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里面临辅助魔法与召唤魔法的选择

第52章 国中部总校舍决战5

最新最全的日本动漫轻小说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 为你一网打尽!


第二卷 第52章 国中部总校舍决战5

此时已是黄昏。

珠树一边在染成橙色的森林中移动,一边与将军半兽人激烈交锋。

珠树双手握住银剑,将军半兽人以负伤的左手拿著巨斧,就这么交手了好几次。

双方的腕力几乎平分秋色。

每一回合的碰撞,都令彼此的身体往后偏移,现场火花四射。

这样可行,能够战斗。

我握住拳头,观望两者的战斗。

我替珠树施展了充裕的辅助魔法,连《加速》都用上了,才终于勉强能与那只将军半兽人对抗。

而这件事是在《加速》失效前发生的,当时珠树突然发出「啊」的一声。

「升级……」

我马上就明白她的意思。接著,我们被传送到了白色房间。

亚理栖和观阿就在白色房间里等著我们。

观阿暂时从《排力球》中解放出来。虽然是辅助魔法,但这种拘束类的魔法在白色房间也会失效吗?

观阿当场咚一声坐到地上,呼吸急促,亚理栖赶紧冲过去施展《治疗》。

观阿的脸转眼间转为红润。

或许是借由《排力球》得到了些许回复效果吧,观阿的状态看起来比我们刚才分开时还好。

「亚亚,谢谢你。」

「观阿,幸好你没事,我真的松了一口气。」

好了,这样观阿的技能点数应该就有4点了。

该提升风魔法,还是保留起来提升地魔法呢?

不,在这之前,我还是先确认一下吧。

「亚理栖,你打倒了几只半兽人?」

「唔,2只菁英,2只普通的。顺序是普通、菁英、菁英、普通。」

呃,居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打倒2只菁英半兽人!

真、真是厉害啊。

见我一脸惊讶,亚理栖慌张失措。

「不是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打倒的,志木学姊和樱也有帮忙……是樱很机灵地吸引了菁英半兽人的注意,我才能轻易地将它们杀掉。」

呜哇,之前对上地狱犬的时候也是,这个叫长月樱的女孩才等级1居然就敢去诱引菁英半兽人,也太乱来了吧。

看起来简直像是赶著送死似地。

不……事实上,或许是因为她对半兽人的憎恨太深,才不得不如此吧。

好可怕,总觉得她哪天会做出什么毁灭性的举动。希望志木同学能在她变成那样之前,好好地辅助她……

「可是,樱因为这样而受了重伤,所以我想在解决半兽人之后帮她治疗……可以吗?」

「啊、嗯,帮她治疗吧。」

换句话说,她无法来支援我和珠树了。

不过不管怎样,我们跟亚理栖已经隔了很远的距离。

记得以前Q&A有提过,就算组成队伍,一旦双方距离太远就无法分享经验值。我也曾经想过,这次的状况说不定会符合这项条件。

已经无法期待亚理栖她们前来支援了。

即使如此,现在将军半兽人和珠树几乎不分上下。幸好亚理栖将援军全数打倒了。

必须想办法将这个状况导向胜利,这就是我的职责。

我也知道地狱犬的经验值是多少了,相当于12只半兽人。

那么,地狱犬就是等级12吧。

如果单纯计算的话,就是魔犬技能等级6……就算是这样,技能点数也还是会剩下一点。

我不觉得地狱犬有那么擅长接近战。

屏除火焰吐息,枪术等级4的亚理栖还算能跟得上地狱犬的步调。至于剑术等级5的珠树嘛,她因为害怕吐息,状况并不稳定,所以我不方便评论。

嗯——搞不好还有很多其他的计算方式。

或许我一开始就不该认定敌人的技能系统跟我们相同。

这个问题先放一边,总之这样我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接下来嘛……

「交给我吧,亚理栖!我会获胜的。」

珠树精力充沛地举起拳头,然后转向我。

「阿和学长,看著吧,这次我一定会让自己派上用场的。」

是吗……珠树。

你还是觉得,如果自己没有用,就会被我舍弃吗?

