「你打算治好这小鬼的家人,然后让这小鬼留下来打工是吧?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办吧。」

「不好吧,还没问过其他人的意见呢。」

「又不是突然增加好几十个人,没问题的啦。而且光靠那两个新人,应该也忙不过来吧?」

「这就要视她们的资质而定了,不过应该有点勉强。如果连进出货和工房的管理都包括在内,就算有三个人也不够用。」

听着宏和达也的对话,那名孩子立刻意识到自己招惹了相当糟糕的危险人物,脸上露出不安的神情。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宏和达也的对话内容,确实很容易令人联想到非法违禁品的制作与贩卖。

「那,你生病的家人情况还好吗?」

「这得检查之后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空气传染、飞沫传染和接触传染类型的疾病。」

宏代替那名孩子回应达也的询问。反正确切症状必须经过诊察才能做出判断,宏似乎只是先针对可能的问题点做出结论。

「是吗?你怎么能确定?」

「如果是高度传染性的疾病,早就该引起人民的恐慌了。即使感染与否取决于体力以及营养摄取的状态,理论上经常出入市场的一般民众也应该出现少数病例才对。」

「这倒是。」

宏的看法相当有说服力,达也立刻表示赞同。

就算是侷限于贫民窟的传染病,居住于贫民窟的人也不可能完全不涉足城内的市场。如果是空气传染或是接触传染,更没有不往外扩散的道理。

虽然部分市民对贫民窟的穷人出入市场的行为抱持着厌恶的态度,但也无法完全禁止。

事实上,在所有的贫民窟当中,就属乌鲁斯的贫民窟治安最好。

贫民窟的居民并非宣告破产的边缘人,多半都是在魔物的袭击下家破人亡,或者因为天然灾害失去工作的难民。就某种意义而言,贫民窟也算是社会救助的收容机构。

他们生活所需的基本物资由国家负责提供,士兵也会定期去巡视,不太可能成为犯罪的温床。

当然也有大肆挥霍后孑然一身的社会边缘人聚集的贫民窟,不过这些地区都被隔离了起来,以利国家监视。

而且,趁著巴尔多事件,国家也针对黑社会的犯罪组织进行了大力扫荡。如今当地只剩下不会对误闯贫民窟的善良人民造成伤害、就某种层面而言肩负起维护当地治安的重责大任、亦即所谓「必要之恶」的人民结社。

「从这孩子的卫生条件和营养状况来判断,应该是吃的东西出了问题。总之必须先从自身的清洁工作开始做起,经过详细诊断,再来改善这孩子的营养状况。否则就算医好了这孩子的家人,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也是。我饿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好。不过今天来不及采买食材,只能拿现有的材料将就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

「嗯。」

得到达也的回应后,宏消失在厨房之中。

就仓库的库存来看,八成是肉类食材。

除了翼龙,别种魔物的食材也是堆积如山。

至于其他食材,大概只有暗地里偷偷繁殖的波咩果吧。

「……你们到底想怎样?」

「没怎样,增加店员的人数而已。」

「……啊?」

「只要留下来工作,我保证你每天都有吃不完的料理。」

面对孩子的狐疑眼神,达也以半开玩笑的语气做出回应。

他并不打算让这个孩子知道,工房的食材多半都是取自于魔物。

反正能吃就好了,又何必知道那么多?



