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 幻想编年史~不懂察言观色的异世界生活~

法连篇<第十七话>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法连篇<第十七话>

「抱歉,突然要各位过来一趟。」

「不用在意,我们多少心里有数了。」

听到春菜不得了的报告,大家用完午餐后,想要转换心情,要开始逐一解决下午的计划时,国王和雷奥德把他们一起叫了出去。

「不过,这里竟然有这种房间啊,真不愧是王城。」

「你这个男人,总是会为了奇怪的地方而感动呢。」

为了缓和气氛,宏马上开始转移话题,雷奥德见状不禁露出苦笑,这么吐槽。

「总之,这里施了强力防护魔法,就算动作大一些也没问题。当然,只有在国王、王储或姬巫女的陪同下,才能进出这里,所以不可能会有人在这里设下窃听设备。」

「也就是说?」

「那些传承给春菜的阿尔费米娜大人的特殊魔法,就算在这里使用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也请艾伦斯特和尤利乌斯一起出席。」

看到事情的展开如同自己的预期,春菜只能苦笑。

就算铎卡和尤利乌斯都在这里,如果魔法的威力强大过头,甚至得以摧毁整座城-那他们的存在其实并没有意义。这么一来,现在这样的状况是不是有点靠不住呢?这是她真正的顾虑。

「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春菜,可以把你学会的魔法确实地告诉我们吗?」

「好的。」

听到国王这么追问,春菜在脑中稍微统整了一下后-开口这么告知:

「虽然说是女神的魔法,不过遗憾的是,其中大半都是普通的回复魔法、辅助魔法、移动魔法和障碍魔法。只要对使用人数的多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上使用这些魔法并不需要特殊条件,只要多加训练,就可以学会了。」

「具体来说呢?」

「几乎都是像女神的加护、飞毛腿,女神的疗愈和长距离传送之类的魔法。虽然也有一些我之前不会使用的魔法,不过我知道要怎么学习那些魔法,我有几位朋友也会使用。」

听到具体的例子,国王和雷奥德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飞毛腿是个非常普及的魔法,在骑士团之中就有不少人学过。这个魔法如同其名称,是个能加快走路速度的魔法。为了加快行军速度,或是强化战斗时的部署能力,只要骑兵的魔法相性佳,几乎都需要学习这个魔法。学习难度也不会太困难。

会使用女神的加护和女神的疗愈这两个魔法的人倒是不多。

虽然名字有冠上『女神的〜』三个字,不过这个魔法是借助时空神阿尔费米娜、大地母神艾尔莎和海洋神蕾妃雅之中,其中一位女神的力量。所以使用者并不一定要信奉她们。因此,就算不是担任神官的人也可以习得这个魔法,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中枢,都有人会使用这个魔法。

然后,关于长距离传送,高级冒险者的公会或队伍里,绝对有一个人会使用这类型的魔法。像是在日本人队伍之中,达也就会使用。

名字前面加上『女神的〜』的辅助及回复系魔法确实是最高级的魔法,但是这都没有宏的技能稀奇。

「你说几乎都有,意思是也多少有些特殊的魔法吗?」

「是的。只有四个陌生的魔法。正确来说,是一个分成四种机能的魔法。我知道其中一个种类的使用方法,不过现在没有办法发动,由于剩下两个是回复系的魔法,也无法在现场实践。」

「嗯。所以剩下一个可以使用吗?」

听到国王这么询问,春菜的蓝色眼眸中浮现出了困惑,她绞尽脑汁,思考要如何解释。

看到春菜的样子,国王判断那是一种相当不妙的魔法。

「有办法使用吗?」

「如果您的意思是要问可不可以发动的话,答案是肯定的。不过,如果是要论它的实用性,那就有困难。若用我现在这个肉体发动的话,马上就会自取灭亡。」

春菜用打从心底感到困扰的表情,说出这种夸张的事情。

听到她这些话,全场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默。

春菜体能的各种能力值都很好,甚至不输这个国家的骑士体能平均值。

不过,如果纯粹用各项能力值来一决胜负,她应该会大大输给尤利乌斯、铎卡和蕾娜。但是如果不限制她使用的招数或其他能力值的话,她应该能轻松赢过蕾娜。

这样的她却说发动此魔法会自取灭亡——不管那是否为攻击魔法,一定都具有某种程度的危害。

「具体来说,这是什么样的魔法?」

「这个魔法会大幅加快受术者的思考速度和肉体的速度。」

「可以加速到什么程度?」

「如果是用我现在的力量来看,大概可以加速到一百倍左右。虽然说是加速,但是不会让受术者加速老化。由于肉体完全无法减轻负荷,若没有锻炼过体魄,中了这个魔法之后,只要轻轻一动就会自我毁灭。」

