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里面临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的选择

第53章 忠犬珠树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53章 忠犬珠树

一来到白色房间,珠树便抱住了我。她的双手环上我的后颈,身体跟我紧紧相贴。

「我做到了,赢了!我赢了!阿和学长,谢谢你!我办到了对吧。我没有背叛阿和学长的信赖。」

「嗯、嗯,做得好,珠树做得很好……」

要是被亚理栖看到这一幕——一想到这里,我赶紧环顾白色房间……

亚理栖不在,也没看到观阿的身影。对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队伍成员一旦距离太远,就无法分享经验值,这次的情况就符合那个条件吧。

我和珠树在与将军半兽人战斗时,与其他人拉开了不小的距离。

「咦、奇怪?大家都不在耶。」

直到此时才注意到的珠树左顾右盼,我向她说明详情。

珠树睁大眼睛,惊讶过后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可以尽情跟阿和学长约会了!」

「喂。」

珠树天真无邪地紧紧抱住我。胸部碰到了,碰到了啦。不过,没有亚理栖那么大。

「吶——阿和学长,可以跟你撒娇吧?」

珠树的脸颊磨蹭著我。总觉得这样比较像是在跟猫嬉闹,根本不像在面对恋人。事实上,说不定就是这么回事。珠树想要的是类似可靠支柱般的存在,而我只是恰巧扮演那个角色。

我想起上午时亚理栖说过的话、珠树的疯狂和之后发生的事情。亚理栖连我们会像这样单独待在一起的状况都设想到了吗?

万一,珠树的精神状况失控的话——

如果出了什么事,请拥抱珠树,不要顾虑我。无论如何,都要两人一起活下去。

亚理栖的话语之中,莫非也包含了这样的意思?还是说,只是我想太多了呢?

唉,算了。我们两人背靠著白色房间的墙壁,并肩坐在一起。

有段时间,我们只是聊著琐碎的话题,就这样说了很久很久。

总觉得有聊不完的话题,像是亚理栖的事、珠树的事以及同学们的事。

还有刚才救出的少女——菫。她的全名为杉之宫菫,性格温顺,喜欢阅读。

「如果喜欢阅读的话,那她跟亚理栖的感情很好啰?」

(插图)

「嗯,她们常常在图书室聊天。还有伊砂和月见……」

珠树的表情转为阴郁,话只说到一半。

「她们两人……」

「月见在女生宿舍,伊砂在刚刚1楼的教室里。」

这样啊——我点点头。在话题中提到她们,并不是她们还活著的意思。而且生还者中若有自己的朋友,亚理栖和珠树一定会更高兴吧。

在女生宿舍时,亚理栖只是一心帮助活著的人,对已经死去的人毫不理睬。

在那当中,原来有个叫做伊砂的女孩啊。

亚理栖有治疗魔法,她能够用这份力量去救人。她应该是下定决心了吧,如果有时间看著朋友的尸体哭泣,不如拿来为生还者尽心尽力。

真是凄惨的觉悟,而我则对她的这份觉悟推波助澜。

但我并不后悔。

既然亚理栖愿意支持我,那我也会反过来支持她。不,不光是亚理栖,就算对象是珠树或观阿也一样。

我们是一体的。

正因为我们齐心协力,互相支持,才能打赢将军半兽人。事实上,这是大家的胜利。

不过,这点我知道就够了。现在,我希望珠树能保持愉快的心情,自信是她目前最需要的事物。

我抚摸珠树的金发,她羞怯地笑了。

「只要现在就好。」

珠树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只要现在,让我靠一下。亚理栖在的时候,以亚理栖为最优先就好。可是,偶尔也分一点点给我吧。」

我继续默默地抚摸珠树的头。

和久:个人等级12辅助魔法6/召唤魔法3技能点数3

◆◆◆

我们回到原先的场所。

在接下来的30分钟内,我都会被《排力球》的屏障包围著动弹不得。我们在白色房间里商量过,决定让珠树先回去。

珠树连忙捡起即将滚落平缓山崖的4个蓝宝石。

在那之后,她攀爬斜坡。抵达山崖后,往我的方向看了一下……

然后疑惑地歪起头。

啊,对喔,距离那么远就看不见了吧。

这个屏障的变色效果非常强。不过珠树似乎也想起了这件事,马上随意地挥了挥手,转过身冲了出去。

金发少女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真是的——我背靠著屏障的墙面,放心地用力吐了口气。我是有要珠树在30分钟后再回来一趟啦,但是……

回得来吗?毕竟珠树很冒失,她会不会迷路啊?

