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第15话 在白色房间里测试各种魔法

这场和精英半兽人的战斗,我们胜算极低。

即使如此,我还是决定放手一搏。因为我想救亚理栖。

我一直以为不要相信任何人才是正确的。我一直很害怕在相信别人之后,又遭到严重的背叛。

然而比起这些担心害怕,我更无法眼睁睁看著她被那种怪物侵犯。

那是一种有勇无谋、完全不合理的行动,但我并不后悔。

然后我成功了,我救了亚理栖。

我好高兴、好高兴,高兴得不能自己,于是当我们一起被传送到白色房间之后,我就冲向亚理栖,紧紧地抱住她纤瘦的身体。

「哇、哇哇~阿和学长…」

亚理栖发出「呀阿」的尖叫怪声。

我稍微退开一些,想看看亚理栖的脸。

亚理栖满脸通红地看著我。

「太好了。一切都很顺利,真是太好了。」

「你、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策略其实是随便想出来的吗?」

亚理栖翻了个白眼。

「老实说,我觉得获胜的机率不到3成吧。一切都要归功于你对我的信任。」

「那么,我们当然会获胜拉。」

亚理栖满脸的笑容。

「因为我本来就觉得,就是因为相信阿和学长而已,我也是很幸福的。」

「你…为什么这们信任我?」

「因为阿和学长从来没有辜负过我的期待阿。」

那只是因为你对我来说有利用价值而已。

我把这句话吞了回去。因为我知道,那已成了一种谎言、只是为了蒙骗自己的说词而已。

起初或许真的是那样没错。或许真的只有那样。但是,我现在救她的理由却不只是那样。

亚理栖用润泽的双眼凝视著我。她带著下定决心的心情,缓缓的开口说到:

「请让我在说一次。阿和学长,我喜欢你。」

我用吻来代替回答。

亚理栖将手环住我的后颈,热烈的回应我。

我们放开彼此,我再次俯瞰亚理栖。

我的伙伴就这样瘫软地跌坐在地上,带著傻笑仰头看著我。

「我松懈下来了。」

仔细一看,她的模样比刚才还要残破不堪。

不仅制服衬衫破了一个大洞,露出了胸部,裙子也只能用碎布来形容。她的衣服各处都有破损,露出柔嫩的肌肤。除此之外,身上更是伤痕累累,手、脚都破皮,流下鲜血。

我配合亚理栖,在她的面前坐下。

「不要紧…才怪呢,看你这个样子。」

亚理栖为了让我安心,露出了一抹微笑。我的表情看起来有那么担心吗?或许真的是那样吧。

「反正只要用治疗魔法,一下子就能把伤至好了嘛。」

亚理栖一边这么说,一边对自己的手脚施展《治疗》。在蓝色光芒的包围之下,亚理栖的伤渐渐愈合。她使用了15次的《治疗》之后,身上的伤就全部痊愈了。

「这样就不要紧了。」

「可是,就算在这个房间里治好了伤,一回到那个世界,你又会恢复为遍体鳞伤的状态唷。」

「这…是没错啦。」

哀,算了。我们必须讨论接下来的计画,更重要的是,得决定该怎么发展亚理栖的技能。

没错。我们之所以置身在这个房间,就是因为亚理栖升级了。

我上一次升级,是在和精英半兽人战斗之前的事。我和亚理栖相差2只半兽人的经验值。

我们是两人一组的队伍,因此获得的经验值也会平均分配给彼此。也就是说,精英半兽人的经验值只少相当于4只半兽人。

不,想到它那惊人的破坏力,打倒4只半兽人绝对比打倒它来的轻松多了。

老实说,我甚至觉得它比10只半兽人还强。说得更明白一点,我再也不想跟那种怪物交手。

目前亚理栖的状态是个人等级5,枪数技能等级3,治疗技能等级1。技能点数还剩下3点。透过亚理栖的实证,我们已经可以确定只要枪数技能提升1级,战斗力就会显著地上升。

我猜想,这个技能系统说不定最适合发展单一技能。

不过,前提是队伍里的人数必须足够。现在我们只有两个人,必须靠两个人应付所有的状况。

倘若可以一直在自己的地盘上战斗,那么只发展但一技能,变能发挥强大的力量。

可是,这样就无法应付突如其来的状况。就像面对这次的突发状况,我们可说是脆弱到了极点。

这次为了治疗她在与精英半兽人激战实所受的伤,她使用了15次的《治疗》。

上次治疗肩伤时,只用了3次。在更早之前受伤的时候,我记得她只使用了一次《治疗》就绰绰有余了。

这并不是《治疗》效果变差了。以游戏的角度来说,是因为我们的HP随著升级而上升了。

电脑在一开始的回答中,就已经透露出这么讯息了。既然MP会上升,那么HP上升当然也不足为奇,当时我虽然没有很在意这一点,但是实际体验之后,我变有种奇妙的感觉。

说不定我们已经渐渐偏离我们原本认知的人类基准了。搞不好我们正在慢慢变成一种像是怪物般的存在。

不,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无法说明亚理栖遭到精英半兽人那种怪物的攻击之后,还能勉强保住四肢健全的事实了。