真不愧是特殊技能等级的魔法,看来真的相当不妙。

顺带一提,春菜的解释其实并不正确。

正确来说,这个魔法并非单纯只会加快思考速度和肉体速度,这个特殊技能本来的功能是在加速百倍的同时,让施术者感觉自己的动作跟没有加速时一样。

因此,这个魔法可以抑制住空气阻力、摩擦热和冲击波等冲突之外的外部影响,以及目标对象对外部的影响。但或许是因为魔法分割速度的时候,发生了某种劣化,目标一旦移动,其体内发生的损伤,以及他与固体接触时的反作用力并不会减轻。

不过,平常我们在搭乘机车或云霄飞车的时候,就算一点风也没有,我们的身体依然会感受到风压和空气的阻力。可是春菜几乎没有机会乘坐这些东西,所以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要素,她把对于身体的伤害和无法减轻冲撞后的反弹力等劣化的特性,误以为是这种魔法完全无法减轻肉体的负荷。

「……既然是这种魔法,如果要她试着使用看看,未免太残酷了……」

「这种魔法如果是施在自己身上,一定会造成莫大损伤,又不知道是否该施予在其他人的身上呢……」

虽然这么说,这确实是个相当强大的魔法,就是这一点让人烦恼。

「话说回来,你说剩下两个是回复系的魔法,是什么样的魔法呢?」

「两种魔法都是操作时间以便对患者进行治疗的类型。可以直接干预受伤、中毒和疾病。一种是加速时间,让伤口、中毒和疾病痊愈的魔法。另一种是让时间倒退回中毒、受伤和患病之前,这种魔法能让身体变成受到损伤前的状态。」

「……所以,也能治疗身体各部位的缺损和障碍?」

「如果我的能力能够有所进步,这个魔法几乎可以治疗所有的伤害。不过,因为死者的魂魄已经离开体内,所以我无法让死人复活。」

听到春菜这么说,国王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不仅是法连,在这个世界里,让死者复活是最高禁忌。

然而,曾经有偷鸡摸狗的家伙悄悄地想让死者复活,过去有三次复活成功的经验,这让惊人的瘴气蔓延在整个世界之中,甚至曾经让一个国家毁灭。

而且,进行死者复活的三个地方都变成异界化的地下城,其中受害最惨烈的地方被人们称为「炼狱」。

这边要补充说明的是,在『幻想编年史』之中没有死亡的概念,玩家最多只会因为无法战斗而遭受众神保护。

若想要从无法战斗的状态恢复过来,需要使用女神的疗愈、等级6以上的高级药水或是世界树之药,可是战斗期间无法使用女神的疗愈和药水,虽然可以使用世界树之药,不过若以现实生活的时间来换算,一个月之中,平均会掉落的世界树药水量还不到一个,由于掉落率太低,所以这样的做法并不实际。

因此,当一般玩家无法战斗的时候,会使用回归点数马上回到游戏中。

「嗯。」

听到春菜的答复,国王陷入思索。这个沉默让人产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种回复魔法可以施在自己身上吗?」

「并非不可能。但至少要在还能动弹的状态才有办法做到。」

「嗯。这里有三级药水,以三级的回复量来看,有办法治疗刚刚提到的加速魔法所带来的打击吗?」

听到国王陛下的疑问,春菜开始沉吟。

如果使用那个魔法,她有很高的机率会受到让自己无法动弹的打击。三级药水至少可以进行最低限度的治疗。

在游戏之中,如果用等同于三级药水,也就是等级6药水来恢复无法战斗状态,成功率大约是三成。如果使用的是三级药水,复活之后会恢复成HP1并且再喝药水就会呈现中毒的状态。现在想起来,既然都能治疗断肢了,拥有这样的机能也是理所当然。

就复活的成功率来说,女神的疗愈也相差无几,不过这个魔法没有连续使用的惩罚。

「达也先生,你能够使用女神的疗愈吗?」

「我几乎没有好好修炼这个魔法,不过姑且可以使用。」

既然横竖都需要进行实验,听到达也这番话,让春菜下了决心。

「既然这样的话,就用我的身体来做实验吧……」

「等一下,你多考虑一下吧!」

看到达也慌忙阻止自己,春菜露出苦笑,她取出一个状似碎片的小石头,大小跟BB弹差不多。她打算发动魔法之后用这个来做实验。然后,为了以防万一春菜用辅助魔法强化身体的耐久值,开始构筑那个加速魔法。

这个魔法不愧是特殊技能,消耗的魔力非比寻常。不过,消耗的量依然没有大自然之舞来得多,应该可以顺利发动。

「要开始咯!超群加速度!」

结束约十秒的咏唱后,春菜自己发动了魔法。

下一瞬间,周围的动作完全静止了。

(成功了吧?)