算了,就算面临那种状况,只要召唤出几只使魔,我应该还能够保护自己的安全,到时候再走回去就好了。我放松肩膀,继续等待。

直到夕阳西下的此时,我才终于有了可以喘息的时间。今天从早到晚,好像一直在战斗。事实上,我有稍微小睡一下,也做了很多别的事情,但感觉自己好像一直站在战场上。

好累,打从心底感到疲累,稍不注意就会精神恍惚。

眼皮快要闭上了……

被晚霞染红的山崖上,出现了一道人影。

我吓了一跳,因为那是一名男性。

那名少年有双猫一般的细长眼睛,高瘦却驼背的身材,高挺的鼻子配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形成了一副独特的表情。

是佐宗芝。

我不可能看错,那是曾经霸凌过我的男人。阿芝以愉悦的表情环顾四周,接著轻轻耸了耸肩。

我知道他没察觉到我的存在。

可是,全身却不断地淌下油汗。

牙齿不停打颤,发出扰人的声音,心脏宛如警钟般跳动著。

啊,原来我竟然这么怕他啊?我如此畏惧自己本来打算杀害的对象吗?

过去的景象一幕幕地闪现在我眼前。

在柔道课上,阿芝朝我突击,然后将我拉倒在地,整个人压在我身上。我发出像青蛙被压扁的叫声,所有人都在笑,就连体育老师也在笑。

我想要反击,但阿芝忠实的手下踩住我的手。太狂妄了——阿芝以此为理由,继续欺辱我。

轮到我打扫教室时,我的双手双脚被绑在身后,犹如蝴蝶幼虫般倒在地上。他要我以这副模样打扫教室。我嘴里咬著抹布,擦拭地板与墙壁。表现不好,他就对我又踢又打,围观的同学们都在笑。志木同学则是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就走出教室。

阿芝用湿抹布丢我,最后大家开始踹我的身体。

放学后,我浑身赤裸地趴在走廊上,阿芝骑在我身上,让我在学生和老师的注视下,像马一样地走路。我一停下来,阿芝就会打我屁股。他拉扯我的头发,笑著要我学马叫,我顺从地照做。年轻的女老师和阿芝一个样,见到我的惨状只是露出笑容。我四肢破皮,还流血。他却生气地说我这样会弄脏地板,用脚踢我,搞得我浑身都是瘀青。

过去的经历接连涌现,没完没了。就算我试著停止思考,也停不下来。我发出悲鸣。

这是※PTSD的一种吗?我一边在球体中翻滚,一边冷静地思考自己的症状。(译注: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英文缩写。)

哈哈,什么嘛,我根本没资格笑珠树,我的创伤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幸好我在《排力球》的内部。阿芝手里拿著猎枪,现在的我甚至没有召唤使魔,完全无法对抗他。

没错,赢不了,凭我一个人是赢不了那家伙的。所以拜托,不要让他找到我。

然后……我停止滚动。

阿芝突然转过身去。怎么了?有谁在那里吗?

