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三卷 第56章 是也1234567890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表达我的心情,那就是——

    居然是忍者这种玩意儿啊。

    在我身旁的珠树也怔怔地站在原地。

    至于那个身穿忍装的男子……

    「请别发出太大的声响,以免被半兽人察觉是也。」

    他冷静地说完后,转过身背对着我们。

    「请跟在下过来,我们到藏匿处去说是也。」

    我们跟着这名自称是忍者的男子走。

    我一点都没想过这可能会是个陷阱,因为我完全照着对方的步调走,根本没有思考这些事情的余裕。

    嗯,只能说忍装的威力,就某种意义来说实在太强大了,竟然拥有将我们的思考判断能力完全夺走的惊人破坏力。

    是说我一点也不明白,他到底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又或者这是他想要打乱我们计划的作战……

    忍者所说的「藏匿处」是间废弃的小屋,外观破旧,一副随时都会倒塌的模样。进去一看,才发现里面打扫得满干净的。

    屋里有张木桌,还有4张椅子放在桌子周围。

    眼前的景象让我觉得这个屋子勉强合格。

    我让使魔在外面待命,与珠树一起进入房内。忍者啪的一声关上入口的门,接着打开垂吊在天花板的手电筒。

    手电筒淡淡的亮光照亮室内,只见门的内侧写着「欢迎来到忍者社」几个字。

    「忍者……社?」

    「没错。」

    忍者骄傲地挺起胸膛,但这动作显然没什么意义。

    「在下乃忍者社的社长是也。」

    「社员呢?」

    「修习忍道之人总是孤独的是也。」

    哦,嗯——不过,那代表这个人是高中部的学生吗……?这么说来,他看起来……也不能说不年轻。

    但他蒙面,这是面罩吗?呃,我不是很清楚。总之,他的服装让人只能看见一双眼睛。

    「那个,如果你是高中部的学生……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1年级的贺谷和久学弟对吧,在下很清楚是也。」

    我顿时紧张到全身僵硬,珠树注意到我的状况之后,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可是忍者却绕到桌子的另一侧,隔着桌面正对着我的方向……

    他深深地低下头,弯腰的角度正好是90度,姿势完美到令人挑不出毛病。

    「你在高中部遭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在下承认自己是知情的是也。那些事情已经足够让在下理解,你对包含在下在内的高中部学生是抱持着何种想法。不过碍于目前情况紧急,能不能请你暂时忍耐呢?」

    这个,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是说我之所以来到高中部,并不是为了要大闹一场啊……

    我请忍者学长抬起头来,接着我们一起坐下。

    我简单地向他说明前来这里的原因,像是亚理栖与阿芝的事情,还有自己已经透过乌鸦的侦察,大致理解高中部目前的状况……

    「原来如此,贺谷学弟是为了帮助喜欢的女孩子,才挺身而战的啊。」

    「呃~算了,就当作是这样吧。还有叫我阿和就好,大家都是这样叫我的。」

    「你也叫我珠树就可以了。请多指教喔,忍者学长!」

    珠树也开朗地说道。珠树这个人,毫不迟疑地就想要跟人家混熟耶。

    嗯,适应性很高也算是件好事……大概吧。

    「在下了解了,阿和学弟、珠树学妹。按照两位的实力,的确是不必害怕半兽人这等怪物是也。话说回来……」

    「等、等一下,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目前的实力?」

    我打断他的话,这次换忍者疑惑地歪着头。

    「你留在外面待命的使魔,是召唤魔法等级5的精灵吧。而且两位在暗夜中,即使没有照明也能四处行动,这代表你们当中的某位辅助魔法升到了等级5,能够使用《夜视》是也。珠树学妹是专攻剑术,从她刚才轻轻松松就能砍倒半兽人的实力来看,剑术的技能等级至少有4以上……说不定已经升到6了吧?这种程度的事,只要稍微观察一下就能看得出来是也。」

    我与珠树面面相觑,两人都诧异不已。

    不,这种事情的确是有可能观察出来,他说得确实没错,甚至可以说是完全吻合。

    「我还以为忍者学长是虚有其表的耍帅忍者呢。」

    珠树直接了当地说出这句旁人难以启齿的话。

    她还真是不会看场合,不过既然这次对方也笑了,就算了吧。

    话说回来,对方的观察力还真敏锐。他冷静地指出重点,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即使是这样……他真的光靠着我们的些许行动,就判断出这么多事情吗?

