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第17话 黎明

我做了个梦。

梦里,那家伙俯瞰著趴在地上的我,露出轻蔑的笑容。

「笨蛋。」

那家伙这么说。

「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那家伙朝我身旁看了一眼,我也跟著他的视线转过头去。

一名少女倒在地上。粗粗的长枪贯穿她的身体,枪头刺进地面。

那名少女是亚理栖。我低头一看,倒卧在血泊中的亚理栖双眼已经失去光芒。

「我错了。」

脸色苍白的亚理栖开口说道。

「我不该跟著阿和学长的。都是因为你的决定,害我—」

喔,对了。我恍然大悟,茫然地抬头望著正在嘲笑我的家伙。

原来我又输给他了啊。

「你不管道哪里都是个没用的废物,都是你害死了她。」

没错,都是因为我,亚理栖才会死。都是因为我做错了一个决定,所以一切都毁了。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我也已经决定了,我不会逃。这次我不会在逃了。」

我瞪著那家伙,而他则是放声大笑…

听说,在还没电的古老时代,人们过著太阳一下山就睡觉、太阳一出来就起床的生活。

因为太早睡,结果我天还没亮就醒了。

我气喘吁吁地从床上坐起来,满身大汗。我好像做了什么梦,而且还是恶梦。

「再怎么说也不应该做恶梦吧。」

我喃喃自语著。毕竟昨天实在很惨,我们已经完全没办法回到日常生活了。只不过经过一天而已,一切都成了恶梦。

恶梦今天也还会继续,不会结束。

我下了床,因为肌肉酸痛的关系,身体很僵硬。不过我最近都在挖陷阱,还算是有在锻炼。亚理栖一定更难受吧?

一到楼下,我发现女孩子们都已经起床了。

空间充满了柴鱼的香味。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志木同学提议,虽然香味可能会引起半兽人的注意,但是即使冒著这样的风险,也应该要好好吃顿早餐,补充体力。亨饪教室的瓦斯炉虽然没有瓦斯,但据说有携带式的瓦斯炉。在这种状况下,有亨饪社的社员实在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早餐是味噌汤、即食白饭和即食咖哩。

亨饪社的女孩们满脸歉意地表示,这只是简单的早餐。

但已经很好了。对日本人来说,咖哩就是美味佳肴。饥肠辘辘的我们,狼吞虎咽地吃完早餐。不只我和亚理栖,全部的人都吃了两碗饭。

「今天就要一决胜负了,不多多储备些体力怎么行!」

珠树这么说道。原来如此,此刻我们处于什么状况,以及接下来必须面对的现实为何,她们全都很清楚。多亏肚子里塞满了热腾腾的米饭,我们现在精神饱满。

吃完早餐后,天还没亮,我们决定先开会统整目前的资讯,同时讨论接下来的方针。

开会的地点在3楼的会议室。1楼和2楼都被半兽人破坏得乱七八糟,在没有打扫之前我们根本不想使用,因此便很自然地集中在3楼。

围著会议室里的桌子坐下后,我环视众人。

我和亚理栖四目相接,于是我露出微笑,亚理栖不知为何显得有些疑惑,接著才不自然地对我笑了笑。

咦—?这是怎么一回事?总觉得我们两人好像变的疏远了……

不,应该是我多心了。对了,一定是因为大家都在场,所以她才故意跟我保持距离。

当然,状况随时都在变化。如今,我和亚理栖两个人战斗的阶段已经告一段落。如果只靠我们两个人,是没办法活过今天的。这是我们在白色房间里早已确认的事情。

不,假如我和亚理栖两个人继续单独行动,或许也有可能幸存。可是这么一来,我们就没办法保护亚理栖的好朋友—珠树,也没办法保护珠树昨天拯救的性命—两名国中部1年级的学生。

我打起精神,再次环视大家,接著开口说道:

「我想先确认一下,有关这座山外面的状况,你们都已经从亚理栖那里听说了吧?」

「我自己亲眼看到了。」

珠树回应。我问她,那是什么意思?

