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法连篇 第一话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之后?」

「我不是指眼前这些赚钱的事,而是未来。」

「啊,对喔……」

昨天为了逃避现实,他一股脑儿地沉浸在制作包包等物品的作业中。但是,这样毫无目标浑浑噩噩过下去也不是办法,是时候该面对现实,好好思考自己该做什么了。

「最终的目标是要回日本的话,就该好好蒐集情报或其他资讯吧。」

宏一边这么说,一边努力地拿着两颗石头互相摩擦,春菜轻轻地点了点头。

「总之,如果要蒐集情报的话,我们得先到城镇去吧。」

「这么说也没错啦,但进入城镇说不定会被课税,还是先准备一些资金……」

「直接跟他们确认不就好了?」

「这也行,但在那之前,我想先加工处理这些内脏。就算是在游戏里,这种素材放太久还是会腐败。」

宏说宪后,指了指昨天被他分解出来的熊内脏。

补充说明,昨天肢解尸体时,之所以看到如此恶心的光景却没有感到不快,是多亏了在游戏中每个人都精通肢解技能的事实。

「能做什么呢?」

「等级3的特殊药水。虽然也能用来调制等级5的各种药水,但我没有制作等级5药水瓶的材料,而且现在手边的材料刚好可以调剂等级3的药水,所以我才打算用来做特殊药水。」

「可以做出哪一种特殊药水?」

「如果熊或狼的心脏达到一定等级的强度,就可以制作力量药水、肝脏可以制作活力药水,还有,熊的胃应该可以制作解毒药水吧?」

「狂暴熊的内脏有达到『一定等级』的强度吗?」

「熊族很适合当作药材。虽然统称为材料,但其实范围很广。譬如说要制作等级2的药水,基本配方会需要五种药材,如果是应用配方的话,可能就需要多上一倍的药材。大概的组合就是这样。如果再用不同的素材来加以变化,种类会更多。」

听到宏解释得模糊不清,春菜很想问他「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或许是察觉到了春菜的想法,宏开始补充说明。

「应该说,所谓的等级2药水,只是具有相同效果的药水统称罢了。现实生活中也有这种例子吧?」

「嗯—可能吧。对了,你从刚刚开始就在做什么啊?」

「急就章造出的研钵。没有这个就做不出药水瓶。」

「从刚刚开始我就一直在想,既然一样是石头,为什么互相摩擦之后,只有大石头会被削掉呢?」

「啊,因为我用简单的附魔能力加强了小石头的硬度。只要学会附魔中级,再加上制造道具技能或手艺技能达到中级,就能够使用这个手法了。」

宏所介绍的许多与生产有关的资讯,都是春菜之前不知道的。她感佩地说了句「原来如此」,在肢解熊之后,宏也蒐集了许多她所不知道的素材,虽然曾耳闻宏是高级生产工匠,但春菜似乎没想过他竟然懂这么多。

「你真的什么都会耶。」

「应该说,如果不什么都试着去做的话,热练度就不会上升。」

「感觉好辛苦……

「生产就是靠习惯、毅力、适当的死心、还有惯性嘛。」

就在宏这么说的同时,虽然外表有些简陋,但还算堪使用的研钵也完成了。

「那么,藤堂同学的采取技能大概是多少?」

「大概是初级程度,熟练度十五左右。在那之后我就死了心,跑去城里晃来晃去了。」

「也就是说程度普通罗。」

「嗯,只有普通程度而已,不好意思罗。」

「不用介意啦。如果大家都练到中级或高级,我的存在不就没意义了吗?」

「也是啦。而且在厨艺和唱歌方面,我应该比较厉害吧。」

「也是啦。」

宏这么回覆春菜之后,回归正题。

「不好意思,那可以麻烦你帮忙蒐集材料吗?不用太多,把能采集的东西采回来就好了。」

「了解,不过我几乎没怎么练习,你可别太期待喔。」

「反正采太多了也拿不回来,不要逞强就好了。」

「好。」

听到宏这么说,春菜轻轻挥了挥手,随意走向一块草木丛生之处。宏目送春菜离开后——

「好吧,那就加把劲赶工罗。」

他微微伸展了一下身体,照他刚刚所说的开始作业。

他快速地挖了一个洞,随意堆了些石头,制作了一个炉灶。

接着,他在溪边捡了些石头,拣选后放进研钵中打碎,再挑出能够制作玻璃的材料。他就这么不断重复了好几回。

蒐集到一定的份量之后,他将经过某种处理的大量木材放入炉灶,升起了熊熊大火——光靠焚烧木材是绝不可能燃起如此猛烈的火势。

宏直接用随手搭造的炉灶开始精制玻璃,调整形状后,做了约三十支玻璃瓶。就在他尽可能采集着营地周围的植物素材时,春菜则带着「人家好累喔」的表情,两手抱着满满的草叶走了回来。