她把精神集注在实验结果上,试着用指尖弹出碎片。

下一瞬间,从指尖开始,剧烈的疼痛蔓延至全身,她向前倾,身体慢慢倾斜。几乎在同一时间,弹出的小石头发出惊人的声音,镶嵌入墙壁里,墙壁裂了开来。

当她受不了疼痛,迅速解开魔法后,马上有人支撑着她的身体,然后一种带着药味的液体慢了一拍才淋在她的头上,药剂从金发上滑落,还来不及滴落到地面,就被身体吸收了。

「春菜!?」

似乎是真琴支撑住了春菜的身体。

而宏则在她的头上淋上三级药水。虽然宏的反应比较快,不过繁复的动作和速度差,让真琴先支撑住了她的身体。

顺带一提,将药水淋在头上也是一种使用方式。不只是泼在头上,只要将药水泼在身体露出的部位即可。虽然这么做可能会稍降回复力,不过发生紧急状况时,这是最快速的治疗方法。从无法战斗的状态复活时,也是使用这种手法。

「春菜同学,有办法动吗?」

宏将空瓶塞进包包里,一边与春菜拉开距离,一边担心地这么询问。

即使没有必要,但在这样的状况下,宏还是与春菜保持了一段距离,她不禁在心里露出苦笑。然而看到宏发自内心在担心自己,依然让她很开心,对此毫不介意。

「虽然全身还是很痛,不过勉强可以……」

「这是魔力药水,你赶快喝掉并进行治疗吧。听你刚刚说的,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可能就不容易治疗了。」

「……嗯……」

「这里只有五级的,够用吗?」

春菜听了点点头,将魔力药水一饮而尽后,马上准备使用回复魔法。就感觉来说,她现在的力量应该可以恰巧让自己不留下后遗症,恢复健康。

「恢复疗愈!」

她再次消耗了大量魔力,瞬间晕头转向。

使用大自然之舞的时候,肉体上的疲劳比较严重,没有让她留下太大的印象,不过消耗大量魔力也会加剧身体的负担。虽然这么说,魔法似乎实时生效,全身的疼痛瞬间消失了。

她动了动全身,发现没有异常后,确定身体安然无恙。她已经做出可能留下后遗症的觉悟,不过平安无事当然是最好的结局。

看到春菜的身体无大碍,大家松了一口气,总之为了让事情告一段落,有共识中断实验。

「话说回来,你做了什么?」

实验中断时,铎卡仔细地确认了墙壁,他相当严肃地跟春菜这么确认。撞向墙壁的碎片已经消失无踪,唯一留下的痕迹只有墙上的巨大裂痕。毕竟那只是小碎石,早已因为撞击时的力道而粉碎了。

「我只是用手指弹出碎石罢了。」

春菜这么说后,取出一个大小和形状都差不多的碎石头,让铎卡过目。

她会携带着这种东西,是因为国王和雷奥德把他们叫过来时,她考虑到可能需要使用魔法,预先从中庭捡来的。

「就是这个造成的啊……」

「在一般的状态下弹出去的话,大概就像这样。」

春菜这么说后,把拿出来的碎石头弹向另一处。弹出的碎石发出单调的「啪叽」声,撞向墙壁,直接反弹出去后掉在地上。虽然春菜只是随意一弹,威力却不小,如果直接弹在皮肤上,可能会有些疼痛。不过,只要没有击中眼睛,这种威力不致于让人受到太大的伤害。

「如果是在一般的状态,会是这种结果啊……」

「百倍的速度还真是惊人呢。我甚至看不出她做了这样的动作。」

铎卡感慨地这么喃喃自语后,尤利乌斯也震惊地感同身受。

「实验结果比我想象的还要夸张,让我吓了一跳。可是仔细想想,弹开的速度是平时的百倍,那么单纯来看,它飞出去的速度也是百倍呢。」

「先不管有没有这么单纯,假设飞出去的速度是五十倍,动能就是两千五百倍。威力增强到这种程度,碎片当然会镶嵌进墙壁里。」

春菜听了点了点头。

如果速度之外的条件相同,动能的比例会增加,变成速度的两倍。就算在一百倍的状况下丢出石头,应该也还不需要用相对论来解释,但是或许可以用牛顿物理学来思考。

若是使用这样的速度弹出石头,手指当然也会受到不得了的冲击,如果春菜没有事先强化自己的肉体强度,刚刚那一击就会粉碎掉春菜的手指吧。虽然速度强化到这种程度,发生在体内和冲击时的反作用力却完全没有减轻,老实说,在这一点上真的是无计可施。

