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法连篇<第十话>

「阿宏,我想跟你确认一下,我们之后有什么任务?」

艾莲娜住进工房的隔天,用完早餐后,达也这么询问。现阶段的首要任务是治疗艾莲娜,所以主要由宏来分配团队的工作。

「大哥,抱歉啊,虽然你们才刚回来,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再去采集材料。澪,你应该认得出索尔麦仙吧?」

「嗯,可以。」

「那么,我们就去采集咯。」

澪和真琴也赞同达也的话。

「大哥去采集材料的这段期间,我会尽量治疗艾莲姐,有空闲时再使用翼龙皮来制作盔甲。」

「我呢?」

「春菜同学,你基本上就在家待命吧。我照顾艾莲姐的时候,应该会有许多事情要拜托不过,光是等我的指示太浪费时间了,你可以随便找个没人用的机器制作客人订购的等级外药水。」

「了解。」

「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跟蕾娜和大叔合作,稍微锻炼一下艾儿。」

听到宏这么说,春菜及被指名的两人察觉到宏的意图,严肃地点了点头。

十岁小孩能学得的防身术并不多,不过既然有人打算取她性命,多少还是学会几招防身术,总比什么都不会要好得多。虽然有人认为逞强更危险,但这种时候最重要的其实是心态。

而且,艾莉丝是一位聪慧的少女。就算习得护身术,当有人袭击她时,她应该不会莽撞地想要靠自己来击退对方吧。

「春菜小姐,以及你们两位,请多多指教了。」

艾莉丝这么说后,朝他们一鞠躬。

「啊,对了对了。大叔,你可以帮我找一些铁矿石来吗?量不需要太多。」

「在下应该有门路办得到,只是你为什么需要铁矿石?」

「我想帮艾儿和艾莲姐打造护身用的怀剑。」

「矿石比较好吗?在下也可以帮你购买铁块。」

「反正我都会融化它们当作材料,再进行许多改造,所以矿石比较方便。」

听到宏这么说,铎卡点了点头,开始在脑中盘算着要怎么取得素材。

「听到你说要制作怀剑,我想到了一件事。」

「嗯?真琴小姐,怎么了?」

「宏,你差不多也该帮自己做个好一点的武器了吧。」

「对喔。哎,过一阵子吧。这次时间和材料都吃紧,先免了吧。」

宏这番不当一回事的回答,让大家不禁都露出了苦笑。

其他人都已经持有性能优良的武器,这个男人却还交替用着采伐用的手斧、挖掘用的铁锹、采集用的大型铲子和锻造用的榔头。

就算不论武器好了,他会使用的攻击技能却只有重击。身为一位冒险者,明明知道自己无法提升战斗能力的理由,却对此置之不理,旁人当然会觉得不太妥当。

「还有,在我们团队之中,你必须要在前头抵挡敌方的攻击,你是不是要好好接受一下战斗训练啊?至少要学会堡垒防御、周边防御和集团挑衅吧。这样之后就轻松多了。」

「真琴小姐,你会这些技能啊?」

「会是会啦,不过我本来就不是担任主坦,所以练得不精。不过,铎尔大叔主要是在修练这些技能吧?」

「嗯。在下不会斧头的技巧。但如果你要修练防御一类的技能和重击的延伸技能,在下倒是可以传授你几招喔。」

「等到我比较有空的时候再教我吧。我这阵子可能都没时间学习吧。」

「当然要等致疗程告一段落之后啦。」

跟之前不同的是,宏现在要处理许多工作。

他需要治疗艾莲娜、制作艾莉丝和艾莲娜的武器,之前因为材料问题而一直没有动手制作的防具,现在也要动工了。除此之外,为了以防万一,他还得帮艾莲娜制作治疗衣等等威力强大的物品。这一阵子,他应该暂时没有办法像之前一样埋首于兴趣之中,制作奇妙的东西了吧。

顺带一提,堡垒防御是一项提升防御力的技能、周边防御就是防御大范围的技能、集团挑衅则是对集团型敌人的威吓性挑衅。对于在前方担任坦克的玩家来说,这都是必要的技能。然而到目前为止,宏却连一项也不会。

为什么他至今不曾学会这些技能呢?因为他不曾潜入高难度的地下城,而且只要运用各个击破,再使用重击和挑衅来对付敌人,通常都会有办法解决。

跟从俯瞰视点进行的游戏相比,VRMMO的游戏性质会产生很大的死角。如果多数人一起行动的话,几乎不可能只准备一个主坦就潜入地下城。

因此,大家本来就知道宏并非专门的前锋,一起和他潜入地下城的伙伴也不期待宏能完全抑制住敌人。以宏的技能结构来看-那些伙伴反而认为他是位优秀的主坦,因此也不曾有人出口抱怨。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治疗第二公主吧,我之后会好好努力的。」