「就这么多了……竟然做了玻璃瓶!!」

「刚刚才做好的。」

「我好想看你亲手做喔~」

「等下次吧。我也顺便做了锅子,赶快开始调剂药草吧。」

宏这么说完后,便开始进行研磨材料、把材料混在一起等等诡异的工作,最后再把锅里炖煮的东西装进瓶子里。

「可以做不少嘛。」

「草叶就算了,心脏这么大一颗,若只能产出一小瓶的话,会引发暴动的。」

宏边这么说着,边做出了三种不同的药水各十支。做了这么多事情后,他看起来也累了,于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辛苦了。」

「连器材都要从头开始做起,还真累人……」

「如果是我一定会半途而废。」

「我刚刚在工作时突然想到,听你说你的歌唱技能很高?」

「因为我得到了特殊技能,不管怎么说应该不算低吧。」

听到春菜提到特殊技能,宏的脸上流露出了敬佩的表情。

春菜见状,对于自己心中的疑问,感到更加确信了,她决定留待之后再逼问他,现在就先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顺带一提,所谓的特殊技能,指的是达成一定的条件、通过了某项特定的任务后,才能获得的技能,其效果远超乎一般人所能及。

特殊技能的范围广泛,从古代英雄的必杀技,到让所有攻击都失去效用的防御方法,甚至包括献给神的舞蹈。这些特殊技能的共通条件就在于任务的发生条件并不明朗,以及光是持有这些技能,就能让各方面的数值大幅提升。

「早知道你有特殊技能,我们就不用待在这种地方埋头做包包和药水了。还不如想办法骗过门卫,让你在广场唱首歌赚钱还比较快。」

「不过就算能靠唱歌赚钱,没有包包的话,我们也没办法随身携带那么多钱嘛。」

「对喔,你说的也没错。」

「还有,我们会调剂药水,也是出于『让心脏腐败的话太浪费了』的观点呀。所以我觉得我们并没有白费工夫,不是吗?」

「听你这么一说,我们的确是因为这个理由才调剂药水的。怎么说呢,就像有了一头牛后,为了要做可O必思,就从搭盖牛舍、兴建牧场开始整个作业流程。我完全忘了这档事。」

虽然他说得没错,但春菜听到他夸张的比喻,还是忍不住笑出声。宏看到春菜的反应只能回以苦笑,然后递给她一瓶成品。

「先给你一瓶活力药水,我感觉藤堂同学好像不太擅长运用力气。」

「我没有用过这种药水耶,用起来是什么感觉?」

「如果在游戏中喝下这瓶药水,可以加强耐久值十二个小时,虽然不能保证味道,但至少调剂没有失败,喝下去应该就会产生效果。」

「十二小时,那很久耶。」

「不过只有服用药水后的前三个小时能够完全发挥效果,之后效果会愈来愈微弱。过了六个小时到九个小时之后,效果就所剩无几了。到了十二侗小时便完全失效。」

「这个游戏竟然连药效都这么讲究……」

「是太过讲究了。不过,游戏并没有限制药水不能混合使用。下次我再调剂魔力药水。」

会特地这么告知春菜,是因为宏认为她应该比较擅长使用魔法技能。

「嗯,麻烦你了。东同学,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差不多该向彼此亮出全部的底牌了吧?」

「底牌?」

「对啊,我们各自持有哪些技能,熟练度大概是多少之类的,还有现在的角色等级、大型任务的进度等等。」

听到春菜的提议,宏的视线开始游移不定,陷入沉思。

「抱歉啦,我不知道正确的数字,要看状态画面才知道。」

「只要大概的数值就可以了啦。我也不记得自己的状态和详细的技能。」

另外一点让他们相信这里是现实世界的理由,在于明明能使用游戏里的能力,却无法确认个人状态。关于游戏中的技能,他们身体自然而然地知道该如何使用、也知道消耗了多少力气、会发挥多大的功效,在实际使用时不成问题。但是,除了在游戏中练到最高等级上限的技能之外,他们无法得知现下的数值,这让他们感到有些不方便。

