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法连篇<第十三话>

「弥漫的雾气和硫磺的味道……」

「宏同学,这真的是温泉耶。」

「是温泉哪。」

一栋应该是共同浴场的建筑物散发出热水的气味,两人闻了之后,清楚地下了这个结论。望着莫名兴奋的两人,年长者们挂着苦笑,他们一行人为了进行温泉疗养,来到位于大灵峰山脚处的阿多涅,这里是法连首屈一指的温泉乡。

他们并不是悠闲地坐着马车移动至此,而是靠雷奥德的传送魔法,一转眼就抵达此处。

顺带一提,雷奥德把一行人送到这里之后,马上就离去了。

「这个温泉啊,如果泉源的温度够高,可以制作那个哦。」

「嗯,可以做那个呢。」

「我知道你们很兴奋了啦,先冷静下来。」

听到达也开口安抚,两人瞬间停下动作,他们似乎在等待其他人吐槽自己。

「所以呢?你们打算做温泉蛋啊?」

「既然都来温泉乡了,当然要做温泉蛋啊。」

「如果源泉的温度够高,还可以煮玉米和马铃薯喔。」

「你们这些家伙,依然对食物这么执着啊……」

看到意气相投的两人,总觉得出口吐槽会太不知好歹。

「顺便告诉你们一声,我最想做温泉馒头。」

「我记得有听过你们讨论耶,这里是不是没有红豆啊?」

「关于这一点,我发现了解决方法。」

除了宏之外,所有的日本人都被春菜说的话吓了一跳,每个人都忍不住望向她。

看到大家的模样,春菜似乎感到很满足,她挺起胸膛,用食指指向大家。湛蓝眼眸中浮现骄傲的神色,高声宣告:

「既然没有红豆,就做手芒豆馅吧!」

春菜挺起胸膛,彷佛在强调着自己傲人的胸部(就算不用这么做,她的胸部就已经够傲人了),由于衣服紧紧地包覆住她的胸部,所以感觉起来只有「强调」而已,不然大家应该会深切地了解到「^乂巧衫乂巧」这个状声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满脸骄傲,宛如某位遭到处刑的王妃般说道。

除了宏之外,大家的视线不禁集中到了春菜的胸部上。

「还可以制作甜豌豆馅喔。」

宏多此一举地这么批注。跟猪肉一样,这里也有类似手芒豆和豌豆的食材,可以制作这些馅料。

「这就是解决方法啊?」

「虽然都很罕见,但两者都是传统的馅料喔。我还没有找出制作红豆汤和羊羹的方法,不过这样一来就可以制作鲷鱼烧了吧。」

「话说回来,所谓的温泉馒头就只是蒸馒头嘛,不用特地在温泉乡做这种东西吧。」

听到达也这么说,宏和春菜微微一笑。他们两人交谈时虽然还是拉开了一段距离,但是在这方面却真的很有默契。

「如果温泉水适合饮用,我就打算用温泉来蒸馒头。」

「等一下等一下.你要怎么调查啊。」

「我有一个检测仪,可以确认水是否能够饮用,我很久以前就做好这个道具了。」

「温泉专用的仪器吗?」

「不,我本来是想用它来检测一般的水是否可以生飮。」

听到宏这么说,反而是艾莲娜和铎卡对这一点不断追问。

乌鲁斯虽然给人干净的印象,但因为饮用生水而闹肚子的案例层出不穷,骑士团为了避开风险,将水煮沸饮用后却又发现水中掺有毒素——每年都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虽然大家可能认为用魔法道具或魔法变出水来就好了,不过这并非易事。每个人并非随时都有魔力可用,也不一定都会使用变出水的魔法。制造水的魔法道具在家庭和部队中也不普及。如果骑士团获得这种资源,通常也会保存起来不使用。因此,一般的情况下当地的资源反而最为重要。

「这款仪器可以判别到什么程度呢?」

「结果有四种。可以直接饮用、煮沸后可饮用、需要仔细处理和基本上不可飮用。」

「需要仔细处理是什么意思?」

「只要有这方面的专门知识,就可以知道怎么处理。」

听到艾莲娜和铎卡紧紧追问,宏给出老实又正确的答案。

艾莉丝则完全不管这些人,她那双与春菜颜色不同的眼眸闪闪发光,轻巧地走向春菜。

「春菜小姐!」

「怎么了?」

「温泉蛋是什么样的东西呢?你们提到的那个温泉馒头好吃吗!?」

艾莉丝动着隐形的尾巴,全身散发出对未知料理的期待。该怎么说呢,看到这样的景象,让人担心起了她的未来。

「不用紧张,我会准备给大家的。」

「好的!」

艾莉丝的脸上浮现出开心的笑容,雀跃地这么回答。

望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澪为了让众人冷静下来,这么开口:

「差不多该去饭店了吧?」

听到澪如此合情合理的吐槽,大家都停止问问题和其他举动,尴尬地点了点头。要兴奋至少也等到放了行李之后再来吧。

「莉娜小姐,在这样的状况下,你最好也确实说出自己的意见喔。」

看到蕾娜一人在外旁观,没有插进对话,达也露出苦笑,这么吐槽。

「你、你要我加入刚刚的对话!?」

「不,当主人或上司失控的时候,冷静的部下应该出来踩煞车吧。」

「我往往不是冷静的那一方,所以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听到蕾娜如此理解自己的缺点,大家都露出苦笑。