    「为了成为一流的忍者,在下每天毫不间断地钻研此道是也。不论是在打倒半兽人的瞬间,还是飞到那间奇妙的白墙房间时,都尽可能地收集情报是也。」

    「你是如何打倒半兽人的?」

    「将绳子套住它们颈部,再挂到树枝上,利用杠杆原理绞杀,这招是在下看※必杀仕事人学来的是也。」(译注:日本时代剧,自1979年开播至今已有超过十部以上的系列作。)

    我到底是该问这种方式居然能赢呢?还是问他为什么会做这种准备……

    我唯一能表现出来的情绪只有傻眼。面对半兽人这种超脱现实的对手,这个人怎么还有办法保持忍者风格?

    不,等等,这所学校里有这类做忍者打扮的男子存在,是不是更脱离现实啊?比起半兽人,忍者不是更奇怪吗?这样的话,我们这些会使用魔法的人才是虚幻的,而半兽人是真正的学生……

    「阿和学长,你的眼睛转个不停,这样很危险,快冷静下来!」

    「啊,嗯……没事,珠树,我很冷静。」

    「先擦擦汗是也。」

    忍者取出心形图样的手帕,上头有用熨斗好好地烫出明显的摺痕。我开始觉得,思考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总之,姑且不论你是不是实际存在的人。你目前的个人等级是多少?」

    「等级9,技能是侦察3、剑术4和运动1是也。」

    忍者很干脆地表明了自己的能力,是认为即使我们知道也没关系?还是为了博取信任,才盘算着应该要亮出自己的一切呢?

    虽然我已经完全被这个人的忍者氛围给吞没了啦。

    这些技能感觉超像忍者在用的,而且都很强。要是他奇袭成功,会不会连菁英半兽人都可以打败呢?

    他没有因为追求帅气而样样通、样样松,这点也很厉害。

    虽说基于忍者跟手里剑分不开的观念,我希望他去学习投掷,不过应该能够用剑术技能的投掷匕首等等代替。

    之所以能忍住不选有火遁之术的火魔法,以及有神风之术的风魔法这些吸引人的技能,是因为他想以兼具风格与实力为目标来配点吧。

    包含技能点数仅剩1点在内,他非常有计划地在提升技能。再加上他还能瞬间看破我们的技能配点和等级,这表示至少他的判断力是可以信赖的吧?

    是说,他的技能配点还真是不错……

    「总觉得阿和学长很高兴呢。」

    啊,被珠树看穿了,是游戏爱好者的部分露出马脚吗?

    算了——我摇摇头,再度面对忍者学长。

    「不过就算你的侦察等级有3,还是被珠树察觉了喔,她的剑术等级是6。」

    「果然是这样吗?那么,想做『若敌人的技能等级是自己侦察等级的双倍以上,就会被察觉』应当较为妥当是也。」

    哦,原来如此,我也正想交换一下这部分的情报。

    不,等等——我想到一件事。

    「我的同伴侦察技能等级还是1的时候,我的辅助魔法等级是3耶,可是却无法发现那个人,这表示……」

    「那代表这个法则或许只适用于提升武器技能等级者是也,可能是魔法类的技能等级无法察觉气息,也可能是要让提升魔法技能等级者的能力比提升武器技能等级者弱……」

    原来如此,这样假设,一切便都有合理的解释了。

    等等也需要测试一下使魔了,毕竟育艺馆组里除了志木同学以外,没有人提升侦察技能。

    只有她一个人测试的话,出错的风险也比较大。既然我们得到了关于侦察技能的情报,多少透露点情报也还在接受范围内。

    我已经不再迷惘。我要带回亚理栖,然后回到育艺馆。

    为此,我必须看清自己该做的事。

    「阿芝他们有提升侦察技能吗?」

    「佐宗芝本人是拥有侦察技能的,他恐怕是以狙击手的战斗方式为目标是也。」

    果真如此是吗?

    侦察技能也能够提升技能持有者搜索敌人的能力,这代表即便我们偷偷靠近也会被发现。按照志木同学的说法,似乎连有人从远处观察自己都能够察觉,在防范暗杀与侦察方面十分管用。

    而且志木同学好像也注意到我会从远处观察她的胸部,真是可怕的能力。

    「那么偷偷潜入男生宿舍夺回手……看来也很困难。」

    我发出呻吟,毕竟以这个办法抢回亚理栖最简单,也比较不会有麻烦。

    倘若珠树说的是对的,那么亚理栖之所以加入阿芝的团体,就是因为他拿观阿的左手做人质。依亚理栖那温柔又无法衡量得失的半吊子个性来看,这是很有可能的。

    就算是用强迫的,我也要消除亚理栖的顾虑,把她带回去。尽管我心中对阿芝抱持不满,可是现在就跟他正式对决,只会让半兽人得利。

    难得阿芝那群人都把高中部整合起来了,我很希望他们能跟半兽人一起毁灭,并争取时间。

    与志木同学商量时,我们也在这方面取得了共识。

    此时和高中部对立是下下策,还有我们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嗯,你说的『手』是指什么呢?在下觉得听起来像是行话……」