「嗯~……」

「我不知道东同学在顾忌什么,但应该有好一阵子,我们两人都会是命运共同体唷。」

「也是啦……算了,反正我都做了那么多东西,现在才这么说也太迟了。而且,告诉藤堂同学应该不要紧吧……」

「你说的不要紧指的是?」

「以前在游戏里,因为生产这件事而引发了不少事端。那时候我刚好没在玩,所以没有直接和这件事扯上关系,但由于各种原因,有一个人没办法继续游戏了。有不少人也因此觉得不爽,进而放弃生产或退出游戏。所以生产工匠在遇到要公开自己技能的状况时,会比一般人来得慎重。我这次因为紧急状况而慌了手脚,不小心做太多了。」

听到宏说的「发生了许多事」,春菜察觉到端倪,说了一声抱歉。

她只知道在高中会考的那段时间里,『幻想编年史』似乎有出过大事。

这时春菜第一次体会并且理解到,为什么几乎不曾耳闻生产技能较高的玩家的八卦。

「首先,藤堂同学知道生产技能有哪些种类吗?」

「什么?呃,我记得……和素材有关的有采掘、采取、采伐对吗?然后从中衍生出了一次加工的技能,像是精炼、纺织、木工和手艺吧?然后,能制作最终制品的,有锻冶、裁缝、链金、制药和道具制作?」

「大概就是这些了。补述一下,最终制品系技能还有木工、制造家俱、造胎、土木、首饰制作,而在分类上归纳为生产技能的,还有料理、钓鱼、附魔和农业。」

「料理我还能理解,原来钓鱼和附魔也算生产啊……」

「算啊。不过,附魔也被归纳为魔法系,所以也受到魔法熟练度的影响。」

这么看来,生产这项制造技能种类繁多。故且不论首饰制作,木工和土木、造船等等都是春菜第一次耳闻的技能。

顺带一提,在这些技能之中,钓鱼和料理不分等级,但它们的最大熟练度也因此极高。

「然后,我还没有封顶的制造技能剩下料理、钓鱼、农业、土木这四种,若不把特殊技能算进去的话,就还要再加上附魔和制造家俱。」

「……什么!?」

「你不用那么惊讶。一般来说要当上高级生产工匠,一次加工和那之前的技能都会自然封顶,再加上制造或生活系技能的初级熟练度突破七十之后,虽然只限于一种技能,但只要登出一次,即使手上没有材料,数值还是会上升。」

「虽然你这么说,我还是难以置信耶……」

看到春菜的表情,宏露出了苦笑,开始和她说明其他的游戏机制。

「虽然我不知道藤堂同学是怎么想的,在提升熟练度方面,除了打高阶怪的攻击技能之外,生产技能的累积作业时间其实最短。虽然作业之外的因素繁杂且劳累,不过只要能解决和材料相关的问题,很快就能练等到高级。而且,除了某些技能之外,为了将材料蒐集齐全,几乎都要同时练等。」

「就算这样,这还是很……」

「还有其他的机制喔。只要初级生产技能全都到达五十,就能学成一种叫做精通制作的技能,可以缩短作业时间、减轻作业负担;也能提升成功率、材料收获率,并且让采取到的材料增加。只要学会这项技能,提升熟练度的尝试次数也会上升,更能够轻松地提升技能。」

「竟然有这种技能……」

「知道的人不多,应该说许多中级工匠们在知道这项技能的存在时,精力已经升到太高了,导致无力让其他的初级技能升等,所以无法取得这项技能。不过,一旦取得这项技能,在有朋友一起蒐集材料的情况下,大概只要花上两年,藤堂同学一开始举出的技能都可以达到高级封顶。」

听到宏所说的内容以及技能的取得条件,春菜对于如此本末倒置的技能练法感到目瞪口呆。修练初级生产会依照比例耗费大量精力,但这项技能却设定成无法在最辛苦的初级发生效用。这样的机制让她感到了极度的恶意。

