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里面临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的选择

第13话 生还者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一卷 第13话 生还者

我和亚理栖双双升到了4级。我们先用魔法治疗亚理栖的伤。

亚理栖用了3次魔法就让肩上的伤痊愈。

我们再次对周围保持著高度的警戒心,调查2楼的教室。一间大门敞开的教室里面传出独特的臭味。

那是混杂著半兽人、体臭和精液的臭味。

我让略显踌躇的亚理栖在门口等著,独自探头观察教室内。

房里有3名全裸的女性倒在地上,身上沾满了混浊的白色液体。其中一个人的手抽动了一下,凌乱浏海下的双眼像是嫌麻烦似地缓缓张开。

「还活著!有一个人还活著!」

听见我的声音,亚理栖连忙冲进房里。她跑向幸存的少女将她抱起,等确认对方还有反应之后,才打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当亚理栖拨开那女孩的头发时,我赫然发现…

「你是…志木同学吗?」

「贺谷…同学吗?」

志木缘子。她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们班的副班长。

我对高中部大多数人所抱持的情感,如果说的保守一点,大概就是「你们全都去死吧,混蛋」。

我对于她所抱持的情感也是如此。直到刚才为止。

她并没有参与霸凌我的行为,但却始终袖手旁观。

事实上,只要反抗那家伙,不管是谁,都会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从这个角度来看,她是很理性的。她只是冷静地带著冷漠的视线,尽量远离地雷而已。

话虽如此,这并不能成为我不恨她的理由。

「这样啊。是贺谷同学救了我啊。」

「你应该谢的是亚理栖,是她说要来这里救人的,况且…」

「等一下,阿和学长!」

亚理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请、请你出去!」

「阿,对喔。」

或许我已经对这种凄惨的景象麻痹了吧。

虽然已经太迟了,我还是赶紧将视线从班上女同学赤裸的身上移开。阿,她的胸部好大喔。原来只是平常穿衣服显瘦而已啊ーー我尽想著这些没用的东西。

「我去别的教室看看。」

我转过身,抛下这句话之后,便迅速地离开。

当时我有看了一眼教室外的门牌,上面写著「茶道社休息室」。

原来她是茶道社的阿。我记得亚理栖好像说过,今天除了她们之外,还有茶道社的人在这里进行社团活动。大概是因为高中部那边没有茶道社所需的榻榻米和室,他们才会每次都来国中部这里进行活动吧。

那么,倒在一旁的另外两具尸体,应该也是茶道社的成员吧。只是现在得知这件事也没有意义就是了…

我记取刚才的教训,让我的保镳魔偶打前锋,进行探索。

我在另一间教室里发现两具国中部男生的尸体。他们的头部都被剑给劈开,鞋上沾有泥巴,看来可能是从外面逃进育艺馆的。相信那时候的状况一定非常危急,否则他们也不会跑进这个无处可逃的地方。

