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法连篇 序章

台版 转自 轻小说文库

图源:土豪

扫图:小白

录入:zbszsr

「没想到藤堂同学也有玩『编年史』,真是让我意外啊。」

「VRMMO这类游戏,现在就算不是阿宅,一般人也在玩啊。我才吓了一跳呢,想不到东同学竟然是高级生产工匠。」

「游戏开始营运那天到处都挤满了人,让我觉得很不耐烦,我抱着逃避现实的心态和其他人边聊天边拔草,结果就掉入了生产技能的大坑。」

在一场意外下,这对男女同班同学不期而过了,他们热切谈论着这场出乎意料的遭遇。

在网路游戏的世界里,而且是好几年前就成为国民游戏的VRMMO之中,这样的景象虽然不算常见,但也绝不罕见。

男子讲话带着关西腔,名叫东宏。

身高一百七十一公分,中等身材,外表除了一副浓眉之外,没有其他特征。他的穿着品味不差,也不会身着奇装异服,但不知为什么,无论做什么打扮,看起来总是很俗气,是个看起来很靠不住的高中三年级生。

东宏明明是准考生,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热衷于电玩。他很容易被潮流推着走,除了电玩之外的兴趣是阅读,主要是阅读的书则是轻小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般人眼中的宅男。

女生名为藤堂春菜。

她的身高一百六十七公分,比一般日本女生的平均身高要高一些。天生一头金色长发,看得出她混有外国血统,一双澄澈的蓝眸十分具有特色。是一位公认的美少女。

藤堂的妈妈是位混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统的日籍英国人歌手,用比较罗唆的方式来说,这位少女其实混了八分之三的英国血统。

或许是因为她的英国血统,春菜的身材玲珑有致,就算和曲线姣好的写真女性相较也是轻易胜出,因此总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今年十七岁的她,和宏是同班同学,也是位准考生。

「虽然我自己也没办法说别人,但现在这个时期还沉迷游戏,真的没问题吗?」

「谢谢你的担心,不过别看我这副样子,我可是参加了补习班的函授教学,模拟考的落点分析,也显示我勉强可以挤上志愿学校。而且只要再努力一点,就有一项技能可以升到满等了。我打算在满等之后就休息一阵子。藤堂同学呢?」

「我这算是暂时喘口气吧?打从春假之后,我就几乎没有登入了。」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们可以得知,这两个人并没有因为沉迷电玩而荒废学业。他们虽然就读公立高中,但那却是县内成绩排名数一数二的学校,所以他们的成绩并不差。

春菜继承了双亲绝佳的记忆力,全国模拟考中的成绩总是在千名以内,能够考上志愿学校的合格率也一直维持在八成以上。

宏看似靠不住,每天还是维持着读书的习惯,少数科目的成绩也足以和春菜并驾齐驱。

但不擅长的科目总是拉低他的总成绩,这让他很担心无法通过学校的申请门槛。

一个是大方又善解人意的美少女,一个则是散发着没用气息的轻度宅男。

虽然说是同班同学,但这两人除了谈论班务之外,没有任何交集。

然而,他们却偏偏在线上游戏里不期而过。尽管有些尴尬,但因为被卷入某个特殊问题之中,使得两人有着共通的话题。

「我本来以为到毕业之前,都不可能有机会和藤堂同学好好说上话的,现在却在这里讨论游戏,人生真是让人猜不透啊。」

「因为东同学总是露出一副不想和我扯上关系的样子嘛。」

「这不是藤堂同学的问题啦,只是以我过往的经验来说,和交游广阔的女生一起行动总是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所以我不喜欢和三次元的女生扯上关系。」

「……好奇怪唷,这话明明听起来很过分,但却又让人觉得你说得没错,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状况啊……」