顺带一提,宏藉由和生产工匠们的联络网得知,有四十个人获得了采取系之外的特殊技能。而那之中有十五个人——包含宏在内——的一般性生产技能全都达到上限。

虽然宏获得的特殊技能数在工匠中居冠,但有另一位猛者精通了特殊技能之外的所有生产技能。还有另一位玩家精通的一股生产技能不仅比宏多,还习得了附魔和土木的特殊技能。

简单来说,在学会精通制作技能的前提下,这个游戏的生产技能等级愈高,作业反而愈轻松。

「你也觉得很本末倒置吧?不过,如果这项技能太容易习得的话,生产就会变得太轻松了。所以这样反而比较平衡吧?」

「你这么说也没错啦……」

「希望你也能这么想。然后是最后的机制,木工、造船、土木、农业这五种技能在设定上,其实是最适合挂网练的。」

「真的吗?」

「对啊,尤其是木工、造船和土木。这些技能到了中级后,只要一用,便会花上游戏时间连续五天的时间,所以这类技能和其他技能不一样,不是用现实时间,而是游戏内时间进行计时。而且和其他技能比起来,即使尝试的次数不多,熟练度也能上升。」

听宏这么一说,春菜也感到认同。

在『幻想编年史』这款游戏中,现实世界里的一个小时,等于游戏时间的四个小时。就算登出游戏,这款游戏也有技能自动训练系统,许多玩家为了提升熟练度,即使不玩也常常开着游戏。不过,几乎所有技能在登出时皆以现实时间计时,而生产系的技能由于受到熟练度和精通制作的奖励下,因此效率特别差。

不过,宏所举例的三个技能属于特例,就算登出后也以游戏时间计算,放着不管的成长效果非常高。不过也得有玩家发现才行。

与生产关联的技能虽然藏了不少轻松的机制,不过,虚拟实境的系统内建连接限制时间仅有四个小时,也就是十六个小时的游戏时间。玩家除了等待精力和MP的回复时间以外,都要全力投入采取和加工的作业才行。如果没有强韧的精神构造,是无法升到高级的。

反过来说,如果能有这样的毅力,又持有情报的话,就算是高中生,只要花个五年就能达到和宏一样的领域。虽然不知是好是坏,但这靠的就是单纯的累积。

「在我准备高中会考的时候,曾经接过几次工会和NPC交付的城堡建案。只要一个月去瞄一眼,就连附属的设施都会一并做好。就算不管它,数值也会不断上升。而且只有在兴盖城堡或房子时,可以连包含整地等等的土木作业以及筑城作业一同执行。」

在宏考试之前,尚未发生与工匠有关的纷争。

所以还能够去接受他人的建案委托。

现在应该就无法那么轻松地提升技能了。

「连城堡都能盖啊……」

「可以盖啊。但是需要花上不少时间,就算习得精通制作能力,也无法缩短作业期间。不过,就算不把关联设施加进去,盖个一次也能升个十到二十级。」

「造船的技能也是靠这种方式封顶的吗?」

「嗯。那也是在准备高中考试的后半年吧。除了接受NPC委托的任务去制造船队之外,因为邀请我盖城堡的工会开玩笑地说要造军舰,我就试着建造看看了。」

听到如此深奥的话题,春菜这才发现自己享受游戏的方式竟然如此浅薄。

没想到竟然有这么有趣的任务,自己却毫不知情。

「至于特殊技能嘛,是在我的打铁技能封顶时,之前混熟的NPC交付了我一件奇怪的任务。我依照他的指示到处晃来晃去时,在神殿前看到了一个未曾见过的材料,他们要我用那个材料做武器,制作成功之后就追加了一项『神之武器』的技能。我灵光一闪,跑去各个地方,遇到一样的流程,也学会了不少特殊技能。」

「啊—这个流程跟我习得特殊技能时一样,我那时是得到『神之歌』。」

「其他还有一个做了简易版草裙和草盔甲,自称※杰○他舞者的玩家取得了『神之舞蹈』的技能。」  (编注:出自「咕噜咕噜魔法阵」的跳舞老伯杰他他。)

「其他生活技能应该也是这种感觉吧。」

「虽然并不是全部照本宣科,不过,我想至少所有最终制品技能都是『神之XX』吧。」

附加说明,生活技能的范围广大,其他还有滇剧、演艺、乐器演奏、洗衣、调教、交涉、贩卖等等。效能从高至低应有尽有。其中甚至有全员持有木工、演剧、演艺技能的剧团公会,宏曾经协助过他们,制作模仿搞笑艺人短剧的布景。

