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 幻想编年史~不懂察言观色的异世界生活~

第十七•五话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法连篇 第十七•五话

「春菜同学、澪,依照清单开始触诊吧。」

「收到。」

毒杀事件告一段落的第二天午后。

宏一行人按照原定计划,前来诊断艾莲娜的健康情形。

不过,这阵子艾莲娜在用餐前都会先服用万能药,就算真的有人在饭菜当中下毒,理论上也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

诊断的目的,纯粹是为了求个心安。

「好,接下来将血液的检体依序滴入这个、这个以及这个里面。」

宏说著,一边刻意回避在场侍女的视线,一边在各种试剂滴入检体,好调查状况。

随侍在侧的众多宫廷侍女,无不对正在观察十几种试剂的宏报以不信任的眼光。但除了首席侍女之外,倒也没有人跟昨天一样当着大家的面口出恶言。宏等人只好在内心安抚自己,对她们的视线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

「按照检验结果看来,昨天也没有中毒的迹象。还有,虽然最近妳吃了不少奇怪的东西,却没有出现过敏的反应。」

确认过试剂的变化后,宏做出上述判断。除了毒物反应之外,今天也针对过敏源做了相关筛检,因此才会动用多达十几种的试剂。

就算有事先服用长效型的万能药预防,中毒的迹象仍很难在短短的半天之内消除。以电玩游戏来比喻的话,就像是通知玩家中毒的系统讯息一直残留在画面里的感觉吧。

「我想趁著这个机会替在场的侍女也做个简单的调查,可以吗?」

「……什么调查?」

「在场的各位,有没有人感到身体不舒服?」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宏的问题,首席侍女的双眸立刻流露出锐利的视线。

那道目光令宏的女性恐惧症受到莫大刺激,不禁为之胆寒,然而这毕竟是委托人所指定的工作之一,他只好硬著头皮回答。

「不瞒妳说,当初在工房进行检查的时候,我发现艾莲娜大人出现了经由皮肤接触引发的中毒迹象,妳们在整理房间等时候常会需要徒手碰触物品吧,所以我在想说不定有人因此接触到了毒物。」

「你是在怀疑我们吗?」

「这是我的工作,陛下已经吩咐过了,若有人受到下毒事件的牵连,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就必须立刻给予治疗。」

首席侍女依然以杀气腾腾的目光注视著宏,显然不相信他的说词。

或许是因为昨天的检査比较简单的关系,对方虽然抱怨了几句,倒也不至于激动地反弹,然而今天自己也成了检查对象,情况大不相同。只见首席侍女的瞳孔流露出怨恨的眼神,正面挑衅宏。

「欧莉亚,不许放肆!」

就在首席侍女准备反唇相讥之际,结束诊断的艾莲娜适时地出现,当场斥责部下。

部属对客人做出无礼的举动,有损国家的颜面。

虽然他们两人之间曾多次气氛不和,第一次发生时,念在宏等人不计较的份上,艾莲娜只给予了口头上的警告,但第二次可不能就这样了事。在客人面前训斥部属固然有些不妥,然而对方屡劝不听、再度犯下同样的错误,如今也只能拿出主人的权威严词训斥了,否则难保不会落人口实,造成袒护部下的误解。

「对不起,宏。欧莉亚平常不会这样的……」

「算了啦,这也难怪嘛。主人身边突然出现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侍女们多少会感到不是滋味。我能体会她的感受,就别太责怪她了。」

「那怎么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从轻发落,等于是向大家宣告第二公主重用了会对客人无礼的侍女。」

必须将维护国家尊严的责任一肩扛下的公主也真辛苦——目睹唉声叹气的艾莲娜频频道歉的模样,三人不禁有感而发。

「算了,这件事就此打住吧。春菜同学、澪,检查结果如何?」

「触诊方面一切正常。」

「问诊的部分也没什么大问题。不过有些地方不是我能自行判断的,就交给你囉。」

「了解……嗯,看起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从春菜手中接过诊察表仔细检视之后,宏认为目前都还算正常。

往后只能提高警觉,预防类似的下毒事件再次发生,同昤观察症状的演变了。

至于后遗症,在还只能制作出三级药水的情况下,目前仍无计可施。

为了保险起见,已经请艾莲娜喝下了利用回收的空瓶做出的三级精力药水,可惜自后遗症发作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状况可说是毫无改变。