「没错。如果阿宏能完美克尽前锋的义务,我们当然也乐得轻松。不过,这件事也没那么急就是了。」

「但是等到你空闲下来之后,一定要好好练习喔!」

听到真琴说的话,宏露出苦笑点头答应后,催促大家尽快展开行动。

「好,要开始准备进行长距离移动了,澪,要花多久时间才能抵达那个索尔麦仙的产地?」

「就算完全不需要战斗,光是移动就要两天了。」

「了解,这样食材的问题真让人头痛。」

「啊,只要跟我说一声,我可以帮你们准备食材喔。我把设备都共享化了,随时可以送给你们。」

「这样啊,我们只要带装备和包包去就可以了吧。」

听到春菜的提议,达也感动地点了点头。

老实说,是否能正常用餐,也是维持动力的重要关键。光就这点而言,包包的共享化就已经做出莫大的贡献了。

「顺便告诉大家,我打算煮荞麦面当午餐,如果有想吃的配料,可以告诉我喔,我会尽量准备。」

听到乔麦面三个字,艾莉丝的眼睛一亮。

她最喜欢蔷麦面了。不过,不管宏和春菜准备什么餐点,她基本上都吃得很开心。

「这样啊,我想加咖哩酱汁,可以吗?」

「我知道了,澪和真琴小姐呢?」

「炸天妇罗蔷麦面,就这么决定了。」

「我想吃加了肉的蔷麦面,不过我也想吃山药泥蓄麦面。可以的话,我想吃两碗。」

真琴的宣言不禁让人想吐槽她「你是体育社团的人吗」。春菜听到之后,挂着苦笑点头同意。

「那我去进货咯,没问题吧?」

「拜托你了,我之后要调剂药水。」

「我们把道具准备好之后马上出门。」

决定好下一步的行动后,大家各自解散。

此时,这个出动全员的计划,就此揭开序幕。



「那么,要怎么处理这只翼龙的肉呢?」

用完午餐,结束艾莉丝的特训,当第一天正要顺利结束时,稍微有些空闲的春菜确认着粮库,陷入思考。

由于猎物超过十公尺,肉量也非同小可。除了脖子被砍断之外,翼龙的身上只有翅膀根部被箭射穿,他们几乎算是获得一整只的素材。

虽然距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不过,如果需要处理的食材量大,将会花上许多时间。再加上这是春菜没有使用过的食材,一开始最好花些时间研究一番。

既然时间还早,为什么不调剂药水当作练习呢?大家可能会有这个疑问,但春菜虽然确实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艺愈来愈进步,然而一直不断调剂等级外药水,也让她深感挫折。

她并不是宏,正常人是无法忍受花十六个钟头来调剂药水的。

「总之,虽然有仔细去掉毒素,生吃还是很危险吧?」

这种等级的生物应该不会有寄生虫,不过春菜无法断定。如果想要阻断一切可能性,最好还是把肉好好煮熟。

这件事没有其他人知道-不过春菜在整理思绪的时候,习惯自言自语。因此,她现在也不停的碎碎念。

「比较保险的做法是做成肉排或炖肉吧。但既然量这么多,我可以多加尝试,也可以顺便试做携带用的粮食。」

春菜这么喃喃自语后,先取出了适合料理的腿肉块。为了试吃,她切下一块妥当的大小,简单地煎了一下。

「……味道接近鸡肉呢。跟一般的鸡肉比起来,这比较像斗鸡或比内地鸡吧?」(编注:出产于日本秋田县,被誉为日本三大名鸡之一。)

说到鸡肉,闪过春菜脑中的料理是烤鸡肉串和炸鸡块。不过,如果要制作烤鸡肉串,就得要从酱汁开始制作,而且这类酱汁最好放一阵子再使用,这次就先免了吧。

这么一来,首先是……

「做成炸鸡块吧。不过,如果做一般的炸鸡块,未免太无趣了,稍微变点花招好了。」

春菜确认各种食材之后,准备开始烹煮她决定好的料理。当她利落地准备好食材时,有人走入厨房。

「艾儿?」

「春菜小姐,可以耽误你一些时间吗?」

「怎么了吗?」

「姐姐说她口渴了。」

艾莉丝这么说后,战战兢兢地拿出空水壶。

「嗯,我知道了。普通的水就可以了吗?还是要帮她准备什么饮料?」

「我觉得有些味道的饮料比较好。」

「嗯,这样的话……家里还有一些上周进货的莎芙纳果汁,喝这个好吗?」

「好的,姐姐很喜欢莎芙纳果汁。」

听到艾莉丝说的话,春菜点了点头,并从粮库中取出冰透的果汁。

顺带一提,莎芙纳是一种柑橘类的水果,外型就像苹果一样,它的特色在于虽然是柑橘类,味道却不酸。熟透的莎芙纳会变得相当柔软,可以用手剥皮,而且充满水分,轻轻一挤就能榨出大量果汁。

由于水分过多,大家会挑选成熟前的莎芙纳当水果吃,成熟的莎芙纳则榨成果汁饮用。柑橘类的特色是不会为胃带来太大的负担,生病的时候常常用热水稀释来喝。

「那么,如果晚餐的主菜是肉类,艾莲娜小姐吃得下吗?」

「嗯……」

「我开了能让她有胃口吃晚餐的药,春菜同学,你想煮什么就煮吧。」

开口回答春菜疑问的人,正是刚走进厨房的宏。

「促进食欲和助消化的药。我也准备了一般的胃药,只要调整药量,稍微油腻一点也无妨。」

「中毒的状况怎么样了?」

「还要好一段时间才能根治,不过我先替她止住幻痛了。她的体力已经稍微恢复一些了,现在能够自行如厕,应该不太需要过度的看护了吧。」

听到宏这么说,春菜和艾莉丝都吐了口气,似乎终于安心下来。看到她们的样子,宏似乎想到了什么,感慨地喃喃自语。

「老实说,王族还真是了不起。」

「……怎么了?」

「我回想了澪触诊的结果,如果是一般人感受到艾莲姐所受的痛楚,一定会忍不住痛到打滚。不过,艾莲姐却只说自己很难受,还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觉得她很能忍耐。」

「那么严重吗?」

「如果再让对方多下毒三天,可能就要办一场举国追悼的丧礼了。」

听到宏轻易地说出这种重话,艾莉丝僵着不动。

她大概没有料想到情况竟然如此危险吧。

「不过,既然我们已经实时救了她,就不要在意这种不吉利的假设吧。艾儿,你先拿果汁给她吧。」

「啊,好的。」

听到宏这么催促,艾莉丝便拿着水壶和装着果汁的杯子走出厨房。

目送艾莉丝离去之后,春菜向宏提出疑问:

「这么说起来,宏同学,你怎么会来厨房?」

「我来借炉子。」

宏这么说后,取出调剂药品的大锅放在炉子上,倒入满满的水后开了火。

「……你要做什么?」

「我想要调剂处理皮革表面的药剂。」

「你已经缝完了?