春菜感到莫名沮丧。

听到春菜这么说,宏也没来由地感到有些退缩o

两人在对话的同时本来就隔着一段不小的距离,现在宏似乎又想拉开一点距离了。

「连藤堂同学都心里有数啊,果然还是井水不犯……」

「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吧。」

「也是啦,是该面对现实,确认一下状况了。」

东宏这么说着,同时扫视着四周。

VRMMO的独特之处,就在于景象刻意营造出像是动画般的幻想氛围,但现在无论是举目所见或空气中的味道,都色彩鲜艳、质感惊人。

四周充斥着在游戏中采收过多次,但在现实中却未曾见过的生物。

最让人在意的是遭遇攻击时的真实痛楚,那很明显超过了所谓的安全规范。

如果这是在游戏中的话,那许多规范显然都失效了。

一般市面上可以买到的虚拟实境设备,本来就会刻意带着某种程度的非现实感,不可能呈现出和现实难以区分的状况。

「可以使用技能吧?」

「嗯,可以喔。」

「我是不知道藤堂同学的状况啦,但以我在现实世界里的运动神经,是不可能打倒这只大熊的。」

「等一下,你这样太过分罗。就算我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和一般人对打,也没有能够打倒动物的怪力啊!」

「也是啦……」

这两个人望向被他们放倒的熊,继续进行着不太想面对现实的对话。

不管怎么说,他们的确不可能赤手空拳地打败这只接近有三公尺高的巨熊。

「我是知道要怎么肢解它,但这么说也有点奇怪,毕竟在游戏中,解体的手续没要求的那么仔细吧?」

「应该说,如果在游戏里要求我们这么做的话,就算改用可爱的画面呈现,还是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也是啦。而且我刚才被打得好痛,这证明了我们不是在作梦,也不是在进行游戏吧。」

「嗯,照这个情况来看,我们并不在日本。应该说,我们有很高的机率是在『幻想编年史』——或是跟它很像的世界里。」

「是啊。虽然这是个和『编年史』很像的世界,但又不是在玩游戏。」

在如此不乐观的状况下,他们叹了口气后,望着对方异口同声地说.,

「怎么办才好……?」

「该怎么办啊……?」

废柴和才女依照游戏中熟悉的行动模式,一边处理着那只提醒着他们「这是现实」的熊尸体,一边迷惘地讨论着。



事情的开端要从四小时前(宏的体感时间)说起。

『唷。』

『喔!阿宏晚安~』

『晚安~』

宏乖乖地遵守和父母的约定——他做完作业,并读了一个小时左右的考试进度,终于挤出时间,满心欢喜地戴上头戴式立体显示器,登入『幻想编年史』。

宏在群组聊天室打完招呼后,固定组队的成员们也一一回应。

他们所玩的『幻想编年史』,是宏就读国中时开始营运的VRMMO游戏,标榜着「从打猎到种田什么都有」、「无论求生或慢活都能实现」、「游戏中的道具都可以自行制作」,是以这些宣传引爆话题的游戏。

这款游戏以高自由度为卖点,没有RPG游戏中的职业概念,是一款以提升角色等级和技能熟练度为主的混合养成系统作品。

一般来说,必须经过三次或四次的大型更新才能完成安装的大规模地图和相关元素,在游戏正式开始营运后就包含在主程式中,光是蒐集完成游戏安装当时的区域情报,就耗费了玩家近一年的时间;这款让网游废人流泪的游戏,只经过两次的大规模更新,就已经进化成了一款规模庞大的游戏。现在除了游戏开发者之外,应该没有人可以把握这款游戏的整体要素。