她似乎还很在意一开始发生的那场意外。所以大家常常感觉到她在压抑自己,不让自己照意志行动。

「现在的状况又不紧急,不要紧啦。不过我不觉得莉娜有比我们冷静喔。」

「是哪,是在下一行人太吵闹了啊。」

「没关系啦,总之我们先去饭店吧?」

「对啊,站在这里说话也无济于事。」

「喂,你们没资格说这种话吧。」

听到宏和春菜硬是要做出一个结论,达也狠狠地这么吐槽。



「话说回来,我们为什么要突然来温泉疗养啊?」

「对喔,结果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解释给我们听吗?」

大家来到饭店后,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当一切都安顿好之后,真琴和达也这么开口。

顺带一提,温泉乡里虽然有王家的别墅,他们这次却刻意没有住进该处,而是订了镇上最高级的饭店。他们住的当然是最昂贵的皇家套房,为了防止可疑人物入侵,还包下了整栋饭店。费用则是由国家,正确来说是由王族支付。

据某位王子所言,现在刚好是温泉乡的淡季,所以他们才得以顺利地包下了这个饭店。

老实说,他们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突然来温泉疗养。

毕竟,在宏一行人结束任务的隔天早晨,雷奥德突然不请自来,这么宣告:

「我现在要带姐姐和艾莉丝去温泉疗养。我已经安排好住宿了。给你们半个小时准备。」

听到雷奥德这么开口,大家慌忙准备出门。

虽然说是准备,大家只是尽可能地把换洗衣物和各式用品塞到仓库罢了。即使如此,他们还是花了一些时间,确认有没有遗漏任何物品、是否设下紧闭门户的结界和其他事宜等,所以他们直到最后一刻才离开家,没有闲暇时间听雷奥德解释。

不过,雷奥德本人才刚抵达阿多湼,将饭店的住宿卷丢给宏之后,就迅速离去了。在这样的状况下,春菜和宏还能如此快速地在路途中装傻,真是让人钦佩他们的适应力。

「虽然我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我们来温泉疗养,但关于昨天的任务,我们成功地净化了这个国家的所有地脉。虽然女神后来好像出现在我们眼前,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段故事,这边就容我略过了。祂说只要时机成熟就会和我们见面,到时你直接问祂吧。」

「就整个任务来说,我觉得应该成功了,不过出现了一位幕后黑手,在我们撤退的时候还没有逮到他。」

虽然他们的说明很简略,不过确实也没有其他值得说明的事情。如果讲得太详细,只怕会说太久,而且宏一行人虽然是当事人,却有太多事情让他们摸不着头绪。

「就我的感觉来看,那家伙并非幕后黑手,感觉比较像是蜥蜴断尾求生后的尾巴。」

「我赞成师父的意见。」

「啊〜真的有可能呢。看到他变身的样子,感觉超像小角色。」

澪和春菜也同意了宏说的话,尤其是春菜的意见特别过分。

「对方那么像个小喽咯啊?」

「很像喔。该怎么说呢,他就像是游戏或漫画里一开始出现的中头目吧?举止看似很强,其实只是用过就丢的弃子。」

听到春菜说的话,达也和真琴莫名地能够理解。

事实上,如果当时所有日本人成员都在场,他们应该可以拿下对方,不会给对方挣扎的机会。

「大叔,你们带回来的灵府守门犬,跟我们的任务有关系吗?」

「算有吧。」

结果,昨天宏恢复之后,只能马上开始肢解守门犬,完全没有时间讨论这方面的话题。而且,除了皮和骨头之外,守门犬身上没有什么重要的材料,猎捕这种散发浓烈瘴气的生物时,偶尔会发生装备变化——也就是掉落稀有装备,不过这次也没有发生这种情况,所以虽然费工肢解它,获得的报酬其实不高。

「有发生什么事情,可以让我们得知幕后的内情吗?」

「因为有发现召唤师,在下大概能臆测得到,不过幸存者惨遭封口,连尸骨都没留下来,在下也没有确切的证据。」

「这样啊,他们还挺厉害的嘛,竟然能够召唤出灵府守门犬。」

「对方派了超过十个人召唤那三只守门犬,他们的能力应该也没有多强哪。」

听到对方召唤了灵府守门犬,达也和真琴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不过他们的记忆力没有春菜那么好,想不出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后来就放弃回想了。

「到头来,还是不知道跑来温泉疗养的原因是什么。」

「在下大概猜想得到原因。」

真琴放弃思考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后这么开口,心里有谱的铎卡却干脆地如此说道。