「之后就等完工后附魔了。制作软皮甲比较好吧?」

春菜点了点头,不禁钦佩起宏的手艺。制作物品时的宏真的是所向无敌。

「春菜同学,你已经在准备晚饭啦?」

「嗯,如果把甜点考虑进来的话,好像会摄取太多蛋了,没关系吧?」

「反正又吃不死人。」

宏一边这么说,一边不断熬煮着诡异的液体。

「我大概能预想到菜单了,不过,这样能吃得完那些肉吗?」

「今天只是前哨战。啊,对了。」

「嗯?」

「你要怎么处理那些骨头?」

「我还没有决定用途,怎么了?」

「那么,我们明天试着用骨架熬高汤吧。」

两人悠哉地这么交谈。

如果知道翼龙这种魔物有多么可怕的人,听到两人的对话之后,包准会吐槽说:「高汤?用骨头熬高汤?」吧。不,光是「想要烹调翼龙的肉」这个想法,一定就会让人感到退避三舍吧。

毕竟用普通菜刀来剁翼龙肉的话,刀锋一定会马上变得残破不堪,损坏到无法修复的地步。如果普通人把翼龙的肉拿去加热,肯定会硬到让人难以下咽。

再说,假使没有使用高性能的刀具,依照顺序屠宰的话,甚至还无法肢解这种生物。

虽然宏和春菜可能无法心领神会,但若想要烹调翼龙这种高级魔物的话,要是本身不具备相当高明的技巧和强大的道具,一般人甚至连最根本的步骤都无法开始。

在烹调各种料理的过程之中,他们的菜刀早已伤痕累累,所以宏重新打了一把。这把菜刀简直就像魔剑一样,能够轻松切下翼龙的肉,熟知翼龙的人看了这样的场景应该会晕倒吧。

蕾娜和铎卡已经习惯了(或者该说死心了),所以没多说什么,这似乎让宏和春菜误以为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不过想也知道,这根本就是非比寻常的景象。

在宏的厨房工作结束之前,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之处的两人一如往常地讨论起了菜单。

「那就这样吧。」

宏将充分搅拌过的锅子离火,并搬到工作室。待消除余热之后,宏要将液体涂抹在盔甲表面。涂抹液体并干燥之后,只要施与附魔就大功告成。

「水煮蛋好咯,之后就交给你了。」

「好的,我会使出全力煮出美味的晚餐。」

春菜这么说道。处理完较为耗时的点心的前置作业后,她使用稍微捣碎的水煮蛋、切成丁的洋葱等材料,与美乃滋拌匀后,制作大量的塔塔酱。

她马上就将炸好的肉块依人数分装入盘中。

春菜将采集组的份装入保温器之中,与分装在其他容器的塔塔酱一起装入粮库里。

她还顺便熬煮了马铃薯浓汤,将浓汤离火之后,同样把采集组的份装入保温壶中,放置到粮库里。

最后,春菜火速地做了一道色拉,并准备好面包,之后便把餐点放在推车上,一口气运到餐厅。

顺带一提,这个工房烘培的面包是用酵母让面团发酵制作而成,也就是现代的面包。今天的面包是奶油餐包和胡桃面包。

「晚餐做好咯〜」

春菜用广播系统(没有广播很不方便,所以宏安装了一套在房里)这么宣告后,抱着艾莲娜的蕾娜比任何人都还快速地出现在餐厅。

「香味真诱人,今天的主餐是什么?」

「*龙田风炸翼龙腿肉佐塔塔酱。吃不完还有得续,需要再跟我说。」(编注:以酱油为主调味,并裹上太白粉的油炸方式,跟台湾的咸酥鸡有点类似。)

听到蕾娜的疑问,春菜一派轻松地说出了惊人的食材,跟着进入餐厅的铎卡一如往常地说:「看起来很好吃哪。」

「……翼龙?真的可以吃吗?」

「味道很好吃喔。」

「不,我不是指味道……」

当目瞪口呆的艾莲娜正要吐槽的时候,她看到把她放下、让她坐在椅子上的蕾娜和坐在餐桌前的铎卡都摇了摇头。

「……我以为是开玩笑,真的要吃喔……」

「啊,雷雷也来啦。」

「哥哥!」

宏刚从工房回来,他对突然出现的雷奥德这么开口。

看到雷奥德出现,艾莉丝也相当开心。

「嗯,虽然我听说昨晚没有任何异状,不过,听到姐姐的身体稍微恢复了,我有点担心点的内容。所以就硬是来了一趟。」

「王子殿下也要吃吗?」

「听说翼龙肉能滋补身体喔。」

「……说得也是。那我就吃一点吧。」

听到雷奥德这么回复,艾莉丝的神情更加欣喜了。

春菜笑望着艾莉丝的模样,急忙多盛了一盘炸翼龙肉。

她本来就考虑到有客人会突然造访,所以多做了不少,多一人分量还不是问题。

艾莉丝确认哥哥坐下后,乖乖地等待春菜将菜肴端给哥哥,虽然她的表情镇定,一双眼睛却闪闪发亮地紧盯着眼前的龙田风炸翼龙肉。即使看到宏和春菜做出烹煮翼龙肉这种异常事态,艾莉丝却不认为有任何问题。