「我们回来了〜」

「嗯,回来啦。」

宏消失在厨房后又过了三十分钟。达也押著那名孩子指使他放好洗澡水时,春菜和其他人刚好返回工房。

「咦,这位是?」

「从路上捡回来的。」

「拜托,又不是小狗小猫……」

达也的说明令春菜傻眼地吐槽。

一大群女子突然现身,让那名孩子立刻流露出强烈的警戒心,试图躲到房间的角落。

「澪。」

「嗯?」

被春菜叫住的澪正打算往澡堂移动。

察觉澪的意图,达也立刻开口。

「洗澡水已经放好了。」

「真的吗?感谢。」

「午餐也差不多要做好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宏亲自下厨吗?」

「要不然还有谁?」

无法反驳达也的春菜只能微微苦笑。达也的手艺不怎么出色,真琴的料理经验也只限于学校的家政课,不论在游戏还是现实世界均然。

只要春菜和澪不在,料理三餐的工作自然落在宏的身上。

春菜跟宏的手艺差距并不大,但宏和澪之间却耸立著一道时间与经验所累积而成的高墙,无法轻易跨越。

「老板也会做菜?」

「他不只会做菜,举凡所有物品的制造与加工都难不倒他。」

「他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男人,所以我才尊他为师。」

诺菈的疑惑换来春菜和澪令人傻眼的回答。

「这孩子是哪来的?我猜应该是个女孩子吧。」

「女的?」

「请不要询问诺菈这个人族孩子是男是女。」

「不好意思,我也不太清楚。」

春菜的推断换来达也的反问,诺菈和岱雷丝则是拚命摇头。

成为大家所讨论的话题后,那名孩子再度显露出威吓的态度。

「不过经妳这么一提,好像也有道理。」

「怎么说?」

「因为阿宏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老板的女性恐惧症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

「我也不晓得,不过他本人或许没有自觉吧。」

就在话题逐渐偏离正轨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了令人垂涎三尺的酱油香味。

「午餐准备好了。」

「嗯,味道挺香的。今天的菜色是什么?」

「岩猪的姜汁烧。可以直接食用,夹在面包里面也很好吃。」

说明的同时,宏从餐车端起堆积如山的面包放在桌上。

除了面包之外,当然也少不了沙拉和浓汤。沙拉还算正常,至于浓汤里面到底用上了哪些材料,令人觉得还是别问太多比较好。

餐桌上摆着好几片生菜,显然是为了搭配面包夹肉片,准备十分周到。

「岩猪的肉质过于坚硬,印象中似乎即使调理过也难以下咽……」

「在讨论味道之前,我更在意是谁弄来这些面貌狰狞的强大魔物作为食材的?」

宏以一派轻松的语气告知食材的种类后,岱雷丝和诺菈顿时大受震撼。

岩猪就是皮肤像岩石一样坚硬的野猪。由于表皮又硬又厚,一般的物理性攻击完全起不了作用。

牠对于某些属性的魔法具有绝对的抵抗力,而且突击速度快得吓人,魔法攻击或投掷武器等远距离攻击也很难命中目标。再加上岩猪脾气暴躁,总是习惯性攻击进入视野内的所有生物,不用多说,要将这种魔物当成食材的难度相当高。

而且岩猪的体型只比一般野猪稍大,很难维持肉块的完整,这点倒是跟体型庞大的翼龙不太一样。

不过,岩猪在所有魔物当中虽然被归类为高难度的挑战,但基本上靠「氧化回圈」就足以一招毙命,对达也来说是CP值相当高的肥羊。

这只岩猪当初是跟翼龙在同一天猎捕的。其毛皮的品质略逊于翼龙,只能充当翼龙的替代品,因此在经过特殊处理后,由梅莉莎全数买断。

原本打算制成盔甲,但一方面因为腾不出时间,另一方面也是基于宏所制作的盔甲一旦流入市面,难保不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这层考量,最后还是以素材的模式进行交易。