她能够平安无事,当然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

不过,我们以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阿和学长,你怎么了?」

我的表情大概很难看吧。只见亚理栖一脸疑惑地抬头看著我。我努力隐藏内心的不安,对她报以微笑。

「我在想,你的样子好煽情喔。」

「咦?啊,这、这是…」

亚理栖彷佛现在才注意到自己狼狈的模样,她满脸通红、慌慌张张地以手脚遮住重要部位。

但是,亚理栖,你知道吗?男人这种生物阿,看到女人那副害羞惊慌的模样,反而会更加兴奋唷。

「呃…那个,可是,你想看嘛?」

「呃,对阿。」

我难为情地笑了笑,把头转向一旁。其实我很想把你扑倒——我以绅士精神将自己的真心话给压了下来。

然而,亚理栖却抬起头注视著我,接著开口说到:

「如果是阿和学长…就没关系。」

说来丢脸,我忍不住咽下口水。

看到我的反应,亚理栖虽然后害羞地缩起身子,不过还是直视著我的双眼。

「呃——你听好了,亚理栖。男人听到这种话,可是会变成大野狼的喔…」

亚理栖青青伸出手来握住我的手,将我拉像她。

等回过神,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压在亚理栖的身上。

粉红色的双唇就近在眼前。

我们接吻了。

「大野狼在哪里呢?」

就在这里。

在一段水乳交融的时间之后。

经过实验,我们有了一些重要的新发现。

原来只要使用治疗技能等级1的《止痛》,就算是第一次也可以安心。

说真的,一开始因为亚理栖实在太痛了,我还差点半途就放弃呢。

然而亚理栖很聪明,她对自己所拥有的魔法了若指掌。她告诉我,只要使用《止痛》就没问题了。

实际上也果真是如此。我们做的还算不错。以双方都是第一次的状况来说,我觉得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另外,我想特别记录下来的是,《止痛》只会消除过度的痛觉,对其他的感觉则是没有影响。

我们还发现,只要在这个白色房间里呆上很长一段时间,MP也会渐渐恢复。我本来以为自己的MP早就没了,但因为我们需要一些水来清洗身体,所以我就用召唤魔法等级1的《水召唤》,试著变出一些水来。

从我用了好几次《水召唤》都没问题的状况看来,我的MP应该已经恢复了。

根据过去的经验,一但回到原本的地方,在这里恢复的NP就会归零。不过在这个白色房间里,是可以无限制地使用魔法的。

这里说不定很适合用来进行魔法实验。事实上,我一开始召唤出来的水,一下子就流到地上,从不知道设置在何处的排水口流走了。所以我先用同样是召唤魔法等级1的《鼎召唤》,变出一个大鼎储水,在用它来洗澡。

看著亚理栖洗澡的模样,我又再次涌起了战意,结果让刚才的努力都白费了。

先不谈这个话题了。我和亚理栖用我以召唤魔法等级2的《布召唤》变出来的白色绢布包著身体,肩并肩地倚在墙上。

「我可以问有关阿和学长的问题吗?」

「有关我的事都很无聊喔。」

「志木学姊,呃…你和她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吗?」

喔,嗯。果然是这件事啊。

我的胸口揪痛了一下。亚理栖发现我的身体变得僵硬,轻轻地抱住我的肩膀。

「我不希望你太勉强。但是,我想知道阿和学长的一切。」

亚理栖如此说道,以水润的双眼仰望著我。

……那双眼睛太犯规了。

「你听了之后心情会很差喔。」

「是,就算这样也没关系。」

于是,我将一切都告诉她。那个可恨的家伙、那家伙对我所做的事、我为什么被逼到再也不相信任何人,还有我之所以挖陷阱,其实是为了杀那家伙。

全班——不,整个高中部都是她的同伙。志木缘子也因为受到压力,而不得裩它们同流合污。

「冷静想想,我其实没有资格恨她。她采取的行动,是理所当然的处事原则。毕竟她没有任何力量,因此随波逐流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我淡淡地说著。在叙述的同时,正好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没错,志木同学并没有错。虽然我还是不太能接受,即使如此,我也不应该不当地贬抑她。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她已经受了极深的伤,根本不需要我去雪上加霜。