「可以告诉我们吗?」

「大概有些家伙打算把我们当做绑匪,想要处刑我们吧。毕竟阿尔费米娜女神暴露了我们的名字,就算对方不知道我们的长相,还是可以依名字迅速追查到我们。

听到铎卡这么解说,大家都不安地沉下了脸。这样一来,他们不知道能不能再次回到乌鲁斯了。

「不过,雷奥德现在应该努力在说服那群顽固的家伙,而且我们是来休养的,就好好享受温泉吧。」

「说得也是,反正他们八成还没揪出幕后黑手,虽然对此不拿手,但我们之后一定也会被卷入与宫廷有关的纷争之中,我们现在就好好享用这个特权吧。」

听到艾莲娜说要把麻烦事全权交给弟弟处理,菜也这么帮腔。她似乎已经转换了心情,用优美歌声即兴唱着「温泉蛋〜温泉蛋〜}」,白白浪费了她的好歌喉。

「那我去调查一下温泉的水质和温度。」

「拜托你了,房间里有厨房,我先来做温泉蛋和手芒豆馅。」

「了解。」

宏和春菜这么交谈后,迅速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计划。

听到他们再次提起了路途中说的话,年长者们全都一脸错愕。老实说,他们在这方面始终如一的态度,应该值得大家钦佩吧。

可是,他们始终如一的事物几乎都是食物,这样真的好吗?——有人质疑这一点,大家应该也无言以对。

「每次看到他们这样,我都忍不住思考……」

「思考什么?」

「他们俩一起行动的时间还不到两个月吧……?」

「……啊〜」

听到真琴的疑问,达也忍不住出声认同。老实说,两人的行动模式极为相似,他们是认识已久的死党也不奇怪。

「好吧,如果让那家伙一个人到处乱晃,害他被奇怪的女人缠上的话就惨了。我跟着他一起去。」

「了解。」

达也先取出钱包后,莫名疲惫地追了出去。

除了怕奇怪的女人缠上宏,因为宏是个老好人又靠不住,说不定会被卷入麻烦的事情中。

譬如说被人强迫购买奇怪的东西,或是被奇怪的家伙勒索。

其实,宏刚到乌鲁斯来的时候,他在出杂务任务时,就常常因为女性恐惧症而引发许多麻烦事,不仅如此,就连冒险者通常不会遇上的前述几件纠纷,都被宏给碰上了,当他手忙脚乱的时候,常常要靠资深的冒险者出手相救。

「这样的话……既然都来到这里了,我们就出去逛逛咯。艾儿、澪、莉娜,可以吧?」

「好的!」

「没有问题。」

听到艾莉丝和澪回复,真琴站了起来说声「先走咯」。这种时候,蕾娜通常不会开口。

「那么,既然都来这里了,就先去泡温泉咯。」

「这样的话,在下就和春菜一起留守吧。」

「说得也是。」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强制性温泉假期,全员的行程就这么排定了。

虽然他们七嘴八舌地说了一堆,每个人还是各自随心所欲地享受了他们的假期。



『各位,出事啦!』

当春菜揉好温泉馒头的面团时,透过公会卡的通信功能,每位日本人都收到了这则讯息。此时,真琴还没有回来,房里只有刚泡好温泉的艾莲娜、一直在待命的铎卡,以及努力备料的春菜。

顺带一提,宏已经告知春菜温泉的温度,春菜事先知会过饭店的管理者,开始煮起了温泉蛋。

『出了什么事?』

『我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我会尽可能全部采收回来,大家在饭店集合!』

听到宏兴奋的语气,春菜不禁露出错愕的表情,不过反正闲着也是没事,她还是在等待时蒸了馒头。

「发生什么事了吗?」

「宏同学似乎发现了某个不得了的东西。」

「嗯,对那位先生来说不得了的东西,至少有一半的机率会是相当莫名其妙的东西哪。」

看到春菜微妙的表情,铎卡露出苦笑,抛下这句话。

无意间听到这段对话的艾莲娜也微微露出苦笑。

「我们回来了。」

「啊,欢迎回来。」

当第一笼馒头蒸好的时候,真琴一行人回来了。

「那家伙到底在兴奋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待地要我们集合那个东西应该真的很不得了吧。」

「话说回来,既然达也也跟他一起行动,如果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他应该不会联系我们。」

「对吧?」

春菜悠哉地和他们这么聊着天,取出蒸好的馒头。她试吃一个确认味道之后,为了跃跃欲试的艾莉丝从蒸笼中取了第二个。

「来,艾儿。很烫喔,吃的时候要小心。」

听到春菜这么叮咛,艾莉丝吹了吹馒头,等它稍微冷却之后,优雅地咬了一口。

咬开口感奇妙的皮之后,豆馅高雅的甜味在口中扩散。第一次尝到如此不可思议的甜美滋味,艾莉丝感到心醉的同时,优雅地吃完了剩下的馒头。

「虽然已经习惯了,不过艾儿吃东西的样子,让食物看起来好好吃喔。」

「如果让她去拍食物的广告,她应该会变成大红人吧。」

望着艾莉丝的模样,真琴露出苦笑,咬了一口自己的馒头。虽然春菜使用的是手芒豆馅这种替代品,不过久违的和果子尝起来也挺不赖的。

澪眯着眼,享用着刚出炉的馒头。

「那么,温泉蛋呢?」

「差不多好了吧?」

「这样啊,那等一下再试吃吗?」

「大概吧?」

春菜将新出炉的温泉缓头分给铎卡、艾莲娜和蕾娜,大家一起度过了下午茶时光。

「话说回来,那两个家伙还真慢耶。」

「不知道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明明是他们自己召集了大家,却迟迟不出现。春菜暗自感到狐疑的同时,观察着艾莲娜和其他人的反应,制作更多的馒头。真琴则观察着她的动作。

老实说,就算待在饭店里也是没事做。

「抱歉,我回来得晚了!