应该说,她本来就不知道这是一件异常的事情。

昨天晚上,其他人叮咛她说「吃饭的时候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所以今天食欲全开的她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眼前的餐点上。

「那么,感谢我们今天也能享用到美味的餐点,开动。」

春菜分配完餐点后,这么宣告。结束餐前祷告的其他成员也依序开始用餐。

雷奥德和艾莲娜用叉子插起一口大小的龙田风炸翼龙肉,并沾上塔塔酱后,戒慎恐惧地送入口中。

「不合常理呀……」

龙田风炸翼龙肉与塔塔酱一拍即合,艾莲娜品尝之后,一脸复杂地这么喃喃自语。

翼龙的腿肉味道清爽,滋味丰富又多汁,肉汁与塔塔酱相当协调,令人幸福的美味在口中扩散开来。

「怎么了?」

「翼龙这种生物如此凶残,怎么会这么好吃呢……话说回来,真的有办法烹调翼龙肉呀?」

「宏和春菜两个人真的都太不合常理了。」

「欸〜?」

「只要多加练习,每个人都可以做出这种料理喔。」

如果只要多练习就能烹煮翼龙的话,大家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两人完全不清楚这一点,自顾自地开口抱怨。

「请你们收回『只要多练习谁都可以端出这种料理』这句话吧。」

「对啊,为了这个世界厨师的名誉,得请他们收回这句话才行。」

「没关系啦,哥哥、姐姐,很好吃呢,不要抱怨嘛。」

听到笑容满面的艾莉丝这么说,两位王族也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

不过,面对眼前的美食,复杂的表情很快就从他们脸上消失了。

「因为我从雷奥德那里听说了很多事情,所以之前一直很担心,不知道你们会端出什么样的餐点……」

「除了食材之外都很正常,不只如此,味道也很美味。艾伦斯特,你每天都能吃到这种东西吗?」

「在下至今尝到的料理,有的虽然不合口味,但却不会难吃。」

「餐桌上的料理,偶尔会使用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食材,但最好不要去揣想那些食材为什么会被端上桌比较好。所以我现在理解到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幸福。」

听到雷奥德和艾莲娜的疑问,铎卡和蕾娜一脸严肃的这么回答道。

顺带一提,他们刚刚举例的食材,就是皮雅拉诺克的腿肉。

虽然难度没有翼龙高,但一般出事还是不太会烹煮皮雅拉诺克。味道跟螃蟹很像,却没有螃蟹那般浓郁,味道鲜美到让人吃惊。不过,对于铎卡和蕾娜来说,把差点要吃掉自己的敌手当做佳肴,还是让他们感觉很复杂。

诸如此类的食材不胜枚举。与真琴相遇之后,这种食材登场的几率变高了。毕竟她接受委托或在采集材料时捕获的魔物几乎不常在这一带出没,也并非是一位七级冒险者能捕抓到的猎物。

看到她捕获到的魔物,实在令人吃不消。让人讶异真琴怎么尽是找这种委托。

宏和春菜也不简单,居然能够成功烹调那些食材。

「那么,我端点心出来囖~」

春菜确认大家都吃完饭后,将饭后甜点的布丁端了出来。

雷奥德和艾莲娜都不曾见过冰透的蒸布丁。这个世界里虽然没有布丁,却存在着冰淇淋和冰沙等甜点,由于世界不同,食品发展的状况和方向也有着巨大的差异。

「好吃。」

艾莉丝用闪闪发亮的眼神望着春菜端出的布丁,她开心地用汤匙挖了一口送入口中后,一脸幸福地这么评论。

「艾儿,你很喜欢吃布丁嘛。」

「你应该说,艾儿『也』很喜欢吃布丁才对。」

「只要是春菜小姐和宏先生煮的菜,我都喜欢。」

艾莉丝的脸上挂着微笑,幸福地这么说。在众人当中,她的个性大概最大而化之吧。她只是相当单纯地认定「美食就是一切」。

「艾莉丝,你对他们端上桌的东西,最好还是要有点戒心……」

「他们两位不会端出不能吃的东西,我觉得不需要警戒喔。」

关于饮食方面的事情,艾莉丝似乎完全相信他们两人。

两人在料理的时候,其实把难吃的餐点全部处理掉了,所以艾莉丝不可能会吃到难以下咽的菜肴。而且他们本来就对饮食很讲究,绝对不可能会在餐点里下毒。

「他们完全抓住艾莉丝的胃了……」

「你有办法重回姬巫女的工作岗位吗?」

「回去之后,我会加油的。」

看到戒心薄弱的妹妹,艾莲娜不禁感到苦恼。不过她忍不住有些茫然的想着,到底多久没有安心地跟兄妹团聚在一起了呢?

这说不定是她第一次在用餐时看到艾莉丝面露自然的微笑。不只是用餐时,这三年之间,她不记得艾莉丝曾经露出如此自然的笑靥。光就这一点来看,已经很值得让人高兴了。

虽然这可能让人有些意外,不过,失踪之前的艾莉丝其实是一位对饮食毫无兴趣的少女。不管是皇亲贵族也很少品尝的豪华菜肴、或是宛如家畜饲料的粗食淡饭,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艾莉丝相当体贴,只要眼前的餐点不是剧毒,她都会挂着笑容默默地吃光。不过,她应该不曾感到美味吧。

让人遗憾的是,对于艾莉丝来说,在家里吃饭等于是一项工作。工作内容是要努力把卡塔莉娜的冷嘲热讽当作耳边风,义务性地吃完所有餐点。而且为了不让其他人担心,她全程必须要挂着笑容。由于这是一项工作,所以她完全不知道吃进嘴里的食物是什么味道。