「总之暂时先使用之前规划的复健套餐吧。今天的问诊就到此结束。」

「嗯,谢谢。」

「别客气,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

目送三人离去后,艾莲娜又望向了首席侍女。

身为她的顶头上司,接下来才是艾莲娜履行职责的时候。



「……那种眼神真是可怕。」

结束艾莲娜的诊察,回到房间后,宏不禁喃喃自语。

充当助手的春菜和澪也报以同情的视线。

今天之所以选在下午进行诊疗,纯粹是配合艾莲娜的行程。

「辛苦了。」

「那个首席侍女更加讨厌师父了呢。」

「来路不明的男人假借治疗的名义,对自己的主人上下其手,而且还在不知不觉间赢得主人的信任与好感,也难怪她会露出那种眼神。」

春菜点点头,似乎认为宏的说法不无道理。这的确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春菜不禁在脑中构思起因应对策。

昨天由于客人在场的关系,艾莲娜只是稍加提醒,今天却当着三人的面严厉斥责。

大部分的侍女在被艾莲娜叮嘱过后就已冷静了下来,至少没有对宏展现明显的厌恶态度。

唯独负贵管理所有侍女的欧莉亚,非但不改冷嘲热讽的本色,甚至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事实上,欧莉亚刚才待宏的态度,跟她平常的言行举止以及周遭对她的既成印象相去甚远,很难想像两者竟是同一人。

不知是八字不合,还是天生讨人厌,又或者有什么其他原因,这里的人全都露骨地表现出讨厌宏的行为,怎么看都十分诡异。

最奇怪的地方在于——昨天当着大家的面要求我滚出这个国家的老臣,今天在路上巧遇时竟礼貌性地朝我点了点头,前后的反应实在差太多了。和昨天相异之处,就只是今天没有其他人在场而已。若原因为此,只能说老臣内心的盘算令人捉摸不透。

法连是个历史悠久的王国,乌鲁斯城更是各大党派暗自较劲的战场,人际关系相当复杂。不过,目前对于不属任何党派的宏一行人,每个人都不给什么好脸色。

来路不明的陌生人获得王家重用,会受到既得利益者的拥有者排挤也是很正常的。

「宏同学、澪。」

「嗯?」

「怎么了,春姊?」

「我想去厨房一趟,可以请你们帮个忙吗?」

左思右想后,春菜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于是突然要求两人协助。

「厨房?好啊,妳打算做些什么?」

「应该是甜点吧,刚好这个国家似乎尚未出现所谓的少女梦中情人。」

察觉春菜露出促狎的笑容,让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的宏感到有些不安。而向来对春菜的手艺颇有信心的澪则二话不说一口答应。

「若只是简单的甜点,妳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了吧?为什么需要我的协助?」

「因为数量太多,我一个人做不完。如果你可以帮忙做个感觉不错的模具,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倒是没问题,不过你到底打算制作多少甜点?」

「几千份左右吧。」

「慢著慢著!有没有搞错?这也太夸张了吧!」

春菜的回答超乎常理,立刻遭到宏的质疑。

通常遇到类似情况,多半都是由春菜或是澪担任吐槽的角色,眼前的景象可说是相当罕见。

「你觉得这座城堡的实质运作是由哪些人撑起的?」

无视宏的质疑,春菜迳自转变了话题。

突然被抛了一个问题,令宏感到些许困惑,不过他仍针对结合迎宾馆与行政机能于一身的城堡运作,提出一般性的看法。

「说到实质运作,自然非行政官僚及仆役莫属了。没有人对他们发号施令,城堡的机能恐怕也会为之停摆,可是少了这些人,便无法推动日常勤务。」

「那所有的行政官僚和仆役加起来,男女比例又是如何?」

「仆役大多是侍女,所以整体而言应该是女性占多数吧。」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这就是春菜的回答。得到这种有跟没有差不多的回应,宏不由得面露疑惑。

「天底下找不到不喜欢恋爱话题和甜点的女人,所以我打算比照过去案例,从抓住她们的胃开始。」

「比照过去案例?可是妳几乎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才做的啊,完全跟抓住他人的胃没有关系吧?」