最让人惊讶的是,即使规模如此庞大,这款游戏却不曾出现线上游戏常见的BUG和伺服器当机等故障。

最重要的是,不知道是使用了什么手段,这款游戏不曾遭骇客入侵。虽然游戏几乎不曾进行平衡调整,但比部分政府单位还要严密的安全机制,也是让这款游戏深受玩家支持的原因。

即使已经营运了五年,但『幻想编年史』至今依然是玩家人数、玩家满意度居高不下的大作。

『阿宏、阿宏。』

『怎么啦?』

『现在生命药水和魔力药水还有货吗?』

『我看看。我的仓库里还有一大堆等级6的药水,你要吗?』

『够我用了。而且市场上最多只找得到等级4的药水。』

现在外面卖的东西等级竟然这么低?宏虽然感到意外,但是他已经很久没有使用拍卖或摊贩功能了,只能被动地理解这个状况。

而且那些弱小的人形魔物就会掉等级4的药水了。

如果只是会当成战利品掉出来那也就算了,有些魔物竟然会使用它来恢复自己的体力。常常听到打怪的人抱怨说,没有比这更烦的事了。

出于某些原因,这个游戏中的工匠无法将自己制作的商品拿到市场上贩售。

因此,在坊间贩售和拍卖的商品几乎都是掉落的宝物或任务的报酬。

而且高级的素材,只能靠高级工匠肢解魔物才能得手,这样的素材也不会在市场中流通。

到了他们这样的等级,工匠之间已经建立了缜密的网络,如果有多余的素材,就会直接和他人交换。

因此,像宏这样的工匠几乎不会透过摊商贩售或拍卖,也不会知道自己制作的物品是多么稀有。

『这样啊。不过要安定地调剂出等级5的药水,至少也需要中级封顶才行。』

『啥,竟然这么辛苦喔……』

听到宏这么说,朋友A发出了哀号。

顺带一提,封顶是线上游戏用语「Counter stop」,就是数值达到上限的意思。

所以在这里指的是要精通中级技能的意思。

『不过,生产本来就是靠习惯、毅力和适度的死心。那么,你要几瓶呢?』

『我想各要一百瓶,库存够吗?』

『够啊。如果你只要一百瓶,我还有等级8的货喔。』

宏提到的等级8药水,是用调剂药水技能制作出的最高等级药水。为了提升技能,他在寒假期间制作了堆积如山的数量,仓库中摆了满满三格,由于每一格都到达放置数量的上限。如果有人能帮忙消耗当然最好了。