「总之,我知道为什么这个魔法会派不上用场了。」

「嗯,如同我们预期,光是两到三个动作,身体就会受不了。」

「身体当然也是如此,但如果换成使用近距离武器,没有一定的强度或锋利度,说不定才使出一击,武器就损坏了吧?」

听到达也指出这一点,大家都不禁点头同意。这个魔法虽然相当强大,但是却难以派上用场。

「武器基本上都是金属制成的,除了像细剑这种构造上强度不足的武器之外,只要不是太脆弱,就算速度变成百倍,应该不会轻易损毁吧?」

「你使出的力气愈大,反作用力会直接袭向自己的身体喔。」

「说得也是……」

听到真琴这么吐槽,宏忍不住呢喃。不管发生什么状况,这种魔法几乎都派不上用场。

「春姐,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使用这种魔法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周围的事物就像是停止住一样,移动得相当缓慢,不过自己却可以正常动作。可是一旦普通地有所动作之后就撑不住了……」

「原来如此。」

听到春菜的回答,澪点点头,如果能够运用自如,这确实是个强大的魔法,但却充满了陷阱。

「我想到了一件事,你们愿意听吗?」

「什么事呢?」

「如果是宏的话,应该可以坚持我们的体感时间约十秒吧。」

听到雷奥德骇人的言论,除了宏之外,每个人都点头称是。

「等一下啊!不论怎么说,你们刚刚也亲眼目睹这个魔法有多危险了吧,怎么可以马上做出这种反应啊!」

「不过啊,只要你能利用这种魔法,就可以解决攻击力不足的问题了喔?」

「这种超模式,如果不能使用超过三分种,那就没意义了啦!」

虽然宏吓个半死、拼命拒绝,不过少数服从多数,最后除了春菜之外,其他在场的人都坚持要宏这么做。

春菜亲身确认过这个魔法的危险性,就某方面来说,她其实比宏还要反对。不过,听到他们说:「趁我们现在还能在旁边帮忙的时候,能确认就尽量确认吧」,觉得确实言之有理,因此春菜无从反驳。

「总之,我会把它固定住并且改变颜色,你就把这个当作靶子吧。」

「就算你这么说……」

看到雷奥德指定的『靶子』,宏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不知不觉中,雷奥德指的地方出现一个跟人类差不多大小的黑色块状物。

「弹力和硬度都很恰当,做得很好。」

「那不是问题所在吧……」

澪用手拍了拍雷奥德准备的靶子,进行确认后,说出了奇妙的感想。

「话说回来,春菜同学,你的魔力没问题吗?」

「恢复得差不多了。老实说,早知道就不要让它恢复了。」

「是喔……」

宏愈来愈没有脱身的理由了。跟一部分的攻击魔法不同,回复、辅助、障碍和生活魔法的消耗度都是固定值,数值将依玩家的熟练度而有所变化。

关于这次春菜学会的魔法,先不论总体消耗性高的辅助系「超群加速度」,回复系的「回复疗愈」魔法使用起来的CP值是比「女神的疗愈」还差一点。不过,这种程度的魔力消耗量,靠五级的魔力药水完全可以恢复。另外一个让春菜的魔力仍有余裕的原因,在于她学会新魔法的同时,也提升了她的魔力总量。

「我果然还是不想施这种魔法在别人身上呢。」

由于宏自己也不愿意,春菜也不停表示自己不想使用这么危险的魔法。虽然宏还是老样子不干不脆,但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相较之下,春菜却是介意到他人的安危而开口拒绝,这样更显得宏不可靠了。

「都这个节骨眼了,别这么说。」

「春菜,既然有这种魔法,代表你某一天可能会需要把它使用在某个人身上。我知道你很不情愿,不过趁现在能尝试,我们就得先试试看嘛。」

看到春菜如此不愿,雷奥德和真琴这么安抚她。

这句话由游戏中总是站在最前线,与危险敌人交锋的真琴说出口,听起来更为沉重。

「阿宏,差不多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如果你们站在我的立场,一定也会抗拒的啦……」

听到宏充满无奈地吐槽,其他人不禁一起移开视线。

看到春菜当时一开始动作,身上的血管就破裂出血的身影,大家都绝对没有办法坚持表示,自己能够毫不畏惧地担任实验品。虽然春菜一开始可能也没有实感,但是她深知这个魔法有多危险,却还是决定要当第一个实验品,可以说是一位清高又有毅力的女性。