「是没错啦,不过这次我想以此为战略。」

春菜之所以产生这种念头,主要是出于莫名的危机感。

他们三人在这里显然不受欢迎。国王的心腹与直属文官对三人还算尊重,但其他人就不是如此了,虽然没有清楚地表现出来,态度却不甚友善。

王子和公主身边的文官及仆役尤其如此,他们认为三人抢走了自己的主人,进而产生一种同仇敌忾的心理。目前大概只有艾莉丝身边的相关人士不需要特别留意而已。

就先前发生的种种事件看来,三人会被视为靠着逢迎拍马的手段,博取王家欢心的奸佞之辈,也是情有可原。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为了避免日后被人从背后捅上一刀,实在无法就这样置之不理。

春菜打算肩负起诱敌上钩的重责大任,如果可以跟负责城堡实质运作的行政官僚以及仆役打好关系,情况肯定将大不相同。能否掌握侍女之间的八卦传播系统,更是生死存亡的关键。

况且,一旦成功收买了城堡中的侍女和仆役,还可能获得不少便宜行事的特权。为达此目的,金钱的贿赂行不通,最好从「宣扬跟三人打好关系可以获得什么明确好处」这点下手。

因此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春菜才决定采取甜点贿赂攻势。

「光靠几个甜点,对方就会上钩吗?」

「师父,你太外行了。」

「宏同学,这里不是丰饶富足、遍地美食的日本。行动之际,请务必将这点牢记在心。」

虽然对澪和春菜的说法抱持着些许疑问,然而迫于两人的气势,宏只能乖乖点头。

「所以妳打算做什么?」

「法式布丁或布丁圣代吧。」

「原来如此,这道菜确实只要搭配个华丽的容器,看起来就会很厉害呢。」

达成共识之后,斗志高昂的三人朝着厨房出发。

乌鲁斯城的美食革命,就此揭开了序幕。



「妳怎么在发呆?」

当宏等人前往厨房制作布丁的同一时间。

由于艾莉丝对训练一直心不在焉,真琴忍不住问了她一句。

这时,逹也则窝在书库里面,继续昨天未完成的工作。蕾娜照惯例站在不远处,警戒着可能发生的各种意外。

「这阵子听到许多不怎么好的传言,多少有些担忧……」

艾莉丝叹了一口气,幽幽地回答真琴的问题。

「一想到我们替大家添了那么多麻烦,心里面实在很过意不去……」

「小孩子不必在意这种事情啦。」

眼见艾莉丝意志消沉的模样,真琴不禁露出无奈的苦笑。

「可是除了卡塔莉娜姊姊他们之外,其他人也都对大家没什么好感吧?」

「这是很正常的。就算王宫方面宣称来自未知大陆的客人必须受到保护,可是对其他人而言,我们终究只是身分不明的不速之客。」

真琴的论点相当实际,使得艾莉丝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宏一行人是艾莉丝的恩人,但这并不代表法连举国都会接纳他们的存在。艾莉丝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话说,妳不觉得不管上头下达了多么不合理的命令,下属仍完全没有异议地一致表示绝对服从、丝毫没有产生质疑念头的组织,反而可怕且令人敬而远之吗?」

「除非部下全都遭到洗脑,否则这种组织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以才教人敬而远之。」

「没错。」

捧著一叠资料走过来的铎卡从旁插口。

「姑且不论昨天那个老头的做法,如果王宫的人都对突然出现的我们没有任何意见,这个组织肯定大有问题。」

「那家伙只是嘴上说说罢了,不必放在心上。」

「也是啦,不过被那么羞辱,心里面多少还是有点疙瘩。而且,他竟然还刻意挑不同的时间,分别对宏及我们大肆抱怨,到底想怎样?」

「他大概是觉得刻意多说几次,可以强化大家的印象吧。」

艾莉丝跟铎卡的看法显然有所出人,光是前提就相差甚远。

「不觉得哪里怪怪的吗?」

「……的确有点不太自然。」

「此事本应交给你们来判断,我手边也没有确实的证据,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说事情显然没有想像中单纯。」

真琴从铎卡的谈话当中,嗅出了一些蛛丝马迹。

「不管理由为何,希望你们立刻滚出法连王国——这应该是他的真心话吧。」

「你这到底算是安慰,还是恫吓啊……」

铎卡的发言,让真琴露出无奈的苦笑。

「不过,我也认为尽快离开王宫比较好。」

「在下赞成公主殿下的意见。」

「没错。对于一般人而言,这里并不是能够久留之地。」

面对艾莉丝的惊人言论,蕾娜和铎卡煞有介事地齐声附和。

真琴一直以为这三人算是支持他们入宫派的,因此内心相常惊讶。

「难道连你们也不欢迎我们吗?」

「见不到大家固然寂寞,不过当初我是带着往后很难再见面的觉悟回来的。不论你们待在这里或是城外的工房,情况都一样。既然如此,我希望大家能在较为舒适的环境过著无忧无虑的生活。」