就算撇除这一点,厨房也总是端出凉掉的餐点。就连雷奥德和其他人都不认为那些菜肴美味了,艾莉丝当然不可能会对吃饭这件事感兴趣。

如此对食物漠不关心的艾莉丝,现在却雀跃地、津津有味地露出自然的笑容用餐。以前不论餐桌上出现什么菜肴都兴致缺缺的她,现在却紧紧盯着桌上的餐点。这副模样真的会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

而且,艾莉丝外表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戒心却超乎旁人,这样的她却诏告天下似地说完全信赖宏和春菜。他们不过才相处了十天左右,艾莉丝竟然已经能与对方敞开心房。

「不管怎么说,多亏了你们,艾莉丝才能对吃饭这件事产生兴趣吧。」

「虽然我很担心她之后还能不能接受神殿提供的餐点,不过对她来说,吃饭这件事已经不只是一项义务了。以哥哥的立场而言,我真的很开心。」

「这样啊?」

「是啊,至少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像这样开心地吃饭了。」

听到雷奥德和艾莲娜说的话,艾莉丝愧疚似地低下头。

毕竟她的态度如此明白了当,彷佛和宏一行人吃饭比和哥哥姐姐吃饭还要开心。

「艾莉丝,抬起头来,你没有做错事。我们无意责怪你,反而是我们该向你道歉。」

「就算你在家里的时候,对吃饭这件事兴致缺缺,也不会有人责怪你。没有阻止卡塔莉娜姐姐的我们才难辞其咎。而且,我们本来就不觉得家族团聚在一起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你当然也不会开心。」

虽然雷奥德和艾莲娜慌张地安抚艾莉丝,并向她道歉,但比起和亲爱的兄姐一同用餐,和这些尚未熟识的人吃饭反而比较开心,这个事实让艾莉丝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她低着头,肩膀微微颤抖,完全无意抬起头。

「艾尔,你听我说。」

「……什么……?」

「你应该已经快一个月没跟哥哥姐姐一起吃晚餐了,很开心吧?」

「……我真的非常开心……」

「跟前十天比起来呢?」

「今天真的开心多了……」

「这样不就好了吗?」

宏一派轻松地做出结论,听到他这么说,艾莉丝抬起了头。

宏和艾莉丝四目相望。宏的五官称不上丑陋,但也算不上端整,他露出了一个很适合用「笑咪咪」来形容的微笑。他的笑容并不美型、也不帅气,但是相当讨人喜欢。

望着宏的脸,泪眼婆娑的艾莉丝也跟着绽放笑容。

「雷雷,我跟你说。」

「什么事?」

「如果可以的话,偶尔就过来一趟吧。虽然我们没办法准备豪华大餐,不过我们会尽量准备美味的餐点。」

「……说得也是。我也需要确认姐姐治疗的状况,会尽量过来露脸的。过一阵子,我会带哥哥和马克过来。到时再麻烦你提供一些珍奇料理了。」

「了解。不过,这里还留有很多翼龙肉,你可能会吃到很多次翼龙料理……」

听到春菜这么说,雷奥德露出浅浅的苦笑。他们可是肢解了一只全长超过十公尺的翼龙,就算有十个人一起吃,也很难解决所有的量吧。

「这方面就全权交给你们处理。只要美味,我就不会有怨言。对了,如果这些料理还有剩,我可以带一点回去吗?我想拿来当作和父兄小酌时的下酒菜。」

「好的。除了翼龙之外,我们这里还有许多食材,可以做一些珍奇的餐点给你吃,你大可期待喔。」

听到春菜这么说,雷奥德嗯了一声,爱怜地拍了拍艾莉丝的头。接过打包好的龙田风炸翼龙肉后,他便使用传送魔法回到城里去了。

「那么,大家都吃完点心了,收拾之后一起泡澡吧?」

「对呢,昨天我的体力还不够,光是擦澡就花光了所有气力,而且也好久没有跟艾莉丝一起泡澡了。」

「那么我们赶快收拾吧。」

「啊,我来处理吧。」

宏听到女孩们的对话后,提议要负责收拾碗盘。

毕竟他之后还要进行皮革盔甲的最后工程,以及调配新的药方,还没有时间泡澡。顺带一提,蕾娜在用餐前已经放好了热水。由于她和铎卡在锻炼后会汗流浃背,平常几乎都是由他们来准备热水。