『不了,6的就够用了。如果使用等级8的药水,应该会超引人注目的吧。对了,一共多少钱?』

除非是要蒐集素材,否则宏不会去地下城冒险。因此,他不知道等级8的药水已经厉害到超越了高级玩家恢复魔法的效果。

这款游戏并没有简单到靠一瓶药水就能走遍天下,但只要和擅长攻击的玩家组队,不需要使用恢复魔法,就能攻落中级地下城的头目。

在这款游戏中,修练生产技能的玩家本来就寥寥无几,但是高于等级5的药水除了从稀有的人形魔物手中夺取之外,就只能靠自己调制,所以十分珍贵。

在一般玩家的认知中,等级6的药水就是等级最高的药水,只要一出现在市面上,就会被高级玩家们一扫而空。

正因如此,宏这群朋友的角色等级刚好在游戏人口的平均值之内,所以没有人知道等级6的药水售价多少。而且不知道是出于何种设定,NPC也无法收购等级五以上的药水。

『对喔。反正这是我为了练等而做的,就算你一瓶五百吧。』

『超便宜的!』

『不过老实说,既然没有在市面上流通,除了卖给NPC的售价之外,根本没有所谓行情,再加上我平常都拜托大家帮忙蒐集掉宝的素材,没关系啦。』

『不过我手头也有点紧,当然是愈便宜愈好啦。』

『那我现在就用货到付款系统寄给你。』

『了解。一直以来都谢谢你啦。』

宏从仓库取出药水,用宅急便系统指定货到付款后寄了出去。

顺道一提,一瓶五百这个价码,是能从NPC手中买到的最高等级药水——等级2药水的定价。

『阿宏,我表妹可以玩VR了,她打算玩这款游戏,有什么适合新手的装备吗?』

『这样喔。我有一些比喽罗掉的还好一点的服装和小刀,可以吗?』

『让我看一下能力。』

『像这样喔。』

宏从仓库中捞出衣服和小刀的资料,贴在邮件中寄给对方。

『真是令人犹豫啊。』

『要更好的装备吗?』

『不是,刚好相反。新手应该不需要用到性能这么好的装备。』

『如果要比这个还差的话,跟NPC买比较快喔。』

『这样啊,我知道了。那我先买些便宜货给她,之后再找个时机当礼物送吧。多少钱?』

『对喔,卖给NPC大概一千五,就算你三千好了。』

『也太便宜了吧。』

『我只是把堆在仓库里不用的东西卖给你而已,不用介意啦。那我再送你一单位练习用药水和等级0药水吧。』

宏这么说后,蹇给了对方大量的最低等级药水。这些药水的恢复力只有一点点,几乎可以说毫无用处。

这种药水能够发挥作用的效期不长,只有在一开始的游戏教学到解决新手任务之间能够发挥作用。但要能成功做出这类药水,可能已经需要等级2的属性了。像这样的药水,就反映了生产技能的环境之艰困。

附带一提,药水有中毒这个机制,无法在短时间内大量使用。尤其是魔力药水和精力药水的中毒率高,在游戏教学和初期任务时拿到的分量,到最后几乎都会留下不少。

『谢谢你啦,那我就收下了,但老实说我这里也还有剩喔!』

『我这里已经不能用有剩这两个字来形容啦,不好意思,你就抱着中毒的觉悟努力喝吧。』

『真是的,如果NPC愿意收购,或是能够帮我们回收空瓶就好了。』

『就是说啊。』

成功把滞销品推销出去的宏,随手将其他的道具塞进空出来的栏位。

『对了,阿宏,这一类的药水你还剩多少?』

『每种大概各五个单位吧。』

『呜哇。那个时期做起来应该很痛苦吧,你竟然做这么多……』

『就像我常说的,生产是靠习惯、毅力和适当的死心。』

『这种工作十分钟就会消耗完所有的精力耶,这样还要一直做下去,我可没有那种毅力啊……』

『没错。而且蒐集素材的时候,即使是要找到能用的药草,还得贴近观察才行呢。』

『还得用尽全力捣碎它,然后不断搅拌煮锅。』

『光是蒐集材料就让我打退堂鼓了。』

众人开始讨论起生产过程所受的折腾。

让人深恶痛绝的不只是因为精力消耗速度快,使进度停滞不前,更因为精力消耗完后所感受到的倦怠感,让人连动一根手指都感到痛苦。由于初级生产消耗的精力是以比例计算,对于角色等级提升到一定程度的玩家来说,这种无力感让他们大感吃不消。

『你们觉得这样就叫折腾吗?真是太天真了。等到中级之后,还得用到其他技能生产的成品当作材料喔!』

『呜哇……』

『而且啊,之后魔物素材的需求量会大幅提升,所以如果只能一个人蒐集材料的话,还需要最低限度的战斗能力。』

『你们这群高级工匠们真的脑袋有问题耶。』

『竟然说别人脑袋有问题,真是没礼貌。我说过很多次了,生产这种东西啊,是靠习惯、毅力和适当的死心,还有惯性。一边闲聊一边作业,就会在不知不间突飞猛进喔。』

听到宏这么说,虽然这群朋友们很想猛力吐槽,但还是放弃了。

他们大概觉得,这群人已经到达这块领域的顶尖了,再多说什么都是浪费唇舌。

如果生产技能真的这么容易养成,生产道具在工匠群起消失的事件之后就不会那么枯竭了。朋友中应该也会出现更多工匠玩家。

『我之前就一直在想,好想看看阿宏的仓库喔。』

『是可以让你看啦,但仓库里堆满了产品和素材,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喔。』

『不用谦虚了啦,你那个堆积如山的等级8药水就已经是珍品了。』

『高级生产工匠的仓库里装的东西其实都差不多。如果都拿出来卖的话,市场行情大概就一落千丈了。』

『这么厉害?』

『现在就算使用等级较低的素材,也有二十四个人能成功调剂出等级8的药水,如果一个人每种药水各持有一万瓶的话,每种最少就有二十四万瓶喔。』

乍看之下虽然是个惊人的数字,但考虑到玩家总数和消费量,其实并不算多。毕竟,以网游废人常去的高等级地下城当作标准的话,由于攻略时间较长,每队光是潜入一次,可能就会用到五十到一百瓶。