「原来如此……」

「而且,如果一直待在城里,难保大家不会开始讨厌我,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地方。」

神情落寞的艾莉丝又叹了口气,真琴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妳不想引起我们的反感,该不会是因为担心以后尝不到美食的关系?」

受不了异常沉重的气氛,真琴试着开玩笑打破僵局。

「真琴小姐!我虽然爱吃,多少还是有分寸的!」

方才还神情落寞的艾莉丝倏地涨红了双颊,似乎真的生气了。

「担心被喜欢的人讨厌而感到伤心,这种想法很奇怪吗?」

「不会,应该说这样才正常。」

艾莉丝气得差点哭出来,真琴打从心底为自己的口无遮拦感到懊侮。

不过——

「这件事没有想像中的容易呢,尽管那个老好人应该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对艾儿产生反感,但他的女性恐惧症实在相当要命。」

一般人在抓到对方的弱点时,总会忍不住想欺负嘛。

「即使宏先生没有女性恐惧症,我在他心中也只是个小妹妹罢了。虽然心里面很痛苦难过,仍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被他这么看待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不过我至少可以努力成为对宏先生所帮助的女人。」

「……妳这么认真回答,我反而很困扰耶……」

「先提起这个话题的不是真琴小姐吗?这个问题确实不适合在公开场合谈论,不过私底下聊聊应该无伤大雅吧?无论是恋爱烦恼,抑或是自己为了心仪对象而想做出的改变,和别人谈这些话虽然有些难为情,但并非羞于启齿的事。」

艾莉丝的双颊微微泛红,似乎相当害臊,不过语气和表情却异常坚定。真琴见状,才意识到自己狠狠地踩到了艾莉丝的地雷。

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发觉艾莉丝对宏一往情深,真琴不禁担心起有着天然呆和傲娇过头的两位日本女性的未来。



「殿下已经吩咐过了。需要什么食材尽管开口,不必客气。」

跟掌管厨房的料埋长打过招呼后,对方以稍嫌粗鲁却十分友善的口吻回应。

「你对我们还真亲切,不过你真的不介意厨房被我们这些外人弄得一团糟吗?」

「你们打算制作新奇的料理对吧?自己这样说虽然不太好,但我们早就对一成不变的料理感到厌烦了。」

「这也难怪,毕竟这里的烹调方式只有烧烤和水煮,调味料也只有盐巴和胡椒嘛。」

「法连料理的精髓在于食材本身的味道。」

宏接受了料理长的说法,同时要来了鸡蛋、生奶油、砂糖以及大量的水果。就在宏等人忙着处理食材的时候,厨房后面突然传来夹杂着哀号与怒吼的叫骂声。

「可恶!又有一桶拉扎发臭了!」

三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

所谓的拉扎是这个世界的酒精饮料,以小麦发酵而成,与啤酒不同之处,在于拉扎不会起泡,强烈浓郁的口感接近未经蒸馏的威士忌。酒精饮料竟然会腐败,这是相当奇怪的情况。

「师父,酒会发臭吗?」

「这种事情很难说,日本酒一旦掺杂蛋白质,确实有整桶发霉的可能。」

「所谓的发臭,该不会是变成醋了吧?」

除了水果本身的酸味,其他酸味在这个世界都被视为毒药,或者腐败的食物,法连人民尤其不喜欢过重酸味。相较于甜熟的水果,酿酒过程中所产生的醋,确实带有刺鼻的酸味。

所以,发臭的拉扎……

「慢著,那东西没坏。」

「有没有搞错啊?都已经酸成这样了,绝对坏掉了吧?」

宏的发言立刻遭到料理长否定。

这桶拉扎醋确实是酸得可以,只须舔上一口就足以令人失去意识。

「这东西可以当成调味料。只要酌量使用,对健康相当有益。」

厨房的工作人员纷纷露出狐疑的神情,显然不相信宏的说法。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宏拿出料理入门篇常见的美乃滋,以及应用篇的酸桔醋。