    忍者学长问道。

    啊,这么说来,我还没跟他讲过这件事。

    「我们其中一位同伴的左手在与半兽人战斗时被打断了,已经施加《静止》,本来打算等治疗魔法的技能等级升上4之后接上的……」

    我简略说明将军半兽人那场战斗的事。

    像是队伍成员在激烈的战斗中失散。

    以及支援的成员捡回手腕。

    可是带着那只手的人遭到阿芝袭击,手也被他夺走了;从情况来看,亚理栖加入阿芝旗下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回同伴的手等等。

    忍者学长默默地听着我的说明。

    不过从他散发出来的氛围可以感觉得到,面罩下的脸色愈来愈难看。

    他的情绪在我接下来的陈述中爆发了。

    「幸好手被拿走的女孩没有性命之忧,就算少了左手,她也表现得十分开朗。但观阿……」

    「等等!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观阿!」

    忍者学长忘了自己扮演的角色般地高声叫道,还用力地拍了下桌子。

    我和珠树吓一跳,忍不住缩起身体,忍者学长倏然回过神,抓了抓后脑勺。

    「抱、抱歉是也。」

    「呃,忍者学长,这问题可能有点唐突……请问你的姓氏是?」

    忍者学长沮丧地垂下肩膀。

    「在下名叫田上宫结城。有关在下扮演忍者之事,还请两位对观阿保密……」

    原来是这么回事。

    观阿的姓氏也是田上宫,她正在寻找就读高中部的哥哥。

    所以结论就是,忍者学长=观阿的哥哥。

    我与珠树目瞪口呆地张大嘴,凝视着身为忍者的田上宫结城。

    哎,难怪我一直觉得他散发的氛围跟熟人很像。说得具体点,就是两人感觉都满优秀的,而且都有着无可救药的致命缺点。

    珠树立刻用力地指着他大叫:

    「阿和学长,这对兄妹超可怕的啦!观阿虽然也不遑多让,但没想到哥哥更严重!」

    「珠树,说人家坏话要在对方听不到的地方讲喔。」

    是说,就算学校面临这种情况,他想对观阿隐瞒这身打扮的心情,竟然比想见妹妹的心情还要强烈?那家伙平常在这个哥哥面前,是什么样的言行举止啊?我心中五味杂陈,既想知道,又不想知道。

    「不、不是,知道观阿还活着,在下非常高兴是也。由刚刚的描述听来,是你们救了观阿吧。关于你们对观阿的诸多帮助,在下相当相当地感谢是也。」

    「这句关心观阿的话,我很希望你一开始就先说呢,小学时就被人发现持有色情游戏,而被送进这所学校的结城学长。」

    「观、观阿那家伙,连这种事都说了啊……」

    结城学长趴到桌上,全身剧烈地颤抖着。

    是说,若是观阿没说错,这个人是3年级的吧。都几岁了还做忍者打扮,到底是在干嘛啊……

    不对,这个人就是靠着忍者的技艺才存活下来的。如字面所示,他是有一技在身才得救的,这部分倒是值得旁人坦率地尊敬……大概吧。

    先不管他是否真的都是独自行动,他的个人等级都升上9了。

    呃~呜哇,说到等级9……

    「要是再升1级,就不需要观阿舍身去用那东西了嘛,阿和学长!」

    珠树给了结城学长最致命的一击。这家伙真是毫不留情,而且还很傻……

    「这、这话从何说起是也?」

    「嗯,升上等级10之后啊——」

    我向结城学长说明观阿的作战计划——她以自己的名字,替等级10开始可以使用的贩卖机命名,借此传达自己还活着的讯息。

    结城学长抱头呻吟。

    「在下竟然将观阿的努力给……呜、呜嗯,可是要升上等级9,也是费了在下不少功夫啊……」

    「没关系,这主意只是作为以防万一用的,你不需要耿耿于怀。」

    我将这件事先放到一边,再次对这名遭受重大打击的忍装男做出提议。

    我有个主意,身为观阿哥哥的他绝对无法拒绝。

    「请你帮帮忙,跟我们一起去取回观阿的左手吧。这样的话,观阿一定也会认同学长的。关于忍者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在下有权拒绝这项提议吗?」

    「怎么可能有啊。」

    见我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结城学长再度趴到桌上。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wenku8.com) 为你一网打尽!
12345678901.0008856000886;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