不容易引发药水中毒的生命药水尤其抢手,如果从前锋到后卫都得喝到濒临中毒的程度,那消费量真的不容小觑。

『算了,先不说这个,阿宏,等一下要不要一起潜入地下城?』

『喔!好啊。我的魔物素材也差不多快用完了。从明天或后天开始,我就要为考试暂时休息了,等我手边的工作告一段落之后,就跟你们一起行动。』

『你现在在做什么?』

『你之后就会知道啦。』

宏一边喜孜孜地开着玩笑,一边继续手边的工作,朋友们先把集合场所和预订时间告诉了宏后,便各自开始准备。

宏用以眼角余光望着他们的同时,仍然继续着手边的慢工细活。

「太好了,技能封顶!」

宏确认自己已经精通了在之前的任务中得到的特殊技能,达到了作业的目的。

正当他准备前往目的地,从仓库中拿出传送石和其他物品时,收到邮件的效果音响起了。

「嗯?」

他看了看信箱,收到了三封一看就知道是乱码,标题不明的邮件。正当他想要削除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询问了友人。

『对了,你们刚刚有寄邮件给我吗?』

『没有喔,怎么了?』

『……收到三封都是乱码的邮件。』

『……劝你最好不要点开喔。』

听到宏这么说,最年长的成员这么劝他。

『那些邮件看起来有点诡异,所以我本来就没打算要点开,但是为什么不能开?』

『最近发生了一些游戏程式遭到乱码邮件破坏的事件,官方也因此贴出了注意公告。』

『是喔,竟然有这么致命的BUG,是不是营运以来头一遭啊?啊,官方真的有发公告耶。』

『你先跟游戏营运单位联络吧,千万不要碰邮件喔,连删除也不行。』

『了解,谢谢你告诉我。』

道了谢之后,宏先在GM联络系统告知了乱码邮件一事。

然后也撷取了萤幕画面,将这个BUG告知了游戏营运单位。

为了以防万一,他把乱码邮件之外的资料进行备份后,终于准备潜入地下城。但就在他启动传送石之际,异常发生了。

『怎会这样!?』

乱码邮件塞爆了他的信箱,甚至开始占据了其他的视窗。

对于这样的突发事态,宏下意识地在聊天室中大喊。

『怎么了?』

『乱码邮件从信箱中满出来了!』

『怎么会!?』

『我也不知道啊!我什么也没碰,它就自己打开了!!』

聊天室的成员听到宏的哀号,纷纷慌忙向他搭话,但乱码邮件完全不给宏一丝回覆的余地,迅速地遮蔽了他的视线。

传送石的地点列表中追加了乱码的地名,并且恣意地勾选为目的地。

「等一下!快停止移动!」

尽管宏这么大喊,传送石仍然开始运作。宏的眼前充满了错误讯息和警告讯息。

渚两个警示交替出现、毫无规律,就在排成一个仿若魔法阵的图形时,宏失去了意识。



「……这是哪里啊……」

宏环视着四周,皱着脸喃喃自语。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卧在一片未曾造访过的森林里。

虽然说是森林,但他并不是在森林深处,朝着亮处走了一会儿,眼前就出现了一片开阔的草原。虽说森林本身没有出入口的概念,但他显然是被传送到了类似出入口一带的所在。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仔细观察周遭,由于让他想要吐槽的地方太多了,因此只能叹了口气。

如果构成森林的植物都是未知的品种,那也就算了。

毕竟他本来就对植物的种类一无所知。

但是这片森林里的檀物,他几乎都能叫得出名字来。

而且,那几乎都是不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物种。

「还有这套衣服。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他身上穿的并非戴上立体显示器之前所穿的衣服,也不是他在游戏中的衣着,而是一件做工粗糙的简单衬衫,以及缝制粗劣,不知道该不该称为家居裤的长裤,还有一双没有鞋底的鞋子,只能说比光着脚好一点。