手边虽然也有黑醋,不过那毕竟是以在不适宜的气候与土壤条件之下勉强酿造出的半成品,透过炼金术的力量强行制成的替代品,量十分有限。

「那是什么?」

「白色的叫做美乃滋,是利用这东西制作出来的调味料,可以拿小黄瓜沾著吃吃看。」

话才刚说完,宏就率先做了示范。恰到好处的酸味着实令人食欲大开。

「……真的没坏吗?」

「如果已经腐败到光凭味道就可以辨识的程度,光是尝上一口就足以出人命了喔。」

在宏的保证下,料理长迟疑了片刻后,也试吃了 一小口美乃滋。

「相当奇特的味道。」

「但不难吃吧?」

「……也是。」

料理长虽然对宏的说法有所怀疑,还是点了点头,喜出望外的宏接着又拿出酸桔醋,准备以他个人最喜欢的搭配方式让料理长品尝。

将介绍食用醋的工作交给宏,春菜全神灌注地在制作布丁。

「刚好这里有可以长期保存的龙田风炸翼龙腿肉,不妨比较一下直接食用以及沾点这东西后再品尝的差异吧。」

「什么?翼龙!?」

「道不是重点。」

说话的同时,宏拿起类似白萝卜的青菜磨成泥,跟酸桔醋混合在一起。

这份炸翼龙腿肉并不是春菜以前所准备的那份,而是之后拿剩余的碎肉油炸调理的成品。由于在刚起锅的状态就直接送进保存库,依然保有当时的风味。

「我还是第一次尝到翼龙肉,想不到居然这么好吃。」

插图010

「春菜同学的手艺功不可没。」

「……直接食用就已经很好吃了,沾了这玩意儿之后,口感更是清爽,别有一番风味。」

王城的总料理长果然有两把刷子,两三下就掌握了酸桔醋的特色。

「对吧。告诉你一个秘密,艾莉丝公主爱死用这种调味料做成的料理了。」

「……此话当真?」

「如假包换。」

艾莉丝公主是王城中的话题人物,因此公主所偏好的口味立刻引起了料理长的兴趣。

虽然没有特别提起,不过除了美乃滋和酸桔醋之外,蕃茄酱、芥未酱、酱油、味噌等调味料,艾莉丝都很喜欢。甚至连普通的凉拌海带和醋渍小黄瓜都来者不拒,另外也喜欢甜味与油香。即使在日式凉面的沾酱里加入少许山葵,她一样照吃不误,很难想像今年才十岁的小女孩对于口味的接受度竟然如此多元。

不过从艾莉丝不喜欢重口味,或是只吃得出调味料的料理看来,她的味觉应该相近于日本的成年人。

「以料理长的功力,应该可以揣摩出这种调味料的用途吧?」

「……确实有不少灵感浮现。不好意思,可以先请教美乃滋的做法吗?」

「没问题,顺便将醋渍小菜和酸醋料理的做法也一并告诉你吧。」

于是宏以愉快的心情,替料理长上了一堂包括美乃滋做法的食用醋使用方式特别讲座。

授课告一段落的时候,春菜已经蒸好了第一批布丁。

其实也可以用烤的,但为了传授蒸东西的方法,她特定选择清蒸的方式。春菜个人比较喜欢蒸布丁的口感,当然也是原因之一。

为了方便取出蒸熟的布丁,澪事先在装盛布丁的容器做了许多前置工作。这种对甜点的专注与坚持,证明了她也是个女孩子。

「宏同举,辛苦你了。」

「抱歉抱歉,都没有帮妳制作布丁。」

「没关系,还有澪在。布丁的难度不高,品质差距有限。」

说著,春菜将大约三百个左右的第一批布丁送进去冷藏。

「那是什么啊?」

「他们好像用了相当新奇的料理方法?」

亲眼目睹未知的料理诞生成形,厨师们立刻围了上来。

「那叫做布丁,是我们国家常见的点心。刚刚的料理方式为清蒸,是利用蒸气加热食材。」

接着,春菜一一介绍蒸笼以及其他厨具的构造。

「不能直接烧烤或是水煮吗?」

「味道和口感会相差很多。不如这样吧,明天我们一起挑战清蒸料理如何?」

「我听说你们的料理让艾莉丝殿下变成了挑剔的美食家。你们确实应该负起责任,将一身绝活传授给我们。」

料理长的玩笑话,让三人露出无奈的苦笑。

在宏和春菜的努力之下,总算成功拉拢了最不容易被美食收买的王家御厨。

 


1.001408200140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