「总之,人家等一下也得试看看,你们两个也赶快做好心理准备吧。」

「欸?你也要试吗!?」

听到真琴这么说,春菜大吃一惊,不禁这么大声嚷嚷。刚刚听着宏吐槽时,真琴明明也移开了视线,现在竟然这么开口,让人太意外了。

「当然啦。人家的耐久力和澪平分秋色,也得测试看看我们这样的等级可以忍耐多久吧。既然都躲不掉,人家当然不能突然让澪去做这么危险的事咯。」

「真琴姐好帅喔……」

「……怎么搞的,为什么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看到语气一转-瞬间充满男子气概的真琴,澪的眼中流露出了崇拜,宏则莫名感到一抹败北感。女生总是突然就能下定决心。

「宏,在你展露出更不可靠的样子之前,赶快下定决心吧。」

「大哥,你不要因为事不关己就大放厥词嘛……」

这次完全不用担任实验品的达也这么说后,宏烦闷地这么吐槽。

虽然这么说,不过达也说的确实是无从反驳的事实。对于无法抵挡这种氛围的日本人而言,他没有办法继续反对下去。

「我知道了……春菜同学,你就不要犹豫,一口气发动它吧……」

「可、可以吗……?」

「现在的气氛没办法让我再抗拒下去啦……」

宏下定决心,应该用死心来形容会比较恰当。他握起刚刚才成为自己武器的战斧,无力地回答春菜。春菜听到之后,莫名心虚地提升自身耐久力之后,发动了魔法。

「超群加速度!」

菜发动魔法的同时,宏感觉世界停住了。他瞄了周围一眼,即使感觉过了好几秒,春菜却依然维持着发动魔法的姿势,动也不动,残余的魔力本来一眨眼就该消失了,现在却依然残留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加速的缘故,他的心跳慢到就像停止了一样,但是呼吸却和平时没有两样,这样的感觉相当不可思议。

宏走了几步,确认身体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后,他直直走向靶子,用力挥下手中的战斧。

反弹回来的冲击异于往常地强大,令宏的表情不禁扭曲了起来。不过他判断这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便继续挥下武器,大力到身体都发出了声音,直到靶子粉碎为止。

若是从外部观察宏,当春菜发动魔法的同时,宏的身影就变得模糊,并且不断传来东西碎裂的声音。

雷奥德准备的靶子在第一秒时就变得残破不堪,刚好在第五秒的时候整个粉碎。

「应该到极限了吧……」

靶子粉碎的同时,魔法就解除了,宏精疲力竭地这么喃喃自语。

虽然这么说,宏的身体并没有像春菜一样受到严重的伤害,竟然还能稳稳地站立在原地,他的身体强健得惊人。

「老实说,如果能有一个解除的按扭,让受术者自己按下就好了……」

「你不能再撑久一点吗?」

「如果要论实用范围的话,大概就是这种程度了吧……」

看到真琴一副没办法接受的模样,宏补充说明:

「老实说,如果你希望我撑到倒地不起的程度,那我还可以再忍耐一下,不过如果每次用完这种魔法就要喝药水或用回复疗愈的话,那也太危险了。重要的是,光像现在这样就很难继续战斗了。」

「……原来如此。确实得留下一些余力才行呢。」

「就是这样啦。」

宏这么回答后,开始确认剎那间变得残破不堪的战斧。由于靶子相当坚硬,完全没有施予附魔的武器无法与之抗衡。

「真是的,只好重新铸造了。」

看到握柄微微弯曲的武器,宏消沉地这么喃喃自语。

与其重新铸造,倒不如将其熔掉后再做一把还比较好。虽然这个武器没有宏亲手打造的来得优良,依然称得上是一级品,却不到一天就变得如此破烂,简直可以当成传说了。

「这其实是把不错的武器啊,真是短命。」

「看来刚刚还是太勉强了……」

听到尤利乌斯的感想,宏烦恼地这么回答。这把武器是去年退休的铎卡同期所使用的特制品,就连握柄都是金属制成,重量惊人。老实说,要不是这个缘故,最初的那一击可能就把它打弯了。