他记得这是『幻想编年史』的初期装备。

看起来实在有够迈遢的。

除了他身上的衣服,他全身只带着一把小刀。没有包包或钱包。

在原来的穿着和钱包都消失无踪的状况下,有把刀子或许已经算不错了。但还是让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该怎么办才好呢……」

结束确认状况兼逃避现实之后,宏一边咕哝着,一边搜寻四周看看有没有线索,可以指示他下一步该怎么做。如果不认真找,说不定还会赔上自己的小命。就在他仔细观察环境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

或许是因为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宏下意识地就想往与声音反方向的地方跑,但状况却突然急转直下

「不要————————!!」

「等一下!」

声音传来后不到十秒,从森林的深处跑出了一位眼熟的金发少女,她边尖叫边死命地用着难以想像的速度狂奔。紧跟在她身后的,则是一只大约三公尺高的互熊。

看到少女的身影,宏浑身颤抖、无法动弹。直到发现少女绊倒失去平衡,在她快要被熊追上之际,宏的脑子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已冲到了少女跟前。

「你快逃!!」

似曾相似的美少女,用着似曾相似的声音这么大喊,但赶在她放声大叫之前,宏的身体已经十分熟稔地将刀柄往熊的腹部一撞,猛力将它撞飞了出去。

他的脑中一片空白,身体无法停止颤抖。

无论是带给他严重心理创伤的女性,或是造成物理上危机的巨熊。对于这两件事物的恐惧让他的理性和感情同时畏缩了起来,但他的本能似乎不认为熊是烕胁。

就是因为恐惧,才更要站出来。

东宏虽无法停止颤抖、虽心怀恐惧,却还是受到本能的驱使,以熟稔的动作压制了大熊。



「藤堂同学也收到了乱码邮件啊。」

「原来东同学也是……」

「我是在传送石最后启动时收到的,藤堂同学呢?」

「我是在穿过位于乌鲁斯东门的传送门时。」

两人肢解了大熊,将肉分一分,简单地做了调理。而在填饱肚子之后,他们互相确认了传送前的状况。

他们对话时依然隔着一段距离,而且宏依然露出一副戒慎恐惧的样子,但春菜察觉到这就是他的习惯,所以没有多说什么。

「就这么把我们卷到这里来,而且装备、道具和钱全都消失无踪,这种做法真是太不亲切了。」

「就是说啊。而且就在我要寻找安全地带的时候,突然出现了狂暴熊……」

「藤堂同学运气真差。」

「真的……」

回想起和宏相遇时的情景,她深深叹了口气。

和宏一样,春菜也掉入了这个世界。她在寻找安全地带的时候被熊袭击,陷入恐慌的她使出全力拔腿狂奔。无论她的体能有多卓越,只要陷入恐慌就无法发挥实力。

结果,没跑多久她就被石头绊倒,差点被巨熊追上。这就是刚刚那起事件的经纬。

在那场战斗中,宏即使浑身发抖,却仍然承受着对手的攻击,春菜则在一旁拚命以辅助魔法协助他。两人使用游戏初期配发的破烂小刀联手展开攻击,虽然受了点小伤,但还是解决了敌人。不知道这算不算幸运,但两人身怀的能力和技能似乎都和游戏中相同,所以就算使用糟糕的初期装备,也还算轻松地打倒了头目熊。