「我太贪心了,所以才会这么晚回来。」

结果,当春菜烦恼着是否要蒸第三笼馒头时,宏和达也才回到饭店。

「你们到底找到什么啊?」

「我们找到这个啦。」

宏回答真琴的疑问后,取出了某个东西。那是……

「这该不会是那个吧!」

「白米!?」

「对,而且这可是所谓的蓬莱米喔!」

听到这么宣告,所有日本女性都僵住不动,果他所言不假……

「也就是说,我们吃得到咖哩饭了?」

「就连牛丼、蛋包饭跟寿司都没问题。」

「白饭配上味噌汤、卤菜和烤鱼,就连这样的套餐也……」

「放马过来吧!」

宏这么放话后,日本人全都一齐欢呼。

所有法连人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们。虽然他们一头雾水,不过可以得知这对日本人来说,真的是大事一件。

「所以,量有多少?」

「这个嘛,就我刚刚采收的量,大概有两斗左右吧。」

「看来量没有那么充裕嘛……」

「这里还生长了很多,如果有需要,随时都可以去采收。」

听到宏这么说,每个人的反应都很大。

「不过,这是自然生长的稻米,没有经过品种改良,不要太期待它的味道喔。」

「我们不会做这么无理的要求啦。」

听到宏这么说,春菜严肃地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这里有帮我们准备午餐吗?」

「根据殿下稍来的口信,大家可以自行用餐。由于殿下是突然包下这里,厨房来不及备料。」

「那么,就跟他们借厨房,来煮咖哩饭吧!

听到春菜强而有力地宣告,时欢声群起。不可思议的是,不止日本人,连艾莉丝也欢欣鼓舞。

「那就拜托你们去买不足的食材了,我和大哥一起去借用饭店的作业场,先来打谷和碾米。」

「了解!」

听到宏这么说之后,所有日本人女性已经无法控制高涨的情绪,在回答完后,便留下一头雾水的法连人年长组,离开房间。

如此瞬息万变又莫名其妙的发展让艾莲娜傻眼,她好不容易才这么开口:

「到头来,那究竟是什么呢?」

「简单来说,我们发现了日本人的灵魂食物!白米,所以在隔了好几个月之后,我们终于可以吃到平民美食咖哩饭了。」

「……我完全听不懂……」

毕竟艾莲娜从不曾有过身处在「完全没有异国和祖国料理的世界」这种经验,所以她根本无法体会这样的感觉。当然,艾莉丝和蕾娜也是如此。不过,老实说这件事一点也无所谓。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艾莉丝似乎要询问什么重要的事情。

「艾儿,怎么了?」

「那道料理美味吗?」

「超级好吃。」

看到宏挂着满脸笑意这么笃定地说,无疑让艾莉丝更加期待咖哩饭的登场了。

「那我先去准备啦。」

宏挂着灿烂笑容这么宣告后,他和达也珍惜地抱着米袋走出房间。

春菜则开始条列咖哩饭缺少的材料。

艾莉丝不敌好奇心,跟着宏走了出去。

就在这一天,他们成功采收到了重现日本料理的最大障碍·蓬莱米。

这里是阿多涅地区设备最高级的饭店——拉古纳,它的厨房里正充满着至今不曾出现过的奇妙香气。

「不好意思,硬是要跟你们借厨房。」

「不,无需在意……」

听到春菜这么说,主厨摇了摇头。由于公爵等等地位高的贵族也会前来住宿,这样的请求并不罕见。常常会有身分尊贵的客人说想要吃自己专属厨师煮的某道菜肴,因此,就某方面来说,旅客的随行人员前来借用厨房,是很常见的状况。

所以,当这位貌似冒险者的女性前来借用蔚房,说要料理餐点时,其实并没有任何问题。只要她在进厨房时打扮整洁,选择不会妨碍到其他厨师的角落,在顾虑到周遭的状况下开始料理,主厨自然不会找碴。

问题是,主厨搞不懂她究竟要煮些什么菜肴。对方用自己拿来的大锅子煮着某种白色的东西,另外用某个圆形深底锅炖煮着某种东西。由于女孩不时调整白色物体的火候,所以那应该是道费工的料理吧。那个锅子传出了某种难以形容的气味,主厨第一次嗅到这样的味道。虽然并不刺鼻,不过他不确定那究竟是不是食物散发的味道。

再来是圆形深锅,里面装着刚刚稍微炒过的蔬菜和肉,女孩添加了融合许多香料的砷秘粉末和面粉,熬煮成一种难以形容的深褐色酱汁,外观看起来虽然有些微妙,不过,混合了复数香料的复杂香气莫名能讻促进食欲。