「那就拜托你咯?」

「嗯,我有件工作本来就需要在厨房处理,你们不要在意,先去洗吧。」

「了解,那我们先去泡澡了。」

春菜一行人这么说后,先各自回房。宏目送她们离去之后,收拾所有碗盘,走进厨房。

对宏而言,刚洗好澡的女孩们其实相当危险,不过他已经和春菜同居一个半月,差不多也习惯了。

「那么,机会难得,我顺便来准备泡完澡喝的水果牛奶吧。」

「你还真是细心哪。」

看着宏在果汁机中倒入八分半的牛奶、一分的水果,剩下则添加了砂糖等材料,铎卡惊讶地这么吐槽。

「终于能够吃饭了啊……」

「大丰收。」

「真是的,弱归弱,但是数量也太多了吧……」

三人整理完尸横遍野的弱小魔物后,感叹地这么低语。

这里虽然距离城镇不远,大量的魔物却从四面八方朝他们袭击而来。大部分的魔物不能食用,也不能当作素材使用,所以他们只取下讨伐证明的部位,其他部分都交给达也烧毁了。

他们只肢解了肉质鲜美、皮能够卖到好价钱,以及内脏能够成为某种材料的魔物,不过这也花了他们不少时间。虽然半数魔物都遭到真琴一击毙命,但三人依旧相当疲惫。

「真琴,我要问你一件事。」

「怎么了?」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你有来过这一带吗?」

「我为了任务来过几次,不过你想问的是我之前来的时候有没有这么多魔物吧?我先回答你,答案是No。」

听到真琴的回答,达也不禁面有难色。他先布下了驱除魔物的结界,至少到明天早上为止,应该都不会遭受魔物攻击,但这依然让他感到不太舒服。

「所以呢?你有感到什么不对劲吗?」

「嗯~该怎么说好呢?昨天那只翼龙出现的时候,澪,你说过瘴气变浓了吧。至少在玩游戏的时候,除了有特别活动,否则要进入深山才可能会遇到这种魔物吧。」

「对啊。」

不管是游戏还是这个世界,翼龙都算是相当强大的魔物,因此他们鲜少来到平地。不只是翼龙,强大魔物的栖息地有限,它们通常不会出现在一般生物分布的区域。

当然,这也是因为动物和人类会选择避开强大生物栖息的地方,定居在适宜居住的区域。

不过,除了这一点之外,强大的魔物也几乎不会离开它们特定的栖息地,就像有一道看不见的墙壁阻绝似的。而且这种魔物几乎都住在不宜人居、自然环境十分险峻的地狱。

达也能够理解游戏会有这种设定,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游戏。

不可思议的是,游戏的魔物分布却和这个世界一模一样。不过现在思考这件事也无济于事,达也一行人决定先不去想这个问题。

「关于我们之前主导的盗贼团,听说他们前阵子会使用驾驭魔兽的魔法,操控没有栖息在那块地区的魔物,用他们来拆散目标和担任护卫的冒险者,将目标拿去卖。」

「我也有听说。」

「我之前也和阿宏聊过,你不觉得奇怪吗?」

「…确实很奇怪。」

「虽然我当时被他们抓住了,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即便那个盗贼团没有差劲到『三流』这种程度,实在不是需要特别提防的人物。当时的我才刚到这个世界,什么事都不知道,如果是现在的话,我不用魔法就能打败他们。可是,这群人为什么能使用驾驭魔物的魔法?」

听到达也说的话,真琴歪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判断。达也看到真琴的模样,感叹地点了点头,出苦笑。

「达哥。」

「怎么了?」

「我饿了。」

澪脸无趣地听着真琴和达也的交谈。她打断两人的对话,催促他们赶快吃晚餐。

太阳完全西沉了,现在这个时间吃晚餐已经稍嫌太晚。或许是因为与现实世界不同,在这里她可以自己品尝各种食物,因此澪对于饮食的执着,有时候和艾莉丝相差无几。

「也是。我们手边的情报不够,再怎么讨论也没有用。」

「就是说啊。如果用一贯的模式来思考的话,我们大概也能猜得到原因吧。」

「说的也是。」

「……是龙田风炸翼龙腿肉啊……」

「还有塔塔酱呢。」

「龙田风炸物可以搭配塔塔酱一起吃吗?」

「市面上有卖这种便当,所以应该还蛮常见的吧?」

他们悠哉的这么交谈,开始摆放起春菜准备好的食物。

「不过啊……」

「怎么了?」

「真亏它们想得到用龙田风来烹调亚龙种。」

听到达也如此不重要的感想,真琴和澪不禁喷出笑声。仔细想想,他说的话其实也不好笑,但却莫名戳中了这两个人的笑点。

「话说回来,像是翼龙这一类的肉,吃了可以提升不少能力修练吧?」

「人家不太记得~虽然厨师不会像那群工匠一样低调,不过熟练值超过三百、足以烹调翼龙肉的厨师并不多见,所以也无法印证。」

「不管怎么说,就我们的能力值来看,应该不容易靠吃东西来提升吧。」

「说得也是。」

听到泽这么说,达也也无可奈何地这么同意。

实际来说,能力值低于五十(不算奖励加成部分)的玩家,才可以靠进食明显地提升能力值。超过五十之后,虽然不至于到完全没用,但还是不容易靠进食这个举动让能力值显著上升。就算他们现在无法确认自己的能力值,这一部分应该跟游戏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不只是进食,当玩家本身的能力值超过五十之后,除了升等的能力自动分配之外,能力本来就不会有显著变化。

「不过,看起来很好吃耶。」

「真的,看不出来是那只大型飞行蜥蜴。」

三人讨论着感想,并从行李中取出桌子,将盘子摆放在桌子上,随意地将龙田风炸翼龙分到各自的盘子里。他们打开装着浓汤的保温瓶,将汤倒入马克杯中,并把面包和色拉摆在桌上后,这一桌美味佳肴,看起来完全不像野营地会出现的餐点。

如果其他冒险者出现在这里,这桌充实的晚餐保证会让他们目瞪口呆,羡慕到夜不成眠吧。

「那就开动了。」

「开动。」

真琴毫不理会在餐前双掌合十,这么开口的达也和澪,迅速的大快朵颐起龙田风炸翼龙。在这三人之中,真琴最常劳动身体,所以她已经按捺不住了。

「好好吃〜喔!」

「真的很好吃。」

「好幸福。」

不只是因为保温容器,再加上附魔的影响,龙田风炸翼龙依然温热。三人忘我地咀嚼着,赞叹着它的美味。可惜他们之后要登山,现在不能喝酒,不然对于达也和真琴来说,搭上冰凉的啤酒会更加完美。