「现在想想,虽然只有这把烂刀,但这种小角色,应该一个人就可以处理掉……」

「是啊,还好我们的等级、技能和属性都和游戏里一样。」

春菜想起了刚刚的战斗和战斗后的治疗,点点头。

事实上,虽然对新手来说,狂暴熊是个很难打倒的区域头目,但是对于中级玩家而言,它远比地下城里的喽罗还弱。

「东同学,我问你喔。」

「什么事?」

「我在帮角色捏脸时花了很多心思,我的脸现在看起来如伺?」

「看起来……除了服装之外,就跟平常在班上担任开心果的藤堂同学没什么两样。」

「……果然是这样……」

听到春菜的语气中带着不满,宏无法理解她沮丧的原因。

「跟掉到这个世界的异常事件相比,外表应该只是小事吧……」

「虽然你这么说,但这种游戏可能会把某些重要的个资外泄出去,所以我非常不愿意让我没上妆的脸曝光。」

「啊~藤堂同学在这方面真的要多加注意比较好。」

「你了解我的难处了吗?」

「嗯,父母亲是名人还真辛苦。」

宏这么说,再次端详了春菜的外表,他发现了一个有点糟糕的问题。

「我突然想到……」

「嗯?」

「这个游戏的初期服装实际穿到身上,视线还真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摆才好……」

「……被你这么一说……」

穿在虚拟分身的身上时虽然不太让人在意,但游戏的初期服装设计宽松,到处都是缝隙。虽然不该露出来的地方没有露出来,但是若在特定角度和姿势下观看,就会露出胸前的乳沟。

在游戏中,春菜的体型是平胸,她从国一完成设定后就一直沿用到现在,但现在的她却和现实生活中一样,是能够赢过写真女星的姣好身材……

「幻想游戏的服装真是问题多多……」

「如果你想自己做的话,也可以自己做衣服喔?」

「你还会裁缝啊?」

「想要成为高级生产工匠的话,不只裁缝,什么都得精通。」

「真的吗?」

「对啊。」

出于某些原因,许多人不清楚生产的方式,也不知道有哪些东西可以制作。不过,游戏标榜的「游戏中的道具都可自行制作」是事实,这件事大概只有工匠才知道。

「不过,现在手边没有足够的器材,没办法马上制作。」

「也是啦。而且就算有器材,还是先去找城镇比较要紧吧。」

「就先这么办吧,不过如果要进城,钱又该怎么办呢?要是进城时要收过路费,我们就走投无路了。」

「竟然跟初期设定一样,身上连一毛钱也没有,真是过分……」

「就连皮包也没有……」

就在宏这么低语时,刚刚迅速处理完毕的巨熊毛皮映入他的眼帘。

他们现在除了衣服之外一无所有。在这样的状态下,眼前的残骸已经可以箅是一座宝矿了。宏的脑中浮出了许多可以制作的东西。

「对了,就用这个来做包包吧。」

「做得出来吗?」

「应该不成问题。首先需要针和线,这一带有很多兔子在跑来跑去,线就用兔子的毛皮制作吧。针的话……对了,如果有小溪的话,就用鱼刺替代。」

「原来可以这么做啊……」

「如果只是制作包包的话,这样应该可以做出点东西来。那么,我先用兔毛来做线。不好意思,藤堂同学,刚刚看你料理的手法,你的料理技能应该比我高吧,可以去帮我抓鱼,然后把刺挑出来吗?」

「了解,那我顺便把鱼做成鱼乾。」

春菜话一说完,便往小溪的方向前进,宏目送她离开后,顺手抓了一只兔子,开始用它的毛皮纺织成线。

这种兔子和安哥拉兔一样,毛皮松软,适合制线。再加上只要有高等级的纺织技能,就算没有道具也能纺出最低等级的线。但要织布就有点困难了。

「照这样看来,这阵子都要餐风露宿了……」

「就是说呀……」

春菜回来后,宏一边徒手纺织着细线,一边忍不住喃喃自语。春菜切好鱼后,在准备进行烟熏作业的同时,也不满地附和。

「总之,等备齐了一定的道具,就可以调剂药水来卖了。先来制作应急用的材料吧……」

宏的手上拿着足量的线,和能够进行最低限度加工的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之后的路还很漫长,就在他们为此感到烦躁不已的同时,度过了在异世界的第一天。


1.0017817001782;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