这一天他们一行人包下了整个饭店,现在厨房不需出餐。因此,所有厨师便有充分时间,可观察这位还是少女的冒险者烹调的料理。

「这究竟是什么料理?」

「这是我祖国的料理。吃的时候要把这个酱汁淋到这个锅里煮的东西上。」

春菜的脸上挂着开心的微笑,她确认煮着白色物体的锅子火候,同时也搅拌着深锅的酱汁,确认熟度。

「嗯,看来饭还要多煮一下子。」

春菜没有打开煮着白饭的锅盖,直接这么观察,同时搅拌着深锅。深锅姑且不论,煮到一半时,蒸煮着白色物体的锅子就出现许多奇怪的反应,不过她毫不在意,一味确认着火侯。

「咖哩大概就这样了吧。」

春菜确认着红萝卜和马铃薯是否有煮透,关掉火炉,开始观察另一个锅子。

「蒸一下就大功告成了。」

这个锅子似乎也成功煮好了。少女关掉炉火之后,取出各种可以生吃的蔬菜,熟练地切成4瑰。

「你要做生菜色拉吗?这给我们处理吧。」

「啊,这样吗,那就拜托了。」

「交给我们吧。」

主厨目不转睛地看着少女的动作,当他发现对方开始料理自己熟悉的菜肴(应该说是谁都会料理的菜肴)时,慌忙地要求插手。如果只是一味看着她烹煮,未免太无趣了。

「应该差不多了吧。」

春菜发现主厨制作的色拉鲜艳又丰盛,她感到相当钦佩后,将心思放回大锅子上。

打开锅盖后,一颗颗小巧的白色粒状物低调地崭露头角,散发出晶莹剔透的光辉。春菜使用某种蔚具搅拌着锅中的白色物体,彷佛像是要扒出蒸气,或是把空气搅拌进去,厨师们从没看过这种形状的厨具。然后,少女舍起少许物体,尝了尝味道。

「嗯〜甜味跟黏度都稍嫌不足呢。没办法,这是自然生长米嘛。」

春菜点了点头,认为味道在可以容许的范围后,把白饭装入借来的盘子之中。

到了这个地步,主厨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好意思,这个白色谷物究竟是什么呢?」

「喔,这叫作白米,宏同学说这是在附近沼泽地的自然生长米。」

「沼泽地……该不会是……」

「你知道些什么吗?」

看到春菜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主厨点了点头,针对沼泽地进行了简单的说明。

他说的事情并不复杂。由于没有道路通往沼泽,再加上那里有许多攻击性的魔物,所以附近居民并不会特地前往难以到达的该处。

在这个名为阿多涅的城镇西北方,有一个巨大湖泊。那里是一条河流的源头,这条河流流经阿多涅,一路流至港城美利久,故这里的人几乎不曾缺乏粮食。而且,虽然那是条大河,但却几乎没有危险生物出没。

因此,虽然大家都知道沼泽那里生长着某种谷物,但却没有人特地去调查那究竟是什么。「这里的食粮丰足,不缺特产物,而且也有广阔的耕地,所以没有人会想要跑去调查生长在危险地区的植物。」

