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Tale 幻想编年史~不懂察言观色的异世界生活~

第八·五话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法连篇 第八·五话

「艾莉丝,你过得好吗?」

「是、是的,多亏了大家,我过得很惬意。」

「这样啊,那就好。」

吃完章鱼烧,做完自我介绍,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雷奥德对着看起来有些不安的艾莉丝这么问道。

刚刚没有时间仔细观察,但比起在城里时,她的气色好多了,头发和皮肤也都有保养,散发着光泽。

她身上穿着的衣服也非平民所穿的便宜货,虽然样式简罩,却是用上等丝绢制作的高级品。

从这些资讯和她刚刚望着宏制作章鱼烧的表情看来,他们虽然没有把她当成贵宾接待,但至少没有草率以对。

虽然他不是在怀疑铎卡的判断,但现在所见和之前听闻的内容似乎有极大的出入。

「非常谢谢你救了我妹妹。」

再次确认了艾莉丝的情况后,雷奥德安心之余,也朝宏和春菜一鞠躬。

「那件事只是凑巧,不足挂齿。」

「这怎么行,我从艾伦斯特那里听说了,如果两位没有去采集蜘蛛丝,而且若非如此善良,那我可能再也无法见到艾莉丝了。」

「我们只是做了该做的事,用不着道谢。」

听到雷奥德这么夸张地表达着谢意,宏和春菜慌忙否认。

能够救出他们确实纯属偶然,救了他们之后也没有做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事。他们并没有用接待王族、骑士或贵族的礼仪接待他们,就算他们对此抱怨也无妨。

「世界上会觉得这是应该做的事的人,应该不多吧。」

「不过,老实说,我们一开始还打算把蕾娜小姐赶出去呢!」

「是因为那家伙太过鲁莽了吧?不只蕾娜,就算把他们三个人一起赶出去也不奇怪。」

「那时的状况不该用连坐法处置,明明是大人闯的祸,却要小孩负责,那也太不合情理了吧。」

「是啊,就连蕾娜小姐失控的时候,我们都没想要做出那么差劲的举动。」

蕾娜当时的行为确实已经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虽然想过要赶她出去,但对于艾莉丝和铎卡两人,宏和春菜一直都打算照顾他们直到出现转机为止。

因为艾莉丝为那些卷入自己的是非而丧生的那些人哭了。

虽然一个年纪上已然成年的大人确实失控,而且那个人名义上是她的部下,但是,宏实在不忍心用连坐法把哭着哀悼这些人的孩子赶出去。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尽管他患有女性恐惧症,还是会十分后悔自责,到头来变得无地自容吧。

至于春菜,她十分了解宏的行为模式,当然也不会将不需负责的孩子赶出门外。

而且春菜自己一开始就非常喜欢艾莉丝,根本不可能赶走她。

「……虽然这不是接受你们恩惠的人该说的话,但你们实在过于善良了。」

「这只是我们的自我要求而已。我就假装没听到你的吐槽吧。」

看到他们善良到令人错愕的程度,雷奥德虽然在心中摇头耸肩,但还是继续往下说。再如此互相感谢,就没办法进入下一个话题,这部分还是公事公办吧。

「无论如何,你们既非家臣、也非我国国民,却受到你们这么多的照顾,如果不予以回报,将有辱王室之名。虽然无法现在执行,但等到事情全部解决之后,希望两位能接受我们的回礼。」

「只要别太铺张就行了。」

宏知道不论怎么说,他们都不会让步,所以在收下王家的回礼之前,他先这么设下最低底线。

「那么,艾莉丝他们要回王宫了吗?」

「不,照现在的状况来看,仍然无法带艾莉丝回去。不好意思,能暂时让她住在这里吗?」

「我知道了。就让她继续待在我们这里一阵子吧。」

听到宏这么回答,雷奥德放心地叹了口气。

对艾莉丝来说,与其待在壁垒分明的乌鲁斯城,在这里应该安全多了。

除了这间工房的安全机制完善之外,也是因为这里不用防备内贼。

「王子殿下只是要说这件事吗?」

「不,还有一件不情之请。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和确认艾莉丝安然无恙一样重要。」