「在大哥和真琴小姐眼中,区区岩猪根本不算什么,对吧?」

「还好。」

以轻描淡写的语气将宏的恭维一笔带过,达也立刻夹起香喷喷的肉块咬了 一口。

姜汁的香气和岩猪的风味充分融合,谱成生动的味觉协奏曲。食材的处理方式虽然费工,口感倒是软硬适中,完全没有无法下咽的顾虑。

直接食用确实相当可口,夹在面包里面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是——

「偏偏少了白饭和味噌汤……」

达也怀念的日本事物竟然是这个。

「白米的量有限,得省点用才行。」

「偶尔让我们大吃一顿,也不为过吧?」

「我们是没关系啦,但要今天才刚来的伙伴用筷子吃饭,不觉得有点强人所难吗?」

「这倒是……」

「我就是想到这点,才改成适合夹面包的肉片。」

餐桌上还特别摆了一把夹子,准备周全。

诺菈正以夹子夹起肉片摆到面包上,还不忘铺上一片生菜。

「今天的菜色是我自行决定的,如果触犯了种族上的禁忌,请尽管开口。」

「我倒是没什么禁忌。待在老家的时候虽然很少吃肉,不过那只是供应量的问题,跟种族规矩无关。」

「还请老板放心,基本上摩拉族是杂食的。」

两人都乐于接受宏所准备的料理。

躲在房间角落的孩子目睹这一幕,顿时对众人报以迫切又哀怨的视线。

「……抓到了。」

察觉有异的澪干脆抓住孩子拖了过来。

捕捉行动只能以行云流水来形容,包括孩子本人在内,在场众人完全来不及反应。

「做、做什么!」

「吃饭的时候要先洗手,然后乖乖坐在椅子上。」

「我又没说我要吃!」

「不管怎样,有礼貌的孩子都应该将主人所准备的佳肴全部吃光才对。放心,我们不会在食物里面下药的。」

以平静的语气压制孩子的抗议后,澪旋即带着孩子前往盥洗室清洗双手,自己也顺便将捕捉孩子之际弄脏的双手清洗干净。之后她牢牢牵着孩子回到餐桌,以无言的压力迫使孩子坐在椅子上。

「澪,妳真行。」

「明明就正值能吃的年纪,我说什么都不容许为了任性的理由让自己饿肚子的行为。」

慑于澪的气势,孩子只好怯生生地拿起夹着面包的烧肉咬了一口。当烧肉和面包送进口中的那一瞬间,孩子讶异地张大了双眼,忍不住狼吞虎咽了起来。

「看样子消化系统十分正常,并未受到感染。」

「是啊。不好意思,请大哥和春菜同学在吃完饭后陪着这孩子跑一趟贫民窟,将患病的亲人带过来。至于澪和其他人先去洗澡,之后再进行调合作业的基础训练。」

「知道了,我会在路上向春菜说明事情的原委。」

「嗯,收到。」

分配完任务,众人继续享用今天的午餐。达也心里面虽然还是为了没有白饭而感到遗憾,但如果换算成定食的份量,他还是一口气吃了两人份之多。



「我们把人带来了。」

「辛苦你们了。」

三十分钟后,春菜和达也带着一名身形瘦弱的女子,以及年纪比在市场扒窃的孩子还要小上几岁的幼儿回到工房。

澪和两位新人正在洗澡,不在现场。

「春菜同学,先协助我做个诊断。等检查结束,再把这个小鬼头丢进澡堂。」

「没问题〜」

在宏的指示之下,春菜着手诊察的准备工作。至于当初她是怎么说服一脸狐疑的孩子——

「只要跟我们一起去接受医生的检查,就可以填饱肚子哦。」

看来美食的诱惑果然无远弗届。

「虽然帮了你的忙,但我不太懂呢,她的病况怎么样?」

两人的诊察告一段落之后,春菜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结果。

「大概不出所料。那位不知道是姊姊还是母亲的成年人,主要是寄生虫和魔导物质中毒。」

「……中毒?」

「应该是只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特殊物质,名叫梅拉涅特的魔力传导体。跟特定元素结合之后,就会成为对人体有害的物质。」

宏将病因归咎为这个世界特有的有害物质。

春菜闻言,顿时露出惊讶的神情。

她完全无法理解宏究竟是从哪里得到这种知识。

「宏同学,你怎么能确定?」

「因为游戏中跟炼金术有关的剧情任务常常抽取出奇怪的元素,所以这个世界的元素大概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就算这样,为什么你可以透过单纯的诊察判断出来?」

「只要接受炼金术或是跟制药有关的剧情任务,就可以习得相关技能。除了手术技能,一般医生能做的事情全都难不倒我。」

虽然习得手段并非主流,技能派上用场的机会也不多,但医学相关的技能确实存在于『幻想编年史』的设定中。即使很难培养,只要学习这些技能,就能够完成和医生差不多的事情。事实上宏和澪所具备的相关技能,相当接近保健室老师的水准。

得到宏的回应后,春菜露出十足关切却欲言又止的神情。

「……特定元素是什么?」

「氮。不过氮算是相对安定的元素,不容易跟其他元素结合,只有在被植物从土壤吸收的时候,才会经过特定程序成为植物所需的养分。然而吸收瘴气的梅拉涅特,很难跟植物所需的养分做出区隔。」