「原来如此啊……」

春菜相当理解对方说的话。毕竟,法连这个国家的人民,经常因为这样的想法而错过了美食。

「既然煮好了,各位要不要试吃看看呢?」

「请务必让我们试试!」

看到主厨用力地点了点头,春菜不禁喷笑出声。她将足够让大家试吃的白饭装入盘子中,

淋上咖哩酱。这个时候,她其实应该分开盛装白饭和酱汁,或是在盘中分别盛入一半酱汁和一半白饭。不过,她却故意和一般家庭吃咖哩饭时一样,直接将酱汁浇在白饭上。

这是咖哩饭在法连诞生的瞬间。

「在我的国家,其实还会搭配一种叫做福神渍的腌制物。可惜我没料到这里有米,所以没有事先准备。」

春菜这么说明的同时,将汤匙和盘子递给对方。主厨开始仔细端详这个其貌不扬的料理。观察过一遍后,他用汤匙舀起酱汁和白饭拌匀在一起的地方,吃了一口。

「……这道菜肴的味道跟外表相反,相当洗练啊……」

「这个叫做米的东西,刚好可以抑制住酱汁的辣味……」

「好吃……有多少都吃得下……」

一流的厨师们不断夸奖,甚至可以说是赞不绝口。

与其感到开心,春菜更觉得松了口气。

许多欧美人品尝不出白米的味道,这些人真不愧是一流厨师。虽然这是自然生长的稻米,他们还是尝出了一丝甜味。

正当他们开着试吃会的时候……

「好狡猾喔,只有你们在吃……」

一道愤恨的视线和声音传了进来。

仔细一看,艾莉丝真的忿忿不平地望着试吃咖哩的厨师们。

「人家满心期待着料理赶快煮好,可是却一直等不到餐点完成的通知,害我觉得很担心,决定跑过来看看状况,没想到竟然……」

「抱、抱歉喔,艾儿……」

「我知道这样很不成体统,不过,对于一直在忍耐的我来说,这个香气让我好难受……」

「对、对不起,我马上端一盘给你!」

听到艾莉丝愤恨的话语,惊慌的春菜连忙准备好菜肴,端到房里。看到料理送了进来,皇家套房里……

「终于啊……」

「我知道煮饭需要一些时间,不过这也太慢了吧……」

「春姐……咖哩……」

「你知道我有多期待吗?怎么可以让我等那么久……」

一群饥饿的孩子们正在等着她。

「真、真的很抱歉!我马上准备!」

春菜这么说后,急忙将饭盛到盘里,淋上咖哩酱,摆好色拉,将一切准备妥当。

「我这里还有温泉蛋,要加进去吗?」

「我的第一碗要吃原味的!」

「一开始就决定要吃第二碗啊……」

饥饿的孩子食量没有极限。听到达也坚定的语气,春菜不禁遥望向远方。

「先别说了,既然都准备好了,在菜肴冷掉之前,大家先开动吧。」

看到宏一行人的样子,艾莲娜虽傻眼,还是先把大家的话题拉回正轨。虽然她不像艾莉丝一样兴致冲冲,不过她肚子也差不多饿了。

「那么,感谢今天的食粮。开动了。」

日本人组跟着春菜说了句开动,法连组为了进行餐前祷告,比他们晚了一步结束。虽然他们没有事先说好,不过大家几乎同时舀一匙咖哩,送入口中。

「嗯,是这个味道!」

「好吃啊……」

隔了三个月后,真琴终于吃到白米饭,也则是隔了两个星期。

如果要算多久没有吃咖哩饭的话,也则是隔了一个月。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样的期间并不长,过当达也和真琴住在日本的时候,们基本上三餐都习惯吃白米饭。而且,些到海外出差的人,甚至无法忍受一个星期没有吃到米饭。就这一点来看,达也的反应绝不夸张。

「与外表相反,这是个洗练的料理呢。」

香料的辣味能够促进,感觉吃多少都没问题呢!」

另一方面,面对这个吃法与咖哩面包大相径庭的料理,法连组也一见倾心。而且对于咖哩,日本人本来就进行了不少的改造,许多人还认为咖哩是在日本发扬光大的。

之前也曾经有过类似的广告内容!日本的咖哩让印度人吓了一跳,于海内外一致获得好评,日本已经取代发祥国,使咖哩成为国家的代表餐点了。由厨艺高明的厨师春菜精心制作,煮出的咖哩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完美,当然一定美味。

不过,不只挑嘴的艾莲娜和艾莉丝喜欢咖哩,就连嗜吃重口味的蕾娜也吃得津津有味,看来法连人意外地能够品尝出米饭的味道。

「……蕾娜小姐,怎么了?」

「啊,没有,呃……」

蕾娜将白饭吃得一乾二净,盘子上只残留着少量咖哩酱汁。她欲言又止地凝望着盘子。看她的样子,似乎不是对咖哩感到不满,而是在顾忌着某些事情。

「如果你还要再吃一份,不要客气尽管说喔。」

「……可以吗?」

听到蕾娜战战兢兢地这么问,春菜微微一笑,接过她的盘子。艾莉丝望着他们,露出羡慕的表情。虽然还想多吃一点,不过她的肚子已经差不多饱了。

「其他人的份呢?没问题吗?」

「嗯,我煮的时候是预估一个人两碗的份量。」

「既然如此,在下也可以再吃一碗吗?昨天忘了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与魔兽大战了一场,所以肚子一直很饿哪。」

「好的。」

看到咖哩饭大受好评,春菜露出开心的微笑。她自己并没有再添一碗。不过,达也和真琴一定能连她的饭都吃得一乾二净,尤其是真琴。

「啊〜真是好吃……」

「我能再多战斗半年了……」

久违的白饭、梦寐以求的咖哩饭。达也和澪尽情享用之后,打从心底这么沉醉地呢喃。今天就连平常胃口不大的澪也吃了两碗饭。

「我们还能采收多少稻米?」

真琴总算冷静下来了,她开口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嗯〜就原生地的大小来看,多的话大概一草袋米吧。」

「具体来说的话,有多少?」

「六十公斤左右,如果按照每天三餐计算,按最近大家的食量来预估,如果五个人就算了,九个人的话,不到一个月就会吃完了吧。」

「好少喔……」

听到宏的回答,真琴不禁流露出失望的表情。她本来相当期待能回到餐餐吃米饭的生活。

「不过,这是考虑到将来而统计出的数字。」

「考虑到将来?什么意思?」

「如果不考虑明年,采收光所有稻米的话,收获量会再多一些。」

听到宏这句让人烦恼的话,真琴不禁开始呻吟。

「话说回来,宏同学,那片原生地长什么样子呢?」

「面积相当大。虽然我称呼那里为沼泽地,但其实现在水退了,可以在上面正常行走。据这边的居民所述,每年的这个时期,一直到春天为止,水都会自然退去。等到适合种田的时候,水才会涨起来。」

「这里的地理环境,该不会很适合种稻米吧?」

「可能喔。因为自然环境、土壤和水都在循环,所以不会出现连作障碍。而且,这附近一年四季的气候条件,似乎都跟日本的稻米产地相似。」

恐怕就是因为这边的环境跟日本相似,才会自然生长出接近原种的稻米吧。听到两人的对话,艾莲娜这么开口:

「那么,我们可以搜集种子试着栽种看看,这样的想法不坏吧?」

「只要拜托哥哥,应该可以办得到喔。」

「对啊。这道料理如此美味,如果因为其中样只能待其自然生长的食材,所以变得很贵重的话,那就太浪费了。」

这对王族姐妹相当有干劲,看到她们的模样,宏微微一笑。

于是,法连朝稻作文化踏出了一步。在这个时间点,大家都认为十年后只要能确定栽培方法的基础,就已经让人满意了。不过,之后他们从某个意外的地方,遇见某个意外的存在,并获得这方面的小诀窍。结果不到十年的光景,稻米就成为法连的主要作物了。当然,这时候并没有人可以预料得到这一点。



「难得来到这里,去泡温泉吧。」

吃完饭,大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后,确认肚子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春菜便如此邀约澪和其他人。顺带一提,宏和达也再次踏上寻找稻米之旅。