顺带一提,这种附魔通称为防止腐败,但其实功效和防腐有些差别。

这个附魔并非能够防腐,在它的影响之下,所有的物质变化都会停止。因此,把生物保存在附魔后的物质里并不会死,温热的物品将持续保温,冰冷的东西也将会维持冰冷。

不知道是否经过古代的超人们全力改良,虽然这是个高水平的附魔,难度却低得惊人,不用触媒即可附在物品上。

既然不用触媒即可附在物体上,宏和春菜抵达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大家应该会觉得他们其实不需要立刻把狂暴熊的内脏加工成药,但游戏中其实不常使用这个附魔,所以宏当时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至于春菜,她不清楚附魔的详细手法,自然也没有办法提醒宏。

「那只飞行蜥蜴虽然是肉食动物,却不会腥臭。」

「嗯,人家也吓了一跳。」

「真幸福。」

就各方面来说,翼龙肉的味道都超过三人的期待,让他们吃了一惊。他们瞬间就把晚餐吃得一干二净,还趁势解决了饭后的布丁,之后一脸满足地仰望着夜空。

「哎呀,遇到这种状况的时候,有阿宏和春菜在我们团队里真是超棒的。」

「不过,只要一不留意,他们就会沉迷于自己的兴趣之中,这也是个问题呢。」

听到真琴这么说,达也露出苦笑。老实说,那两个人一起行动了一个月,由于那段期间完全没有人吐槽他们,结果他们制作并囤积了种类丰富的调味料,简直就像他们不想回去原来的世界一样,所以没有人能够反驳真琴所说的话。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初衷是要寻找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但不知道过程中出了什么差池,他们竟然会想到要租摊贩卖咖哩面包,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我们差不多要来讨论明天的事情了吧?」

「了解。虽然这么说,明天还是要爬一整天的山喔。」

「我们要爬多久才能抵达索尔麦仙生长的地方?」

「还有一段距离,光靠明天一天应该抵达不了吧。」

听到澪让人不安的回答,两人不禁叹了口气。

想当然尔,澪不会知道索尔麦仙的正确生长地,她只是对照地图和自己的知识,锁定一块生长机率较高的地点。

「顺带一提,这单纯只是距离的问题吗?还是跟遭遇率有关?」

「都有关系。」

「达也,你有想到什么可以用的魔法吗?」

「感觉很微妙。虽然可以使用阻碍辨识的结界,不过,如果敌人像刚刚一样锁定我们的话,这个结界就没有意义了。还有,如果敌方的感知能力高,他们还是可以攻击我们。」

「这结界会对刚刚那群家伙有效吗?」

「如果敌人只有那点程度的话,只要我们没有出错,对方应该不会轻易就找到我们,不过……」

察觉到达也想说的话,真琴沉下脸。由于真琴也不熟悉所有的区域,她并不清楚每个区域有哪种区域头目。

这一带也是如此。基本上,一般的战斗废人并不会在这附近徘徊-她完全不清楚附近有什么魔物出没。

而且,如果出现像昨天那只翼龙一样罕见的魔物,对方应该马上就会发现他们吧。

「我先确认一下,如果这么大量的小喽咯和翼龙等级的魔物一起攻向我们,我们有办法抵挡吗?」

「这样未免太棘手了。」

「这么一来只能放弃了,见敌必杀。」

听到澪轻易就说出如此偏激的回答,真琴和达也露出苦笑。看来也只能如此了……两人心中都下了这个决定。

「只要全力以赴,就会觉得每一餐饭都很美味。只要餐点美味,我就会感到很幸福。」

「……这么说也没错啦。」

听到澪极其安逸的发言,达也笑着认同。

「那就下定决心,好好努力吧。」

计划这次的行程时,本来就认为至少会花上三天的时间。就算事情的进展顺利,明天依然没办法进入采收作业。这么一来,就算有点辛苦,见敌必杀也无妨吧。

达也这么下定决心后,迅速陷入梦乡。

「雷奥德,艾莉丝还好吗?」

「她很有精神。而且相当愉快。」

雷奥德啜饮着酒精浓度低的水果酒,开口回答哥哥的询问。

在法连这个国家,十五岁就算是成人了,超过这个年纪就可以合法饮酒。不过,国家里依然有一个潜规则——人民还是要到二十岁左右才能饮用酒精浓度较高的蒸馏酒。如果没有超过一定的年纪,店家也只会提供跟果汁相差无几的水果酒。