经过宏的解释,春菜大致明白了中毒的原因。

应该是吃了受到瘴气污染的土地所长出的杂草,才会出现中毒现象。至于寄生虫的部分,也不难归纳出可能的原因。

「治得好吗?」

「治疗方面不成问题,但是病患的身体十分虚弱,必须先设法杀死寄生虫,阻止养分的流失才行。」

「原来如此,另一个人呢?」

「因氮化的梅拉涅特中毒所造成的营养失调。寄生虫检测虽然呈现阴性,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予轻度的除虫药。」

宏的解说条理分明,但春菜还是有不明白之处。

「若这就是中毒的原因,为什么唯独费姆平安无事?」

「费姆?」

「那个孩子的名字。」

「这么说来,我还不知道他叫做什么呢。」

「大概你忘了问吧。」

将费姆带回工房后,因为对方不信任自己,光是沟通就够伤透脑筋了,再加上之后又忙于其他事情,根本无暇询问他的名字。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那孩子叫做费姆。

至于成年女子和另一名幼儿的病况太糟,只能以询问必要情报为优先,一样不知道两人的姓名。

「算了,回归正题。从体重和食量来判断,中毒症状的传染性或许没有想像中严重。不过也有可能已经累积了不少的毒性,只是还不到发病的时候。」

宏的判断听在耳中,神情严肃的春菜不禁连连点头。

当初虽然从达也的口中得知了所谓的「王道」之说,可是春菜察觉到,这种潜在的可能性显然才是宏采取行动的原因。

真正的考量点并非无法弃孤苦无依的孩子于不顾这种伪善理由,而是担心春菜、艾莉丝以及其他人也会受到感染。

若非如此,他又怎么会主动帮助企图窃取财物的未成年少女?

「先准备营养剂和除虫药的点滴,替他们打一针。」

「收到。」

宏将混合了多种物质、最后还利用魔力产生质变的液体倒入点滴袋,接下来就由春菜接手。

「不觉得他在这个时候特别帅吗?」

「呃?」

以俐落的手法打完点滴的春菜,对偷偷观察过程的岱雷丝和诺菈窃窃私语。

「诊断与调合药剂时的表情确实相当迷人。」

「如果平时也是那副模样,一定会迷倒不少人。」

「岱雷丝,这就不对了。平常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男人,在关键时刻表现出过人能力,这种落差才是真正的魅力所在。」

「啊!有道理!」

不知何时躲在一旁偷偷观察的岱雷丝与诺菈犀利的批判传入耳中,让春菜和费姆顿时露出无言以对的神情。

在宏精湛的医术以及不吝投入大量颠覆常识的材料作用之下,费姆的母亲和妹妹只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恢复健康。而且他们还以衣食无缺为保证,邀请三人留下来管理工房。这个慷慨的交换条件令费姆一家感动不已,甚至还差点当场宣誓效忠,只是宏本人对于这些事情完全一无所知。



「听说你们找到了新的工匠,也差不多该稳定下来了吧?」

「这部分不成问题,不过有件事倒是想跟雷雷或是国王陛下商量。」

「商量?」

诊察事件的数日后,雷奥德前来造访工房,顺便认识一下工房的新人。于是宏趁机向他提起贫民窟的问题。

「原来如此,土壤污染所造成的怪病。」

「若不尽快处理,难保不会演变成大规模的传染病,引起全国性恐慌。最根本的做法,就是从土壤改良下手。」

宏的建言获得雷奥德的首肯。正如宏所言,这的确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我会跟父王、马克和财务卿商量看看此事。一等预算编列出来,就立刻采取相关的对策。」

「没问题吧?」

「预算方面不成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的。到时候还需要你们的协助。」

「别把工作全都推给我们就好。」

「可是除了你们,我还真的找不到能够消除有毒物质、改善土壤品质的人选。」

雷奥德言之有理,容不得宏否认。

事实上,一般业者确实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去除大量的梅拉涅特,净化受到污染的土壤。

「算了,土壤的净化就交给我们吧。不过挖掘土壤和其他相关作业需要大量人手,还请另行物色适合的业者。」

「没问题。」

「对了,要不要顺便趁著这个机会制定贫民窟的劳力雇用对策,以及稻米种植的普及计画,将整个地区规划成实验农场?」

「这个主意不错。」

在雷奥德的主导下,足以对法连的未来造成深远影响的伟大计画逐渐成形。

 


1.002578500257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