「对呢,明明都到这里来了,我们却还没去泡温泉。」

「既然来到温泉乡,一定要泡到手指发霉才是有礼貌的行为。」

真琴和澪也都不反对。于是留在房里的所有人便浩浩荡荡地走向大浴场。

「这种高级的饭店里也有大浴场啊。」

「法连的人基本上习惯泡大众浴池呢。」

「不管是大浴场还是温泉,这些微妙的地方都跟日本很像呢。」

「澪,你也这么想啊。」

虽然法连的水资源丰富,水源干净,不过他们的沐浴文化却跟日本极为相似。若说有哪里不一样的话,就是他们一般家庭中的浴室尚未普及。

「……嗯?」

「春菜,怎么了?」

「该怎么说呢,好像有个奇怪的东西在行走……」

考虑到自己有可能眼花,春菜这么说的同时,便朝那个奇妙东西消失的位置追了过去,看过转角确认之后……

「有个奇怪的东西……」

「真的有个奇怪的东西呢……」

她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生物,头上长着宛如菠菜的叶子,身体像芜菁一样,手脚连着身体,它的五官立体,看起来就像摩艾石像。生物的肩膀(?)上披着一条毛巾,小跳步走向大浴场。看到这个生物稀奇的身影,澪和真琴也不禁异口同声地这么喃喃自语。

「对、对不起!」

由于这样的景象太过诡异,她们忍不住仔细地观察那个生物,此时饭店的女性员工慌张地捕获了它。那是之前频繁出入厨房的女生。

被女性抓住叶子的生物死命挥舞四肢挣扎,看起来让人感到不太舒服。

「请、请问……」

「对不起!不小心让它跑出来了。」

「这倒不要紧,不过,这是什么啊?」

「这是一种叫做波咩果的蔬菜。」

「蔬菜!?」

听到对方出乎意料的回答,春菜吓了一跳,忍不住瞪大眼睛大叫。它的外表诡异,名字却如此可爱,虽然这一点让人吃惊,不过听到这个生物竟然是蔬菜更让春菜讶异。

「这是这一带的特产蔬菜,比起味道,它的生态更为独特……」

「哪里独特了呢?」

「只要把这种蔬菜浸泡在温泉里,数量就会增加。」

「什么?」

听到对方突然说出如此无法预期的回答,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请问是真的吗?」

「是的,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形容,不过现在正是它的繁殖期,各位要参观一下吗?」

「啊,我想看。」

「我也有兴趣。」

听到春菜和真琴这么响应,艾莲娜和其他人也都点头同意。

能够参观到如此稀奇的事物,也是旅行的乐趣之一。

「那么这边请。」

员工丝毫不理那只不停「呜喔——呜喔!!」大喊,拼命挣扎的家伙,带领一行人前往繁殖(?)这种蔬菜的温泉。或许每年都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所以她已经习惯了。

「这是本饭店繁殖这种蔬菜的地方。」

对方这么说后,展露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简略地引入源泉的宽敞露天温泉。由于温泉四周没有经过整备,因此与其说是温泉,不如说是水池比较贴切。

「哇喔……」

「有好多这种蔬菜漂在水上……」

温泉中浸泡着无以计数的波咩果,它们漂在温泉上,粗犷的五官绽放出沉醉的笑容。

春菜一行人虽然感到退避三舍,却依然仔细观察着波咩果,饭店员工则对她们的反应不以为意,将悬吊在手中的波咩果丢入温泉里。在空中挣扎的波咩果,一旦落入水中便露出了沉醉的微笑。这样的情景散发出了一抹难以言喻的氛围,当她们继续观察下去后……

「啊……」

水面上突然浮出了一颗杏仁巧克力大小的波咩果,令人感觉很适合为这样的景象添加一声「波铿」的状声词。其实应该称这样的现象为「分株」比较正确,不过就视觉带给人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利用温泉繁殖一样。

「……那么,这要怎么食用呢?」

「这个啊……」

听到澪一半出于好奇,一半出于困惑的疑问,员工用行动来回答她。

她用网子随意捞起成熟的波咩果,同时也捞起了刚生成的婴孩(虽然尚未长出手脚,不过已经老成地长出头上的叶子和摩艾脸),捞一定的量之后,再拿到别处分开两者。

被推开到一旁的小波咩果发出尖锐的叽叽声,但员工依然不为所动。她大概是习惯了吧,就算听到那群从温泉中捞出来、被悬挂着的波咩果抗议叫喊,她也假装没听到似地置之不理。

「先切下这个叶子……」

她拿出小刀,抵住波咩果的眼睛上方,像是在去除蒂一样切下叶子。波咩果本来相当激烈地抵抗,员工应该是已经惯于做这种事,刀法完全不受干扰。当切下蒂的瞬间,波咩果也完全停止抵抗。

「再来切掉手脚……」

她继续用流畅的动作,切下动也不动的波咩果的手脚,让它只剩下一张脸。

「之后就切成适当大小,要煮要煎都可以。也能把它磨成泥,加入汤里提味。」

「为什么要先切下叶子呢?」

春菜开口询问。看到挣扎的波咩果,每个人的心中恐怕都会浮出这个疑问。

这个问题的答案相当不可理喻。

「不这么做的话会爆炸。」

「……这真的是蔬菜吗……?」

听到如此超乎预期的答案,本来负责装傻的春菜也只能开口吐槽了。面对如此异常的情景,担任吐槽的元老级人物真琴也哑口无言,陷入沉默。

「有几点需要注意如果在切下蒂头前先切下手脚或是使用纵切的方式这样都会爆炸,还有,压实蒂头没有去除干净,也会爆炸。」

「太、太危险了吧……」

「每年都会出现一两个人因此受伤。」

竟然会因为爆炸而让人受伤,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蔬菜啊,她们好想要针对这一点向对方问个清楚。