不,这已经是类似本能的想法了。我想起在白天的休息时间,和志木同学之间的对话。

阿芝是深深刻划在我心中的创伤。

志木同学是对于男性的恐惧心理。

与此相同,珠树的心中或许也刻划著什么深刻的事物吧。

正如同我跟志木同学一样,珠树也必须面对这点。在这之后,为了让我们全体都能活下去,她也得对那项事物有所妥协。

至于我们这群伙伴的责任,就是至少帮助她度过这一关。

「别担心,我不会舍弃你的。」

我如此说道,并轻抚著珠树的金发。

珠树露出笑容,像是觉得很痒一样。

观阿看到之后,小跑步地靠了过来,「嗯」一声地伸出头。

「喂。」

「我也很努力,给我奖励吧。」

「你是要多少奖励啊……」

即使嘴上这么说,我还是粗鲁地摸了摸观阿的头发。

「总觉得我跟珠珠的待遇不一样。」

「那是你的错觉。」

「尽情利用完毕之后,没有价值就扔掉?」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

我瞥了亚理栖一眼,只见她站在稍远处,一脸寂寞地看著我。我伸手招呼亚理栖过来,在观阿之后抚摸她的头。

亚理栖眯起眼睛,似乎觉得很舒服。在这期间,我另一只手一直放在珠树的头上。

现在我必须特别关注珠树的精神状况。

我瞄了观阿一眼,她也赞同地点点头。

总觉得观阿好像是最了解这种情况的人。嗯——该怎么形容呢,虽然这让我觉得很轻松就是了。的确是很轻松啦。

「对不起唷,阿和学长。」

珠树低声说道。

「我太麻烦阿和学长了吧。」

没那回事——要说出这句话很简单,但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安慰吧。

我很明白,与志木同学互相诉说彼此创伤的我,应该也能理解她的痛苦。

尽管这份在胸口中翻腾的想法,我现在还无法向她说明……

不过,我也许能用态度表明。

而我可以为了她而出手帮忙。为达这个目的,目前最好的办法便是信任她,将一切都交给她。所以,我们必须赢过眼前的战斗。

「是、是说,阿和学长,我现在、要用技能点数升级哪个技能——」

「这点之前不是讨论过了?」

珠树目前未使用的技能点数有4点,集中使用的话,就能将等级0的技能提升到等级2。

即使不这么做,我认为光是将肉体技能升上2,也能让她更安定地与将军半兽人战斗。

但我们之前就商量好,不会这么做。我相信珠树现在的力量,而且珠树也相信我的能力。

「不提升技能也没关系。」

所以我再次宣告。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赢,技能点数就先保留。你不需要执著于区区1只将军半兽人,以最快速度升上等级6为目标吧。」