「雷雷,靶子太硬了。如果再糟蹋一支就麻烦了,可以降低它的硬度吗?」

「我知道了。」

雷奥德听从宏的要求,将靶子的耐久力维持不变,不过硬度降低三成。

「宏同学,你不用治疗吗?」

「在我还没有撑到那种程度之前,魔法就解除了。只要稍微休息就能差不多完全恢复。」

「嗯,我知道了。」

春菜确认宏的状态没有自己那么严重后,松了口气。

「那么,春菜,你的魔力呢?」

「等我一下,我现在还没办法使出回复疗愈。」

「了解。」

听到春菜这么告知,真琴就再等一下,待她魔力恢复。能多加点保险当然多多益善。

「只是等待也太浪费时间了,宏,你有什么其他感想吗?」

「就我的感觉来看,被施予这个魔法的人在习惯之后,成效将会有莫大的变化。」

宏不愧是维持了五秒钟的时间,而且解除之后还能正常走动,他轻易就说出了春菜完全不知道的情报。

「这样吗?」

「只是我的猜测啦。不过,只要多试过几次,让身体习惯的话,说不定一阵子之后,就算移动身体,也不会受到反作用力的摧残了。」

「你觉得大概要试过几次才有办法?」

「我也不知道,但一般来说最少也要百次起跳吧。」

听到宏轻易说出让人想昏倒的事情,春菜和真琴不禁抱头呻吟。

虽然宏轻松道出百次起跳这种话,不过春菜可是只动了两下就受不了了,真琴也不知道能够忍耐多久。

先不说这个,如果真的要尝试超过百次,就春菜现在的最大魔力来看,说不定要花上好几十天的时间。宏竟然能心平气和地说出这种话,真不愧是最高级的受虐狂•生产废人。

「之后要确认的课题,就是当春菜同学将这个魔法修练到更高级时,能够减轻多少反作用力。」

「话说回来,真的可以减轻吗?」

「我们也要连同这个问题一起确认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被当成实验品,所以想要泄恨,宏讲出的话愈来愈棘手。

「如果要确认的话,你也会被当成实验品喔,没问题吗?」

「我大概知道自己可以维持体感时间约三百秒了,放马过来吧。」

「……你喔,一旦发现自己做得到之后,态度转瞬间就会变得很高傲耶……」

看到宏的态度变得这么快,真琴不禁傻眼地这么吐槽。

他的这种地方也莫名地让人感到不可靠。

「那么,春菜同学,魔力恢复得如何?」

「差不多没问题了吧。」

「真琴同学,你做好觉悟了吗?」

「随时都欢迎。」

「真的没问题吗?你真的做好自己可能会吐血求救的觉悟了吗?你真的有办法忍耐全身快要粉身碎骨的冲击……竟然突然攻击我,好痛!」

「谁叫你要故意说这种恐怖的事情。」

听到宏不断拼凑着骇人的语句,达也用爱用的魔杖戳了他一下,让他闭嘴。

「不,我没有在开玩笑喔?」

「虽然听起来很可怕,不过是事实……」

听到春菜和宏说的话,真琴心中感到一丝不安,觉得自己太冲动了。不过,如果现在打退堂鼓的话,未免太过没用。当两人再次对她劝说时,她点了点头,打起精神准备面对袭击而来的冲击。

在体感时间约一百秒左右,真琴就不支倒地了。



「公主殿下,你有听说那件事情了吗?」

「有,真是的,那个小丫头不管去哪里都这么惹人厌。」

某个黄昏,一场茶会正被举办着。地点在一个排除闲杂人等,窃听对策十分完善的房间。

以卡塔莉娜为首的几个人聚集在这里,他们的表情难掩愤怒和焦虑,破口大骂着艾莉丝带回来的那群冒险者。正确来说,是在漫骂其中最醒目、歌喉最棒的小丫头。

「看来阿尔费米娜女神堕落成邪神的传闻,说不定是真的呢。」

「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了吧,因为她是邪神,才会挑选艾莉丝那种性格扭曲、心灵污秽的丫头呀。更何况,她还教导那些来路不明的冒险者秘术呢,连我都没听过那种魔法喔。」

「一点也没错。」

卡塔莉娜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抛下这些话。不管是谁听到,应该都会觉得她怎么有脸这么说吧。不过,跟屁虫巴尔多也跟着不断点头称是。

「可是,事情变得相当棘手呢。」

「那首污秽的歌已经够惹人厌了,还得到奇妙的加护……」

「得想办法解决她才行……」

提到「解决」这两个字的时候,沉默笼罩了整个房间。

想当然尔,他们会有这种反应,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杀掉春菜。单纯是因为现在进行这件事情的难度太高,每个人都无法做出轻率的发言,只能陷入沉默。

其实,「春菜习得秘术」这个情报尚未遭到证实,许多人不想打草惊蛇,所以不打算积极行动。

其中,有些人认为这个情报明明应该是机密,却遭有心人士泄漏出来,让他们感到可疑,认为这是个陷阱,需要当心戒备。

相当然尔,他们确实该多加戒备。

毕竟秘术的情报是国王方面故意泄露的。当他们跟春菜一行人确认秘术内容时,已经取得了他们的许可。国王方面本来应该要更加防备,不过,他们这次却只泄露消息给那些做亏心事的人,并且刻意让消息有效地在这些人之中扩散。

「光出一张嘴巴说要解决她是很容易啦……」

「那位丫头身为冒险者的等级似乎不高,但是技巧却相当高明。」

「如果她只是一位半调子的战士,敌人从正面袭击而来的时候,她应该束手无策吧。」

男人们有所顾忌地承认这个事实。因之前的晚宴之故,他们将计就计地公然调查冒险者们的背景,所得到的却都是对他们而言不利的情报。

从狂暴熊为首,接着是皮雅拉诺克、盗贼团,最后是因为委托失败而无法糊口的前五级冒险者,这群人的战果丰富,让人不禁想逼问这些人——真的只是九级的冒险者吗?