宏能屈能伸,违这样的东西都能制作,是因为他深刻体会到了『幻想编年史』的深奥之处。

另外,生活技能几乎不分等级,最高熟练度层级也设定较高。即使如此,不像战斗技能,将生活技能练到最高的玩家并不多。有许多生活技能甚至没有特殊技能。

「不过,我手上的牌也就这些了吧!战斗技能的话,只有基本攻击和挑衅是高级,重击勉强过半,其他都是初级。」

「魔法呢?」

「我没有接触这一块,除了能用在生产上的生活系魔法或生产用魔法之外,我都没有碰过。」

「原来如此,了解。不过,你有这么多特殊技能,属性数值应该很不得了吧。」

「我的耐力、精神力和精力都很出色,其他大概就跟我的等级相符吧。我至少通过了大型任务的第一章,等级是一百二十四。」

春菜听到宏的等级后再次吓了一跳,比她想像的高。

虽然角色等级并未设定上限,但在通过大型任务第三昱则,最高只能达到一百。不过,虽然大型任务出名的难,但第一张其实难度不高,不太会卡关。因此,大部分的玩家等级约在一百至两百之间。不过,生产技能并不会提升角色等级,角色等级通常不会太高。春菜有一位朋友在精通初级制药后就遇到挫折,那时春菜和那位朋友的等级差了四十左右。

「还算高吧?为了蒐集材料,我常常需要潜入地下城。自然而然就愈来愈高了。战斗时,我主要打前锋,也就是所谓的主坦;所以桃衅和基本攻击的等级自然就提升了。」

「我还想说很稀奇呢,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这样对我来说应该就好办事了。」

「唉唷?也就是说藤堂同学是后卫类型的吗?」

「与其说是后卫,我应该算是游击类型吧。像是补助魔法或异常状态,也就是主要负责增益和减益的魔法效果的平衡型。除了特殊技能外,增益魔法都学会了最高性能。等级是一百五十三。」

「这样啊,那熟练度是多少呢?」

「只有女神的加护达到最大值。其他大概都是七成左右吧?异常状态几乎都过半。」

「那真是厉害啊。」

听到春菜精通了补助魔法之中最强力的魔法,宏大感敬佩。

由于提升补助魔法的熟练度条件特殊,所以不好练等:而且在组队时的贡献度被计算得低,因此即使不说熟练度,也难以反映在角色的经验值上;加上会消耗极大的MP,有时还需要同时使用复数的魔法,使许多玩家半途而废。虽然不像生产系那么怀才不遇,然而就游戏系统来说,这一类的技能虽然效果卓越,但可以说十分不容易使用。

攻击性技能只要去打比自己高等级的魔物,就能快速提升熟练度、恢复技能只要恢复大量生命值就能快速成长,但辅助魔法与这些技能不同,获得的经验值永远是相同的。就是因为如此,虽然这个技能在小队中十分重要,但愿意练的玩家却下多。

因此,在游戏中,对于能够战斗且能使用高熟练度辅助魔法的玩家的需求度,远高于擅长恢复技能的玩家,掉落的宝物也常常优先让给他们。

「还有回复技能·女神的疗愈过半,攻击技能的各种中级攻击魔法和几项中级魔法剑达到最大值。得意的武器应该算是细剑吧?」

「原来是靠多种手段取胜的类型啊。真的可以说是平衡型了。」

「嗯,因为有人称赞我这样很帅,要我继续走这样的路线。」

看到春菜带着些羞涩的苦笑,原来她也有这么容易被煽动的一面。他对眼前这个天生丽质的美人有些改观了。

就她的外表而言,确实是位适合拿着细长的魔法剑,靠着多种攻击手段华丽地耍弄对手的女性。可是她在学校的性格,却让人以为她是位常用冻结或异常状态,以稳当却朴实的手法杀死敌人的类型。

而且,『幻想编年史』的战斗系技能和魔法系技能的种类繁多,生产系完全无法与之抗衡。在那之中,只有基本攻击、基本射击、各种武器技能和魔法修练等技能分为初级、中级、高级。