「该不会是大叔提到的……与艾莲娜公主殿下的治疗有关?」

「是的,这样我就不用多费唇舌了。可以吗?」

「我和大叔说过了,如果没有直接诊疗,我不敢断言。还有,我不明白事情的经纬,也不知道她被下了什么毒而卧病在床。所以她可能得待在这里,直到走完疗程为止。这样没问题吗?」

听到宏提出的条件,雷奥德点了点头。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还有,如果已经太迟了,或是因为治疗而留下后遗症,到时候请不要怪罪我们喔。」

「那是当然。」

「还有,如您所见,这是间简陋的工房,请不要对这里的生活有怨言。」

「我知道。姊姊十分聪慧明理,如果知道是为了治疗,就算过得再寒酸,她都不会有怨言的。」

「最后一点。来的时候请携带最少限度的行李。可以的话一个人来就够了,千万别带侍女等人过来喔。」

「……这有点难度,但我会努力。」

雷奥德承诺会配合宏的所有要求。

就各种层面而言,王族不带随从会是个大问题,但若被其他人发现这个地方就不好了。

而且,宏刚刚也提到过,目前确实还不知道事情的经纬,也不知道被下了什么毒。与其将物品带出宫外确认,还不如交给宏调查比较好。

「如果有需要的物品,请告诉我。我会连同艾莉丝他们的份一并支付的。」

「虽然你这么说,但这些用品几乎都没花到我们的钱。这一点就不用客气了。」

「那么,包含艾莉丝他们现在所穿的衣服和使用的物品,都由王室收购吧。如果你不清楚行情,由我这边估价后支付给你。」

「这是小事,无须在意。」

「站在我们的立场上,这种事情还是得算清楚才行。」

听到雷奥德这么说,日本人们似乎也可以理解。

掌权者真是辛苦。

「重要的事都讲完了,还可以请你们协助一件事吗?」

「请说?」

「首先,在非正式的场合,就照你们平常的说话方式即可,也不须使用敬语。」

「……这样好吗?」

「是啊。在公共场合是不太好,但你好像不太习惯文绉绉的说话方式,让我听得也坐立难安。」

「这样啊……」

看到雷奥德突然变得如此直率,宏难掩困惑。

春菜也露出一脸「这位王储殿下在胡詻些什么啊」的表情。

「还有一件事。」

「请说,不对,说吧。」

「你刚刚在做那个叫章鱼烧的玩意儿时,另外拿出了一个器材,我对于它能做出什么食物很感兴趣,你现在可以做做看吗?」

「……如果你能接受卡士达馅的话,我只要准备面糊就做得出来了。」

「啊,那趁宏同学做面糊的时候,我来做卡士达酱吧?」

「你们马上就能做好吗?」

「努力看看罗。」

为了完成雷奥德的要求,宏和春菜走向厨房。

老实说,春菜在看到鲷鱼烧铁板的瞬间,也久违地想念起了鲷鱼烧。

就连嚷嚷着「我真的不能接受你这样浪费材料!」的真琴,在听到他们要做鲷鱼烧的时候,也开始满心期待了起来。看在这样的份上,就原谅她之莳说过的话吧。

三十分钟后,两人俐落地准备好面糊和卡士达酱,联手制作出了这个世界的第一个鲷鱼烧。他们边和艾莉丝和雷奥德一起享用这个奇妙的甜点,一边热烈地谈论起这个世界的生活。



「父亲大人,我是雷奥德。我要和您讨论姊姊的事。」

「进来。」

那天晚上,用完晚膳后,雷奥德为了把和宏的约定告知父亲,与尤利乌斯一起来到父王的房间。

「请撤下不必要的闲杂人等。」

「嗯。」