我想起她被亚理栖抱起后,和我四目相接的表情。

我遭到报应了呢——她看起来就像是在这么自嘲。当然,我还是可以主张自己有全力惩罚她,也有办法这么做。

没错,现在的我已经拥有力量。只要我想,甚至可以将志木缘子排除在外。

「如果我说我要对志木同学复仇,你会看不起我吗?」

「不会,我没有轻视你的权利。」

亚理栖带著严肃的表情说道。

「我以为你会更圣人君子一点。」

「听完阿和学长说的话之后,我现在非常看不起高中部的学生,甚至想揍他们…」

亚理栖在胸前握紧拳头。

「我曾经说过,自己以前是个乖巧又安静的人,对吧?」

「好像有点印象。」

「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很不擅长运动。因为我太弱了,所以只好乖一点、尽量低调一点。即使有人被欺负,我也只能装做没看见…我和志木学姐是一样的。」

亚理栖说到这里,像是在乞求原谅似地望著我。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了?」

我没有回答,而是取而代之地用双手抱住亚理栖的头,将她拥入怀里。

「亚理栖并没有对我做什么,你没有必要去想自己所能处理的范围以外的事。」

「是。」

「不需要连你也憎恨志木同学。」

「我知道。」

「我也会尽量退让。当然前提是对方要有意愿就是了…彼此退让,是为了未来著想。」

「为了未来…是吗?」

我简单地分析了一下现状。这里应该是异世界,我们则是漂流者,而且眼前至少有那些叫做半兽人的敌人。

我们此时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唯一能称得上同伴的,就是制作这个白色房间的某种存在。不,其实我们连这个房间的主人到底是不是同伴也无法确定。截至目前为止,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办法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

而幸存的学生们要是不团结,就会面临生存的危机。

「为了升级、为了来到这个房间,至少必须杀掉1只半兽人。」

「对一般人来说根本不可能。」

「如果有人从旁协助,就像我当初帮助你一样,状况就不同了。明天开始,我打算让有意愿的生还者像你一样升级。只要拥有1种武器系列的技能,应战时就轻松多了。」

「只要我帮大家战斗…」

「自己能保护自己比较好,而且也必须考虑到我们可能会分开行动。」

「我和阿和学长?」

「呃,例如我和亚理栖两个人去国中部的总校舍,到时候留下来的人…」

原来如此——亚理栖点点头。

「想活下去,就一定要战斗,对吧?」

「是啊。我不会要求全部的人,但至少也要有几个。」

我想,育艺馆以后会变成我们的根据地吧。虽然不知道珠树所说的生还者有几个人,但只要彻底做好防御措施,明天之后我们应该就不会有后顾之忧了。

没错,就是明天。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虽然辅助魔法等级5有《夜视》—是一种可赋予夜视能力的魔法,但在晚上行动还是太危险了。

更重要的是,我和亚理栖都已经精疲力竭了,今天只想好好休息。

「明天要先协助大家…那么,先把治疗魔法提升到等级2,好像比较好吧?」

「把治疗提升到等级2啊…原来如此,是因为《精力强化》吗?」

「是的。」

我们透过笔电询问后,得知等级2的治疗魔法中,有一种叫做《精力强化》的魔法,可以将被施予魔法者的HP暂时提高。姑且不论这个魔法到底实不实用,但使用它就像是买保险一样,可以让人比较安心。

「我们就这样累积力量,慢慢往高中部前进…是这样吗?」

「不知到高中部有多少生还者就是了。如果那家伙还活著的话…只有那家伙,我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我紧紧地握住拳头。

「那个,你说的『那家伙』…叫做什么名字呢?」

「喔—嗯。他叫做佐宗芝,听说他父亲是学校的理事之一……」

我说了一阵子那家伙的坏话。

「所以啊,亚理栖,你也要小心那家伙…欸,亚理栖?」

等回过神,才发现亚理栖低著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没事吧?」

「啊,是。」

亚理栖一脸慌张地抬起头,表情看起来很疲惫。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她刚刚才挺身演出一场殊死战啊。相信她精神上一定也很疲累吧。

「真抱歉,让你听我说这么无聊的话。」

「不、不会…没关系,我不要紧的。」

亚理栖慌乱地摇了摇头,她可能以为自己扫了我的兴吧。才没有唷,现在的我,光是看著你的脸就很高兴了。

「对了,亚理栖。」

「是。」

「一离开这间白色房间,你就会恢复为处女。也就是说,只要在这房间里做,我每次都能夺走你第一次…」

「……那个……」

亚理栖半眯著眼。

「弄痛我,你很高兴吗?」

「不,那个…虽然哭泣时的亚理栖也很可爱,但是在下觉得这两者还是不太一样。」

「你干嘛用敬语说话?」

「呃—这个嘛,嗯—」

亚理栖看著吞吞吐吐的我,深深叹了口气。

接著,她抬起头来瞪著我。

「如果阿和学长真的这么希望的话,我愿意让你高兴,不过…」

「不过?」

「请让我考虑一下要不要和你交往。」

「啊,呃—我真的太得寸进尺了。对不起。」

我向她道歉。虽然内心觉得这是奖励,但我还是诚恳地道歉了。

亚理栖:个人等级5 枪术3/治疗魔法1→2 技能点数3→1


1.0010247001025;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