其中一个人似乎正准备打开窗户,他的手还放在窗户的锁上。我打开窗户,实现他的遗愿。新鲜但有点冷的空气飘了进来。

马上就要天黑了,得加快脚步,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把该做的事全部做完。

我穿过2楼的平台,绕到亚理栖他们所在的教室对面。

有一扇门市紧紧关著的,至于通往3楼的楼梯,应该就是在这扇门后吧。

我试著转动门把,门好像上了锁。

「亚理栖提供的资讯果然没错啊。」

我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时,我忽然发现门的另一侧有声响。

「喂,有人在吗?」

我紧张地立刻展开思考。

是半兽人吗?不,应该不可能。如果是半兽人的话,开了门之后应该不会做出把门关上种麻烦事。

这们一来…

「你是生还著吗?这边的半兽人已经全部都被打倒了,已经安全了。」

「真的吗…」

门后传来一道害怕的女声。我省略掉中间的过程,只用「发生了很多事,所以我和一个叫做下园亚理栖的女孩子一起来救人」这句话来带过。

「亚理栖!」

门后的女孩突然高声说道。

「亚理栖平安无事吗?」

「恩,对阿,他现在正在对面帮受伤的人….是说ーー」

这们说来,亚理栖当初就是为了找他的朋友,才想回到这里的麻。

虽然我不知道为了保护亚理栖而自愿当作诱饵的他,为什么会在这扇门的后面…

「你是…珠树同学?」

「对,我是!太好了,亚理栖没事!」

门把被喀拉喀拉的转来转去,但是却一直打不开。我趁现在赶紧命令魔偶躲起来,因为我懒得说明那么多,而且万一让他感到害怕,也很麻烦。

「唉唷ーー吼ー嘿、嘿!」

我想,光用蛮力是没办法让门打开的。

门后的女孩更加焦急的扭转门把,最后总算将锁打开了。

门猛然的敞开来。

一名满头金发,绑著双马尾的少女朝著我突进。

他一头撞上了我的肚子,我像一只被踩扁的青蛙似地发出痛苦的呻吟。

「阿,对、对不起!」

女孩抬起头,惊慌失措地俯瞰蹲在地上的我。

他的个子和亚理栖差不多,不过胸前的隆起看起来似乎比亚理栖小一点。

他有著一双宛如深海一般的蓝色眼睛、高挺的鼻子,以及白皙的肌肤。

看起来就像西方人。呃ーー金发碧眼?他看起来不像日本人。

我感到不解。

「你就是…珠树同学?」

「恩,对阿。你对我的外表感到好奇吗?看得入迷了?我是被收养的拉。」

收养。他一定也是经历过许多事吧。感觉我似乎不应该问太多。

「还有,你可以直接叫我的鸣子喔!亚理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我本来想说「我不认为自己和亚理栖已经成为朋友」,但是说到一半就耸了耸肩。算了,反正我和亚理栖只是拥有相同目的伙伴而已。不,或许该说我们曾经是伙伴才对吧…

只要救出他这们好朋友,亚理栖就没有战斗的目的了。

我像他自我介绍,告诉他也可以叫我「阿和」就好。

「亚理栖也是这样叫我的。」

「我知道了,阿和学长!」

珠树说著「请多多指教罗」,同时露出开郎的笑容,双马尾宛如秋天的稻穗一般晃动著。

真是像个太阳一样的女孩阿ーー我心想。我的意思是他耀眼的让人不由得想移开视线。

「阿,那么,亚理栖呢?」

「他在那边…」

我指了指另一头。

「可是,你能不能先等一下?」

「为什么?」

「那个…他正在帮受伤的人治疗…」

听到「受伤的人」,珠树似乎立刻明白了这个词所包含的意义。只见他的脸色一沉。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他一直待在这扇门的另一头,2楼发生的事情,他应该都知道吧。即使如此,他仍然屏住气息,静静地躲在这里。

这是极度聪明的行为。不过,聪明和精神上的安宁不一定是相等的。我相信那对他来说,一定是一段万分折磨的时间吧。

「阿,对了。我得通知其他人才行。」

「其他人?楼上还有其他生还者吗?」

「恩,我们大家都躲在一起唷。」

原来如此,那么…

就在株树转过身,准备前去通知大家的时候ーー

一陈咆哮声撼动了整栋育艺馆。

听见从大厅传来的那声咆哮,珠树一不小心绊了一跤,重重地跌倒了。

阿,内裤曝光了,是黑色的。违反校规。

不,这不重要。

我注意到一件事。咆哮ーー是来自敌人的挑战书。本能这么告诉我。

「珠树,你现在立刻把门关好。然后躲起来。」

我故意以强硬的口吻命令道

「咦~咦~可是--」

「我和亚理栖会想办法。在得到我的允许之前,绝对不准开门。」

「我、我知道了!」

我转身背向珠树,背后传来他慌慌张张地将门关上的声音。

我带著为了不吓到生还者而受命躲在一旁待命的魔偶,跑向2楼的平台。

接著便看见亚理栖也从平台对面的教室里冲了出来。

我和他四面相接,互相点著头

我从平台上探出头,往下一看。

正好和抬头往上看的半兽人对上了眼。

它那邪恶的红色双眸宛如想要贯穿我似的紧盯著我

那是一只有著青铜色皮肤的半兽人。手里拿著比身高还要高的巨斧,体格比站在她身旁的其他半兽人还要大一圈。

简直可以用菁英半兽人来形容ーー我在心里这么想。

我们打不赢它ーー我当下这么判断。那是一只特别的半兽人。

它很可能是那群半兽人的首领,而且它的四周还有6只普通半兽人。以目前的我和亚理栖,实在没办法应付战力如此强大的对手…

在精英半兽人的指示下,普通半兽人踏上了阶梯。

每一道楼梯各有2只,合计4只。我赶紧命令2尊魔偶在这边的楼梯口谆被应战。

亚理栖则是手拿长枪,在另一边的楼梯口等待。

两侧的楼梯口几乎开战。

因为楼梯很窄,所以魔偶能够以2打1的方式和半兽人战斗。若是只有一尊魔偶,就算施加了辅助魔法,战力也还是输给半兽人。不过如果是像这样2打1,便能在战斗中完全取得优势。

站在前方的半兽人眼看著伤势越来越重,但是站在后方的半兽人却没有办法往前,因此完全派不上用场。亚理栖站在可以将长枪由上往下挥击的有利位置,因此转瞬间就将2只半兽人给解决了。

他顺势往楼下跑去。

…慢、慢著!