另一道人影出现,并肩站在阿芝的身旁。

那个人影似乎也没注意到我。

但是在看到那个人影的瞬间,我的呼吸停止了。

是亚理栖,站在阿芝身旁的就是下园亚理栖。

亚理栖看著阿芝,好像低声说了些什么。两人之间大约距离5步左右。

亚理栖有一瞬间持枪备战,阿芝对她开口说话。

亚理栖放下了枪,阿芝也将猎枪放到地面上。

亚理栖困惑地摇了摇头,阿芝则慢慢地靠近亚理栖。

亚理栖茫然地站著。阿芝他……啊,阿芝——

他紧紧地抱住了亚理栖。

亚理栖放松身体,两人静静地维持著这个姿势好一会儿,不知在说什么悄悄话。

太阳已经下山,我看不到两人的表情。任何声响都传不进《排力球》,因此我也听不见话声。但他们两人之间是可以沟通的。

最后,阿芝牵起了亚理栖的手。

亚理栖温顺地低著头,并未反抗。阿芝捡起猎枪,拉著亚理栖的手迈开步伐。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森林的另一边。

◆◆◆

周围完全被黑暗包围,我僵在原地。

一动也不动。

想动也动不了。

《排力球》解除了。

我的身体滚下陡峭的山坡,没有被途中的树枝卡住,就这么不停地滚著。

浑身无力,头脑也无法运作。

我的身体总算到达平坦的地面,整个人摔入草丛里。

我站起身。头脑有如笼罩著雾般,无法好好思索,也整理不清思绪。我看著左手的手指,代表队伍的红色圆圈已经消失。

现在的我没有同伴,孤独一人。

伤脑筋,该做什么,又该怎么做呢?

对了,要保护自己。

我施展了4次《灰狼召唤》,4匹灰狼并排在我眼前。辅助魔法只要施展《武器强化》就可以了吧,《加速》则视情况再加上。

然后,呃……要去哪里?我看著自己滚落的山崖。

好暗,看不清楚,我根本不知道育艺馆在哪。

嗯,算了。

够了,我不想回去,也不想思考任何事。

我脚步蹒跚地往下山的方向走去。路上很暗,我的脚绊到突出的树根,跌了一跤。啊,这样下去不行。

「《夜视》。」

我朝自己施展辅助魔法等级5的夜视魔法,视野顿时变得跟黄昏差不多明亮。

我摇摇晃晃地行走过草地,途中还发现半兽人集团。只见3只半兽人散落在类似石柱的东西周围,迷迷糊糊地发著呆。

这是什么啊?嗯,管他的。

就杀吧。

我替自己加上《魔法偏转》后,使出《加速》。因为效果转为全体的《加速》,所有的狼和我都发出了红光。我让那些狼对半兽人集团进行突击。

等半兽人注意到时,我的狼已经各自压住它们,瞄准颈部咬下。不久,被咬断喉管的半兽人便气绝身亡。

所以,这石柱……是什么?

嗯,管他的。去下一个地方吧,下一个地方。

走了一段路之后,又出现了石柱。那里也有3只半兽人,而我一样杀了它们。

下一根石柱有4只半兽人,有1只来不及解决,朝我冲了过来,挥下斧头。

「《反射》。」

我引著它来到极限边缘,再将它的攻击反弹回去。因为我一直静静地看著斧头的动作,所以做起来比想像中还要从容。嗯,其实被砍中也没关系。

没错,即使死掉也无所谓。不管是别人、自己还是一切,怎样都好。

被《反射》反弹的斧头割开半兽人的脸,让它当场倒地,而我则升级了。我被传送到白色房间。

◆◆◆

我在白色房间里独自一人呆呆地站著。

我站在笔电前。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才好?又该做些什么呢?

技能点数还有5点,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我该选择哪一边呢?

脑袋昏昏沉沉的,我在电脑前发了好几个小时的呆。啊,真麻烦。

我做了选择。

和久:个人等级13辅助魔法5/召唤魔法3→4技能点数5→1

◆◆◆

我回到原来的场所——石柱前。啊,话说回来,我刚刚没有捡起宝石。

现在来捡吧。

嗯,还是算了,好麻烦。

「《骑士召唤》。」

召唤魔法等级4的《骑士召唤》,让身穿黑色盔甲的剑士出现了。这个使魔很有骑士的感觉,看起来也很强。

我对著黑骑士施展《武器强化》与《臂力强化》。

我迈开步伐。黑骑士明明穿著很重的装备,却跟我以同样的速度步行,而且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是说,我没给他加上《体能强化》耶。