「从屋顶上就看得到唷。」

「看得到什么?」

「草原。」

喔,这样啊—我不由自主地发出讶异的声音。这栋建筑的屋顶比树林还要高,因此一定能清楚看见山的另一头。

「因为避难的时候很无聊,所以我就跑到屋顶上去看看四周的状况。我下了一跳呢。外面的景色和平常完全不同。」

「你觉得怎么样?」

「呃—感觉就像来到了游戏世界呢。」

珠树的叙述比我来要率直。

游戏世界,嗯,有半兽人、还有如此辽阔的草原,再加上巨鸟将大家叼走的那幅画面……

姑且不论以「游戏世界」来叙述这个情景是否正确,总之,她们已经完全掌握此刻我们所处的状况。

这里不是地球,而是异世界。

「还有,昨天半夜我抬头往外一看,竟然发现天上有两个月亮。」

「嗯,对啊。」

「星座也完全不一样。」

「你懂星座吗?」

「亚理栖懂。」

我转向亚理栖,亚理栖略显难为情地点点头。

「我很喜欢神话。」

「就像中二病那种感觉?」

「中二病?」

亚理栖疑惑地歪著头。糟了,我不小心又说了太宅的话。我观察一下四周,发现有几个女生正在窃笑。珠树也露出坏心眼的笑容,只见金黄色的马尾晃动著。

啊—可恶。算了,不管拉,回到正题。

「呃,那么大家都有共同的认知,了解这里不是地球对吧。」

少女们点点头,期中还有人露出快哭出来的表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哭就能解决事情,那我也想哭。更重要的是,为甚么是由我来主持会议啊?

呃,这也是没办法的。

在场的高中部学生只有两个人,就是我和志木同学。而志木同学很客气地将会议的主导权让给我。

站在我的立场,我对志木同学还是有些疙瘩。换句话说,就是我不想接受她的指示。

我的心胸很狭窄。

真的,这种话由自己说出口虽然有点那个,但我真的是个很小气的人。

唉,算了,先不要管我的肚量如何。现在在开会,而当务之急就是取得共识。

「这里是异世界。在那场地震之后,我们的学校,也就是一整座山都被转移到了异世界。我们是异世界里的漂流者。」

我如此说道。

「而那群半兽人入侵了这座山。从时间点来看,半兽人应该不是在地震之后才上山的,而且它们是从山顶的方向下来的。所以山顶上一定有某种传送点之类的,可以跨越时空的东西吧。」

我也不知道这个推测对不对,但我想它们一定是用某种特殊的方法移动的。

这个世界都有魔法了,就算有传送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当然,它们也有可能是搭乘飞空艇之类的交通工具来的。

「虽然不清楚半兽人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它们绝对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必须假设这座山里的建筑物全被半兽人占据了,而同伴…就先当做没有吧。也许有些大人或学生逃过一劫,现在正躲著也说不定就是了。」

如果有大人生环,那他们可能已经占领了某个地方,或是逃到森林里去了吧。想和他们会合,就必须逐一搜索各栋建筑物才行。

然而,光是只有10只半兽人的育艺馆,就让我们遭遇了昨天那般惨状。

我不认为那是敌人的主力。

此外,后来才出现的那只青铜色皮肤的半兽人—用我自己取的名字来称呼,就是精英半兽人。假如那是最后一只,不知道会有多轻松呢。

我还是不要做这种乐观的假设比较好,我们应该预设敌人很强、有很多精英半兽人,以此为前提行动。

而普通半兽人至少也有100只,或是更多吧。说不定还有更强的怪物存在。

果然,无法得知敌人的全貌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当务之急应该还是侦查吧。

不过,在那之前—

「我认为,在场的所有人都应该尽量升到等级1。」

我听见吞口水的声音。

「也就是大家轮流杀死半兽人。我和亚理栖会想办法让半兽人无法动弹,你们只要用长枪刺杀就好。总之一旦升到等级1,取得技能,那么就算遭到半兽人袭击,也可以进行最低限度的应对。这不是强迫性的,升级之后我也不会逼你们战斗。但是在目前这种状况下,等级0和等级1在安全上简直有如天壤之别。」