「不行,亚理栖!现在还不能下…」

我慢了一步。亚理栖才跑到楼梯的一半,青铜色的半兽人就用斧头将楼梯的支柱给砍断了,整栋建筑物激烈地摇晃著,我不得不赶紧抓住平台的扶手。

真是惊人的蛮力。

亚理栖所在的楼梯应声坍塌。亚理栖尖叫一声,身体失去平衡,滚落至一楼。还好刚才朝亚理栖跑来的2只半兽人也因为楼梯坍塌而坠落地面,这或许可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亚理栖跌落1楼地板时是以背面著地的,也许是撞击的部位没有大碍,只见她立刻站了起来。然而,他身旁的楼梯此时已然完全损毁。

拥有惊人破坏力的青铜色菁英半兽人就伫立在亚理栖面前。

「阿、阿、阿阿…」

亚理栖害怕地拿著长枪,不断后退。

菁英半兽人将手里的斧头朝它砍去。

亚理栖惊慌得后退,幸好在辅助魔法的支援下,她的身子很轻,因此躲开了那一击,然而…

光是风压,就将少女瘦弱的身体给震飞了

亚理栖重重地撞上墙壁。

菁英半兽人还想继续追击,不过亚理栖却躺在地上呻吟,看来似乎不能动了。

「亚理栖,往旁边滚开!」

亚理栖听见我的指示后往一旁滚开,闪过了巨斧的攻击。

巨斧将地板看碎,水泥四处飞散。

不妙,不妙,不妙。这家伙是怎样,跟之前的半兽人截然不同阿

敌方的等级未免一下子提升太多了吧。这是甚么烂游戏啊

对我们有利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已经站起身来的亚理栖正好背对著大厅的大门,也就是出口。

现在的她还来的及逃走。我往旁边的教室瞥了一眼,刚才为了透气而打开的窗户还开著,如果只有一个人应该钻地出去。

「亚理栖!我会派魔偶去应付那边,你趁隙逃走!」

「咦~可是--」

「我会从窗户跳出去的!只要我们还活著,就可以回来救他们!」

志木缘子应该还在那个房间里吧。这么一来,我们就等于在她以为自己终于得救的时候,再次替她于不顾,可是,谁管的了那么多。

最重要的是我和亚理栖必须活下去。

幸好,珠树已经把门锁上,躲在3楼了。运气好的话,可能不会被发现吧。而且亚理栖也不知道珠树还活著的事。

万一被她知道,可能就很难说服她了,只要让她继续被蒙在鼓里…

就在此时,2尊魔偶好不容易打倒了1只半兽人,我将受伤较轻的那尊魔偶唤到自己身边,让它跳到楼下。

魔偶踩在1楼毫无防备的半兽人身上,对菁英半兽人展开无谋的突击。

虽然只能拖延一点时间。不过,这样就够了,最重要的是让我和亚理栖有足够的时间脱逃。

「就是现在,快逃!在老地方集合!」

我朝平台下这么大喊,自己也往隔壁教室飞奔而去。

我将身体硬挤进敞开的窗户。

然后一跃而下。

我从2楼坠落地面,著地时的冲击让我的脚完全麻痹。我发出痛苦的呻吟。

脚可能扭到了,但是动作太慢,会被敌人追上。

我皱起眉头,拖著疼痛的脚往森林的方向跑…

一陈开场小号的音乐在我耳中响起。

「你升级了!」

我听见一个中性的嗓音这么说道,随即便被传送到了白色房间里。

「啥…咦?」

我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只能呆立在原地。

如果要升级,我记得还差…对了,只要把在场除了首领以外的半兽人全部打倒,刚好就可以升级了。

可是,亚理栖应该已经逃出去啦。他应该没有时间打倒半兽人才对啊。

亚理栖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遍体麟伤,手上、脚上似乎都有擦伤,到处流著血。他用手压住自己的侧腹,只见那附近的衬衫渐渐被染红。

亚理栖抬头看著我,露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

「我没有成功逃走。我食言了,对不起。」

亚理栖无力地笑著说道。


1.0009379000938;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