除此之外,其他被分为技法的类型,只要达到取得条件,就可以习得高等级的强大技法,并以此机制取代了分级制。技法的取得条件和分级制不同,不见得要精通等级较低的技法。

学习技巧和魔法的方式,基本上是等达成一定条件后,由NPC来指导玩家,但也可以使用其他方法,像是自己钻研、参照文献、请其他玩家指导等等。

不周,自己钻研十分困难,就宏所知,目前只有三位等级较高的玩家钻研出一到两种。听说其中一种还是特殊技能,但不知道是真是假。

补充说明,不分等级的生产、生活技能的熟练度要达到五百,除此之外,其他技能的熟练度要达到一百才能达到精通。

「其他就是一些比较细项的技能,还有歌唱的特殊技能跟精通料理技能吧?」

「如果获得了歌唱的特殊技能,那可以使用咒文歌吗?」

「那个使用范围很广,又不能区分敌我,所以不好使用……」

「是喔。杰○他舞者也说过使用特殊舞蹈的时候,会把看到舞蹈的人全部视为对象,所以不好用。」

总而言之,『幻想编年史』是个十分讲求真实性的游戏。也亏了这一点,有许多派不上用场的技能。虽然唱歌和舞蹈都算特殊技能,但也不过是从NPC身上抽走打赏的技能而已。

「总之,我手上的牌大概就这些了吧。」

「也就是说,如果发生什么事,就和对付熊的时候一样,在我压制对手的时候,藤堂同学负责解决它,对吗?」

「对啊,不好意思耶。把难搞的工作都推给你,但还是拜托你罗。」

「了解。不过,与其让藤堂同学这样的美少女挨揍,不如像我这么不起眼的人被揍比较好吧。」

「姑且不论我是不是美人,但我觉得自己就年龄来说已经不算是少女了。」

听到春菜的指正,宏陷入了思考。

「你会不会觉得高中三年级或大学一年级这段期间,好像很难找到一个恰当的词汇来形容?」

「就是说啊。」

「……算了,暂且放下这个难题,要不要去找点吃的?」

「……就这么办!」

话题都岔开了,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两人决定先解决眼前的问题。



「这里离城镇意外地挺远的啊……」

「对啊。」

隔天,他们将住了两天的营地整顿一番后,开始朝着城镇移动。

对,他们住了两天。

他们竟然在无处遮风避雨的土地上生活了两天。因为他们有一块在做了包包之后,还足够两人当床垫用的大熊皮,因此仍然堪称悠闲。

结果在做完包包之后,天色也已经暗下来了,春菜便提议说想看宏做玻璃,同时要他再多做一些药水。由于拗不过春菜,他只好在能力范围之内,调剂出各种容易制作的等级2药水。

不过,因为道具都备齐了,所以和一开始的特殊药水相比,制作起来轻松得多。

顺带一提,即使用的器材不够高级,但他制作4级以下的药水却不会失败,应该是多亏了特殊技能『制造神酒』和『制造神药』吧。不过这件事没有经过证实,所以宏并末大肆声张。

「仔细想想,狂暴熊都出现了,这里当然离城镇有一段距雕。」

「我们两个人还真是一起掉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呢~」

「真的。」

他们先依据模糊的记忆开始寻找城镇,走在一条应该会有人通行的小路上。虽然这条路不像城镇里的道路经过整备,但也不至于像山路那么崎岖难行。理所当然的,宏和春菜之间仍隔着一段极大的距离。

这一带并不像森林这样郁郁蒽葱,但也不似草原那么开阔。

从地形、植物和生物分布来看,两人都认同这里应该是法连首都乌鲁斯的近郊。但针对该往哪个方向走,两人的意见却产生分歧。最后他们协议往狂暴熊出现区域的反方向前进。

毕竟往那里走的话,似乎会真的深入森林。

而且,乌鲁斯是游戏中的起点——从游戏进行测试时就安装的最古老区域。在BETA测试时,虽然就已经安装了法连全域,但地图实在太过宽广,无法走遍。

「那是街道吗?」

「看起来是。不过之后要往哪条路走啊……」

「好像也没有看板呢……」

并没有看板记载这条岔路通往何处(没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宏以前常常在这一带拔草,他也不记得有看过这一类的看板。