事实上,将军半兽人并没有弱到能够以「区区」二字来形容。就连现在,我们要和它战斗依旧是很勉强的事。

即使如此,我仍然死命地忍著。

为了珠树。

为了我们所有人的未来。

我们要以自己目前的力量打赢这场仗。

「阿和学长……」

「不要紧的,我知道你很强。」

于是,我自信满满地点头。无论内心多么不安,还是一笑置之,仿佛在说根本没那回事。

在那之后,我们讨论了观阿的技能,最后决定优先让地魔法升上等级5。

与地狱犬交战后,让我们再度体认到远距离攻击魔法的重要性。

地魔法等级5的《落石》,是能让大岩石从空中落下的魔法,实质上可说是等级4魔法《石风暴》的加强版。不论地狱犬再怎么强,只要在物理上将它压扁就好。

「提升技能等级,然后以物理攻击。」

只剩一只手的观阿露出得意的表情。算了,她说的大致没错,只是实际上是火力比较重要。

接著,我们做好了再会的约定。一行人发誓绝对要打赢这场战斗,并且再度会合。

「等著吧,亚理栖,观阿,我一定会和阿和学长一起回来的。」

珠树恢复精神,在胸口握紧拳头,「嗯」了一声。双马尾宛如拥有生命一般,随著她的动作不断摇晃。

我们离开白色房间,回到将军半兽人等待的地方。

珠树:个人等级10剑术5/肉体1技能点数4

观阿:个人等级10地魔法4/风魔法3技能点数4

◆◆◆

然后,我们展开了恐怕会让人生在今日中止的决战。

才刚从白色房间回到森林里,珠树便发出尖锐的吶喊,挥下银剑。

强烈的一击,让将军半兽人也不禁退缩。很好……就是现在。

「回来,珠树。」

「嗯,阿和学长!」

珠树趁著将军半兽人后退的空档,奔到我这里来,而我则在这期间咏唱魔法。

「《时间延长》。」

辅助魔法等级5的《时间延长》,可以让下一个施展的魔法持续时间加倍。我碰触珠树的肩膀。

「《加速》。」

虽然《加速》尚未失效,我仍先行补充。由于时效比刚刚多上一倍,珠树可以持续激烈地进攻。至少,应该不会因为《加速》失效而落败了。

将军半兽人逼近。

珠树先猛烈攻击一回后,开始反覆移动,寻找最适合的立足点。呃,喂~你站的位置不行啊!

「珠树,那边是山崖!」

「咦?」

珠树惊讶得叫出声。下一秒,将军半兽人便使出猛烈的一击。呃,又是那种力道吗?

在山崖边缘,珠树乱了阵脚。啊,真是的,为什么她的迷糊会在这时候发作啊!

我连忙冲进战场……

「珠树!」

我伸出手想支撑失去平衡的她。

这时,将军半兽人朝我挥下巨斧。

哼哼,我早就看穿这记攻击了!如果有这种轻率的家伙冲进来,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啦!

所以,我施展了这个魔法。

「《反射》。」

结果,我的行动成了诱使敌人攻击的饵。就连对方攻击的时机,我也一清二楚,因此要布置陷阱非常简单。

屏障出现在我面前,弹开巨斧的这一击。将军半兽人脚步踉跄,身体歪得比珠树还厉害……

双方站立的位置互换,将军半兽人就这么滚落山崖。

说是山崖,其实也只是稍微险峻的斜坡而已。只要努力一下,应该爬得上来。更何况是那么顽强的将军半兽人,至少不会死吧。既然如此——

「珠树,要上啰。」

「嗯!」

我们毫不犹豫地跳下山崖。

一起滑过陡峭的斜坡。

我们要进行追击,在这里了结将军半兽人,这份意志毫无一丝迷惘。

如我所料,将军半兽人在斜坡途中用脚勾住树木,停止继续下滑。

我和珠树朝那边滑去。

单膝跪地的将军半兽人转往这个方向……

它的表情因为惊愕而扭曲。

「阿和学长,这样很危险……」

「不会,就维持这样。」

我和珠树牵著手,一口气冲下斜坡。我站在前头拉著她,给她鼓励。

「不用管我,要一击必杀。」

「可是——」

「快去。」

将军半兽人以不够完美的姿势举起巨斧。要来了吗?

即使如此,这次我却看不出正确的时机。

若加上将军半兽人掉进洞里的那次,我已经让它看过2次《反射》了,下次再怎样都会有所警惕了吧。而我并没有一双能看清对手斩击的眼睛。

再这样下去,我会被砍成两半。

说不定,连护在身后的珠树也会跟著变成两半。

不过,那是我什么都不做才会发生的事。

我将珠树挡在背后,前进到离将军半兽人最近的安全范围,接著……

「《排力球》。」

我对自己施展屏障。

周遭的声音消失了。

将军半兽人斜斜地挥落巨斧。

从巨斧划过的轨道来看,那记攻击足以将我和珠树同时砍成两半,而且维持加速的我们无法避开那一击。

可是,那记完美的斩击却被屏障弹开了。

巨大的身体大幅度地晃动。

就是现在,上吧!

我的声音传不出去,也不清楚她是否看见了我的手势。

但是珠树做出了反应。

她从我身后跳出,猛然扑向将军半兽人。

她挥著银剑横扫过去。

这一击割下了敌人的首级。

将军半兽人头部自身体分离,在半空中飞舞著。

那颗头不停地滚下陡峭的坡道。

身体同时在原处倒下。

缓缓地消失。

留下了4颗蓝宝石。

紧接著,脑中响起响亮的号角声。

我升级了。


1.0009387000939;9999999
本文来自 轻小说文库(http://www.8wenku.com)