由于要谈重要的事,国王顺应儿子的请求,命令随侍全部离开。确认没有别人在场后,雷奥德拿出了结界道具布下隔离结界。那是宏做完鲷鱼烧后,他请宏再帮忙做的。

「……虽然我知道有此必要,但需要用到那么好的东西吗?」

「做的人说这是他偷工减料后的成品呢。」

「……偷工减料还能有这等效果……」

听到雷奥德这么说,国王皱起了眉头。

法连王家世世代代都十分擅长结界和传送等时空系的魔法。

国王和雷奥德、艾莉丝一样具有强大的能力,但就连精通此道的国王都无法轻松布下如此坚固的结界。

这个结界不仅让外面的人无法向内窥视,还附有伪装的功能,让结界外的人察觉不出结界的存在。

国王会如此苦恼并非杞人忧天。

「算了,你是要谈艾莲娜的事吧。」

「是的。还要顺便谈艾莉丝的事。」

「……说吧。」

察觉儿子所说的事似乎无法推拖,国王眼神犀利地催促他继续说。

「我先从艾莉丝的事说起。艾莉丝现在安然无恙,她藏身的地点,就是制作这样物品的男人和他朋友们的栖身之处。」

「……那家伙可以信任吗?」

「有艾伦斯特在,而艾莉丝跟那个人也很亲近;况且,直接与他谈话之后,我发现以他的个性绝对不会和王家起纷争,也没有能力欺瞒并利用我们。」

「这样啊。」

听到儿子这么说,国王虽然放心,但仍然涌出许多复杂的情绪,叹了口气。

「那么艾莉丝还好吗?」

「至少没有不开心。有不错的衣服穿,美味的食物吃,还使用了品质好到连贵族也买不起的化妆水来保养皮肤,无论如何都称不上生活拮据吧。」

「……这会不会反而有问题?」

「虽然有两个男人,但一个是对妻子忠心不二的已婚人士,另一个讨厌女人的程度跟我不相上下……至少没有人会对艾莉丝这样的女孩下手。虽然艾莉丝有可能太过亲近对方,但对方不太可能会想利用这一点。因为艾莉丝是到不久前才向他们表明自己的身分,应该不可能是经过缜密的计划想要攀权附贵。」

看到儿子那么为来历不明的人说话,国王担心他像卡塔莉娜一样被人欺骗,而笔直地盯着他。雷奥德则光明磊落地正视着国王。

对雷奥德来说,如果自己的眼光看不出宏会欺骗他,那他就不够资格担任一国的王储了。

因此,他才能对国王的担心毫不在意。

「最重要的是,艾莉丝在那里好像过得很开心。」

「很开心啊……」

「父亲大人会担心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那些人恐怕是『从未知大陆来访的客人』。除了与艾伦斯特有关的女性——真琴之外,他们才来一个月左右,所以在他们保护艾莉丝的时候,对于王室的情报应该还掌握不多。」

「你确定吗?」

「我和冒险者协会的人确认过了,应该不会错。」

为了能够继续说下去,雷奥德提供了这个能化解父亲担忧的情报。

虽然说是从未知大陆来访的客人,但也不一定都是善类。

不过,如果是才到这里一个月左右的客人,确实不可能对王家有所图谋。

毕竟已过了一个多月,他们都不曾在王宫中露脸,明显是不想和权力核心扯上关系。

王室知会过守门人和冒险者协会,请他们向从未知大陆来访的客人传达,说到王宫将会获得许多支援。如果是想与掌权者攀关系的人,应该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如果这已减轻了您的担忧,我要进入另一个主题了。」