「很愉快啊……」

「很久没有看到艾莉丝愉快的模样了……」

「而且,那里的气氛很融洽,再加上吃得很不错,所以她的气色很好。看到她现在这副模样,不可能会有人在背地里骂她是挂着假笑的洋娃娃了。」

听到雷奥德这么报告,国王和亚文王子无言以对,陷入沉默。

「顺带一提,我带了一些他们今天煮的菜肴回来,在这里。」

「喔……炸物吗?」

国王稀奇地望着雷奥德拿出的炸物,这么反问。

「是的-这道料理叫做龙田风炸物。」

「这是什么肉?」

听到哥哥的质问,雷奥德露出了一个坏笑。接着投下这颗特大的震撼弹。

「这是翼龙肉,而且是黑色的翼龙。」

「你说什么!?」

「等一下,你说这是黑色的翼龙?」

「……是的,这道料理上还残留有些微的魔力,不会有错。这明显是龙种的肉。」

听到雷奥德这么说,国王和亚文不禁目瞪口呆。

「……这台奇怪了,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国内有厨师可以料理这种肉类。」

就算找遍整个世界,能够料理高级魔物的厨师总数,应该只比双手双脚的指头加起来的数目量多一点。

国王相当惊讶,他竟然不知道乌鲁斯国内有这样的厨师。

「当然。那些家伙是冒险者,不是厨师,不过,你们应该听过与他们有关的传闻吧。」

「传闻?」

「父亲大人、哥哥。你们听过咖喱面包这种东西吧。」

「知道,那是现在在城里引发话题的特殊面包吧?你的意思是……」

听到亚文这么说,雷奥德点了点头,继续说了下去。

「那些家伙是来自未知大陆的客人,所以相当缺乏常识。他们可是一本正经的说:『只要多加练习,每个人都可以料理翼龙肉』呢。」

「先不管建国王时代的状况,即便是现在这个时代,也几乎没有厨师能够料理这种等级的魔兽。」

「就连这座城的主蔚也不一定能料理翼龙。」

「真不愧是来自未知大陆的客人,不管是四级药水还是这道料理都很了不起。」

国王这么说后,将依然温热的龙田风炸翼龙肉沾着塔塔酱,送入口中。

亚文和雷奥德也跟着这么做。当国王和亚文因为扩散在口中的美味而露出笑容时,已经品尝过这个味道的雷奥德微微露出苦笑。

「真的很可口,不过你好像不这么觉得呢。」

「不,该怎么说呢……果然放了一段时间后,就没有那么美味了。我只是在思考这件事罢了。」

放置一段时间后,炸物就会变得更为油腻,这就是炸物的宿命。而且,几乎所有肉类料理冷掉之后就会变硬。

「不过,艾莉丝每天都品尝着这种美食吗?」

「我还真是羡慕妹妹呢。」

「不仅食物美味,用餐时的氛围也和我们大相径庭。所谓的和乐融融指的就是那样的状况呢。」

听到雪奥德这么说,两人只能沉默以对。

「卡塔莉娜啊……」

「我明明对她们一视同仁哪……」

「那是因为卡塔莉娜本来要担任姬巫女,但是艾莉丝却夺走了她的地位,导致卡塔莉娜怀恨在心吧。而且,艾莉丝才刚出生就获得神谕,让卡塔莉娜无法靠自己努力争取这项职位,更让她感到不悦。」

「卡塔莉娜姐姐以为自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受敬重,不过她却因此在背地里动手脚,把艾莉丝的侍女换成她的耳目,还捏造事实,说自己的亲妹妹是个坏孩子。她的本性已经完全败露,却毫无自觉,根本已经无可救药了。而且她很愚蠢,竟然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完美。」

听到雷奥德毫不隐讳地这么说,国王和亚文只能深深叹了口气。

王室本该更强烈地叮嘱卡塔莉娜,不过每当他们要这么做的时候,对方就会找借口拍拍屁股逃走,等到事情平息下来之后,再次重蹈覆辙。由于对方不断做出这番恶行,王室一直无法好好加以训诫,事情才演变成无法挽回的地步。

「先不说这个了,父亲大人。」

「怎么了,雷奥德?」

「事情的进展如何?」

「大致掌握住了,之后就见机消灭对方。」

「您打算怎么处置卡塔莉娜姐姐?」

「表面上会对大家说是在养病中因病过世,不过,其实是因为反叛罪而处以死刑吧。」

必须亲手惩罚女儿的后果,让国王感到苦恼不已。

遗憾的是,他们已经捜集到太多大有问题的证据,没有办法原谅她了。而且,经过更深入的调查之后,发现卡塔莉娜身边的随侍们,从侍女到教师,全员皆与恶质的集团息息相关。

他们曾经直接与她沟通过,不过这位公主已经偏离正轨,国王判断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如果留她一命,国家一定会垮台。

「听到您这么说,我安心了。然而问题是……」

「那位叫做巴尔多的男人吧。」

「他们做了那么多坏事,而且证据确凿,只是这个男人可能会指控证据是我们伪造的,意图让自己脱罪,所以不能用普通的方法来对付他。老实说,这种善于自保的小角色最棘手了。」

这位叫做巴尔多的男人蛊惑了卡塔莉娜。他的一举一动怎么看都是小角色,但他却善于鑚法律的漏洞,就算是每个人都认为他有罪的案件,他也能找到非常极端的灰色地带,让自己脱罪。

这次的艾莉丝失踪事件也是如此,能够作证的人全数失踪或遇害.因为王室估算出来的犯罪时间带,巴尔多有不在场证明,所以导致证据不足而让他躲过调查,他反而还批评王室伪造证据。

对方大概是使用了传送魔法,只要预先准备,就算施术者不在场,依然可以施展法术。遗憾的是,法连的魔法技术不够完备,没有办法调查出施术者的身分。因此,为了防止冤罪,前任国王才会制定讲求完备证据的法律屏障,导致现在的王室无法拿下巴尔多。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计划这些事,但他的目标不是我,而是姐姐和艾莉丝。看来他是真的想要摧毁这个国家。」

「只要艾莉丝活着,就算发生最坏的状况,依然可以重建国家。虽然对那群人不太好意思,不过只能让我的女儿待在他们那里一阵子了。」

国王似乎也只能这么同意,不过,雷奥德却难以启齿似地插嘴说道:

「可惜的是,现在不能悠哉地让她待在那里。」

「……这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那群人的脚程比其他冒险者快,但他们是在从东门徒步一天左右的地方猎捕到这只翼龙的。」

「……你说什么!?」

「他们说翼龙出没的时候,瘴气似乎变浓了。看来这一阵子得先把艾莉丝送回神殿了。」

听到雷奥德这么说,国王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总之,为了进行准备工作,我会带哥哥和马克去会会那群人。如果约明天的话时间太紧迫了,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尽快抽空过去一趟。」

「知道了,我会努力。」

「拜托你了,对方也需要准备料理,确定之后尽早告诉我。」

听到雷奥德这么请求,对方点点头表示同意。接着三人将龙田风炸物吃得一干二净。

虽然炸物美味又可口,但结束这些话题之后,他们感到有些食不知味。


1.0027605002761;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