那已经是接近五年前的事了,所以宏的记忆相当模糊。不过这条岔路确实是附近居民和冒险者蒐集药材时需要通过的道路,远处的森林似乎也是差不多的地方。

「该走哪条路好呢……」

走到宽广道路的中间,他们首先开始寻找线索。

「藤堂同学还记得吗?」

「完全不记得,我上次来这一带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

「我也跟你不相上下。我之前一直待在边境,到去年年底为止,我为了找任务常来乌鲁斯,但基本上没有在乌鲁斯近郊游荡的必要……」

「我的据点是达鲁,所以对这里的路线完全没有概念。」

他们各叹了口气。如果路上有人,还可以知道该怎么走。惨的是路上杳无人迹。平常应该会有商队通过,但现在这个时机似乎刚好是商队的空窗期。

「好吧,那只好拿根木棍来,看棍子倒向哪里就往那里走吧……」

「如果倒向中间怎么办?」

「到时候再想想要走哪一条吧。」

「如果这样的话,一开始就决定要走哪一条路不就好了?」

听到宏如此有道理的吐槽,春菜露出苦笑点点头。

就在事情陷入一片混乱时,舂菜刚刚所指的方向,出现了人影。

「藤堂同学,好像有人。」

「真的耶,我们去问问他们吧。」

发现第一名村人——修正,发现第一名异世界人后,他们朝着人影的方向走去。当然也不敢放下对方可能是坏人的戒心。

「他们的样子好像不太对劲。」

「嗯,看起来手足无措。」

「被他背着的人脸色好差。」

「……我来跟他们聊聊吧。」

春菜下定决心后,朝那两个人走去。宏不敢懈怠,他紧跟在春菜后面拔出小刀,要是真有万一,也还可以立即冲进他们之间。不过,和宏相比,春菜比较能够让初次见面的人消除警戒,因此这是他们的职责分担。

「请问一下……」

「不好意思,我们在赶路。」

「这个人怎么了?」

「他被毒狼的爪子抓伤了。虽然进行了紧急处置,但如果毒液流通全身就完了。所以很抱歉……」

他并未停下慌忙的脚步,快快说完话后,便继续往前迅速移动。

「东同学,刚刚的解毒药水,可以解开毒狼的毒吗?」

「应该可以。」

对于这彷佛刻意安排好的巧合,他们感到有些困惑。

「藤堂同学,你不会解毒系的魔法吗?」

「我没有学会解除毒狼系统的魔法。因为中这种毒的机会不多,再加上几乎所有玩家都对这种毒已经拥有抗毒性了,所以不会那么努力去学。」

「啊~原来如此。」

中毒和麻痹状态这一类被归纳为异常状态,如果玩家的耐久值较高,或是持有这方面的耐性,这类的异常状态就不容易发挥效果,也比较容易治好。

会引起中毒和麻痹状态的原因繁多,如果要用药水治疗,可以使用专门治疗该种毒性的药水,或是只有高级生产工匠才能制作的万能药。使用魔法治疗也一样,可以使用专门治疗该异常的魔法或是高等级的治愈魔法。

游戏中段之后,许多玩家认为与其一一治疗,不如先取得预防耐性的能力还比较快,因此,除了那些在取得耐性的方法普及之前就当治愈师的人之外,鲜少有玩家习得充分的恢复肉体系异常状态的魔法。

宏等人已经到了因为觉得麻烦,所以会自行携带万能药的程度。而且精心调配的最高级万能药还能在饮用后的六小时内预防所有的异常状态。因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治疗异常状态魔法的存在感就更加稀薄了。当然,一般玩家不可能拿到这么厉害的药水,在高等级地下城就更加凸显其重要性。

「出于这些原因,给他喝喝看吧。」

「……真的有效吗?」

「这是用狂暴熊的胃当材料制成的解毒药水,对于没有那么快发作的毒非常有效。」

虽然半信半疑,但看到眼前的两人没有要强迫自己的样子,男人似乎决定放手一搏。

他放下背在背上的男人,慎重地将瓶子靠近他的嘴巴。

中毒的男人似乎还勉强保有意识,大口大口地喝下了液体,之后呼吸似乎渐渐平稳了下来。

「藤堂同学。」

「嗯。」

在那名男子喝药的时候,春菜看见了男子伤口的状态,便使用初级的恢复魔法帮对方治疗伤口。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这药水真快就见效了。」

「这是调给冒险者喝的。如果要解毒,效果太慢的话可就糟了。」

男人也认同宏说的话。在两人注视之下,中毒的男人缓缓站了起来。

「这药水还真有效……」

「两位,多亏了你们。」

「别这么说,我们只是刚好带着药水而已。」

「对啊对啊,这是为了不浪费材料才调剂的药水,无须在意。」

只是为了不浪费这个理由,就调剂出如此强效的药水。望着明显不知道这药水稀有价值的两人,男人们不禁目瞪口呆。

男人们不仅认真地开始观察宏和春菜。

乍看之下,两人确实都还未成年。

法连王国的成人年龄是十五岁,从体格和体型来看,两人应该勉强超过了。但最多应该不超过二十岁。

和法连人相比,两人都属娃娃脸,整体氛围也像是孩童般纯真,怎么看都不像能做出如此高效能的药水。如果春菜的容貌与体型和一般日本人相同的话,就算被误认没达到法连人的成人年龄,也不足以奇。