尤其是皮雅拉诺克,那是在这附近可能遭遇到的魔物之中,特别强大的对手。虽然对方并非单独打败它,但是他们确实拿下皮雅拉诺克了。

而且,她一对一打倒的盗贼团保镳,其实是一个遭到二级悬赏,力量相当可怕的人物。虽然他的攻击方式相当单调无变化,不过他光用棍棒就能粉碎洞窟的墙壁,绝对不能小看他的力量。

虽然每一次的攻击间隔都很长,不过他的精力过人,可以使出无数次强力的攻击;防御力也相当强大,如果用普通的武器只能让他受到刮伤;再加上超群的生命力,就算连续遭到强大的反击,依旧不会示弱。由此可见,他的危险程度甚至超过一些比较低等的魔物。

这群人遇到这样的对手,却还能存活下来,如果想要跟他们正面交锋并成功逮捕他们的话,至少需要具备铎卡或尤利乌斯等级的实力。不过,如果他们拥有如此强大的手下,就不会在这里烦恼不已了。

「如果制造一场假意外呢?」

「很遗憾,对方似乎没有那么粗心大意,会让我们有机可趁……」

毕竟这里是王城,不知道哪里布有国王的眼线,如果轻率设下陷阱,未免也太愚蠢。不久之前,因为发生在艾莲娜和艾莉丝身上的事,让城里动荡不已,才会意外地让人有机可趁……

「没有办法下毒啊……」

「只要那位药剂师小鬼在,就没有办法轻易毒害他们。」

听到有人马上撤回自己的想法,巴尔多感同身受地这么开口。

实际上,宏已经两度轻易地妨碍他毒杀别人,一次是艾莲娜的时候、一次是那场晚宴的时候。

关于晚宴时,饮料遭到下毒一事,现在王家完全没有针对此事进行声明,巴尔多也不认为对方会因为自己的准备太过完美,而没有察觉到有放入毒物。

既然对方能够锁定出艾米尔蜡毒这种罕见的毒物,并将之解毒,就算巴尔多使用的是无味无臭的毒物,对方一定也已经发现了。

这件事情没有引起骚动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没有残留是谁下毒的证据。第二,王家不希望大家认为这件事情是自导自演。

「那么就先从那个小鬼开始……」

「只要没有药材在手边,那家伙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我们就别费心下毒了,只要之后一步步慢慢处理掉他就可以了。」

这些人已经调查到宏有女性恐惧症这个弱点。不过,周围的人也因此不让宏单独跟陌生女性接触,他们紧张地戒备女性的程度甚至胜过毒物。

就算最后一定得处理掉他,但他的威胁性并不高,不需要特地优先下手。

「这么一来,只能用最普通的方法,派杀手除掉他们了。」

「不过,他们现在的防御太完美了。得先让他们在宫廷之中被孤立才行。」

现在,这群日本人是国王的客人,很难有办法对他们出手。首先该用情报战,孤立对方,让宫廷之中想要赶走他们的声浪愈演愈烈。这么做应该不容易赶走手艺高强的药剂师宏,以及他的弟子澪。不过只是要孤立他们的话,应该不成问题。

「我这里有杀手的适当人选。」

一位拥有侯爵职位的贵族,泰然自若地说出了如此骇人的事情。其他出席者听到之后,都引颈企盼地望向他。

「真的吗?」

「可以交给你处理吗?」

「是的,那么就请各位好好诱导大家,孤立他们。」

「知道了。」

「刚好国王一派也在背地里悄悄分裂了。」

「我们让那些土包子见识看看宫廷的作战方式吧。」

听到侯爵这一番话,这群卑郑小人开始蠢蠢欲动。

这个大国的黑暗面,正在萌芽。



我们先把时间倒回去一阵子。

「话说回来,总感觉发生了很多事情哪。」

「啊哈哈哈哈哈……」

听到宏针对今天做出的评论,春菜不禁发出充满歉意地干笑。虽然春菜不需为这件事负责,但这恐怕会成为让他们卷入麻烦事的契机。以宏的个性来看,他确实会想发出这种牢騒。

离开秘密房间之前,他们要顺便讨论一下现况和未来……本来是这么预定,不过,在终于放松下来的气氛下,宏说出的这句话,让大家不自觉地开始闲聊。

顺带一提,由于国王有许多事要处理,他已经先离开了。

「话说回来,你还真是学会了一个很难派上用场的魔法呢。」

「就人家所知,这种超越人类极限的技能和魔法,往往一个都派不上用场吧?」

真琴刻意不使用「特殊技能」一词,说出自己的看法,大家都对她的话投以怀疑的眼光。

「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不过这几招本来就是神的技能,如果人类很容易就能使用的话,反而有问题吧?」