当然,如果升级之后有意愿积极参与战斗,我也会从旁协助。

一直都只靠我和亚理栖两个人,早晚会遇到瓶颈。从昨天的战斗中,就可以清楚看出这一点。

少数人行动,在赚取经验值上的确很有效率,可是当遇到什么麻烦的时候,想重新振作便极为困难。

昨天是亚理栖违抗了我的命令。照理说,当时我其实应该弃亚理栖不顾才对。

幸好最后我们险胜了。不过,我再也不想做那种冒险的事了。

我们必须保险一点。就算不是打从心底信任的伙伴也没关系,只要能在有需要的时候协助我和亚理栖就好。我非常想要这种人。

此外,如果要以这栋育艺馆为基地,就必须要有人员来守护它。

仔细想想,昨晚能睡在床上真是太幸运了。如果是露宿野外,我们说不定根本无法睡饱,甚至连能不能安心睡觉都不知道。

「我愿意。」

该说是不出所料吗?第一个举手的是亚理栖的好朋友珠树。

「我不想再继续逃了,而且也不能一直让亚理栖保护我阿。」

他半开玩笑地这么说道,并且对亚理栖笑了笑。亚理栖苦笑著回应:「让我保护也没什么不好啊。」

「应该是由我来保护亚理栖才对!不可以反过来!」

珠树说完后,转过身来面向我。

「所以,让我加入你们的队伍吧,阿和学长。」

「呃—我的队伍无论如何都会成为主力,危险性个别高……算了,这样也好。」

为了保护亚理栖,她一定会拼上自己的性命吧。虽然在保护我的时候,她可能不会那么拼命,不过只要亚理栖还喜欢我,我相信珠树应该就不会背叛我们。

不,等一等?万一珠树爱著亚理栖怎么办?

我指的当然是性的方面。

她其实对我有很强烈的嫉妒心……

我看著珠树的脸,珠树「嗯?」地一声,天真无邪地歪著头。

「怎么啦。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

「哇噫?」

亚理栖发出像是打嗝似的声音,看看我,又看看珠树。自认为是亚理栖好朋友的女孩,「嘻嘻」地笑了起来。

「啊—珠树,你不要捣乱啦……」

「咦,所以我和亚理栖你都要?」

「喂。」

亚理栖的脸一下红一下白,看起来好忙碌。珠树一副还想要继续调促我的样子,但我决定适度地无视她。

嗯,还是先不要理她好了。珠树这个女生有没有可能是蕾丝边的问题,暂时放在一旁也没关系。她应该不是那种人吧。

是说,总觉得她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其他的人呢?」

「我也愿意。」

志木同学开口说道。

「我不想再遭遇那种事了……不过,我不想加入贺谷同学的队伍。老实说,我想尽可能地不要再见到半兽人。可是,我也不希望自己没有反抗能力。所以,贺谷同学,不好意思,请帮我准备1只半兽人。」

我当然明白。

下一个举手的,是珠树昨天救的那两名国中部1年级的学生之一。

「我愿意。」

「你是……」

「我叫做田上宫观阿,我也想加入阿和学长的队伍。」

田上宫观阿是个比亚理栖还要纤瘦的女孩。她的个子很娇小,连150公分都不到。特徵是散发光泽的齐肩黑发、有点空洞的眼神以及童颜。

看起来就像个小学生。呃,就读国中部1年级的她,半年前的确来还是小学生,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想使用魔法。」

「喔—说的也是。如果用魔法战斗,就跟体格没关系了。不过,观阿……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观阿,就算使用魔法,还是一样危险喔。」

「了解。」

我看著观阿的眼睛,心想她是不是在开玩笑。她以空洞的眼神回答著。嗯—我不太懂。

「我哥哥在高中部。」

「哥哥?」

「他念3年2班。」

「但是,我从来没听过田上宫这个姓氏。」

「……这样啊。」

「你想去找他吗?所以才会想要拥有力量?」

观阿点点头。原来如此,她很喜欢哥哥阿。

「就算哥哥那么没用,但哥哥毕竟还是哥哥,我必须保护他。」

……有点不太一样。

老实说,我希望高中部的学生全都被歼灭。她哥哥搞不好也知道我的事,也许透过他,这里的人就会得知我是个多么不堪的人。

话虽如此,在这个阶段想那么多也没有用。看见昨天那种惨剧她还愿意战斗,可见她拥有过人的气概。至少今天一天可以先观察看看。

倘若发生了什么紧急状况,亚理栖和珠树一定会站在我这边。从这个角度来看,除了亚理栖和珠树以外的队伍伙伴,只需要关阿一个人就够了。就算观阿想要反抗,在3对1的情况下,我们有不会输。

「我现在没办法同意立刻去搜索高中部,可是再过不久,我们一定会面临必须前往高中部的状况。到时候我们再好好搜索吧。」

「这样很好,我不喜欢默默地等待。」

观阿如此说道,我表示自己很期待。无论如何,一切都要看她能不能成功杀死1只半兽人。等她通过这个仪式,我再问她要不要加入队伍吧。

虽然刚才说了那种话,但我一点也不期待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勇气杀死半兽人。我预估大概只有一半的人愿意。

应该说,我本来是这样预估的。

然而再观阿之后,大家都陆续举起了手。最后,竟然所有人都誓言要杀死半兽人。看来昨天的惨剧对她们的影响比我想像中还要大,因而促使她们做出了觉悟。

「我知道了,那么首先—」

我对大家做出宣言。

「先挖陷阱吧!」

我高昂地这么宣布。除了亚理栖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1.000933100093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