「好。」

「制作结界道具的男人说,他或许可以治好艾莲娜姊姊。他在我面前调剂了这个,我想他所言不虚。」

「这是?」

「四级药水。」

从雷奥德手中接过那瓶大小可以藏进掌中、流动着魔力的小瓶子。国王望着它的眼神充满讶异。

虽然不至于惊讶到让药水掉到地上,但雷奥德的回答确实出乎他意料之外。

「我希望能获得两个许可。一个是让那个男人帮忙治疗;另一个是为了治疗,让姊姊独自到那个男人的住处。」

「……他真的保证能够治好吗?」

「必须看中什么毒,以及毒性发作的状况而定。他说没有经过诊断,无法妄下断语。」

「不能请他来这里诊断吗?」

「不知道是否会有妨碍,所以他不希望在城里诊断。」

听到如此义正辞严的意见,国王不知该如何反驳,而沉默了下来。

姑且不论这个药水是不是真的四级药水,毋庸置疑的是,这瓶药水无法轻易调剂出来。

除去瓶子上的魔力不说,轻轻打开盖子时,国王感受到倾泻而出的魔力,而这样的魔力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注入的。

「父亲大人。考虑到姊姊的身体状况,现在已经刻不容缓。目前还不知道是谁下的毒,也不知道毒物是什么,若还强求对方到城里诊断,只怕再拖下去就太迟了。我知道把姊姊交给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让您感到不安,这点就请您相信我、艾莉丝和艾伦斯特了。」

「……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要带她去?」

「由于要等对方准备,最快也是明天傍晚。」

「那就以这个时间来规划吧。」

在下定各方面的决心后,国王接受了雷奥德的要求。听了详细的计划后,将需要的文件以机密和最速件的形式交给相关人员处理。

「你和艾莲娜说了吗?」

「我认为这件事需要使用比较强硬的手段,我会等到明天出发前跟她说。虽然这么做恐怕会招致她的仕女们怨恨吧……」

「这点就交给艾莲娜处理吧。如果她真的得救了,我们会针对这点做出补偿。」

国王似乎已经有所觉悟。

碍于国王的身分,他没有办法无条件地信任对方。但如果能让女儿得救,就算要他把灵魂卖给恶魔他也愿意。既然是雷奥德和艾莉丝信任的人,那至少是个风险没那么高的赌注。

「那么,我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准备。」

「嗯,有劳了。」

解除结界后,国王目送儿子前去进行与自己不同领域的准备工作,然后尽其所能以最快的速度处理了必要文件。

于是,王室的重要大事——王妃长女的治疗就此定案。这场大概是她最后一次的疗程,悄悄又迅速地开始准备了起来。



「是艾儿吗?」

「是的,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可以啊,怎么了?」

「关于姊姊的事,我想向你道谢,也有一个请求。」

法连的小公主满脸认真地望着宏。

宏见状后,停下正在缝制衣服的手,转向艾莉丝。

「宏先生,真的非常谢谢你愿意为姊姊治疗。」

「现在说谢谢还太早,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得好呢。」

「我知道,不过,治疗姊姊这件事,只会给宏先生添麻烦。但宏先生却干脆地答应了,我真是感激不尽。」

「说得太夸张了啦。」

「一点也不夸张。艾莲娜姊姊十分疼爱我,但这次的事情,我却帮不上忙。所以至少要对宏先生传达感谢之意。」

「真的太夸张了……」

对艾莲娜公主的治疗甚至还没开始。

看到艾莉丝不断地向自己道谢,让宏感受到她们姊妹之间的强烈羁绊。

「先不说感谢了,请求是什么?」

「这么说有些厚脸皮,而且不用我说,宏先生应该就会这么做……」

艾莉丝有些迟疑地沉默了下来,做了一两次深呼吸后再次开口。

「艾莲娜姊姊,就拜托你治疗了!」

「还真是不用你说呢。」

听到艾莉丝认真的请求,宏不禁露出苦笑。

这件事确实不用刻意强调,但宏并不认为她厚脸皮。

不论是谁,碰到和家族有关的事,都会这么做吧。

「虽然我没办法跟你保证一定能够治好,但我会全力以赴,你放心吧。」

「好的,麻烦你了。」

这是年幼公主的亲口请求。

宏听了之后,再次燃起了斗志,准备全心投入之后的治疗工作。


1.001042500104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