「这么说也没错啦……」

听到真琴果断的发言,宏不知道该如何反驳,陷入沉默。

就派不派得上用场来看,宏具备的各种生产系特殊技能,会需要用到许多不易入手的材料、设备和道具,考虑到这点,确实无法称其为很实用的技能。

或许是获得特殊技能的过程太艰困了,所以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反过来说,舞蹈或唱歌方面的特殊技能没有容不容易使用的问题,但说到底,本来就很难判断这种技能是否实用。

毕竟,这方面的技能只能用来获取赏钱,而能获取的赏钱有其上限。就算学会了特殊技能,但使用普通唱歌技能,也可以让赏钱达到上限。

就结果来说,跟一般技能比起来,特殊技能感觉比较没有价值。

「我确实能对真琴小姐说的事情感同身受。这确实是相当厉害的魔法,可是,想到它为施术者和受术者带来的反作用力,这招不仅没办法常用,使用起来还有许多限制。既然人类要踏进神的领域,当然需要冒这样的风险。」

「我也赞成你的意见。辅助魔法明显是一种限定的神迹。我们本来就不该太依赖神的奇迹,虽然有许多限制,不过人可以使用自己的力量引发神迹,这种程度的代价其实已经算轻微了。」

「我也赞成不该依赖特殊技能。」

「不过,如果发生什么万一,我们就有王牌了。」

听着宏一行人对话的雷奥德,一脸严肃地这么插嘴。

虽然只有在最后的时候出现,不过当神殿发生战斗时,雷奥德也在场,看到战斗能力高强的敌人,他感受到了危机。不管这样的技能是否容易使用,在自己人之中,有人获得超乎人类极限的战斗能力,确实是件好消息。

「就算这样,我们还是没办法正面单挑那些家伙。等到他们发动攻势的时候,我们就有手段可以对付他们的头头了。这样也比较放心吧。」

「与其说是等他们发动攻势,不如说是你打算让他们发动攻势吧?」

「师父,这种事放在心里就好,照理说不该吐槽啦。」

听到宏对雷奥德的话这么多此一举,澪如此叮咛。

不过,听到澪的叮咛,宏之外的人似乎也无法释怀。

或许是因为他们的情绪都表现在脸上,看到他们的反应,澪莫名有些不悦。不只是宏这些冒险者,就连铎卡都这么溢于言表,这是让澪最不悦的关键。

「我方只是泄露出一些情报,无意积极地挑衅对方。但只要我们逐一解决对方设下的陷阱,对方总有一天会发动攻势吧。」

「我希望可以不要被卷入这种事情……」

「虽然我感到很抱歉,不过从你们帮助艾莉丝的时候开始,可能就注定会被卷入这场风波吧。就算没有超群加速度这件事,你们也没办法在接受道谢后就拍拍屁股离开,那群人可没有这么明理。」

「放过我们吧……」

听到雷奥德说出这些自己也能理解的事情,宏烦闷地这么呢喃。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想要赶快处分掉姐姐,不,处分掉卡塔莉娜。可是有自己人插嘴说,就算处决她也无法解决问题……」

「的确,对方也尚未展开行动,如果只用政治手法除掉卡塔莉娜,确实无法解决问题。」

听到雷奥德懊悔地阐述自己的束手无策,达也用轻松的语气指出这一点。光是排除卡塔莉娜就能解决问题的时机,很早之前就已经错过了。

「说得也是,就算现在想用她『休养时病逝』这种常见的手法除掉她,跟着那位公主的跟屁虫也会刻意找碴,让整件事情变得很棘手吧。为了我们之后的安全,并摧毁对方的下手机会,还是尽量跟城里的人好好相处吧。」

「这部分就交给你们处理。除了关系到机密的地方之外,我们不会干涉你们的行动。不过,希望你们不要突然改变行动模式。」

「了解,明天我会一如往常地先进行艾莲娜公主的诊察。」

雷奥德点了点头,为了处理之后的应对事宜,他和尤利乌斯先离开了房间。

铎卡领着宏一行人,从别的出口出去后,走向骑士团的队舍。

这个将会决定法连的未来,于历史上留名的事件,只在墙壁上留下了痕迹。


1.002248800224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