「总之,谢谢你们了。总共要付你们多少药水钱?」

「我不知道最近的行情。麻烦你给我们符合目前行情左右的金额,然后带我们到离这里最近的城镇。」

「……我知道了。」

宏被问到金额后有点困惑,老实地这么回答。

其中一个男人知道他们应该有难言之隐,于是先拿出了大约是一半医药费的金额,虽然他付的钱远低于行情,但宏和春菜还是露出同意的表情。

「你们待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我们有点迷路了……」

「我们对这一带没有概念,不知道要往那个方向去才是城镇,正在烦恼着。」

「而且我们身无分文,就算找到城镇,也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不只是对这一带的路没概念,这两个人似乎对这个国家的一般常识也一无所知,这让两个男人不禁面面相望。

虽然他们在药钱上占了便宜,但这两人并没有恶劣到无情地对待自己的恩人。反正他们也要前往乌鲁斯,男人们决定带他们一起走,顺便确认他们知道多少,以便告诉他们需要注意的事项。

「你们说的事情,我们了解了。我们刚好要去乌鲁斯,你们可以跟我们一起走。」

「谢谢,你们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不,是你们帮了我们大忙。对了,还没跟你们自我介绍。我是蓝迪,这家伙是克鲁特。我们是以乌鲁斯为据点展开活动的冒险者。」

听到男人这么说,宏和春菜也跟着自我介绍。

背着伙伴的男人似乎是蓝迪,中毒的人是克鲁特。

两人都体格结实,让人感觉不出魔力。这两个人似乎不会使用魔法。

克鲁特看似比较好亲近,而实际相处后,发现也的确是如此。

而根据这两人描述,他们的冒险者等级都是由下数来第三名的七等级,也就是大约是刚抵达中级的程度。

这方面的设定似乎和游戏相同,宏在游戏中也是七级冒险者。

春菜则是比他们高一些的五级。据传有些能力不平均的玩家,虽然已经进行到了大型任务第四章的中段(这是网游废人们认定的大难关),冒险者等级却仍停留在八级或九级。

「那么,你们怎么会身无分文地在这里迷路,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发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现象,我们昏了过去后,回过神来人就在森林入口附近了。」

「……最近常常听说这种事。」

「……除了我们之外,也有人遇到这种事吗?」

「只是传闻罢了。总之,根据法连皇宫的指示,他们会保护这种人,你们最好去那边露个脸。」

宏和春菜无法理解他说的话,满脸错愕。

明明只是传闻,皇宫却下令要保护这样的人,未免也太奇怪了。

「照这样来看,不就代表国家高层相信这些空穴来风的传闻吗……」

「你说的没错。」

「这样不会有骗子出现吗?」

「他们似乎有办法判别真伪喔。」

虽然克鲁特回答了春菜的疑问,但这样的回答非但没有解惑,反而加深了谜团。

「能够判别真伪的意思是,最少也有一个这样的人存在吗?」

「不知道耶。虽然不知道,但这件事还真奇怪。」

「我本来就觉得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但看来会比想像中更棘手。」

「真是受不了……

不管怎么想,许多事情都太巧了。

虽然药水事件也让人觉得偶然得出奇,但皇宫这件事感觉有人为操作的余地。

虽然这么说,但应该很难不牵扯进去。

「总之,无论如何都会需要一笔经费,得先想办法赚钱才行……」

「我先唱歌赚钱吧。不过现在只能清唱,不知道能不能唱的好……」

「喔?春菜很会唱歌吗?」

「应该还算不错吧!」

「可以请你唱一小段吗?」

听到克鲁特提出请求,春菜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后,浑厚而优美的声音立即飘扬在这一带。

就连在一旁漫步的动物们都停下脚步听得出神,真不愧是「神之歌」。

「……说真的,你们究竟是何等人物啊。」

「只是碰巧路过的迷路人罢了。」

「我们不过是搞不清楚方向,如果没有人伸出援手,就可能会饿死街头的乡下小孩啦。」

宏和春菜含糊地这么回答,企图将许多事情蒙混过去。


1.002153400215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