「不过,我很好奇它尝起来的味道。」

「对啊。不过,我的肚子现在还不饿,可能还没办法试吃……」

「大家放心,我们会用它来制作今天的晚餐。」

「我们真的可以放心吃它吗?」

听到真琴终于用力吐槽,大家不禁露出了苦笑。问题是,饭店员工并没有在开玩笑。

顺带一提,关于波咩果的味道,叶子的部分像不带苦味和余味的菠菜,脸的部分则偏向比较不会苦涩的萝卜,尝起来容易入口又美味。

「啊,还有一点需要大家注意……」

在饭店员工解说完会用波咩果来做什么料理之后,她似乎想到了某件事,将蒂头放入温泉之中。然后,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浸泡在温泉里的波咩蒂头愈变愈大,大约三十秒就完全复活成刚刚的样子,在温泉中漂荡。

「只要把它的蒂头放在温泉里,马上就会复活。」

「呜哇……」

它的再生能力简直就像真涡虫一样,每个人都打从心底感到不舒服。

「这真的能吃吗?」

「只要沾到唾液,它就不会复活了。」

「啊〜原来如此……」

「顺带一提,以前有个蠢蛋以为不会爆炸,竟然直接一口咬下生的波咩果……」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

听到骇人名产引发的危险故事,春菜捣住耳朵,慌张地抗拒。

「先不说这个了,你分出来放在那里的小东西是什么?」

「这毕竟还是蔬菜,如果不进行一定程度的疏苗,长出来的果实会营养不良,影响果实的味道。」

听到艾莲娜这么询问,对方相当冷静地这么回答。就这方面来说,波咩果还是跟一般蔬菜没有两样,让人感觉很奇妙。

「也就是说,这是废弃品咯?」

「是的。我们会对它施以攻击魔法,使它破裂。它现在还小,产生的冲击差不多就像轻微的撞击。」

真是激进的处理方法啊。

「嗯〜……」

「春菜,怎么了吗?」

「我觉得这样好浪费喔……」

「你是指小颗的果实吗?」

听到艾莲娜这么问,春菜老实地点了点头。她刚刚明明感到如此反感,现在却已经把它当成食物,锁定上它了。真不愧是一流的厨师。

「这样算浪费吗?那可是危险物品喔?」

「可是,她说不会发出太大的冲击啊。」

春菜这么说后,仔细地观察那些果实。

「可以摸摸看吗?」

「请。」

获得女性员工的准许后,她拿起一个被疏苗的小波咩果,再次仔细端详后,彷佛想到什么似地抬起头。

「可以借用一下厨房吗?」

「当然可以。」

春菜似乎想到要怎么处理小波咩果。她从包包中取出一个笼子状的物体,抓了几只小波咩进去。

「我拿去实验一下。」

「请小心。」

「你想怎么做都可以,不过别把我们卷进去嘛。」

「莉娜小姐还需要参加惩罚游戏,所以她一定得参加这个名为试吃的实验喔。」

「……好可恨啊,我竟然无法拒绝……」

她们就这么悠哉地交谈后,一行人便与春菜道别,结果最后也没有泡到温泉,就回去房间里了。

闲着也是闲着,她们随便玩了些游戏,并决定游戏的输家要试吃春菜做出来的料理当惩罚。

就这么过了一个小时后,春菜带回来的料理是……

「这看起来还真是毛骨悚然……」

「这张脸和这个颜色看起来好可怕……」

那是一瓶腌渍小波咩果,里头染成红紫色的脸上浮现了苦闷的表情。春菜已经仔细去掉了蒂头。

「顺便问一下,为什么会变成这种颜色?」

「我用了山葡萄。」

「这样听起来是还满好吃的,不过外观真的是会完全让人失去食欲呢。」

听到艾莲娜的感想,制作这道料理的本人露出苦笑。

「所以是谁要接受惩罚?」

「是我!」

「还有我。」

答复的人是高举着手、神采奕奕的艾莉丝,以及沉着脸的蕾娜。艾莉丝似乎认为惩罚游戏很有趣。

「那么,数到三就咬下去喔。」

她们从瓶中分别拾起一颗波咩果,听从春菜的口令送入口中,随着清脆的喀嚓声……

「唔!?」

果实在蕾娜口中爆裂开来。

「啊〜有的蒂头果然没有去除干净呢……」

「不过,吃起来不费劲,酸甜又好吃呢。」

没有吃到爆炸果实的艾莉丝满脸笑容地这么回答,伸手又拿了一个。

「我刚刚做的时候有先试吃过了,所以味道不会有问题喔。」

「这很适合当作派对的余兴节目或试胆游戏呢。不过,前提是要故意把一些没有去掉蒂头的混进去才行。」

听到艾莲娜的恐怖发言,真琴和澪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至于完全成为被整目标的蕾娜,正因为口中受到的冲击而蹲下身哀号。


1.002758100275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