这样的话,万一要逃命也逃不掉。

嗯,管他的,麻烦死了。

这些石柱看起来是呈放射状地围绕著那座山。

我继续在草地前进,接二连三地发现石柱。每根石柱前都有几只半兽人。

我一只不漏地杀了它们。

使魔偶尔也会遇到反击,我的狼因此消失了。

每当遇到那种情况,我就会召唤黑骑士。我究竟杀了多少只半兽人?又走过几根石柱呢?脑袋乱成一团,明明很累,脚步却停不下来。

当我的个人等级升上14时,身旁的使魔变成2个黑骑士,3匹狼。

升上15时,则是3个黑骑士,2匹狼。

啊,这样又可以再升级召唤魔法了。

提升召唤魔法吧。这样就好,以后就全都升级召唤魔法吧。

和久:个人等级15辅助魔法5/召唤魔法4→5技能点数5→O

◆◆◆

在召唤魔法等级5时,可以习得名为《回归》的魔法。这是借由送还使魔,将召唤使魔所用的90%MP回复到自己身上的魔法。

我用《回归》将幸存的2匹狼送回。施展《回归》也需要MP,所以实际上使用1次能够回复的MP只有3点左右。嗯,这样就够了。

以此作为交换,我叫出了等级5的召唤生物。

「《召唤精灵:风》。」

半透明的裸女现身,她是风的元素精灵。《召唤精灵》是能够指名召唤四个属性精灵的魔法。

毕竟在森林里召唤出火精灵会很棘手吧。

在陆地上召唤水精灵感觉也无法发挥多大效用。

地精灵虽然也不错,但如果要可靠的前卫,我目前已经有黑骑士了,他们真的非常有用。

正因如此,我才叫出了风精灵。

啊,可是——

看著眼前裸女身上的那对硕大乳房。

我便开始头痛,这让我想起了讨厌的东西。

我使用《回归》将风精灵消除。

取而代之地,我叫出了地精灵。全身都由岩石组成的粗犷巨人就这么诞生了。

嗯,就这家伙吧。这家伙比较好。

我让地精灵走在前头,前往下一根石柱。

咦,为什么我要跟著石柱走?

嗯,算了。

头好痛,双脚也不听使唤。

我差点跌倒,勉强才站稳。

猛然抬起头,才发现自己被敌人包围住了。

啊,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无论半兽人再怎么笨,重复了这么多次袭击,它们迟早会发觉的,况且我根本没有隐藏战斗的声响。

而我自然是要反击,我命令使魔们将周遭的半兽人踢开。

尽管不晓得还剩下多少MP,我又召唤出2只地精灵。

黑骑士用华丽的剑法猛砍半兽人,地精灵挥舞以岩块组成的粗糙大手,横扫半兽人。

就在此时,1个黑骑士倒下了。仔细一看,菁英半兽人从那里开始逼近我。

糟了。

嗯,管他的。

在这里死掉也没差吧。

杀了我吧。面对猛然缩短距离的菁英半兽人,我漫不经心地举起手。

「哈啰,谢谢你啊。」

我笑了,笑著仰望朝自己挥落的巨斧。我用安稳的心情,迎接即将割开头部的凶恶凶器。

可是……

「阿和学长!」

是珠树的声音。金属碰撞的高亢声响传入耳中,菁英半兽人的巨斧被高高弹到了空中。

珠树越过我身旁,右手握著银剑,左手则拿著手电筒。

珠树拿手电筒照亮菁英半兽人。强光照在脸上,让青铜色的半兽人有些畏怯。

珠树趁机缩短与菁英半兽人之间的距离,一道白光从我眼前闪过。

菁英半兽人的胸口被深深割开后,倒在地上。

接著,我被传送到了白色房间。

怎么回事?没听见升级的音效啊。啊,红色圆圈回到左手了。

原来如此,嗯,是珠树升级了吧。我抬起头来。


1.0011228001123;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